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有中国船员的韩国渔船索马里附近被海盗劫持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3:57:24

下午3时许,在省医院烧伤科病房,倪大爷轻轻掀开幺幺帘子,幺幺安静地躺在床上,腹部、额头、腿部到处涂着白色的药膏,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无法出声。合上帘子,倪大爷双眼泛红。据省医院烧伤科专家介绍,幺幺目前处于危险期,最近3天是最危险的时刻。如果渡过休克期,才能根据情况进行手术。治疗费用初步估计为10万元左右。

倪大爷从上衣口袋中缓缓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幺幺病床前的张小英:“我外孙同样是烫伤的小孩子,他受伤住院的时候,我们得到了很多好心人的帮助。现在,你们的情况跟我们的一样,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我只想尽点微薄之力……”幺幺的妈妈伸出缠着纱布的双手,用受伤的手夹住钞票,眼泪早已不断线地从脸上滚下来。

记者事后得知,倪大爷的这100块钱,是他捡了6天垃圾的收入,这是他每天只吃稀饭、咸菜省下来的。

“我不确定医院会不会答应拨一部分钱出来,上次他们就拒绝了一个娃娃。”倪大爷有些忐忑。他说,3月29日那天,他们一家人把余下的8万多元捐款交给二医院时,有位家长希望能得到部分捐款,治疗被烫伤的娃娃。但当时医院以“善款只能救助本院病人”为由拒绝了这位家长。“没能帮到他,我心头难受得很。”倪大爷深深叹气,转过身,用布满皱纹的大手抹着脸。“医院没理由不拿钱出来,这些钱是好心人捐给我们的,我们一家人又捐给全社会的,不是捐给医院的。”途中,倪大爷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倪大爷邀上幺幺妈妈张小英一同到成都市二医院给幺幺申请捐款。下午4时,二医院党委办公室内,倪大爷向党委办公室主任覃咏华表达了来意。“娃娃伤得很重,比我们豪豪还严重,话都不能说了。希望拨出一笔钱,不论多少,缓解孩子救命之急。”

“倪大爷!你的心情我明白,但一切还是要按步骤来。”覃主任说,使用基金必须通过基金监管小组的讨论,不能随便拨用。而钱捐给谁?捐多少?都要由小组调查后仔细商议。覃同时表示,目前监管小组尚处于筹备期间,“到时候,我们会邀请媒体来参与监管,医院不会乱用一分钱。”

“你们上个月29日便宣布成立监管小组,现在已经过去6天了,监管小组还没成立好?娃娃可是等到钱救命啊!”倪大爷语气有些急促,他看看幺幺的妈妈脸色更加忧郁,颤抖着声音说:“这要研究到何时?娃娃还等着救命!”

“小组正在筹建,咋个做决定嘛。再说烫伤的娃娃太多了,比这个严重的都有,钱只有这么多,要用在刀刃上。”覃主任随即给记者“建议”:“你们媒体现在可以帮他们多呼吁嘛,让社会上先捐助。”

听完覃主任的话,一直没说话的张小英跌坐在板凳上,将头埋在缠着纱布的两手间嘤嘤哭泣。倪大爷看着她,摇着头,长叹一声:“我真后悔把钱转捐给医院。”

“医院这样搞,不对啊,违背了我们的本意。明明眼前就有需要帮助的人,他们应该立即拿钱救人才对。”从二医院出来后,倪大爷看着一脸悲伤的张小英,觉得内疚:“对不起啊,姑娘,让你们失望了。”“爷爷,不管咋说,还是谢谢你。”张小英用两手夹着倪大爷的手,轻轻摇晃,表示感激。

昨日,本报报道《滚烫油锅中妈妈徒手捞女儿》引起社会关注,经等各大门户网站转载,远在广州、深圳、浙江等地读者都打来热线,希望能帮助幺幺渡过难关。

在广州从事行政管理的冯先生说,“孩子年纪这么小,伤势又挺重,如果仅仅是因为钱的原因得不到治疗,对孩子来说就太残酷,他会尽快给孩子账户存入一笔钱。

在深圳从事电视会议配套设备销售的卢先生希望,用公司9名员工的福利基金给幺幺作治疗费。公司因员工迟到的罚款等有一笔基金,他们之前便开会讨论过,希望用来捐给需要的人。不过,他不想捐在医院的账户上,也不想直接捐给家属,希望有公信力的部门来监管。

跟卢先生一样带有这种疑虑的好心人不在少数,他们表示,在以往的捐款及报道中都遇到过同样的问题,既想及时救人,又担心爱心遭遇尴尬。爱心捐助到底是家属监管,医院监管,还是公益机构监管?如果你有更好的建议,早报热线86757777希望你建言。

对与这笔善款的使用和监管,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胡光伟表示,倪大爷一家捐这笔善款目的是让它能回归社会,但回归社会的方式值得考虑。

“医院既然接受了这笔钱,就不能存在私心,应该尽快拿出方案,比如设立基金会,或转交给有关部门,不要让大家的爱心无法落实。”胡光伟认为,倪大爷家既然把钱捐给了医院,只能建议医院如何使用,不应该左右医院。他同时认为,这笔个人捐款的使用和监管暴露了我国慈善制度上的薄弱环节,“捐款应交给有关部门监管,使用也必须有严格的审查,也应由第三人负责监管,对谁用?用多少?都要有详细的章程。不是谁随便一说,就拿钱出来。”

胡光伟呼吁,有关部门应就此事对个人捐款指定详细制度,“见证着大家爱心的善款,不能在急需使用时遭遇‘冻结’。”

四川刘范杨张律师事务所律师范安彬说,目前,对个人捐赠还没有合适的法律条款,个人捐款更应交由民政福利机构,或由政府部门成立专项基金会。豪豪的外公若要转捐善款,医院可接受其提议,对受助人进行调查,对捐赠款项仔细划分。捐助人有权对善款的使用情况进行监管。

脸涂脂抹粉,腋夹小提包,身着超短裙,脚穿连裤袜,足蹬高跟鞋,乍一看,还以为是位女性。4月3日上午11时许,一“时尚”男子从福州八一七路安泰中心一路走过,他经过繁华的东街口拐至杨桥路,还时而进入商场选购商品,所经之处惊起路人无数。

声明:人民图片网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人民图片网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寒笑/PhotoBase

大家不要笑,其实往深了说,这是现代人面临的一个称谓困境的难题。十多年前,有个日本人在中国听到满大街都是“师傅”,吓了一跳:在日本,师傅是那种功底很深厚、成就很高的人……如果这个日本人现在再来中国,他肯定更犯晕:因为中国满大街都是老板,连公务员叫自己的领导都一口一个“老板”……

“一档娱乐节目中,主持人竟然以‘老师’来称呼李宇春,令我觉得不能接受。”大连市民郭先生昨天说。

28岁的郭先生从事传媒工作,他认为,超女严格地说是一种“娱乐产品”,她们并非属于哪一类艺术领域的杰出人物,李宇春等“超女”一夜成名继而走红,只是一种非主流文化的娱乐圈现象。“老师是我们成长中的引路人,是除父母外对我们人生起最大作用的人。我很反感娱乐节目主持人滥用‘老师’称谓的行为,有哗众取宠的意味。”

有意思的是,就在李宇春被叫做老师的同时,一些真正的老师却没人叫了。半岛晨报的记者发现,时下,大学校园里的年轻教师经常被学生直呼其名。这类年轻老师也乐于接受学生的这种称呼方式,而直呼老师名字的学生也多因为这些新师是自己熟稔的学兄学姐,改口叫老师显得有隔阂。

作为教育界人士,社会学家、大连理工大学博士生导师柳中权喜欢被称为老师,更加爱惜这个称呼。他说,现在“同志”已经很少被使用,“先生、小姐”这类西式的称呼在一定领域中带有“特殊行业”之嫌。因此,年轻人或资历浅的人在称呼比他们年长或资深的人时常常会选用“老师”这个称谓,确保万无一失。

不过他担心“老师”这一称谓被泛化导致出现两种危害:在一些场合被滥用而导致被亵渎;泛化、滥用后,从业教师的自豪感下降。(都市快报)

本报讯(记者任珊珊)刚到广州几天的蔡女士听信医院宣传,本以为花1000元做“新式”抽脂减肥可谓物美价廉,没想到刚走下手术台,便被告知抽出脂肪要按照毫升收费,费用已飙升过万元。手术不仅掏空了她的腰包,更令她欠下医院近万元债务,连身份证、手机也被扣下。

昨天下午,记者假扮成蔡女士的朋友,陪她到位于天河中山大道中、车陂路口的“时光医学整形美容门诊”复诊。医院工作人员承认此事属实,要求蔡女士交了欠款才能拿走身份证。在记者亮明身份后,医院方面最终退还了蔡女士的身份证和手机,但又当面“教育”她:“你没有钱还来做什么美容?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蔡女士几天前从四川只身一人到广州谋生,找工作时从报纸中看到该院打出的“欧式冷光子减肥”广告,便与该院联系,打听手术费用。“接电话的人说吸脂减肥只需要1000元,包括手术费800元,其余费用200元。她一听说我120斤重,就说像我这样抽脂只要花几百元,一点都不贵。”蔡女士说,觉得很划算,顿时动了心。

4月1日“愚人节”当天,她如约来到这家整形美容门诊。接待小姐又告诉她,除了按800元一个部位收取手术费外,还要按照每毫升3元加收“抽脂费”。蔡女士当即表示,自己除去15元乘车钱,身上只有2400元可以用,担心钱不够。对方说要先请示领导,随后表示“这笔钱可以做三个部位,2400元只是预交款,不一定用得完,就算差一点,也不会很多,以后可以慢慢补齐。”根据工作人员的推荐,蔡女士决定做上腹、两腰三个位置。

蔡女士回忆说,手术进行了一个小时不到,有人从幕布后面捧出一个玻璃瓶子,只见里面装满奶白色、略带血丝的黏稠液体。她被告知,这就是从自己腹部抽出的脂肪。

等到工作人员拿出一份“减肥专用单”,一看上面的金额,蔡女士惊呆了。上面写着:“排出脂肪量2800毫升,总金额11600元。”除了原来的上腹、两腰三个位置外,还增加了一个下腹。这样一来,不仅预付的2400元一去不回,还欠9200元抽脂费。逼于无奈,蔡女士留下手机和身份证,并按对方要求在“减肥专用单”上签名。

昨天下午,记者陪蔡女士到这家整形美容机构换药。一位工作人员在听完蔡女士对减肥经过的叙述后,没有予以否认。只是不断强调:“我们这里一直都是这样操作的,她不是签字同意了吗?”

换药过程中,接待小姐又向蔡女士推销价值800元到1500元的“紧身衣”,并吓唬她“如果不买,你做的手术就没有减肥效果啦”。“每个人做抽脂减肥都要买紧身衣吗?”见记者表示怀疑,接待小姐又改口称:“不是啦,但没有紧身衣的人最好买。”

记者随后亮明身份。医院一位林姓负责人出面解释,称医院的收费方式和收费标准已向市卫生部门备案,没有问题。他承认“不该扣押消费者的身份证”,随即退还了蔡女士的身份证和手机。

“你们一开始就告诉蔡女士要做哪些位置,要抽多少脂肪吗?”记者问。“医生有权利在做手术的时候决定做哪个位置更合理。”他回答。

听说蔡女士已经身无分文,从昨天早上起已无钱吃饭后,林主任承诺将免去“欠款”,但话锋一转,对蔡女士说:“现在很多人喜欢超出自己能力消费,你没有钱还来做什么美容?先填饱肚子再说吧!”蔡女士顿时显得很委屈,声音有些发哑:“早知道你们收费这么贵,我就不做了!”(报料人:蔡女士;奖金:150元)

昨天晚上,广东省医学会整形外科分会常委、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副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整形创伤外科邓国三主任医师均向记者表示,“从没听说过所谓的‘欧式冷光子减肥法’”,并认为抽脂手术按毫升收费的办法易藏“猫腻”,存在“乱收费”的空间。

昨日下午4时,位于大兴黄垡苗圃的宠物墓地,“金刚”的遗体正被运往墓地。本报记者韩萌摄

本报讯(记者王卡拉)“金刚你太受罪了,祝你在猫的天堂里过上幸福的生活,别再那么受罪了。”昨日下午4时,在大兴黄垡苗圃的宠物墓地里,最初救援受虐流浪猫“金刚”的肖伟及其女友刘妍丹捧着一把把黄土撒到猫咪的小棺材上,眼泪伴随着黄土一起为“金刚”送行。当日前来为“金刚”送行的,还有猫咪有约网站的网友代表、爱心市民代表和媒体记者等约十人。

3月2日,刘妍丹在上班路上救助了被打成重伤的流浪猫“金刚”,经诊断,小猫全身6处骨折,双眼暴突,疑为被人用铁锹重击所致,更残忍的是猫的舌头也被人剪断。在救治过程中,猫咪有约网站的网友和市民捐款6600多元,刘妍丹也挑出自己收养的一只健康猫咪为“金刚”献血。

据回龙观城北动物医院院长曹钱丰介绍,“金刚”送来时伤情很重,但它顽强地活了下来,每天都在好转,“叫它名字时会朝人靠近。”大家都以为“金刚”活下来了,曹院长也没想到,由于鼻骨断裂影响呼吸,“金刚”张口呼吸时的气流往上冲击头骨,最终将额头顶出一个洞,这个没有过滤功能的洞导致“金刚”肺部感染,于4月2日下午6时20分不治身亡。

昨日下午,在去墓地的路上,一直关注着“金刚”的市民王女士回想起猫咪的事情就止不住地流泪,王女士希望人类多一点爱,不要再残忍地对待动物。

随后,为“金刚”送行的一行人抬着装有猫咪尸体的小棺材来到宠物墓地,挑选了一块墓地。在把“金刚”下葬前,肖伟和刘妍丹打开棺材为“金刚”调整位置,收拾放在里面的猫粮等物品,“给金刚穿上了衣服,裹着住院时睡过的褥子。”曹院长说。

当要钉上钉子时,刘妍丹控制不住,埋头哭了起来,一旁的肖伟则红着眼圈,一下一下地把钉子敲进木头。周围传来一阵阵啜泣声。

昨日下午,猫咪有约网站负责人张红表示,像“金刚”这样被人类伤得如此严重的事例他们网站每年会有一两例,“网站每天都有人发求助帖,希望能有更多人和媒体来关注流浪的动物。”

娃娃鱼,学名中国大鲵,是我国特有的珍稀两栖类动物,已列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名录。湖南张家界是大鲵的主要原产地之一。

自上世纪70年代起,由于滥捕滥杀加之环境遭到破坏,娃娃鱼资源锐减。国内外一些机构虽然展开了人工繁殖娃娃鱼的研究,但成效都不大。

一位名叫王国兴的倔汉子,投入全部身家2000万元,还借贷2000万元,带着全家老小,在深山隧洞里工作、生活了8年,终于获得了“大鲵人工繁殖方法”发明专利,使娃娃鱼这一濒危动物起死回生,去年实现中国水产界娃娃鱼规模化繁殖宏愿。

出生于张家界市桑植县芙蓉桥乡的王国兴认为,人可以没有文凭,但不可以没有知识,虽然是初中肄业,他却自学了大学水产养殖的全部课程。1992年起,王国兴养殖甲鱼,几年后迅速积累了近2000万元的财富。

当时的王国兴,可以选择守业,继续搞普通水产品养殖;也可以选择搞投资,如开发房地产等,但他却一门心思迷上了娃娃鱼。“娃娃鱼是家乡的宝物,我是搞水产的,不能忍心看着它在我们这一代就灭亡了。”王国兴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投入全部身家2000万元,进行娃娃鱼人工繁殖和保护研究。

而当时的情况是,任何一个有经济头脑的企业家,或者是再有投机精神的风险投资家,都不会选择娃娃鱼项目,更遑论倾家荡产式的投入了,因为一些国家级的、各省市一些研究机构、高校以及外国专家在这方面都已进行了大规模的投入和研究,都无功而返。

在高难动作面前,王国兴也屡屡失败,一度曾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不得不大举借贷,几年时间,他从2000万富翁成了2000万“负翁”。

但王国兴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他四处奔走,呼吁在家乡的七眼泉河段建立娃娃鱼保护区。在县委县政府和水产部门的支持下,桑植县七眼泉娃娃鱼保护区成立了,不久后升格为省级,最后成了国家级的张家界桑植大鲵核心保护区。

1997年6月,挪威水产专家皮特教授专程赶到芙蓉桥乡作了几天考察,目睹一切后他对王国兴说:“你自费保护珍稀动物,在全世界可都是英雄!”临走前,皮特捐了20万元人民币。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刘筠的推动下,王国兴还与湖南师范大学、湖南农业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多家单位建立了长期的科研合作关系。

娃娃鱼人工繁殖存在雌雄性腺发育不同步、雄性精子活力差、娃娃鱼幼苗存活难等难题,几经失败的王国兴想出了一个大胆而冒险的创新之举:在七眼泉保护区内人工开挖一条隧洞,走一条人工繁殖、天然养殖娃娃鱼的新路子。最初几年,王国兴和家人就睡在洞中,在洞中过年过节,在娃娃鱼“哇哇”的叫声中入眠,至今王国兴全家已在这个隧洞中工作、生活了8年。

1997年,王国兴带人开山修路,他叫人将拖拉机、压缩机等大型设备拆掉,抬过山坳再组装,终于修筑了5公里简易公路,架通了7公里长的高压线;

1998年7月23日,一场洪水冲走了养殖的1400多尾娃娃鱼和1万多公斤甲鱼,损失接近700万元;

1999年,王国兴自己设计、自家施工的一条长602米隧洞终于完工,并筑起了一座防洪保护大坝,修建了4处娃娃鱼守护站;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