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80岁二战老兵找到战地情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02:26:45

当时一恶徒还欲强奸吴某的情人,该女孩苦苦哀求说已经怀有身孕,恶徒最终作罢。

9月27日,文某驾驶一辆红旗轿车,带着情人去铜锣峡游玩时,车停靠路边被这7个恶徒以相同的方式抢劫并绑架。恶徒没有抢到多少现金,要求文某打电话向家里拿两万元赎人。恶徒最终得逞,在南坪宏声广场拿到赎金后释放人质。

系列抢劫案件侦破后,警方多次找到文某要求配合调查。但文某始终不愿意与警察见面,警察多次电话找到他时,文某总是很客气地承认有抢劫这事情,但不愿意再提起。

恶徒事后交代,他们抢劫专门盯着那些驾驶小车,携带年轻女性出来的中年男士下手。魔头认定这些偷偷摸摸的男女是“不正常”的情侣,被抢后肯定不愿去报案。事实证明,这些受害人一般都不会声张,最多事后才去报警。

10月12日,发现陆续接到的几起抢劫报案类似,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决定并案侦查,由南岸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成立专案组具体负责。所有受害人都反映,对方抢劫的时候下手狠动作快,他们只注意到恶徒有六、七人,驾驶一辆浅色长安之星,至于人的相貌特征等几乎都不知道。

于是,警方一一找到受害人,将其带到抢劫事发地,弄来一辆长安之星小车,给受害人蒙上眼,然后请受害人凭当时的感觉和回忆指挥车辆行驶。

起初,一些受害人凭感觉,把长安之星指挥到了巴南或九龙坡区某地,让民警一时难以确认。

但通过一周时间与受害人的反复试验,警方最后确定,受害人大多都是被押解到长生、峡口和南山方向滞留。初步判断,这7个恶徒对这一带相当熟悉。

随后,警方从银行录像资料中提取到其中一恶徒的相貌特征,经过筛选,警方发现此人外号名叫“长毛”,居住南岸广阳镇。进一步走访,警方发现“长毛”与附近居住的蔺书正、张长亮、刘伟、代成杰等人接触密切。但警方搜捕时,此5人已逃跑。11月初,该五人资料被上报到公安部全国追捕,公安部立即将其列为B级督捕逃犯。

11月26日,警方获得情报,这五人将在大坪一小茶楼聚会。十余警察立即赶往设伏,当天下午将5人一举捕获。而与本案有关的其余两人至今在逃。

这个抢劫团伙以蔺书正为首,最大的年龄25岁,最小的则只有18岁,来自南岸广阳、迎龙和峡口三镇,住家距离不远,几乎从小就认识并混在一起。

5名魔头落网后发现,老大蔺书正还是警方追捕的另一起绑架勒索案主犯。今年5月初,蔺书正伙同他人将一老板挟持到南坪一茶楼,勒索赎金5万元。

几恶徒每次抢劫模式几乎都一致,专门盯那种驾着小车带着年轻女性的中年男士,跟踪到偏僻地段时下手。为避免反抗,抢劫时只要男性一张嘴就动刀子捅,从气势上打压住对方,以便乖乖拿钱合作。

每次抢劫得手,他们都会留下一部分资金由蔺书正保管做公费,其余的则平分。短短一个月时间,他们抢劫得手的30余万元现金,被挥霍一空。几恶徒最喜欢去南坪的几家豪华歌城消费。每次一进歌城,就将至少一万元现金砸在吧台上后,随即吩咐服务生,开最豪华的包房,上最漂亮的小姐,来大盘的K粉。最疯狂时,几恶徒一晚上消费了三万元。到被抓住时,几人已经身无分文,正密谋发动新一轮抢劫。

2005年12月19日,重庆北碚偏岩镇,脚掌反起长的王芳走路与正常人一样,跑起来快如飞。

北碚金刀峡场镇上有位奇女——现年25岁的王芳,双脚掌反长走路竟如常人!人群中不细看她脚上穿的鞋,根本无法辨别。如今她已是一个3岁小男孩的母亲。上月24日,王芳还在场镇上开起一家“荤豆花”,兄弟父母全部为她打工。

19日下午5点,记者慕名来到王芳在金刀峡望湖街48号开的“金玉满堂红荤豆花”。王老板见有客人,动作麻利连忙走上前招呼。恰逢店中麻油用完,王随即提着塑料桶往外走。

记者看见,王穿着一双红色齐至脚踝的棉鞋,双腿一前一后,双手随着步伐的移动摆动。再一细看,发现两只鞋的鞋梆在后,鞋跟在向前移动,与正常人的脚刚好相反180度。5分钟后,始终挂着微笑的王老板提着5斤麻油回店,走路动作自然娴熟,不看脚上穿的鞋丝毫辨不清差别。

王的母亲从厨房出来告诉记者,王芳一出生,她就发现双脚反长,双手轻微向后弯曲。后经鉴定,属于二级残疾走路全靠脚跟。王芳脱掉鞋,记者看见,王芳的脚掌很小,脚跟较粗,长的方向与正常人恰好相反。

四年前,王认识了相邻的柳荫镇男子邓某(左手因事故被截肢),两人一见钟情,随后结婚。次年生下了儿子小超,小超四肢身体全部正常。

下午6点,恰逢王的小学老师和学校校长前来就餐。“在同学和老师眼中,她(王芳)和其孩子没有什么不同!”他王的小学老师——金刀峡中心校任教的王礼说,王在读书期间成绩一直不错,为人很开朗,在她身上看不出一丝残疾人的自卑。

12月18日,南宁市民黄女士把一封长达16页的投诉材料送到本报记者手中,向记者讲述一个多月前她随团到北京旅游时发生在长城上的一段“惊魂”遭遇——因为被“丢”长城上,她几次昏迷还差点被人强暴。

“想到那天,我都忍不住心惊肉跳。”见到记者,现年41岁的黄女士没说上几句话便哭了。她告诉记者,10月28日,她和同事共25人去爬长城,因为同事们走得快,她和广西南宁中国旅行社聘请的导游姚小姐走在后面。

当走到“好汉坡”时,由于该景点不允许游客用自带相机拍照,她便把相机等物品一并交给导游保管。

等她照过相从导游处取东西时却发现相机不见了。她和导游找了一会后,便坐在地上哭起来。不久,她发现四肢开始抽搐,但导游不仅没留下来照顾她,还拎着她的牛奶、矿泉水等物品走了。导游走后,她想自己下山,可两只脚却不听使唤,并从一陡坡处翻滚了下去。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天已经黑了,有两名男子从她身边经过。迷糊中,她听到一名男子说:“我们玩玩她吧。”

……当裤子被脱下后,寒风把黄女士吹醒,她一边哭着反抗一边央求对方放过她。两名男子看到她内裤上带血的卫生巾,丢下一句“倒霉”便扬长而去。之后,黄女士继续往前爬,19时30分左右,爬到索道附近并请工作人员报警,之后再次昏迷。

12月19日上午,记者和广西南宁中国旅行社的负责人黄主任取得联系。他表示,当天的导游是旅行社接团的一位部门经理从北海临时聘请的,事情发生后,该导游一直没向他们汇报,直到黄女士前来投诉后他才知道这一事情。之后,他们帮黄女士向保险公司办了相关“人身意外险”索赔。但黄女士所要求的精神索赔不在旅行社的服务承诺范围内,黄女士只能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关于相机丢失一事,因为没有第三者作证,证据不足,只能通过报警或由当事双方自行解决。

12月19日中午,记者与当事导游姚小姐取得联系。在电话里,姚小姐告诉记者,在“好汉坡”,黄女士确实递给她一些东西要她帮忙拿,但她没留意是否有相机。在找不到的情况下,她一边安慰黄女士一边劝说她先下去,可任凭她劝说半个多小时,黄女士却仍是一个劲地哭。因为当时离下午集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再加上当时手机没信号,为不让其他的游客苦等,她只好自己先下去。事后,黄女士的同事包括北京的“地接”都去找她了,但没找到。

“事情发生当天,我已向旅行社的王经理打电话请示了,而且我还先付车费从北海赶到南宁和黄女士一起到广西质量监督所进行调查听证。我的压力也很大…”说到这,电话那端的姚小姐也哭了。当代生活报记者唐柳凤

新华网北京12月21日电台北消息: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去年底声称原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当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后发动“七日政变”,被连、宋控告妨害名誉。“台北地方法院”21日下午一审判定连、宋胜诉。

据了解,去年底台湾民意代表选举期间,陈水扁在台北县党籍候选人的造势大会上,突然语出惊人地说,连、宋在200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后,企图发动所谓“柔性政变”,要老将怂恿台军方高级将领“一个一个辞官、一个一个装病”。陈水扁后来又在民进党中常会上演说时提到相同内容,其言论顿时引起岛内外舆论哗然,并遭到各界驳斥和质疑。

“台北地方法院”21日一审判决陈水扁败诉,判决还要求陈水扁就妨害名誉的行为向连、宋二人分别赔偿新台币1元,并在岛内三家主要报纸刊登半版道歉启事。(完)

中广网济南12月21日凌晨消息(记者柴安东威海台记者肖琳琅、廉世君)橙蓝色的闪电、沉闷的雷声伴随着七八级西北风的吼叫,暴雪纷飞。从20日8点开始,今年入冬以来第三场强降雪深度袭击了地处山东半岛最东端的威海、烟台两市。大冬天雷电交加,这在北方十分罕见。

20日晚上9点,记者在威海市文化中路上看到,一个小时前还是清理得干干净净的路面,现在已经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暴风雪在霎时间让夜色中的威海能见度不到10米。夜行的司机纷纷装上了防滑链,路上行人只好捂着脸、低着头走路。一位行人告诉记者:“这雪下的还没完没了了,以前没见过威海这么大的雪,这么猛,又打雷打闪,停吓人的。”

面对大雪,威海交巡警上路顶风冒雪现场引导交通,并随时准备紧急救助。一位交警说:“看来这场雪又很大,路上的机动车跑起来很不方便,我们交警基本都上路了,要尽最大努力保证道路畅通和行人安全。”

雷电交加的暴风雪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接二连三的遭受暴雪袭击,也打破了威海、烟台的气象记录。这场雪灾的主要成因就是来自蒙古中部的强冷空气急速、持续南下造成的云层剧烈运动。目前,大雪已经给威海带来3.7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

大雪已经考验威海、烟台半月多时间,两市人民群众已经深谙应对之道。这场大雪来临之前,威海、烟台提前发布了雪灾橙色预警信号和道路结冰红色预警信号。目前,两市蔬菜、燃油等部门提前调度,储备了充分的生活等物资;水电暖等城市基础设备部门利用前两天晴好天气对设备、管道等进行了检查和维修;民政、社区居委会等部门单位对贫困家庭、老人、残疾人送去了棉衣棉被、米、面等过冬用品;市政、环卫以及公路交通等部门已经做好雪天应对措施。

当地气象部门预报,这次强降雪将持续3天时间。此前,暴雪天气在胶东半岛已经盘旋了半个多月。这场暴风雪的到来,将给威海交通、工农业生产和中小学教育带来更加严重影响。威海、烟台两市已经紧急启动雪天应急预案,应对这场自然灾害。

12月18日,记者在去往江西省遂川县泉江镇上溪村的路上,先后经过了两道检疫消毒站。公路两边撒着白石灰,上溪村里更犹如下了一场大雪,四处被白石灰覆盖;活鸭踪影全无,只剩下空空的鸭棚。

在鸭禽流感疫情被国家农业部通报三天以后,遂川县境内,记者已经见不到一只鸭子。

12月15日,农业部通报称,上溪村农户郭建友饲养的鸭群爆发禽流感疫情,死鸭1640只;当天,卫生部也发布公告称,上溪村村民郭平伦被确诊为人感染H5N1病例。这是迄今中国发现的第六例人禽流感病例。

遂川县地处赣西南,隶属吉安市,泉江镇上溪村紧邻遂川县城。遂川县禽流感疫情通报资料显示,35岁的患者郭平伦于12月9日在汤湖镇卫生院看病,拍片发现肺部感染,并有发热、咳嗽症状。当天下午,郭即被转入遂川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入院后,其高烧不退,最高时达41℃。12月10日,遂川县向吉安市报告病情,后者即向江西省有关部门报告。

12月11日,江西省疾控中心对郭的鼻咽拭子和含漱液标本作RT-PCR(基因体外扩充技术)检测,显示H5N1病毒核酸阳性。

12月12日,江西省专家组初步诊断为人感染H5N1疑似病例。次日,江西省、吉安市技术专家组对上溪村鸭子育肥户郭建友鸭棚内的鸭子作采样。14日凌晨,采集样本经江西省家畜防检站实验室RT-PCR检测,结果呈高致病性禽流感阳性。

上溪村鸭禽流感疫情由何而起?遂川县政府有关负责人向《财经》表示,遂川一直以来都是候鸟迁徙的通道,推测是带毒候鸟感染了当地禽类。目前,“遂川县重大野生动物疫源疫病防治应急预案”已经启动,加大对候鸟、鸟道的监测力度,派专人在该县营盘圩、高坪等地的候鸟聚集地进行实地监控。

但是,上溪村多名养鸭户向《财经》表示,病毒是从其它地方传入的。遂川地处山区,缺乏放养鸭子的场地,一直以来,本县鸭子都是从江西省内各地购入的成鸭,在遂川县养殖一个月左右,即予宰杀,加工成板鸭出售。也正因此,当地养鸭户都称“育肥户”。

板鸭加工业一直是遂川县泉江镇的支柱产业之一。镇上有西庄鹅鸭贩运市场,上溪板鸭加工市场等多个专业市场。遂兴板鸭集团公司是泉江镇的支柱企业,年产板鸭达200多万只。仅在上溪村,就有十多户鸭子育肥户,养殖规模从上千只到上万只不等。

多位上溪村民向记者表示,近一个月来,村里陆续死了很多鸭子,被抛在田埂河畔,“到现在还有些死禽没被处理掉。”一位村民指着村内一片水塘说——水塘中隐约可见一只漂浮着的死鸭。直到郭平伦的病情被确认后,县里才开始对上溪村的鸭子进行扑杀,并作掩埋处理。

当地一位养鸭户说,他新近购入的一批鸭子总共2000余只,此次总共死了五六百只。“这些鸭子一两天就死了。”发现疫情后,所有剩下的鸭子都被扑杀。

这位养殖户表示,郭建友养殖的鸭子总数约为七八千只,“死了一半左右。”由于自家鸭群被发现禽流感疫情,郭建友本人至今仍在遂川县瑶下中医院隔离观察,记者无法联系其本人作证实。

多位养殖户都表示,本地的鸭子应该不是在本县被感染禽流感,而是由外来的病鸭带入该县。“有些鸭子刚来就死了,有些过了一个月才死。”一位养殖户说。

外地运来的鸭子都备有检疫证。养殖户郭喜经拿出一份今年11月17日由江西省新干县签发的检疫证,表明鸭子免疫情况正常。他表示,如果没有检疫证,他们不会购入。

更令村民们迷惑不解的是,为何发现疫情的郭建友家中无人得病,个体司机郭平伦却得了禽流感?据村民介绍,郭平伦自家并不养鸭,他平日以运鸭为生。郭平伦、郭建友两家相隔几片田地,有相当一段距离。

据悉,发现疫情后,遂川县共扑杀家禽33多万只,对疫点周围3公里的疫区实行封锁,关闭了疫点周围13公里范围内的所有禽类交易市场。同时,全县所有家禽再次进行免费强制免疫,共免疫家禽35.3万只。

遂川县承诺对养殖户每只被扑杀的鸭子补偿10元,养殖户们目前最关心的是这笔补偿费何时到位。一位姓胡的养殖户说,他养的鸭子近6000只,买进时七八元一只,按正常情况卖出约为每只17元,这样他每只鸭亏损7元。

遂川县官员也向《财经》表示,此次禽流感疫情对当地经济造成负面影响,仅按标准补偿33万只鸭子的扑杀费用就高达330万元,这远未包括对县里支柱产业板鸭加工业的影响。[网络版专稿]本刊记者季敏华/文原标题为“人并禽流感两难降遂川”

独家声明:《财经》杂志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中新网12月21日电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当前安全生产工作。会议要求严肃查处责任事故,防范惩治失职渎职、官商勾结等腐败现象。

会议听取了安全监管总局关于遏制当前安全事故多发的措施及有关问题的汇报。会议指出,当前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特别是煤矿等重点行业和领域的重特大事故接连发生,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很大损失。事故多发的原因主要是已经制定的各项安全措施没有真正落实;部分行业产品需求过旺,生产绷得过紧,加大了安全生产的压力;安全设施和生产设备落后,安全欠账较多;企业安全主体责任不到位,管理松弛,违章指挥、违章作业和违反劳动纪律的问题严重;采矿秩序混乱,安全执法不到位。

会议指出,安全生产重于泰山。各地区、各部门必须以对人民生命安全高度负责的精神,把安全生产纳入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部署,并作为突出问题抓好落实。经济发展必须与安全生产相适应,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发展,不能片面追求速度,忽视安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