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学生因为性冲动奸杀寡妇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38:02

会谈开始前,温家宝为朴凤柱举行了欢迎仪式。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洪绂曾、外交部长李肇星、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和中国驻朝鲜大使武东和等出席了欢迎仪式。(完)

现在已经开始对地厅级干部进行审计了,如果不对更高层次的干部进行审计,政府等于给自己造成被动

2005年全国“两会”期间,对于人们普遍关心的省级领导干部审计问题,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表示“工作刚刚开始,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中省长‘只审了两三个’”。

据《瞭望东方周刊》从相关部门了解,接受过审计的省长包括陕西省原省长程安东和卸职不久的,吉林省原省长洪虎。

不过,“因为干部管理有权限,今年将审计哪些省份,审计署要等待安排。”李金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表述。

中央党校党建专家叶笃初对此评论说,“对省部级领导进行审计,是意料之中,大势所趋。现在已经开始对地厅级干部进行审计了,如果不对更高层次的干部进行审计,政府等于给自己造成被动。”

“但这还需要一个过程,不能期望值太高,也不能性急。要考虑全面,趋于理性,还要注意保护干部的积极性。”叶笃初表示。

《瞭望东方周刊》从国家审计署了解到,审计署已于2004年末、2005年初用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对吉林省原省长洪虎的经济责任审计工作。

2004年10月26日,65岁的洪虎被免去中共吉林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按照有关程序,随后辞去了吉林省省长职务。

此后,在2005年2月28日结束的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洪虎被任命为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洪虎出生于1940年6月,1998年9月起任中共吉林省委常委、副书记,吉林省副省长、代省长。1999年2月当选为省长。2003年1月在吉林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再次当选为吉林省省长。

洪虎曾因2004年的,“2·15”吉林市中百商厦特大恶性火灾事故,通过媒体向民众公开致歉。省部级官员就一起安全事故公开向民众致歉,在近年来很少。

另一位接受过审计的省长是陕西省前省长程安东,程是迄今为止因为安全事故频出而受到处分的级别最高的行政官员。

2001年4月,陕西省连续发生了三起特大安全事故,死亡103人。因这三起特大安全事故均为责任事故,国务院对程安东给予了行政记过处分。

2002年5月20日,陕西省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9次会议决定,贾治邦任陕西省代省长,并接受程安东辞去陕西省省长职务的请求,2003年3月15日,程被任命为第十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程安东出生于1936年10月,1994年11月任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党组书记兼西安市委书记。1995年1月任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省长、党组书记。1998年5月当选为省委副书记。是中共十四、十五大代表,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五届中央委员,七、八、九届全国人大代表。

程安东去职时已年届65岁。据新华社报道,审计署是2002年3月开始对程安东进行经济责任审计的,这是对省长进行经济责任审计试点工作的开始。

曾经参与审计程安东的审计署西安特派办的一位官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审计结果对程安东的评价很好,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陕西人对程安东的评价还是很高的。”

除了两位省长,接受过审计的省部级干部还有科技部原部长朱丽兰、国家建材局原局长张人为。朱丽兰现任十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主任委员。

张人为现任第十届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对张人为的审计始于2001年9月10日。

《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出台后,针对各级一把手的配套监督措施不断出台,激活省部级高官经济责任审计制就是配套措施之一。

尽管近年来审计署曾探索性地对省部长进行经济责任审计试点,然而,这种审计模式仍然处在探索之中,官员也是随机选择的。

中国任期经济责任审计可以追溯到1999年,当年中办、国办发文规定,实行任期经济责任审计的领导干部级别是“县级以下”,此举为在全面开展县级以下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提供了有力的依据和保障。

2001年1月,中央五部委经济责任审计工作联席会议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又提出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经济责任审计工作的意见》,要求全面推行党政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制度,深入开展国有企业及国有控股企业领导人员任期经济责任审计工作。同时提出,“要逐步开展县以上党政领导干部任期经济责任审计。”

2004年4月,中央五部委联席会议决定,从2005年开始,把党政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范围扩大到地厅级。有关审计范围、审计组织、审计实施程序等将按照《县级以下党政领导干部任期经济责任审计暂行规定》及其实施细则要求执行。

尽管2005年审计范围迈的步伐很大,已经扩大到地厅级,但还是有人提出,为什么不是省部级?

审计署经济责任审计司副司长李树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短时间内不大可能。这并不是不该对省部级干部进行监督,审计一个省长非常复杂,还需要多一些时间实践。”

据李树廷讲,审计一个省长,20多人审两个月,还只是审计其中一部分内容。省长的主要经济责任是什么?审计范围应该怎么定?现在还在摸索之中。

参与审计程安东的审计署西安特派办的一位官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厅级领导干部一般是政策的执行者,决策范围小,对他们进行合法性审计就够了。但省级领导评价体系不好定,现在只能就争议的问题做一个评价,省长任期五年,做了很多决策,好多决策又是省委省政府共同的决定,有的是省政府常务会的决定,责任不好明确。”

国家审计署正司级审计员、原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邢俊芳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现在对省部级干部的审计基本属于离任审计,属于‘马后炮’,将来应该强调任中审计。”

对党政领导干部尤其是省部级干部的经济责任审计,属于一种授权审计,它的立项依据是党委、政府、组织人事、纪检监察机关的授权。从审计立项方面,审计部门毫无主动权。

尽管《县级以下党政领导干部任期经济责任审计暂行规定》和《国有企业及国有控股企业领导人员任期经济责任审计暂行规定》是经济责任审计的法律依据,但它们本身并不是法。近年来各地经济责任审计的实践,呼唤统一法规尽快出台的声音日盛。

《瞭望东方周刊》了解,目前审计法修订工作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国务院法制办已将《审计法修正案(草案)》报请国务院常务会议审定,有望在年内出台。

另据了解,2005年,审计署仍将依据国务院要求,并接受中组部委托,继续对省部级领导干部的经济责任审计进行试点工作,并逐步通过试点,出台全国性监督条例。发表评论

3月21日晚23时,“狼牙山壮士”最后幸存者葛振林在湖南衡阳169医院与世长辞,“我早就该去找我的战友们了,他们整整等了我70年。”这是葛振林老人在实行气管切开手术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五位英雄团聚了,但现实是,这个英雄的故事在慢慢淡出我们的视线。记者昨日也了解到,《狼牙山五壮士》已被从课本中正式删除。

“我是伴着这个故事长大的,但现在我的孩子连什么是狼牙山五壮士都不知道。”一位网友发了这样的帖子。

“在新的上海市二期课改语文教材中,《狼牙山五壮士》被正式删除。”昨天,上海市教材编写组主编徐根荣告诉记者,除了上海市的新语文教材,目前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语文新课本也删除了《狼牙山五壮士》的内容。

“当初选择这篇文章是出于与时代接轨考虑的。”徐根荣谈起选择这篇文章的原因时告诉记者,在当时,教材中革命英雄主义占主要成分,“狼牙山五壮士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用尽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搏斗,一步步退到悬崖边,到无路可退,为了不让敌人俘虏,跳崖牺牲,这样的故事在70年代人的心中很容易产生共鸣。”

“在当时的课本里,反映长征的故事,比如《七根火柴》、《草地夜行》、《飞夺泸定桥》,反映抗日战争的故事,比如《狼牙山五壮士》、《小英雄雨来》,反映解放战争的《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红岩》、《江姐》,甚至后来反映抗美援朝的《黄继光舍身堵枪眼》在教材里占了主要成分,在那时,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从小都受到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对这些战争题材的故事有较深刻了解,甚至有些老师还亲身经历过,所以,在课堂上老师讲得动情,学生听得也动心,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徐根荣告诉记者。

当时,老师在讲完课后,就立即召开主题班会讨论学习心得,学生们也都深刻地认识到今天的幸福生活就是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这就符合了当时的社会需要,这些文章也就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同样,把《狼牙山五壮士》从新课本中删除也是现代社会的需要。”徐根荣告诉记者,现在社会以多元化为主,学生们需要更多更新鲜以及种类丰富的知识,过去单一以革命战争题材为主的文章结构就与学生们的思想脱节。

另外,《狼牙山五壮士》所反映的时代与现代社会从时间上来说也就差距,学生从小生活环境与那时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些文章也越来越难勾起年轻的老师们的共鸣,再用这些战争题材的课文教育学生,“教”与“学”的作用都不会很大。

新教材中同样保存了,比如《飞夺泸定桥》、还有一篇反映贺龙女儿在长征过程中出生长大的文章,而更多的则是生活化,儿童化的文章,甚至还出现了反映国外新鲜事物的文章,在教学中产生了很好的效果。

“新的时期,革命英雄主义仍然需要,只是这种需要应该转化形式了,只要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奉献自己的都是革命英雄主义,过去战争时期有革命烈士,现在和平时期,有杨立伟,有桑兰甚至还有刘翔。这些人都是为了国家奉献自己的典型,在新时期,他们用新的方式做着付出,这些方式很贴近生活,与孩子们的环境接近,比如刘翔,他本身就是上海人,这对孩子们理解什么是英雄主义,怎么做到英雄主义有很大帮助。”

“你再也找不到哪部电影像它一样让观众疯狂。”昨天下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电影《狼牙山五壮士》的导演,现年80岁的史文炽老人告诉记者。

1958年,时任北京八一电影制片厂导演的史文炽接到了厂里下发的任务,要求他了解“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并拍成电影,“用抗日战争的革命英雄主义故事感染人们”。

三天后,史文炽带着摄制组赶到了狼牙山,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当地老乡家里了解情况,登上狼牙山亲身感受战斗现场,“听一段哭一场,讲故事的老乡哭、我自己哭,有时候半夜醒过来,回忆一下也会流眼泪。”在彻底了解了五位英雄后,史文炽感受到必须把这五位英雄的事迹推出来。稍微修改了剧本,电影正式开拍了。

由于年代久远,拍摄时的情景史文炽已有些记不清,“我只记得艰苦,正逢困难时期,我们整个摄制组在山上一拍一天,但一点粮食都没带,就饿着肚子拍,后来老乡发现了我们的窘况,把自己家的白面省下来做馒头送给我们,可以说这部片子是狼牙山下老百姓出钱拍的。”当时影片拍摄进展速度飞快,从开拍到最后剪辑完成,一共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并得到了电影厂领导的一致认可,马上就公映了。

“看完这部片子,观众们全都疯狂了。”史文炽老人告诉记者,很多地方连续一年不换片子,天天上映,场场爆满。很多人把台词记下来,白天晚上有空就拿出来看,最后倒背如流。一位小战士观看时情不自禁地跳起来,喊着要杀日本鬼子给五位英雄报仇;还有的在电影院里突然带头喊起了口号,为了不影响其他人看电影,只能叫人来把他架走。

“我电影中最后一个原形也去世了,我感觉,过去来看这是一个故事,现在,这部电影成为了一个纪念。”史文炽说。据他讲,在拍摄电影时,自己并不知道狼牙山五壮士中还有两位至今仍活在世界上,直到1972年他才知道,就是因为这部电影,史文炽在文化大革命时被认做”反革命文化权威”,在山西坐了十年监狱,“如果拍摄电影时我能知道葛振林还活着,或许电影会更好看,之后很多次我都想去看看葛振林,跟他谈谈,但现在看来是一个永远不能完成的事了。”

当时了解这个故事的人并不多,史文炽连夜翻找了资料,也只了解到有5位战士在弹尽粮绝后跳了悬崖,日本鬼子还向他们敬了礼,其他的就什么都找不到了。

为他抢救的内科主任彭寒林至今记得从接受葛振林到看着他离开的每一个细节。

“他真的是英雄,”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彭寒林不住地对记者讲,并不是因为在住院时,体内7个脏器严重衰竭却依然谈笑风生,也不是因为他不断地告诉医生,“这药太贵,我这么大岁数也活够了,少用点药我还能早点见到我的战友们”,彭寒林告诉记者,葛振林当初跳崖后留在头顶2厘米见方的深坑,现在伸手就可触及,“这可能是英雄的最明显标志。”

“我的父亲病得很突然,临去世前什么都没有说,本周五上午9:00举行遗体告别仪式。”葛振林大儿子葛长生对记者说着父亲去世后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事,用他的话说,父亲的去世让他少了一个精神上的依靠,“从小我们兄弟四人都是在父亲的教导下生活,教我们做人,教我们正确地面对社会,从明天开始,就只能靠自己了。”

倒是湖南衡阳干休所的一位小战士给了记者一个与众不同的答案,“葛老走了,我们这里少了一个乖老人。”他给记者说了一个细节,每个天晴的午后,葛振林总是坐在阳光底下,眼睛看着狼牙山的方向,嘴里喃喃着,“兄弟们,你们在狼牙山上久等了,我就来了。”

河北曲阳人,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参加八路军,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9月25日在河北省易县狼牙山阻击日军战斗中,为掩护部队的安全转移,葛振林与四位战友跳下悬崖,所幸挂在树上,被战友救护归队。伤愈后,先后投入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历经10年烽火岁月,身经百战,屡建战功,曾荣获全军二届英模奖章。朝鲜停战后回国,历任湖南省警卫团后勤处副主任、湖南省公安大队副大队长、衡阳市人武部副部长,衡阳警备区后勤部副部长,1982年离休。担任全国近200家中小学的校外辅导员。

狼牙山山区人民,为永远纪念“狼牙山五壮士”,特在狼牙山顶峰棋盘陀上修建了一座雄伟的纪念塔。

班长看看太阳,已是中午,但为了让领导机关和主力转移得更远更安全,全班决定再坚守一些时间。日军不知山上有多少八路军,继续猛攻不已。6班正好把日军往山上引,不觉太阳偏西,6班也快退到了山顶,班长边打边和大家商量:如果转移出去寻找主力,日军肯定会跟踪追击,于是5个人一致同意退向山顶。到了山顶,已无路可退,山顶那边是悬崖峭壁,这边是敌人追兵,怎么办?子弹打光以后,班长拧开最后一颗手榴弹盖儿,大家都明白班长的意思,冷静迅速地向班长靠拢,但在手榴弹即将爆炸的瞬间,班长突然将手榴弹扔向敌群,然后一转身,面对悬崖,高喊,“跟我来!”跳了下去,其余四个人也学着班长的样子,一齐跳下悬崖……作者:晚报记者李宁源

2005年2月,“狼牙山五壮士”唯一在世的葛振林出现胸闷、气促,重时伴呼吸困难和发绀。2月4日入院治疗,治疗时初步诊断为“慢阻肺、肺心病、慢性呼吸功能不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