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猫征乳名圈钱近亿 央视春晚大发短信财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9:55:34

她只想全心地成为一名正常人,爱她所爱的教师职业,她在日记中表达了这种爱:“能够成为一名老师是我小时候的理想,当时的动机就是为了得到学生所送的卡片和图画……即使每月只有300块钱,住宿条件差,教学条件也差,但看到像天使一样纯真无邪的小学生时,一切的抱怨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2003年底,她参加了公办教师招考,以全市前茅的成绩从一名代课教师转成了公办老师。

而她读大学的弟弟这时候才知道过去姐姐给他筹学费的真相,他在电话里失声痛哭:“姐姐,你别这样了。你再这样,我就不读书了。”但此后姐弟俩很少直接谈这件事情,到了2005年,在徐萍早已不做小姐之后,有一次弟弟还是用电子邮件有意无意地给姐姐发了一封武汉大学生朱力亚感染艾滋病的新闻。“我知道他在提醒我什么。”徐萍说。

2004年5月,徐萍以公办教师的身份被分配到了另一间乡村小学教英语。当2006年记者走进她的宿舍,一眼望见的是靠门的书桌,书桌旁的墙上一侧贴着佛像,另一侧贴满了孩子们童稚的图画,图画中有沉思的小女孩,也有花草与太阳……“我喜欢改作业时看着这些图画,孩子们总是可爱得让人发笑。”徐萍说。

她还珍藏了许多学生们写来的信与贺卡,一些小纸条则被她仔细地贴在了一张A4纸上。这和她与学生间发生的一个小故事有关。

2005年9月份,她发现700元/月的工资不再被下发,上级部门答复的原因是她刚好属于要被重新调整教师编制的范围,要等调整后再说工资事宜。她的生活因此陷入困境,“弟弟们的学费怎么办”,“觉得压力太大了”,她想出家去做尼姑。她的想法也被学生们知道了。于是就有了这张A4纸上的学生给老师的千奇百怪的小纸条,“老师,你不要去做尼姑,我们喜欢你”,“我觉得你上我们的英语课好爽,我看见你的笑容,笑得很甜,你平时对我们说话很温柔……”徐萍被学生们打动了:“做尼姑只能解脱自己,而做老师可以造福一大批孩子。”

此后几个月仍没发工资,她一边向学校借钱一边坚持教课。回家时发现母亲已患上妇科病血崩,血流了一个月,却舍不得花几百元去挂吊针。没有了工资的她“眼睁睁地看着妈妈的血不断向外流,身体不断地干瘪下去”,在一次给五年级学生上课时,她终于无法自控地趴在讲台上抽泣起来。

11月15日下午,六年级的班主任无意中告诉学生们徐老师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工资了。学生们就自发决定帮老师渡过难关。傍晚的时候,有两个女同学踩着自行车,拿着一大袋东西交给一脸愕然的徐萍。里面有二十多斤大米,两个橙子一个柑子,两把青菜,一包话梅。放下东西,这两个孩子就踩着车跑了。

第二天早上,陆陆续续地不断有学生提着东西往徐萍的宿舍里送,有米、青菜、豆角、蕃薯、鸡蛋……她宿舍的一角堆满了学生们送来的东西。

徐萍流着泪对班上同学说:“老师家里也是种田的,你们不需要拿米给我,至于菜,老师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真的不需要你们这样做。”说完她深深地鞠了两躬。

下午的时候,六年级学生又来到徐萍门口,拿出一叠由一元两元纸币叠起来的42块钱,要求她收下,说这是他们班学生的心意。徐萍不肯收:“你们是不是又想把老师弄哭啊,老师真的不需要。”她还告诉孩子们“老师也对不起你们”。因为她在开学时向学生们承诺,平时英语测验成绩90分以上的,老师会掏钱出来买些学习用品奖励他们。第一、二单元测验时,她都兑现了承诺,但后来几个单元,因为她实在是拿不出几十块钱买练习本奖励他们了,而且考取90分的同学也越来越多,“反而却要让你们破费拿米捐钱,真的让老师既开心又痛苦。但老师答应你们,等到时候拿到工资了,我一定会买练习本回来补发给你们的”。学生们哭了。

事后,徐萍自己贴了4元,拿着共46元给学生们买了几份英语试卷和一盒听力磁带。磁带和学生们送的东西,直到2006年1月份记者前去调查拖欠工资问题时,还放在徐萍的宿舍中。学校的一位主任告诉记者:“我为有这样优秀的老师而感到荣幸,为有这样助人的学生而感动。”

12月份她的工资依然没有发下来。相反,镇政府要求每位老师去村民家说服每人交5元农村医疗合作保险,每个老师说服50个,完不成的自己拿250元填上。大约有一个星期,在每天放学后,徐萍和其他老师到村里去做“思想工作”。不少贫困的村民不愿交这笔钱,完不成任务,2006年1月15日老师们为此填交了2100元。

徐萍在给本报的来信中说:“23岁,对于同龄人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精彩的世界呢?我不曾经历过。23岁的我,不断在天堂和地狱之间轮回……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把那前三个月的工资要回来,过一些属于正常人的生活。那点钱,是留着给我弟弟读书用的,如果讨不回来,我只能够靠自己的方式去赚钱给我弟弟读书了。但我真的很害怕……那种滋味,比自己用刀来割破身体还要难受……我只想要平静的生活,我只想靠自己的工资去支撑这个家。”

记者介入调查后发现,不只有欠工资的问题,徐萍在2004年5月份转为公办教师后,拿的仍是300元/月的工资。那时当地政策规定,中专毕业的新进公办老师300元/月,大专400元/月,干满三年才能转正拿700元/月。该市有关官员向记者解释,本市是一个贫困的农业县级市,尤其是近年取消农业税后财政更显困难,财政支出主要靠上级财政的转移支付。为了节省财政,该市目前拿300元/月的代课教师数量仍有1391人。2004年9月份,这项关于公办教师工资的土政策才被取消。徐萍也终于在这一年的9月领到了700元/月。

但这700元/月的工资也常常不能足额领到。除了每年被摊派上百元的书报费外,仅去年每位教师被要求对建造当地博物馆、生态公园等的捐助就达数百元,镇政府甚至要求教师们在今年捐出一个月的工资填上紧缺的修路款。

闻知记者到访的市宣传干部称,自从农业税取消后,市里办公共事业难上加难,他作为公务员也经常被要求给公共建设捐钱。另一方面,他也承诺,因调整编制被拖欠的教师工资将以最快速度发下去。果然,这起三个月没有解决的“调整编制问题”在三天内就解决了,徐萍等46位被拖欠工资的老师得到了工资。

徐萍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正在家里,当时她就哭了。她的大弟弟拉着她的手,眼圈也有些红。但他无法想象两个读高三的弟弟如果今年也考上大学,学费怎么办。

“我是幸福的,因为有最好的姐姐和妈妈,有最好的爸爸和两个很争气的弟弟。”这个年轻人很认真地告诉记者,“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真地很幸运。”

(编者注:为了保护本报道主人公,此稿隐去了事件发生的地点和主人公及其家人的真实姓名)(来源:南方周末)

本报记者金奉乾实习记者郜峰为您报道当市民遇到危难时,第一时间会将希望寄托于人民警察,然而昨日一场车祸发生后,司机向路过的警车求助时,警车却旁若无事地疾驰而过,司机寒心,群众不满。

昨日上午10时10分,72岁的付大爷推着自行车经过东岗西路时,被一辆出租车撞飞,巨大的冲力将付大爷碰出8米多远,付大爷当场昏迷不醒,出租车因挡风玻璃被碰碎也无法运行,肇事司机见状后,在事故现场拼命挡车救人。

正在这时,一辆车体上印有“公安”字样的白色警车驶来,看到希望的司机立刻迎上去伸手拦车,并大声呼喊:“请师傅停停车,帮我拉个伤者……”,然而,这辆警车却旁若无人地呼啸而过。更让司机震惊的是,几十秒后,又有一辆白色警车开过来,他同样挥手拦车,但这辆车还是没有停下来,看着老人头部鲜血不停地外流,司机立刻拨打122。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现场附近,开车的司机帮他将受伤的老人抬上车,立即送往省人民医院抢救。目前,老人还在接受治疗。

记者调查时,现场附近店铺的老板告诉记者,要不是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及时帮忙,老人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他们怎么也想不通,群众拦车求助,警车怎么会有不但不停车反而疾驰而去的道理。

由于事发突然,肇事司机和一些目击者都没有记下这两辆警车的车号,记者就此采访了兰州市公安局督察处。督察处的一位值班人员称,作为一个普通市民,遇到类似事情时都应该急时救助,更不用说是警务人员了,警车见死不救是严重错误的。因为警车的车号没被记下,这给他们的调查带来严重的影响。本报为此特开通热线8119000,希望目击的市民积极提供线索。

中新社北京二月二十三日电中新社记者张量“两会”前调整地方高官,已成为中国近几年来的惯例。从去年底到今年初,中央进行了五十多项的重大人事变动,涉及省部级官员上百人,囊括党政军各大机关。官员的任免向来是政府执政思路的风向标,在中央力倡打造廉洁、高效、责任型政府的今天,人事布局谋篇格外受到舆论的瞩目。

去年底中共中央决定由原贵州省委书记钱运录担任黑龙江省委书记,任命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石宗源担任贵州省委书记,原交通部部长张春贤担任湖南省委书记,而原国务院副秘书长汪洋则接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四人中年龄最大的六十一岁,最小的四十九岁,均为大学以上学历,两人为硕士。同时,此次地方大员的调派也牵涉了中央有关部门的人事变动。如原中共北京市委副书记龙新民接替了石宗源担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而交通部长一职,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投票表决任命,由五十九岁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李盛霖出任。

高级官员的任命凸显了中央选拔培养干部的思路,除了继续推进年轻化、高知化,还更加强化了综合能力的培养,增加了中央与地方经验的交流。有政治学者认为,此举不但利于人才培养,还将有助中央政策精神在地方的贯彻执行。因而,政府的执政能力将有显著提高。同时,在官员队伍年轻、高知趋势的带动下,亲民、务实、高效、服务的理念渐渐浸染官场,为构建廉能高效政府营造了良好氛围。

与中央和省部级大员走马换将相呼应,根据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安排,全国县乡两级换届选举工作将在二00六年和二00七年陆续展开。届时全国二千八百余县级党政一把手将完成四十五岁高知型人才为主体的“大换血”。因此,今年是名副其实的“换届年”,这将标志着中国官吏体系的更新基本完成。

在官员任用的同时,如何约束官员行为则是构建责任政府、预防腐败的关键。去年中国《公务员法》通过后,原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成为首个引咎辞职的部级高官。同样,去年因内地发生众多的煤矿重大事故而遭到解职和政纪处理的官员亦有不少。从此颠覆了以往的做官规则,碌碌无为也可安居其位的惯例正在被打破,官员只有权力而没有责任的弊端也将改变。

然而,还必须看到,在官员问责制不断完善的今天仍然存在着较多的问题,相关的法律体系缺位、问责雷声大雨点小等等,前面的道路还很漫长。因此,“责任政府如何负责”始终是“两会”代表和委员们讨论的焦点。

毕竟,在今天的中国,当官不再容易,能力、品德、责任感,一个也不能少。(完)

瓦房店市的王某,入室强奸作案后胆敢睡在被害人家里,结果被闻讯赶来的民警堵住逃路。昨日,警方已向检察机关提请对其依法逮捕。

1月26日5时30分,瓦房店市公安局岭东派出所接到被害人张女士的电话报案,她称自己被一名男子强奸,现在该男子正睡在自己家里。民警们立即出警,到达现场后发现一名飞跑的男子非常可疑。

该男子见到民警直奔两米多高的围墙,并爬上了墙头,准备翻墙的时候被民警抓住了左脚。此人正是犯罪嫌疑人王某。

经查,王某今年43岁,瓦房店市人,他对强奸张女士的事实供认不讳。案发当日的凌晨,王某撬开张女士的家门,进屋将其强奸,事后还在她家里睡觉。数小时后,张女士趁王某睡着才得以悄悄报警。(辽宁法制报赵雪伊)

中国台湾网2月24日消息尽管面对美国压力,陈水扁却仍然执意“废统”,而且态度已相当明显,据陈水扁办公室的一位“核心官员”透露,由台当局“国安会”负责拟定的“废统报告”已进入最后完工阶段。

台媒引述该人士指出,陈水扁认为“国统会”、“国统纲领”并非当年国民党当局的决议,而是“国民党自己的决定”,现在却要民进党当局全盘接受,“这样做相当不合理”。据称,这段期间,陈水扁办公室已酝酿出越来越多的所谓“废统逻辑”,相对地让陈水扁的“废统”态度愈来愈强硬。

据了解,民进党中常会在21日决议支持“废统”,这表明陈水扁当局又向“台独”迈出了危险的一步。对此,国民党表示,将联合台湾各在野党,在台“立法院”提案,对陈水扁予以强烈谴责。(云鹏)

她是一个高中没毕业、没有特殊技能也没有什么手艺的农村女孩。春节刚过,她只身来到北京找工作。她相信自己应该能找到工作,因为她对工作的要求并不高;她也希望自己能找到工作,因为远在河北农村的弟弟在等她挣钱交学费……

然而近二十天来,她一共经历了三次找工作的曲折,第一次向中介公司交了240元,第二次交了570元,第三次一听对方要招坐台小姐,她挂断了电话……

在节后大批的来京务工人员中,她是典型的案例,她的经历和很多人相似,然而除了集体记忆外,每一个应聘者心中的感受都成了他们生活道路上永远抹不去的体验……

正月初七那天早上,当很多人还沉浸在春节放假的懒散状态中时,张小红(化名)早早地起床了。母亲指着窗外飘着的雪花对她说,今天天气不好,你就别走了。“妈,我想早点去北京,早点找份工作上班,争取在弟弟开学前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

吃过早饭,13岁的弟弟吃力地背着张小红的行李,把她送到村口,等候一天只发一趟的长途客车。张小红一边在雪地上跺着脚,一边告诉上初中一年级的弟弟:要好好学习,学费的事不用担心。在张小红的心中,弟弟是家里唯一的希望,她不希望弟弟因学费而辍学。

不一会儿,车来了。上车后张小红故意坐在了最后一排,她想多看弟弟一眼,多看一眼她还没呆够的家。透过汽车玻璃窗,雪地上弟弟的身影逐渐变成了一个黑点直到消失,背后的村庄也渐远,最后被漫天飞舞的雪花吞没。

张小红今年21岁,老家在河北省易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靠种地为生,家庭并不富裕。为了让弟弟念书,几年前她开始辍学打工。回想这么多年的经历:她当过月薪200元的理发店小工,做过300元一个月的小餐馆服务员。她无学历、无技能、无手艺,今年打算来北京找份工作,因为听朋友说,北京的工资相对高些,工作机会也多,至于怎么样才能找到工作,她想北京有那么多家职介,“总能给我介绍个合适的工作吧”。

到北京后,张小红在西四环外郑常庄附近租了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平房,每个月的房租是300元。房间里除了有一张床以外,再没有其他摆设了。

稍作休息后,张小红买来了一份报纸,打开招聘专版,她高兴得几乎要叫出来,密密麻麻整整两版的招聘广告中有某某影视公司急聘、某某物流公司直聘、某某房地产公司诚聘等信息……上百个招聘单位提供了上千个岗位,张小红按捺住兴奋的情绪,仔细地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岗位。经过反复对比后,她最后锁定了一家“连锁电器公司配货总站急聘”的广告,广告上称,该公司急聘保安、文秘、话务员、司机和搬运工等,其中话务员的月薪是2500-3500元,外加奖金、报销和提成。从文字表述上看是公司直聘而不是中介。“一个月下来能挣四千多元,是我在理发店当小工时的20倍,比我做服务员时一年的工资都多。”张小红盘算着,心里乐得开了花。这一夜,她睡得很香。

她梦见到了月底,自己一共挣了4000元,她要寄回家两千元,把弟弟新学期的学费交上,下个月再给家里寄两千元,留给父母买种子和化肥。剩下的工资除了交房租和生活费外,她要给自己买两件新衣服,要和很多女孩子一样,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上午9点30分,按照招聘广告上提供的地址,张小红来到了丰台区木樨园桥东南角的南曦大厦,招聘单位就在这座大厦C座803室。在一楼门卫登记处,她看见当

上楼后她敲开了803室的防盗门,把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膀大腰圆、穿着黑西服的小伙子。“您好,我是来应聘话务员的。”她说。“到里面找杨小姐。”黑西服说。

杨的眼睛在身份证上停留了不到5秒钟。“给你,你被录取了。我们单位是一家物流公司,负责连锁家电总站的配货工作,现在我们要招聘20个话务员,你什么学历啊?”

“没关系,你是一个出色的女孩子,相信你一定能够胜任。你明天就可以到我们公司上班,有问题吗?”杨问她。

“好,在上班之前要先交建档费、服装费、办工资卡费和门卡费,一共240元。”杨说。

张小红并没有多想,从口袋里拿出240元交给了杨小姐。对方给她开了一张收据后,告诉她下午两点来领服装。

当天下午,张小红如约来到803室,杨小姐并没有提领服装的事,而是先拿出一纸合同要张小红签,在仔细阅读合同后发现其中有一条是应聘者必须交纳1000元的保证金,一个月后退还。这还没挣钱就要交钱,张小红纳闷,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留了一手。她说自己没有那么多钱,只有100元。杨小姐给她开了一张收据后要她第二天把剩下的钱补上,等补了钱再领服装上班。手里拿着两张收据的张小红开始有些怀疑对方,这间房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连锁家电物流总站,再看看收据上的印章“盛世恒远有限公司”,环视房间,墙壁上除了贴了一张“员工守则”外,根本找不到营业执照等能够证明该公司资质的东西,整个公司里就5个工作人员,“没挣钱就先收费”,走出803室,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张小红的心头——种种迹象表明这不是连锁家电物流总站直聘,而是一家中介公司。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张小红来到工商部门查阅这家“盛世恒远有限公司”的材料。结果发现,工商部门的电脑里根本没有这样一家公司。于是她回到803室,一听说她要退钱,杨小姐开始劝她别担心,只要交齐了剩下的保证金,很快就可以安排上岗。后来见张小红执意要退钱,原本热情随和的杨小姐变了一种态度。“交了费就别想退,跟你说白了,我们就是中介公司。给你介绍工作是要收手续费的。”这时把门的黑西服也进来,俨然一副“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的样子。

中新网2月24日电国台办新闻发言人李维一在今日(24日)上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两岸没有所谓“密使”的问题。

如果说在见到王婷婷之前,记者还对网上那铺天盖地的帖子将信将疑的话,那么当婷婷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时候,所有的疑虑都已经烟消云散了。面前的王婷婷,美丽、端庄、大方,和东财礼仪协会会长的身份十分吻合;婷婷身高173厘米,与网上公布的女主人公166厘米的身材相差甚远。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完全是两个人。婷婷穿着牛仔裤、运动鞋,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一说到网上那些被张冠李戴的照片,婷婷莞尔一笑,“那你们看那些照片是我吗?清者自清。”婷婷那自信甜美的笑容让那些无稽之谈立即不攻自破。

网上公布的资料显示,王婷婷是山东省临沂市人,可是真实的王婷婷确实是土生土长的大连女孩。王婷婷1983年生于大连,父亲是一位公务员,母亲是一位会计,在良好教育氛围中长大的王婷婷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婷婷是个才女,音乐、主持样样在行。中学时代,婷婷获过市三好学生、省三好学生,进入大学后的婷婷更是以良好的表现在大一下学期成为一名预备党员。用婷婷老师的一句话形容就是:“我不敢说王婷婷是东财最优秀的学生,但她绝对称得上是我校出类拔萃的学生。以她的表现,是绝不会做出那样行为的。”这句话显然千真万确。

几年前,一张身着三点装束的女子照片在网上广为流传,后来有人将这位女子莫名其妙地冠上了东财大三学生“王婷婷”的名字,对此婷婷说,“以前我曾经在网上看过那组照片,当时只是觉得和自己没有关系,所以也没太注意。当我知道有人以我的名义在网上公布这组照片时,是在2006年2月14日下午。这让我很吃惊,但我觉得做这件事的人可能并没恶意,可能那个女孩跟我同名,贴上我资料的人随便在网上检索了一下‘王婷婷’,就可以把我的资料给贴上去。我的个人资料只要一上东财校园网站就可以看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