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人掏200万裁掉迪瓦茨 签下巴特尔替代者补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8:11:35

“我不赞成改革是不成功的说法,但是我认为中国的医改是不彻底的。”河南省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周正认为在,国家一定要在建立全民公费医疗的公立医院之外,让私营医院应该遍地开花,只有市场竞争才能优胜劣汰的道理颠扑不灭。“改革了这么多年,我们郑州市公立医院哪一所是真正的全部走市场经济路子的,哪一所是真正的能让大多数人花很少钱就可以看病的公立医院,都没有。”

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说,在医疗改革之初,国家定想“通过改革,使患者以最低廉的价格享受最优质的服务”。目标的本身意向是好的,但这一目标却与市场经济时代的现行医疗体制存在着矛盾,因而不可能完全达到目的。此外,通过多年的医改,老百姓并非没有受惠——医疗技术水平的提高、病人选择医生、医院的软硬件等各个层次都在逐渐缩小着与国外的差距,这个成就是不可否认的。基层医疗服务的力量也在不断加强,遍布城市社区的医疗服务站,和农村正在加快建设的乡镇示范卫生院,都是为了给群众看病提供更为方便快捷的条件。“抛开这些不谈,就本市来说,政府对低保人群和流浪乞讨人员的就医保障、农村合作医疗试点的推广,都是多年医改取得的显著成绩。”

河南省人大代表、郑州市三院院长王志余说,国家为了遏制大处方、拿回扣等医疗腐败问题,相应出台了药品集中招标制度。但从目前运行的状况来看,最终的结果已经远远背离的初衷。王志余认为,药品集中招标制度,正是导致药价降不下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药品招标制度,在药品生产企业和医院之间人为增加了许多中间环节”,王志余说,在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过程中,作为中介机构的招标公司本身就要取费,而招标公司又规定药厂不可参与投标,药品经销商参与投标,就使药品的流通白白增加了4、5个环节。“每个环节都要扣下一层利润,药价怎么可能真正地降下来?“

7月13日至15日,在国务院纠风办与9省、市纠风办和卫生厅(局)有关负责人会聚郑州召开座谈会上也明确指出,药价虚高的重要原因是国家定价部门对药品出厂时的价格核定水分太大。如某制药厂生产的抗病毒类白介素冻干粉剂,出厂价仅为3.5元,而国家为其核定的零售价却为70元。武汉某制药厂生产的注射用更昔洛韦,出厂价仅为5.8元,而国家为其核定的零售价为218元。王志余说,医院临床用药是最末端的一个环节,而在研制、生产、销售这些环节,已经将药价大大提高了,一些不正之风很隐蔽。医院即使按照低于国家规定的标准顺加作价,药价仍然很高,而广大患者直接面对的是医院,所以患者认为药价虚高就是医院造成的。

许多病人之所以不能就医,除了医疗费用增长速度快之外,一是与刚刚解决温饱问题的老百姓自身积蓄薄弱有关,二是国家现行的医保制度不健全。“王教授说,目前医保的漏洞也很多,这是国家政策和监管失效的表现。比如在一个医院里有三种不同厂家出的“脑活素”针剂,只有一种是进入医保的产品。那么,如果参加了医保来用这个药,病人和医生自然使用这种进入医保的脑活素,而其他两种很可能就卖不动。因为用这个进入医保的药可以是医院、医生、病人都得到好处,而损害的便是国家的利益了。就是这个原因,很多药厂就是挤破脑袋也要进入医保产品名录里,花多少钱,送多少礼,都在所不惜。这样又导致了卫生系统甚至是政府中部分人员的腐败行为。

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说,目前的参保人员,都是机关事业单位和效益好的企业职工,“郑州市属于做的比较好的城市,出台了破产企业、困难企业职工参保办法”。截止今年上半年,本市城镇职工参保人数46.97万人,而参与新型农村医疗合作的巩义、新郑的农民只有100多万。但是相对于庞大的人口基数来说,纳入保障之内的,只是一小部分。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一个大病患者拖垮一个家庭,甚至拖垮亲友的例子,并不罕见。“这种现实状态,就很难体现医疗保障制度的公平性”。

对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报告中尖锐指出的大处方、大检查问题,河南省人大代表、郑州市三院院长王志余说,这与医学模式的转变有关。医学界以前采用的是经验医学模式,凭经验来诊断和治疗,而现在奉行的是效仿美国的循证医学模式,即要把所有的证据都搜集齐全,才能作出诊断。“这是典型的美国病的体现”。原因之二,是现行法律规定医疗纠纷举证责任倒置,这使得医生在诊断时万分谨慎,导致了检查项目繁多。“据我所知,在美国也没有这样的司法解释”。

因为与患者直接接触,而且是医疗卫生服务的终端机构,王志余认为,中国医疗改革发展中逐渐积累的种种矛盾和问题,最终都由医院来承担。“患者了解不到医疗改革的整个状况,对就医中遇到的各种难题,本能地将矛头指向医院,而医院则扮演了一个替罪羊的角色,承受着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指责。”

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的观点则是,除了加强医院自身的管理,努力降低成本之外,国家应该参照国外做法,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对医院的功能进行清晰的定位。选择部分公立医疗机构设立”平民医院“,承担群众基本医疗服务。由财政全额拨款,使医院“轻装上阵”,不考虑生存发展问题,致力于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的服务。此外,尽快完善医保制度,不仅城镇职工,全民都要纳入医保,使人人享有最基本的医疗保障。这些单靠医院是无法解决的,需要国家、省、市的财政更多倾斜到社会保险方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最新报告得出”中国医疗改革不成功“的重要依据之一,是医药费用高昂所导致的老百姓看不起病。8月2日,谈及这个问题,河南省人大代表、郑州市三院院长王志余非常坦诚。“我是医院的当家人,我首先要考虑的是全院员工吃饭的问题”。在计划经济时代,医院的人员工资、设备、房屋等,全部由国家出资,不存在任何好处和回扣的问题,非常容易管理。而王志余认为,现在种种政策的互不协调,造成了医院管理上的顾虑此失彼,由此导致了医疗费用的提高。他的建议与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不谋而合,国家是否可实行全民医保。

周正认为,参与医保的人确实太少,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而是政府能不能痛下决心。实行全民医保,中国应该是没有难题的。那去年公布的全国政府部门的公车消费款为4000个亿,公费吃饭是1000个亿,这几千亿若拿来做医保的资金,是不成问题的。周正举例说,国际上整个欧盟都是公费医疗,在公立医院全民免费看病。而在私立医院则提供更高层次的诸如镶牙、美容、高档病房等。为了避免医疗资源不公,这些国家规定一个医生必须在公立医院做多少年医生之后,才可以独立行医。

另外,医生和医院一定要和医药分离,医生的工资应该财政拨款,不应该和任何利益有任何关系。如果按照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的健康仅仅“有8%是靠医疗保证”的观点。4%靠药,4%靠手术,其他的根本不靠医疗,而是医生的合理建议,和病人的良好心态就可以保证健康,延长生命。(郑州晚报记者邢进张志颖/文王梓/图)

中新网8月4日电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行政院长”谢长廷3日在宣示两岸客货运包机要尽早协商的同时,也提出台湾航空器飞越大陆空域。但他4日早上接受媒体专访时却声称,台湾不可能在两岸签署和平协定之前,开放台湾空域给大陆航空器飞越,“因为大陆对台有敌意,仍有700多枚飞弹对准台湾。”

报道说,谢长廷接受专访时,被问及如果大陆要求对等开放台湾空域,台湾是否可以开放时,作出了以上否定的表示。

谢长廷辩称,大陆开放空域给台湾航空器,是因“台湾对大陆没有敌意”,但“大陆不放弃对台动用军事力量,同时也还有飞弹对准台湾,如果他们的航空器可以飞过来,那也用不着飞弹了。”

陈省身、杨振宁、丘成桐、何炳棣、田长霖、吴家玮、林孝信……这些名字几乎无一例外地拥有着教授、院士、科学家、实业家、作家等耀眼的头衔,可谓是当之无愧的华人精英。

但很少有人知道,35年前,他们曾经共同参与了一次保卫钓鱼岛的运动,并被这场运动所改变

7月13日,何炳棣近乎嘶哑的声音通过越洋电话传来——“不会忘记,怎么会忘记?”因为听力渐失,他的声音如同呐喊。

88岁的何炳棣是当今史学界的泰斗,美国亚洲研究学会迄今惟一的华裔会长。在这个7月的美国南加州寓所里,他常常为思绪回到35年前的“保钓”运动而彻夜不眠。

7月的中国媒体,纷纷在转载一条消息:7月5日,一份公开谴责李登辉关于“钓鱼岛属于日本”媚日言论的声明,由200多名“老保钓人士”联合签名,其中以杨振宁先生为代表。

经记者查证,这条“新闻”原来是2002年的一条旧闻。之所以在今年突然又浮出水面,也许与中日关系目前的形势有关。

不过,声明中对于“老保钓”的提及,却让一场发生于35年前的海外“保钓”运动重入公众视野。

一次精英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给参与者们留下了什么?在35年过去后,他们的命运有几多变迁?《南方周末》记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美国、在香港、在台湾、在北京,追寻那段不同寻常的岁月。

而几天后的8月9日来自台湾、香港、美国和北京的30余位老“保钓”将齐聚西藏拉萨包括林孝信、刘虚心、林盛中、张信刚等人除了叙旧之外他们还将对两岸关系及中国统一的问题进行讨论。

在香港,著名的华裔数学家丘成桐,不顾刚从美国长途而来的劳累,在演讲的间隙,为本报记者腾出了近一小时的采访时间,他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丘成桐是数学界诺贝尔奖——菲尔兹奖惟一的华裔获奖者,这是近30年来他对国内媒体首度公开自己的那段历程。

香港城市大学校长张信刚,远在新疆出差时就敲定了一周后的采访日程,他的秘书对本报记者说,“从来没见校长对一个采访如此重视!”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椿萱,至今珍藏着一叠名为《水牛》的“保钓”运动杂志,留学归国的20余年里,他几易居所,但杂志一直保留。

1970年底,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这本小册子传到了伯克利的校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一直以来都是美国自由传统相对盛行的校园,且港台留学生相对较多,这里后来成为“保钓”运动最活跃的地方。这本小册子重点提到了钓鱼岛问题背后隐藏的日本对于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争夺,并且从地理、历史、海洋法等方面阐释钓鱼岛主权隶属于中国的事实。

之前一年,美日联合公报决定:将琉球于1972年5月15日“归还”日本,其中包含了历来属于台湾的钓鱼岛。

几乎与《钓鱼岛须知》四处传播的同时,1970年底,又出现了“冲绳县警察局将钓鱼岛上青天白日旗拔下撕毁,并将台湾渔船驱逐”的事件。

这深深刺激着在美中国留学生的家国观念和民族底线。1970年12月19日,普林斯顿大学沈平、李德怡等人拍案而起率先组成了“保卫钓鱼岛行动委员会”(以下称“保钓”会),强调以行动“警告日本”、“抗议美国”、“呼醒国人”。

当时没有网络,甚至电话也不普遍,《钓鱼岛须知》小册子依靠林孝信和他创办的《科学月刊》网络得以迅速传播。当时的林孝信在芝加哥大学读物理专业博士。在他的努力下,1970年,凡有50个留学生的地方,就有《科学月刊》的联络员。

以不可想象的传播速度,短短两个月间,至1971年初,“保钓行动委员会”几乎遍及全美各地近60所高校。

现任香港城市大学校长的张信刚彼时正在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做助理教授,“偏居一隅”,在一次偶然的会谈中获悉“保钓”运动的信息。第二天,学校里已经贴出了保卫钓鱼岛的海报,几天后“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保钓’委员会”已经成立。

那一年,加州伯克利分校的丘成桐才22岁,在恩师陈省身的指导下,博士论文接近完成,后来奠定其在数学界地位的卡拉比猜想也才刚刚接触。

当时的美国校园正沉浸在反越战运动的持续激情之中。老师陈省身谆谆告诫自己的弟子,一切以学业为重。

但当“保钓”运动的浪潮裹胁而来时,年轻的丘成桐并没有遵从师命。当时的运动骨干、作家刘大任依然记得,在筹备酝酿“保钓”游行期间,总有一个沉默寡言的青年,不辞辛劳,逢事必到,搬凳子,发传单。他不曾料到,仅仅十余年后,这位青年居然摘取了菲尔兹奖——数学界的诺贝尔奖。34年后丘成桐先生坦陈这段经历,对本报记者说,“当时我并不是领袖,却也投入了全部的精力,受益良多。”

1970年前后的美国校园,中国留学生主要来自香港和台湾,大陆因为尚未开放,鲜有留学生赴美,总计人数近万人。

当时,港台留学生对于台湾当局普遍持有两种态度:激烈的反对和相对平和的改良,由这两种态度而派生的对于中国大陆的情感,也既有向往,亦有疏离。

因为钓鱼岛的归属关系中华民族的荣辱,留美学生中的不同政治立场得以共归爱国主义的大旗之下。

1971年1月29日,北加州金山湾区9所高校的500名留学生在伯克利分校的呼吁下,自发集结在旧金山市,掀起了“保钓”游行示威活动。时间定在1月29日,暗合当年的“12·9”爱国学生运动。

香港理工大学刘佩琼教授至今记得,当天阳光明媚,她和加州州立大学的同学们天没亮就坐着两辆大巴赶至旧金山。游行队伍从圣玛丽广场出发,沿路经“台北派驻旧金山总领事馆”以及日本领事馆,并向当时的“总领事”周彤华递交了呼吁台湾当局捍卫领土主权的请愿书。

丘成桐则对记者说,他在游行中亲眼目睹身边的朋友被不明分子袭击,“眼镜都被打破了”。事后他才知道,几乎在同一天,纽约市、芝加哥、西雅图和洛杉矶均发生了类似的留美学生“保钓”游行。

但“1·29”游行之后,台湾当局并没有及时作出积极回应,当局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暧昧态度和软弱举措,再度催生了更大规模的华盛顿“4·10”大游行。

1971年4月10日,华盛顿是属于中国留学生的世界。华府宪法大道与二十三街的广场上,来自全美三十余所高校,17个地区的近4000名留学生、华侨齐聚于此。“保钓”运动达至高潮。

张信刚为了参加这场游行,丢下待产的妻子和尚在襁褓中的女儿,连夜开车,从布法罗奔赴华盛顿。更多的留学生从罗德岛,从密歇根,不惜十几个小时的夜车赶至,甚至加拿大“全加中国同学联会”亦风尘仆仆赶到。

游行队伍浩浩荡荡,高唱《毕业歌》、《黄河大合唱》。威斯康辛大学学生甚至自创了“钓鱼岛战歌”,留学生满含热泪,振臂呐喊“中国,站起来,起来!”

时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的钱致榕在日本使馆前登高一呼,慷慨陈辞,以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历史典故痛斥拱手交让钓鱼岛为汉奸卖国之行为,场下掌声雷动,34年后,每忆及此,钱教授澎湃依旧。

历经半年的激情之后,“保钓”意识虽然在留学生心中扩散,但“保钓”行动却没有造成任何现实上的改变,台湾当局鲜有动作。留学生们越发意识到,钓鱼岛问题的彻底解决必须仰仗于中国的真正强大,而两岸分裂的状况让他们更为深入地关注到中国何去何从的问题上,“保钓”运动开始从最直接的钓鱼岛问题延伸至两岸统一的讨论上。

“4·10”游行结束不久,1971年的秋天,博士毕业的丘成桐去了普林斯顿大学工作,他又积极参与了该校的国是讨论会,“每星期一次,我几乎都去,算是比较积极的一位。”他不喜欢发言,总是在一旁倾听,“知道了许多关于新中国、两岸关系的事情”,“两岸统一”成了经常闻及的词汇。

1971年9月安娜堡国是讨论会在密歇根大学召开,全美高校的100余名“保钓”精英齐聚一堂,就“保钓”行动的发展方向出谋划策,议题渐渐从单纯的爱国保土集中于促进两岸统一之上,这成为“保钓”运动具有分水岭意义的一幕。

杨振宁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讲座教授,83岁,现居北京

何柄棣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芝加哥大学荣退讲座教授,88岁,现居美国

丘成桐哈佛大学讲座教授,数学费尔滋奖——数学界的诺贝尔奖得主,56岁,现居美国

林盛中(中国地质科学院矿床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台盟中央前主席,63岁,现居北京)

苏纪兰(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70岁,现居杭州)

人民网8月4日讯据香港《大公报》发自北京的消息,就台湾“行政院”3日提出的台湾航空器飞越大陆空域一事,中国民航总局台港澳事务办公室一位姓丁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尚未接到台湾航空业者的相关申请。但他表示,“只要对两岸交流有利的事情都将努力去做”是大陆方面处理海峡两岸事务的工作原则,因此,只要收到台湾方面的申请,民航总局将积极给予响应。

丁先生介绍说,事实上,早在前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时,为确保民航飞机的飞行安全,大陆就已批准台湾中华航空改飞大陆开放的应急航路至中亚、欧洲。虽然那是紧急状态下的特殊个案,但双方也在处理此类事上积累了一定经验。他表示,目前台湾航机若想飞越大陆空域,仍可依循上次的程序向大陆民航业务主管部门提交申请。

丁先生说,空中航路管制的调整存在一些技术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应按照春节包机的模式,由大陆方面的民航协会海峡两岸航空运输交流委员会与台湾方面的台北市航空运输同业公会开展商谈。他强调两岸就这一问题的协商虽然需要一个过程,但相信大陆方面会有效率地加以处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