亲生母亲将一对花季女儿卖给大律师当性奴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1:38:48

福建达利集团广告部林先生昨天晚上11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检测报告所指的是“薯我”系列产品,这份报告是委托检验报告,虽然公司目前并未收到该机构(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及相关主管部门的协查通报,但本着对消费者高度负责的态度,公司已经成立独立调查小组调查此事。在调查结果未清楚前,公司从维护消费者的利益出发才召回产品。

该发言人强调,“薯我”系列产品只是可比克系列产品之一,并不是可比克薯片,两者的形态、口感、包装完全不同,产品的生产工艺、配方、技术指标也完全不同,可比克薯片系列全部都是合格产品。达利公司还表示,消费者若购买了2005年11月15日前生产的“薯我”产品,可到原购买商家换货。

同时,达利公司调查小组已协同相关主管单位,全面深入地调查此次事件的原因,近日将有调查结果。

达利公司的新闻通稿中还表示,“抽检仅代表某一批次”。其中说道: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业务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质检所受委托,对2005年8月10日生产的“薯我”4个产品进行检测,检测结果仅对来样负责,某一批次的“薯我”产品铝超标,仅代表这一批次的铝含量指标,不代表其他批次也有同样问题。通稿中“专家”表示,铝是一种低毒性的金属元素,我国大部分日常食物中都含有微量的铝成分。据检测,日常食物的铝含量一般在10mg/kg以下。

对于为何对11月15日之前的产品召回,昨晚,达利食品公司企划部林部长表示,这主要是出于对消费者负责,因为11月15日后生产的可比克产品都主动送检,进行铝含量的检验,在铝含量项目上是合格可靠的。而对于具体召回数量预计会有多少时,该负责人表示,尚在统计中。

福建达利集团发布的新闻通稿中同时表示,对11月15日之前的产品召回,这主要是出于对消费者负责,而从2005年11月15日后生产的“薯我”产品,皆产品安全可靠,将继续在市场上销售,而此次抽检仅代表某一批,不代表其他批次也有同样问题。

为何以11月15日作为召回产品的界限,是否在此之前的产品都存在质量问题,11月15日之后的产品是否又都有质量保证?

福建达利集团广告部林先生解释:“我们此前一直是按照国家的有关标准进行产品检测的,因为铝未在常规检测范围之列,因此公司都没有做这方面的检测,但是自从2005年11月发生产品被质疑铝含量超标之后,我们就立即对多批次产品的铝含量做了检测,在铝含量项目上是合格可靠的。”

去年11月初,“可比克”薯片被疑铝超标。根据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上海)受个人委托进行的检测结果,可比克薯片“薯我酥”铝含量为193mg/kg,超标率达93%。对此,福建达利公司表示个人送检不可信,此事可能是竞争对手炒作。

半个月后,可比克薯片(烧烤味)又因大肠菌群等严重超标,被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勒令“下架”。

今年第一天,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所提供的检验报告显示,4款“薯我”产品铝超标。同天,北京华联超市率先对可比克问题食品进行撤柜。

记者了解到,铝并非人体需要的微量元素,相反还是有害健康的食品污染物。如长期食用铝含量过高的膨化食品,会引起神经系统病变,表现为记忆减退,视觉与运动协调失灵,严重者可能痴呆。另外,摄入过量的铝,还会抑制骨生成,发生骨软化症等。

只要进入冬天,上海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厉若海就变得忧心忡忡:大量流浪猫会在这个季节莫名失踪。去年10月底,12只经过驱虫、免疫的小猫被协会放归上钢新村内。十多天后的一个早上,当志愿者给这些猫喂食时,发现它们已经不翼而飞。

无独有偶,年前12月底在浦东罗山新村,一名女志愿者发现她喂养了近半年的十几只流浪猫一夜蒸发。

“还有延中绿地等一些流浪猫集中的地方,到了冬天,它们的数量就急剧减少。”厉若海边说边摇头,“我们志愿者在这些流浪猫身上投入的资金和心血,全白费了。”

流浪猫究竟去了哪里?近一年来,协会一直在进行追踪和调查,而最近出炉的一份鉴定报告显示,在羊肉烧烤摊上发现了和猫科动物DNA相同的肉块。

1月3日,早报报道了“爱猫人与杀猫人对质”的新闻。事实上,这是上海小动物保护协会酝酿已久的一次“动作”,用厉若海的话来说,那个被他们跟踪了一年的杀猫人马上就要搬家,再不“出手”就没机会了。

一年以来,上海小动物协会追踪调查了几个区域失踪流浪猫的去向。“它们都被抓去杀掉了。”厉若海告诉记者,抓猫人一般在深夜游荡在各个小区绿地,然后以平均15元一只的价格将捕捉到的成年猫卖给杀猫人。杀猫人几分钟就将一只鲜活的小猫皮肉分离。“贩卖者把猫肉贱卖,平均两三元一只。主要是卖猫皮,价格比收购时的15元贵很多。”厉若海说,这也是流浪猫在冬天大量失踪的原因,冬季是猫皮毛最好的季节,短期内手感可以媲美水貂毛。

一年内,小动物保护协会组织跟踪了五六个杀猫人,但多数没有结果。“唯独那个人一直没有搬家。”厉若海告诉记者,上次的行动表明了他们的立场:今后协会还会以民间的力量向杀猫人宣战。

根据流浪猫失踪小区热心居民提供的线索,志愿者把疑点投向小区附近的烧烤摊,传说那里将猫肉当羊肉卖。

“就是这份鉴定让我们确信那个烧烤摊在卖猫肉。”昨天,记者拿到厉若海提供给记者的一份动物肌肉组织检验报告。原来,去年12月21日,志愿者们在该烧烤摊点上借口喂小狗向老板买了若干生羊肉块,其中一位志愿者迅速将它们带回自己单位的实验室,几天后报告出来,结果让人瞠目。

这份非官方发布的检验报告显示,一共有12块送检的肌肉组织样本与已知类别生物样本进行了脱氧核糖核酸(DNA)比对,结果有2块纯脂肪组织和1块含少量脂肪的肌肉组织的基因序列属猫科动物;其肌肉组织的纤维属猫科动物特有。此外,从1块纯脂肪组织中采集到1组毛囊组织样本,经过比对,属于猫科动物特有毛囊组织。

如果说卖猫肉还遮遮掩掩,那么卖猫皮就“大方”多了。在淘宝网上,输入“猫皮制品”,一连串由猫皮制作成的背心、手袋跃入眼前,价格最高的达700多元,而一整张猫皮价格为120元。

上月曾有媒体报道,七浦路有大量店铺在半公开地销售猫皮毛制品,消耗至少百张猫皮。厉若海说,“猫杀手”曾在派出所承认将猫肉猫皮卖到广州花都县开平水产市场。

“上海地区还没有专门的猫类养殖场,而抓流浪猫却是很容易的。”著名养猫人多姿融说。她表示,入冬以来上海很多流浪猫聚集地都出现了一种“猫夹”,可以夹住、夹断猫腿但不会损伤皮毛,获取猫皮的成本比以前用猫笼更低。

记者多方查证,全国还没有正规的饲养场在养殖猫从事商业开发,那么猫皮大衣的材料出自何处?目前唯一可信的解释是,他们就出自各地大量失踪的流浪猫。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DNA报告取样的浦东罗山新村。一位居民告诉记者,烧烤摊从去年7月就开始经营,老板是安徽人,每天下午3点多钟他都会来,但是昨天下雨,他并未出现。谈到对这个烧烤点的印象,他摇摇头说:“不卫生,尤其在夏天,肉臭烘烘的。”在罗山中学门口,一位学生告诉记者,她和同学放学后经常到那个摊点吃烧烤,不过有一次她的同学吃后闹肚子,结果错过了考试。

由于唯一的证据——DNA报告非官方组织委托,且取样单一片面,因此有宠物联盟的网友呼吁,相关机构能就“挂羊头卖猫肉”展开调查,做出一个令人信服的权威结论。

“将猫肉当羊肉来烧烤,这个流言已经传了很久。”上海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厉若海认为,虽然他们只采集了一个烧烤点,但至少证明流言有一定事实基础。据介绍,除了烧烤摊,一些熟食店还将廉价的猫肉冒充兔腿肉。

从事司法鉴定工作的爱猫人士邵振桦说,卖猫肉者一般先用羊骨头等炖一锅“羊杂汤”,让羊的脂肪、氨基酸等进入肉汤,之后再放入猫肉,在密封容器内抽空空气,让羊的油脂等替换猫肉内的油脂,让猫肉具有羊肉味。

邵振桦表示,经过油脂替换、加上辛辣调味料的猫肉成本极低,再加上和正规羊肉混在一起出售,普通食客根本无法识别。(早报记者林静孙翔)

“门店的收养毕竟有限,停止收养后,我们将在小区内试点流浪动物的就地救援。”昨日,记者在本市最大流浪动物救援机构——派特流浪动物救援中心获悉,元旦开始,该中心已停止对流浪动物的收养。目前,他们正准备在闵行区选点进行流浪动物就地救援。

昨日,当记者来到援助中心的时候,工作人员正忙着清理宠物笼舍,而二楼的宠物停放处也已不像前几天那么拥挤。

“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忙着清空宠物中心,以方便过两周给流浪动物做绝育手术。”该救援中心负责人周敏告诉记者,作为一个专事流浪动物救援的机构,最高峰时他们曾收留了80多只猫狗,但意外的是,70%的动物都是市民自家宠物冒充流浪动物送来。

“主人说不想养,丢了反正也就成了流浪动物,索性直接送到我们这里。”周敏解释道,由于中心的场地、笼子、志愿者人数都有限,真正需要救助的大量流浪动物甚至没笼子可住,有些比较温顺的猫就只能散养。

为此,元旦期间该中心已暂停流浪动物的收养。“好在这几天前来认领的市民挺多的,加上之前和闵行宠物协会合作推出网上免费认养,现在中心还剩猫20只、狗5只。”周小姐介绍道,为防止主人不负责任地丢弃自家宠物,今后,救援中心主要将用于每月第三个周末的全市免费绝育手术以及一些特种护理。

“暂停收养并不代表我们放弃对流浪动物的救援。”周敏介绍道,目前,他们正在联系志愿者和闵行的社区,打算在小区就地成立流浪动物社区救援站,为流浪动物提供实时救助。

据悉,很多到中心帮忙的志愿者本身就看管着自己所在小区的流浪动物。家住田林路的罗阿姨,只要看到流浪猫就会收养起来,现在,她收养的流浪猫已经超过了70只。“猫其实是很温顺的,你只要每天给它喂一两次食就可以。”说起自己的“宝贝儿”,罗阿姨一脸兴奋。

“而事实上,救援的本意是让流浪动物‘有家可归’,可以受到照顾。那么,如果我们能够保证流浪动物的温饱,能够保证有人照料它们,那么把它们的‘家’安在小区,对救援真正的流浪动物、杜绝主人随意丢弃自己的宠物应该都有帮助。”周敏说。

而第一个试点的小区预计定于虹桥镇。实施社区救援后,流浪动物的活动范围不一定局限在笼舍里,他们的日常养护将逐步交给就近的社区志愿者;原设的宠物救援中心重点做流浪动物的护理以及免费绝育和认养登记等工作;此外,市民还可以登录相关网站查看流浪动物图片决定认养与否。目前,社区救援志愿者正在招聘当中。(早报记者邹娟)

记者昨日获悉,中国上市银行外资并购第一案的核心人物———深发展(资讯行情论坛)(000001)前任掌门人周林已于2005年在北京被检查机关批捕,周林的被捕源于深发展一笔15亿元坏账。此外,深圳市国资委有可能购买深发展40亿元不良资产,以帮助深发展加快股改进程。

据一位接近深发展的知情人士透露,周林在美国新桥投资入主深发展之前,曾历任深发展行长和董事长,他于2005年在北京被检查机关批捕。据悉,周林的被捕与深发展一笔高达15亿的坏账有关。该人士称,周林被检查机关批捕,意味着深发展的历史呆坏账将追究责任到人。

2002年,周林作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大举动:不仅为深发展引进战略投资者———美国新桥投资,而且还让出了管理权。知情人士称:“周林的举动,等于是自己革了自己的命。”

据另一位接近深圳市国资委的人士介绍,新桥掌控深发展后,周林依然在深发展担任党委书记一职,主要协调解决不良资产问题。这位人士称,由于有诸多放贷是由周林经手签字的,因此他比较清楚深发展的呆账坏账的情况。

但随着新桥进入深发展,周林自己也被卷入其中。2004年11月中旬,即将赴任深发展新行长的韦杰夫经过一个多月调查,亲自向深圳市公安局报案,称有“15亿元贷款被诈骗”。2005年3月,有媒体爆出《深发展15亿元流向何处》的报道,文章指出这15亿元的贷款是由周林亲自经手放出。

2005年4月20日,深发展公告称,新桥投资于2004年12月底入股后任命的新管理层发现,深发展于2003年8月向某系列企业发放3年期共计15亿元贷款,存在发放不合内部管理程序和借款人使用贷款违规的嫌疑,并于2004年11月向司法机关报案,并获立案。深发展预计,将在2004年年报中为此计提约1.5亿元的拨备。

15亿元,相对于深发展19.5亿元的总股本来说,是个不小的数字,万一全部损失,每股损失将高达0.8元。更为重要的是,该项贷款发放涉嫌违法和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要求。根据《商业银行法》,“对同一借款人的贷款余额与商业银行资本余额的比例不得超过10%”。深发展2003年资本净额为89.31亿元,这意味着2003年度对同一借款人的贷款余额最高不能超过8.931亿元。而从深发展的审贷记录看,该行刻意采取了转授信的方式,即同一笔贷款分拆贷给相关公司的办法,回避这条监管条文。同时,深发展作为上市银行,按照信息披露原则,应定期披露其前十名贷款大客户名单,但2003年上述15亿元贷款发放后,该行披露的信息中从未出现拿到这笔15亿元贷款的公司名称。

据知情人士介绍,包括上述15亿元之外,深发展目前至少还有40亿元的不良资产需要剥离。而深圳市国资委有可能接盘深发展的部分不良资产,支持深发展及早启动的股改。

据悉,2005年12月下旬,深发展曾派人与深圳市国资委进行沟通,希望国资委方面能拿出16亿元现金,来接盘深发展40亿元不良资产。如果达成协议,将缓解深发展目前紧张的现金流,股改启动将提速。但该人士表示,目前谈判尚未敲定结果。

该人士指出,如果深发展股改方案为认沽权证的话,新桥投资行权后,持股比例有可能超过目前25%的外资持股规定,深发展是否会像广发行那样能得到特批,还有待观察。在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中,深发展历史最悠久,已经经历了15年发展,但至今它的资本金是最小的,因为它没有一种良性的资本金补充机制。深发展一直希望能早日完成股改,尽快恢复再融资。

深发展2004年年报显示,其资本充足率为2.30%,核心资本充足率为2.32%,与监管指标要求的8%的差距颇大。同时,其资产质量不高,2004年贷款规模缩减,不良资产却在增加。

2005年9月,深发展与通用电气集团(GE)签署协议,GE将出资1亿美元,入股深发展。若获批准,GE将在增资扩股后的深发展占有约7.3%的股份,成为仅次于新桥的第二大股东。GE注资后,深发展核心资本充足率将提高至略高于4%。

不过,此项交易到目前尚未完成,有报道称,这笔交易要等到深发展完成股改之后才能进行。这也是深发展希望早日启动股改的动力之一。

甘肃省庄浪县蓝天网络科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邵启厚,在庄浪一中及30多家小学讨要学校拖欠微机款210万元无望的情况下,上吊自杀。事发后,庄浪县委、县政府协调教育部门为庄浪蓝天网络科贸有限责任公司偿还了30多万元。但目前还有181万元欠款无法追回,该公司已停止经营。

邵启厚的妻子王晓琴告诉记者,她和丈夫从2002年至2004年为全县48所中小学完成了微机室、校园网等建设项目。由于微机费不能按期支付,致使他们不能按期还银行贷款、民间借款,邵启厚支付各种利息高达180万元,每天到学校要款成了邵启厚的必修课。2005年3月,邵启厚在某单位要款受辱后,愤而出走,在离家60公里的宁夏隆德县境内上吊自杀。

本报专稿据美国媒体4日报道,美国艾奥瓦州得梅因市44岁男子休·霍金斯也许是世上最幸运的男子之一,因为7个月前他刚刚宣布破产,但上个月他购买“强力球”彩票时,竟然中了1.13亿美元的大奖。

霍金斯说:“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自己中了奖,当我走进商店,看到一张很大的横幅上写道:‘在我们社区,有个人中了1.13亿美元的大奖。’当时我根本没想到中奖的人是我自己。直到我发现我的彩票号码竟然和中奖号码完全吻合后,我彻底惊呆了,两个星期来一直兴奋得睡不着觉。”(台文)

2006年的日历已经翻过了4页,从2005年2月24日《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非公36条”颁布至今已有近一年的时间了。“非公36条”的颁布曾被媒体广泛誉为“民营企业春天”来到。民企这个春天过得如何?

“2005年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体会到的民营经济最为艰难的一年。”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魏杰近日在北京大学民营企业研究中心举办的首届民营经济圆桌对话会上表示。

“如果政策很难推进,今年将是民企的卖身年——不是给国企当‘小妾’,就是给外企当‘二奶’。”云南红酒业董事长武克钢说出对今年民企命运的担忧。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