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将于今日揭晓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20:58:53

许多美国人和老华侨感叹:现在有很多中国人真的很有钱。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不说别的,仅在那些民营企业家中,百万富翁不算少数。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满足在中国的发展,要走出来,找机会寻求更大的发展。当然,也有一些民营企业家担心自己的资产在国内不保险,想方设法把一些资产转移到美国。买房置地、送孩子留学,自然是他们进入美国社会的第一步。

许多有钱的中国人,在美国不仅往房要豪华,开车也很讲派头:奔驰、宝马、林肯……当地媒体称这些年轻人为“大陆阔少”。

也有一些中国人,大概是钱来的太容易,花起来一点都不心痛。如果你到拉斯韦加斯,在那光怪陆离的夜晚,人头攒动,举目望去,黑头发黑眼睛占了一半。不能说他们都是炎黄子孙,但中国人至少占有相当一部分。旅游观光,小试手气,或许能说得过去,可据说“有些大陆来的人每次赌注上百万,输赢乃兵家常事。”一位当地华人说:“澳门回归后,中国政府对从内地去那里豪赌的人控制得比较有效,所以他们就跑到了美国。”拉斯韦加斯张开双臂,赌场老板乐得咧开了嘴,还采取了种种鼓励措施。

另一位华人告诉记者,他最近捡了一个大便宜,花20多万买了一套价值30多万美元的房子。问他哪来这么好的运气。他说原房主为一中国内地来的“阔佬”。3年前刚到美国以100多万美元买了一套豪宅,不到一年,这位老兄到拉斯韦加斯赌输了钱,只好贱买了房子,买了幢30多万的。如今他输得又顶不住了,20多万就把房给卖了。更有意思的是,所有卖房事宜由地产公司办妥,让房主来签字,他仍在赌场,叫不回来,真是执迷不悟。其实,那些拿钱不当钱的人,在美国的华人中占的比例并不大,但影响极坏。

这些人中除了一些民营企业家外,有的是把在中国国内的非法所得转移到了美国。有些国内不法之徒,为了使自己有条后路,早早以投资移民等方式把老婆和孩子先弄到了美国,再把资金转移过去,而自己留在国内继续“钻营”。风声稍有不对,他们便迅速溜之大吉,逃到美国。

某省烟草专卖局长蒋某就是一个例子。不久前,蒋某因经济问题被群众举报,引起纪检部门的注意,于是在4月间匆忙由上海飞到美国。到美国安定之后,他才向国内发辞职报告。而蒋某的妻子女儿早已定居美国,此间报纸对此进行了报道。当地许多华人对居住在此的“孤儿寡母”富裕家庭往往投去怀疑目光。

许多人都很纳闷,国家外汇管理那么严格,记者来美国时携带公款外汇超过4000美元都要外汇管理局批准;因私出国人员,最多只能兑换2000美元;而进入美国,超过1万美元也必须向海关申报。那么在美国进行现金交易、赌博动不动就是上百万美元的人,他们的钱是怎么流到美国的呢?

一位了解内幕的老华侨告诉记者,有些美元根本就不用从中国汇出。据他所知,有些人与美国企业做生意或采购设置,出手相当大方,这是因为个人能从中得到高额回扣。这些回扣一般不会汇回中国,而是由美方把它直接存入美国银行,或转换成房子等不动产。有的还以把自己的子女安排到美国来读书等作为交易。另外在出口环节中,由于中国近年来为鼓励出口,采取出口退税政策,一些人趁机大肆压低出口商品价格,或者采取合同发票金额低于实际交易额的做法,一方面换取国家退税,另一方面使应收外汇资金减少,将多余部分留存境外。

一位做房地产的小姐说,其实从中国直接进来资金也并不难。比如在美国用现金购置房产,从美国方面来说,根本没有什么限制,甚至是欢迎的。如果需要贷款或分期付款,有些美国房地产公司倒是要问你收入来源。从海关带美元进入,通常一次不超过10万美元,申报后也都畅通无阻。至于从中国出关,许多人的路子很多。比如从深圳到香港,有免检直通车,你带多少钱出境都没有人知道。资金从香港进入美国易如反掌。

凡此种种,办法多而又多。许多美国友人和爱国华人感叹:中国为了吸引外资不遗余力,给外商那么多的优惠,只可惜这个口袋进,那个口袋出,实在令人痛惜。

中新网8月26日电商务部外贸司司长鲁建华、欧盟贸易救济司司长维尼格等中欧双方官员25日在京就中国大量纺织品积压欧盟25国港口的紧迫问题与中国商务部进行了5个多小时的技术性谈判。

据了解,当天谈判的内容集中于对中国纺织品在欧盟卡关情况做出一致评估,并未就解决方案达成协议。今日,双方将在商务部就相关问题继续磋商。

据商务部新闻办公室介绍,中方对当前部分纺织品在欧盟出现压港现象表示关切,欧方表示压港问题不符合欧盟贸易商和消费者的利益,双方就寻求这一问题的有效解决办法进行了认真的磋商。

据了解,中欧纺织品谅解备忘录签署后,中国纺织品出口形势明显好转,6月份当月对欧出口达到21亿美元,同比增长85%,扭转了今年4、5月份因美、欧相继对中国出口设限导致中国纺织品出口增幅大幅下滑的势头。但由于管理空档期内双方企业抢出口和抢占进口数量等原因,造成部分纺织品在欧出现压港现象。目前中欧双方有关部门正抓紧时间,积极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

房间的一面墙是整块的大玻璃,房间内坐着穿着暴露的女子,前来接受服务的客人可以隔着玻璃观看,随意挑选,看中哪个就直接指出来带走……这是一种名为“玻璃点钟”的色情服务,这些玻璃房子多数设在洗浴中心、按摩院等娱乐场所内。

前段时间长春警方开始严厉打击“玻璃点钟”色情服务,于是有的色情场所重新进行装修,拆除玻璃,封闭房间,客人来了由服务生直接领到房间内选择中意的“小姐”。近日记者对长春市安达街上某洗浴休闲宫进行暗访发现,该休闲宫就变“玻璃点钟”为“当面点钟”,而且推出了“全新服务”,“小姐”全身赤裸为客人洗澡,该休闲宫这种服务还为客人开具发票。

在该休闲宫门前,有几个服务生在招揽着客人,记者询问有什么服务时,一位服务生故作神秘地说:“大哥,我们家什么服务都有,只要你能想得出来的。”另外一位嘴快的服务生凑过来说道:“我们这有盐奶浴、冰火两重天等最新服务,还有好多没起名的,我们家按摩师‘手法’绝对好,你试试就知道了。”

这时有一位“熟客”来了,一位服务生在旁边说:“大哥不信你问这位哥,他常来知道,我们这服务好,最主要的是绝对安全!”这位“熟客”说道:“这儿不错的,你是第一次来吧,玩过之后你肯定还想来。”服务员表示,在这里消费,所有的服务包括找小姐都可以开发票,到这儿来的客人中很多都是开发票回去报销……

在服务生的引导下,记者顺着狭窄的楼梯走到二楼,楼梯上不时有穿着暴露的女子做着充满诱惑的动作。二楼是一条带拐角的小走廊,走廊一侧是一间间紧闭的小门,在走廊第一个拐角处有一个房间门是半开的。

那个“熟客”拉开房间门,在里面扫视了一圈:“9号上钟哪?怎么没在?”借此机会记者也凑上前去,这间小屋不大,房间左右摆放着两张长条沙发,在沙发上坐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看到有人都把目光盯了过来:“大哥,你看我咋样,就点我的钟吧!”

二楼的服务生走上来对“熟客”说:“大哥,9号还有20多分钟就下钟了,你看是等一会儿还是先选别人?”“熟客”表示要等一会。记者也表示没有满意的要等一等。

在等候过程中,记者与二楼的服务生聊了起来,这位服务生一边说一边向记者描述当时的场景:“当时我家光这个店就有20多小姐,这里就是大的玻璃房子,里面灯光很亮,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客人来了从外面就可以直接选满意的,选到了服务生就叫相应号码。前一个多月听老板说不允许了,就重新装修了。”

过了一会儿,“熟客”点的“9号”回来了,记者假意选了一个“按摩师”。服务生告诉记者,这个“小姐”只做按摩不做“大活”,如果想玩好还是找别人。在他的推荐下,记者又选了一位,这名“按摩师”出来之后就往记者身上贴,记者表示要先洗澡,她便挽着记者手臂下到了一楼。

“你们家都有哪些服务啊?”在下楼过程中,记者询问这位“按摩师”。她说:“我先给大哥您服务,所有服务都行,之后随便大哥你了。”

在一楼的一个角落里是一间不大的浴室,浴室里面用布帘分隔成两个空间,里面摆着浴床,墙上是淋浴设施。这个“按摩师”很快脱光了本就不多的衣物,走近记者就要脱记者衣服,一边嘴里说着:“你赶紧把衣服都脱了啊,要不咋给你洗澡啊!”

见此情景,记者称不洗了,转身即走。在浴室内另外一个空间的布帘后,记者发现,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正在往一个趴在浴床上同样全身赤裸的男子身上涂抹牛奶。(辛言)

32个重点城市今年1-6月份批准预(销)售的商品住房数据显示,16个城市的120平方米以上大户型住房超过50%,而16个城市80平方米以下中小户型住房不到10%。尽管没有亲临现场,但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托人代言的发言稿,依然引起昨日“首届中国房地产业分析和预测高峰论坛”与会者的强烈反响。

刘志峰在发言稿称,住房供应结构不合理、浪费土地资源、扭曲住房需求、抬高商品住房平均价格,不利于解决普通居民家庭的住房问题。数据显示,有9个城市的120平方米以上大户型住房超过60%。其中,某城市超过180平方米的商品住房接近50%。以沈阳的一份调查为例,套型面积60平方米以下的住房需求16%,市场供应2.6%;60~100平方米的住房需求61%,市场供应24%;150平方米以上的住房需求比例仅2%,市场供应比例却高达35%。

刘志峰表示,必须加强规划和土地的引导和调控作用,着力增加中低价位、中小户型普通商品住房和经济适用房供应。“一方面,要抓紧对居民住房需求状况的调查,深入进行市场供求关系分析,强化市场需求对住房供应结构的引导作用。”各地要通过需求调查,引导开发企业调整供应结构。

刘志峰强调,各地要尽快公布今明两年普通商品住房和经济适用房建设规模。“对普通商品房供应,要落实国务院关于将规划设计条件、住房销售价位、套型面积等作为土地出让前置条件的有关规定,建立起中低价位、中小套型住房供应的保障机制。”

刘志峰提到,房地产市场发展的地区性差异明显,各地调控效果不尽相同。总的来看,市场规模较大的东部沿海城市,特别是原先供求矛盾较为突出的长三角地区反应较为明显,投资和房价增幅回落;中西部地区市场较为平稳。

刘志峰提醒道,尽管市场调控取得了一些效果,但当前房地产市场存在的问题依然十分突出,除上述住房供应结构性问题外还包括:部分地区房地产投资增幅仍然较大;房地产价格还处于高位;住房保障制度建设相对滞后;囤积土地、圈占土地现象没有消除;一些地方对中央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认识不统一,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贯彻落实各项调控措施不够有力。

像传奇,更像孽缘,同居20年,昔日的恩爱夫妻竟然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妹妹如今不愿再提起这段令她“恶心”的往事,执意要与哥哥离婚。而哥哥因为年事已大,不愿与妹妹离婚,两人如今僵持着,维系着这令人尴尬的关系。

昨日,记者专程赶到南充市嘉陵区河西乡采访侯莲(化名)和林瑞富(化名),“我不想再谈这个事情了,我准备离开这里不再回来了”,侯莲在电话里对风尘仆仆的记者说。在记者的再三劝说下,侯莲才答应见面,但拒绝采访,“我们只是聊天。”下午5时许,在南充市花市街的路边上,记者见到了一脸憔悴的侯莲,她今年35岁,现在上海一家工厂做染纱工。

“我太累了”,侯莲接着说,她和丈夫林瑞富是1985年在外公外婆的安排下结婚的,“当时我并不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侯莲说这话时表情复杂,那年她才15岁。

她的母亲张琼芬(化名)当年与林建国(化名)结婚并生下了林瑞富,因为林建国当时的家庭背景不好,经常挨批斗,张琼芬实在受不了就于1968年改嫁到了重庆永川,林瑞富那时已经10岁了。1970年,改嫁后的张琼芬在重庆生下了侯莲。

1985年,15岁的她被外公外婆许配给了当时27岁的林瑞富,年幼的侯莲并不知道结婚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也没有去办过结婚手续,她只知道从此要跟一个自己喊哥哥的人共同生活了。

1987年,她与丈夫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儿子一出生眼睛就有点毛病,我以为是自己没休息好造成的”,侯莲皱着眉头说,现在才知道是近亲结婚酿成的悲剧。1989年,他们又生下了第二个孩子,是个健康的女孩。

1989年,母亲张琼芬从重庆到南充看望外孙,侯莲从母亲与丈夫的父亲林建国的交谈中,第一次得知自己与丈夫竟是同母异父的兄妹!“但是当时自己也不太懂,何况又有了一对儿女,只想着把儿女盘大”。侯莲说她跟丈夫根本谈不上爱情,只是在一起过日子罢了。

2001年,侯莲随村里的姐妹一起去上海打工,在外面见了一些世面后,这个从没上过学的女人,开始意识到这桩姻缘的愚昧,但一想到两个儿女,她还是忍了。2001年,侯莲回家探亲时,跟丈夫发生了口角,感到跟丈夫无法沟通的侯莲一气之下第二天就返回了上海。2004年4月,侯莲正式向丈夫提出了离婚。

“以前是我的哥哥,现在是我丈夫,我想起就觉得恶心”,侯莲说她只想尽快结束这段“孽缘”。从2004年4月起,侯莲就一直在处理离婚的事情,可是由于没有扯结婚证,这桩特殊的“离婚”一直搁浅。

她说,村上很多人都反对她跟林瑞富离婚,认为她是因为在外面认识了不三不四的男人变了心。前几天她带律师一起找林瑞富,村民们认为她带了“野男人”回家,“差点遭围起来脱不了身。”令侯莲痛心的是,儿女也不能理解她,跟着其他人一起恨她,到处说她的坏话。“如果他们能走出山村,出去见见世面,也许这个村一切都会改变”,侯莲说她和林瑞富都没上过一天学,也都不识字,走出山村才知道自己多么愚昧和落后。

两人真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吗?记者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了林瑞富的家中,在一简陋的瓦房里,记者见到了林瑞富的父亲林建国,他正在坝子里晾晒包谷。他一说到侯莲就来气,“她走了我们家里就林瑞富一个人做活路了”,说到侯莲和林瑞富的婚姻,林建国承认了他们俩确实是同母异父的兄妹,但他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又不是一个爹,姓都不一样,有啥子关系嘛?”并且认为这是“亲上加亲”,他很气愤侯莲的做法,“她倒是年轻哦,可以再嫁,林瑞富已经47岁了,不可能再结婚,以后老了怎么办?”林建国一口气说了一长串,显然被侯莲的做法激怒了。他认为是儿媳出去打了几年工,认识了其他男人才回来离婚的。

林瑞富由于出门打工了,记者未能见到他,倒是见到了他们的女儿林小玉(化名)。林小玉今年16岁了,上初二。她躲在家里,根本不想提父母的事。林建国说,小玉一提起父母离婚就要哭。“我不想他们离婚”,小玉埋着头摆弄着自己的裙角说,父母以前的感情还是不错的,而且自己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对于父母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小玉表示她知道这个事实,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观点竟与她爷爷一模一样,令记者非常惊讶!

村民们提起侯莲可以说是义愤填膺,“她就是出去认识了其他男人,挣了不干净的钱,回来就要离婚了”,村民们都同情林瑞富,说他家里很穷,上有老人下有小孩,侯莲这么做实在“没良心”。记者所接触的十几个村民不约而同地认为侯莲和林瑞富算不上近亲,“一个姓侯,一个姓林,又不是一个老汉”,“就算是近亲,那他们生的两个娃娃为啥子都是健康的呢?”侯莲的离婚请求在他们看来是一个托词。

为了彻底弄清事实,记者来到了河西乡民政所。民政所的所长刘德强告诉记者,前不久,侯莲曾经到乡民政所反映过她与丈夫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妹的情况,乡政府得知后,立即查找了所有的结婚登记档案,“但并没有找到侯莲和林瑞富的结婚档案。”

刘德强说:“从法律角度来讲,两人的婚姻是无效的”,但两人同居20多年,并有了一对儿女,客观上已构成了事实婚姻。

河西乡的党委书记姚春很无奈地告诉记者,在他们当地有种很奇怪的现象,家里都是女的出去打工,男的在家务农。女的如果提出离婚会被认为是伤风败俗,而男的提出离婚却很正常。

侯莲最后强忍着泪水对记者说,她回来这么多天就是想彻底了结这个事,现在看来不可能有结果了。上法院的话她必须提供能证明他们是亲兄妹的材料,她说她母亲在重庆,年纪也大了,而且一身都是病,让她到南充来是不现实的,如果去做DNA检测的话她也无法负担这笔昂贵的费用。

她决定过几天就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回来了。记者问她有没有考虑过儿女,她把头扭到一边说,她会关心他们的,会给女儿学费和生活费,“我并没有认识其他男人,我现在只想得到心灵上的解脱”,说完这话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根据我国《婚姻法》规定,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是禁止结婚的,而侯莲和林瑞富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妹,属于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按照法律规定是不能结婚的,应视为无效婚姻。

作为医生,不提倡三代以内的血亲结婚。同母异父的侯莲和林瑞富有着一半的血缘关系,类似于亲兄妹了,他们产生下一代的发生畸形的风险非常高,从现实看来,他们的子女都比较正常,但可能有隐性遗传性疾病,如果他们的子女再产生下一代,遗传性疾病的发生几率会更高。

近亲结婚不仅违背法律,而且对人口质量有一个很大的负面影响。村民们认为近亲结婚是亲上加亲,这是愚昧的说法,应当在当地加强计划生育知识的普及。本报记者刘昕摄影李祥云

如今,到美国来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偌大一个洛杉矶,无论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中国人,而且新面孔以从中国内地来的居多。百年来,中国人到美国多数是为了“淘金”,许多人辛辛苦苦挣了一些血汗钱在美国舍不得花,有的寄给中国亲人,有的回国发展。

虽然现在中国已经开始富裕起来,但按两国的平均收入和物价水平来说,在美国挣钱到中国花更为合算。然而奇怪的是,现在来美国的许多中国人,却是从中国带来大把钞票到美国花。

在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航空港洛杉矶机场,往返中美之间的飞机最为繁忙。一批接一批的旅游团到美国后,不担心吃不好、玩不好,怕手里有钱买不到合适的东西。他们出手大方,令许多美国人另眼相看。源源不断的留学生,再也不是20年前那种囊中羞涩、手里攥着几十美金不敢花的寒酸样了。一位南加州大学新来的留学生告诉记者,他们现在来美国,不论有没有奖学金,口袋里都少不了几千美金。很多留学生读书根本不靠奖学金,家里出得起。在学费很高的名牌大学斯坦福,记者碰到的中国留学生不少,许多都是自费的。当问起他们经济上是不是有压力时,他们的回答充满了自信。

那些来美国上中学的小留学生更是全部自费,吃的、住的、用的,加上学费,哪项花费都不是个小数目。中国人投在美国学校的钱就像打开闸门的水,源源不断。据统计,每年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就为美国带来数亿美元的收入。

一个时期以来,洛杉矶等美国西海岸许多地方的房价一涨再涨,但始终供不应求,这与不断来这里的中国人的大量需求不无关系。哪里有房子卖,哪儿就有一大帮人跑去看,其中多为人们的同胞。这些人来到美国,不仅要挑好房子,还要挑好学区。可是好学区里的好房子价钱都特别贵。然而,这些人根本不在乎。说实在的,许多中国人兜里揣着钱想到美国来“开洋荤”、“发洋财”。可是,现在美国本国人就业都很难,做生意丁是丁,卯是卯。一个外国人刚到美国语言不通,法规行情又不太懂,买股票美国股市现在是持续“走熊”,银行存款利息又低,所以很多人把钱投向房地产。更重要的是,在美国用现金买房置地不用查看你的收入来源,也不在乎你有没有美国身份。在这种情况下,来美国的中国人,有多少钱也敢往里砸。看看那些漂亮的豪宅,有的价值百万、数百万美元,许多人一次性出手,现金交易,使那些只能靠30年贷款,甚至要付出一辈子心血的美国邻居都看傻了眼。

一次,记者到一位美国朋友家做客。他把一件在他看来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告诉了记者。他隔壁那套刚刚装修好、比他家房子大出很多的豪宅已经有了新主人,使他没有想到的是,主人竟是一对来自中国的年轻夫妇。

许多美国人和老华侨感叹:现在有很多中国人真的很有钱。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不说别的,仅在那些民营企业家中,百万富翁不算少数。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满足在中国的发展,要走出来,找机会寻求更大的发展。当然,也有一些民营企业家担心自己的资产在国内不保险,想方设法把一些资产转移到美国。买房置地、送孩子留学,自然是他们进入美国社会的第一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