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商死扛高价致楼市冷 转移视线泼脏水赖中央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5:32:58

“这一段时间麻醉抢劫的发案率较高,受害对象大部分是一个人出门的年轻女性,大家要提高警惕,不要轻易食用陌生人给的东西。”郑州铁路公安处刑警大队大队长丛伟想借本报给大家提个醒。(文记者乔伟辉实习生余良图杜小伟)

11月8日上午10时左右,在位于宽城满族自治县碾子峪乡的京城矿业集团公司办公楼里,工作人员正焦急地寻找着集团副总经理朱山。朱山是一个非常遵守时间的人,每天都是提前十几分钟到办公室安排工作,而这一天已经上班一个半小时了却还不见人影。朱山的手机关机,家里没人接听电话,和其家属联系,朱山的妻子正在外地看病。

感觉情况特殊,公司领导指派工作人员小姚和两名同事带上朱山平时留在办公室里的钥匙来到公司的家属住宅楼上。在反复敲门没有动静的情况下,三人用钥匙打开防盗门。客厅里静悄悄的,三个人来到主卧室,走在前面的小姚吓得惊叫起来,公司副总经理朱山满身是血地躺在床上。

10时23分,宽城满族自治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案,宽城警方有关人员立即奔赴现场。

死者朱山的手脚被黄色胶带纸捆绑,仰躺于主卧室的双人床上,床上有大量血迹。朱山的颈部及胸腹部共有13处刀刺伤,大衣柜、床头柜等多处被翻动,衣物散落在地上。经与死者家属核实,朱山家中的手提电脑、朱山的手机、金戒指、银行卡及部分现金被抢走。警方现场勘查认定这是一起典型的抢劫杀人案。

被害人朱山,男,53岁,生前曾任京城选矿矿长、办公室主任、车队队长、副总经理等职务,是这家年利税2亿元的矿业集团创业元老之一,曾多次荣获县、市先进工作者,2004年度被评为省级劳动模范,是承德市知名企业家之一。

朱山被害案发生后,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转瞬间,朱山被害案成为宽城百姓茶余饭后、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宽城公安局立即成立了由局党委书记局长徐品刚任总指挥的破案指挥部,局长、政委、主管副局长亲自带领侦查人员夜以继日地投入到案件侦破工作中。

警方的侦破工作围绕死者11月7日的活动情况展开。经查,朱山7日早到单位上班后即离开单位,直到下午两点多回单位上班,整个上午及中午去向不明。下午4时30分朱山下班后就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而且平时24小时开机的朱山却突然关了手机。鉴于这种情况,破案指挥部下令迅速查清死者7日下午4时30分以后的活动情况。因死者妻子不在家,侦查人员围绕朱山在什么地方吃晚饭展开了大量调查。8日晚上7时多,一条信息反馈到破案指挥部,朱山于7日中午在宽城县城一酒店吃饭。经饭店老板及服务员证实,7日中午朱山曾在该饭店用餐,同时用餐的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

案发现场门窗均无破坏痕迹,犯罪嫌疑人很可能与朱山熟悉从而叫门而入,或同朱山一起回到家中,那么与朱山一起用餐的女人会不会和朱山一起回家,然后与其他人员一起杀害朱山实施抢劫呢?结合朱山平时喜欢上网,且网友较多的情况,这个女人是不是朱山的网友呢?然而朱山的电脑被抢,有关网友情况又无从查找。

办案人员通过朱山的同事及司机了解到,朱山在天津有一女性网友,朱山曾去天津找到该女网友通过关系看病。宽城公安局教导员张仕敏带人奔赴天津,找到该女子后,通过了解及询问,排除了该女子来宽城或参与作案的可能。

就在案件侦破陷入困局时,办案人员通过查询朱山在农行的存款发现了重要线索。朱山的农行银联卡内本来有2.1万多元,9日下午2时,在农行工作人员的配合下,警方查到了朱山农行卡的支取记录。朱山的农行卡7日22时至8日凌晨4时在承德市区的4个柜员机上被人分6次支走9600元。根据掌握的情况,7日晚朱山应被犯罪嫌疑人控制或者已经遇害,到8日凌晨4时有人用朱山的农行卡取款,说明取款人就是犯罪嫌疑人。根据卡内还有一万余元的情况,防止嫌疑人再次取款,9日晚,承德市、宽城两级刑警部门抽调几十名警力对承德市区主要柜员机进行了一夜蹲守。然而犯罪嫌疑人未再次取款,从8日4时后再无朱山农行卡取款记录。

10日上午,根据多方调查核对,警方查明朱山共有40多个网友,其中承德就有19个,办案民警分成4个组对每一个网友进行公开或秘密核实,最终一个叫“帆”的网友进入警方视野。警方根据掌握的情况,认为这个叫“帆”的网友应为女性,“帆”在网上与朱山聊天较多,但登记的网址却是假的。这个“帆”是何许人,会不会是7日中午与朱山一起吃饭的女子呢?破案指挥部决定把“帆”作为重点调查对象。经过一天多的多方摸排,一个叫徐凡的女人被锁定,徐凡就是网名叫“帆”的女子,警方查到徐凡住承德市陕西营某小区。12日上午9时多,徐凡被抓获。

据徐凡交代,另一同伙叫任梦,20岁,据任梦自己说他在家乡曾经杀过人。10日晚,任梦曾给她打电话,说回老家躲些日子,待没事再回承德。任梦在承德某大学有一个女友,两人关系很好,任梦有可能与女友在一起。徐凡向警方详细描述了任梦的衣着相貌及左手小拇指只有一节的明显特征,并交代了任梦在承德市租房的具体地址。13日9时50分,任梦被警方抓获。至此,宽城警方在承德市公安局及双桥分局刑警大队的大力配合下,经过6天5夜的艰辛努力,成功侦破了“11·8”抢劫杀人案,两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徐凡,女,36岁,承德市鹰手营子区人,离异多年,生活拮据,现住承德市双桥区陕西营某小区。任梦真名贾超,保定市清苑县人。今年3月24日,贾超伙同他人在保定市抢劫杀人后潜逃至承德。徐凡和贾超于两个月前相识。

从10月份开始,二人开始密谋绑架,在承德市双桥区和承德县先后选择两个目标欲实施绑架,但均未得手。10月下旬,二人将抢劫目标锁定在京城矿业集团副总即徐凡的网友朱山身上。10月25日,徐凡、贾超乘快客到达宽城县城,因朱山外出旅游,二人的抢劫计划落空。11月5日二人再次来到宽城,在一个旅店住下后,徐凡便与朱山联系,但因朱山6日外出未能见面。

7日上午10时多,应邀到宽城的朱山与徐凡见了面,两人一同用完午餐后,徐凡提出到朱山家看看,朱山便将徐凡带到家中。7日下午4时30分,朱山下班回家,在院里碰到徐凡,徐凡说来了一个朋友她去接一下,毫无防范意识的朱山不知面临的危险,回家后连房门都未关。徐凡、贾超进屋后与朱山闲谈了十来分钟,徐凡提出要走,朱山打算送二人出门。就在这时,两人使个眼色,贾超掏出刀子逼住朱山,徐凡用胶带纸将朱山的手脚捆住,二人开始翻箱倒柜,搜出朱山农行卡逼问出密码后将朱山捅死,抢走手提电脑一部、手机一部、现金5000元,金戒指一枚及香烟等物。二人逃离现场返回承德,并连夜从承德市区柜员机内取走现金9600元。徐凡分得3600元,贾超将银联卡给了徐凡,其余钱物归了贾超。次日凌晨6时,徐凡再次取款时,卡被柜员机吞了。然后,二人到贾超的住处把血衣、定期存单、朱山的身份证等物品烧毁。

一位企业的副总、省劳模、市优秀民营企业家就这样惨死在魔鬼网友的屠刀下。

2004年4月7日,香港华娱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副总裁、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耿为民在广州华安酒店被杀。4月11日,犯罪嫌疑人周某、王宝珍在中山市被抓,同年5月20日,另一疑犯周芳萍也被刑拘。

2004年4月6日,周某、王宝珍、周芳萍密谋抢劫耿为民。当晚9时许,王宝珍、周芳萍将“网友”耿为民诱骗到广州市越秀区泰康路162号华安酒店608房,用掺和了迷药的啤酒骗耿为民喝下,耿不省人事后,两人遂通知周某赶到酒店,三人将耿身上的现金、手提电话、银行卡等物搜掠一空。随后,周芳萍赶到亚洲国际大酒店,将耿存放在此的手提电脑和掌上电脑取走返回华安酒店。

劫取这么多财物后,三人觉得“意犹未尽”,遂合力将耿为民身上的衣服脱光并将其捆绑,用水将耿泼醒,由周某持刀在旁恐吓,逼其说出银行卡密码,随后,王宝珍和周芳萍持卡到银行取出32200元。

次日上午11时30分,被捆绑的耿为民突然大声呼救起来,一旁看守的周某盛怒之下,持刀向耿为民胸部和背部猛刺十多刀,致使耿当场死亡。

处于转折期的中国股票市场,令所有参与者无一幸免地经受着严峻考验。券商高管人才流动,原是情理之中。但在全行业亏损背景下,他们要想随便另谋高就,已是难上加难

小卢,一家证券公司北京营业部副总经理,在经历几次应聘后发出上述感慨。

股票市场4年的熊市使得以前属于“职场金领”的证券从业人员沦落为“高危人群”,小卢尽管位居高层,同样不能幸免。他所在的证券公司濒临倒闭并被另一家券商托管。

重组往往从人事调整开始,小卢的位置岌岌可危。无奈之下,小卢决定跳槽,出去碰碰运气。

券商高管流动一般分为两种情况:一是问题券商被托管或被关闭后,从业人员被迫重新寻找工作;另一种是在行业内部选择回报更高的基金、外资和保险机构另谋高就。

事实上,券商这圈子不大,转来转去也就那几个人,经过朋友推荐和猎头公司的周旋,他很快就与另外几家券商的负责人见了面。

然而事情的进展比他想像的要糟。在全行业亏损的背景下,其他券商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对应聘营业部总经理职位的人选提出近乎苛刻的要求,令人望而却步。

小卢向《财经时报》透露了其中一家券商开出的条件。这家券商要招聘总经理的营业部位于北京三环路附近,面积1800平方米,月租金20万元人民币左右,物业管理费5万元,员工35人,去年亏损近500万元。

截至到2005年6月,这家营业部有客户约500户,客户资产2.3亿元(托管市值2亿,保证金余额3000万),当年累计成交9亿元,平均佣金费率1.4%。客户以中大户和机构客户为主,营业场所空置率在60%以上。

情况与现在小卢所在的营业部基本相当。但对方所提要求让小卢望而却步。

这些要求包括2005年全年亏损控制在300万元以内,并在三个月内新增客户有效市值4个亿。

“今年的行情依然不振,这怎么能让经纪业务大幅减亏?再说,我手里要有4个亿市值或资金,还出来应聘干吗?”小卢哭笑不得。

当然,招聘方开出的激励措施也很诱人:月薪1.5万元,减亏任务达标后,提取10%作为奖金发放给营业部,其中80%归营业部经理。

小卢的营业部3年来已裁员1/3,剩下来的同事也都在苦撑。经纪人陶先生目前每月只能领到1000多元的基本工资,且不能按时发放。他的孩子刚满两岁,交给父母带养,陶先生戏称自己现在是靠老婆养活。

处于转折中的中国证券市场,使得所有参与者无一幸免地经受着极为严峻的考验。

据统计,自2002年8月鞍山证券关闭以来,已有近30多家证券公司被关闭或托管。

一家券商人力资源部总监告诉《财经时报》,从他了解的情况看,大学毕业生已不再对证券公司趋之若鹜。以往毕业生千方百计要进入证券公司工作,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一些年轻人甚至希望能够在劳动合同到期之前,就离开证券公司。

近两年来,至少已有20%的研究人员离开各家证券公司研究所。如果将证券公司投行、并购、固定收益等其他部门人员流失都计算在内,跳槽人数会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通常,离开的人,不是行业精英就是公司骨干。

到目前为止,证券业似乎还看不到一丝暖冬的迹象。每当严冬难熬,人们总会套用同样的话来安慰自己,“冬天来了,春天会远吗?”

1996年中国股市步入牛市,尤其是1999年爆发“5·19”行情后,中国股票市场环境急剧转好,成交量不断放大,券商手续费收入以及利差收入不断增长。

面对轻而易举就能赚大钱的形势,整个证券行业集体在“发烧”,简单再生产模式大行其道。

这造成了证券公司营业部面积节节攀升,它们普遍由1000平米以下骤然扩大到3000甚至5000平米以上,装修水平也升格到五星级超豪华装修,人员由不足20人扩大到50人以上。

1998年,一家营业部每年300万元的费用开销很正常,但到2000年,营业费用超过1000万元的比比皆是,年营业费用低于500万元的已是凤毛麟角。

在营业部费用支出不断增加的同时,券商总部的费用也在攀升。2000年,拥有30家左右营业部、1000多员工的中型券商,年费用支出至少4亿元。相比而言,一个上百万人口的县级市,其年财政支出也就一亿多元。

虽然2001年下半年以来,股票市场行情不断走低,券商支出有所减少,但远未降到1999年以前的费用水平。据统计,证券业人均年营业费用现仍为40至50万元,而银行业一般不超过30万元。

中新网11月25日电综合报道,3名中国女子投诉被马来西亚警方脱衣羞辱的事件引起高度关注后,坊间又流传一则手机多媒体短讯服务录像,拍摄一名疑是中国籍的女子,在一个类似扣留所的铁栏房内,被一名身穿警方制服的女子罚作蹲上蹲下动作的录像片段,

这段为时约1分11秒的录像片段,以“扣留所女郎”(gadislokap)为存档名称。录像显示一名包头女警,在阵阵诵经声的配衬下,监视着该女郎作出蹲上蹲下的动作,然后才准女郎穿上衣服。

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引起马来西亚高层关注。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表明,他将把有关录像片段,提呈给首相斯里阿都拉及副首相斯里纳吉,以证明警员滥权事件确实发生,而非虚构。

他形容,警员羞辱女郎的行为已让政府及国家蒙羞,并相信正副首相在接获他提呈的影像后,会采取纪律行动对付涉及警员。

针对有关影像是否是日前被警员羞辱的3名中国女子,他表示,影像中的人物是否为有关中国女子的问题并不重要,重点是从这个影像中,证明警员羞辱女扣留者是一项事实,并非捏造。

要约收购之后,哈药集团将不再有流通股,如果公司丧失上市公司地位,也谈不上股改。此前有传言称,集团有限公司要约收购意在使上市公司私有化。对此李大平指出,哈药集团完成要约收购之后有6个月的锁定期,然后根据要约收购条例,公司将在1个月之内卖出最低15%股份,以恢复上市公司地位。

李大平说,如果不解决南方证券违规持股问题,公司进行股权分置改革等于是向南方证券一家支付对价,但是南方证券毕竟违规持股在先,因此怎么解决南方证券违规持股问题,是进行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前提条件。他说,正在进行的要约收购是解决此问题的途径之一。

2004年12月20日,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宣布该公司增资扩股方案已经确定,哈尔滨市国资委员会、哈药集团已与中信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美国华平投资集团、黑龙江辰能哈工大高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正式签署《重组增资协议》。中信资本、华平、辰能三家公司以现金方式向哈药集团增资超过20亿元,成为哈药集团的新股东。但距离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发布要约收购摘要已经将近一年,要约收购仍然处于光打雷不下雨的状态。

《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中国证监会在收到要约收购报告书后十五日内未提出异议的,收购人可以公告其收购要约文件;提出异议的,收购人应当就有关事项做出修改或者补充。收购人修改、补充的时间不计入上述期间。

李大平说,去年年底公司发布的只是要约收购文件的摘要,并不是按规定在取得证监会批复之后发布的要约收购文件。哈药集团有限公司目前仍然在向证监会申请进行要约收购。

之所以要约收购拖了这么长时间,李大平说,“这是由于我们的原因。”因为按照协议,要约收购之前,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必须先增资扩股,与中信资本、华平及辰能成立合资公司,新股东带来资金,然后才能进行要约收购。但是合资公司直到今年7月份才从商务部拿到批文。

李大平说,现在公司向证监会申请进行要约收购,仍然是上一次申请的继续。但是目前“由于自身一些条件没有满足,证监会仍然没有正式受理申请”。至于究竟是哪些条件不符合条件,李大平没有透露。

市场长期传言,哈药集团与南方证券清算组在要约收购价格问题上谈不拢,导致双方关系紧张。

有消息说,哈药集团提出的要约收购价虽然高于目前的流通价格,但是清算组很难接受,一是南方证券持仓成本太高;二是哈药集团要约收购哈药股份意在整体境外上市,加上公司本身的质地较好,哈药股份的估值将肯定被推高,南证方面据此认为应该会有出价更高的买家。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