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市将推差异交易机制 不同板块可设不同涨跌幅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00:32

敖力从作案那天开始,就有一系列怪异的举动:在作案现场,敖力写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日记;在中院开庭的那天,他冲着群众微笑……这个充满罪恶的灵魂,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9月20日,记者专访了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侦察系主任赵幼鸣副教授,并结合中国公安大学李玫谨教授对马家爵心理分析的内容,对敖力的犯罪心理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敖力是一个很自闭、内向的人,生活在一个父母长期分居的家庭,得到家庭的关爱较少,这为敖力后来的犯罪行为埋下了祸根。

陆建国在对敖力杀人原因进行分析时,曾对法院提出,敖力换出租房、网上留言、买水果刀等情节证明,敖力是有预谋实施犯罪的。敖力于2004年10月29日(离实施犯罪仅4天),在“中国同学录5460”上三处留言:“明天我即将离开我自己的身体,灵魂开始接受死神的召唤……”此留言就是敖力预谋并决心实施暴力犯罪的铁证(已呈交法院),完全与敖力11月2日残忍杀人、强奸犯罪事实相吻合。敖力事后还在杀人现场写了一个多小时的日记,并不慌不忙地换下血衣、血鞋,擦净血迹后离开现场(敖力供述与现场勘察一致)。这些足以证明敖力灭绝人性、丧心病狂的程度令人发指。

凶手敖力性格自卑、孤僻、偏激,占有欲及虚荣心极强,当他陷入单相思不能自拔时,就只顾自己的欲望和感受而丧失人性,撕破伪装暴露出真面目,完全是极度自私的真实反映。

敖力实施犯罪前,为平衡自己心理,他自欺欺人、想入非非,自认为他的想法和要求都应得到别人的理解和满足,不能拒绝和反抗。否则,就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他“就要报复”,“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让别人得到”(凶手敖力作案动机的供述以及在3月4日法庭上的表述)。

从敖力的文字中分析,他十分有才气,脑瓜也很聪明,十分自信,但在内心深处却有很强烈的自卑感。这种自卑来自他的外表,敖力只有1.60米的个头,与陆灿昱男友相比,条件相差十分悬殊。

陆灿昱有一个很优秀的男朋友张小驹,当时是上海某大学研究生,正准备出国,他和陆灿昱之间的恋爱关系也早就获得了家里的同意。这样,敖力从家庭条件和外貌条件等各方面和张小驹相比较,都会形成很强烈的自卑感。

许多事实证明,敖力是一个充满强烈占有欲的人。从敖力最后所写的两封信中可以看出,敖力即便是在临终前,也并未真正地表示过对自己罪行的忏悔,甚至感到非常得意,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心理。

凶手敖力犯罪时年仅22虚岁,却很善于伪装自己。表面上他沉默寡言,文弱瘦矮,骨子里却城府极深,平时又极少向外人吐露自己的心思,以致他所有的老师、同学、出租屋房东对他的犯罪迹象毫无察觉。

敖力有很强的恋母情结,他所爱的陆灿昱就比他大三岁。陆灿昱平时对敖力的关心,是他平常在家庭中找不到的,他误以为这就是爱情,并对陆灿昱产生了单相思。当敖力后来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所受到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敖力的世界观也处在一种极不健康的状态之下。他所宣扬的“人人都有一生的罪过”,“阴影又重新开始笼罩世界”等说法,都说明他没有形成一种科学的世界观。

敖力本人文学水平不低,写出来的信很有感情色彩。正因为这种情感压抑在他那封闭性格的灵魂深处得不到释放,才会引发后来的悲剧。同时,整个社会没有及时对他的这种情感进行引导,也是案发的诱因之一。本报记者刘俊文/图

10月1日一大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驱车200多公里从北京径直来到河北省滦平县农村,看望农民群众,了解农民生产生活情况,和群众共度国庆节。

滦平是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2000年温家宝曾来这里考察,他十分惦念这里的群众。当随行的河北省负责同志介绍,滦平县近年来经济有了较大发展,群众生活有了很大改善时,温家宝十分高兴。

10时许,温家宝走进滦平县偏桥村南沟门作业组一队,在村口恰巧碰到2000年来滦平考察时认识的农民苏洪喜。苏洪喜高兴地握着总理的手,和闻讯赶来的村民们一起,请总理到家里坐下来。

温家宝一落座就说:“过节了,很想念你们,来看看大家。现在生活怎么样?”

“好多了。”“种田不交税,上学不交费,学杂费全免了。”“种地每亩还能拿到8元钱补贴。”……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抢着向总理讲述生活中的新变化。

“看病难看病贵是农民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温家宝说,“我们决定实行新型合作医疗制度,国家和地方政府拿40元,农民拿10元,建立农村合作医疗统筹基金,给每个农民建一个账户,看小病自己拿一部分,大病按规定报销。现在已经在一些县试点。你们看这个政策怎么样?”“这个政策好。只要这些钱真正用到农民身上,我们肯定高兴。”

温家宝接着来到78岁的农民王素珍家,和她一起坐在炕头上拉家常。得知王素珍患病,生活比较困难时,温家宝把一份慰问金交到了她手上,并叮嘱村里的干部一定要帮助困难群众解决好基本生活问题。

“卫生院都有些什么设备?一般小手术能不能做?”“有X光机、B超、心电分析仪、血球分析仪等。阑尾、剖腹产等手术可以做。”

“治病一靠医术,二靠设备。必要的设备够用就可以了,不一定非得要用贵重的仪器和药品,那样农民也负担不起。我们正在为乡镇卫生院配备基本医疗设备,让农民看病更方便。”

中新网10月2日电据凤凰卫视报道,印尼巴厘岛大爆炸三周年前夕,巴厘岛10月1日又发生连环爆炸,至少30多人死亡,120人受伤,死伤人数尚在不断上升之中。印尼总统苏西洛指事件是恐怖分子所为,承诺会将凶徒绳之于法。

苏西洛早前曾警告九、十月是恐怖袭击频仍的季节,呼吁加强保安,但恐怖分子仍撕破当局保安网,令印尼旅游重镇再次浴血。

综合海外媒体消息第一起爆炸发生在格林威治时间12时(北京时间晚上8时),巴厘岛金巴兰滩一间海边咖啡店前不足一百米的范围内突然发生两宗爆炸,目击者指爆炸现场邻近当地四季酒店。数分钟后,巴厘岛著名海滩度假区库塔一个购物中心的餐厅亦发生巨爆,两地相距大约三十公里。

法国大使馆职员表示,事件至少造成三十二人死亡及一百零一人受伤。医院工作人员证实,死者包括一名日本女子,伤者包括四十九名印尼人、十七名澳洲人、六名韩国人、三名日本人及两名美国人。英国外交部官员说,一名英国人在事件中受轻伤,英国驻印尼大使除赶往巴厘岛外,亦从香港及伦敦调派两队快速应变小组到当地善后。

印尼外交部发言人纳塔里加瓦表示,三宗爆炸相距时间只有约十分钟。不过,当地电台引述目击者称,两处地方昨日发生了多达四宗爆炸事件。

苏西洛谴责巴厘岛的爆炸事件,并已启程前往该岛视察和召集保安高官进行紧急会议。苏西洛表示,事前收到恐怖分子想下手的情报,又警告印尼或会发生更多袭击,呼吁人民提高警觉。

苏西洛近日曾表示,恐怖分子看来喜欢在九、十月下手。虽然他已在八月二十九日,下令各部门在未来两个月加强保安工作,但旅游胜地巴厘岛昨仍难幸免,发生连环爆炸。

体育讯自从加盟曼联后,韩国球星朴智星给人的印象是勤奋积极,但也仅此而已,对埃弗顿的首战给人以惊喜,不过随着赛季展开,他的实质性战果并不多,进球和助攻方面均无贡献。不过在本轮3比2击败富勒姆的比赛中,朴智星却有了惊人的爆发,曼联的三个进球均来自他的创造,韩国人用“助攻帽子戏法”实现了某种质变。

“充满了活力,创造性十足,那次巴恩斯式的突破奔袭打破了对手的整条防线……”比赛后,《曼彻斯特晚报》对朴智星评价颇高,所谓的“巴恩斯式奔袭”指的是韩国人获得点球的那次突破。第16分钟,弗莱切尔直传前场右路,朴智星背身将球向一侧一拨,直接晃过了第一名扑抢的对手,带球斜向冲刺,先是在两名后卫的夹缝中加速突破,随后冲入禁区,被沃尔茨放倒获得点球,并由范尼主罚命中。此前曼联0比1落后,富勒姆的气势正盛,朴智星的这次突击彻底打消了对手的气焰,起到了扭转战局的关键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长途奔袭从中场右边路直到点球点附近,跨越了近40米的距离,前后突破了三个人的防守,朴智星的个人突击力展现无疑,曼城晚报将朴智星比作了英格兰中场突破高手巴恩斯,1986年世界杯上,巴恩斯替补登场后突破两人下底,传中助攻莱因克尔攻破了阿根廷队大门,被奉为个人突破助攻的杰作,另外在1984年英格兰2比0胜巴西的友谊赛中,巴恩斯还有过连过四人攻破桑巴军团大门的杰作,也被奉为经典,朴智星的这次演出颇有点当年英格兰传奇中场的气势。

好戏还没有完,朴智星甚至在上半时短短45分钟里就完成了助攻帽子戏法。2分钟后,他在禁区外接到吉格斯的分球,不停球一脚将球塞入禁区,这记直传犹如犀利的手术刀再度划开了富勒姆防线的空档,鲁尼单刀直入,轻松的打入了反超的进球。赛后,弗格森将这脚传球形容为“出色”,韩国人捕捉空档的能力甚得他的欣赏。

第45分钟,朴智星的嗅觉又起了关键作用,他敏锐的抓住了对手的身后空档,反越位成功形成单刀之势,面对出击的门将,他没有贪功,将球横敲给跟上的范尼,让后者面对空门打进了这个赛季以来最轻松的进球。从0比1到2比1,从2比2到3比2,每当曼联陷入被动,朴智星都能适时的站出来,给队友创造出机会,如果评选本场的关键先生,无疑非韩国人莫属。

“朴智星的表现非常优秀,这个小伙子一上来就显得令人畏惧,他在无球时候的跑动和对空档的敏感太棒了,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并不多见。”弗格森赛后盛赞朴智星的发挥,在范尼和鲁尼联手攻入3球的比赛后,单独夸赞另外的队员,很显然弗格森清楚谁是这场比赛的最佳。

朴智星到底是靠什么特点在曼联站稳脚跟的?自从他到队后,弗格森和几名队友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韩国人的长项。“他的跑动和渗透能力很出色,是我们前场选手的一个极好补充。”弗格森评价朴智星时曾说。不仅是主教练,两名竞争者也对朴智星的特点很欣赏。“后卫们不喜欢对手向他们身后冲刺,朴智星展示了他在这方面很擅长,尤其是发现空档……”吉格斯说,本场比赛威尔士人和朴智星一左一右出任442新阵型的双翼,结果曼联打出了两翼齐飞的效果,又找回了昔日犀利的边路进攻。特别是韩国人对空档的敏感令人印象深刻,三个进球都是这方面特点的体现,“见缝插针”的功夫得到了集中展示。

政府应当借治理矿难频发、制止“官煤勾结”的时机,加快煤炭行业的市场化改革

此前一个月,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向全国发出《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凡已经投资入股煤矿(依法购买上市公司股票的除外)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国有企业负责人,自《通知》下达之日起一个月内,即9月22日前,必须撤出投资,逾期不撤出投资的,依照有关规定给予处罚”。

今年8月7日,广东省兴宁市大兴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造成了123名矿工死亡的严重后果(参见《财经》2005年第17期“追问兴宁矿难”)。事故调查组随后发现,当地部分领导干部在发生矿难的大兴煤矿中拥有相当大的股份;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名月薪仅数千元的警察,竟拥有大兴煤矿价值高达近3000万元的股份。

据广东省纪委此后公布的情况,大兴煤矿“之所以置省政府的三令五申于不顾,长期顶风违法开采,与该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个别领导和少数工作人员收受矿主的钱物、违规为其发放生产许可证、放弃监管密切相关”。

兴宁矿难之惨烈,令其背后的“官煤勾结”之弊显得异常刺目。事实上,这并非广东所独有;在煤炭市场行情转暖的近几年,“官煤勾结”迅速蔓延并渗透于整个煤炭业,成为众多中小煤矿生存的潜规则。

与此同时,矿难频仍也成为近年来煤炭行业挥之不去的阴影。在有关部门各种政策密集出台的同时,矿难频次及死亡人数仍然呈上升势头。

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国家安监总局)统计,今年1月1日至8月21日,共发生特大矿难事故33起,死亡951人,同比分别上升43.5%和134.2%;事故范围涉及17个省区市,其中山西六起,贵州四起,河南、重庆各三起。

然而,兴宁矿难发生仅半个月后即出台的国务院《通知》,尽管本着“既往不咎”之处理原则,试图促使更多的官员主动纠错,实际效果却并不理想。

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截至9月22日,内蒙古无一官员撤资,甚至有官员宣称“宁不当官,决不撤股”。兴宁矿难发生地广东以及河北等地,主动撤资的也为数寥寥。

9月26日,国家安监总局公布的最新情况显示,据贵州、湖南等九个省的不完全统计,共497人登记从煤矿撤出投资,其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325人、国有企业负责人172人;截至9月25日晚,27个省级单位向国家安监总局汇报了有关清理情况。

目前,几个省份清理工作的最后期限已有所延迟。其中,内蒙古将这一日期延至10月10日,河北、河南也分别将撤资的最后期限宽限至9月30日和10月10日。

“官煤勾结是腐败的一种具体表现形态,打击官煤勾结就是在反腐败。对于这项工作,我们要有做长期而艰苦的斗争的思想准备。”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告诉《财经》。

“官煤勾结”并非煤炭行业的新问题。山西省代省长于幼军9月19日在部署打击非法违法煤矿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官煤勾结’具有长期性、复杂性、顽固性和隐蔽性,严厉打击非法违法煤矿,牵涉的利益关系盘根错节,阻力很大,难度很大。”

“官煤勾结”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党政干部和执法部门的国家工作人员以多种形式参股分红,和矿主结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二是收受矿主的贿赂。参股分红又以“干股”为多,即并无实际出资行为而持有的股份。

由是,“官煤勾结”具有相当的私秘性——官员即使直接投资,也多以家属的名字登记,有的干脆就是化名;而“干股”几乎不会登记在册,一般是在煤矿主的名下——所谓“你知我知”,高度默契。清退工作的实际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在“官煤勾结”中广受指责的,除了“官”,还有“煤”老板们。据煤炭行业人士介绍,“官煤勾结”在煤炭产业向私人开放后出现,并日益成为普遍现象。在日渐高涨的对“官煤勾结”的批评声中,煤矿产权的放开渐成被抨击的对象——“煤炭业在完全属于国有的时候,从来没有过‘官煤勾结’,也没有这么多矿难……都是市场化惹的祸。”

对此类诟病,煤炭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钱平凡指出,“官煤勾结”并非祸起市场化改革,问题恰恰是市场化改革进展缓慢、没有到位所致。

中国的煤炭行业长期处于垄断状态。1996年,国家确定了“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实行有偿开采”的原则,矿业权市场化改革由此上路。但是,资源市场的真正放开不仅仅是允许矿业权流转,还应构建以市场为主导的资源价格形成机制。由于《探矿权采矿权招标拍卖挂牌管理办法(试行)》出台仅两年,以及相关政策的缺失,矿权一级市场仍然处于扭曲状态,从而导致二级市场的真实市场价格难以形成。

2003年,全国新设立采矿权2.44万个,是当年通过二级市场转让而来的近60倍。由是,更多的矿权转让以非市场价格进行,定价多处于“灰色地带”,寻租行为相应而生,且愈演愈烈。

“如果(采矿权)都以公开招标的做法进行出让,‘官煤勾结’就不会如此大行其道”。钱平凡认为,正是当初国有煤矿从国家手中获取资源是以非市场化的、行政划拨的方式,低价甚至无偿,才导致“官煤勾结”盛行,一些私人资本以很低的代价进入需要高投入的煤炭产业。

矿权一级市场难以形成,与煤炭行业的现状紧密相关。我国煤炭行业呈现高度两极分化的产业布局。一极,是以“小、散、滥”著称的小煤矿;另一极,则是大型煤炭企业国有资本“一枝独秀”。国有煤炭企业尽管近些年进行了公司化改革,部分优质企业海外上市,但总体而言,大型煤炭企业鲜有外部资本进入,重组改制迟缓。

中国能源研究会研究员吴钟瑚分析指出,煤炭资源的开发需要一个严格的准入制度,如技术、管理条件和资金实力等的要求。目前这方面的制度还不完善,国内的矿权审批很多带有随意性。而待准入以及安全监督制度等建立健全后,国家面临的就是如何确保有效监管的问题。

钱平凡则认为,国有资本的退出,将有利于政府部门在监管职责上的清晰,腾出手来抓安全监管和环境保护,制定煤炭资源的合理开发规划;且可以通过出售股份换来的资金,解决国有煤炭企业安全历史欠账的遗留问题。

除了有关部门的“清退令”,为治理“官煤勾结”,一些地方政府近来再度启动针对小煤窑的全面治理,其中不乏以行政手段对其强行关停者。对此,有专家建议,应启动以产权改革为标志的全行业深层次改革,以市场的手段实现煤炭产业的优胜劣汰、合并重组,实现煤炭安全生产的治本求变,从而有力斩断“官煤勾结”。

市场化手段的合并整合和以行政手段人为做大,虽然都可以使煤炭企业在形式上“变大”,但两者的实际效果并不相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