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美黑帮头目被处死:狱警花11分钟才找到静脉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18:48:09

体育讯北京时间12月11日,太阳队在客场以91-101不敌快船,NBA目前最长的九连胜记录作古。

太阳强大的攻击力在最近两场不见踪影,昨天他们只得了85分创下赛季最低记录,今天他们几乎刷新这一记录,最后一节太阳队前13投仅1中,在9分多钟内竟然只得2分。如此失常的表现,很难以客场击败近部奇佳的快船。

快船四连胜。布兰德为快船拿下27分13个篮板和6次助攻,卡塞尔24分,卡曼12分10个篮板。快船的主力只得7分。

马里恩为太阳拿下20分,纳什16分11次助攻,科特-托马斯13分17个篮板。最后一节太阳队19投仅5中。

这是太平洋区榜首球队的交锋,此役过后,快船队14胜5负,独是太平洋区榜首,而太阳队13胜6负,屈居第二。

首节太阳还与快船大打对攻,有7人在第一节得分,本节21投14中拿下34分,快船也不示弱,首节23投13中,单节拿下37分,莫布里一人就得了14分。快船在首节就一度领先了9分,不过马里恩和琼斯连得5分后将差距缩小。

第二节还有6分54秒时,卡塞尔投篮中的后,快船还以45-41领先,此后太阳队打出13-2的攻击波,在本节还有2分44秒时以54-47反超。上半场结束时,太阳队以57-53领先。

快船队在第三节恢复状态,而太阳队却开始下滑。本节开始后不久,太阳队还以59-55领先,但快船队发动一波16-4的攻击波后,在本节还有5分07秒时以71-63超出,场上局势逆转,快船队此后占据了优势。布兰德本节6投5中,拿下了15分,快船在前三节过后以83-76领先。

太阳队在最后一节集体失常,本节前13投仅1中,快船也好不了多少,本节前13投2中。本节开始了9分25秒后,太阳队还只投中一球,只得2分。比赛还有2分35秒时,马里恩投中三分,这是太阳队本节第二次得分,在此前的近9分钟里,他们一分未得。比赛还有45.6秒时,纳什突破上篮得分后,将比分追成90-95。这是两队本节的最小差距,此后卡塞尔连续罚中4球,为快船锁定胜局。

还有三天,17岁的女孩张艳就能治愈出院,她的家人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刚进医院的时候,她的母亲杜传玲还忐忑不安——唯恐付不起住院费,主动找到护士长要求住在走廊里。因为高昂的医疗费,女儿的先天性心脏病已经耽误了十多年。

他们所在的医院是山东济宁市医学院附属医院(以下简称济医附院)。当张艳母女来到这家医院时,她们发现病房里挤满的都是像她们一样从安徽、河南、山西、黑龙江,甚至广东、青海等不远千里而来的病人和家属。

他们来到这里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这里的治病费用,比别的地方要低很多。济医附院是一家公立医院,最近对128种单病种实行了限价改革。与传统的按照项目收费的方式相比,这里的医疗费用平均降低1/3。

但有些时候,这家医院却左右为难。医院党委书记朱玉久坦言,限价前,病人怕多花钱,都急于出院;限价后,部分病人知道反正不多花钱而以各种理由不愿出院。

4岁那年,张艳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当时大夫就告诫说,心脏病年龄越大危险越大,应该立即手术,但那时,六七千元的医药费对于张艳一家根本无力负担。

眼看着小张艳一天天长大,身体却每况愈下。由于心脏供血不足,张艳经常感到心跳剧烈,每天必须靠药物来维持。以前唱歌很好听的小张艳,因胸闷、呼吸不畅,已经沙哑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有时晚上只能靠坐在床头睡觉。稍微剧烈的活动都可能使她晕倒。

两年前,张守余民办教师转正,收入提高到每年3000多元。为了不再耽误孩子的病情,杜传玲每次看到医院广告就记录在一个蓝皮本上,可当母亲和小张艳拿着辛辛苦苦积攒的8000元钱跑遍了蓝皮本上的十多个医院后,杜传玲一家又陷入了绝望——随着医药价格的高涨,心脏手术费用也攀升到3万到5万元不等。

“因为孩子的病,我已经七八年没有添过新衣裳了,他父亲也成了‘特困教师’。”一谈起这些年来的经历,杜传玲就忍不住落泪。当她得知,济医附院实行单病种限价,像女儿这样的病只需1万元时,杜传玲考虑再三。最终她拿出了家里几乎所有积蓄和从亲戚那里借来的1万元,希望能挽救女儿。

“心脏外科一共有111张床位,目前已经增加到150张。实行单病种限价以来,每天平均有20多个全国各地的患者来到医院,而每天医院最多只能做5例手术。”心脏外科主任徐向明告诉记者。

与如今的火爆场面相比,2004年之前心脏外科却是另一副景象。徐向明主任介绍说,当时,心脏外科的病床空置率能达到40%以上。2003年全年的手术量只相当于2005年的一个月。

“当时一个最简单的心脏手术,医院也要1.7万元的收费,这对于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济宁及周边居民,确实太高。甚至有的病人家属背着花生,一边陪病人看病,一边睡在马路上筹款。另一方面,医院病床闲置,医疗资源得不到完全发挥。”徐向明说。

2004年2月,徐向明首先向院长武广华提出了尝试单病种限价的想法以解决医患双方的供需矛盾。但由于当时对能否限制医药费用、医院收入是否会下降、医疗人员有无抵触等情况并无把握,院长武广华决定——只在心脏外科内部悄悄进行限价试点。

“没想到限价后的第一例心脏手术竟然就花超了。”徐向明回忆道。当时,徐向明与同事选取了房间膈缺损、室间膈缺损等几个单纯病种,并就每个病种近两年来30多个治疗病例逐一研究。在保障治疗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将多余的药物和检查剔除,制定出了一套包括所用药品、检查项目、住院天数、手术麻醉方式等详细的临床治疗方案。经过测算,他们将这几种病限价为1万元,超过的部分由科室承担。而此前的平均费用是17580元,降价幅度40%以上。

“第一例病人出院后一经测算,居然多花了3000多元。调查后才发现,治疗中本不需要的极化液竟给患者使用了近一个星期。”徐向明说。

在接下来的手术中徐向明发现,单纯在心脏外科实行限价并不能保证每一例手术都能得到有效控制。由于日常与心脏外科有业务联系的麻醉室、手术室和ICU等5个部门没有统一的限价意识,使得心脏外科30个病例有8个超过了标准。后来,在医院的支持下将5个部门进行捆绑、统一执行限价,才使得限价制度顺利进行。

虽然2004年上半年因限价试点心脏外科亏损30多万元,但经过完善限价方案后的下半年心脏外科就已经开始赢利。更为重要的是,限价病例中就医费用降低了40%以上。其中,药费平均由以前的1825元降到1015元,降幅为44%;手术材料费由平均7399元降到3815元,降幅为48%。

单病种限价,就是对医疗费用实行总量控制,首先设计某一个疾病的临床治疗方案,包括诊疗常规、手术方法、手术当中使用的材料、住院时间等细节,然后审计处、财务处再根据方案计算出来一个包含医院利润的价格。病人在手术之前就可对治疗中该做哪些检查、该用什么药物一目了然。

而目前,传统上的按项目收费的方式,患者按治疗费、医药费、手术费等各个项目累加付费,所发生的这些项目基本上由医院说了算。加之对行医规范缺乏有效监督,乱用药、用贵药和过度服务的随意现象无法控制。

由于单病种限价在心脏外科试点效果良好,2004年4月医院决定,全院19个科室正式对外首批推出69种单病种的限价服务。2005年,限价病种再次扩大到128种,占常见多发病的70%。

“单病种限价表面上看是价格的下降,其实质是医疗行为的规范。”济医附院院长武广华说。单病种限价是医院对患者的一种承诺,迫使医务人员提高业务水平和责任心。如果诊断失误,或者治疗质量不过关,势必要增加病人的住院天数,这几天的费用就是亏损。

一般来说,药费通常占到医院总收入的50%以上,如果药物的价格无法相应降低将直接吞噬单病种限价的成果。药品采购办公室主任张雁南介绍,济宁市医院药品招标采购的中标价一般要低于政府定价10%左右,而在济医附院有个特别的原则,采价应在一般医院中标价的基础上再下降5%-15%。对于每月使用数量最多的药品要在下次采购中再降低5%-15%。同时,药品采购办公室几乎每周都有专人监控药价的变动,一旦发现同一规格、价格更低的药,立即进行调整。

经过多个环节的压缩水分,在《药品价格表》上列举着几种价格的比对:氧氟沙星(0.2×100ml)政府定价8元,医院零售价只有4.6元;头孢曲松钠政府定价为10元,医院的售价为3.68元;能量合剂每支,济宁医院的中标成本价为47.2元,济医附院零售价仅为29.7元。

药品的超标使用一直是医疗价格虚高的主要原因之一,很多药品虽然售价低廉但却被医生打入冷宫。济医附院为此设立了药品的三线管理制度。即药品按照价格和疗效分成三个等级,普通医师均可使用第一线药品,二线药品只有主治医生及以上人员有权使用,较为昂贵的第三线药品只有得到副主任医师及以上人员的同意才能使用。在医院最近一周一次的内部检查中,神经外科的一位医生就因为越权用药被处罚了1300元;骨科的一位医生则被扣了2600多元,几乎相当于他一个月的收入。

“药品采购和使用的规范,不仅直接为限价改革提供了支持,整个医院的医疗成本也大幅下降。”陈玉芹告诉记者,一般来说,药品费用能占到大多数医院总收入的一半以上,而济医附院只占33.9%。这在整个山东省的医院当中是最低的。

单病种限价是借鉴国外的一种医疗付费方式。北京医科大学周子君教授说,在国外对病种实行限价是一种发展趋势。相比而言,在政府监管之下由按项目收费转变到按照病种收费,既能保证患者的利益,也能使医院有一定的利润空间,社会效益与经济收益可以实现相对的平衡。

我国部分省市的医院也曾就个别病种进行过试点。但在实施中往往会陷入到,医院担心亏损而把限价抬得过高,过高的限价又起不到降低医疗费的初衷。武广华说,曾经有一家医院将常见的单纯性阑尾炎作为单病种限价,奇怪的是在一年内医院竟然没有诊断出一例单纯性阑尾炎患者。

济医附院由于地处经济相对落后的济宁地区,病源较少。如心脏外科,能做得起心脏手术的都去了大城市的医院,当地大多数患者则因收费高昂而望而却步,所以济医附院改革的动力反而较大。这也是为试点从心脏外科兴起的原因之一。显然,济医附院的医疗管理水平、经济收益等各个环节都经受住了考验。

在2004-2005年10月期间,济医附院收治单病种限价病人4509人次,医疗费用平均降幅达33%,为患者节省费用累计达800多万元。与此同时,医院病源大幅增长。2005年1到9月比去年同期门诊量提升了14%,出院病人增长了25%,手术病人增加了34%。

“医院今年的利润率将比2004年提高2%。”院长武广华说,“以前做一个急性阑尾炎手术需要3000元,医药利润可能只有500元。但现在医院通过压低药品的进价、剔除多余的检查和药物,虽然患者只需付2200元,但医院的成本可能只有1500元。”

单病种限价在济医附院是一个成功的尝试。不过,在尚未正式出台的《关于深化城市医疗服务体制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7月份讨论稿中,对于降低医疗费用,提出要酝酿以“取消公立医院医疗机构药品收入加成,实行医疗机构按照实际进价零售药品”和“试点城市对所属公立医疗机构实行‘核定收支、以收抵支、超收上缴、差额补助’的运行机制,统一管理医院的资产和投入”的试点办法。

业界担心,取消医疗机构药品收入加成虽然可以降低医院的利润,但很难防止医院药品采购成本不上涨和医生因个人利益为患者开高价药的可能。同时,政府如对医院实行“超收上缴、差额补助”的运行机制确保非营利性,是否可能出现大量医院需要国家投资?医院是否会由于缺乏积极性而变得效率低下?

3G牌照尚未发放,朗讯、爱立信、西门子、摩托罗拉等跨国公司以及本土企业中兴、华为却已提前展开一场人才争夺战

除担心牌照外,通信企业在3G即将来临的前夜又添上一件心事!3G人才的缺乏让他们在3G网络还未铺设的前提下,已经提前开始了人才争夺战。

据了解,NEC通讯日前在北京组建的“中国3G移动终端研发中心”招聘人数达到70多人,招聘范围囊括移动平台开发、软硬件设计等10多个领域;西门子(中国)则在杭州建设西门子3G研发中心,作为第3代移动通信技术应用软件开发基地;前不久,北电网络也开始招募80名从事WCDMA、TD-SCDMA等3G设计师……

早在2002年10月就在杭州建立了3G研发中心的诺基亚,也在中国3G即将到来的瞬间,增大了3G人才的渴望。今年1月,该公司宣布,计划将杭州的3G研发中心人员从180名增加到400名;4月,又在成都签署协议建立第2个3G研发中心。

朗讯、爱立信、西门子、摩托罗拉等跨国公司以及本土企业中兴、华为也都相继成立了专门的3G研发中心,竞相招兵买马,3G人才一下子“洛阳纸贵”。

3G人才的缺口将达到50万人以上!这是咨询机构计世资讯在《3G人才市场研究报告》中透露的数据。

一边是企业对人才的渴求,一边是人才的紧缺,在这种供求矛盾的冲击下,企业招揽不到3G人才的苦恼随着3G工程大规模建设和应用步伐的加快而加深。

信产部人事司副司长焦桂芳认为,在2G通讯时代,许多大牌通讯设备厂商的研发工作都放在国外,仅在中国设制造工厂。而当前看好中国通讯市场潜力的公司纷纷在中国设立研发机构,许多原本设在北美和欧洲的职位被迁移到中国,其间存在的巨大人才缺口需要通过本地人才招聘填补。更为关键的是,3G要求研发与市场和产品的结合更紧密,企业在短时间内更难招聘到这样的人才。

“要求从传统电信到互联网的知识都懂,很难!所以电信缺这种人才。”北电网络的3G项目经理李书介绍说,这是一个双面的问题,一方面,3G发展的瓶颈就在于应用开发,如何开发出有经济效益的产品和用途,成了众运营商头疼的问题,瑞士的经验证明,欧洲的3G目前并没有取得很好的经济效益。

“显然,好的应用型人才是关键,有了人才就拿到了3G开发的金钥匙。”李书说,“在3G的第一阶段,以建立系统为主,这对有经验的工程师和营销人员的需求很大,在下一个阶段,即3G在手机终端的应用,将会要求更多样的人才。”

“我们中国3G研发中心现在不到70人,除了从国外带过来的团队,大部分都是中国本地员工。”NEC3G产品计划部有关人士介绍说,原来计划招聘70个岗位,并特地举办了一个大型3G人才招聘会,但结果却没有招满。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在中国成立3G研发中心的时间不长,而很多跨国公司都已经捷足先登,3G方面的人才已经做了分流;另一方面是既具有相关经验,又适合公司文化的人才相对较少。

在人才的争夺中,拥有海外留学经验或者工作经验的工程师,最受各大公司欢迎。

另一类受欢迎的是拥有综合素质的技术人员,一位3G领域的资深技术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以往的工作中,很多人只是停留在技术层面的开发,实际综合运用的研究相当少。3G与2G不同的就是电信与互联网的应用联结,此前,既懂互联网又掌握电信技术的人员并不多。

引起3G人才争夺战的起因缘于业界盛传的3G牌照即将在2006年发放!在这关键时刻,人才储备成为电信运营商以及通信企业的当务之急。

自2004年初至今,一些大型通信技术公司已经开始大规模向外招聘技术人员和营销人员。本刊记者在诺基亚网站上看到,该公司招聘北京、福州、广州、杭州、昆明、南昌、上海、郑州等地技术经理。而且,像这样类似的人才需求信息也出现在高通、爱立信和贝尔阿尔卡特的网页上。

除了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刊登招聘启事外,负责人事的企业负责人更多的是穿梭在人才交流会以及猎头公司中,搜寻中意的3G人才。在这场人才的抢夺中,国内企业丝毫不让跨国公司。

一位不久前跳槽华为手机业务部的人透露,华为目前正在大批招聘各类手机专业人才,几乎每天都可以见到新面孔。查询华为的招聘网站可以看到,仅在2004年5月份,华为就在沈阳、大连、东莞、惠州、成都、西安举办5场现场招聘会。

据本刊记者采访了解,华为为了招聘到手机、制造与物流类专业人才,曾赶赴惠州举办现场招聘会。而就在这两天,TCL移动组织了驻守惠州本部的主要骨干和全体研发人员到距惠州约150公里的南昆山旅游。

据说当时TCL移动高层还专门下了一道“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请假”的死命令。TCL移动某研发人员告诉本刊记者,这在TCL移动是“前所未有的事”。如此巧合,不得不让人相信这是华为与TCL之间“挖角”与“反挖角”的一场斗争。

挖角的同时为了避免被同行挖角,一些企业对此进行了大幅调薪。一位员工透露,TCL移动一位部长的月工资可达1万多元,加上奖金等奖励,年薪可达30~40万元。人才争夺战还不仅仅是在国产品牌之间展开,国外通信产业巨头阿尔卡特摩托罗拉、诺基亚等业界巨头也纷纷大举招聘研发人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