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十五期间经济年均增速8.8%人均GDP1千美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9:06:51

任何一次民主选举,文宣都是重中之重,这次也不例外。王金平的发言人是台湾著名政治评论员江岷钦,马英九方面相对应的人选是有多年台北市新闻处长经验的“立委”吴育生,双方阵营在文宣方面的表现都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根据厦门大学台湾问题研究所副教授张文生的观察,马英九的文宣攻势要比王金平猛很多。

“党主席的脑,要懂得倾听和反省;党主席的胆,要勇于面对改革黑金的挑战;党主席的心,要坚守党的灵魂与意志。”6月29日,台湾几大主要平面媒体出现了这样的广告。次日即引发王马双方口水战,这也是自选举开战以来双方最见锋芒的一次较量。

王金平迅速对号入座,认为这则广告是在影射他本人,有人身攻击之嫌。马英九则为自己辩解说,反黑金是国民党长期以来的政策,是连战亲自制订的,规定国民党要远离黑金,不能提名有黑金背景的人做公职候选人。黑金对于王金平而言的确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台湾的黑金政治文化由来已久,对于在地方选举中浸淫多年的王金平来说,无论如何撇清也很难保证自身的清白。

连战似乎也不太高兴,要求两人就选风问题到国民党中常会做报告。连战说,选举激烈是好事,但不能对对方有不实指责。一个小时训斥的结果是王马两人笑脸相拥面对媒体,场面十分具有戏剧性。

在选举面前,即便再合乎常理的行为都很难逃脱“做秀”的指责,王金平在这方面肯定深有体会。

6月21日,王金平登上台湾海军凤阳军舰出海至台湾东北海域护渔。“台湾渔民经常被日方扣留,渔民受到压迫,大家应站出来关心。”王金平不仅为渔民说话,还宣示钓鱼岛是台湾领土。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一行为却遭到一向在这个问题上态度软弱的民进党的炮轰,说他花了台湾政府1000多万台币,完全是为了给自己的选举造势。

看到王金平在护渔问题上的大手笔,马英九也不甘示弱。他先是批评日本政府做法过分,尔后转趋强硬,要求台湾政府“以战逼和”。此举再次凸显马英九“保钓健将”形象,一改他在护渔议题上的保守印象。

电视、报纸、电台,一个月内,王马竞选广告全面覆盖台湾各大媒体。虽然双方的广告基本上都以强调自己的优点为主,但是也难免会刺到对方的痛处。

王金平的第一波广告出现在6月11日,广告的主题“谁能让国民党赢?”这部片长30秒的电视广告以台湾最热门的棒球比赛为主题。暗夜中蓝营与绿营球队对峙,王金平在比赛中是捕手,他勇猛顽强,最终带领蓝营赢得胜利,然后他站起来,掀开头盔,大声呐喊:“我一定让中国国民党赢!”广告创意由王金平女儿提供,总拍摄成本不到50万元。王金平说,这部片子在暗夜比赛,比喻国民党的处境艰难,而唯有王金平这么“耐操会挡”的领导人,才能带领国民党走出黑夜。

和王金平的广告相比,马英九的广告影像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他只是简单地回答了谁能让国民党赢的问题,让党员清楚了解马英九的参选理念。

“王金平提出了一个好问题,却没有提出好答案,说的都是台面上的概念,口号的意义比实质意义大,非常可惜。”吴育生说,马英九阵营运用这个好题目自问自答,答案就是“能真正推动清新改革的人,才能让国民党赢”,“言行一致,捍卫中华民国的人,才能让国民党赢”,“真正能与黑金划清界线的人,才能让国民党赢”。

不过,由于预算只有161万,马英九的广告在台湾的五大新闻台只播出了3天。吴育生坦承,王金平大手笔的“花费千万”打广告做法,让马阵营感到了庞大压力。

7月2日下午3点,国民党有史以来第一场电视政见会在党营媒体中国电视公司举行。王马两人都打上了红色领带,在大批幕僚簇拥下到场。

不同的是,王金平有行动不便的夫人陈彩莲全程相陪,旁边还有独子王柄尧,马家人无一到场,让小马哥显得有些形单影只。整场政见会分为四个十四分钟的发言。

马英九面对镜头较自然,手势、表情也比较多,应对灵活,只是偶尔会低头看小抄;王金平则相对比较严肃,即席口语较少,全场四平八稳,有时要看大字报提醒纲要。

虽然双方都有响应对方谈话的机会,但也许是策略目标不同,王金平并没有响应对方的谈话,以预先准备的稿子陈述“赢得年底县市长选举、处理党产、整合泛蓝、对抗民粹”等理念,唯一引人瞩目的是在结尾四次高呼“只有王金平能让国民党赢”,其煽情与之前的冷静不成正比。

马英九则在第二阶段大幅响应王金平的两段发言,如以“很赞成王的十万青年十万军,但哪一位可以真的吸引年轻人过来?”凸显两人的世代差距。为了突破政见会无人提问的局限,马英九也主动出击,以自问自答的方式为原本保守的政见会增色不少。

在场的“立委“形容,马要让“政见会变辩论会”,但王要让“政见会就是政见会”,这是两种迥异的选战打法。

双方争夺的主要地点在票源丰富的黄复兴党部以及各自的大本营高雄和台北。

虽说王马各自盘踞一南一北,都有铁杆支持者,但是为争夺票源,二人还是寸土必争,并直捣对方大本营。在台湾,马英九的势力一直被认为过不了浊水溪以南,对此,马英九本人也心知肚明。

6月上旬,马英九就直奔王金平的家乡高雄。一天之内马不停蹄拜访地方政要,但却没有得到什么好脸色,“立委”林益世的父亲、地方大佬林仙保当着马英九的面就说自己支持的是王金平,令马英九颜面无光。但他并没有因此气馁。第一场政见会结束,即成立“马英九高雄后援会”,抢票动作越来越大,展现马英九跨越浊水溪的决心。

有稳定票源没错,但“固桩”也很必要。马英九前脚刚走,王金平后脚也来到高雄,微笑地和支持者包起粽子,给党主席选举预先设了一个好兆头。王金平一边包一边说:“绝对有信心嘛,具体的成果都在这里,一定包中。”此外,他还当众挥毫写下了“春天从高雄出发”等词句。

“信心是绝对有的,而且很有把握,否则投入那么大力参选干嘛?”这是王金平在接受凤凰卫视主持人吴小莉专访时说的一句话。在访问中,他还提及了自己“成功不必在我心”,党主席选举不能跟2008年“总统大选”挂钩。

在马英九的“票仓”桃园,王金平的到来也遭到了冷遇。当他到达该县时,“挺马”的县长朱立伦干脆避而不见,使圆通世故的王金平不知所措。

此外,对于总数近17万人的黄复兴党部,无论王金平还是马英九都期盼能拉拢到自己一方来。由于黄复兴成员多属外省族群,外界多将黄复兴视为马英九的“铁票部队”。不过细究其根本,黄复兴党部之所以力挺马英九,最关键的还是忧心王金平当选主席后,主张“台独”的李登辉路线死灰复燃。

不过王金平不因此丧志,选战逼近,他不但勤走眷村、澄清他走的是国民党路线而非李登辉路线,博取黄复兴在情感上的认同。

国民党前副主席蒋仲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黄复兴是铁板一块”,大家绝对力挺马英九到底;但王金平接受媒体采访时,却透露选情开始渐入佳境——话,当然,都是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说。

今天我们来关注洪水。这两天,长江中下游的防汛形势,骤然紧张了起来。特别是在四川省达州市,7个县、市、区全部遭受特大暴雨袭击,7月8日早晨,尖锐的警笛声就在达州全市响了起来,一个超出警戒水位8米的洪峰正向达州袭来。

7月8日早晨5、6点钟,洪峰抵达达州市上游黄金镇,水淹没了江边的房屋,只露出屋顶,部分来不及撤离的群众被洪水围困,只好爬到屋顶上等待救援,由于水流过快,无法组织船只救援,只能通过在屋顶和屋顶之间搭起木板,向地势较高的房顶转移被困群众。

上午8点,洪峰抵达宣汉县,宣汉江口电站开闸泄洪,整条江堤已经被江面以下,沿江的房子都被淹到了2楼,县城主要街道被水淹没,洪水造成多处塌方,冲锋舟在江面上来回巡逻救助落水和被困的人。

7月8日下午5点,洪水通过达州城,泥浪翻滚,淹没堤坝,城内一片汪洋,市中心低洼处全部被淹。

肆虐的洪水,一度使达州变成了一个水中孤岛,看到洪水来势汹汹的样子,我们也为630万达州老百姓的安全担心。由于水漫达州,造成了全市停水,大面积停电。我们栏目派出的两路记者,也一直坚守在洪灾的第一线,先来看看记者熊曼琳在市区里见到的情况。

记者:今天下午4点,达州洪水的洪峰正通过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这里可以用波浪滔天来形容,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下面是达州最漂亮的一条街道,现在已经全部被淹没,这个仙女本来有4米高,但是现在只露出了一个小金头。

此时,洪峰正在通过达州城。随着水位的提高,达州中心区已经陷入一片汪洋。现在城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冲锋舟。记者看到,工商银行的员工下班了在等着冲锋舟送他们回家。

虽然交通中断,但是对于大多数的达州市民来说,他们面对洪水显得泰然自若。在地势稍高的地方有很多人在围观,看着洪水涨起来。不少人用摄像机,手机把这百年不遇的洪水拍下来留做纪念。在洪水沿岸到处都是快乐的小家伙儿们。这场突如其来的洪水让他们兴奋极了。小朋友们正等着坐冲锋舟再逛一圈。

虽然老百姓对洪水不太在乎,但是达州防汛指挥部还是很紧张。他们现在接到报告,上游两个装满油的巨型油罐被冲了下来。

李向志担心,油罐可能把大桥撞坏,如果发生爆炸就更危险了。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这里就是油罐被冲走的地方,原来这有3个油罐,现在只剩下一个。

这两个巨型油罐在山洪爆发的时候顺着这条河,撞垮道路,一路随着洪水向下游冲去。

经过几个小时努力,救援队终于在油罐靠近岸边的时候控制住了其中一个。而另一个油罐还没来得及冲到下游就已经被卡在了树林里。

目前,达州市区的洪水已经慢慢消退。尽管洪水无情,但洪水来临时,达州市老百姓的镇定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来看看这副照片(附图),这个孩子被抢救他的武警战士放在脸盆里,漂在水面上,可爱的孩子,一脸胜似闲庭散步的样子。达州城区虽然平安度过了这场水中劫难,但是郊县农村的情况,却让人揪着心。

肆虐的洪水不仅漫进了达州城,还先后袭击了沿河的5个县城、40个场镇。这其中,宣汉县受灾最重,受灾人口多达68.7万人,而在宣汉县,又以普光镇受灾最严重。我们的另一路记者罗垠,就深入到了位于洪水中心的普光镇。

记者看到,在达州受灾最严重的普光镇,有一座桥桥面离江面有20多米,7月8日在短短3个小时内,水就漫过了桥面。沿江房子也无一幸免。一路走去,不时能看到被洪水完全冲垮的房屋。不少村民在废墟中寻找的生活用品。一位村民见到记者,掩饰不住心中的悲伤。

水上涨的很快,他们一件东西都没来得及从家里抢救出来,一家人跑到了高处,眼看着自己的家被水冲毁却无能为力。

而另一个村民四间房子全部被水冲毁,他说他今年60多岁,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水,辛辛苦苦一辈子的积蓄就全都没了。

一些没有被大水冲毁的房屋,也全部成了空房,家具都被水冲走,在普光镇的主要街道,我们看到到处是被厚厚的淤泥覆盖的各种家具。

在镇里地势比较低的老街,一大片的房子都成了瓦砾,连摩托车都没来得及开走,可见当时的匆忙。在这里村民告诉记者,他们的一个邻居因为折返回家去拿东西,被水冲到几十公里外的宣汉县城。于是记者驱车前往宣汉县,在宣汉县的医院里,我们见到了这位罗建池老人。

罗建池老人当时把孙子带到安全地带后,想回家取东西,谁知道水涨的太快,他只能爬上房顶。但是房子很快也被水冲垮。

当过船工的罗建池开始还希望能游回去,但很快发现在洪水中他一点也游不动,返而离岸边越来越远。手脚也渐渐没有了力气。他向江边的人呼救。

当时水流很急,而且江面上有很多漩涡,老人知道如果被漩涡卷进去就肯定活不了了。就在老人濒临绝望的时候,洪水把一块大木排冲了过来,老人用尽力气爬了上去。

但是水并没有把老人冲到岸边,而是把他冲到了40公里外的下游宣汉县,被在江中巡逻的防洪救生艇救起。经过医生检查,老人身体并无大碍,只受了一些皮外轻伤。

这位罗老汉真是幸运。不过,在这场洪灾中,达州市所辖的7个县、市、区还是有20人不幸遇难,还有5人失踪,经济损失超过18亿元。特别是在农村地区,损失严重。

达县的一家养鸡场,突如其来的山洪让1万多只母鸡遭受了灭顶之灾。现在他们正在清理死鸡。

张国林很无奈,去年他就已经损失了3万只鸡,今年又损失了2万多,400万投资都泡了汤。

张国林在山洪中仅抢救出了1万多只母鸡。现在他的邻居正帮忙把幸存的母鸡抓回到鸡舍。

四川省达县第二中学校长包茂安:“暴雨过后,下来一个巨大的山洪,把围墙冲跨后就向食堂冲过来,像一个洪流。”

山洪突然爆发,围困了几百名学生。一些学生由于离家很远,很多道路被冲毁,无法回家只能呆在宿舍,学校出于安全锁上了宿舍的大门。

包茂安:“昨天这边涨水,全都想出去看水,我们就怕看水的时候失踪一个,那不得了呀。”

而对于这些半大的孩子来说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失去自由。不过连续三天被关在宿舍的学生见到我们兴奋的唱起了歌。

我们是伴着他们的歌声离开的。而另一所学校阁溪小学就没这么幸运了,这所小学被洪水冲得七零八落。

四川达县阁溪学校校长唐彦君:“当时我发现电线在动,话还没落下去,一下子排山倒海之势,连一眨眼的功夫都没有就下去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