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乔丹先被科比挤走 热火添柴人:不做大哥好多年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2:46:16

中信副总德地立人、投行部高级副总方仪陪伴长电总经理毕亚雄走访上海片区基金经理。而广发证券的一位副总经理则陪伴长电的高层奔赴深圳,与基金和机构现场交流。

“毕亚雄亲自出面沟通,长电为此放下了架子,虚心听取基金的意见。”德地立人说,“我全程参与,也是坚决执行原定的方案,耐心向基金经理解释,我觉得那次沟通还是卓有成效的”。

不过,尽管如此,仍有中信高层说,在捕捉市场脉搏方面,中信自认是国内一流。此话的背后意思是,如果从市场的反馈来看,认股权证难以获得认可,改为实实在在的送股可能更可行,而这正是中信所一贯主张的方案。

该高层表示,从中信的角度来说,长电作为非常重要的客户,必须站在非常客观的立场,为长电最终的利益出发,同时也充分考虑到市场的因素。

“我们不会去迎合某些想法,市场上的情况,我们肯定会如实的与长电沟通。”该高层说。

对于保荐机构之间有无分歧,有中信内部高层透露说,中信的出发点是将工作做好,并不愿意提及谁有什么责任之类的问题。

广发证券投行部一位负责人则称,长江电力以一个超级蓝筹公司的气量,把中信和广发拉在一块,工作中两家公司已经化争议为玉帛,尽力把长电股改试点做好,是大家共同的目标。

据中信副总裁德地立人透露,在走访基金之时,长电非常明确的做了方案介绍,同时聆听了基金经理的意见,以此明确相互间的差距在什么地方。然后,三地的团队回到北京,从6月26日开始,根据市场情况并结合公司自身现状以及有关政策,再作综合考虑,尽快拿出一个修改完善的方案,上报董事会审议。

喜欢小黑的朋友对IBM的T42应该不陌生。关于它的售价则是一直稳如泰山,前段时间这款2373KC4T42报价19888元,不过最近这款T42有关商家已经开出了17888元的价格,相对来说较贴近市场。

S36C是索尼在国内曾经卖得最好的笔记本,如今随着后继产品S46C的上市,这款笔记本不得不降价甩卖。S36C的外型处处流露时代感十足的流线型设计,13'3寸宽屏还有1.89Kg的超轻薄设计也是深得民心,更为要命的是均衡的性能:S36C采用Dothan1.7G处理器,855PME芯片组,256MDDR内存,40G硬盘,具备64M显存ATI镭9700独立显卡等等,采用13'3寸宽贵丽屏。

明基的Joybook2100E-113在降到6999元的历史新低之后,最近,商家再次发力,将原本已经是极限低价的这款笔记本再拉下1000大元,以5999元的超低价出现在大家面前。

有着“影像大师”之称的HPCompaqPresarioB3000系列笔记本最大的亮点就是采用了BrightView超亮屏技术和ATIMobilityRadeon9700独立显卡,售价自然不低。日前一款B3805(多种配置多图赏析参与评论)AP从14800元的售价降为12900元,降幅不小。

5、Sonoma便宜!三星P40本本暴降两千在Intel发布Sonoma迅驰移动计算技术之后没多久,三星就发布了多款采用Sonoma迅驰技术的新款笔记本,其中P40作为代替P30(多种配置多图赏析参与评论)的Sonoma笔记本,如今暴降2000元,成为又一款高性价比的笔记本。

S52(多种配置多图赏析参与评论)是BenQJoybook7000(多种配置多图赏析参与评论)之后又一宽屏力作,它把宽屏的概念应用到了主流的13寸宽屏。明基BenQ的笔记本一直很受消费者认可,再加上宽屏、Sonoma更是如虎添翼。BenQJoybookS52的外壳由0.8mm镁铝合金制造,外观整体风格简约而大气。现在的报价是11888元,比刚上市的14888元降了3000元,真是十分引人注目。这款笔记本不论是家庭使用还是商务办公,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6月29日,停牌多日的科龙电器(000921.SZ)终于复牌,但很快被封死在跌停板上。同时,科龙还发出公告称,未收到证监会任何关于科龙调查结果的书面通知,顾雏军及广东格林柯尔也未就转让其所持科龙股份的事情与任何公司进行商谈,对于媒体报道的科龙经营状况之事,科龙正在调查。

而一位与广东格林柯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接近的消息人士透露:“顾雏军要卖的不是科龙,而是整个广东格林柯尔。”据称,广东格林柯尔目前正与一国际知名家电企业接洽转让之事,并要价4亿美元。若果真如此,将意味着顾雏军花3年构建起来的制冷王国会全面易主。

6月28日上午,就在科龙电器召开股东大会时,位于广东顺德科龙总部的产品展示大厅里,却出现了四五个欧洲人的身影。在参观完产品展示大厅后,这一行人又进入科龙生产工厂参观。“还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但可以肯定他们是伊莱克斯的高层。”另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有可能是为洽谈收购广东格林柯尔的事而来。”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与业界盛传的顾雏军准备转让其持有的科龙电器股份的消息不同,顾雏军实际上想出售的是广东格林柯尔。“洽谈的结果目前还没出来,现在也还不能确定这个国际买家到底是谁。”

广东格林柯尔的前身是顺德格林柯尔。据记者了解,顺德格林柯尔设立于2001年10月,原本只是顾雏军为收购科龙而专门设立的资本平台。

2002年3月,顾雏军通过顺德格林柯尔,以3.48亿元收购了科龙电器20.6%的股权。2003年5月,顾雏军再次通过顺德格林柯尔,以2.07亿元收购了美菱电器(000521.SZ)20.03%的股权。2004年,顺德格林柯尔更名为广东格林柯尔,同年10月,科龙公告称广东格林柯尔以约0.98亿元增持了科龙电器5.79%的股权。

记者就广东格林柯尔准备转让消息,致电科龙总裁刘从梦求证。在顺德格林柯尔设立之初,刘从梦曾任该公司监事,后来又转任常务副总裁。不过,刘从梦称,他对此事并不知情,因为“从2002年进入科龙开始,我就再也没有在顺德格林柯尔担任任何职务”。

对于是否正在商洽收购广东格林柯尔一事,伊莱克斯中国公司的人士在咨询瑞典总部后,给出的答复是:不能证实此事,但也不否认有这种可能。

顾雏军所持有的科龙和美菱两大制冷企业的股份都放在了广东格林柯尔,借科龙和广东格林柯尔之手,顾雏军在制冷领域展开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收购行动。因而,广东格林柯尔堪称顾氏制冷王国的总管家。

如果顾雏军准备出售广东格林柯尔的消息属实,这将意味着除赖以发家的制冷剂外,顾雏军将全面从制冷产业链中退出。

从顾雏军收购科龙开始,业界就一直怀疑顾是真心经营企业还是在玩资本运作。在完成对美菱的收购后,志得意满的顾雏军开始反击这一质疑,推出了他的“整合制冷产业链”思路。

顾当时宣称,要通过收购打造全球最大的制冷企业。在全球家电产能都向中国转移集结的大背景下,掌握国内产能也就意味着掌握了与外资家电巨头谈判的主动权。因为从成本方面考虑,跨国家电巨头在中国设厂肯定不如整合资源划算,而“冰箱产能大都控制在我手上,要在中国生产,你只能找我。”顾信誓旦旦地说。

正是在这种思路下,科龙和美菱在国际市场上开始为伊莱克斯、惠尔浦和GE等国际家电巨头全面代工。在将闲置产能利用起来后,顾雏军开始以低成本为基础,又在科龙推出了面向低端市场的康拜恩品牌,通过低端渗透进一步扩大市场占有率和对产能进行充分利用。

在私底下,顾雏军甚至经常谈起“谁来收购GE家电”的话题,并多次表示,“除了LG,(在冰箱领域)我谁也不怕!”然而现在,却传出顾雏军准备出售广东格林柯尔的消息。果真如此的话,顾氏所谓“整合制冷产业链”思路也将灰飞烟灭。

“老顾是不是真的想按他所说的那样一直做下去,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只想从中进行资本投机,否则,怎么解释在对制冷产业链的整合还没完成时,他又搞了一大堆汽车项目?”一位家电业界的人士如此评论。

不过,这位人士也承认,顾的眼光还是挺准的,“把产能都收过来,制造一个好概念,再一转手,就能从中获利不少。”

而科龙内部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真要把广东格林柯尔卖出去,那只能说顾是心比天高,奈何实力不济。”顾雏军现在所面临的种种质疑之本还是其资金来源问题。在科龙这位人士看来,顾“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心急了,可能做了一些他实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现在,海尔正在走出去并购美泰克,这也证明顾雏军关于全球家电产能向中国集结的判断是正确的。在这个关键时刻,掌握着亚洲最大制冷产能的广东格林柯尔,却有可能反过来被卖给国际巨头,不能不说是一种无奈。”科龙内部人士评价说。

6月24日,星期五,华南普降暴雨。与此同时,一场更猛烈的暴风雨袭击了位于广州科学城里的南方高科有限公司:由于欠长沙一银行2000万元未能如期偿还,位于广州远郊的该公司生产线和仓库被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查封。经销商和原料供货商则闻风而动,纷纷追债,南方高科总部大楼进入紧急状态,在暴雨中“摇摇欲坠”。

“南方高科要关门了,但不会是最后一家。”与南方高科高层往来密切的张某对本报记者表示,手机行业在为之前几年的疯狂还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他引用电影《无间道》里的台词说。

2005年3月6日,广州已很炎热,郊外的凤凰城,南方高科总裁陈震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他要与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们畅饮一番,南方高科推出了代号为“猎豹行动”的新计划,企图最后一搏。红色液体的流动中,陈震的脸微红了,与经销商们回光返照般热闹的场面截然不同,陈震很清楚由于市场的持续萎缩,自己身后已是数亿债务,这一次出击,犹如与资金黑洞的赛跑,生死攸关,能否抓住最后机会从手机行业的集体滑落中挣扎出去就看这一搏了。他微摇酒杯,向一旁的大个子走去……

大个子是这一天与“猎豹计划”同样重要的主角——刚刚从康佳空降过来的销售总经理王宝森。“我和王总是一面之缘,我很欣赏他。”陈震看着身边的王宝森,介绍给每一位前来打招呼的人,此时王的前任陈丹却消失在这个新春后公司的热闹酒会中。陷于被动和困境中的陈震显然对旧营销体系极度失望,期待王和他的新队伍能把南方高科从泥沼里拉出去。

但是资金匮乏的硬伤却让陈震和王宝森的猎豹计划搁浅。“他们根本就发不出货来了!”南方高科一名非常重要的市场合作伙伴赵先生向本报记者透露:“南方高科的手机这几年在我这卖得不好,其实就算好的话,今年以来也供不出多少货,他们的生产能力已经出了问题。”

资金困局最终上升到查封丑闻,陈震表示,感觉一下子“蒙”了。如果还记得起3月6日那一场酒会的话,陈震一定会感叹:手中的那杯酒最终还是苦酒。

陈震在危局前夕盲目喝下自酿的苦酒不止这一次。2004年,嗅出山雨欲来气息的陈震开始谋划战略转移,湖南长沙进入他的视线。当年4月26日,他在长沙一口气推出28款手机,启动“龙腾数码”战略,先后成立电脑、信息技术、数码电子等公司及东莞协科注塑有限公司,一下子把产品线从移动电话扩展到电脑、MP3、液晶显示器、移动增值、数字电视等几乎所有热门领域。同时花1000万美元与长沙经济开发区签订项目合作协议,规划年产值50亿元以上的南方高科长沙数码科技园,以致湖南省商务厅副厅长李国军、长沙市副市长黄中瑞等当地领导均出席了陈震的新闻发布会,陈震一时风光无限。

但是,表面的风光恰恰是苦酒的第一口。这些新上马的产品到现在几乎都不了了之,多元化投资打了水漂。“南方高科长期以来产品单一、抵御风险能力差,作为领军人,陈震急欲将南方高科带上正轨,但是战线拉得太快太长,补药下得狠了,反倒伤了自己。”张某说。这时,第二大股东电子七所又闹出了退股风波,手中20.41%的股份作价6000万元人民币出售,这无疑是雪上加霜,事情最后以广州市国资企业——凯得科技挺身而出注入亿元资金了结。

“政府背景企业就是这样,市政府有那么多资金窗口,南方高科缺钱了,自然会有人给补上。”这是南方高科内部人士的说法。南方高科一直无法真正摆脱资金匮乏的阴影,而且对政府的依赖也让企业埋下了内功不足的隐患,直至如今闹出大事。

陈震有很深的CDMA情结。“联通投200多亿一定是拼了老命也要把CDMA搞起来的,我们的盘子跟联通比起来才多大?而且联通还是国家扶持的企业。所以我们要跟上,这是一个机会。”这是2002年陈震的一番话。正是与联通CDMA共进退的战略思想把陈震和他的公司送上了曾经的高度,随即又跌下云端,陷入困境。

2001年7月3日陈震接手南方高科,7月8日即往北京,通过各方面努力,拿到CDMA牌照。到了2002年,南方高科的CDMA手机市场占有率达到了10%以上。根据赛迪顾问的统计数据,2003年,南方高科CDMA手机卖出了72万部,处于逐月上升的态势。然而,进入2004年,这一数字突变为46万部,排在第六位,占有率下降到仅5%左右。2005年第一季度CDMA手机销售竟然不到1万部。这条统计数据的曲线实际上也就是南方高科在陈震上任后的发展轨迹,可谓成也联通CDMA败也联通CDMA。一方面联通倾力打造的CDMA网络自身发展很不顺利;另一方面,2004年某型号手机返修率竟然高达80%,公司一下子亏损出去近亿元,这影响了在联通采购中与竞争对手的地位对比,也失去了市场的信任。“南方高科是靠CDMA立市的,现在也是毁在CDMA上,整个围绕于此的企业曾经的价值体系都崩溃了,信心尽失去。”赵先生评价。

连日来,南方高科高层对于查封事件的共同解释是:这是国产手机大环境造成的。这话的确不假,在南方高科陷于风波之中时,国内几个老牌手机企业市场业绩仍然持续下滑。位于东部沿海的某大牌手机企业员工日前对本报记者透露惊人信息:近一两年来,该企业中层以下人员流动比例达到80%,市场表现的不理想使得员工对企业丧失信心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南方高科2005年内也同样经历着人员思变的情况,营销骨干孙利民、陈丹,研发骨干汪紫荆等先后离去,研发中心目前的人数还不到原来的一半,国产手机业集体面临的“信心丧失”是南方高科落到今日田地的一个注脚。

“国产手机企业前几年的风光很大程度上是用一种投机的方式建立的。”国内一手机产业资深人士揭露,从韩国购买大量廉价的现成产品,贴上自己的品牌,是手机企业在那个所谓黄金年代掘金的通行手段。这种近似“变相走私”的行径在赚取大量快钱的同时,造成了国产手机质量的低劣、售后服务难以跟上以及技术的滞后,最终导致了品牌的沦丧,市场的萎缩和盈利水平的低下,“国产手机是在为那几年的疯狂发展还债。及时转变的躲过一劫,执迷不悟或变化不及的就被淘汰。”

陈震和他的伙伴们似乎属于后者。企业内外对南方高科信心已失,所以区区2000万元也会引起银行恐慌,换来一纸查封命令。

实际上在展开猎豹计划的前后,深陷困局已久的陈震就在积极寻觅另一条道路:合并重组,投入有实力的企业怀抱。这其中既有陈震对企业发展负责任的思考,也或许有当地政府的意志。而合并重组的对象究竟是谁?这在此次南方高科查封事件爆发后愈发引起人们的关注,毕竟这是南方高科走到今天,将死不死时尚存的最后一丝希望。

据本报记者掌握的材料,在广州科学城内与南方高科毗邻的广州金鹏才是最有可能的东家。广州金鹏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移动通信设备供应商之一,无论在产业互补性还是地域接近性上均和南方高科有着紧密的联系。此外,广州金鹏实际上就是南方高科的第三大股东,而2004年退股风波中为南方高科及时输血的凯得科技则是广州金鹏的第一大股东。更重要的是,两家同为广州信息电子产业的标志性企业,从城市竞争的角度来看让他们合并在一起,对于保护广州现有的电子信息产业格局也有着莫大的好处。因此可以想像广州地方政府会有怎样的考虑和运作(可参见本报2005年1月31日A27版报道)。

金鹏集团总裁陈卓新日前对外称,并不知道金鹏与南方高科谈过重组一事。但有趣的是南方高科有关人士却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正如本报今年年初所披露的,的确就是广州金鹏!

根据陈震的披露,南方高科目前的负债大概有几个亿人民币,但这对于年销售合同额超过30亿元名列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第44位、中国企业500强之一的广州金鹏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需要特别提出的是,接受南方高科,无论对于广州金鹏或者别的企业来说,其现成而完备的G网和C网手机牌照以及南方高科多年耕耘之下已经形成的手机品牌和营销体系,都是一个极大的诱惑。正如中国手机企业论坛主席乐业生所说:“手机业自诞生之日起永远都是朝阳行业,2G后有3G,而且人手一部,消费数量巨大,谁不渴望!”

新华网纽约7月1日电(记者薛彦平)由于市场担心石油输出国组织推迟增产措施的实施时间,纽约市场原油期货价格在连续3个交易日下跌后1日再次大幅回升。

纽约商品交易所当天收盘时8月份原油期货价格上涨2.25美元,达到每桶58.75美元。同时,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8月份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扬1.96美元,每桶升至57.54美元。

由于本周内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石油输出国组织正在考虑延期实施提高生产定额的措施。但该组织承诺,如果国际油价再次突破每桶60美元,它将迅速增加原油产量。根据6月15日达成的共识,石油输出国组织本应从7月1日起将原油日产量增加到2800万桶。

经过短暂的平静,西门子手机业务在被明基收购后,中国区等来了大裁员。大幅裁员后的西门子上海移动通信有限公司(SSMC)已如一空巢。

6月27日上午,SSMC召开全体员工大会,会上宣布裁员80%。据说各部门留下的都是工资比较低的人,比如那些只来了两三个月的人。

会后员工回到办公室,保安已在各办公室就位,被裁掉的“80%”当天下午17点前必须离开办公室。

SSMC是西门子手机业务在中国的核心,6月28日,西门子手机业务部门各区域召开会议,会后据说各部门只留下一个人。

据了解,被裁掉的员工依据职务的不同可拿到3+X——1+X的补偿,X是该员工在西门子工作的年限。

在明基宣布收购西门子手机业务前两天,记者从SSMC非公开渠道了解到,他们的工作已陷入全面停顿,员工们都在积极“申请”被“裁掉”,以期望拿到N+X的补偿。那时,SSMC的员工并不比记者更了解收购细节,弥漫在他们中间的消息是,这个合资厂将迎来全面裁员。6月8日收购宣布以后,员工的心中增加几分安稳,但似乎对未来不抱太大希望,不裁员的承诺对他们来说只是暂时的“安全”。尽管SSMC更像一个跨国手机企业的中国公司,不仅承担生产,也承担研发、销售、市场等手机企业的所有环节,是西门子手机业务在中国的窗口,但被明基收购后,他们将面临的是,在中国区业务机构如何设置,这个工厂未来如何定位,如何协调与明基苏州生产基地的关系等等诸多不确定性的问题。他们一般认为,仅从成本上考虑,苏州与上海两地谁的制造优势更明显不需再讨论,未来这个工厂何去何从、将承担什么样的生产任务存在太多未知数,很多员工愿意此时选择离开。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SSMC员工对记者说,他们比外界更早知道经营状况不好,也知道公司有可能面临的命运,一方面早就为自己未来的工作做着打算,一方面又因为希望公司能够凭借调整渡过难关而等待着消息拖延着自己。就是在这样很难说清的心理下,西门子手机业务被明基收购,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没想到全面裁员以这种方式来得这么快,虽然去意已决但真的要从此离开这个自己信任、坚守了多年的企业,那种茫然和失落却是事情来临前无论如何难以想像体会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