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警方证实中国妇女受辱案调查报告出炉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6:16:58

去年秋天,我决定和家雄趁这样的好天气去日本旅游,感受一下秋日里异国的阳光。想到即将和他一起出发,心里真是很开心。虽然我们恋爱的时间挺长,共同出门旅行的机会却真是不多,而且这次我们订的旅行票是六天的。

还没有出发前,我几乎每天都在整理行装,为即将到来的旅行兴奋着,到处给朋友们打电话、发短信说要和家雄一起出去旅行。朋友们开玩笑说:“去度蜜月吗?”尽管都用一通“去你的”打断对方的嘲弄,不过心里的确多少有一点期待,希望通过这次旅行找到我们的激情。

就当我们的费用已经交付旅行社,签证也已批下来时,事情却突然发生了变化。出发前两天,我接到旅行社的电话说要给我传真行程,我美滋滋地打电话给家雄,却听电话那头的他凝重地告诉我说:“对不起,文文,江西的一个工程出了些问题,现在要求我立刻赶赴当地,估计是赶不上我们的旅行了,怎么办?”我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头脑里也完全没有了主意,“那你说怎么办?”

“都可以,我全听你的,只是工作不能耽误。”家雄的话不容置疑。我默默挂了电话,倒在椅子里只剩下满肚子的怨气。家雄的工作关系重大,我怎么能无理要求他跟我一起去旅行呢?没话说,我决定去旅行社退订旅行。

但是,正因为旅行社的硬性规定,这才有了后面的许多故事。预订中心的小姐说,如果我要求退订,就必须要承担10%的赔偿金,而两人的旅行费用差不多是20000元,赔偿金就是2000元!百般商量未果,她只怪我那张落过自己签名的合同。“那另换一个人去行吗?”那小姐和颜悦色地回

答我:“签证怎么办呢?”我无语,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一个人出行吧,起码少损失1000元,也算给自己这段时间的期待一个交代。

打电话告诉家雄我的决定,他在那头只说了一句:“那照顾好自己。”于是,我第一次开始了单人旅行。飞机在大阪关西机场即将降落前,满目都是碧蓝海水,我真想给家雄发一个短信告诉他我现在的所见所闻,让他一同感受我现在的浪漫情怀。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还是爱家雄的。

到达机场,当地导游小林来接我们旅行团,很年轻的一张笑脸出现在我眼前:“大家好,我是大家的导游小林。”他标准的普通话让人很有好感,小林告诉我们他正在日本某大学留学,这次是学校派出的社会实践组让他有幸成为我们的导游。

“现在让我来认识一下大家。”小林举着名单一一对照起我们来,左右环顾,15人的团队只有我一个人是孤零零出来的。别的不是一家人就是一群朋友,再不然就是情侣。我在小林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对我单身旅行的一丝关心。

晚餐是在大阪的一家和式餐厅里吃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伴,小林自然地坐到我的对面:“李文,你的英文名字也叫Coco吗?”我被他的话逗得笑了起来:“有你这么推断的吗?”小林也笑了起来,格外灿烂,我的心就微微柔嫩温暖了起来。好像很久没有在家雄身上感受到这样的灿烂了,我忽然有点抱怨起他来。一顿饭吃完,我和小林已经熟悉了不少,今年23岁的他家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第二年即将从国际关系专业毕业的他并不打算留在日本,他所理想的地方是上海。“等我去上海发展时,我会来找你的哦!”小林只那么一说,我却在心里暗暗记下了。

这是我第一次到日本,平素只是在日剧中无数次熟稔一些情境与感受,其实我对日本完全不了解,多亏了小林一路上细心地介绍。他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做导游,认真细致的态度十分老到,而对历史、文化的熟知更叫人惊叹。他的表达让人那样信服,甚至并不因为景点的美,只为着他详尽生动的介绍而叫人爱上那个地方。

第二天结束了大阪、京都的行程后,我们来到名古屋。回到房间的我奇怪地忽然没有了要给家雄打平安电话的欲望。“反正昨天已经打过,国际长途那么贵,算了。”我满心只有这一个念头,全然不想家雄会不会担心。那晚,我做梦了,梦里的男主角有一张愉快灿烂的笑脸。清晨,被一阵电话闹醒的我忽然从梦中惊觉,那张笑脸属于小林。

“反正只是六天而已,就让我的思想去出轨一次吧!”我安慰着自己。因为我没有同伴,小林特别照顾我,帮我拎包拿水,每到一个景点他都会主动问我要不要拍照。在那个可以看到富士山的地方,我很自然地对小林说:“一起拍张照吧!”小林高兴地把相机递给陪我们来日本的领队大张,走到我旁边。“靠近一点,亲热点!”大张一脸认真。小林看了我一眼顺势揽住我,不过我注意到他的手只不过是搭在了我的背包上而已。

照片拍好后,小林像个孩子般央着我:“给我看看。”照片上,我和小林在富士山脚下都露出了明媚的笑容,我也很满意这张照片。“回去要给我发e-mail哦,我要这张和文文的照片!”我推了他一下:“文文也是你喊的?!叫姐姐!”小林笑着闪开:“文文、文文、文文……偏这么喊!”看着他的笑容,我忽然觉得这趟单人的旅行变得格外愉快起来。那种久违的激情又在我身上燃烧起来,我甚至有了一种初恋般的心跳和紧张。

当晚我们入住箱根的温泉酒店,泡完温泉出来时,我看见小林正坐在休息处和同团的人聊天。“文文,过来!”小林一眼就看到了我,向我招呼起来。正和小林聊天的是一对小夫妻。“打牌吧!”那位妻子突然提出。“好啊,一起!”小林没有丝毫犹豫,我尽管不会打牌但也同意了,立刻去了那对夫妻的房间。一问下来,他们才知道我只会打“争上游”。在露出些许遗憾的同时,那位先生说:“那么谁输了就让赢的人在脸上画个东西吧!”我们一阵大笑后决定照办。

第一局我就输了,赢者正是小林。我满脸不情愿,他们笑着说:“画好看点不就成了?”闭上眼睛,我只感觉到小林拿起那位太太的口红在我的额头上画了一笔,大笑声中我抢过一面镜子,额头上是一颗漂亮的红心。那一夜真奇怪,小林一局也没输过,而其他人脸上的花样越来越多,尤其是我,大家都笑出了眼泪。终于结束了牌局,我遮着脸不好意思,小林说:“没事,我送你回房。”

小林很绅士地送我回到房间,站在门口立正敬礼说:“文文,再见!”我又笑得乐不可支,目送他的离开。回房对着镜子,我的额头和脸上各有一颗红心,都是小林画上去的。我使劲擦掉了其他的图案,却怎么也舍不得擦掉那两颗心。就像是吻痕不忍拭去一般,我把那两颗心保留到了第二天清晨才洗掉。

六天的旅行就在我们的嬉闹中过得很快,第五天的下午是东京的自由活动时间,没人选择迪斯尼乐园,所有的成人都愿意享受秋叶原和银座的购物时光。小林陪着我们到处买东西,我忽而生出了些心疼,他那样疲惫地为大家服务着,而他说日语的样子又那样可爱。

“文文,你还想要什么吗?”几天来我已经买了不少价值不菲的小东西,我全然没有留心小林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笑着回答他:“再看看喽!”不能否认,临别前夜,为着离愁别绪,我的心有那么一丝疼痛。什么时候能再相见呢?而我们是没有结果的。身在东京的我忽然就想唱起《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突然发生的爱情故事》。

离别还是很快到来了,第六天的傍晚我们抵达成田机场,小林开始和我们每一个人告别,说着一些玩笑,和男生们拥抱,给大家留电话、地址、e-mail。当他走到我面前时,我完全没有任何犹豫,主动伸展开双臂,小林也拥了过来,只轻轻一下,但那个怀抱却是那样温暖。小林拿出一个小纸袋交到我手上:“等我回国一定来找你。”我惊讶地捧过那个小小的纸袋不知所措,“小东西喽,怕你回去分发的礼物不够。”小林简单地解释了一句,笑了。忍不住,我的眼眶有些湿润。

走进安检门,大家都热情地回身和外面的小林挥手,我也在人群中拼命招着手。忽然我看到,小林抛出一个飞吻,我扭头一看自己已经在队伍的最后,那个吻是飞向我的!

通过后,别人都奔向免税店,但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拆开那个小纸袋。里面有一对手机链,是穿着和服的Kitty猫,各捧着一颗大大的红心。我忽然想起那夜他在我脸上画的两颗红心。他什么时候买的?他也在爱着我吗?

直到登上飞机,我的脑子中还在闪烁着这些天来的每一幕。直到看见飞机上的杂志出现“上海”两个字时,我才突然惊醒,几天来我甚至忘记了打电话给家雄。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时我依然神情恍惚,旅行团再没有顾着我的人,大家都在匆忙地入境回程。只有我的心还留在了东京,留在了那个阳光的男生的身上。打开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我一条条看过去全是家雄发来的短信。我这才想起家雄的存在,没有回他电话,继续关了手机。

独自回到家,家里电话又响了起来:“文文你到家了吗?把我给急坏了!”我只淡淡应付着他说自己很累,要去洗澡。什么时候,这个木讷的老兄也学会了着急?

我立刻打开电脑在MSN上加了小林,从这一刻起我的心真的越走越远,那个六天的心灵出轨一直持续到今天。从那天开始,我和小林经常在网络上聊到深夜,我刻意隐瞒了自己有男朋友,只是每当小林提到爱情时,我就用“叫姐姐”来混过去,甚至连今年的元旦我们也依靠网络视频共度了新年。

对于家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他是一个最好的结婚对象,我们也相处了8年,可是爱情呢?生活呢?激情呢?只相处了6天的小林可以成为我的伴侣吗?我始终在挣扎着,这样下去,我对家雄、对小林公平吗?

信报讯(记者彭信琼)北京一中学教师陈某,在嫖娼中因嫌服务不到位,用铁锤击打卖淫女头部,后被看场子的卖淫女老公制止才杀人未遂。

法院查明,被告人陈某于2004年8月1日1时许,在西城区西直门南大街23号楼一间房内,因感觉卖淫者的服务不到位、嫖资太高对被害人张某产生怨恨。他趁被害人张某睡觉之机,用铁锤击打其头部。在被害人喊叫时,陈某又用手捂住被害人的口、鼻处。在外看场子的张某老公闻讯赶来把陈某当场抓获。

经医院诊断,被害人张某为开放性颅脑外伤,左额骨凹陷性骨折、颅内积气,额部等多处头皮裂伤。

中新社长春三月三日电(记者吴兆飞)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今日对轰动一时的“林肯”车拖死九岁女童案进行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本案肇事司机付中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窝藏罪判处付的女友王硕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

今年二月一日,在长春市兴业街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肇事司机付中涛驾驶一辆“林肯”车将九岁女孩肖金萍撞倒,致其卷入车底。事故发生后,付中涛不但没有停车,反而继续急速行驶,将肖拖出两千三百米,致肖当场死亡。此事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吉林省省长王珉曾作出批示,要求公安机关限期破案。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付中涛肇事后,看见旁观民众示意其停车而不采取措施,还驾车加速行驶,致被害人肖金萍开放性颅骨骨折,重度脑损伤而当场死亡,被告人付中涛的放任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罪行、情节特别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应依法予以从严惩处。

被告人王硕明知付中涛驾车致他人死亡,还多次与付接触并与其出逃,资助付中涛钱款,为帮助付中涛逃匿而为其购买火车票,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鉴于案发后,被告人王硕有自首和重大立功表现,根据其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依法适用缓刑。

法院当庭还作出附带民事赔偿判决,被告人付中涛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肖金萍之父肖云成经济损失人民币十四万八千六百四十二点五二元。

时报讯(记者王海波实习生叶萃珊)3月1日,记者从市民主促进会获悉,根据卫生保健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小学五、六年级,已有30%左右的男孩和女孩分别出现遗精、月经初潮等生理现象。但小学生和中学生普遍缺乏性知识,所以该会将在三个星期后举行的市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向有关部门建议,在全市小学中全面开展青少年性知识教育,帮小学生树立正确的性观念。

近年来,随着因物质丰富而营养提高、摄入含有激素的食物和药物增多等因素影响,使青少年的青春发育年龄提早了2~3岁,形成性早熟现象。

根据广州市卫生保健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小学五、六年级,已有30%左右的男孩和女孩分别出现遗精、月经初潮等生理现象。但在小学中,关于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教育,主要是放在思想品德的教育方面,而帮助学生提高认识自己,完善自己的生理、心理教育几乎没有。小学生只能从非正规的渠道里去寻找关于生理、心理现象的知识。即使是一些青春期性教育开展得比较好的学校,对学生也仅限于生理卫生知识的教育,很少涉及性心理问题。因此,加强青少年的性健康教育,已经成为社会的当务之急。

市民主促进会在建议中认为,教育部门长期只重视语、数、英等学科的教研培训,而普遍缺乏对学生性知识的研究。从小学调查反映出来的情况看,只有一半的教师“简单地”向学生宣传过性健康知识,而有29.4%的教师完全没有向学生讲过。

许多家长对家庭性教育的重要性和特殊性认识不足,未能充分发挥家长在性教育中应有的作用。虽然大部分学生认为由家长传授性知识更合适,但实际上只有少数家长愿意进行家庭性教育,却有一半以上的家长把自己应向孩子传授性知识这个义不容辞的责任推给教师。只有42.6%的家长曾向孩子简单讲过月经和遗精,而有22%的家长承认自己从没有向孩子讲过性健康知识,有19.9%的家长承认自己不知道孩子遗精或月经情况。

市民主促进会建议,加强基础教育中青春期教育师资的培训工作,设立学科、完善善职称评定的各项标准,同时将此门课程作为教师继续教育的课程之一。

据悉,广州市教育局已在全市选择了40所中小学、幼儿园,以课题实验研究的形式试点开展性教育专门课程。鉴于青少年性成熟年龄逐年提前,建议抓紧对课题实验进行总结,迅速制定方案,从小学一年级起全面开设“青春期性健康教育课程”,并从教材、师资、教学方法等多方面进行探索,健全和规范中小学的性健康教育管理体系,做到“教材、教师、课程、检测、责任”五落实。建议学校设立独立的青春期教育辅导室,配备电脑和相关书籍,以及其他相关设施。学校还可采取聘请医生到校讲课的方法,对学生采取男女生分开的方式授课,针对不同学生的情况进行适当的青春期性教育。

据新华社电(记者郭久辉)2月22日,河南驻马店市慈善总会收到一笔个人100万元的捐款。事后发现,这笔捐款竟是一名精神病患者挪用公款所为,这笔已经下发到7000多户艾滋病患者困难家庭的巨款是否该追回,引发了一连串问题,成为热门话题。

据驻马店市慈善总会办公室负责人蔡华振介绍,2月11日,一位女士打来电话,表示要捐款。2月22日,驻马店市慈善总会的银行账户上便出现了一笔100万元巨款,并注明用途:“赞助艾滋病困难家庭。”经电话询问,得知这笔巨款是位于山东省东营市的中国石油大学信息与控制工程学院的孔亚娴女士所捐。驻马店市慈善总会第二天就将百万元巨款分头下发到当地民政部门或慈善机构,及全市7415个艾滋病困难家庭。

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2月26日,中国石油大学负责人找到驻马店市慈善总会,称孔是学院出纳员,患精神病已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这笔捐款是她挪用国家下拨的科研经费,要求追回。

此事一经媒体披露,立即引起广泛关注。河南金博大律师事务所律师孙保山说,根据相关法律,捐赠人捐赠的财产应当是其有权处分的合法财产,挪用公款捐赠是违法行为。但作为受赠方的驻马店慈善总会并没有义务和责任一定要返还这笔捐款。目前,中国石油大学仍在与驻马店市慈善总会协商捐款追回事宜。据悉,孔亚娴目前在南京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此案当庭宣判可能性不大,付中涛19岁女友同庭受审,民事赔偿部分同时审理,全国数十家媒体来长直击此案公审

案件回放:2月1日,在吉林省少管所门前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肇事司机在事故发生后不但没有停车,反而继续疾速行驶,将被撞的10岁女孩肖金萍拖出近2300米致死。本案发生后,引起了省领导以及广大市民的广泛关注,2月2日,吉林省省长王珉作出批示,要求公安机关组成专案组,连夜工作,限期破案。2月4日,肇事司机付中涛在沈阳一家网吧内被抓获。2月5日付中涛被警方押回长春。

本报讯(东亚记者王之光曹光宇)3月3日8时40分许,白色林肯车拖死小女孩一案将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判。涉嫌故意杀人的犯罪嫌疑人付中涛将与女友王硕同庭受审。届时,将有近200名全国各地记者及关注此案的市民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10号法庭旁听。目前控辩双方已作好充分准备,记者了解到,此案当庭宣判的可能性不大。

2月21日,长春市检察院将付中涛案相关材料送交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检察机关经调查认定:付中涛的行为涉嫌故意杀人罪,付中涛的女友王硕明知其行为已经违法,不但没有报警,反而将付中涛送至四平市,并为其提供2300元钱助其逃走,其行为涉嫌窝藏罪。

3月2日,记者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付中涛将与女友王硕同庭受审,付中涛的妹妹将作为控方证人出庭作证。

在长春市检察院对付中涛提出了故意杀人控拆的同时,受害女孩肖金萍的父母提出了25万元的巨额赔偿请求。据有关人士介绍,由于付中涛涉嫌故意杀人案的刑事犯罪事实比较简单,其民事赔偿部分与此案密不可分,所以法院将把付中涛涉及的刑事部分和民事部分同时审理,不会另行开庭。现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由刑事审判专家组成合议庭,公正、公开依法对付案进行审判。

2月9日,付中涛一案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据了解,付中涛一案从公安机关抓捕、检察机关批捕到法院立案仅用一个月,而法院在立案后不足一月就开庭审判是非常少有的。长春市中法有关人士透露,此案当庭宣判可能性不大,但判决结果将很快见分晓。付案将成为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近年来审结最快一案。

29岁的付中涛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情绪一直十分稳定,他说自己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妹妹,当律师问他是否需要家人来给他送些衣物时,他低下头,拒绝了。

3月2日10时许,开庭前一天,付中涛的辩护律师最后一次会见了付中涛,付中涛说:“我自己犯下了错,我承担所有的后果,不管是故意杀人罪名成立与否,我都要面对。”

付中涛驾驶白色林肯车拖死小女孩一案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3月2日,来自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青年报等全国数十家电视、报纸、网站等媒体记者赶到长春,他们都是报道付中涛一案公开审理情况的。

金陵晚报报道13岁女生和大一岁的表哥在暑假偷尝禁果,并在不知不觉中怀上了宝宝。南京市第一医院不久前接诊的一个病例让医生们备感忧虑,感慨不已。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南京多家医院的妇产科都出现前来流产、引产的低龄“妈妈”。

南京市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徐友娣对这位小女生记忆很深刻:当时小女孩穿着棉衣,和爸爸妈妈一起来,满脸的稚嫩,肚子已经有些形状。

检查时徐主任发现,女孩刚来月经没多久,子宫还未长好,但是她已经怀孕近6个月了!后来问了才知道,女孩是句容人,上小学五年级。女孩的爸爸说,放暑假时,女儿一直和大一岁的表哥呆在一起,家里人忙着种地打工,也没注意,谁知道就出了这事儿?

医院后来为女孩做了引产手术,因为身体未全部发育好,手术时,女孩的外阴和阴道都出现撕裂的情况。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