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代买车票被刑拘引来争议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1:52:57

记者本月13日到热带病医院探营时,在二楼的隔离区曾经看到有H5N1禽流感疑似病人。六天后记者正式采访热带病医院时,阮红河医生说,疑似病人H5N1检测结果为阴性,已经排除嫌疑。

阮德贤还说,官方本月初公布的35岁河内男子并未死在热带病医院,而是死在白梅医院的另一个部门:呼吸科。因此,那位患者对热带病医院禽流感病人20%的死亡率并未构成影响。

如果H5N1禽流感病人的病死率确实普遍下降到20%以下,对病人来说自然是一个好消息。不过,《华盛顿邮报》报道说,有专家因此多了另一层担心:如果一种病毒迅速杀死全部感染者,这种病毒大范围扩散的机会其实不高;反过来,如果一种病毒毒性减弱,致死率下降,造成大流行的几率就会增加。例如,1918年大流感的病死率不到5%,却造成全球数千万人丧生。

“从理论上讲,随着禽流感病人死亡率下降,禽流感病毒确实有可能变得更加容易传播,从而造成全球性大流感。”阮德贤说。不过,他补充道,这只是一种假定,目前还存在争议。

阮德贤说,白梅医院是越南最好的医院之一,医疗条件相对较好,所以禽流感病人的死亡率比较低。而且,禽流感病人的死亡率取决于多种因素,全越南92名确诊禽流感病人中有42人死亡,死亡的比例仍然比较高。

例如,农业部兽医局副局长窦玉豪博士告诉记者,越南前两次暴发禽流感疫情时,南方比北方严重,而今年10月开始的这一次,北方却比南方严重,其中的原因还有待科学家们去研究。

此外,世界卫生组织驻越南代表特勒德松博士透露,越南南方一些地区鸭子携带禽流感病毒的比例甚至高达70%。而且,鸭子可以携带病毒而不死亡。窦玉豪说,这些都还需要深入的科学研究来加以解释。

目前,越南的河内和胡志明等城市都处于应对禽流感的高度紧张状态。胡志明市第一儿童医院预备了包括医生和护士各20名的禽流感病区,第二儿童医院对所有员工进行了预防禽流感感染的培训,有的医院甚至设置了禽流感病人专用的卫生间。

阮红河医生本月刚刚访问了中国的一些卫生机构。他说,越南与中国在防控禽流感方面可以有很多合作,比如,越南和中国可以共享禽流感病人的样本,为人用禽流感疫苗研制提供依据。

H5N1禽流感病毒何时可以在人与人之间轻易地传播,病毒是否会引发全球大流感,都还难以预料。但正如阮红河所说,有一点是可以预料的,“一旦发生大流行,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承受。”

中油网北京11月24日电(记者杨小豹)哈尔滨市发生居民生活、饮用水停水事故之后,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对此高度重视。昨天上午,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大庆石油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曾玉康前往哈尔滨市,代表集团公司党组和陈耕总经理与黑龙江省政府、哈尔滨市政府领导进行磋商,就保证哈尔滨市居民饮用水问题,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张左已与曾玉康进行了沟通。曾玉康首先代表集团公司对由于吉林石化事故造成的松花江水质污染给哈尔滨市民带来困难表示歉意,同时,他表示,大庆油田要全力以赴救助哈尔滨缺水,并已采取了各项措施,为哈尔滨供应纯净水、支援水罐车运水,派出了最好的专家,为哈尔滨勘测地下水、钻凿水井,帮助哈市人民度过难关。

张左已省长代表黑龙江省政府对中国石油和大庆油田给予哈市及全省人民的关爱表示感谢,并希望大庆油田发挥在深井钻凿上的技术优势,尽快实现恢复清洁水、安全水、无害化水供应的目标。

曾玉康副总经理还与哈尔滨市领导进行了沟通协商,共同研究具体的援助措施,并就如何落实各项措施、大庆油田如何与哈市进行工作上的对接进行了讨论,商定了工作细节安排。曾玉康还带领大庆油田相关人员与哈尔滨市供排水集团公司制定工作方案,细化工作措施,对重点工作进行了详细的安排部署。

11月8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原新疆自治区副主席阿曼哈吉涉嫌腐败一案。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4时许,此案未当庭宣判。

2004年10月,阿曼哈吉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经中纪委调查,在任职期间,阿曼哈吉利用职务之便为谢某谋利,收受谢某巨额贿金;支持、纵容亲属在其管辖的业务范围内经商办企业牟取暴利,阿曼哈吉的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受贿问题已涉嫌犯罪。

新华网莫斯科11月23日电(记者魏忠杰)俄罗斯联邦车臣共和国政府官员23日透露,车臣非法武装的高级指挥官哈丘卡耶夫已经自动向车臣政府缴械投降。

据俄塔社援引车臣政府官员的话说,哈丘卡耶夫的自首表明,他已经厌倦了与政府军对抗的生活,对分离主义理想感到彻底失望。哈丘卡耶夫在主动向政府缴械投降的同时,还解散了他所领导的非法武装,并公开呼吁其他仍与政府军作战的武装分子放下武器,停止无谓的抵抗。

安徽省处理的第一起副省级干部失职事件,给领导人正确、谨慎地行使职权敲响了警钟

10月21日,一则人事变动消息令安徽政坛再起波澜:安徽省十届人大常委会决定,撤销陈维席省人大副主任职务。此前的10月12日,陈维席省人大代表的资格已被淮南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罢免。

今年4月,61岁的省政协副主席王昭耀被“双规”,引发安徽政坛“地震”。王昭耀曾任安徽省委副书记,在安徽政坛羽翼甚丰。王案至今余波未息,因此“陈维席与王昭耀案有关”的传闻一度沸沸扬扬。

但据《财经》调查,陈维席与王昭耀案并无瓜葛,前者至今亦未被“双规”。他被解职,源于十多年前在担任宿县地区行署专员时发生的一桩非法集资事件。

目前,58岁的陈维席已由副省级降为正厅级巡视员,但行动并未受限制,只是已交出了刚分到手不久的合肥市和平花园省干楼宿舍的钥匙。

在安徽政坛,陈维席被视为一个“专业型”干部。他是安徽固镇人,生于1947年;1970年3月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化工专业。起初分配在宿县地区化肥厂工作,从1984年起逐步进入官场,历任宿州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宿县行署副专员、行署专员;1996年8月至2003年1月任淮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并从此任上擢升为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1993年中,在陈维席担任宿县行署副专员时,一个名叫马方泰(又称马方太)的人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宿县。通过引荐,马方泰见到了陈维席,并向他及其他党政官员介绍一种名为“万年新”的涂料技术。据马方泰说,“万年新”是日本最新的高科技产品,投资少、无污染、销路广,是一个“以水换金”的项目。

这个项目引发了宿县地委、行署领导的极大兴趣。1994年底,宿县地委、行署决定从日本引进此技术。1995年3月,宿县方面与日方新日本株式会社签订合资合同,中方出具技术转让费3亿日元,日方负责提供原料、技术培训,年产3000万吨产品由日方包销。每公升确保中方纯利润1200日元。

为保证工程顺利实施,宿县地委、行署成立了“万年新”工程指挥部,陈维席和市委一副书记担任指挥,全权负责工程建设。为筹集建设所需资金,1995年8月,地委、行署联合下文,在各地直单位集资,规定每个职工出资5000元,三年后返还1万元,利息33.3%。据悉,每个单位都有必须完成的硬指标。为完成集资任务,宿县劳动局甚至从职工劳动保险基金挪用36万元。这次集资共筹得4055万元,其中个人集资达2300多万元。

就在中方将1100万元技术转让费一次性交付马方泰、价值800多万元的进口设备到位、1000多万元的厂房建成、200万元的技术培训费付出——一切就绪之际,从日本传来一个消息:新日本株式会社破产了。原来,该株式会社早就资不抵债,合同签订不到20天,就宣告破产了。

就这样,“万年新”工程不得不停工,4055万元集资款只剩区区20万元。在当时,4000多万元接近宿县地直财政一年的收入。

闻知血汗钱打了水漂,宿州干部群众群情激愤,纷纷涌向单位讨要血汗钱。宿县地委、行署不得不作出决定:个人名义的集资款由各单位自己想办法还给职工。集体集资款则自认倒霉。

1999年,马方泰被宿县地区中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这一判决后来被推翻。2001年,马方泰被安徽省高院终审判决无罪。

“终审判决下来后,当时的宿县地区检察院提出了抗诉申请,但省检察院没有抗诉。听说当时有领导打了招呼。”宿州市公检法系统的一位人员对记者回忆说。

1999年1月30日,安徽省委机关报《安徽日报》的子报《新安晚报》“新闻周刊”在头版刊发调查报道“骗子马方泰为何能够得逞”,详尽披露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并在文章末尾提问:“那些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严重损失的渎职的官员们该受到怎样的惩罚呢?”

据知情者回忆,先是前宿县地委书记、现省人大某位领导找到《安徽日报》社总编辑,提出文章个别提法有错误,“实施该工程的是行署不是地委”,称这篇报道“是一个政治阴谋”。

迫于压力,《新安晚报》做出更正声明:凡文内提到的“地委”都应是“行署”。

这一更正,让已调任至淮南市委书记的陈维席坐不住了。他跑到报社,说文章失实,让记者提供接受采访者的名单,并要求报社道歉。

这篇调查报道的作者对《财经》回忆当时的情况说:“我不可能交出被采访者名单,让陈维席来找我,我文责自负。”但有关部门领导还是批评《新安晚报》说:“你们怎么能够监督厅级干部?像《安徽日报》这个级别的党报才有资格。”

不久,由于种种原因,“新闻周刊”停刊了,该周刊的编辑记者因此在家赋闲大半年。有关报道的事最终不了了之。

“其实,为规避风险,我们让记者修改了角度,重点放在‘骗子’是怎么行骗的,官员是怎样上当的,有哪些教训值得吸取。没想到还是出了事。”该文的责任编辑对《财经》记者表示,其实事情本身远比见报文章所反映的要严重。

报道的作者告诉《财经》,在她报道之前,《经济日报》、《工人日报》的安徽记者站都发过内参,她的文章曾被新华社安徽分社《内参》以“本社记者”的名义全文刊发。据说当时的国务院领导还做了批示。安徽省纪委也认为文章属实,但终无下文。

“此事为什么时隔十多年又重新提起?”报道的作者认为,可能是因为相当一部分集资款没有偿还,十年来宿州有很多人“一直在不停地告”。

记者获悉,由于这起“非法集资”事件非常典型,陈维席又是副省级官员,此事一直由中纪委直接查处,安徽省有关方面并未介入。只是在“违纪”还是“违法”的性质认定上一直存在分歧,才一直拖到今天。

相关部门最终认定陈维席在这起非法集资事件中“失职”,对其做出了撤职、降级的处分。在今年10月21日的省人大常委会上,这一结果在常委中间引起了不小震动。省纪委一副书记说,这是安徽省处理的第一起副省级干部失职事件,给每个领导人正确、谨慎地行使职权敲响了警钟。

宿州政府机关的一位干部告诉记者,20世纪90年代后期,宿州曾发生过多起非法集资案,甚至有诈骗者携巨款潜逃国外。“万年新”事件尽管已过去十年,但由于涉及很多人,至今仍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目前对陈维席的处理,或许是对那时宿州所有非法集资事件清算的开始。”他说。

记者在安徽采访中,也听闻坊间议论称,当年的非法集资案发生时,陈维席只是当地党政第二把手。“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处理他?是否与今年以来安徽政坛肃贪风暴相关?”-(注:本文原标题为陈维席丢官)

独家声明:《财经》杂志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22日决定放弃帮助朝鲜修建两座轻水核反应堆的项目。这意味着美国和朝鲜在1994年为解决朝核问题签署的《框架协议》已名存实亡。布什政府决定在新的谈判基础上解决朝核问题,而不再试图修补已经千疮百孔的《框架协议》。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朝核问题局势和11年前相比截然不同,各方的立场和要求也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建造轻水反应堆不再被视为解决朝核问题的惟一途径。事实上,轻水反应堆在两年前就已经暂停建造,所以平壤对于这个决定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

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22日在美国纽约总部结束了为期两天的执行理事会会议。会议没有发表任何正式声明,但美国国务院负责朝核问题谈判的特使约瑟夫·德特拉尼在会议结束后告诉媒体,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执行理事会成员美国、韩国、日本和欧盟已就停止建造轻水反应堆达成共识。由于执行理事会暂时休会,他们将在月底前再次举行会议,讨论相关的资金和法律问题,然后宣布正式消息。

美联社记者彼得·施皮尔曼说,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宣布停建轻水反应堆的时间颇为敏感,为解决朝核问题举行的第五轮六方会谈即将迎来第二阶段谈判。不过施皮尔曼认为这个决定和本轮六方会谈没有关系,主要原因是反应堆建造项目的一些重要合同将在今年11月底到期,如果在合同到期前不能作出决定,一些参与项目建设的公司就将蒙受经济损失。

截至发稿时,朝鲜政府还没有对此发表评论。从2001年到今年8月一直担任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美方主管的查尔斯·卡特曼说,这个决定对朝鲜来说并不感到突然和惊讶,因为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在2003年就以朝鲜违反1994年朝美核框架协议秘密开发核武器为由,宣布暂停建造轻水反应堆工程。

今年9月,朝鲜在第四轮六方会谈中再次提出在放弃核计划之前首先帮助朝鲜建造轻水反应堆的建议,但遭到美国拒绝。美国总统布什上周在韩国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重申,只有在朝鲜彻底放弃核武器计划,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美国政府才会考虑轻水反应堆问题。

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中,建造轻水反应堆一直是朝美主要分歧之一。朝鲜要求美国履行协议,如期交付轻水反应堆,美国则要求朝鲜首先弃核,然后再讨论建造反应堆。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僵持不下。

卡特曼说,布什政府现在显然打算彻底抛弃1994年的框架协议,在新的基础上和朝鲜进行核问题谈判,轻水反应堆成为“弃子”也在情理之中。

这位朝核问题专家指出,早在几年前,朝鲜政府就已对轻水反应堆的完工不抱太大希望,之所以坚持这个要求是为了增加谈判砝码。目前美国和朝鲜保持着外交渠道的接触,通过谈判而不是冲突解决朝核问题是大势所趋,停建轻水反应堆不太可能导致谈判中断。据新华社

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问题升级,美国政府认为朝鲜在宁边的核反应堆已经能够生产足够的钚用来制造两至三枚原子弹。克林顿政府感到事态严重,要求朝鲜立刻放弃核武计划,甚至发出战争威胁,朝核危机一触即发。

美国前总统卡特前往平壤斡旋,美国和朝鲜于1994年在日内瓦签署了朝核问题框架协议。朝鲜承诺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下冻结其核设施的建设和运转,并最终拆除可疑核设施。美国则同意在大约10年时间里帮助朝鲜建造两座1000兆瓦轻水反应堆,并在轻水反应堆建成前和其他国家一起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解决其电力短缺问题。

2002年,朝核危机再度升级。美国指责朝鲜违反框架协议秘密研制核武器,停止向朝鲜提供重油,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也在2003年12月宣布暂停建造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轻水反应堆。朝鲜随后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拒绝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并且重新启动了相关的核设施。据新华社

韩国农民在国会附近地点举行了集会以表达他们对这一法案的愤怒,这些农民称他们的生计受到了威胁。警方还封锁了通向首都首尔的高速公路以阻止其它农民前往首都举行示威活动。一名韩国农民在首尔南部的昌原举行的集会活动中自焚目前还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韩国农民还在集会示威活动中焚烧了大米。

就这一法案的投票在过去的一年曾多次被推迟,韩国农民曾举行过多次激烈的抗议活动以要求达成一项能够更好保护国内大米市场的新贸易协议。按照韩国去年与美国、中国、泰国和其它六个大米生产国达成的协议,韩国同意在2014年之前逐步扩大大米进口量,将进口大米的限额由年度消费量的4%提高到8%。这项由世贸组织主持通过的协议允许韩国政府有十年的大米市场保护期,但这项协议仍遭到农民们的反对,已有两名农民在本月的抗议活动中自杀。

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本周称:“如果韩国不能通过它向国际社会所承诺的大米协议,那么它的地位、形象和信誉将遭到损害。”(固山)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