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与女友相逢不见面 叶莉只凝望男友背影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24:31

对宰杀怀崽母羊,老板何昌洪不以为然:“羊肉馆太多,不杀,哪来那么多羊肉?”何说,去年冬至,他一天就卖了60多只羊,渝中区常有顾客慕名到其店里买胎羊。“管它是不是母羊,反正是卖钱。”

看见杀一只母羊搭上两三条没有出世的生命,60多岁的涂大爷连说:“太残忍、太没人性。”带着4岁儿子路过羊肉店的袁女士把脸调到一边:“幺儿,莫看,我心都麻了。”儿子问:“妈妈,叔叔啷个不听老师的话,把小羊儿弄死了挂起卖,一点都不爱护动物!”

“为了赚钱,怀崽母羊也杀,不可思议!”南岸某机关公务员陈先生说,“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善待它们,尤其是怀孕动物,就是善待我们自己。”

腆着大肚子的怀崽母羊,成为餐馆老板赚钱的牺牲品,不能不说,这是我们人类的悲哀。

生命是平等的,谁没有母亲?没有母亲又何来生命?胎死母羊腹中的乳羊未及见天日,便遭至了生命中最黑暗残忍的一幕,这不仅是人类的悲哀,更是生命的耻辱。

我曾说过,股市技术分析,比如像均线系统,对技术派人士来说,犹如一道防洪或蓄水的大坝———相当重要;而那些对技术指标不屑一顾的人,则将所谓均线系统看作是月亮照射物体时所形成的“影子边”———形同虚设。最近的连续大跌,是由于60日均线、120日均线相继失守,这充分表明在这个市场里技术派人士很有市场。

老沙预测后市往往是凭感觉,每天在拜读那么多股评、倾听好多位市场人士的看法后,很多很多有关基本面、政策面、技术面、资金面的信息一齐汇集到脑海里。再加上这么多年来在股市里摸爬滚打所积累的经验,似乎大盘何时涨何时跌、个股哪个好哪个劣便有了点数。这时候后市向哪个方向发展也就有了个谱,或许这就是感觉吧。

沪综指昨天跌破1100点了,我的感觉是还会涨上去的。如果我们把100点算作一步,那么从1000点涨到1200点算是前进了两步,跌到现在的位置,应算是退了一步;此后还会进两步,冲到1300点,而后再退一步……

我自己是“跟着感觉走”,尽管经常出错,但我觉得这要比跟着别人的感觉走要好得多!

核心提示:现年75岁的都江堰市民张忠一时冲动,跟一个名叫李蓉的按摩女郎进行了皮肉交易。数月后,李蓉竟抱着一个婴儿找上了门,声称这个哇哇直哭的3个月婴儿是张忠亲骨肉。张忠为此惊惶失措乱了方寸,给了李蓉1万元抚养费。几天前,李蓉再次提出索要5万元抚养费了结此事,并约定在昨日下午1时见面交钱。等待李蓉的不仅有张忠,还有接到报警赶来的警察。

昨日上午9时许,一个电话打进本报热线报称,都江堰市有一位老人有了大麻烦,弄不好当天就要出事。记者联系上报料人,对方称,电话里说不方便,希望面谈。上午11时许,记者赶到都江堰市区,见到了报料人。报料人说,如此交流不是想搞得神神秘秘,在于所涉及的事情实在太难以启齿。

据其透露,他认识的一位叫张忠的75岁老人,几天前突然登门要求借5万元钱。钱的用途却始终不肯说。两家人交情甚深,他替张忠排忧解难是义不容辞的事,但5万元不是小数目。在反复询问中,张忠才迟迟疑疑地说,他于去年到市区一家按摩房,一时把持不住跟一年轻女子发生了性关系。谁知该女子最近找了上门,说那以后就怀上了他的儿子,已经生下来3个月。此前要去了1万元,现在还要向他要5万元抚养费。

这位知情者觉得此事不那么简单,如果没有医学鉴定,怎么能说是谁的就是谁的。既然对方是“小姐”,孩子的父亲就难免有其他可能。

昨日中午,记者见到了张忠。他的精神矍铄,言谈举止看不出老年人的龙钟态。他跟记者谈起了他的家庭。一声长叹之后,张忠说,老伴体弱多病,早在二十几年前动过大手术后,就再也没有过夫妻生活。老伴曾提出过离婚,张忠没答应。后来,张忠退休闲居在家,生活无聊,压抑了多年的欲望开始骚动起来。

据张忠说,去年7月,他路过市区一家按摩房时,一名花枝招展的女郎向他招手,张忠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这一次“失足”,他跟一个叫李蓉的女子进行了色情交易,他还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此后,李蓉打电话找过张忠,他又去过几次。

不久,李蓉突然打电话给张忠,称有人纠缠她,她想离开;李蓉就这样“消失”了。李蓉是哪里人、多大年纪等等,张忠都不知道。

对于这段“艳遇”,张忠后悔不已。想到自己如此大的年龄,竟晚节不保。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乱想了。

今年10月初,李蓉突然给张忠打电话,告诉了他一个差点吓死人的消息:她怀上了张忠的儿子,如今已生了下来。虽然犹如五雷轰顶,但张忠还是算了算时间,发现自己很难逃脱干系。于是,二人约定10月15日见面。

当日上午李蓉来了,抱着一个两三个月大的男婴。将信将疑的张忠将李蓉安顿下来,再商量如何处理这个“后遗症”。10月16日,双方订了一份“合同”。按照“合同”约定,张忠给李蓉1万元,李蓉将男婴送人。李蓉收了钱,打了收条,抱着孩子离开了,张忠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李蓉又打电话给张忠,还要5万元抚养费!如果一次拿不出5万元,至少先付1.5万元,然后每年支付一定的抚养费,直到孩子年满18岁。否则,李蓉将告张忠强奸。这时的张忠已经不知所措了。

几天前,李蓉再次打电话,给了张忠一个银行账号,叫他立即汇1.5万元进去。张忠在电话里同意了,但实际上由于没有那么多钱,张忠并没有汇钱。当晚,李蓉质问张忠,声称将把孩子再次带到都江堰,告他强奸。这么一说,张忠彻底慌了,开始四处凑钱,此事才浮出水面……

据知情者说,一筹莫展的张忠曾私下对他说,该女子告他强奸的话,他也无脸活在世上了。据了解,两人原定于10月25日下午1时在都江堰长途汽车站见面,后改为昨日下午1时见面。

时间紧迫,知情者和张忠迅速应对。张忠如约到汽车站接人,记者尾随张忠作为保护。如果事情不能得到解决,就由知情者报警。

12时59分,记者看见,张忠在候车厅门口接到了一个灰色衣服女子,女子拽着张忠就往外走。事后张忠说,李蓉一开口就谈“抚养费”的事情,声称她舅舅、姑爷等人也来了,孩子也抱来了,在后面等着。

13时03分,二人沿着街道边走边说,李蓉不停地回头看。很快,两人拐进一条小巷子。记者远远看到,李蓉不停地比划,声音很大。事后张忠说,李蓉说如果不给钱,就拉他到法院去,告他强奸。他掏出银行卡说他只有1万元,李蓉嫌太少,他又把银行卡收了回去。

13时12分,两人返回路边,记者发现周围还有一个男子在密切注意李、张二人行踪,就主动出面与两人打招呼。虽然李蓉对记者的问话有些不情愿,但她还是力所能及地说了她的意见。又过了几分钟,来了两位民警,将李、张二人拦住,要求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原来是张忠的朋友怕出意外,拨打了110报警。

面对警察,李蓉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路上她都反复地说:“怎么回事哦?”在派出所,民警对李蓉、张忠分开询问。一个多小时后,对张忠的询问结束;但对李蓉的询问还在进行中。

18时29分,记者电话联系上知情者。对方说,民警对李蓉做完询问笔录后,将她带到医院进行检查,以便确定她几个月前是否生过小孩。目前,警方对此事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张:我算了一下时间,说跟我没有关系真的说不过去。另外,老伴有心脏病,我担心她为此生气出什么意外,所以花钱消灾。

张(表情很不自然,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我的侄女、侄女婿都晓得此事了。如果真是我的孩子,我当然承担责任。

(据后来赶到的张忠的侄女说,她知道此事后,一直在担心,如果孩子真是张忠的,到底该怎么办,真是个难死人的麻烦。)

在交谈中,张忠忧心忡忡;李蓉难以举出有力证据。最终确定男婴的血缘关系,还需要医学鉴定。知情者说,现在孩子在哪里,李蓉也拒绝回答;他甚至怀疑李蓉是受人指使而来的。相信警方的调查会还搞清楚事实的真相。(涉及个人隐私,文中人物系化名。)(本报记者袁勇摄影李杨)

人民网北京10月27日讯(记者赵颖)今天下午,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闭幕,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将在人民大会堂台湾厅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中国证监会等单位负责人介绍此次常委会会议表决通过的法律案的有关情况。个税起征点是否定为1600元等大家关注的问题将揭晓。

此前,全国人大就个人所得税法修正草案进行第二次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其组成人员和听证会上多数人的意见,在二审草案里将个税扣除标准调整为1600元,这个起征点得到了多名全国人大代表的认可,不少财税专家也预计这一草案通过的可能性较大。据分析,一旦个税起征点定为1600元,那么工薪阶层每年可以因此减轻300亿元的负担。

信报讯(记者彭信琼通讯员高志海)提出的性要求遭拒后,21岁的朝阳区某汽车服务中心修理工朱立成,残忍地将对方杀害。昨天,二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朱立成在汽车服务中心当修理工期间,结识了经常前来修车的杨某,后又通过杨某结识了21岁的周某。此后,朱立成与周某先后见过两次面,并在一起吃过饭。

2005年6月4日晚,朱立成和一些朋友在朝阳区一家大排档喝酒时,又见到了周某。6月5日1时许,朱立成以聊天为名将周某带至附近小区南侧的树林内,向周某提出性要求,周某拒绝了朱立成。

公诉机关指控,因周某拒绝与其发生性行为,朱立成遂持随身携带的尖刀猛刺周某的腰、颈、腹等部位百余刀,致周某死亡。公诉机关认为,朱立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法庭上,一问到案件的关键部分,朱立成总是闪烁其词。以“记不清了、不知道”来回答法庭、公诉人、辩护人提出的问题。他称自己平常也就两三瓶啤酒的量,案发当天喝了很多酒,辩称对为什么要扎被害人,扎了被害人多少刀都记不清了。

公诉人问:“你作案后离开树林时,为什么没原路返回,而是绕了一段路后打车返回那家大排档?”他回答:“我当时很迷糊,不知道怎么就打车回来了。”

当回答“回大排档后怎么向一起吃饭的朋友交代的”这一问题时,他说:“我就说在外边跟别人打架了,周某被打架的人带走了。”

面对死者家属提出的35万元附带民事赔偿请求,朱立成表示“愿意赔偿,但自己没有能力。”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晨报讯(记者彭宇)“全球中草药每年贸易额近300亿美元,而中国却仅占其中的3%。”当国务院调研室原副主任、中国WTO专家咨询团成员姬业成昨天给出这一数字的时候,首届全国中医药品牌战略论坛的现场忽然变得异常安静。

“日本人在中国名药六神丸的基础上开发出救心丸,并注册为他们的专利和驰名商标,目前年销售额上亿美元。”姬业成在昨天的演讲中举的例子,让中国中医药界明白了没有自己的品牌或是没有品牌意识,对中国的中医药意味着什么。

“治疗疟疾的特效中药青蒿素,经过中国几代人研究成功后却被一家国外企业抢注。仅此一项,中国每年至少损失2亿到3亿美元的出口额。”这是昨天姬业成举出的又一个令人心痛的案例。据了解,目前国内有制药厂7000多家,但真正有自己品牌和知识产权的微乎其微,大部分是购买国外专利、贴牌生产、合资生产,把利润拱手让给了别人。

厦门当地媒体昨刊登的一则讣告显示,厦门大学计算机网络管理中心一蒋姓工程师10月9日不幸去世,讣告以厦门大学计算机网络管理中心的名义登出。

据了解,这名蒋姓工程师毕业于厦大自动化系,目前为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在读研究生,并供职于厦大计算机网络管理中心。

据可靠消息人士透露,该研究生10月8日晚遭绑架,绑匪勒索6万余元,目前警方已抓到两名绑匪,其中一绑匪为该研究生的熟人,担心“人质”被放回会报警,于9日将其杀害并抛尸。

据介绍,蒋的家属是在其失踪后的第四天报案(10月11日)的,警方在对案情分析后认为,这很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此前有传言称,蒋在国庆节后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对方称公司的一个监控坏掉,让蒋帮忙维修。

知情人士称,蒋之后突然神秘失踪,随后蒋的朋友突然接到蒋的电话,称急需6万余元,要朋友帮忙凑一凑。

知情人士表示,警方介入调查后,发现有一伙人在不同城市将一个账户里的6万余元取走,于是根据该线索抓到两个疑犯,其中一疑犯此前就认识蒋。

10月9日,在蒋某被绑架的第二天,绑匪撕票了。而这一天,正是蒋的29岁生日。

知情人士称,绑匪没看到钱进入账户,又发现蒋已认出其中一绑匪,于是用衣服盖住蒋的脸部,致其窒息死亡。

该说法得到一位平时与蒋较为接近的人士的证实。该人士透露,两名绑匪中有一人和蒋认识,认为蒋家比较阔绰,于是用陌生电话约蒋出去,并敲诈勒索,绑匪担心如果向蒋家人要钱,其家人可能会报警,于是让蒋先找朋友借钱,发现钱迟迟未到又被蒋认出来后,于是杀人灭口。

记者了解到,蒋本科毕业后供职于厦大计算机网络管理中心,随后考上该校南洋研究院研究生,目前正读二年级,家住厦门岛内。

蒋遭绑架撕票的消息,尽管案情还未公开,但在厦大相关学生中已传得沸沸扬扬,相关老师均以事件敏感不愿多谈。

在厦大计算机网络管理中心办公室内,一值班男教师一听记者提到蒋,马上回答“这个不好说”。

校园内一保安告诉记者,他数次和蒋擦身而过,但不认识,感觉他衣着朴实,不像个有钱人。但该保安不愿再透露更多详情。

一名在厦大计算机网络管理中心附近溜达的男生称,他不认识蒋,但最近已多次听说蒋被绑架了,出事后的第四天尸体在高速公路上被发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