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布遭受核弹毒气等恐怖袭击可能性报告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20:42

中国和日本今明两天将在北京举行第四轮东海问题磋商。据悉,中方很有可能会提出一项以共同开发为中心的新提案,以求消除对立。但由于双方对开发对象区域的认识存在较大差距,能否达成共识尚不明朗。

中方代表团由外交部亚洲司司长胡正跃率领。日方出席官员是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佐佐江贤一郎和资源能源厅长官小平信因等。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昨天在朝日电视台的访谈节目“周日方案(SundayProject)”中表示,即使此次会谈无法达成共识,日本也将继续与中方磋商以求解决这一争议问题。

“日本将和中国继续对话,通过和平方式使这个地区(东海)成为友谊之海,”二阶俊博说,“即使双方在明天开始的这两天会谈中无法达成任何安排,至少决定下次磋商的时间表是必须的。”

二阶俊博于2月21日至23日访华,确定了第四轮东海磋商的日程。当时二阶还罕见地受到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接见。二阶昨天透露,在2月22日他与温家宝会谈前,日本首相小泉曾委托他问候温家宝。

日本共同社援引多名相关人士的消息报道说,中方当时向二阶俊博表示,为对话解决东海问题,今后将由中国政府首脑直接指挥政府间磋商,中方也可能在本轮磋商中提出新提案,以争取会谈取得进展。日本政府高官还表示,双方在以共同开发解决该问题的“大方向上有一致认识”。

日本朝日新闻昨天报道说,中方当时曾告诉二阶,不愿意接受日方提出的共同开发东海的建议,因此本轮会谈会困难重重。但是二阶昨天否认了这一报道,他说:“这只是朝日一家之言,中国政府并没有这么说过。”

其实,共同开发原则是中方一贯的主张。日方直到第三轮东海磋商才接受了中方提出的这一原则,而且却还漫天要价,提出将日本单方划定的所谓东海“中间线”以西、中方正在采掘的春晓等4个油气田纳入共同开发范围。中方坚持认为,“共同开发”的范围应是“中间线”以东的区域,春晓等油气田则是在没有争议的中方领海。中日前两轮东海问题磋商分别于2004年10月和2005年5月在北京举行。东方早报

晨报讯1972年出生在六安市舒城县舒茶镇的姚德芬,曾以2.36米的身高,180公斤的体重和脚上那双78码的大鞋子,引起全国范围的关注,号称“亚洲第一女巨人”。这个因为比郑海霞还高出22厘米而备受瞩目的“女大个”,现在生活得怎么样呢?

3月1日,记者专程赶往姚德芬在舒城县舒茶镇的家中,与她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交谈。据姚德芬说:“这两年辛苦工作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她告诉记者,2003年,不识字的她为了生计和赡养母亲,与宿州市一艺术团的老板邱某签订了演出合同,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巡回演出,演出过程中,她先后几次摔倒在地,身体多处受伤。可当她要求老板邱某带她去检查时,却依旧被逼着上台表演。

据姚德芬介绍,由于自己身体健康状况较差,影响到表演,老板开始对她产生不满情绪,2004年的一天,当她再次要求邱某带其去检查身体时,被邱某带至一山顶处长达24小时,而且水米未进。2004年,原该艺术团的王某和丁某伙同该团老板邱某再次将她带至艺术团内,并称艺术团已经换了新老板,又让她签了一年的合同。合同期满后,她要求艺术团送其回家。邱某故计重施再次将其带至山中,并对她进行威胁,直到去年农历腊月二十六才将她送回家。

由于长期在外奔忙,近段时间,她的腰老是不停地痛,痛得她睡不着觉。姚德芬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一家大的医院为她检查一下身体。(石放张启怀鲁皖高蒙蒙/文涌泉李泉峰/摄)

本报北京3月5日电(记者张可佳)“要接受岷江上游紫坪铺水电站的教训,不能用‘倒逼’的办法去建虎跳峡水库。如果不经过公开论证就上马,可能造成巨大损失。”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对记者说,本次政协会议上,他交了9个提案,《关于提早对虎跳峡水库进行公开论证的建议》就是其一。

任玉岭在这份提案中说,虎跳峡是世界上最险的峡谷之一,也是金沙江、怒江、澜沧江“三江并流”世界遗产的主导景观,举世闻名。“2004年,媒体报道虎跳峡即将建坝修筑水库的消息后,立刻引起了社会各界特别是一批环保和水利专家的广泛关注。时至今日,对此工程质疑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发出了“建议论证”的呼声。

文中还说,虽然这个水库的建设已经改名,而且离正式开工尚有时日,但在虎跳峡附近建坝引水和发电已箭在弦上,评估和论证工作看来已不可避免。

据悉,云南省正在积极筹备滇中调水工程,计划从虎跳峡水库引金沙江水25亿立方米,补水给昆明、楚雄、大理等地。2005年12月16日,云南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并宣布正式起动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另外,中游的7个梯级电站也都立足于依托虎跳峡水库的调节,现在多数已进入勘察设计,有的设计已完成,有的甚至开工了。

基于上述情况,任玉岭说,“我们认为,有必要接受岷江上游紫坪铺水电站的教训,以防止出现用‘木已成舟’的办法‘倒逼’虎跳峡水库上马,如果不成,将造成巨大损失”。

任玉岭解释,紫坪铺水电站是西部大开发的重点工程,按规划设计,这个大型水电工程需在下游建一个反调节水库,才能保证应有的效益。但因下游这个反调节水库(杨柳湖水库)离都江堰很近,“有关方面出于企业利益考虑,用加大投入,加大装机容量的办法,‘反逼’杨柳湖工程上马”。后因该工程将直接破坏世界遗产都江堰而被否决。这造成了几十亿元的国家损失。

他在提案中说,“考虑到金沙江丽江段筑坝蓄水和发电对云南经济发展和调水济昆的重要意义,我们并不反对在金沙江丽江段建设水库,也不认为这样做就一定会破坏生态。但是为了对整个金沙江的开发设计和决策更加科学,又能兼顾丽江及云南全省乃至金沙江下游其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利益,还是应该进行一次公开论证。”

任玉岭强调,“根据我们了解的社会反映,这件事迟早要进行公开论证,而且是早论证会胜于晚论证。这样做有利于工程的顺利开展,也可避免万一出现通不过的情况时‘骑虎难下’和损失国家财产”。

新华网北京3月6日电(记者顾钱江王建华)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5日说,位于浙江镇海的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基地目前已基本建成,今年底可投入使用。这也是中国首批四个战略石油储备基地中最先建成的一座。

马凯在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其余三个储备基地要等到明年或后年才能建成。

马凯强调,中国现在不存在油罐白白空在那里的问题,而是油罐还没有正式建成,建成后会择机补充库存。

马凯说,石油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关系经济发展、人民生活和社会稳定,为了防止供应中断和平抑价格,建立一定的石油储备是国际惯例,也是成熟的国际经验。

新华网呼和浩特3月5日电(记者汤计)记者从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了解到,一个拥有22名成员、作案32起,轮奸、强奸女青年40余名的恶势力犯罪团伙,近日被达拉特旗公安机关打掉。

据介绍,2005年5月27日,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公安局接到报案:5月22日晚,1名女青年与男友在树林召镇白塔公园游玩时,被3名陌生男青年劫持至一出租房内轮奸。接到报案后,警方立即对这起团伙轮奸案展开调查,调查发现作案的3名男青年名叫李蛇、曹飞、王孝林。而且,有证据表明,李蛇等人属于当地一个恶势力团伙,这个恶势力团伙侵害的对象都是在当地单身打工的女工。

经过半年多艰难的侦查和调查取证工作,这个恶势力犯罪团伙成员的不断落网,一起又一起轮奸、强奸案暴露出来。经查,这个以曹飞、曹虎君、王孝林等22人组成的恶势力犯罪团伙,自2004年4月以来劫持女青年轮奸、强奸作案32起,目前,警方已查明受害女青年40多名。

据警方介绍,目前该恶势力犯罪团伙的22名成员中已有18名落网,其中1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移送公诉,另5名犯罪嫌疑人也将于近日移送公诉。其余4名犯罪嫌疑人,警方正在全力追捕中。(完)

华夏经纬网3月6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行政院长”苏贞昌今天在“立法院”宣称,中国大陆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草案宣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并不合理,称“台湾绝非中国的一部分”,统一并非唯一选项。

据报道,苏贞昌上午到“立法院”进行“终止‘国统会’运作、‘国统纲领’适用相关决策”项目报告。台联党“立法委员”罗志明质询时指出,大陆政协再次表达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是否应进行修“宪”?苏贞昌扬言,台湾绝非中国一部分,但修“宪”有法定程序,个人没有意见。

苏贞昌声称,台湾前途属于两千三百万人民,无论是“宪法”修正或制定,只要按照程序,个人没有意见。陈水扁日前也对日本读卖新闻表示,只要在社会条件成熟、经“立法院”四分之三委员同意等情况下,就能推动“新宪法”。

另外,台联党“立委”黄适卓说,大陆政协重申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究竟符不符合“公民投票法”第十七条规定“当‘国家’遭受外力威胁,致‘国家主权’有改变之虞,‘总统’得经‘行政院院会’之决议,就攸关‘国家’安全事项,交付‘公民’投票”?苏对此未置可否。

本报北京3月5日电本报记者刘声潘圆“我们不少党政机关用钱上大手大脚和铺张浪费的现象非常严重。我国行政管理经费增长之快,行政成本之高,已经达到世界少有的地步。”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我们需要花钱的地方还有很多,医疗、教育和欠发达地区的发展都期盼更多的财政资金向他们倾斜和转移,这就需要党政机关带头,遏制行政管理费的不断飚升。”

今年,任玉岭委员将提交全国政协13个提案、11份大会发言。这些建议都是他最近4年里,每年走访20多个省,深入农村、学校、厂矿等基层调研所得。

让任玉岭印象深刻的是,边远地区、贫困地区,学生教育环境的艰苦和落后。任玉岭告诉记者,在云南玉龙纳西族自治县一个中学调研时,他走进一栋学生宿舍楼,看到脚下楼板是斜的,木桩也是斜的,走到楼跟前才发现整个楼仅靠后墙的十几根木杠来支撑,随时有倒塌的危险。有些乡镇小学,没有寄宿条件,许多七八岁的孩子,每天要来回跑十几里路;有的学校有宿舍,但挤得一塌糊涂,23个学生挤到一间20平方米的房间里,睡在一个通铺上;学校没食堂的,学生还得每周两次跑到十几里路外的家中取干粮。

“现在我们国家财政收入每年都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今年已经突破3万亿元。拿今天的财政实力讲,我们将有可能逐步解决教育和医疗难题,也有可能加快推进欠发达地区的建设和发展。但由于行政管理经费增长缺乏规范和制约,导致许多地方的财政不管怎么增长,都有可能被吃净花光。”

任玉岭调研发现,有不少地方财政收入几千万元时是“吃饭财政”(够发工资和吃饭),当财政收入达几亿元时仍然是“吃饭财政”,许多百姓期待的事还是做不成。

任玉岭委员向记者出示了他提交给本次两会的《关于党政机关带头发扬艰苦奋斗传统的建议》提案。其中一组数据很说明问题:“从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至2003年的25年间,我国行政管理费用已增长87倍。行政管理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在1978年仅为4.71%,到2003年上升到19.03%,这个比重,比日本的2.38%、英国的4.19%、韩国的5.06%、法国的6.5%、加拿大的7.1%、美国的9.9%分别高出16.65、14.84、13.97、12.53、11.93和9.13个百分点。而且近年来行政管理费用增长还在大跨度上升,平均每年增长23%!”

对此,任玉岭委员提案中提出十条建议,以降低行政成本,包括减少行政管理经费在财政预算中所占比例、限制政府机关异地开会,大力减少官办论坛,严控各级首长基金和首长批条经费,机动资金使用要明确、细化支出项目,加强财务监督等。

你们报道的那个一次能喝15碗茶的胶南小伙现在怎么样了?连日来,本报报道的胶南大场镇营南头村25岁“怪人”赵鹏成了市民追问的热点,记者再次找到他,却得知,他正陷入“与众不同”的苦恼里:“我一天能吃掉10公斤黄瓜、喜欢生吞小蝌蚪、枕着石头睡觉,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天下午4时许,记者在城阳棘洪滩街道一家汽车制动器厂见到了25岁的赵鹏。记者从赵鹏身上看不出任何与常人不同的地方,瘦瘦的身材,一说话脸上就挂着微笑。记者看到赵鹏宿舍的床上摆了一堆黄瓜,足有10公斤。“今天,我给你来个现场演示。”赵鹏说,他从小喜欢生吃蔬菜,尤其喜欢吃黄瓜,到亲戚家串门时,只要看见黄瓜就吃个精光,为此亲戚们常取笑他。

赵鹏说,他一天不吃黄瓜,记忆力就不好,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忘记。吃的越多,记忆力就越好。“现在黄瓜一块多一斤,我每月的工资只有1500多元,不允许我每天吃大量的黄瓜,我不抽烟不喝酒,省下的钱都买黄瓜吃了。”“我吃黄瓜不但多而且快,今天咱就做个实验吧。”记者开始计时,赵鹏坐到床边,一边吃称好的3公斤黄瓜一边与记者交谈。“这是我刚买的黄瓜,因为天气冷现在黄瓜比较凉,一般人连续吃这么多,胃肯定受不了。”不到半个小时,记者面前就摆了一堆黄瓜蒂,记者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30根。

“连续吃这么多黄瓜,你一点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吗?”记者问,“我可以拿黄瓜当饭吃,吃多的时候肚子感觉有些胀,就像喝水多了的感觉,去趟厕所就没事了。”接下来的晚饭,记者看到,赵鹏连吃了4个馒头和一份菜。

晚7时许,稍作休息的赵鹏又拿出了准备好的黄瓜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在随后的三个多小时里,赵鹏将剩下的7公斤多黄瓜全部“消灭”,看得记者目瞪口呆。“如果不是每天要工作的话,我可以不断地吃,吃掉50斤应该没问题,有机会可以向大家验证一下。”

“我还有其他‘怪病’呢!”赵鹏说,“我不喜欢吃鱼,但吃鱼后眼睛特别亮,晚上也能看清东西,而且吃鱼的时候从来都是不吐鱼刺。现在还不是时候,夏天你来的时候,我还可以给你表演生吃蝌蚪呢。”

赵鹏告诉记者,如今他成了家里的怪人,亲戚朋友对他的做法很不理解,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正常人,不希望别人拿我当怪人看,希望有人能给我解开这个谜。”如果你知道谜底,请拨早报热线82888000与我们联系。(记者王涛摄影报道)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城阳人民医院的有关专家,医院内科李主任告诉记者,赵鹏的情况有些特别,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他的胃比较特殊,消化比较好,也可能是患有某种疾病,她建议赵鹏到相关医院检查一下。李主任说,现在许多人为食量达到某种纪录而多饮多食,普通人切勿盲目模仿,一般人胃的容量是有限的,消化需要一定的时间,盲目暴食会有生命危险。

本报北京3月5日电本报记者潘圆“‘十一五’规划纲要(草案)最明显的特点是从计划到规划的转变。规划不是像过去那样靠指令性指标,靠分钱、分物、分项目实施的老式计划,而是通过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机制来提升经济。”两会召开之际,作为“十一五”规划专家委员会的副主任,吴敬琏委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吴敬琏委员介绍,从去年10月25日成立专家委员会至今,共进行了4次论证,每次2~4天。“每次来自各方面的专家都非常认真负责地提出建设性意见,有些批评意见还很尖锐。对于一些重点项目,有关专家一项一项地谈,修改意见提得很细。”

“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规划的主要作用是什么?特别是在刚刚把市场经济的框架建立起来的情况下,该怎样实施规划?这对政府部门来说,是一个新问题。比如说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中,政府不应当用指令性指标干预企业生产什么、生产多少、往哪里投资、产品卖给谁、用什么价钱卖等微观决策;但在市场经济体制框架刚刚建立起来的情况下,政府还得对某些微观经济活动进行控制。这就有个尺度的问题。多了,就回到计划经济体制了;少了,又会出现混乱。纲要(草案)在这方面作了很好的探索。”

纲要(草案)一个重要探索是将指标分成预期性指标和约束性指标两类。预期性指标,是预计和期望达到的指标,主要通过引导市场主体的行为来实现。约束性指标,是必须实现的目标,主要通过依法加强管理和提供服务来实现。“在22个主要指标中,只有8个约束性指标。这一划分是否恰当,要在今后的实践中总结经验,加以调整。”吴敬琏说,他个人认为,最好把5年转移4500万农业劳动力也定为约束性指标。

“农村剩余劳动力的问题是新农村建设非常重要的内容。”吴敬琏说,我国的农业人口占全部人口的50%以上,农村人口太多,每个人占有的土地太少,这是解决三农问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大难题。虽然财政上要向农村倾斜,城市也应当扶助农村。这个问题不解决,不把相当一部分农村富余劳动力转到城市的非农产业中就业,单靠财政的力量、城市的支持,想使我国的农民富起来,恐怕难以实现。”

“还有一个需要继续探索的问题,是约束性指标如何落实。”吴敬琏指出,“比如说纲要(草案)提出了‘十一五’期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降低20%左右、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10%等目标,我估计大多数人会赞同这个指标,但这个指标怎么起作用,怎么把实现这个指标的责任落实到各地区、各部门,还需要摸索。”

3月6日15时-16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副主任朱之鑫在人民大会堂一楼新闻发布厅就“十一五”规划纲要答中外记者问:

[朱之鑫]对于房地产的问题或者说是住房制度问题,第一要看到一个变化,第二要看到一个结果。变化是什么?就是我们已经从原来的福利性分房变化为货币性分配。结果是什么?1978年,我国城市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只有6.7平方米,农村住房面积是8.1平方米。到2005年底,城市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已超过25平方米,农村住房面积达到了29.7平方米。要看到这种变化。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切实看到整个房地产业存在的问题,也是群众非常不满意的地方,这就是房价涨得过快。另外,有些地方的房地产市场还比较混乱。党中央、国务院非常重视房地产发展中的问题,在去年的3月和5月,分别下达了具体通知。据国家统计局调查,去年上半年,35个大中城市房屋价格上涨9.7%,下半年涨幅为7.2%,特别是下半年的涨幅平均为0.6%,比2004年涨幅要低很多,应该看到这个问题是在逐步解决的过程中。

今年1月5号凌晨,吴江市某镇的一户农户家中发生了一起火灾,身患脑癌、卧病在床的户主邹某被烧死。当时,许多人都认为火灾是因为电热毯引起的。然而,案情突然出现了新的变化。

经过公安、消防等部门的现场勘查和鉴定,邹某在被火焚烧之前已经死亡。一桩看似简单的火灾事故变得扑朔迷离。

据调查,当天凌晨3点半左右,邹某家突然飘出一股浓浓的烟味。邹某的妻子立刻喊来离她家只有几十米远的亲戚邹晓梅帮忙。当时,邹晓梅正好一觉醒来,听到邹某妻子急促的喊声感到非常惊讶,于是她赶紧穿好衣服想出去问个究竟。刚走出家门她就闻到了一股烟味,继而又发现邹某房间内弥漫着烟火,于是俩人赶紧冲入屋内迅速用水桶将邹某床上的大火浇灭。大火扑灭以后,她们发现了躺在病床上的邹某已经死亡,尸体也被严重焚烧,邹晓梅和邹某妻子两人泣不成声。待双方情绪稍微稳定以后,邹晓梅问邹某妻子:火是怎么引起的?邹某妻子回答说,是电热毯上引起的。邹晓梅又问邹某妻子:邹某的床上有没有铺电热毯?邹某妻子告诉说:铺的。于是,邹晓梅对邹某被电热毯烧死的说法没有多加怀疑。

天亮了,邹某被电热毯烧死的消息很快传开了,邹的家人及亲戚朋友纷纷前来奔丧,其中包括邹某的儿子、舅舅。在为死者邹某料理后事的过程中,当邹某的舅舅得知是因为电热毯的原因引起火灾时,有点法律意识的他立即提出向厂家索赔的事宜。因为索赔需要证据,包括公安部门的鉴定意见等等。于是,邹某的舅舅催促邹某的儿子向公安部门报警,同时再到购买的商店和法律部门去咨询一下如何进行赔偿的相关问题。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