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退休并生两个孩子 上海白领家庭的理财计划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7:18:36

9月28日审计署发布了今年第3号审计结果公告,公布了外交部、发改委、财政部等32个部门单位2004年度预算执行情况。这次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是:转移挪用或挤占财政资金、虚报多领预算资金、私设账外账和“小金库”、乱收费等,这也是近年来屡审屡犯的主要问题。

虽然经过了1999年、2003年和2004年三次审计狂潮,但这次审计结果一经公告,又一次牵引了媒体的视线。

今年6月25日,审计署向人大所作的《2004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报告》中审计出的问题依然重重。比较近三年的审计报告,审计内容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广,审计出来的问题也越来越多,整改的情况却难以令人满意。

从审计范围来看,2002年,除了审计财政部具体组织中央预算执行情况,还对国税和海关系统税收征管情况,部门预算执行情况,国债等专项资金管理使用情况,机场项目建设管理情况,建设银行和农业发展银行资产负债损益情况,以及12户国有骨干企业领导人经济责任履行情况进行了审计。

2003年,主要审计财政部具体组织中央预算执行情况,国家发改委及中央其他部门预算执行情况,税务系统税收征管情况,教育、扶贫、救灾等专项资金管理使用情况,工商银行和原中国人寿保险公司资产负债损益情况,以及原国家电力公司领导班子经济责任履行情况。

2004年,主要审计财政部具体组织中央预算执行情况,发改委及中央其他部门预算执行情况,水利、环保、科技等专项资金管理使用情况,部分高校和医院财务收支情况,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产负债损益情况,以及10户中央企业原领导人员经济责任履行情况。

从审计出的问题来看,据了解,2002年审计国务院60多个部门单位预算是执行和贯彻“收支两条线”政策,存在的问题主要是本级预算管理不规范;对所属单位疏于管理和监督,一些部门的二三级单位财务管理混乱;有的部门边纠边犯。

2003年审计署加大了审计力度,对55个中央部门和单位2003年度预算执行情况的审计,发现7个部门采取虚报人员、编造虚假项目等方式,套取财政资金9673万元。

41个部门挤占挪用财政专项拨款和其他有专项用途的资金14.2亿元,主要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办公楼和发放各类补贴。一些部门预留预算资金问题突出,造成资金分配随意性大,不符合部门预算改革的要求。此外,还存在基本建设和事业发展专项资金闲置问题。

2004年,审计署审计了38个中央部门的预算执行情况,主要问题是虚报多领预算资金、转移挪用或挤占财政资金、私设账外账和“小金库”、有些部门年初预算未全部落实到具体项目,造成资金滞留闲置,影响使用效益等。审计查出各类违规问题金额90.6亿元,占审计资金总额的6%。

从整改情况来看,到2004年10月底,审计出的问题部门和单位上缴财政各项资金208.72亿元,滞留、闲置的财政资金已按规定下拨239.27亿元;各级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和被审计单位根据审计意见完善各项制度规定87项,向司法机关和纪检、监察部门移送各类案件线索222起,有754人(次)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或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近日了解到,截至2005年3月底,在2004年被审计出的问题部门和单位上缴财政各项资金233.58亿元,滞留、闲置的财政资金已按规定下拨241.05亿元,调整有关会计账目77.54亿元,收回各类被挤占挪用的资金7.03亿元,挽回经济损失2.88亿元,各级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和被审计单位根据审计意见完善各项制度规定87项,向司法机关和纪检、监察部门移送各类案件线索222起,有762人(次)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或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有对比就有发现,审计署的审计范围逐渐扩大和深入,力度逐步加大,各部门整改情况良好。但问题却越审越多,以往审出的问题反复出现。有的部门单位屡次上榜,甚至和审计部门展开了“屡审屡犯,屡犯屡审”的拉锯战。如果继续这样的局面,人们迟早会对李金华的报告失去兴趣,到那个时候,审计报告还公告不公告?

尽管这些官员对于“铁面”李毅中早已有所了解,但在国务院“9·22官煤撤资大限”已经过去一周,各地公职人员主动撤资并不甚积极的大背景下,气氛仍显得颇有些紧张和悲壮。

李毅中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即席演讲时表情严肃地说:“我讲这些话,是和在座的地市分管领导、安监局负责人交心。大家都是安全生产工作这个战壕里的战友,做好安全生产工作要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气魄。”“惩治腐败是安全生产形势好转的希望,安全生产监管单位必须用重典来治理乱局,为清洗‘带血的煤’和‘带血的GDP’而努力。”

李毅中强调,10月15日是各地最终上报数据的期限,届时不主动撤资的公职人员肯定将面临严厉处罚。“对党员干部,要让其受处分,丢帽子;对职业经理人,要罢免其任职资格,丢位子;对黑心矿主,要让其倾家荡产,丢票子。”

本报记者从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调度室得到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29日下午6点,贵州、内蒙古等11省(区)统计的数据(见图表),主动登记入股煤矿的政府官员数字已达826人,其中此前只上报了20人的山西省,最新增报了170人。而之前被媒体曝光没有一人撤资的内蒙古,目前的登记人数则达到了143人。

不过,全国共有27个产煤省市,除了已经公布的11省市之外,尚有16个产煤省市还没将信息上报。

河南省安全监管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不否认一些公职人员正在抱着侥幸心理观望。

之所以出现这种观望现象,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官煤勾结的现实是,官员直接投资入股的少,官员家属出面投资入股的多;官员掏钱投资入股的少,而运用权力入“干股”的多;官员用真名投资入股少,而用化名入股多。个中,最难清理的是“干股”,它是局内人十分清楚,但在账面上却往往“无形”。

因此,面对“撤资高压”,有些官员会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上级即使铺开全面检查,也查无实据,奈何不了他们。于是,不少与煤矿有牵连的官员既不主动撤股撤资,也不表示自我检查,而是以静观动,寻机避“风”过关。

有媒体从江西省煤矿安全监察局了解到,该局自查结果除11名6月份被有关部门查处的官员从煤矿撤资以外,没有接到一例主动撤资的报告。

而江西省煤矿行业管理办公室综合科的人士以“领导都不在”为由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面对目前大量存在的“观望者”,李毅中表示,这次撤资令由中纪委牵头进行,各省市都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因此行动有着严密的组织保证,等待观望者的将是一张“海捕大网”。

除此之外,相关的法规体系也即将出台。记者从相关人士处得到的信息称,国务院《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的细化法规已于9月28日晚会签完毕,拟近期向社会发布。

该法规第一次将严禁公职人员投资煤矿作为一项法规确定下来。其中该法规第20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投资入股煤矿,否则“给予降级、撤职或者开除的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发改委还联合制定了关于煤矿生产安全事故举报奖励办法。根据该办法,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举报煤矿重大安全生产隐患和官员入股等有关安全生产的违法行为。经调查属实的,最先举报人可获得1000元至10000元的奖励。

除了官煤勾结问题之外,李毅中还谈及了煤矿事故处罚。他说,《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中有关于出现煤矿事故,将给予事故责任人非法所得收入1倍-5倍的处罚。按照这一规定,今后追究事故责任人时,其经济处罚就不仅仅是现在的20万,有可能是2000万甚至是几千万。

“对黑心矿主,就是要让其倾家荡产。”包括参股的公职人员,“谁怕什么,就用什么来惩治谁。”

另外,李毅中指出,在清理公职人员参股煤矿的同时,关闭8648对矿井是今后的重点任务。

他特别指示各地分管安全工作的领导,要不怕得罪少数人,要去拜访与安全工作相关的部门,通过沟通交流争取各部门的支持。“我们安全监管单位没有枪没有炮,只有一把冲锋号,必须把主要负责人动员到安全生产第一线去。”

全国40%的矿井要关停。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李毅中9月29日表示:“这是将吞噬生命的陷阱砍掉了一半。”

但是,这一“救命工程”却可能造成今冬煤炭供应再次出现紧张。本报获悉,不管这些矿井是否最终被关闭,从现在起都要进行停产整顿,由此将造成今年煤炭产量减少7000万吨以上,明年减少亿吨以上。

由于这一政策出台在各地紧张进行冬煤储备之前,煤炭供应紧张的警报已经拉响。

从今年6月起,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已经先后四次下达了煤矿整顿关闭任务。其中,第四批关停矿井于9月20日公布。四次累计关停矿井的数量达8648对,占全国煤矿数量的40%。

9月26日上午,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局长李毅中在部署“十一”期间及今年后三个月工作时表示:“年底之前要完成这8648对矿井的整顿关闭任务,这个底线必须守住,各地只能提前,不能滞后。”

这些即将关停的矿井都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其中大部分矿井近年来发生过安全事故。据华东煤炭销售联合体秘书长郑勇介绍,随着煤矿安全整顿的继续深入,仍有即将关停的矿井将会陆续公布。

李毅中表示,列入名单中的矿井自从公布之日起,只有一次整改机会,经整改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年底之前一律关闭。

煤炭市场分析专家、河南省煤炭销售有限责任公司李朝林指出,根据中国煤炭机构保守估计,今年煤炭产能将减少5000-7000万吨左右,明年减少1亿吨以上。煤炭市场将出现新的供应局部偏紧的局面,引发价格上扬。

据了解,产煤大省山西的煤炭价格,已经因为供需趋紧而发生了逆转。7月中旬,山西8家国有重点煤矿煤炭售价与上半年290.4元相比,平均每吨下降20元-30元。但进入9月,随着供求关系变化,山西原煤价格开始全面上涨,吨煤涨幅目前已达9.7%。

目前,包括山西在内的产煤省市关停工作已经展开。虽然之前已经下达了三批关停矿井任务,但李毅中称,10月份才是关停工作的初战阶段。

据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的调查数据显示,2004年全国19.5亿吨原煤产量中,只有约12亿吨具有安全保障的生产能力,有4亿吨煤炭产量需要对安全系统进行升级改造,1.5亿吨煤炭产量安全状况不达标,2亿吨煤炭产量来自不具备基本安全条件的小煤矿和已报废(停产)的矿井。这意味着,至少有2亿吨煤炭产量将在未来关井中“消失”。

秦皇岛燃料市场总经理李学刚说,今年7月份以来全国煤矿事故死亡和下落不明人数仍然上升了70.3%,未来一段时间再次发生安全生产事故,甚至重特大恶性事故的可能性很难避免。这些突发事件引发的局部地区煤矿大面积停产整顿带来的煤炭供需紧张仍不可低估。

据记者了解,如果去掉重复统计因素,今年煤炭预计产量大致与去年19.56亿吨数量持平,如果按前述减产5000万-7000万吨计算,实际全年产量应为19亿吨左右;另一方面,年初国内煤炭总需求量将达到21亿吨的测算也由于一些高耗能企业的关停有所下降。但供需矛盾并没有逆转,实际缺口即便没有在去年基础上加大,形势依然严峻。

据贵州省政府信息,9月中旬以来,贵州省电煤全面告急,已被迫在全省范围内拉闸限电13条次。截至9月20日,贵州全网因普遍缺煤或出力受限的机组已高达240万千瓦,占全网总装机容量的30%左右。

目前,贵州多数电厂存煤仅能维持生产一至三天,部分火电厂已被迫向省电网调度提出停机申请。

贵州省政府9月21日召开会议,省长石秀诗提出了“要注意处理好煤电生产、省内与省外用煤用电的关系,以供煤量定发电量”。从9月22日起,贵州省内日供电量已从1.2亿千瓦时控制在1亿千瓦时以内,暂时终止向周边省区如湖南、重庆等省送电。

首当其冲的是北京。由于面临可能的煤炭供应危机,北京市今年在进行传统的冬煤储备同时,正在建设30万吨的煤炭应急储备。一旦某个环节出现煤炭供应危机,这些应急储备煤炭将迅速补给。

北京市发改委副主任柴晓钟说,作为全国第二大能源消耗大市,北京今年煤炭总需求量将超过2800万吨。而95%以上的煤炭需要从外地调入,其中来自山西的煤炭几乎占外来煤炭总量的一半,达到46%。山西关井铁令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北京用煤紧张。

与北京相比,东北三省煤炭供应也开始吃紧。东北三省除黑龙江省煤炭资源比较丰富、产能较大外,辽宁、吉林都是煤炭调入省。据黑龙江省经济委员会煤炭行业管理处调研员张云峰认为,2005年东北地区煤炭总需求量估计将保持在2.4亿吨,而黑、吉、辽三省在没有剔除即将被关闭的小煤矿情况下,煤炭产量仅为1.8亿吨,供需缺口约为6000万吨-7000万吨。

在内蒙古,由于可能面临“煤荒”,一些供热公司已经开足马力储备煤炭。据内蒙古晨报9月20日报道,拉煤的司机以前从呼和浩特市到准格尔旗拉一趟煤只用一天,现在至少得用两天,主要原因是由于到准格尔东胜等地拉煤的车特别多,装煤得排队。再加上路上车多,交通拥挤,要是遇上堵车,一堵一两个小时。

而以前供应辽宁锦州能有保证的山西大同煤(6200大卡),目前供货量已经不能得到保证,9月20日以后,价格由每吨550元上涨到现在的600元。先前曾一度受全国煤炭价格下滑大势影响的内蒙古,煤炭市场也开始飙升。与去年同期相比,呼和浩特煤炭价格每吨高出了20元至30元。

记者电话连线辽宁抚顺一家煤矿的负责人孙先生并了解到,目前该矿出产的无烟煤(混煤)的税后价格是每吨380元,而同等型号的无烟煤山西的价格是每吨310元。

另据中联煤炭信息网发布的最新煤炭价格走势显示,进入9月以来,黑龙江双鸭山5000大卡动力煤出厂含税价上涨10元-20元/吨,大兴安岭电煤车板价上涨20元/吨;吉林延边5000大卡的长焰煤出厂含税价上涨30元/吨;辽宁丹东港口5300大卡-5500大卡的烟煤平仓价也小幅上涨10元/吨。

煤矿安全整顿引起的供应紧张、价格上涨等一系列连锁反映,已经引起了国家发改委的注意。据中国电力报报道,由于煤炭供应紧张,目前在煤炭流通特别是电煤流通中追逐暴利、哄抬煤价现象再次抬头,为了纠正煤炭运销过程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国家发改委近日对煤炭价格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河南、黑龙江、安徽等省份价格违法情况突出。

根据检查结果,国家发改委再次重申秦皇岛煤炭订货会前煤电双方签订的中长期价格依然有效。即2005年电煤价格基数部分按2004年9月份实际车板价提价限额8%以内;2005年新增量严格按照2004年9月份实际电煤市场煤和计划煤加权平均价加价限额8%以内;补缺口部分严格按照2004年9月份同区域电煤市场煤合同价格加价限额8%以内;东北及蒙东地区电煤严格按照2004年11月电煤价格比照上述3条执行。

发改委指出,对明确违反价格政策大幅涨价的企业,将《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予以查处。对于违规企业,轻者批评纠正,重者将进行经济处罚,具体金额可由价检部门根据违规企业今年头8个月的违法收入确定。

对省级政府及省综合部门超出规定制定或协调的电煤价格行为,拟请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先进行自查,并向国家发改委提出自查报告。如果各省不能自行纠正,由国家发改委提出处理意见报国务院确定,包括按实际煤价上涨确定上网及销售电价的调整。

但是,光靠价格杠杆或许并非缓解今冬用煤紧张之计。关键是要科学协调煤炭生产与需求之间的关系。国家在关井之前,对所可能造成的供应紧张要有充分估计。这或许是当前面临的事关大局的课题。

经过两度延长,原定于美国当地时间9月26、27日两天举行的第五轮中美纺织品谈判于当地时间9月28日深夜再度无果而终。根据中国商务部发布的新闻公告,双方在这一轮磋商中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仍存在一些分歧;双方同意尽快举行下一轮磋商,并将通过外交渠道商定磋商时间和地点。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