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亲两党称陈水扁元旦讲话严重伤害两岸关系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8:45:18

体育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爱福克斯公司之所以此前同中国足协的谈判高度保密,是缘于企业的性质目前不完全被中国的传统电信行业一致认可。事实上,宽带网络电话最大的障碍就是电信原有利益体系。其低廉的价格竞争力让他们感受到了威胁。而近年来,宽带网络通信却一直游走于电信运营商的垄断规则边缘。

宽带网络电话一个基本的特征是,利用互联网利用互联网以及宽带技术的快速发展,把传统电话公司按照距离和时间收费的经营模式颠倒过来,为用户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不受限的高质量免费电话呼叫。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用户有较好的条件上网。

据了解,宽带网络电话在国外自2003年8月推向市场以来,宽带网络电话软件用户数量接近1亿,这一数字目前每天以15万的速度递增,已成为当今互联网电话领域的趋势。宽带电话基于IP技术,以宽带传输网络和IP终端为载体,融合了语音和数据的新型电信服务平台。从长远来看,这种技术提供的语音服务必然会代替基于现有电信网络的语音服务。

该人士还对体育透露,爱福克斯在此次同中国足协的的谈判中之所以主动提出延长赞助年限,正是考虑到中国传统通信市场对网络电话的排斥的现实情况而作出的长期考虑,而足球正是最为合适的传播载体。

据业界人士表示,2003年2月信息产业部发布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中规定“由电话网络和IP网络共同提供的Phone-Phone以及PC-Phone的电话业务”属于第一类基础电信业务,尽管对此仍存在一定争议,但是2004年信产部紧急叫停几家宽带电话业务似乎说明了政府对宽带电话的监管态度。因此,目前在我国属于合法的宽带电话形式只有PC-to-PC,服务商主要是腾讯、MSN、TOM在线和263等即时通讯服务商,而爱福克斯(Iphox)的宽带网络电话模式在我国还处于“试验阶段”,大规模的商用还存在着政策壁垒。

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网民的数量已达到1亿300万,2005年使用PC-to-PC语音通话(主要为宽带电话)的用户已经达到2900万。未来凭借低廉价格,网络电话服务在中国电信长途电话市场将占据主导地位,尤其是在国际长途方面。

对于新兴的宽带网络电话通信公司爱福克斯来说,目前的最大对手是卢森堡的Skype公司和美国的Vonage公司。援引业内人士的话称,总部设在卢森堡的Skype公司,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网络语音通讯公司。用户可以通过下载该公司的技术软件,拨打免费网络电话。据目前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用户在5200万左右。随着其相关收费业务的推出,网络电话的商业价值正日益显现。引起了包括传媒大亨默多克新闻集团在内的许多公司都与Skype进行过有关并购事宜的商谈。

导读:华为曾经同样承受着来自“文化理解”方面的窘迫。在国际化进程中政府角色的日益淡化,正是华为日益成熟和迈向国际型企业的标志。华为发言人傅军透露,自1998年以来,华为在3G研发上的费用已经总共投入了7.25亿美元。一个舍得投入、敢于投资新技术研发的公司给欧洲一流的电信运营商留下了深刻印象。

2月号美国《红鲱鱼》杂志记述了这家电信设备商的故事,原题China'sTelcoTitanGrows,中国电信巨人的成长。译文忠实于原作,某些文字代表了部分西方媒体的立场,请读者阅读时注意甄别。

华为作为中国领先的网络电讯设备供应商,同这个国家的经济一样在高速增长,也是中国的缩影。

这家公司和国家的相像之处表现在,在全球竞争格局中低廉的价格同为杀手锏。同时,充足的人才储备使得一切皆有可能,投入研发矢志超越模仿的格局。就像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能源摩擦,华为与思科在数据产品市场争夺激烈。

美国人看待华为,就如同看待中国一样,仍然存在曲解。华为被认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羽翼,帮助某些国家升级武库(科技注:源自华尔街日报2003年的报道,华为否认了有关该公司违反联合国武器禁运规定向伊拉克出售设备以助其改进防空雷达。);或者被看作是电信生态系统中的掠食者,“偷窃”他人的技术以赢取合同。

与产业观察家、华为的国际客户、以及华盛顿的防务智库交流后,得到的是关于华为另外一种企业形象的描述,美国国防情报研究和分析中心(DefenseGroup,Inc.)主任JamesMulvenon说,“我住在华盛顿,这里有相当比例的人对这些东方面孔感到新奇而陌生。华为并不是一场战争的前沿。”如果非要形容人民解放军,只能说,“它是这个全球化公司的特殊主顾。”

不仅是数据通信设备,在光网络和NGN市场,华为与思科和Juniper展开竞争。值得注意的是,华为开始与爱立信和诺基亚分享无线市场,重新构建这一领域的格局。而在巴塞罗那的3GSM大会,华为是750位参展商之一,坐拥数项行业创新。

华为发言人傅军指出,在2005年,移动网络设备的收入占到公司总收入的一半。而在2004年,这一数字仅为28%。无线网络销售超过了光网络和固话。尽管市场份额不大,华为的无线业务增势良好。

2005年,新建的移动网络数量首次显现颓势。华为拿下19个网络订单,老牌的诺基亚和爱立信分别为22个和25个;

而在GSM网络市场,华为以13个订单无可争议的坐上头把交椅,爱立信9个,诺基亚5个。

从中也可以看出,GSM已经成为全球移动通信事实上的标准,CDMA仅在美国有所作为。

不过,由于华为一贯的低价策略,2004年,在全球争夺通信基础架构总开支中,华为仅获得了1.85%。这个数字在2005年第3季度是1.76%。

华为的无线业务在发展中国家市场已经占有绝对优势,但是合同价值并不大。

“诺基亚已经证明,在较小市场的成功积累可以壮大自己。”IPValue管理顾问公司CEOVincentPluvinage指出,“诺基亚在第三世界市场的战略多年效仿摩托罗拉。在多哥和喀麦隆,双方的竞争已经刺刀见红。诺基亚的努力获得了回报,逐渐取得了较大的市场份额,并且终于在更大的市场击败了摩托罗拉。在这些小型市场的反复较量中,可以积累经验,获益匪浅。”

尽管华为尚未担负起颠覆者的这一角色,但它已经建立起3G研发能力。2004年,荷兰移动运营商Telfort选择华为作为其单一的WCDMA网络供应商。至此,华为已经提供了18个商用WCDMA网络。

2005年11月,华为又成为沃达丰全球WCDMA设备供应商,这也是中国企业第一次获得世界最大3G移动运营商授予的这项资格。华为发言人傅军透露,自1998年以来公司在3G研发的投入已经达到7.25亿美元。

市场调研公司InformaTelecomsandMedia分析师GavinPatterson认为,WCDMA/GSM网络在欧洲已经覆盖6.95亿人口,对华为而言,意味着这里已经没有太大的市场空间。运营商在至少5年前牌照发放之时就已经确定了设备供应商,变更设备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使在新兴市场,华为仍缺乏一场重大的胜利。HeavyReading分析师PatrickDonegan乐观指出:“这仅仅是个时间问题”。

在世界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有超过3.9亿移动电话用户,3G牌照很可能于今年上半年发放,这对华为是个巨大的利好消息。BDA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TedDean说:“在中国的2G网络时代,华为也并非是先行者。但是它18,000名工程师中有三分之一在进行3G研发,华为在本土有能力在所有的3G标准,包括TD-SCDMA赢得大单。

“此外,华为在HSDPA以及WiMAX这些新技术领域也不甘示弱,在下一轮网络建设中已经发动了漂亮的闪击。”GavinPatterson讲道。

华为CEO任正非和其他6个伙伴在1988年创立了这家公司,最初只能从香港倒手做电话交换机的生意。10年后,无线网络产品在国内销售不利迫使它把目光放眼海外。那时中国的电信运营商开始在全国铺设GSM网络,华为发现自己并不能进入那些富庶的沿海省份市场,只得在相对贫瘠的内陆市场耕耘,它的竞争者中兴通讯也大致如此。华为副总裁李斌(音)回忆道:“1998,1999和2000年在为生存而战,我们在WCDMA的研发上投入大量经费,但在同期GSM市场颗粒无收。”

2001年,华为决定剥离了网络能源业务,进一步突出核心业务,其电气部门(科技注:即安圣电气)以7.5亿美元售予爱默生。同年公司海外销售额为2.44亿美元,占销售总额的11%;2004年为22.8亿美元,占55.8亿美元销售总额的41%。

“华为富于侵略性”,HeavyReading的Donegan评价道。“客户经常被问及,‘你们现在的供应商提供什么产品?我们的价格可以便宜30%!’”

华为也获得了良好的信贷支持,先后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获取了6亿美元贷款用于扩展海外业务,从中国发展银行获得了100亿美元授信额度。

华为在去年晋级国际级选手,47.5亿美元的海外销售占当年82亿美元销售总额的58%,海外销售一年间增长了108%。

2005年4月,华为成为英国电信8家优先供货商之一,在2009年以前承担这家老牌电信运营商总价值18亿美元的“21世纪网络”(21stCenturyNetwork)项目提供语音、数据、IP网络等下一代网络的升级工作。

竞争是激烈的,总共有50家设备供应商投标。华为赢得了两项合同:在接入域,同富士通主要负责连接英国电信的现有网络和21世纪网络;在传输域,与Ciena负责供应转换核心节点和接入节点间信号的光电子设备。英国电信首席技术官MattBross评价道:“我们在每个领域选择的合作伙伴都是世界一流的。”

华为的竞争也不局限于价格层面。“在马来西亚、荷兰,和其他国际上的3G项目,我们赢得了投标并且价格并非最低。”华为高级副总裁邓涛如是说。

市场研究公司LehmanBrothers亚洲电信总监AlanHellawell指出:“显然,华为跻身世界一流供应商意义重大,这表明它具有雄厚的的财力,而无需为定价的争议费过多口舌进行辩解。”

美国市场对于华为而言一直是项空白。华为在达拉斯的全资子公司FutureWei一直为品牌和人员的问题所困扰。它的新美国身份得不到认可,再有公司无力留住美国本地的雇员。

2003年,思科向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华为这家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非法盗用思科的操作软件,而华为坚称核心IP代码基于自主研发。

在这桩官司鏖战正酣之际,3Com加入进来与华为建合资企业,在企业网络设备领域展开合作。3Com前首席执行官BruceClaflin说:“这起案件引燃了烟,虽然并未酿成火势,你需要知道烟从何而来。让我们来看清楚,大多数美国人都认定思科是对的而华为是错的——因为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去接受这种误导。”

案件以和解告终。“其间我们没有一件产品停止装船,没有一块钱停止交易”,BruceClaflin如是说。(原注:这位CEO于1月11日宣布退休,以上报道经他同意引用自3Com公司“ballooninglosses”。)

思科亚太区企业公司事务总监TerryAlbertstein没有对BruceClaflin的言论进行回应。他说:“作为对手与同行,思科尊重华为公司。我们在一些问题上已经达成一致。”

华为则亦未加述评。但英国电信似乎并不在乎这些怀疑和争论,MattBross指出:“我们需要这些最合适的产品,因为这符合标准,而不仅仅是一笔经济账。”

3Com在与华为合作前也对其做了一番考察,BruceClaflin颇有感触地说,“我们离开时印象深刻,华为的工程师都具有相当天赋,这家公司有我所见过的最好的研发组织。”

华为现代化的总部坐落在深圳之郊,这座城市毗邻香港,320英亩的园区为草地和热带植物所覆盖。整齐划一的建筑,宏大的展览场馆,一座网络中心则位于这座庞大庄园之巅,很像好莱坞版本的夏安山中的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NORAD)——这一切都给人以深刻印象。

高大的研发中心大楼则是这里的心脏地带,戒备森严。一些内部工作人员称这里“云集了数千兢兢业业的研发员工”。这里也同样是半数员工栖息的处所,许多研发人员抱着铺盖卷,在马拉松式的会议与工作间歇小憩。

华为37,000名雇员来自中国各地以及其他40多个国家和地区,18,000人从事研发工作。“研发人员的数量差不多相当于ATT贝尔实验室。”IPValue管理顾问公司CEOVincentPluvinage感叹道。

华为的研发支出与一些竞争对手相比相形见绌,如爱立信2004年在这方面的开销是29.5亿美元,而诺基亚则为46.5亿美元。但华为已经倾力而出,在2004年和2005年,14%的销售收入都被倾注到了研发上,而在1993年,这一数字还不到10%。

根据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统计,华为拥有超过8,000项的相关专利,居中国之冠。仅仅在2005年上半年,这家公司取得了1,231项专利,大约有800件已经在美国和欧洲注册。英国电信首席技术官MattBross说,“在我们选择华为的方案中拥有很多创新,而且我相信这会越来越多。”

BDA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TedDean颇赞同,同时他认为华为的产品线还没有与之完全匹配,公司近期将在3G和NGN领域从坚实的研发中受益。

美国国防组织公司的JamesMulvenon则表示了另外一种声音,他宣称中国的创新可能并不符合西方的资质,“但是华为能够在前沿技术有所创新,与价格和本土化服务结合起来所具有的杀伤力也令人印象深刻。”

华为面临的问题是成本控制。强大的竞争对手也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人才争夺战升级。华为不可避免的要提高研发成本来挽留研发人员,避免对手挖墙脚。

“很难想象他们这样大把的投入研发。”一位经常来华为的国外访客表示不解。在垄断的中国电信市场,关系往往比技术是更有效的敲门砖。

北京的态度向华为倾斜了么?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CNGI)在2005年12月选择了Juniper提供路由平台,这涉及5家中国电信运营商和CNGI核心网(CERNET2),这一结果令人感到惊讶。

“思科的中国业务并未显现颓势”,JamesMulvenon引证道,“部分中国的国家网络由思科构建。”

TedDean说,“有趣的是,在思科起诉华为的时候,北京并未出手相援。虽然幕后可能并不平静,但我确实没有听说思科因为在美国上演官司而在中国丢掉生意。”

西方媒体关于华为的描述极少忽略任正非,他曾是解放军军官,于1978年离开军队。是年邓小平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为中国带来了繁荣。

任正非格外低调,他不接受任何媒体的访谈,但这并没有遮掩华为优秀管理的美誉。“如果军旅的经历妨碍你成为一位CEO,那美国一半的CEO都没有这项职业资格。”3Com首席执行官BruceClaflin为之不平,“你为自己的国家服务难道有罪过么?”

JamesMulvenon怀疑华为与中国军方保持着紧密关系,就像五角大楼的研究机构和他们的武器供应商。他也认同华为所作的解释——在中国政府在1998年禁止军队从事商业活动后,先前来自军方的订单没有了保障。

华为的股权结构并不透明:这家公司为私人所有,80%的雇员分享全部的股份,任正非据说占不到2%。

在法庭上,华为至少要为潜在的客户为自己进行辩护,这些交易有高额的利润。JamesMulvenon讲道,“如果你比较华为的中英文说明手册,就会发现在英文版并没有提及它在缅甸、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朗的办事处,而且它的利比亚办事处就在的黎波里的中国大使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