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致信阿拉伯国家呼吁支持伊拉克武装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2:02:12

金融生态是另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正是金融生态的巨大差异,使得江浙地区与其他地域的农信改革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景象。在民间金融传统深厚的江浙一带,无论企业还是个人,普遍看好金融牌照的价值,加上许多农信社本身经营状况并不差,大小老板争相入股;而在其他更多地方,人们既对金融市场缺乏了解,又大多不信任农信社,增资扩股因而步履艰难。

无论是对农信社还是对地方政府来说,这样的方式都是一个无奈的选择。然而这样的选择会带来怎样的结果?

一种结果是农信社一举撇清旧账,同时因为管理权从央行下放到省政府,经营机制逐渐恢复健康。这是因为,在以前地方政府行政干预造成的坏账是业界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珠海农信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翻开信贷记录本就能看到,整页整页的不良资产都是贷给乡镇企业的。”

不过,与这种美好结局刚好相反的另一种可能是,农信社依然是一个无底洞。“改革只不过填掉了过去的大黑洞,但是谁知道以后新的洞还会不会出现呢?”珠海农信一位人士说。

他作出如此判断的理由有两个,一是股权结构高度分散(按《农村合作银行管理暂行规定》要求,单个自然人持股不得超过股本总额的5‰,法人不得超过5%,自然人持股总额不得少于总股本的50%),二是行政编制的传统用人机制依然无法改变,编制以外的人员据说只能以“个”为单位来计算。

在前央行研究局专家、现招商银行研究员陆磊看来,一旦央行“花钱买机制”的改革初衷被现实所扭曲,农信社的内部控制难以避免,监管就成为关键。“这要通过利益分割来实现,”陆磊说,“毕竟央行已经撒手,地方政府必须自己负责。”

晨报讯(记者李若愚)在银监会最近召开的主席会议上,贯彻落实《国家金融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成为一个重要议题,这也是银监会首次披露国务院已印发该预案。

“这个预案应该是《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的一个组成部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应急管理研究中心顾林生研究员昨日向记者介绍。

顾林生指出,我国已发生过金融突发事件,如江浙地下钱庄的倒闭。去年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王国刚和研究员易宪容就撰文呼吁建立金融突发事件应急机制,但到目前为止,仅海南省等少数省市出台了相关预案。

易宪容昨日解释称,金融突发事件包括银行挤兑、股市暴跌、金融机构倒闭、境外金融冲击、金融危机等情况。他特别提到,美国“9·11”等突发事件也能给金融系统造成巨大冲击,而该事件正显示了应急机制的重要性。

银监会未披露《国家金融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条文,但表示将加快研究建立预防预警系统,明确该系统涉及的监测变量、指标菜单和警戒线等内容,为采取进一步的预防或处置措施提供技术支持。目前,银监会正抓紧修订完善并印发实施《银行业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加强应急处置机构、队伍和信息平台建设,组织开展应急处置培训和演练工作。

从既有举措来看,政策思路大致可廓清为:对于合规经营但处于严重亏损的,可采用再贷款支持;对于股权结构单一,风险相对较小的,可注资

6月中旬,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汇金公司”)和银河证券同时向外界公开证实,汇金公司将出资对银河证券进行重组;央行拟对华安、申银万国两家证券公司再贷款支持。在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先后有亚洲证券、北方证券、五洲证券与民安证券被托管。

敏感人士开始揣测监管层对券商的政策思路:对于合规经营但处于严重亏损,不采取救助措施就没法继续经营的会采用再贷款的形式;对于股权结构单一,风险相对较小但持续下去会出现困难的将采用注资形式;另外问题严重,又无法经营的将会采取托管和关闭形式。

6月20日,一行人走进银河证券北京学院南路营业部。这些人均来自银河证券北京营业总部,他们的任务就是对银河证券北京9家营业部所有的经营业务、财务和公司管理架构进行全方位检查。

据悉,银河证券全国9个营业总部均派出了这样的调查组,对全国167家营业部做了类似检查。

知情人士透露,银河证券从5月下旬即开始了第一轮内部自查运动。各营业部网点先对自己的经营业务有无违纪、是否挪用客户保证金,财务状况和各营业部治理情况进行检查、上报。

银河证券北京学院南路营业部副总经理魏冬说,上述两次内部调查正是源于汇金公司对银河证券注资。各营业总部对营业网点的再调查,主要是对各营业网点先期上报材料的核实。

据悉,目前银河证券已经成立了由总裁朱利挂帅、各副总为成员的资产清算小组,根据两次调查结果,对银河证券整个公司的经营和财务状况摸底,而汇金公司总经理谢平和证监会机构部主任吴清也在这个小组中。

“摸底主要是为了汇金对银河证券的总体状况有个了解,以便具体拿出注资方案。”银河证券的内部人士透露,目前汇金具体注资数额还没有定,只是对银河证券的重组做了决定,注资多少还要看调查的结果。

据了解,目前银河证券已经专门聘请全球著名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为其做资产核算,而这个核算结果,将决定汇金最终的注资数额。

市场传闻,汇金公司对银河证券的注资至少在50亿元以上,甚至会达到上百亿元。

据上述银河证券人士透露,早在去年年底,证监会和央行就已计划对券商注资,而最终选择银河证券,主要是由于国有独资的背景。

银河证券前身为中国华融信托投资公司、中国长城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东方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信达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人保信托投资公司五大投资公司旗下的证券部门,2000年8月组建银河证券。

2002年6月7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由于严重违规经营被央行撤销,其证券业务机构和人员并入银河证券。

“由于中经开证券部门的人才很多,这次托管让银河证券的实力大增,尤其是承销业务。”银河证券的一位营业部人士说。

2000年,银河证券成立之初,主承销金额规模没有进入全国券商前二十名,但在2002年就跃居第六,2003年已经排名第二。2004年银河证券更是以172.18亿元位列主承销金额之首。此外,从2000年公司成立至2004年股票基金交易量也一直占据全国头名的位置。

2004年银河证券目前注册资本45亿元,为财政部独家出资。但据《财经》报道,财政部实际现金出资仅有15亿元。

6月13日,央行公开在自己的网站上表示,拟对华安、申银万国两家证券公司给予再贷款支持。

央行当日发出的消息表明其目的:“为支持证券市场稳健发展,推动股权分置问题的解决。”

从5月9日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具体实施以来,整个市场持续低迷,6月6日上证指数甚至跌至998点,创下100个月的新低。

“市场持续低迷而导致经纪业务量小,因配合股权分置改革而停发新股政策,让整个券商行业几乎在国内没有承销业务可做。”中关村证券副总裁谢一平向记者感叹。

最新数据显示,2004年全国券商继续亏损,亏损金额近140亿元。136家券商平均每家亏损近1.04亿元。一位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整个券商亏损的数额大致占中国股市蒸发市值的20%,而中国股市蒸发的市值当在万亿元以上。按照该人士的算法,目前券商整体亏损当在2000亿元以上。而另据《国际金融报》引述国内某著名经济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指出,券商的不良资产规模可能超过2500亿元。

多位券商人士告诉记者,央行的再贷款,并不是为了填补证券公司的资金窟窿,而主要是为了解决当前紧迫的现金流问题。“贷款要专款专用,还要受到监督,不能拿新钱填旧账。”一位从业人士告诉记者。

据目前了解,央行公开表示注资的证券公司只有银河证券一家。据业内人士估计,囿于股东结构和风险等综合因素,获得汇金公司注资的券商将寥寥无几。相反,再贷款倒会成为各券商选择为自己缓解现金流压力的有效通道。

但谁能在再贷款的争夺中获得这笔“救命”资金,目前仍是市场观望的焦点。

海通证券人士向记者透露,包括海通在内,已有多家券商向证监会递交了再贷款申请。据《财经》披露的未经证实的消息显示,广发证券申请50亿元再贷款,海通证券申请15亿元,东方证券申请12亿元,华西证券申请5亿元。

目前市场传闻,央行此次再贷款规模将有600亿甚至上千亿元。但中关村证券副总裁谢一平却认为,由于再贷款的操作过程远非外界想象的简单,实际能获得再贷款的数额将远远小于市场传闻。

据了解,此次对券商再贷款的程序大致是,由各券商根据自己的资金用途和经营状况向证监会申报,证监会根据对券商的掌握情况有选择地向央行推荐再贷款券商,但这个过程的先决条件是券商没有挪用客户保证金,没有国债欠库现象。

“而央行的贷款条件与一般的贷款条件无二。”央行根据证监会的推荐,具备相应贷款金额的抵押物和担保之后,方可进行贷款。

“这期间证监会也是担保方之一,”一位券商人士表示,“按照上述条件,能够达到标准的没有几家。”

该人士解释说,仅在获得证监会推荐上,不挪用客户保证金和国债不欠库就很少有券商能够达到标准。而贷款担保更是无从谈起,券商股东们在券商出资上就已赔本不少,怎么会拿出数亿资产为券商抵押。

市场目前传闻申银万国申请再贷款额为15亿元,华安证券则为10亿左右。不过据接近华安证券的人士透露,华安证券根据自己的亏损额实际申请的再贷款为11亿元,而央行只给了1亿元-2亿元的贷款额度,且为一年期中期贷款。

长城证券总裁曹大宽日前也向记者透露,该公司已经递交了再贷款申请,但申请的贷款期限均是1-3年的中期贷款。

面对央行的再贷款政策,不同券商表现出不同的心态。国联证券北京投行部副总孙林认为,国联证券并不想从央行那里得到再贷款,目前国联注册资本10亿,净资本有9.7亿元,2004年公司盈利5000万元,“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贷款。”

而光大证券一位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光大证券现在不缺钱,除非利率低到可以套利的程度,光大证券才有可能申请再贷款。

不过,另外一位小型券商的副总语气里却有对再贷款政策可望不可及之感,他抱怨说,在证监会的审核推荐过程中,几个近乎苛刻的条件就把很大一部分券商挡在了门外。此外,在证监会的推荐过程中,被证监会列为12家创新试点的券商将会被优先考虑。但如果严格来分,有哪些券商能够达到标准也不好说,“监管层对券商的分类和推荐没有一个透明的标准。”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向记者表示,12家创新试点券商的选定,除由于资质本身不错外,担负起托管问题券商也是它们面临的一个任务。而在托管问题券商的同时就要承担一定的债务负担,再贷款有一定比例的资金是对托管问题券商时用的。

注资和再贷款的政策一出,市场普遍认为监管层显示出了对券商的扶优劣汰倾向。

上述小型券商副总向记者表示,目前的市场环境对券商而言,生存困难很大,资金支持并不会长久解决问题。

他说,券商的业务范围狭窄,仅限于委托理财、经纪业务和承销业务,生存空间非常小。目前机构委托理财由于券商委托理财问题频发,已经造成了恐慌。新的委托理财业务基本没有,但旧的委托资金又已经到期,亏损的资金窟窿在到期日很难弥补。

他坦言,由于股权分置等原因,新股发行基本停滞,承销业务处在空白期。而目前该公司仅做经纪业务,但由于市场行情低迷,交投并不活跃,这惟一的经纪业务也仅有很少的交易量。

此外,监管层目前对券商的监管也非常严厉,近乎苛刻。他对这种监管形象的比喻认为,就好比一个孩子学习不好,家长拼命打骂孩子,但并不考虑造成孩子学习不好的客观原因。

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韩志国认为,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的券商可以说是业务渠道发展空间最为狭小的。券商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还是交易的手续费,中国的券商作为投资银行的功能非常弱,投行业务的收入越来越低。

国研中心金融研究所副主任巴曙松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A股经纪业务的手续费收入依然是证券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04年平均每家证券公司达到1.91亿元,对证券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总额的贡献度为70.71%,由于手续费收入主要依靠市场行情的走势,因此对经纪业务的过度依赖使证券公司难以摆脱“靠天吃饭”的窘境。

他分析表示,单一的盈利模式导致系统风险占比居高不下,是证券公司行业危机的重要原因。

加拿大国际金融公司的顾晓雨认为,国外公司可以从事风险投资,可以利用自有的资金进行投资,这都是国内券商在政策上、能力上和资金上不具备的条件。

一位从国外回来的券商人士也告诉记者,国外券商的风险投资业务,是券商盈利的主要来源,这也是目前国外投行盈利的重头。

上述小型券商人士认为,对券商的严格监管等于束缚了券商的手脚,等于堵死了券商创新更多金融产品、拓宽自己盈利模式的渠道。如果市场行情长期不好,证券公司不能在行情恢复中弥补自己的损失,将最终走向死亡。

海通证券一位人士认为,目前上述注资和再贷款政策,表明了监管层落实国九条的行动,体现出了对券商的一种支持,同时也显示了管理层对券商的政策思路:对于合规经营但处于严重亏损,不采取救助措施就没法继续经营的会采用再贷款的形式;对于股权结构单一,风险相对较小但持续下去会出现困难的采用注资形式;另外问题暴露严重,又无法经营的将会采取托管和关闭形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