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禽流感导致营业大降 肯德基大价钱为鸡公关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7:56:00

河南省的省长李成玉:见过,都要挨家挨户的看。给你的缴纳农业税通知单拿到手了没有,实际的完税到底完了多少,在国家规定的农业税之外基层的组织、基层的干部再给他们加码了没有,一般我们都要去看,抽查这些。

河南省的省长李成玉:现在无论是中央财政,地方财政都有着很强的实力去保障一些基本的方面了,另外我们国家现在扶持农业,扶持三农的这种政策,现在应该说,力度越来越大了,所以这种政策现在我可以这样说,就是关于农业税的问题,可能已经完全的退出了中国的历史舞台,这在中国的历史上确实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小丫:刚才,老张给我们算了他自己家的小帐,李省长给我们算了河南省的大账。我还特想知道,全国这笔账是怎么算的?谁最清楚呢?今天我还采访到了财政部部长金人庆,来看看他的算盘是怎么打的?

小丫:金部长,你好!今天要请你给大家算一笔帐,主要是给农民朋友算帐,政府的三农政策给农民朋友带来了很多的实惠,去年温总理就提出要给农民一个大礼包,现在我们要看一下这个礼包的份量究竟有多大,有多沉。首先一个就是到目前为止,全国有多少个省已经全部取消掉了农业税?

金部长:已经有27个省,它自己省财政拿了一部分资金,宣布它这个省提前取消了农业税。

金部长:今年就是在去年的基础上,在592个贫困县全部取消农业税,牧区全部取消牧业税,其它地方全国由中央财政来负担的取消五个百分点,剩下两个百分点。

金部长:大概现在再加上补贴,财政应该要承担将近900个亿,目前除了减掉农业税,同时还有一些扶持农业的政策。

金部长:去年我们用于农业的国家资金超过2600个亿,今年还在继续增加,我估计要超过3000个亿。

小丫:超过3000个亿,我们也知道,很多钱都是从财政上出的,这对于财政的压力大不大?

金部长:因为我们整个国家的实力增加,经济财政蛋糕大,我们应该说有能力来承担这类成本,为了帮助农民,我想应该做,这个钱袋子还是满充裕的

金部长:经济发展了,财力增大了。财力增大了我们按照公共财政,应该体现以人为本。

金部长的算盘,打得让全国农民个个都高兴。今天好消息太多了,相信农民兄弟心里会更踏实一些。

今天,我的信箱里已经收到了7500封来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安徽一位72岁的退休老教师,写了一副对联发给我。我这里给大家读一下,上联是“小丫跑两会委员代表共议国计民生热点话题”下联是“老汉看九州,城市乡村同呈姹紫嫣红盛世气象”横批是“和谐社会”。他说对联是他琢磨了两天写出来的,让我多提提意见。不敢不敢,其实我觉得老先生写的比我好多了,谢谢您。今天我的算盘,打的不亦乐乎。我希望明年我还能拿着这个算盘,继续给农民兄弟算账,希望他们的收入越来越高。另外还要告诉大家的是,小丫信箱今年和全国31家报纸建立了合作,您在《新京报》、《扬子晚报》、《成都商报》等报纸上面,也能看到我们的内容。

□本报记者童家松特约记者陈明玉姚春龙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检察院在接待群众来访时意外得知,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农药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张金泉有经济问题,随后派人展开侦查。令人感觉特别奇怪的是,尽管张金泉受贿130余万元,但他一分钱都没敢用。张金泉在把问题交代清楚后竟提出要回家;在得知自己的行为已触犯法律后,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张金泉向检察机关检举揭发该公司另外两名副总受贿的犯罪事实。日前,张金泉因受贿罪被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2002年12月17日,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建平在接待群众来访时,接到一名群众反映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农药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张金泉与该公司一些原材料供应商关系非同一般;陈建平随即将来访者的情况作了记录后转交反贪部门进行初查。

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原为国有企业,2002年初由常州农药厂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该企业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深化企业管理,狠抓新产品开发,使企业得以迅猛发展。进入本世纪后,企业年销售额达6亿元,年实现利税近亿元,成为常州市化工行业的龙头,也是全国同行中的佼佼者。张金泉现年50岁,原任该企业团委书记,自1993年担任供应科科长至今,一直把持着企业原材料采购供应的大权。

当办案人员刚进入张金泉办公室时,除了公司总经理外,对谁都不买账的张金泉问:“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当得知来人系检察院反贪局的检察官时,张金泉当即傲气全无,只好夹着皮包随办案人员上了警车。

2003年4月13日上午9时,犯罪嫌疑人张金泉被传唤到案。开始调查时,张金泉摆出一副无赖相。

在一番激烈的心理交锋之后,到了9时30分,张金泉换了一种口气说话,“烟、酒、礼品是有的,现金我从来没有拿过。”当现场审讯人员问他是否收受过小额现金时,张金泉象征性地交代了几笔曾经收受过的,自认为数额不大的受贿事实,经承办人员计算,金额超过3万元。“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轻易交代数万元的经济问题,这说明可能还有更大的经济问题在后面”。

进一步审讯之后,张金泉共计交代十几万元的受贿事实,接着他便开始避重就轻、装傻,但细心的承办人员听到他嘴里突然嘟囔一句:“你们不要光听外面的人瞎说,他们说我家里有几百万的。”办案人员听到这句话感觉很奇怪,他为什么要强调家里没有几百万呢?

在听取案情汇报后,新北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兵分二路,一部分同志继续对张金泉进行审讯,一部分同志迅速对他的住房实施搜查。两小时后,搜查组传来喜讯:在张金泉家中缴获尚未来得及转移的现金、存折及贵重物品等共计价值人民币130余万元,与其经济收入严重不符。

有了这130余万元,承办人员底气更足,张金泉在事实面前只好继续交代问题,并最终交代了累计收受常州牛塘某厂长人民币63万余元的最大一笔受贿事实。至此,案件基本事实在不到12小时的法定讯问时期内即已浮出水面。

张金泉虽将有关问题交代清楚了,但新北区反贪局的任务依旧很艰巨———要对张金泉的犯罪事实进行调查取证。首个目标是该案累计行贿数额高达63万余元的牛塘某厂长。

牛塘某厂长一见到办案人员说了两句话,首先是“我本以为你们会到我家里去等我,没想到你们会直接找到机场”。第二句话则让办案人员出了一身冷汗,“我本来想先回避两天,把情况摸一摸,再主动找你们。”事后,当办案人员谈到这一情节时,他们觉得,如果该证人的“先回避”和“把情况摸一摸”付诸实施,那么将意味着大量重要证据的灭失。

先机在握!寻找证人的第一枪打响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变得格外顺利,证人一上警车就被要求交代问题,承办人员同时提醒“先把思想理清楚再说!”

当案情涉及苏州一家大客户时,公司党委有些紧张:“请检察官在找证人来常州务必小心些———这是公司的大客户。”检察官却没有照做,为确保公司发展,不影响公司与客户关系,他们主动出差到苏州找到该单位做了一份笔录,“省得人家心里害怕”。

对张金泉来说,大钱不嫌多,小钱不嫌少。根据调查,收受最小的一笔贿赂是镇江某化工厂一位业务员看到他在洽谈业务时表现出高深莫测的样子,心里“拿不准这个人”,该业务员于是在1999年底试探性地送给张某600元人民币。以后,该业务员陆续送出人民币共计42000元。张金泉拿到最多的贿赂是从1993年开始至案发时,他从牛塘某厂长那里累计收受人民币63万余元,这些钱作为连续10年将农药厂农药中间体全部交由该厂生产的回报。

一位供销员说,“不给张金泉意思一下,他的脸就会很难看,想见他一面是不可能的事。”

在对张金泉的个人物品办理扣押手续时,办案人员发现在他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有沓钱,经过清点刚好是1万元,上面还有银行的封条。经讯问得知,这笔钱是前一天金坛一家企业“进贡”的,他还没来得及向老婆上交。

据张金泉交待,他受贿得来的钱都是交给妻子保管,其妻是个财迷,有数钱的嗜好,对他的受贿行为不但不加以阻止,反而经常开心地拿出来数。作为印证,案发当天,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从他家中果真搜出大量现金。

尽管张金泉在审讯中不止一次地自我标榜“我从不主动向客户开口要钱。”事实上,张金泉经常用“影子话”暗示客户,并以此索贿。金坛某化工厂厂长朱某于2002年4月、6月、8月、10月每隔2个月即有规律地向张某行贿1万元。当办案人员问到原因时,朱某如实相告,“2004年4月,常隆公司从厂里累计进了20吨货以后,张金泉就主动打电话给我,‘老朱,该结账了。’事先我答应过每进1吨货就给他500元回扣,20吨货的回扣就是1万元,我明白他的意思,以后每次进货一满20吨,我就立即给他1万元。”

张金泉每次到上海出差,都事先打电话给客户,虽称“我要来看看”,客户心领神会,每次都要送上相应的好处费,不敢得罪了这位“大主顾”。

案件初查阶段,一番激烈的心理交锋后,张金泉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交代问题。据反贪局工作人员介绍这在同类案件当中是非常罕见的。

当法定的12小时讯问时间到时,张金泉自以为问题已讲清,竟然提出:“检察官同志,我的问题都说清楚了赃款也退了出来,我现在想回家。”在他的脑子里,只要把自己的罪行交代清楚,把钱退出来,“就没事了”,“难道法律不是这样规定的吗?”

尽管张金泉受贿超百万元,他个人近几年每年的合法收入就达8万元以上,但他一家却过着省吃俭用的生活。只要张金泉不回家吃晚饭,他妻子连菜都很少买;张金泉的衣服也基本上是“大路货”,他从不穿“名牌”;张金泉好玩麻将,每次客人一离开房间,他就会立即把房间的灯关掉,怕浪费电。

有一细节特别重要。张金泉每次看到报纸,电视上因贪污贿赂受到法律制裁的例子时,他都会吓得浑身发抖,心扑扑乱跳,“我收了那么多钱,一分钱都不敢花,就是怕有一天被人发现,退不出来就麻烦了。”这也正是该案虽然数额特别巨大,却能够顺利追缴全部赃款的主要原因。

在得知自己的行为已触犯法律时,张金泉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他主动向检察机关检举了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正春及农药销售公司另一副总经理许某受贿的线索。吴、许二人随后被分别传唤到案,在事实和法律面前,吴、许两人也交代了利用职务之便收取贿赂的事实。

张金泉、许某、吴正春归案后,办案人员正确把握法律政策,分别对待处理。张金泉因受贿金额特别巨大,且平时为人十分蛮横,厂内厂外民愤较大,办案人员对其坚决采取了刑拘措施。许某受贿金额巨大,归案后态度又不老实,对部分事实遮遮掩掩,而且本人对企业有离心倾向,如果对其不刑拘,既不利于案件侦查及处理,也不利于常隆公司应收款的收取。因此,办案人员对许某也坚持采取了刑拘措施。吴正春系常隆公司副总、兼任该公司下属合成化工厂厂长(法人代表)该厂生产的产品近几年在市场竞争极为激烈,主要采用代销方式组织市场营销,吴正春在工作中与代销商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合成化工厂的命运决定于几个代销渠道是否能继续保持顺畅,此外,吴正春对该厂代销货款能否及时回收也有着举足轻重之影响。公司领导及时向办案人员讲清了情况,考虑到企业的需要和吴正春本人的认罪态度后,办案人员对其采取了取保候审措施。

人民网北京3月6日讯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6日上午10时举行记者招待会,外交部长李肇星应大会新闻发言人姜恩柱的邀请,就国际形势和中国的外交政策等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

有记者问,外交部在促进中国与国际社会共同反腐败方面今年会有哪些新的动作?

李肇星回答说,中国政府执政为民,正在不断加强反腐倡廉的工作。我们愿意同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在反腐败斗争方面加强合作。

李肇星还说,谈到腐败,另外一点情况也很值得我们警惕,台湾分裂势力为了搞他的所谓“台独”,不惜进行所谓“美元外交”,实际上也就是一种行贿外交。好多有识之士认为,这也是一种腐败行为。

CCTV《新闻会客厅》播出节目《访黑龙江省委书记宋法棠》,以下为节目内容。

沈冰: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两会客厅。先请大家看一个字,这字大家都认识,“酷”,哪位朋友先来发表高见,你怎么来理解这个酷字?

沈冰:假如要把这个酷字跟一个省联系起来,叫一个酷省的话,你们觉得这个省应该是什么样子?

观众:首先跟第一个定义相关,应该是最冷的省,中国最北边的省是黑龙江省。

沈冰:今天我们就要一块来说一说中国的酷省,中国最北边的黑龙江省,在这个酷省里面有一个关键人物今天来作客我们的两会客厅,他黑龙江省委书记宋法棠。

沈冰:刚才大家解释了一下中国酷省的酷字。您理解如果这个酷字跟一个省连起来,叫中国酷省的话,你觉得应该里面具有什么样的含义?

宋法棠:我感觉他们讲的都有一定的道理,酷是一个现代、前卫的意思,而且他对什么事情比较敏锐,这种,当然要有一点表情冷漠的意思,所以跟黑龙江冷也有点关系。

宋法棠:我在那里琢磨,这个酷字总的是个褒扬的意思,我们的冰雪旅游可以叫酷了,我们的国有企业改革,这两年也可以叫酷了,要按你这个解释的话,就是说有些突破性的进展,但是我觉得还有些不够酷的地方,第一,思想还不够解放,观念还不够现代,还不够酷。第二是管理体制还不适应,那么也就是说,管理体制还不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第三个,就是运行机制也还不够适应现代市场经济的要求,我感觉到现在突出的这三点,是这三个方面。

沈冰:我们来听听黑龙江省法制办的副主任吴龙文来跟我们说说,您概念当中,您觉得黑龙江省还不够酷的地方有哪些?

吴龙文:从我们省政府法制办公室,我们的主要职责是对全省行政执法机关它的执法行为进行监督检查,执法人员,他这个定位跟自己定得不准,他没有把自己定位人民公仆这么一个角度,所以乱收费、乱罚款,或者是越权执法这样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也是我们这个机构省委省政府给我们的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今后一个重点解决的问题,所以我在这儿也想借这个机会做一句承诺,就是说是将来任何一个企业或者个人到黑龙江来投资,发现黑龙江在行政执法上不够酷的就找我们法制办。如果说是法制办只要他说的事情是法律上的事实,我们一定还他个公道,如果确实到我们这儿,还没酷了,那就找宋书记撤我们的职。

沈冰:这回答够酷。宋书记,黑龙江省在去年一个很有突破性的一个事件,就是是哈啤的国有股权转让,在世界啤酒业当中引起了很大反响。

沈冰:咱们今天有来自哈尔滨市的国资委的副主任朱海,因为对于哈尔滨市来讲,哈啤应该是你们非常亮的招牌,老字号了,你就不怕改作他姓以后,哈尔滨市少了一个大招牌呢?

朱海:哈啤确实是我们哈尔滨市一个靓女,现在正处在一个高速的发展阶段,也为我们地方财政做了很大的贡献,这样的企业一夜之间我们把它出让给外商,不属于我们哈尔滨市的国有资产了,这个确确实实在我们好多人的心里当中感觉到接受不了,应不应该出让,应不应该保留这样的国有股权,存不存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这是一个问题。

朱海:哈啤也面临着它发展当中的难点问题,比方说它的资金问题,比方说它的扩张问题,比方说它的市场问题,那么这些问题靠企业自身解决起来很有难度,靠政府的投入,我们也是有限的,我们政府应该做政府要做的事情,应该把这个事,把哈啤还给市场,让它在市场的竞争当中去发展,去壮大。

宋法棠:第一,我是非常支持的,这是我们国有企业改制进行资本运营的一个非常成功的范例,跟刚才我们研究那个酷可以联系起来了,我们刚才如果把这个酷解释成现代的、新明的、新瑞的,哈啤的改制就体现这个精神,我们的国有资本升值了,哈尔滨在这个运营当中他们收益了十多个亿。这样我们把靓女嫁出去了,使她更靓了,

沈冰但接下来我得问问咱们黑龙江省省国资委的副主任,盖主任,盖鲁麟主任,靓女好嫁,一般大家不用解释,但问题是,黑龙江省像哈啤这样的靓女,恐怕不是每一个都是这样的靓女,可能还有一些是丑女,相对来说,盘子很大,但经营状况可能不好,甚至很差的,他们怎么办?

盖鲁麟:黑龙江国有经济比重很高,一般都占到80%以上,也确有一批企业在市场竞争当中逐步败下阵来,有的甚至到了破产边缘,这个问题也是我们很头疼的问题,但是从去年新一轮国企改革开始,省委省政府拿出一些思路,也就是今天的酷字,一个是成本类,得需要支付成本,大体上得需要几百亿,第二类是要素类,一个企业经营起来,必须要有资金、管理、技术、市场、产品等这些要素。另一类,理念类,理念类我们将来通过我们的工作可以做好它。要素类、成本类我们可以解决一部分,现在看来,有一部分问题还解决不了,怎么办?开动脑筋,向外资,向民营资本找出路,招商引资,恐怕这将来是一个很好的路子。

宋法棠:现在我们是正在走的这个路子,改制的办法我们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规范改制,吸引战略投资者,这个战略投资,什么叫战略投资者?就是说是你确实是在这里想投资,而且要把这个企业做大做强的我们才请你来,所以面向,第一,面向我们国内的大的民营企业。第二,面向国际上的大的跨国公司,特别是五百强,也面向我们国内的国有公司,国有公司愿意来改,进行股份制改造,我们也同意,也愿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