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下新高 升值速度可能加快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08:30:09

时报讯(记者高江虹通讯员陈笑尘)继6月22日的公判会之后,昨日在佛山市政法委的组织下,佛山中院会同禅城区法院对一批涉毒案件和严重刑事犯罪分子进行一审和终审宣判,禅城公安局对一批涉毒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公开批捕。其中,两年前曾轰动佛山的吸毒弑母故意杀人犯高为华及毒贩庄锦平、陈志强、抢劫犯余建江等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现年35岁的罪犯高为华,佛山市禅城人。1990年高中毕业后先在佛山市祖庙派出所做民警,因打架被开除后一直打临时工,1994年开始吸食毒品,1997年被送强制戒毒,之后仍有复吸行为,2003年6月15日因吸毒被决定送强制戒毒,但因期间流行非典而暂缓执行,其母廖某遂来到其住处监督其戒毒。

当年6月28日中午,高为华在自己的房间偷偷注射了“白粉”,廖发现后遂开始骂他。高为华感到非常生气,从房间里的衣柜下拿出一个铁锤,走到廖前面,向她的头顶打去。廖叫了一声,高为华继续用铁锤打了几下,致廖倒地不动。因为害怕母亲醒后还要骂他,高又冲到阳台拿来一把菜刀割廖的喉咙,割了三四下,竟将廖的头割了下来。接着,他写了一张便条称其因吸毒后“变态”和“变性”杀死了母亲。随即其从廖的身上搜出300元,拿去吸毒了。

据悉,在审理过程中,罪犯的亲属曾分别上书法庭,称被告人固然有罪,但罪魁祸首是毒品。被告人染上毒瘾后,虽经多次戒毒,但极难戒除,致其毒瘾成性,发作时常可导致神经组织的病理性改变,作出异常的偏激行为。被害人亲属(亦即罪犯的亲属,包括罪犯的父亲、兄长、妻子、姨舅等人)均表示可以原谅罪犯的行为,其家庭已失去一位亲人,不愿失去另一位亲人,希望法庭给罪犯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他本人在犯罪后也有悔罪表现。

但法院认为,罪犯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其作案手段凶残,子杀母亲,应予严惩,故判处其死刑。

“全都坐下,不许动!”昨日凌晨2时许,柳州市城中公安分局的民警分组冲进辖区内的4个娱乐场所包厢内,喝令110名青年男女原地坐下。此时,他们当中不少正在吸食“K”粉、“摇头丸”的年轻人,才从云里雾里中惊醒。

凌晨2时25分,行动正式开始。13名民警开着两辆警车直扑解放路某娱乐场所。进入场所后,民警分成两组,奔向两包厢。在其中一包厢内,10余名青年男女子正在包厢内喝酒唱歌。看见突如其来的民警,他们表现出一脸的“无辜”,还不时冒出几句怪话:“难道唱歌也要检查?”几分钟后,民警在他们所坐的沙发缝里搜出了五六袋装有“K”粉的塑料袋,里面还残留有白色粉末。这时,这伙人才闭上了嘴。2时45分,“摸哨”的民警又反馈:“罗池路东门宾馆二楼的某娱乐场所中,有人在服用‘K粉。”民警将刚查获的10余名青年男女带回派出所,便调转车头,赶到该娱乐场所。民警刚走进大厅,就听见从包厢中传出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推开包厢门,几名赤膊男子伴着强劲的音乐跳得如痴如醉,在民警的呵斥下才匆忙穿起各自的T恤。

3名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子慌忙用手挡住扫向自己的镜头。两名男青年大汗淋漓,如同刚刚用水洗过头发,眼神呆滞。不足15平方米的房间内,汗味、酒味、脂粉味混杂,令人透不过气来。包房茶几上、地上、沙发夹缝中都有白色粉末残留痕迹,玻璃盘中摆有一根明显用于吸食K粉的吸管,盘中遗留有少量白色粉末。民警还从其中一男子黑色包中搜出一把管制刀具。

在另一个包厢里,两名女青年已经神志不清地趴在沙发上,民警在桌子下发现8个装“K”粉的塑料袋。就在民警对包厢内的6名男女进行例行检查时,其中一名男子小声地问他身边的另一男子:“头还晕吗?赶快多喝点水。”在最后一个包厢内,检查的情况与前两个包厢相同,9男4女放着激烈的音乐,疯狂地摇晃着。民警在包厢内的电视机柜前,竟然发现了一整包“K”粉被丢弃在地上,桌子下还有两个装“K”粉塑料袋。当这些青年男女被带回派出所做例行检查时,两名男子已经无法行走,完全靠搀扶着离开包厢。

据了解,在昨天行动中,民警对城中辖区内的4间娱乐场所进行了清查,查获少量毒品牞共有110名涉嫌吸食毒品的男女被带回派出所接受检查。经过尿液检测,证实其中的51人吸食“K”粉和“摇头丸”。

1999年产业结构调整的时候,翁先生感觉自己所处的轻工行业已经属于“日落”行业,被调整只是个时间的问题,同时上海正在向金融、服务等行业转变。他本身对于国外餐饮连锁业非常感兴趣,经过全面分析后认为中餐的连锁业也大有可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他毅然放弃了专车接送、高薪酬的经理职务,一头扎进了创业者的大海中。

在创业项目选择上,翁先生大动了一番脑筋。既没有资金也没有经验的背景,迫使他只能寻找比较冷门的项目,“别人都不愿意做的项目或者还没有涉足的项目,面临的竞争非常少,也更加有利于企业在初期迅速飞快成长起来”。

从餐饮业入手,从小的餐饮店入手,“小产品可以带动大连锁,更加有发展前途”。经大量的调查、考证后,翁先生圈定了馄饨项目,之后他深入到“前线”偷师学艺。

为了掌握整套生产工艺,翁先生连续几天平均工作16个小时,“我简直到了屁股一沾上凳子就想睡觉的地步”。这天,实在撑不住的他跟同事打了声招呼打算回家休息,但困极了的他竟然在自行车上打起瞌睡来了。

突然,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将他从车上的睡梦中惊醒,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正处在马路正中央非常危险,意识到如果再这样继续骑下去必然出车祸。索性把自行车往路边一躺,自己干脆席地睡了起来。

要知道,当时他的位置离家的距离其实只有几百米而已。睡在大街上的他引来了联防队员的怀疑和盘查,误把他当作外地来的盲流,要他出示身份证……。

“当时就是少吃,少睡,多做”,在这样信念的支撑下,翁先生终于开起了他的第一家馄饨专卖店。

经过5-7年的发展,企业进入了一个良好的循环,但同时外面的诱惑也越来越多,比如投资其他自己不熟悉的项目、各种外部资金的引诱、竞争对手快速发展等。为此,翁先生提出了———“苗苗论”和“马拉松论”。

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就像一颗“小苗苗”,需要精心呵护,每一步都要相当小心,否则就会把"小苗苗"扼杀在萌芽阶段。“小苗苗”不能对它拔苗助长,必须精心呵护,顺应小苗苗的发展规律。

在发展的关键阶段,翁先生没有把大量的资金使用在管理上,“创建一个成熟、完整的管理体制可能需要几十万元,甚至是上百万元,可是一个企业最良好的发展形势是管理与企业发展速度相适应或者管理稍微领先企业的发展速度,这样可以发挥出企业管理的效率才最高,把有限的资金用到关键部分去”。

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也像在进行激烈的“马拉松”跑,当竞争对手突然发力加快奔跑速度向前发展的时候,要坚持住自己惯有的奔跑节奏,合理分配跨出的每一步和发展的每一个阶段。

从目前来看,翁先生的连锁经营发展可能算不上迅速,但是他特别提到了要靠自身的赢利来发展壮大,“在我看来,连锁经营也不能盲目发展,其实企业发展的质比量更加重要,如此才能使企业更加健康稳定地发展”。

翁先生的连锁经营对盈利控制得相当严格,“我们一般要求每家店每个月的赢利应该在5千元以上,如果每月的盈利只能维持在2千元以下我们就会建议其另外选择店址经营。保证每家店在一年内回收成本,让越来越多经营者看到加盟的利润空间”。

对于人才,翁先生也有他独特的见解。“我们公司里的扫地、擦桌子的清洁工,我就认为他是个有文化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有社会责任感和职业精神,对于他的工作,他都能一丝不苟地顺利完成”。

翁先生认为,人才不仅仅是只有知识而已,有知识也并不一定有文化,人才是一个整体的概括,包括社会责任感、敬业精神等的道德品质。对于没有很高的文化但是具有良好的道德品质的员工,翁先生也会对他赞赏有加。

如今,翁先生的中式餐饮连锁经营虽然开展得有声有色,正在茁壮成长,但是他还是眉头紧锁,提到了人才问题。一个企业在发展的各个环节中,最重要和最关键的是人才。

翁先生说他自己非常渴求人才,已经不是饥渴而是到了饥饿的地步。凭翁先生现在的经济实力,完全有实力请得起一个年薪几十万元的人才,但是他觉得这不仅仅只是一个请不请得起的问题,而是请来的人才对企业文化认同感的问题。

请来的人才用不用得好、留不留得住等都需要营造一个企业文化来支撑,否则一切都是空谈。目前,翁先生正在努力营造一个适合人才发展的企业文化。

翁先生表示,创业是件美好的事情,无论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亦或者在不久的将来,创业带给他的只有快乐。

在翁先生的眼里,他在创业道路上几乎没有碰到什么难题,也没有什么起起伏伏,以快乐的心态对待一切困难,“在我的创业路上最困难就是创业初期,但那也算不了困难。就是我在创业时忙得我缺乏睡眠,感觉非常非常累,从来没有感觉到过的那种累,但是我的心永远是快乐的,我是一个快乐的创业者。”

翁先生替自己定了两个目标:一是近年将连锁经营店在全国范围内开到1000家,同时涉足中高档的餐厅、饭店;二是做世界连锁品牌在中国的总代理,不局限于餐饮业。因为连锁餐饮业对于翁先生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了。

从2001年以来的5年间,殷永纯的名字意味着纯洁、激情、高尚……作为一名北大法律系毕业的高才生,他不畏艰难,来到安徽农村从事乡村教育的义举,试图探索中国贫困地区农村教育新模式的壮志,打动了众多媒体,也通过媒体打动了诸多读者。

5年后的今天,一直守望在边远农村的殷永纯,因为被举报猥亵男童,让人们开始了对他的重新审视。

今年4月的一天,安徽省涡阳县警方突然来到了高公镇吕湖村。这里是殷永纯担任校长的复新学校所在地。

警方对今年刚满14岁的初二男生小Z(化名)进行了调查询问,小Z证实了此前该校数位老师的举报:去年10月的一天,殷永纯到小Z家家访后,趁晚间与小Z同睡之机,多次玩弄小Z的生殖器,并将熟睡中的小Z弄醒……小Z还向警方证实,有五六位同学私下里议论时都承认,在殷老师家访住在家中时,都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这些同学的共同看法是:殷老师平时对学生不错,但就是这种行为令人讨厌,“有点变态”。

同为初二的男生小M在接受律师和记者的调查时更是直截了当地说:“平时,殷老师对学生非常好,但我认为他是伪装的、隐蔽的,这样的人根本不能当老师。”小M说,殷永纯去年在他家中,曾在夜间两次玩弄他的生殖器,有一次长达四五分钟,让他感觉非常疼。

与该校300多名学生几年来对殷校长普遍的崇拜和欣赏相比(许多学生在作文中表达对年轻的殷校长的敬意和喜爱),这一小群学生对殷老师的议论,反差很大。

有学生把这些情况告诉了他们的老师。最初,老师们是怀疑的,但孩子们真诚的话语又让他们不得不相信。几个老师决定,把事情向殷永纯挑明,让他设法用适当的方式安慰这些受伤害的学生,在事态没有扩大之前负他该负的责任,确保类似事情今后不再发生,最终内部解决此事。

老师们普遍的心态是,如果此事公开,受到最大影响的,肯定是这所农村学校,还有他们共同追求的人生目标。几年来殷永纯的坎坷和波折告诉他们,一旦殷永纯有什么“闪失”,未来的一切都会是一场空。

殷永纯2001年最初执教的地方是安徽省利辛县。在那里短短半年时间不到,殷永纯最初的合作者就撤资而走,殷永纯被逼无奈,带着5名合作者和十几名学生来到利辛县张村镇,另起炉灶办起了被媒体称为“国内第一所慈善学校”的新桥村复兴学校。可观的捐助支撑着纯洁的志愿者,支撑着贫困家庭孩子们的学习梦。但一年时间不到,因与另一名主要的合作人观念的冲突,殷永纯再次离开。

但作为那所学校标志人物和代言人的殷永纯的离开,导致了诸多恶果,其中最主要的是社会捐助和生源的枯竭,殷永纯走后不到一个学期,那所有着历史意义、曾得到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大力扶持的学校倒了。

从2002年6月到涡阳再一次白手起家办“复新学校”到现在,尽管条件艰苦,各方的捐助随着媒体报道的降温而减少,但学校的规模却一直在扩大,从最初的20多人,增加到现在的300多人。因媒体报道而出名的学校,还在不断地吸引着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从去年开始,他们在贵州农村办起了一所复新连锁学校,在当地又办起了一所分校,还开设了两个高中班。这些从全国各地追随殷永纯而来的年轻人,他们在这里任教除了每月200元的生活费,别无他求,只想在这里实现自己的理想。

可是,令这些年轻老师失望的是,殷永纯最初不承认孩子们说的是真的。后来警方开始介入,殷在学校的一次例会上说:大不了我为此坐牢,但学校还是要办下去。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对于办校理念和管理方式,老师们和殷永纯也有冲突与分歧。第一次在利辛县所办的复兴学校,对学生完全是免费的,但经过波折来到涡阳后办的复新学校,开始对学生收费,标准与其他农村学校并无不同。尽管这样的收费相对于学校的运转是杯水车薪,但这让一部分前来志愿奉献的老师不满意,认为学校不再具有慈善性质,甚至有人说被“蒙了”。

还有老师反映,学校尽管教师不多,但召开涉及学校发展的全体会议不多,学校的很多事情基本上都是殷永纯一人、或者少数两三个人说了算。学校发展和管理的各项规章制度基本为零,最敏感的财务问题和外部捐款的使用问题,一直缺少透明度。

几名失望的老师最终决定:向警方举报。尽管愿意在此待下去的老师们,态度还是犹豫的。

当人们还在担心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殷永纯的前途和复新学校的前途命运时,新的麻烦还在向这所年轻的、寄托着太多希望和梦想的学校涌来。

今年5月9日,在复新学校向涡阳县教育局多次申请办学资格未果之后,接到了该局送达的措辞强硬的《安全隐患整改通知书》。尽管复新学校所有的老师、家长和学生都承认学生们在这所学校里接受了与当地、也与中国其他地区农村孩子完全不同的、人文含量较高的新式教育时,却又不得不面对着国家对民间办学条件的硬性规定和经过3年努力也无法达标的现实。

在这份《整改通知书》中,县教育局首先定性学校为“擅自办学”,并列举了学校在安全方面的6个问题。要求立即停止使用学校教学楼,整改时间一个月,如拒不整改,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一名教师告诉记者,实际上《整改通知书》还遗漏了一项重要的事情:这里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没有从业资格证书,尽管学生们对老师很欣赏,这所学校的师生关系,也远不同于其他的农村学校。记者在学校现场看到,学校大门上空空荡荡的,连个校牌也没有。

与几年前十分乐意与新闻界接触的习惯不同,当“丑闻”传出后,殷永纯几天来一直刻意躲避记者的采访,手机总是接不通。只是面对举报人委托的律师的询问,他袒露了心迹:长期在边远的农村,缺少娱乐生活,这几年的路走得又十分不顺,让他很压抑,特别是女朋友告吹后,又给他增添了新的压抑。

6月24日下午,就在记者截稿之前,从复新学校传来最新消息,根据当天下午刚设立的学校理事会第一次会议的最新投票选举结果,学校现任的17名教师中有4人进入理事会,殷永纯没有进入,也就自动失去了参选校长的机会。因为新的学校理事会章程规定,只有理事会成员才能参选校长。这实际上意味着,殷永纯的校长职务已被罢免。该校一名新任的临时负责人随后向记者证实,殷永纯已离开复新学校,他不再属于复新学校。

记者随后拨打殷永纯的手机,殷本人也向记者证实,他将不再回到复新学校,目前正开始准备考研,寻求新的人生道路。

在上海一家基金会的帮助下,6月24日,复新学校成立了学校历史上的首个理事会。没有了名人效益,增加了理事会,这将会给这所公益学校带来什么新的变化?是否能通过县教育局的验收?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作者:记者黄勇

中新网6月26日电据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昨天谈二阶段“宪改”时声称,过去半世纪,一种虚幻、僵化的“大中国意识形态”严重混淆台湾“国家”的定位与认同,也一再延宕、阻碍了台湾民主“宪政”发展。

他认为,过去因为“大中国意识形态”,每次“修宪”都只能修一点枝节,现在他希望以“主权属于台湾人民”的这个新“主权”论述,取代以往“大中国”的“主权”概念,让未来“宪改”工程更顺利。

陈水扁过去谈及二阶段“宪改”,多次表示他不会碰触现阶段社会还没有共识的敏感“统独”问题,而他昨天以“主权”观点出发,强调“宪改”工程的主轴是要破除“大中国”意识,引发关注。

他声称,他有信心一定能在2008年卸任前,为台湾催生一部合身、合时、合用的新“宪法”。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