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市场趋向 最受关注的六款时尚手机导购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5:39:09

庞德明:能源、发动机、塑料、医疗是我们的支柱业务,新商业机会则包括水处理、安防、风能发电以及金融服务等方面。此外,作为奥运会顶级赞助商,GE将全力支持北京2008年奥运会。

庞德明:那是一份价值4.5亿美元的合同,主要内容是向中国铁道部提供300辆6000匹马力的机车,第一辆机车将在2007年交付使用。

庞德明:在中国,有将近1200个GE发动机用在550架飞机上,有100来架飞机是通过GE金融部门租赁运行的。中国航空市场有巨大潜力,我们会在这个领域保持持续投入。

庞德明:一个多月前,GE消费者金融集团投资了深圳发展银行,共同开拓零售业务,投资总额是1亿美元。

记者:为什么没选择一家规模更大的商业银行?进入中国金融市场,GE会选择更大规模的参股甚至控股吗?

庞德明:深发展和GE在车贷、信用卡等零售领域有共同的目标。至于扩大规模,我相信在进入中国金融市场的过程中,学习这个过程将非常重要,GE现在首先要在“小的领域下注”,这样今后才会更加自信。

庞德明:我们将从明年开始持续塑造GE的品牌,首先是打造奥运形象。此外,我们在美国制定的“绿色创想计划”明年会在中国全面推出。

庞德明:我将在中国的地区市场上投入更多精力,中国太大了,除了北京、上海等核心城市外,其他那些地区市场其实同样能带来重要的业务增长机会。

中新网12月9日电据中国法院网报道,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监管部发审委工作处助理调研员王小石涉嫌受贿一案,12月9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王小石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二万元。与王小石一同受审的另一名被告人林碧,犯公司人员受贿罪和介绍贿赂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万元。

今年44岁的王小石,捕前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监管部发审委工作处助理调研员,从1996年到2000年,王小石先后在中国证监会发行部审核处等部门工作,2000年10月被调到深圳股票交易所参与创业板块的筹备工作,2003年4月又回到证监会机关工作。与王小石同案受审的另一名被告人林碧,是北京华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2001年6月至2002年底曾在东北证券投资银行管理总部在福建临时设立的办事处工作,负责福建市场工作。

2002年3月至9月间,王小石利用担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监管部发审委工作处助理调研员的便利条件,通过时任东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人员的林碧介绍,接受福建凤竹纺织(资讯行情论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请托,通过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其他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凤竹公司在申请首次发行股票的过程中谋取不正当利益。为此,王小石收受请托人通过林碧给予的贿赂款人民币72.6万元。

其间,林碧利用在东北证券公司工作的职务便利,在参与东北证券公司承销凤竹公司首次发行股票业务的过程中,收取凤竹公司给予的贿赂款人民币67.4万元。另外还查明,2002年3、4月间,林碧利用在东北证券公司工作的职务便利,在东北证券公司承销甘肃亚盛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业务,由林碧协助沟通与深交所审核人员关系的过程中,向亚盛公司索取贿赂款人民币31.8万元,非法占有。

一中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王小石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通过他人给予的贿赂款人民币72.6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被告人林碧身为东北证券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为与东北证券公司签订承销协议的企业谋取利益的过程中,向企业索要、收受贿赂款人民币99.2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公司人员受贿罪。被告人林碧在凤竹公司申请上市过程中,帮助凤竹公司向王小石介绍贿赂,情节严重,其行为又已构成介绍贿赂罪,应与其所犯公司人员受贿罪并罚。(王文波)

晨报讯昨天,保监会公布了《养老保险管理办法(草案)》,除了再次强调“企业年金不得承诺保底”之外,草案还对险种缴费、理赔、罚则进行了很多细化的规定。

养老保险草案特别规定,投保人购买个人养老保险,如趸缴保险费超过当地上一年度年社会平均工资的6倍或者期缴年保险费总额超过当地上一年度年社会平均工资的50%时,保险人应当对投保人进行必要的财务核保。

根据上海统计局的数据,2004年上海职工平均工资为24398元。新规实行后,一次性缴纳养老险超过146388元,或者期缴每月保费超过1017元,均需通过严格审查。沪上两家保险公司人士告诉笔者,所谓财务核保就是审查收入证明、财务状况等信息。他们表示,高收入人群如果参照平均工资进行审查,似乎有些过于严格。

养老保险草案对最高赔付额度也作出细化规定:个人养老保险的身故保险金、全残保险金应当以保单现金价值为基准,最高不超过保单现金价值的110%。不过,保监会并没有明确指出,目前已有险种的赔付承诺如果与110%上限相背离,是否也要进行相应调整。

此外,草案还规定,个人养老保险产品可以不提供净死亡风险保障。如果提供,净死亡风险保额不超过保单现金价值的10%。保险业内人士表示,这表明了保监会的态度,即养老险必须以生存保障为基础,死亡保障的方面不能喧宾夺主。

对于职业道德欠佳的保险代理人,养老保险草案特别规定了惩罚措施:人寿保险公司、养老保险公司及其工作人员隐瞒与合同有关的重要情况,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委托人、受益人,拒不履行合同约定的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保险监管部门对人寿保险公司、养老保险公司处以5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罚款。

目前,养老保险草案还有十几天征求意见的时间,正式颁布时可能会有微调。

晨报讯(记者韩娜)昨天,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参加“首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时驳斥了主流知识分子误导中国改革的观点。他说:“有些人说中国主流经济学家误导了中国改革,扰乱了市场化的方向,造成了各种灾难,我有异议,我认为这个判断根本上说和基本上说都是不对的。”

他认为,体制转变过程中消除各种障碍的关键是政府转变职能。现在体制上还存在一些问题。吴敬琏对于中国的科技进步不够快的问题同样用“体制问题”进行了解释。他认为科学研究和行政化、官本位是不能共存的,但是我国现在的科学研究行政化和官本位倾向愈演愈烈,变成了华山一条道。有人一再批评研究人员追求官职,说到底是因为官本位的体制,光是动员科学家不要去追求官位,但是体制上确实要有官位才有实惠。

昨天,出席论坛的卫生部部长高强指出,我国的卫生事业还存在着运行机制有偏差等问题,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还比较突出。为此,有关部门将建立适应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和群众承受能力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限制公立医院盲目创收,切断医护人员收入与医疗收费的联系。

高强说,公立医院基本上靠医疗服务收费来维持运行和发展,导致医疗机构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现象严重,公益性质淡漠,不正之风不能从根本上纠正,加重了群众的医疗负担。政府将加大投入,重点支持公共卫生、农村卫生和社区卫生,满足低收入人群的基本医疗需求。

此外,昨天,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所长文兼武在论坛上透露,“全面小康科学指标体系”有望在明年出台,该体系涉及6个方面25个监测指标。现在这个指标体系还属于内部试点阶段。

早在今年5月,定居于日本东京的美国著名未来学家劳伦斯·托布就大胆预测说,在未来10-15年内,东亚将形成一个类似于欧盟的政治经济联盟———一个“儒家联盟”。到2020年左右,这个东亚联盟将超过欧盟和以美国为首的“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集团,而其核心将是中国。

这一切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当然更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我们也不应忘记联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标记。如今,地区经济越来越息息相关,地区各国有必要整合经济以增加在国际贸易舞台上的实力,建造一个坚强的共同体。

其实,这种类似于“东亚共同体”的概念,早在1990年就由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提出,只是一直推而未动,主要的阻力来自于美国,声称受到了“歧视”和“排挤”。

一晃15年过去了。如今,这种构想终于初具规模———就是首届“东亚峰会”即将于12月14日在马来西亚召开。据说,马哈蒂尔颇感欣慰,但是对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受邀参加却颇有微言。他说,“他们(澳大利亚、新西兰)是欧洲人,不是亚洲人”。

“直到此刻,人们才发现东亚世界内部激涌着的自主意志,已经不可阻挡”。韩国学者白永瑞甚至认为,现在开始出现建立统一的“东亚史”的呼声,它希望超越单纯以民族国家为单位、国别史的历史叙述方式,而将东亚作为一个内部相关的历史单位来看待。

据悉,首届东亚峰会确定为“10+6”格局,有16个国家的领导人与会,包括东盟10国、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据统计,参加本届峰会的16个国家的人口总数达30亿,约占世界总人口的一半,国内生产总值也超过8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远超欧元区,在市场规模、资金能力等方面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和合作空间。

然而,一切事物的发展绝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往往是曲折向前。东亚峰会也不例外,就在离大会召开还有数日之际,人们发现它正在承受一种“争吵”,更准确地说是大国之间或明或暗地正在展开一场“博弈”。

在目前情况下,日本方面希望一切照常,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但那是不可能的

众所周知,中日两国是东亚地区的核心大国,对于东亚共同体建构的重要性犹如欧盟一体化进程中的“法德轴心”。然而,不幸的是,两国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却处于“政治的寒冬”。

12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鉴于目前的气氛和条件,第七次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将推迟至“适当时候”举行。韩国外交部也表示,三方峰会不在今年的会议日程中。这意味着今年中日韩三方峰会被取消已成为定局。

对此,小泉指责中韩的目的是要削弱日本的影响力,并呼吁不应该把他参拜靖国神社当作外交牌,借参拜问题大做文章。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姚文礼认为,日本政府对待历史的态度是造成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推迟的最主要原因,“在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东亚地区本来就已经比较落后,这势必会继续影响日本与邻国的关系以及东亚地区的合作”。

日本《东京新闻》12月1日也发表题为《中国对日中首脑会晤说“不”》的文章指出,11月中旬在韩国釜山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非正式领导人会议上,共有21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出席,但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其他20位领导人的镜头,而没有让小泉露面。与此类似,该报还认为,“相信日本在东亚峰会上的领导力也将被大大削弱。”

事实上,温家宝总理1日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指出,中日关系正处在一个困难的时期,造成这一局面的责任不在中方。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崔天凯日前也指出:“在目前情况下,日本方面希望一切照常,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是自欺欺人的,是不可能的。”

无可否认,中日关系已经恶化到了非要进行修补的程度。人们很难想像中日关系会在短期内得到改善。中韩与日本的领导人在首届东亚峰会上就“擦肩而过”、“相见而不相会”,人们很难相信这会是一次圆满的会议,这也为本届峰会提前蒙上了阴影。

对于中国方面要求推迟中日韩首脑会晤的决定,日本政府的解读是:中国在与日本争夺在东亚一体化过程中的主导权。日本有媒体分析认为,“中国此番言行本身就可能是主导权之争中运用的一项战术”,对于日本来说,若与同样占据东亚地区核心的中韩之间无法开展首脑间的交流,“必定会让东盟各国质疑日本是否具备担当地区领头羊的能力”。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张琏瑰教授对本报记者指出,“这只能说是日本在争夺主导权,而中国一直支持东盟扮演核心角色”。张同时指出,“在东亚一体化过程中对主导权展开竞争的只可能是日本、中国和东盟,别的成员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和决心”。

事实上,在围绕如何构建旨在未来实现地区一体化的东亚共同体,中国的态度是支持两个主导:第一是支持东盟在东亚合作中的主导作用;第二是坚持以“10+3”框架主导东亚合作。而为了削弱中国的影响力,日本则力推将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拉进来,“双方之间迄今为止一直上演着拉锯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吴怀中博士也认为,东盟深知自己实力与中日相比悬殊,要在今后的“东亚峰会”中掌握主导权绝非易事,因此对扩大“东亚峰会”成员一事总体来说也持肯定态度。首届东盟峰会将参加国扩展到16个国家,这表明最后日本的意见得到了考虑。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预定在东亚峰会上由16国首脑联名签署的《吉隆坡宣言》草案的起草工作目前陷入僵局。据会议相关人员透露,问题的分歧在于,日本在草案中提到“构筑未来的东亚共同体”,并要求将16国组成的共同体写入草案。而中国则表示,“共同体要以东盟+3(日中韩)为核心”,要求草案中避免提及共同体。

对此,张琏瑰教授认为,“如果中日不能就此达成协议,那么首届东亚峰会就将无果而终”。

不过,新加坡著名学者冯增虹则认为,“事实上,日本无法主导东亚一体化进程”。他还就此开出了“药方”:“学习骑上巨龙与大象,同时,掌握山姆大叔”。其中,巨龙是中国、大象是印度,至于山姆大叔,自然是美国,显然“这剂药方,日本不在里头”。

引人注目的是,这次峰会美国并没有获准参加,有媒体称这可谓是一次地道的“东亚人”的盛会。

日前出版的美国《新闻周刊》,刊登了该刊国际版编辑法瑞·扎卡里亚的一篇文章,对即将举行的东亚峰会发出了感叹。在他看来,这届峰会不单是东亚国家的聚会,而是亚太地区所有主要国家的大团聚,因为它甚至还包容了印度、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但也有一个例外———美国。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王义桅副教授对本报指出,“这似乎并不是美国希望看到的局面。美国在东亚的存在是历史形成的,它总是担心被排除在东亚之外”。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马哈蒂尔所设想的东亚经济集团就只包括东盟以及日本、中国和韩国,将美国排除在外。美国当时就表示难以接受,它引起了美国丧失东亚主导地位的危机感。让布什政府最为担心的是:中国会利用这一峰会,让美国参加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形同虚设,然后把美国从这个地区排除出去。

早在去年12月,东亚峰会刚刚敲定的时候,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负责人米歇尔·雷斯就在东京发表演讲,对东亚峰会表示“忧虑”。雷斯指出,“美国在东亚拥有权益”,亚洲目前正在推进“构筑一个试图将美国排除在外进行对话的机构,以及新的合作(框架)”,东亚峰会“便是这样的构想之一”,其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美国媒体也分外关注即将举行的东亚峰会,《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称,长期以来,没有美国参加的组织会倾向于反对美国,例如“中国主控”的上海合作组织,由中俄和四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组成,该组织要求美军撤出中亚,害得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急忙跑到吉尔吉斯斯坦去,试图保住美国对中亚基地的使用权。

对此,张琏瑰教授指出,“美国没有获邀参加,理由很简单,美国不是东亚国家。”同时,东盟对希望加入峰会的国家提出的条件中规定,“与会国必须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而美国一直拒绝签署该条约。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在接受美国《时代》周刊访问时也指出,东亚峰会“不是亚洲人对抗白人。谁都知道,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跟美国关系密切,人们不必担心东亚峰会会成为反对美国的集团”。他同时指出,参与峰会的国家认为本地区的经济将不断取得增长,而中、印的崛起将给本区域带来繁荣。

本届东亚峰会可能只会就建立东亚共同体的战略理念进行讨论,不大可能取得什么具体的成果

关于首届东亚峰会,一般评论都认为具有开拓意义,有人甚至还预测,这次峰会将为最终形成一个永久性的东亚共同体铺平道路———将形成亚洲版的欧洲联盟。

对此,新加坡外交部长杨荣文表示:“这是一个重要事件。它涵盖了半个世界,而且是迄今为止发展速度最快的半个世界。两个文明古国(中国和印度)飞速复兴,我们在今后数十年内如何改变地区结构将是十分重要的。”

事实上,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各地区都在加紧区域一体化建设,以增强在国际上的发言权。尤其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东亚区域内的经济联系不断增强,区域内合作的内在需求也在不断增长。

在另一方面,东亚国家长期受儒家文化和中华文明的影响,相似颇多,往来密切,地缘上有天然的亲切,多数国家遇到的问题有很多相近之处,经济互补性很强。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说:“只有合作,亚洲才能缩小发展鸿沟;只有合作,亚洲才能兼容并蓄,共进共荣;只有合作,亚洲才能实现真正的崛起和振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