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众议长要求小泉慎重考虑参拜靖国神社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4:59:49

每日准时到这家证券交易所炒股的沈先生是当时鼓掌的一位。这位中年股民毫不掩饰自己的无奈情绪,“心理底线已经破了,自嘲式的掌声在那一刻的爆发于我们来说事实上也是个解脱”。

于四年前入市的宋女士错过1999年“5-19”牛市,目前她损失额已高达百分之七十。尽管这样,面对今天大盘的千点失守,她仍认为会有反弹。“目前政府在积极救市,而股市也正朝着透明规范的方向前进,市场在千点触底之后应该会有所表现。”

与宋女士相比,四十多岁的张庆则没那么乐观。他认为,目前空方仍然占据明显优势,加之市场信心缺失,大盘仍可能走低。不过,尽管看跌后市,但张庆今日并未抛售手中股票,与诸多被套牢的股民一样,抱着一线希望的他仍执著等待转机时刻的到来。

三十多岁的王先生属于短线股民。在沪指击穿千点之后,他显得出奇的冷静。在他看来,股市走到这一刻既不会翻盘亦不会崩盘。“不过,如果上市公司质量变佳,中国资本市场体制变好、监管层监管力度加大的话,中国股市就还有希望。”他这样憧憬着。

目前正寻机入市的杨葛振认为大盘跌破千点关口“很正常”。这位希望中国股市走上规范之路的年轻人认为千点指数仍未见底,“后市肯定还会跌”,而股民期待的转折之光仍要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尽管诸多股民看跌后市,但昨天大盘在跌破千点关口之后,市场并没有出现恐慌性的抛售。分析人士认为,经过连续下跌之后,市场做空动能已得到较为充分的释放,继续杀跌的动能明显不足。(中新)

中国股市经过8年完成一个“轮回”。大家谈论已久的“千点论”终于出现,而许多将千点论的提出“归功于”许小年。

2001年9月,中金公司董事、研究部总经理许小年在他执笔的中金公司一篇题为《终场拉开序幕———调整中的A股市场》的研究报告中提出了“千点论”。

当时股指刚从最高2245点跌到2100点。后来,许几次否认他说过推倒重来。他只是表示,按照国际估值标准来衡量中国股市,意味着中国股市的价格起码要跌掉一半,当时是在2100多点吧。据说许为此曾经面临很大的压力,甚至受到人身安全方面的威胁。

许小年执笔的这份报告称,股价下跌根本原因在于股价过高缺乏基本面支持,以及市场的不规范操作。当指数跌到较干净的程度—————或许是1000点,政府再引入做空机制等一系列的重建手段,再塑一个健康、完美的市场。许小年“推倒重来论”和“千点论”在当时堪称惊世骇俗,并引起讨伐。但是几年过去,“千点论”成为现实。

不过,对于“千点论”,许小年一直认为他不曾说过,他认为那是媒体强加给他的。他认为所谓的“千点论”是一大“冤假错案”,他曾经表示,他从来就没有讲过中国的股市一定要跌到1000点。他在报告中表示世界各国各地区的股票估值水平实际上不具备可比性。“但是你一定要我比的话,按照国际估值标准来衡量中国股市,那就意味着中国股市的价格起码要跌掉一半。”

当时上证指数从2400多点跌到2100多点时,他的报告经过媒体报道后,许小年面临很大的压力,以至于他的母亲打电话给他说:“孩子,你要知道怎么保护你自己。”

对于投资者的反映,许小年曾表示他感到很意外,我们的投资者、我们的老百姓,不能听不同的意见,这就让我感到震惊。为什么大家不能听一些不同的意见呢?

欧美与中国为纺织品贸易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没有缓和的迹象,而2005欧美买家中国采购团还是于日前“风雨无阻”地完成了采购洽谈活动。对于这些欧美买家来说,虽然“特保”大棒的阴影随时可能终止已签订的意向性采购合同,但是中国纺织品对欧美买家的诱惑仍然难以抗拒。

据悉,这次采购活动由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和美国CME集团联合主办,89家欧美采购商花了半个月时间,历经上海、杭州、苏州、广州、绍兴、太仓等中国纺织业重镇,都顺利找到了令自己心仪的供应商。

此次采购团的牵头人美国CME集团董事长袁士麒告诉记者,虽然组团前来的89家欧美买家数量比预期的150家减少了40%,但是来华的买家都与中国厂家签了合同。“更重要的是,采购商看到了工厂、设备以及流水线,他们非常满意。”袁士麒指出,中国厂商先进的生产线,使得买家们对中国产品的加工和质量都有了很大的信心,因此明年要组织规模更大的200人的采购团来中国采购纺织品。对于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他态度乐观,并认为暂时的摩擦不会彻底扭转欧美买家对中国纺织品的“情有独钟”。

但是对于这次在江浙沪三地的总采购金额,袁士麒表示还没有准确统计出来。但之前据浙江地区的统计显示,该采购团已经与100家浙江纺织企业签订了120万美元订单和768万美元的意向订单。这主要因为如果贸易纠纷进一步加剧的话,国内的供应商即便签下了订单也不能保证一定可以顺利完成。

“只有官方态度明确了,才能够确定这次采购的金额。”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一位负责人表示,上海本地的一些大企业还不愿意透露尚未确定的交易金额。她还透露说,按照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原定的计划,在今年底和明年初还会有欧洲采购团来华。

据了解,参加本次采购活动的大多数欧美买家都是首次来中国。其中的几位买家也表示,中美纺织品贸易政策频频变化,确实让他们左右为难、出手谨慎,但是不会因为“特保”而放弃未来中国的纺织服装产品。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上海服装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徐秀清女士表示,中国有着劳动力优势、大规模、低成本的竞争优势,而欧美企业有突出的品牌优势,本次采购之旅将这几个优势互补,使得众多采购商能够冲破阻碍、以战略的高度看待本次采购活动。

据悉,本次来华采购的欧美买家均是来自美国国际棉花协会(CCI)、美国成衣及鞋类协会(AAFA)、国际服装协会联盟(I-AF)、美国成衣制造业协会(AAPN)、加利福尼亚时装协会等专业协会的优质会员企业。这些企业年采购额均超过1500万美元,其中70%的买家尚未在我国采购过,另有15%的买家将通过这次活动寻求合适的合作伙伴,成为其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加盟与总经销代理,还有15%的买家准备将工厂迁移到中国。

没有人预料到,仅仅半年后,中国从俄罗斯“汲取”大量石油的进程再次柳暗花明。

在今年第一缕阳光来临前,中俄石油管线安大线的大门被俄罗斯关了起来,而那时,日本却正在为“日元外交”的胜利———泰纳线而庆功。

6月2日,日本孤独地徘徊于中俄印三国外交部长能源会议之外。而此前,包括俄罗斯驻华大使在内的多位俄罗斯政要,已经明白无误的向中日传达了这样的信息:泰纳线的首要服务对象是中国,“日本支线”的存在与否还要视日本表现而定。

数月前,中国还在为泰纳线中“中国支线”的可能性而感“兴奋”。现在,中日“主客”已然易位,中国的主线地位甚至已经获得俄方承诺,而日本在失去了“主线在手”的优势之后,竟要为“日本支线”的生存权而争。

6月2日,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与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为加强能源战略合作“干杯”。

专家认为,俄罗斯是石油外交的“能手”,不能排除俄向日本“坐地砍价”的可能性,而泰纳线通往中国一家也并不符合俄的经济利益。即使在“中国主线”可以保证的情况之下,中国同日本将仍然可能在分配泰纳线石油运量上出现“暗流”。

在为期数年的俄罗斯远东石油管道之争中,俄罗斯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宣布选择偏向日本利益的“泰纳线”,从而正式宣告了中俄石油管线安大线的“死刑”。尽管其中的决策原因错综复杂,但日本雄厚的财力,以及对该管线修建的资金承诺无疑是日方最重要的筹码。

但俄罗斯的“资金本位”在今年4月中旬却突然变卦。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总裁瓦什托克当时突然表示,日本提供的贷款对Transneft来说无足轻重,公司将依靠自有资本,以及向美国和亚洲国家发行债券的方式解决115亿美元的建设资金。

事实上,瓦什托克对日本贷款的回绝并非一时心血来潮,他当天底气十足地表示,Transneft也不需要“伸手”增加政府负担,公司已获得了80亿美元的债券认购承诺。

而为了确保自己在同中国的竞争中取得的优先权,日本此前已表示愿向管线提供70亿美元的“软贷款”(低利息、长还款期),并承诺将继续在俄远东地区投资。但Transneft的立场却是对日本的当头一棒,日本曾经无往不利的“日元外交”似乎失灵了。

而在Transneft发表声明的同时,泰纳线“优先权”之争也渐露向中国倾斜的迹象。

日本自然不甘心眼看“煮熟的鸭子”飞走,但日本从心底里不相信“日元外交”的过时,将俄方的说法更看成是一种故作姿态。

在4月底召开的日俄部长级会议上,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也使出了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当年的“招数”:一手大棒,一手橄榄枝。

中川昭一强烈要求俄罗斯首先修建通往太平洋海岸的油管。他强硬地表示,如果俄罗斯在修建泰纳线时不“充分考虑”到日本利益,选择先修建中国支线,日本就绝不会对这个项目提供经济援助。

但与此同时,中川昭一又对参会的俄罗斯工业与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示好”,称日本已经做好了向泰纳线提供融资支持的一切准备,一旦俄方提供令其满意的条件,日本的资金随时可以到位。同时,日本也对俄罗斯加入WTO表示全力支持,在谈判中对俄做出了一定的让步。

但在俄罗斯的“太极拳”面前,日本的软硬兼施却仿佛打到了棉花上。俄方同意,将就有关油管项目,通过专家会议及其他重点工作继续进行会谈,并未对日方所请作出任何正面回应。

在上月20日,当在任已13年的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准备卸任回国之际,少了几分离情别绪,却多了一副“知无不言”的姿态。

罗高寿当天表示,在俄罗斯考虑泰纳线问题时,如何保证将石油送到中国手中是首先需要关注的。中国是俄罗斯的近邻,从商业角度考虑,俄不会舍近求远,将泰纳线首先通到中国是非常合理的。

而更让一直以为“主线在手”的日本“恐慌”的是,根据俄罗斯能源部5月下旬出台的一份最新报告,目前俄正在进行一项为期3年的地理检测,如果发现远东石油储备不足,就将把中国作为管道最后一站,放弃延伸到太平洋沿岸的计划。

所幸,据罗高寿的“版本”,“日本支线”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罗高寿称,他估计俄罗斯的远东石油储备非常充足,在满足了中国的需要以后,日本、韩国等太平洋沿岸国家也许可以“利益均沾”,“也许在第二轮,泰纳线还会往东延伸”。

事实上,自从今年年初俄正式宣布选择泰纳线方案后,为了平衡中国的需求,俄罗斯就不断在泰纳线的框架内给中国“提供方便”。先是俄罗斯总统助理伊万诺夫访华时于北京明确表示,俄已基本敲定泰纳线中国支线。而后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总裁瓦什托克及工业与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又分别确认,赶在日本主线之前,中国支线将在今年8月动工建设。

罗高寿的表示是首次将中国支线提升到了主线的高度,而日本已经落到了需要解决“温饱”问题的境地。上海社会科学院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丁佩华向记者指出,俄罗斯可能还是在使“外交把戏”,力图从日本手中得到更多好处,不过,“中国优先”应可基本确定,俄罗斯正在用实际行动来扭转此前决策中忽略中国利益的失误。

丁佩华表示,俄罗斯目前的国际筹资能力已经大大上升,日本的传统“日元外交”已经很难令俄动心。逼迫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让步,同时加大经济援助的筹码,恐怕才是俄罗斯的意图。与此同时,他称,泰纳线通往中国一家并不符合俄的经济利益,即使俄罗斯在东西伯利亚的石油储量不足,也可以通过在西西伯利亚调油和继续加大勘探力度来解决油源问题,在满足日、韩需要的同时,使利益最大化。

而据俄塔斯社的报道,目前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油田产量并不足以满足泰纳线每年8000万吨的运输能力。俄政府也正在研究同东亚各国建立合资企业的可行性,以求在东西伯利亚地区勘探到更多油田。

当天,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印度外长辛格齐聚于此间,就石油、天然气等能源领域加强战略合作等进行了磋商。

关于此次会议的焦点———能源,俄罗斯驻华商务代表齐普拉科夫曾经表示,俄方对扩大与亚太地区国家,包括中国与印度能源合作的规模“很感兴趣”。对于俄罗斯是否会在中印这两大能源需求大国之间进行协调,齐普拉科夫表示,“如果有需要,俄罗斯愿意协调。但需要强调的是,各国有自己的利益,三国都是平等的,这是惟一的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印携起手之际,对开发俄罗斯远东能源极为“热心”的日本,却无缘这次重要会议。日本媒体指出,三国的接触将为西伯利亚的资源优先提供给中国带来有利影响,这将给日本能源战略产生一定的消极作用。

尽管三方外长在会晤后明确表示,这种合作不针对任何第三方,是一种建设性的、开放的对话关系,它有助于亚洲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共同发展。但分析人士认为,由于这是三国外长的首次单独会面,俄外长拉夫罗夫是在结束对日本的访问后直接从东京飞赴符拉迪沃斯托克,但日本并未被邀请与会,加上近年来传得沸沸扬扬的“大三角联盟”等话题,因此三国外长的这次会议被一些媒体解读为三国在故意冷落日本。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俄罗斯中亚研究室主任陆钢博士向记者表示,在中俄能源合作的议题上,中国政府此前一直奉行了“以民间商务交流为主”的方针,但在年初争夺远东石油管道之争中暂时失利后,中国政府认识到,没有政府高层的“润滑”和从中斡旋,单靠民间力量参与战略资源的合作和开发是存在风险的。因此,此后,中国政府通过一系列高层互动,特别是此次中俄印能源峰会的召开,进一步强化了中国在管线之争中的优势。

陆钢认为,三方关系要比两方关系更加稳定,印度参与中俄的能源合作,将能够得以复制当年欧洲“煤钢联合体’的成功,打造一个能源大三角,同时减少中俄单方合作中出现的摩擦。

他表示,日本本来有机会参与这样的三角互动关系,但因为日本的视野过于“狭窄”,在远东石油管道之争中给中方留下了不良的印象。与此同时,在同俄方的合作中,日本也一味强调资金的力量,企图以此换得俄罗斯在北方四岛上的让步,这也让民族自尊心强烈的俄方心生不满。

陆钢指出,日本今日的尴尬境地是“自食其果”,如果不尽快反省,不仅泰纳线“支线”难保,日本在该地区的能源合作版图上的角色还将进一步边缘化。

非常理想的基金经理希望中国股市按照成熟市场那样自由,并试图说明我们并不需要平准基金救市,也远没到要动用平准基金的时候。但我想问一下,中国的股市从开始就有人为的因素,难道非要用“自由”来要求它,会不会有些苛刻?

上周五的晚上,朋友传来消息:周日证监会要给各家基金经理开会。如果谈判成功,行情就会有戏;如果谈判破裂,那么抓紧卖货。

昨日好消息果然来了,据说会议开得很成功,证监会领导讲话的口气也不像谈判的样子。一位基金公司的朋友转述了基金经理晨会时说的话:“管理层的讲话大家都听见了。说白了,是请各家基金公司认清正确形势,坚决唱多并做多。谁还敢做空,谁就是找监管呢!”

思想工作做通了,不涨都不行,各基金公司不认这个理儿也不行。还好,基金重仓股本就是他们杀下来的,由他们再打高点儿也没什么问题。高位扔点,低位补点,既摊低了成本,看上去还很给管理层面子,何乐而不为?

没有人预料到,仅仅半年后,中国从俄罗斯“汲取”大量石油的进程再次柳暗花明。

在今年第一缕阳光来临前,中俄石油管线安大线的大门被俄罗斯关了起来,而那时,日本却正在为“日元外交”的胜利———泰纳线而庆功。

6月2日,日本孤独地徘徊于中俄印三国外交部长能源会议之外。而此前,包括俄罗斯驻华大使在内的多位俄罗斯政要,已经明白无误的向中日传达了这样的信息:泰纳线的首要服务对象是中国,“日本支线”的存在与否还要视日本表现而定。

数月前,中国还在为泰纳线中“中国支线”的可能性而感“兴奋”。现在,中日“主客”已然易位,中国的主线地位甚至已经获得俄方承诺,而日本在失去了“主线在手”的优势之后,竟要为“日本支线”的生存权而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