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学毕业生为攫取创业资金劫杀富商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46:42

同样,在“相亲会”自由交流时与记者谈话的张倩(化名)也表达了与陈先生同样的心声。张倩今年29岁,是哈市某企业的财务主管。她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但是自从三年前丈夫因为精神受到了刺激,变得有些疯狂以后,张倩的噩梦也就来临了。在过性生活的时候,丈夫开始对张倩进行各种各样的性虐待,致使她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最严重的一次将她阴道划伤缝了9针,自那以后她便恐惧乃至厌倦正常的性生活了,2003年忍无可忍的张倩终于提出了离婚……

“其实大家知道的只是你结婚了,有家,有丈夫,至于其他的,你们幸福不幸福,有没有爱,倒也都是后话了。我想要的也正是这样一种形式上的遮掩。若是单位发东西了,家里有什么力气活儿,丈夫就派上用场了。另一方面,赶上个头疼脑热、缝缝补补的事妻子的存在就显得更有必要了。”张倩说,“在我看来,没有了身体上的渴慕,也许心灵上反而倒可以靠得更近些。这也是我想和‘同类人’结婚的原因。”

这种“无性主义者”的相亲会和“无性婚姻”的形式是否符合道德规范,应该怎样去看待呢?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婚姻家庭研究所研究员王爱丽告诉记者,敢于在这种活动中抛头露面的人和他们对无性婚姻的主张,恰恰彰显了人对自己基本权利的坚决维护,体现了现代社会中人的自我的觉醒。这种建立在夫妻双方性权利义务关系平等基础上的无性婚姻,某种意义上是一次更高水平的人性回归。

“就一般而论,以性爱为重要内涵的情感当然是构筑婚姻的前提,但除了性需求和生育等功能外,婚姻还有生活扶持、情感沟通等更为内在丰富的社会及心理功能,正如那位陈先生所感叹的一样,面对这种朴实无华、真切动人的生活诉求、情感需要,我们没有理由以冷漠猎奇的心态待之,给予他们切实的尊重、关心和帮助,无疑是社会人本情怀、文明程度的一种彰显、提升。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相亲,值得称道。”王爱丽说。

哈市第一专科医院心理专家、副主任医师张一告诉记者,“无性主义者”除了有性功能障碍的以外,大部分都是呈现一种“性的无意识回避”。也就是说男女生理器官都正常,但却对异性接触不感兴趣。这也是一种典型的精神、心理疾病,应及早治疗。“这种相亲形式的出发点虽然是好的,但从婚姻角度看,宣告无性,本身对婚姻、配偶、社会都不是好的方式。一个健康的家庭应该是夫妻间有和谐的性生活,暂时的调节是可以的,但长期下去,严重者会引起身体其他功能的失调,影响身体健康,更会影响婚姻的质量,乃至生活的质量。”张一说,“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彻底地治疗心理问题,打开心结。”

本报讯(记者卢国强通讯员庞贺雷)强暴女儿16岁的同学数次,近日,逃亡3年的潘老黑被北京铁路警方抓获。

10月6日下午4时许,北京铁路民警在巡逻时,发现一个老人蜷缩在角落里,经调查发现老人是河北定州人,叫潘老黑,今年52岁,因涉嫌强奸已经被通缉3年。

据潘老黑交代,2002年4月的一天,女儿同学到家找女儿,独自在家的潘老黑便将那个不满16岁的女孩“请”进门,骗对方一起“玩游戏”,随后将该女孩强奸。此后4个月中,他以各种借口先后与女孩发生11次性关系,导致对方怀孕。听说对方家长报案后,潘老黑逃往外地。

年轻的母亲在三年不孕后,生下5胞胎。但由于早产,婴儿随时有生命危险。

一个、两个……在两个男婴夭折后,家属决定“放弃治疗”,随后两女婴夭折。目前幸存的“老大”已恢复治疗,但出现了呼吸暂停等症状,命悬一线。

昨日,24岁的父亲涕泪横流:“要是有钱治,我这个当爹的咋能不要我儿我女?”事实上,医院没有催过费。

10月7日17时许,怀孕不到7个半月的武女士被送到新民市妇婴医院。当晚,武女士生出2男3女共5个宝宝。

武女士的丈夫韩先生说,他们家住法库县,2002年二人结婚后,武女士三年不孕。今年初,经多方求治,妻子终于怀上了宝宝。

由于是多胞妊娠并早产,5个新生儿出生后就被送到了儿科重症监护室的保温箱中。儿科的孙主任告诉记者,“由于早产,孩子的肺部功能发育可能有问题,其中最重的女婴还不到1000克。”

在产科抢救室,记者看到了产后的武女士,还有3个本应在保温箱中的女婴。

病床上的武女士闭着眼睛,丈夫拉着妻子的手守护在床边。对于记者的提问,丈夫一言不发。

对此,新民市妇婴医院办公室的贺主任说,就在不久前,家属放弃了对3个女婴的治疗,并将婴儿抱到楼下产房。

记者看到了五胞胎的病志。在3个女婴病志的最后一段都记录着8点钟家属要求放弃治疗,并有韩先生签名。

“很危险,女婴还不能自主呼吸,我们劝说了几次都无效。”儿科的孙主任说,医院曾多次劝说将新生儿转往沈阳市内的大医院,可家属一直不同意。

当天早晨6时许,经医院联系,医大二院两位专家来接婴儿,但家属不同意。

在记者的坚持下,韩先生终于讲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没抱过孩子,怕抱起来我心就放不下了……”24岁的农家汉子此时涕泪横流。

韩先生:我媳妇结婚三年多没怀孕,一下子怀上了,一开始还挺高兴,可是没承想生了5个,要是有钱治,我这个当爹的咋能不要我儿我女?

韩先生:我宁可失去儿女,也不能失去我媳妇,她生这孩子可遭了老罪了……我们俩才24岁……

记者在结束采访时得知,老二和老三夭折。14时许,新民传来消息,家属已把女婴送回了监控室,但女婴出现了呼吸暂停、心率低等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

在采访的开始,记者脑海里的是淳朴的农家汉子、满眼温柔的年轻母亲和襁褓里的儿女。然而在采访中,记者见到的只有叹息和眼泪……

我们关注这五个脆弱的小生命,因为他们“不幸”;我们同样关注他们反映出的人性弱点,因为有些人“不争”。

问起放弃治疗的原因,韩先生说“没钱”。这确实是他们要面对的一个问题,但这真的不能成为放弃治疗的理由,尤其是他们盼孩子已经盼了三年。

韩先生告诉记者,从7日到昨日,他没有吃任何东西,却喝下了一瓶啤酒和一杯白酒,他没有抱过孩子,“瞅着就伤心”。就是在这种状态下,他在放弃治疗的病志上签了字。就这样,两个还有希望的小生命夭折了。

本报讯(记者肖海坤实习生廖靖文)昨天上午,一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子怀疑行为失常,在海珠区中大布匹市场四处游走,拥抱摩托仔、抛撒纸币,窜进附近一小区,脱掉裙子赤裸下体与警察、保安“捉迷藏”。折腾了3个小时后跑进五羊-本田摩托车广州公司被警方带走,有保安称该女子身上有浓烈的酒味。

上午11点半,新港西路立新街顺景雅苑内,物管人员不断询问居民有无看见一名赤裸下身的外国女子。

一物管经理说,“一个外国女子赤裸下身闯进我们小区,她会说流利的普通话,但不肯告诉我们从哪里来。几经劝说,最后她把丁字内裤穿上,却死活不肯穿裙子”。该女子趁人不备窜出管理处,很快失去了影踪。小区保安说,早上9点多,五凤街的治安员就发现其行为失常。

布匹市场的摩托仔和商户也证实,在工商银行顺景支行门外,该女子“拦截摩托车,但每次都想拥抱摩托仔,吓得没人敢搭她。她撒了些零钱在地上,然后就脱裙子甩拖鞋,一边脱一边流眼泪,把内裤都脱光了”。

中午12点,记者在顺俪居A座一楼,突然看到该女子从大堂向外走,她脸色苍白并有几处小的伤痕,穿着一件白衬衣,腰部以下几乎光着,只穿着一条丁字裤。记者试图与其对话,但她忽然转身跑进车库再次消失。

两名警察和保安沿着楼梯找寻但一无所获。顺景雅苑的保安队长介绍,小区内十几栋居民楼的地下车库是完全相通的,女子可以从任意一个出口离开,也可以躲进任意一栋楼的每个楼层,寻找难度很大。

中午12点半,该女子再次出现,跑进小区隔壁的五羊-本田摩托车公司,值班保安还发现其满嘴酒气。警察迅速赶到,折腾3个小时后,该女子终于顺从地上了警车。

本报讯(记者赵丽莉)统一穿黑色衣服、戴白手套,手持铁棍、大刀,趁着夜色冲进家属院见人就打、见人就砍……这不是电影里的镜头,而是黄金周里发生在西安西北航空港工程总队家属院的一幕。28名受伤居民当时有的在为同事募捐,有的在散步,有的准备出门吃饭,有的只是拉了受伤者一把,皆被冲进来的数十名歹徒用铁棍、大刀疯狂地打伤、砍伤。躺在医院里伤者还不知自己被何人所伤,期待目击者提供线索。

10月8日上午,记者在西安莲湖路上的一家医院见到了部分受重伤的居民。他(她)们有的被打成了脾挫裂,有的被打断了双腿,打折了胳膊,有的头上被打开了“花”,身上淤血累累,棍棒留下的斑斑痕迹依然清晰可见。这些无辜的居民向记者讲述了那一幕可怕的场景。

10月5日凌晨1时许,居住在西安西北航空港工程总队家属院李某的妻子因不堪忍受生活的压力而从居住的四楼跳楼自杀。幸运的是在她坠地时被障碍物挂住,才没有当场死亡。因无钱交抢救的费用,家属院的居民们得知这一情况后,10月5日自发组织了募捐,王小山便是参与募捐者之一。当天共募捐到1000多元,晚上大家将募捐箱拿到了大门口,继续为李某的妻子募集抢救费用。王小山说,大约是21时40分左右,他正背对着大门写东西,突然听见有声音,紧接着他身上就挨了狠狠一棍,慌乱中他看到,约有40多个穿黑衣服,戴白手套的人拿着有七八十厘米长的铁棍和大刀见人就打,院子里顿时呼叫声一片。王小山被全身打了十余棍,抱着头逃出了歹徒的魔掌出去报警。

王小山是在重症监护室里向记者讲述当时可怕的一幕。经诊断,他被打成了脾挫裂,需要24小时监护。

给跳楼者捐了50元钱的张慧强,当时捐完钱正在看家属院墙上贴的启事,歹徒打人时张慧强站在人群的里面,看到旁边的人被打倒了,他起身就跑,可歹徒提着铁棍追上便打,直至把张慧强打倒在地。张慧强说,他躺在地上不能动,过了一会,听见歹徒喊“走1一帮人一哄而散,可是没走多远,又听到有人喊“回去”,一伙人折回来又把张慧强和另一个倒在地上的人打了几棍。歹徒在张慧强身上留下的棍痕有17处之多,经诊断他右胳膊被打断,左腿伤口缝了5针,左胳膊淤肿不能动弹。

41岁的陆富贵10月5日晚在院子里散步,走到大门口时跟熟人正说话,歹徒蜂拥般冲进来,有三个人围着陆富贵,铁棍和刀疯狂地落在他身上、头上.......陆富贵出事的地方距他住的单元楼只有50米的距离。在家属院里发生这事,陆富贵的妻子怎么也无法相信。有人将电话打到她家,她还以为人家在跟她开玩笑。直到一位老人上门去叫她,她才相信从不惹事的丈夫真的被打了。在医院病房里,陆富贵的头部伤口缝了四五针,缠着纱布,双腿被打断,医生用特殊材料给他固定着,准备要做手术治疗。

潘银钗在事发时正在打牌,听到响动出来一看,院子里乱作一团,大家都在跑,有两个人倒在地上,她以为是心脏病犯了就上前去扶,不料冲过来七八个人一通乱打,51岁的潘银钗当时就动不了了。已事发三天了潘银钗的双腿被打得还未消肿,全身伤痕累累,左半身仍动弹不得,常常从噩梦中惊醒。

雷小梅是在下楼给孩子买饭时被打伤的;王清莉夫妇跑运输回来后去吃夜市,遇上了歹徒,两人跑散了都没躲过劫难,双双被打伤。赵秋芳被打时说了句“凭啥打人”,被告知“打的就是你们。”还有一位老太太上公共厕所时被打伤;一名孩子被打了两耳光……据了解,当晚共有28人受伤,其中8人重伤。

昨日,受害者的数十名家属反映,他们的亲属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袭击的,事发后,据家属院外的群众说,当时发现该家属院大门外停了10多辆出租车,还有一些面包车,当时大家还觉得奇怪,但都没在意,谁会想到这些出租车带来的是歹徒。家属们希望出租车司机、目击者提供线索,使嚣张的歹徒能早日落入法网。据悉,红庙坡派出所已开始调查此事。提供线索联系电话:13186122857

市场报讯(杨宏伟)在安徽安庆市宜秀区,已有家室的40岁包工头朱某,长期在外耐不住孤独与寂寞,去年7月,瞄上了一个与自己相差15岁的打工妹肖影,并花钱将她包养起来。不久前,与他相处了一年的“二奶”突然人间蒸发,这下朱某肺都气炸了,认为自己很吃亏,于是,在今年9月中旬,雇了几个人,准备实施绑架“二奶”全家的计划,目的是向对方索要15万元的经济损失费。

40岁的朱某是安庆市宜秀区白泽湖乡人,在安庆市区承包建筑工程,积下了百万元的资产。由于他长年在外,便萌发了“包二奶”的邪念。

2004年7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朱某来到安庆市区一家歌舞厅。他发现有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在独自喝茶,就大胆上前邀请对方跳舞,姑娘很大方地伸出了手臂。

舞厅散后,夜深了,朱某邀请肖影吃夜宵,她欣然同意了。在边吃边谈中,他了解到这个姑娘叫肖影,25岁,四川人,由于家庭困难,很早就辍学从四川老家跟老乡来安庆市,在一家商店打工。

在取得单纯姑娘的信任后,朱某套取了她的底细,同时也透露了自己的底细,临走前,朱某很大方地拿出300元现金送给肖影,说是供其零用。

当天晚上,肖影回到临时租住的地方,捧着朱老板送的300元钱,久久难以入眠,她想,凭着自己娇艳的脸庞,何必再从事又苦又累而收入又低的工作?何不通过“傍大款”过上好日子?

去年8月初的一个晚上,朱老板终于打她的手机,肖影应邀到了朱的住处。朱说:“阿影,你别看我有钱,其实长年在外奔波,内心很孤独,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这个小妹……”这一夜,两人情话绵绵,激情放纵了一夜。云雨过后,朱老板给肖影戴上一条金项链。

第二天,肖影就辞掉了商店里的工作,搬到朱的住处,专心做起了“二奶”。在肖影开始当“二奶”的日子,朱老板整天带着她赴酒店,过着风风光光的日子。

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躺在朱老板怀里的肖影泪流满面,显得异常伤感。心疼不已的朱忙问她原因。她说:“一起出来打工的姐妹如今每月可以拿到600元的工资,我想回到商店里工作,但又舍不得你。”此时,朱某明白维系“夫妻”关系的砝码就是金钱,于是说:“你不要走,从这个月起我给你600元。”

此后,朱某不但每月给她600元,还给她换了部新手机。两个月后,肖影又愁容满面地说,母亲病危,舅舅发生车祸,弟弟面临辍学,要向他借10000元。朱某明知有借无还,但为了拴住她,又拿出10000元现金。

时间一长,肖影提出了要当“正房”的要求,被朱某拒绝了。求婚不成,肖影失望了,开始考虑起自己的未来。

今年春节,肖影认识了一个男孩,他面貌俊朗,身材挺拔,在安庆市一家公司当保安。接触后,二人很快建立了恋爱关系。这时,她开始盘算今后两人如何过上好日子,于是,把挣钱目标锁定在朱某这棵“摇钱树”上。毫无防范的朱某仍然有求必应。最后,肖影开始寻找机会离开朱某。

今年7月的一天,朱某从工地返回住处,突然发现肖影不见踪影,其衣物也不翼而飞了,忙打电话给她,没想到肖影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8月初,不甘心的朱某只身来到四川,找到肖影在农村的家,想让她回到他身边。肖影答应8月下旬前往,朱还想用钱收买肖影的心,临走前扔下2000元钱后离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朱始终未见肖影。朱再次来到四川,见肖影不愿回到他身边,便要求肖影赔偿15万元的经济损失。肖影答应筹到钱后于9月初归还,叫他在四川等她。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朱某仍不见肖影现身,恼羞成怒的他立即打电话回家叫老乡王某、李某赶到四川,帮助其绑架“二奶”全家,逼其交出15万元赔偿费,并答应事成后给他们每人5000元的“劳务费”。9月19日凌晨3时,他们在四川成都雇了一辆出租车,携带3把匕首、两捆胶带、8根绳索和2根撬棍赶至肖影家中,合力用棍撬其房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