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15个情报机构积极扩充外派谍报人员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21:13:52

曾令江说当他从看守所大门出来时,他看到整整3年未见的父母及兄妹:“我太激动了,想哭着冲向母亲,可我当时已经不能走路了,摔倒在地,我爬着喊妈妈,可我嘴被打坏了,连‘妈妈’两个字都喊不清楚,母亲抱着我失声痛苦。在场来了10多个亲戚,大家哭成一片。”

看着儿子的惨状,曾令江的父亲悲愤难当。老人一头向墙壁撞去,以死明示儿子的清白:“我儿子是无辜的,你们要给我儿子平反。”老人被在场的乡亲拉住。

曾令江的家人在前一天接到公安部门的通知,说放出曾令江送医院治病。曾令江从看守所出来后,民警雇了个平板车将其送到定安县人民医院治病。曾令江告诉记者,因病情严重,在定安治了两年后转到海口的一八七医院治疗。医疗费是定安公安局付的。曾令江说,几年的治疗他的病情有所缓解,但落个终身残疾,右腿瘸了,右臂僵硬,右手不能拿东西,口吃,语言不清。

曾令江被释放后,其父母开始漫长的上访。他们要求定安县公安局给儿子平反,就儿子的伤残讨个说法。

新竹镇陆地大队庄村离定安县城有20多公里,有时赶不上班车,曾令江的父母连夜走路3个小时到县城,母亲饿得难受用一条麻绳勒紧肚子。为了筹到去海口上访的路费,父母将一头黄牛卖了,只要有几元钱就要上访。

1983年,经定安县委、县政府研究,给曾令江一个正式工作指标,安排在县自来水厂工作。

曾令江的右手已经残疾,他用颤抖的左手缓慢地写下”我要申冤,还我清白”8个字。他对记者说:“29年了,自己被打的场面时常在脑子里闪现,我常常在恶梦中惊醒,那种恐惧、绝望、痛苦深深地刻在骨子里。当年办案民警刑讯逼供对我身体及精神的伤害以及对家人的伤害是无法估算的,县政府虽为我安排了工作,但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没有平反证明,公安局没有无罪释放证,不清不白。我要求定安县公安局给我平反、恢复名誉,赔偿身体及精神伤害损失费30万,依法追究办案民警刑讯逼供伤害我的刑事责任。”

当年,定安县公安局依据什么将曾令江视为强奸杀人疑犯而将其一关就是三年呢?对其是否刑讯逼供呢?

曾参加曾令江一案办案的原定安县委常委、公安局长、现年76岁的王成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孟玲被奸杀案发生后,当时海南还是广东的一个行政区,没有检察院,公安局不仅侦查抓人还负责起诉。当时,在凶杀现场有死者留下的一条扁担,扁担上的血指纹经海南、湛江及广东的4位指纹专家鉴定是曾令江的,再有一些其它证据形成证据链,据此公安局认定奸杀案是曾令江所为。后定安县法院判曾令江死刑,经海南行政区法院审核,认为血指纹有异议,后经上海、哈尔滨等指纹专家鉴定血指纹不是曾令江的,海南行政区法院据此判决证据不足予以释放。

当时定安县公安局一位副局长也参加过当年的审讯,他说确实采取轮流审讯,让曾令江跪在地下也是事实,对其推搡也有。这位原副局长说,在他审讯时,他没有打曾令江,别人审讯时打没打,他不清楚。

定安县公安局局长符关秀、副局长林斯清认真听完曾令江的讲述后,仔细看阅其申诉材料。符局长当即责成该局督察及信访部门立即着手介入调查工作,并责令将信访纳入公安信访网。符局长表示,曾令江在公安局长大接访中反映情况,是对该局寄予厚望及信任,他对曾令江的遭遇表示同情。案件虽说过了快30年了,但公安局党委会高度重视,党委会对曾令江所提出的要求认真研究对待,近期给他一个明确合理的答复。

本报廊坊电(记者程建辉)初为人母的湖北籍年轻女孩陈英(化名),只因未满两月的女儿大哭不止,束手无策,竟将自己女儿活活掐死。近日,年轻妈妈陈英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廊坊市文安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据文安县左各庄刑警队值班民警回忆,日前,年轻女子陈英走进刑警队,声称自己将年仅两个月的亲生女儿掐死了,说话的时候,该女子神情恍惚,几次哽咽不语。

据了解,年轻妈妈陈英是湖北省人,现在文安县左各庄镇某村与丈夫打工谋生。陈英自称婚后于2005年4月生下一女婴,因为年轻,不会带孩子,常常觉得非常苦恼。6月底的一天上午,陈英在文安左各庄某村自己租房处,本来就天气闷热,心烦意乱,再见自己的女儿大哭不止,自己又束手无策,就产生了杀死女儿的想法。于是,陈英用双手紧紧掐住女儿的脖子,不一会儿时间,就将女儿活活掐死,并将尸体埋在一砖厂附近。

中新网8月2日电据国家安监总局消息,8月1日16时左右,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第八工程局(中央企业)在云南省文山州谷拉水电站施工过程中,维修起重设备门机时,门机出现倾倒,目前已初步确认造成14人死亡,1人重伤,3人轻伤。

事故发生后,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第八工程局有关领导和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已赶赴事故现场组织开展抢救工作。

2004年7月9日晚,时任湖南临湘市(隶属岳阳的一个县级市)副市长的余斌接到岳阳市检察院反贪局“找你谈话”的通知。余斌说他当时已经非常清楚,关于他的“受贿”问题,市反贪局已经对他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调查取证。

7月16日,岳阳市人民检察院以“余斌涉嫌受贿罪”对其刑事拘留,7月30日,批准对其逮捕。同年10月22日,根据岳阳市人民检察院的指定,岳阳市君山区人民检察院以受贿罪向君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君山区检察院指控:“余斌自2001年4月自2003年上半年,在担任临湘市教育局局长、临湘市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钟希金等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2.5万元”。

“这些指控均是我在接受调查时主动交待的。”余斌说他在纪委工作了十多年,一直分管案件检察工作,“我太熟悉办案流程了,只要我不说,是很难查出来的。”他说,自认为襟怀坦荡,便主动如实地陈述了组织和检察机关所要了解的一切事实。

2004年11月25日,君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被告人余斌向法庭出示了11份票据和数十份证言,证实他所收受的钱财中,有15.47万元已被用于扶贫帮困、社会赞助和公务活动,认为可不做受贿数额认定。法庭审理认为,检察机关所指控的这22.5万元中,有9.5万元属于受贿,另10万元虽属朋友馈赠,但应认定为违法所得,其他款项的指控因“证据不足”不予采纳。

法院还认为:“被告人提出的所收钱财中用于公务活动部分可不作受贿数额认定的辩护意见,因被告人余斌收受贿赂的行为已实施完毕,其赃款的去向不影响受贿罪的构成;但可作为本案件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随后余斌被取保候审。

12月23日,君山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一、被告人余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并处没收财产6万元。二、依法将被告人余斌受贿所得9.5万元及10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一审判决后,岳阳市君山区检察院以“量刑过轻”为由提起抗诉,余斌也以“不应领刑”为由提出了上诉。

2005年3月10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该案,辩护人再次提出,余斌在担任临湘市教育局长、副市长期间,曾以教育局或市政府名义,将收受钱财中的15.47万元用于帮助下属乡镇、企业、学校,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

余斌承认自己私自收受他人财物,但他认为自己只是违反了党纪政纪,并没有违法犯罪,他所收受的财物全部用于公务活动,主观上没有将其据为己有的故意。

余斌的辩护律师认为,被告人用于扶贫帮困、社会赞助和公务活动就有15.47万元,这充分说明被告人的行为不具备个人占有的目的和动机。不能按照《刑法》中的贪污罪罪名进行论处。

就在各界仍在针对“余斌受贿案”展开激烈争议时,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7月7日下达了“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并于7月26日将裁定送达。余斌对此表示出了遗憾。

本报讯(记者郎清相)法学专家认为,余斌在受贿案中法院量刑适中,甚至没有严惩余斌,可能是考虑到其曾把受贿款项用于扶贫,“当然,这个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西南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田平安则指出,所有的事实都能完整的证明余斌构成受贿罪,受贿罪跟怎么使用受贿的款项是两个不同概念,“他的另类,可能是由于其良心上的发现”。不过余斌把受贿赃款用于扶贫,这让田教授还是感到吃惊。

“不过根据判决结果看,法院在量刑时,还是考虑到了其用受贿赃款用于扶贫的因素,对其判决没有克以重典”。

临湘市纪委常委沈洪波告诉记者,余斌曾经是纪委中颇具影响的人物,他的业务水平高,对外的协调能力也很强。他在纪委期间,曾经查办、撤职过5位违纪的正科级干部(行政级别与余斌平级)。

“他出了这事以后,我感到非常震惊。”沈洪波告诉记者,“在我的印象中,余斌是一个不贪钱财,不占小便宜的干部。”

临湘市纪委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干部告诉记者,余斌曾经在办理临湘市某局长的案子时,该局长有个同学在岳阳市任领导干部,当这位上级领导给他打招呼时,余斌硬是顶着压力,把案情查清楚了,并撤了这位局长的职。

临湘市纪委副书记邱国营介绍,余斌在纪委工作期间非常敬业,是单位的“主心骨”。他是一个非常坦诚、直率的人,不怕得罪领导,也不怕得罪同事,有不同的意见,只要有道理,他就会坚持。“现在的一些领导都喜欢下级说奉承话。”邱国营说,余直率的性格得罪了很多人。

“在处理具体问题时,领导打招呼、写条子,他从不领情。”临湘市纪委副书记刘世军说,作为多年的同事,他非常了解余斌是一个讲原则的人。

“他得罪了个别领导,具体情况不方便说。”刘世军叹息到,余斌是一个能严格要求自己的干部,但他不善于保护自己。

副市长的困惑7月24日,在临湘市三桥东边的一套简陋的出租屋内,记者见到了余斌。

余斌对法院所认定的他在任教育局局长期间,收受教育局办公大楼项目经理钟希金人民币8.5万元贿赂一事并不否认。

“我在纪委工作11年,期间曾分管工程招标的监察工作,深刻地感受到,我国目前的工程招标体制和现有的基建工程预算定额标准,导致基建过程中形成了很大的利润空间,这是许多基建老板一夜暴富的重要原因。因此,当钟希金送给我8.5万元现金的时候,我并没有拒绝。我当时的想法是,只要自己不占有这笔钱,用这钱来解决工作中的一些实际问题和矛盾,并不构成原则性的问题。”余斌这样解释受贿理由。

“我这个副市长所能支配的就这一万元钱,还不如一个普通打工仔。”余斌说,他在任副市长期间,分管财政、城建、国土、政法、信访等工作,分管线有很多矛盾和问题需要经费解决,而市财政又非常紧张。

对此,庭审出示的证据也显示,余斌作为副市长,县财政每年所拨付的费用仅为1万元,其中还包括余斌用车的费用。

根据两次法庭调查显示,2002年春节前,某乡党委书记找到时任副市长的余斌,称该乡还有几个乡干部的工资没有解决,余斌便从这些“礼金”中拿出了一万元把几个乡干部的工资问题给解决了。2003年夏天,某村因渠道损坏导致纠纷,村民闹到市政府,要求面见市长批示钱维修渠道,余斌随即给了该村5000元,从而平息了纠纷……

余斌说,多年来,他至少将所收受的贿赂以及朋友的馈赠中的15万余元发放了出去。

“我的这些做法,从形式上讲,的确是在受贿,但我没有自己占有,所以并不构成受贿罪。”余斌认为自己是采取了一种非常规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同时他还解释按照组织程序收了赃款应该上缴的理由,“上缴不外乎有三个部门,自己的单位、检察院、纪委。交给了自己的单位和检察院,这些钱可能会变为一些单位的职员奖金;交给纪委,我作为一个副市长解决实际问题时又会捉襟见肘。”

余斌说他在任教育局局长之前,组织曾找他谈话:“你在纪委检察局工作时间太长,结怨太多,去教育局工作一段时间,回避一下矛盾,这样便于你在换届选举时去政府工作。”

余斌在担任了一年零八个月的教育局长以后,即被选为临湘市副市长。他在教育局工作的一年多时间里,给同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临湘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陈建林告诉记者,教育局管理着几千名老师,数万学生,难免有老师为找他帮忙送红包,对于老师们送来的红包,他坚决不要,都是通过办公室工作人员退还给当事人。

陈建林还介绍,余斌从不贪图小便宜,一些朋友、同学、同事送给他的一些烟、酒,他也从不带回家,都放在办公室和教育局的食堂,用于接待客人。在他要到政府工作的时候,该局办公室准备将这些消费了的烟、酒给他算成现金,余斌对办公室的同志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这是贪污。”最后又戏言道:“这些东西又不是自己花钱买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反正单位接待客人也需要。”

“余斌何罪之有?”临湘市教育局局长助理冯刚直言不讳地说,“现在被查办的那些贪官,个个有车、有别墅、有情妇。余斌有什么?”

“他的另类受贿导致了他的另类悲情,尽管出发点是为民的。”有人这样感叹道。(本版文图除署名外均由特约记者王甘霖提供)

(中国江苏网8月1日消息:记者:徐斌)年仅17岁的男孩王留留,因为面部长相怪异,上学时经常被人嘲笑,巨大的心理压力和自卑感使他提前放弃了学业;家境贫寒,想外出打工挣点钱,却因相貌丑陋屡屡遭老板拒绝。走投无路的留留最近在父亲的陪同下,从河南老家来到江苏省整形实力最为雄厚的南京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希望通过博爱之都--南京著名专家的精湛医术,改变形象回归正常人的学习和生活。

7月31日上午,记者在中大医院整形外科病房见到了这位长相奇特的男孩。从背面看,17岁的王留留身高和外形与正常的同龄人并无差别,已经长成大男孩的留留懂事且很斯文,说话声音较轻。但是,从正面看,男孩的长相着实吓人一跳:两只眼睛之间距离超宽达到了9厘米,比正常人高出了近3倍,两只眼睛几乎长到了边上;鼻部畸形,宽大扁平,鼻翼比常人大出近一倍,鼻孔外翻。除此之外,该患者伴有额骨发育不良、颅骨缺损等问题。

留留的父亲王国红告诉记者,他们来自河南省驻马店农村,孩子出生时就发现眼距和鼻部较宽,随着年龄增长这种异常情况越来越明显,但是由于家境贫困,一家五口中,孩子的母亲体弱多病,留留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一家人仅靠他一个人每月几百元的打工钱和五亩薄田生活,根本没有能力为留留做手术,只希望孩子能上学读书就行了。但是,近二年来情况发生了严重变化,留留升入初中以后,由于长相难看给他带来的压力和自卑越来越重,经常受到同学们的讥讽和嘲笑,学习成绩直线下降,今年春节过后,读初二的孩子再也不愿意去上学了。近几个月来,先后外出到北京、浙江等地打工,均因种种理由遭到老板拒绝,打工不成路费却倒贴了好几百元,就连跟着父亲下煤矿去干采煤的活都做不上。这件事对父子俩打击很大,他们意识到不做手术改变容貌绝对没有出路。一个多月前,父子俩前往河南郑州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就诊,当听说留留的整形手术难度极大,且需要数十万的医疗费时,全家人又陷入另一种绝境。此时,正好碰到了前去会诊的南京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著名整形外科专家章庆国教授,在章教授的热心帮助下,患者于7月中旬来到了江苏南京,住进了中大医院整形外科病房。

中大医院整形外科主任、江苏省整形外科重点学科带头人章庆国教授介绍,像留留这样的患者在临床上十分罕见,鉴于患者家境贫困,医院各级领导极为重视,经研究决定免费为病人施行手术。由于手术难度、复杂性都很高,中大医院组织了强大的专家手术和护理组,并多次进行了会诊讨论,力争为不幸的患者提供最佳的医疗服务。同时,中大医院也呼吁热心的南京市民奉献爱心,共同为这名河南男孩顺利度过难关伸出援助之手。

华夏经纬网8月2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释出讯息,邀请新任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一起到中南美洲访问,不过却碰了个软钉子!马英九说,他非常谢谢陈水扁好意,不过因为工作繁忙,所以目前没有计划。

“朝野”政党和解,似乎还遥遥无期,陈水扁拋出议题,点名马英九接招,不过马英九婉转拒绝,对于随阿扁出访中南美洲,马英九意愿不高。

据悉,陈水扁在“扁宋会”破局后,一直没有放弃政党和解,不过因为国亲有各自的内部问题无法完成整合,连带影响“朝野领袖高峰会”召开,所以陈水扁才希望藉由一起到岛外拼“外交”的方式,邀请在野党领袖马英九、宋楚瑜、苏进强坐下来谈,不过,马英九说,不管是“在野党领袖”会谈或是一起离台出访,他目前都没有这个计划。

中新网8月1日电据《香港商报》报道,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在台协会(AIT)人员绕开陈水扁,而与民进党内的各股势力进行沟通。AIT驻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曾先后约会“行政院长”谢长廷和民进党主席苏贞昌,AIT政治组组长谷立言也同民进党内的其它“大佬”展开私下交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