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自称屈原后代 历时20年写出40万字家谱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7:19:20

上个星期,季莫申科明确警告尤先科,携手亚努科维奇好比美国共和党联合“基地”组织,必然腐蚀他的草根似的权力根基。

尤先科和季莫申科表面上看应该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他们毕竟是“橙色革命”的战友。季莫申科也曾明确宣布,她的竞选联盟只会与“橙色革命”盟友结盟。她一再宣称:“我们当时为何要革命?”

但是,这位魅力超群的美女政治家也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合作伙伴。首先,她的国家干预经济的信条与尤先科的自由经济思想是完全相左的,前半年政治合作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其次,季莫申科的得票率很难帮助尤先科的政党组建一个稳定的联合政府。

尤先科这次的选举策略仍然是大打民主牌,称这次选举是“走回头路或奔向未来”的选择。

3月24日,尤先科发表讲话说:“社会今日面对简单的选择:选择返回过去抑或走向未来,遗憾的是过去操纵选举和侮辱国民的人,今日要求复仇,我相信乌克兰人的智慧。”

虽然尤先科试图淡化东部俄语地区与西部民族主义盛行地区之间的矛盾,一再呼吁民众团结,克服东西部分歧。但分析人士仍倾向认为,选举结果将决定乌克兰是继续沿着尤先科亲西方的路线前行还是重回东方。

亚努科维奇的回归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橙色革命”阵营的分裂和尤先科政府糟糕的经济成绩。

他告诉基辅的支持者,“橙色革命”是意图夺权的诈骗行为。他说:“看看他们凭此干了什么,他们继续制造危机要乌克兰人苦苦忍受。”

3月26日,也就是投票日当天,亚努科维奇宣布,如果他的政党赢得选举,新政府将致力于修复与俄罗斯的友好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将保持极好的状态,我对此深信不疑。”他同时宣称,欧洲今后会支持乌克兰,乌克兰会与欧洲建立互惠关系。

本次议会选举一直被各种舞弊传闻和申诉所困扰,一个名为“不能这样”联盟的反对派组织扬言,如果选举出现舞弊,他们将发动新的革命。季莫申科也一直指责尤先科总统和亚努科维奇已达成新议会联盟,甚至参加电视竞选直播节目时最后通牒似地要求总统予以公布。

有乌克兰媒体报道说,季莫申科实际上是在警告前“橙色革命”阵营,随时准备发动人民起义。

但是有政治人物批评说,季莫申科的野心过大,对自己在现代乌克兰政治中的作用评价得不够客观。

新华网北京3月27日电新华社27日受权发布《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农民工问题事关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全局,维护农民工权益是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解决农民工问题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任务。

《意见》全文分10个部分、40条,约9000字。涉及了农民工工资、就业、技能培训、劳动保护、社会保障、公共管理和服务、户籍管理制度改革、土地承包权益等各个方面的政策措施。

《意见》提出了做好农民工工作的指导思想是: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按照落实科学发展观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要求,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统筹城乡发展;坚持以人为本,认真解决涉及农民工利益的问题。着力完善政策和管理,推进体制改革和制度创新,逐步建立城乡统一的劳动力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就业制度,建立保障农民工合法权益的政策体系和执法监督机制,建立惠及农民工的城乡公共服务体制和制度,拓宽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渠道,保护和调动农民工的积极性,促进城乡经济繁荣和社会全面进步,推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中国特色的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健康发展。

《意见》提出做好农民工工作的基本原则是:公平对待、一视同仁;强化服务,完善管理;统筹规划、合理引导;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立足当前、着眼长远。

《意见》要求,抓紧解决农民工工资偏低和拖欠问题;依法规范农民工劳动管理;搞好农民工就业服务和培训;积极稳妥地解决农民工社会保障问题;切实为农民工提供相关公共服务;健全维护农民工权益的保障机制;促进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就业;加强和改进对农民工工作的领导。

《意见》还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抓紧制定和完善配套措施及具体办法,积极研究解决工作中遇到的新问题,确保涉及农民工的各项政策措施落到实处。(完)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近年来,由于重走长征路的两个外国人提出了“长征没有那么长”的说法后,有人对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里数提出了质疑。那么,历史事实究竟如何?

2002年10月16日,英国的两位青年李爱德、马普安开始从江西于都出发,沿着当年红一方面军的长征路线重走长征路,经过384天的步行,于2003年11月终于到达陕北。他们在到达红军长征的终点———陕北吴旗镇的前几天对记者说:“长征并不是25000里,而是12000到13000里,所以长征没有那么长。”这一说法迅速传遍世界并产生了意料不到的影响。据此,有人怀疑红军长征没有“二万五千里”,甚至有人认为长征的里数是虚构的。为了澄清人们的误识,有必要对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里程问题作进一步的考察。

李爱德、马普安重走长征路走了12000至13000里,为什么与当年红军长征相差甚远呢?答案可以从以下分析中来找。

(1)两个外国青年所走的长征路线与当年红军走的路线有相当大的出入。我看过大量的有关长征的档案,包括红军一方面军到达陕北的第二年(1936年春)开始征稿于1937年2月编好以内部资料出版的《二万五千里》一书。这是关于长征最早、最可靠的回忆。这本书是以红一军团直属队为标准,长征中经过地名及里程一览表,依据命令、报告、各种日记、报纸汇集而成。书中附录部分有《红军第一军团经过地点及里程一览表》,这个一览表是目前能找到的最早的、最详细的、最可靠的资料。此表是根据红一方面军一军团直属队为标准的,各师另有行动,均未列入其中。因为直属队并不担任作战任务,在直属队驻扎、休息时,各师仍然在作战,或者侦察、或者阻击、或者进攻、或者佯攻,各个作战部队任务均不一样,无法一一列出。所以直属队是参加长征的红军各部队中长征走路最少的。在表的最后说明中指出直属队的行程共为18088里,如根据此表每日行程表统计应为18095里,两者相差仅7里。

就是按红军长征中走路最少的部队计算,比李爱德、马普安所说的12000里,也要多6000里。我将这个《红军第一军团经过地点及里程一览表》和李爱德、马普安所写的《两个人的长征》一书中有关内容核对过后发现,两个外国青年所走的长征路线与当年红军走的路线有相当大的出入,他们起码少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这里仅以出发后的最初12天的行程为例作以比较。

(2)“用脚还不好走的路”路程不但比公路远,而且难走。对比两个里程表,不难发现,表中只有几个地名是一致的,同样两地之间两个外国人所走的里程比红军长征时的里程要少得多。例如,从唐村到双芫(即今双元乡),红军经过新谢,走了超过60里,而两个青年人从唐村直到双芫只走了30里。两个青年人没有记录从唐村到双芫的经过,从书中记载的内容推测,他们可能走的是大路。他们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不敢贸然走乡间小路,他们刚出发不久就在山上迷路了,为了不再迷路,节省时间,他们经常走大路。他们认为的大路是柏油马路。小路是指步行的路。

其实,在红军长征时,江西中央苏区没有柏油马路,能通汽车的路都很少。通汽车的路也是沙石路或者是下雨后路面为烂泥路的土路。红军到达陕北后,毛泽东在1935年12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分析中国经济政治各方面发展不平衡时,很形象地形容中国交通现况,说:“若干的铁路航路汽车路和普遍的独轮车路、只能用脚走的路和用脚还不好走的路同时存在。”那时江西苏区的路是“普遍的独轮车路、只能用脚走的路和用脚还不好走的路”,远没有像现在这样交通方便,公路四通八达。

这就是为什么1934年红军从唐村到双芫,必须绕道新谢,要用两天走一百多里路,而60多年后两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国青年只用一天走30里路就可以到达的原因。

这两位年轻人很少走“独轮车路、只能用脚走的路和用脚还不好走的路”,他们却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认为“新建的大路远比红军当年走的山道捷径蜿蜒得多”。其实从这两个不同路程表对比就可以看出新建的大路比当年的小路近得多,快捷得多。

(2)李爱德、马普安在走长征路中经过的三个县城,当年红军都是绕城而过。李爱德、马普安所写的《两个人的长征》一书中还收入了他们的手绘地图,从中可以看出,他们经常住在县城里,仅出发的最初二十天,他们就住过三个县城:信丰、大余、南雄。而这三个,当年红军为了尽快行军,避免伤亡,没有打开县城,更没有在县城内停留。红军不仅没有在这三个县城里停留,在长征路上,红军基本没有进过县城。

红一方面军长征已过去70多年了,现在一般说法是经过十一个省,近百个县。但是红军在这个县里经过哪些乡,再具体的路线,因年代久远,如不是在研究当地历史的专业工作者带领,一般人很难在短时间内搞清楚。当年红一方面军长征25000里,今天人们重走长征路并不要求每个人都能再走25000里。这个工程太浩大了,一两个人难以完成的,何况对中国历史、人文情况了解不多的两个外国青年呢?

(3)李爱德、马普安所走的路线是按照上世纪80年代罗开富走的路线,不是真正的当年红军长征的路线。李爱德、马普安走的路线是1984年10月经济日报记者罗开富走的路线。罗开富独自一人重走长征路,不仅是发扬红军长征精神,更主要是宣传红军精神,报道长征路上50年来发生的变化。这个长征路是广义的,包括红军长征所经过的地区,所以一路上他除走红军长征经过的一些地方外,也要到矿山、桥梁、圩场,到有新闻的地方。他不能完全按照当年红军的路线走,更不能走最远的路线。就是按照罗开富的路线走,李爱德、马普安只能比罗开富走得少,走得容易。因为这20年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20年,这些地方交通发展很快,修了很多很好的公路,大大缩短了路程。

正因为他们经过的地方大大少于红军,所以他们所走的路程也大大少于红军。红军从遵义四渡赤水到过乌江共走3945里。李爱德、马普安从遵义在贵州、四川、云南转了一圈到两河口(两河口在乌江北一二百里)共走1866里。他们比红军少走了近2100里路。

他们不仅走的路比红军少,他们也没有走红军走过的那么艰难险阻的路。贵州原来是地无三尺平,新中国成立后修了公路。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拍《四渡赤水》电影时,在娄山关也无法避开公路,无法再现红军长征当年的原貌。在贵州,马普安连连生病,只能休息,休息10天也无济于事。李爱德无奈地说:“新长征就这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进行着。”这是一个客观原因。另外,有许多地方没有开发,或是没有公路的穷乡僻壤,或是军事区域,或是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地区,一般人都难以进去,更何况像李爱德、马普安这样两个外国人。

据法新社报道,日本通产省资源能源厅日前透露,日计划对已维持了20年的金属资源保障政策进行修正,准备扩大稀有金属品种的储备,以维护本土高科技产业的竞争力。

稀有金属是指在地壳中含量极少、分布较散、提炼较困难的金属。稀有金属及其合金是原子能、航空航天工业、半导体、特种钢和耐热合金等生产所必需的原材料。

由于日本是个资源短缺的国家,国民的危机意识十分强烈,日本对所有的重要物资都实施了储备制度。其目前执行的稀有矿产战略储备制度出台于1983年,储备对象为镍、铬、钨、钴、钼、钒、锰等7种稀有金属,其进口依赖度超过90%。

而此次新入选的铂、铟及稀土类三种资源,都是日本最顶尖的汽车、电子、信息等产业急需的物资:铂应用于汽车的废气排放净化装置、燃料电池的制造;铟应用于液晶电视的液晶面板;稀土类则是混合动力车不可欠缺的材料。在上述产业的国际竞争中,日本厂家均处于优势地位。一旦出现资源供给中断,将会严重打击日本的经济及国家安全。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首次将铟金属列为战略物资。铟在高科技武器制造中有极重要的位置。例如日本与美国联合进行的导弹防御项目,便需要大量铟金属来制造高灵敏度的导引头;而日本积极寻求引进生产的美制F-22隐形战斗机,该机的远程探测雷达和隐形座舱盖都需要铟作为原料。

目前,日本的稀有金属储备制度分为国家储备和民间储备两种:国家储备是为了保证长期供给和对付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民间储备是为了防备短期供应问题。这两种储备方式的储备目标是国内60天的消费量,其中国家储备占42天,民间储备占18天。

大量的稀有金属储备需要巨额资金。为此,日本通过多种方式建立了储备专项资金,并已为稀有金属进口动用了大约600亿日元的国家预算。日本政府还鼓励本国企业到海外大规模投资矿产资源,日本企业在境外开矿从本国中央银行和进出口银行贷款时,金属矿业事业团则出面做担保人,仅收取0.4%的担保费。

此外,据美国《全球安全》杂志称,日本近年来以进口废旧金属的名义,从东欧国家买回报废的俄罗斯米格飞机,主要目的就是为提取钛、铟、铱、锆、铯、锂、钨等稀有金属材料,然后重新制造产品卖到国外。

稀有金属的产地大部分在非洲、前苏联地区及中国。其中,稀土资源更是79%的储量在中国。据日本“稀有金属”数据库的统计,日本稀有金属的进口量,一半都依靠中国,而稀土资源更是83%从中国进口。

近期,日本国内不仅在所谓的军费问题上攻击中国,而且在稀有金属问题上,也强调“中国威胁”。因此,日本鼓吹:中国的经济增长造成对稀有金属的需求量猛增。日本国际未来科学研究所的代表浜田和幸说:“中国拥有世界稀土资源的88%,钡、锑和铟的储量也非常丰富,掐住了日美的咽喉,日本和美国没有这些稀有金属,就无法制造精密的制导武器。”

日本自己加强稀有金属的战略储备,却拿中国作为“挡箭牌”,为的就是要掩盖其军事上的真实目的。要知道,稀有金属是制造尖端武器不可缺少的原料。如钛,是制造战机的主要原料;钢里只要加进千分之一的锆,硬度和强度就会惊人地提高,是制造装甲车、坦克、大炮等武器的重要材料。日本大量储备战略性稀有金属,其军事目的不言而喻。

本报讯(记者郭晓军)昨天零时,北京市发改委发布消息,根据国家发改委调整成品油价格的通知,自3月26日零时起,全国汽、柴油(标准品,下同)零售基准价格每吨分别提高250元和150元。由于北京市率先实施车用汽(柴)油欧Ⅲ标准,为补偿炼油企业执行欧Ⅲ标准而增加的成本,北京市汽、柴油零售基准价格每吨分别提高460元和340元。为减轻成品油价格调整的影响,北京拟于近期召开价格听证会,适当调整出租车租价。低保户和特殊困难家庭也将获得部分生活救助。

北京于2005年7月1日起率先实施《车用汽(柴)油北京市地方标准》(相当于欧Ⅲ标准)。欧Ⅲ标准汽(柴)油对生产工艺、设备及原油质量都提出了更高要求,炼油企业生产成本因此有所增加。北京市发改委委托中介机构,按照国内先进生产工艺和技术水平,在广泛征求专家意见,严格审核欧Ⅲ标准汽(柴)油生产成本的基础上,测算北京市汽、柴油因实施欧Ⅲ标准,成本每吨分别增加210元和190元。

经国家发展改革委报请国务院同意,在全国统一提高成品油价格的基础上,按照汽油每吨210元、柴油每吨190元的标准,补偿炼油企业因执行欧Ⅲ标准而增加的成本。因此,针对本次调价,北京市汽、柴油零售基准价格每吨分别提高460元和340元。

为减轻成品油价格调整对种粮农户、城市公交、农村客运及出租车等行业的影响,北京市将按照国家的统一部署,对种粮农户、城市公交及农村客运等行业的用油增支进行补贴。因成品油价格调整引起城乡居民基本生活消费品价格上涨时,按照《北京市城乡居民基本生活消费品价格变动应急救助预案》确定的标准和程序,对本市低保户和特殊困难家庭给予生活救助。

市发改委透露,北京拟于近期召开价格听证会,适当调整出租车租价,在租价调整之前继续落实政府对出租汽车行业的燃油应急临时补贴。北京市价格主管部门将加大对成品油价格的监测和检查力度,坚决查处各类违法行为。

新华网重庆3月27日电(记者张桂林、张琴)记者从“3·25”事故现场处置指挥部了解到,27日上午实施的中石油开县罗家2井压井封堵工作效果不是很好,井口压力出现回升,目前正在研究实施第二套方案,视相关情况预计在27日下午或28日启动。

中新网3月27日电据中通社报道,美国最新一期《外交》杂志刊文说,美国很快就可以具备一次性摧毁俄罗斯等国家的远程核武库的能力。

摧毁敌方所有核力量并使其失去反抗力量,被称为“首次核打击能力”或“核优先能力”。大约半个世纪以来,世界核大国在军事上形成“相互确保摧毁”的局面。拥有强大和精良的核武器的美国和苏联,任何一方如果首先使用核力量,都有可能被另一方的反击击溃。因此,挑起核战争也就相当于自杀。

然而,美国两名学者凯尔·莱伯和达丽尔·普列斯在最新一期《外交》杂志上联名发表文章宣称,“相互确保摧毁”的时代正走向终结,美国具有核优先能力的时代开始了。美国很快就可以达到只需一役就能将俄罗斯等国家的远程核力量库摧毁的水平。

两名学者预言,除非美国的核政策发生改变,或者俄罗斯和其它国家开始采取措施未雨绸缪,否则,全世界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被笼罩在美国的核阴影之下。

文章说,世界核大国的核威慑均势之所以被打破,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美国对核系统进行了大规模改进;二是俄罗斯核力量急剧下降;三是其他国家的核力量规模始终停留在较小的水平上。

文章说,近五十年来,为了达到“先发制人”的目的,美国大力发展战略轰炸机、洲际弹道导弹和战略导弹核潜艇,美国的核力量在冷战结束后变得越来越强大。相比之下,俄罗斯的战略核力量劫大幅度下降。俄远程轰炸机减少了近四成,洲际弹道导弹减少了近六成,战略导弹核潜艇减少了八成。而俄罗斯保留下来的核武器“几乎不能立即使用”。八成的井式洲际弹道导弹已过了最初的使用年限。战略导弹核潜艇每年演习的次数大大下降。核潜艇出巡次数大大减少,大多数时间停泊在港口。俄罗斯的早期预警系统也是“一团糟”,雷达或许在潜发导弹爆炸的前几分钟才能发出警报。

俄罗斯军事专家认为,所谓美国核武一国独霸的时代已经来临,这种观点不值一驳。俄核潜艇和战略轰炸机出海和飞行频率较低,不等于非常容易被美军一次先发打击彻底摧毁,俄军完全可能在短时间内调整战略力量部署,进入战斗位置。其次,俄正在全力修补导弹发射预警系统,计划近期部署新一代导弹预警雷达系统。美国隐形轰炸机也并不是不可拦截的,在俄罗斯上空将被大量摧毁。另外,俄还在继续研制“白杨—M”、“圆锤—30”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建造新一代核潜艇,俄战略核实力虽然相对削弱,劫仍能对敌人进行无数次毁灭性打击。美一旦攻俄,不可能不遭到致命反击。

《外交》是由美国著名思想库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办,是美国国际事务和外交政策研究领域公认的最权威、影响力最大的学术刊物之一。这一次发表文章的两位学者也都是核武器和核安全领域有影响力的专家,出版过多部相关论著。

中新网3月27日电据星岛日报报道,香港尖沙嘴杀警抢枪案凶嫌“魔警”徐步高涉嫌与赌博集团有关。香港警方消息透露,警方近日在徐步高三个户口中,发现逾百万元存款,并有证据显示,徐长期与地下赌博集团联系。

除此之外,警方更怀疑,徐步高大半存款与赌博集团有关。警方调查显示,徐长期与一个地下赌博集团频密来往,故怀疑徐可能是当中活跃成员,但徐在该集团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是“艇仔”抑或是“庄家”?牵涉多少金钱利益?暂仍未有线索,仍需进一步调查中。

警方怀疑,身为普通警员的徐步高,月入两万多元,生前拥有两个公寓,还有存款过百万元,明显职位与收入不相称,巨款来历成疑。另有指枪击案当日,徐步高原应当值,但他申请休假半日,前往柯士甸道隧道,是他约了一名同袍见面,而那名同袍是谁,警方仍正追查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