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擒获萨达姆的美军士兵退伍后找不到工作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05:44:35

景德镇市是江西省全省仅有的两个尚未成立国资委的地级市,其国资办目前仍挂靠在市财政局。

作为考察小组的核心成员,一位知情官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说,他在之前对此事就早有耳闻。但由于签署转让协议的是景德镇市政府,涉及的六家企业也都是市属企业,“在情况不清楚之前,省国资委按权限不便过问”。

但最后在省政府领导的直接干预下,省国资委火速成立小组,到景德镇开始了历时三天的“闭门座谈”。

参加闭门会议的除了景德镇市政府的相关部门,还有银行和被托管企业的代表。

“首先,我们觉得太平洋收购的企业涉及行业太多,对其是否有能力经营好这么多行业表示怀疑。”这位官员告诉记者,仅太平洋在景德镇收购的六家国企就涉及电器、煤气、瓷器、宾馆等四个不同行业,需要大量专业的经营人才。

其次,太平洋集团的财务十分神秘,“他们自始至终没能提供一份完整的财务报表。”省国资委对其是否能向亏损国企注资同样表示怀疑。

“第三,我听当时参加谈判的市领导说,谈判非常顺利,‘简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慷慨的人!’”这位国资谈判经历丰富的官员说,谈判中一方要保护国有资产不流失,一方要以尽可能低的价格获得尽可能多的资产,双方必然锱铢必较,如此轻松的谈判令人费解。

三天考察后,省国资委小组向省政府递交了一份调研报告,报告中直言这样的运作方式与国有资产转让规定相违背,贸然托管风险较大。

在国资委到达的前一天,景德镇市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次转让中的漏洞,当即召开市常委会扩大会议,恢复了三家国有企业原来的领导班子,并将这份会议纪要发到每家企业手中。

8月2日,郝来春重新回到焦化总公司上班。9月中旬,太平洋所有人员撤离。

据景德镇市招商局的徐姓副局长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目前除了国企的收购已经中止之外,景德镇市政府并没有主动中止陶瓷工业园区的项目,且所有的规划和投资规模等都已经设计完毕。但太平洋方面至今没有资金和人员到位,他们已经将原来项目中的一条主干道拿出来重新招标。

特别声明:此稿件为第一财经日报授权财经独家网络发布,如需转载请致电财经,财经保留此稿件的网络版权及法律追诉权,未经许可擅自转载者一切法律后果自负!

新桂网-南国今报讯柳州市柳南公安分局西鹅派出所端掉一卖淫窝点,抓获卖淫女候某(30岁,贵州人)、肖某(35岁,贵州人)及嫖客蒋某(81岁,柳州市人)、滕某(43岁,来宾市人)。

10月30日上午9时许,西鹅派出所巡防队员何华福、杨玉江二人在市柳太路西山公墓附近巡逻时,发现两名妇女不时向过往的男人抛“媚眼”,并问“做工”吗?很快二人分别与一老汉及一中年男子“交头接耳”,双双向公墓对面的树林里走去。两队员沿路寻迹后发现一间小屋,屋内两对男女“交易”正欢。闻讯赶来的派出所民警连同巡防队员将4人当场抓获。

我们办事处只有十几个医药代表,1999年一年付出回扣款270万,分配到谁身上都不少。这事我还没告诉你们之前,就有人扬言要把我干掉。

一般的厂家都要求医药代表是学医、学药、或是生化专业,学历要求大专、本科学历,但不懂医的人也能作医药代表,只要你会疏通医疗单位的一系列关系,你就完全可以做得很好。药品从药厂出来到患者的手中要经过一系列过程,医药代表所做的工作就是疏通,就是拿金钱去刺激每个环节。

其实作医药代表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相当简单,难就难在环节众多,要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说简单就简单在它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也就是说你只要按照套路,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去处理,都会被打通的。药厂要想真正把药最终“交”到患者手里,至少要经过进药、出库、医生处方三大关卡。

先说药剂科吧,药剂科的主任如果不同意进药的话,那总渠道就卡死了。首先要把药剂科主任的性格、兴趣、爱好、家庭住址、电话号码、他在医院里的权力大小、他的社会关系等等要做个调查,了解清楚,这些调查都是为后面的工作做准备。可以利用晚上打个电话到他家里,就说已经到他家楼底下了,这时是肯定不能空手的,要带点现金、礼物等等。

进医院以后在哪一个科卖,这个科的主任必须得同意。带点东西和现金,也是必要的。

第三个目标是医院药事委员会,为了让院长认同我们的产品同意进我们的药,我们把二十几个各个医院的院长、药剂科主任集中起来,玩保龄球、游泳、吃饭、娱乐、打麻将什么的,一闹闹一宿,然后每个人给“交通费”什么的,当然回去之后事也就好办了,需要解决的问题基本上都开了绿灯。

库房是药房与医药公司之间的桥梁,库房不打点好也不行,他们可以这么讲:虽然药事会同意了,但是并没有命令我必须进这种药,也就是这个药并不是我们医院所急需的。一个医药代表是不可能、也不敢和库房的人去讲领导与被领导的道理,你只能迁就他,你只能去跟他协商甚至于厚着脸皮去讨好他,然后请他帮忙,争取他答应你晚上到他家里去进行家访。

前面这些环节都已经打通了之后,最后一个环节就是需要医生具体在处方上开这种药了。

有的医生比较谨慎,不好第一次就谈回扣的事情,要等到第二次、第三次没人的情况下向他透露这意思。

可以说,在整个过程里几乎90%的回扣款全都到了这些处方医生的手里。至少是零售价的10%~15%,这是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少于这个比例,你的药就卖不动,多于这个比例你的药就会卖得非常快。而回扣起码能占医生收入的四分之三。我作医药代表这么多年,送回扣送不出去的情况几乎没发生过。

我们还设置过奖励,选了150个医生,都是专门开交沙霉素的。我们让他们每人每月至少保持开交沙霉素150盒,到年底的时候比赛看看这些医生谁开得最多。在竞赛过程中他们开一盒药能拿到三块钱,年底还要设置排行榜,谁开得最多还要受到奖励。这个办法效果不错,保证我们一个月至少有两万多盒的销量。

最后每月统计医生开药的情况时,一般是由药房出具统计单。这就要跟药房打交道了,一般十几块钱的药每盒给药房主任提五毛钱。所有的医生谁开了多少药都能统计到有的医院甚至用电脑打印出来。这就是通常讲的电脑统方。

有时候自己也有负罪感。感冒的时候,医生一开药就开100多块钱自己也吓一跳,觉得确实是贵了。这时我就想这100多块钱当中有一部分钱不应该是我出的。可想想平时自己就是这么推销药品的,那一刹那,我感到负罪。(佚名)

本报讯(记者张春健)昨天清晨,一名大三女生在她居住的朝阳区水碓子社区3号楼2单元一层楼道口遇害。警方称,死者致命的原因是被人用利器割断了脖子上的动脉。

该楼三层的一名男住户说,他早上7点半下楼时,突然吃惊地看到了一幕惨象:一名穿粉红色上衣的女孩躺在地上,脖子裂开,鲜血不断流出,身体还在轻微地发抖。当时地面上还有一部手机和一个背包。

记者8点赶到现场时,警方证实女子因失血过多身亡。案发的一层楼道里没有开灯,显得特别昏暗,尸体被布袋包裹着,布袋表面血迹斑斑。上午10点,尸体被殡仪车运走。11点半,警方离开现场。

据邻居介绍,死者姓赵,现年20岁,正在读大三,住在该楼的三层。据邻居转述,死者的母亲曾哭着说,早晨7点左右,她女儿跟往常一样,背起背包,边发手机短信边开门出去。没想到这竟是女儿留给母亲的最后一个背影。

“小姑娘平常为人很谦和、有礼貌,而且长得也很漂亮。”邻居十分遗憾地说。

小区环卫工人说,早上7点左右,有一个送报纸的人曾出现在3号楼2单元的楼道里,放完报纸后骑车匆匆离去。最先发现死者的是一名老太太,也是她报的警。

水碓子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称,该楼有不少外地人租住,成分比较复杂。死者是一家三口人中的独生女,他们今年夏天才住进该楼。

事发后,团结湖派出所、朝阳公安分局、市公安局先后介入调查。现场的民警说,事发的楼道光线很暗,凶手似乎很熟悉这里的地形,也清楚死者出行的准确时间,极有可能是有预谋地躲在楼梯口,等死者下楼时在背后用利器行凶。

而邻居却说,最近楼道里频丢自行车,凶手也可能是在偷车时被死者发现,情急之下杀人灭口。

据了解,目前纳入我国政府定价范围的药品共计2400余种,占市场流通药品数量的20%左右,占市场销售份额的60%左右。周望军说,尽管各部门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但实际收效并不明显。

近年来,我国价格主管部门先后17次出台降价措施,降低了1100多种药品零售价格,降价总金额达到350多亿元。据介绍,从2001年以来,由于连续多次的降价与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的推行,我国的药品市场价格总水平已经连续4年出现负增长。

周望军说,群众看病贵、药品价格高的问题没有得到真正解决,仍然存在一些问题。

政府定价的部分药品价格没有降到位。国家发改委为平衡各种复杂的利益关系,采取了分步到位的降价方式,使得部分政府定价的药品价格仍然偏高。

实行市场调节价的药品价格上涨。目前一些实行市场调节价的药品价格出现了明显上涨势头,有些甚至是成倍上涨,价格虚高的现象比较严重。医疗器械价格秩序混乱,特别是一些高价值的医用耗材价格严重背离价值,中间环节加价超过出厂价的几倍。

医疗服务乱收费问题屡禁不止。医疗服务领域的乱收费、乱检查问题目前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但在现行体制和机制下,这个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一些医疗机构自立项目违规收费、分解项目重复收费的问题还时有发生。

目前政府在全社会卫生总费用中扮演的角色呈现弱化,全国40%的城镇居民、72%的农村居民看病需要自掏腰包,而个人医疗支出在卫生总费用中所占比重还在不断加大。

“群众个人负担医药费用的比例过大,是我们面临的重要问题。”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说,世界各国都通过建立和不断完善医疗保险体系来解决疾病费用风险负担,而当前我国的医疗保险体系还很不完善。

卫生部规划财务司副司长于德志说,我国卫生总费用存在着明显的结构不合理问题。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卫生总费用在不断增长,可是政府预算卫生支出、社会卫生支出所占的比重没有相应的增加,反而呈现下降趋势;与此同时,城乡居民私人支出比例不断扩大。

目前,我国80%的农村居民、50%的城镇居民没有医疗保障,与此同时,全国医疗费用的增长幅度已经大大超过了居民收入的增长水平,低收入群体的医疗费用负担较重。

我二十岁中专毕业就到了一个CALL台工作,我们的城市很小所以消费水平很低,到了1998年也就是我工作的第二年起,我拿着一个六百八的工资又过了四年,这几年里吃喝穿戴都是自己的。吃方面挺节省的,我和另一个女孩合租了一间房,我们轮流做饭,早饭各自一块钱解决问题(那时没喝牛奶),中午多吃素,半个月左右吃一次肉,以至于后来回家吃得太好了就坏肚子,妈妈看了很是舍不得,说,肠子吃成草肠子了,经不得一点油水。至于穿,那时年轻又加上上学时太寒酸几乎都穿上海堂姐表姐的旧衣服,一到自己上班了便添置了不少,但很少超过一百块钱的只是自己觉得好看就行的,好在因为学的是服装设计,搭配起来也不是很落伍。对了,那时还算孝顺,回家不时还给父母一百二百,过年过节就父母每人二三百,如果要说大事情,那就是哥哥结婚我出了一千块,自己成人高考大专三年用了六千多,还有同事同学结婚的红包(两千块足足有余了)。

我二十五岁(2002年)年末,不顾家人的反对,我怀揣着工作五年攒的五千多块钱到了上海,因为感情诸多不顺便突然厌倦了一直生活的城市,有种逃离的感觉,好在上海的一个堂伯母收留了我,我吃住都不要钱,并且非常幸运,不到一周就找到了工作,一个做上海电视台综艺栏目广告的小公司,我不懂什么叫业务员却应聘做了业务员,结果老板细看我简历发觉我一分钟能打一百多个字并且普通话很好,于是让我做他的秘书(他的秘书一职空缺很久了),试用期八百元,三个月后一千二。我学历低无特长对上海又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于是毫不犹豫地接收了这份工作。

这大半年我每笔开销都记帐,比起在家乡多了一笔“牛奶费”,我02年开始每天喝牛奶,因为腰痛时常折磨自己,做了多项检查都是正常,后来听人说可能是缺钙,要多喝牛奶,所以坚持到今天。还有就是如以前一样,置装费最多,抛弃了前几年的有些孩子气的衣服,在南京西路上班的我每天看着别人穿得花枝招展也不得不为自己简单打扮一下。住在堂伯母家几乎不花什么钱,只是偶尔买个水果或过年过节买些礼品或给她孙女外孙红包或买些小东西罢了,还有就是每次五一国庆过年回家的路费以及给家人买的衣服礼物等等,总之我的帐上永远都是五千块左右,没有盈余,当看到别人在论坛上大叹月薪五六千甚至过万仍是“月光族”时,我觉得真是穷有穷过富有富过,很简单,如果你一个月五千你完全可以到太平洋或久光里买五六百一双的鞋并且毫不为过,而我一个月一千二我就只能到七浦路地下商城去淘七八十的。

那时还比较注重形象,因为还在找另一半的阶段嘛,记得钱韦杉在《流星花园》里对大S说,永远要有一双好鞋,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遇见你的王子。而我就努力保持干净整洁的容貌,希望可以在最美的时候遇见我的MRRIGHT,我还买了一套彩妆,是做欧莱雅的表姐带的,便宜些,她还不时给我口红以及试用装或小样什么的,所有护肤品及彩妆我几乎很少花钱。

2003年8月,我离开了广告公司,其实是老板“开”了我,因为我帮另一个同事打了一篇她在外做私活的稿,也许老板因为我总不和他站在同一战线上很早就想让我走,于是那天下午我和那个同事一齐“下岗”,得到我被“开”的消息同事们一个个义愤填膺,说如果我都走了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再呆下去,也许在那个公司就落得个好人缘吧(顺便补一句,我走后不到两个月公司倒闭了)。好在我也有预感,前两星期已往外投简历,所以几乎不到一周我又顺利进了另一家做机械的公司,并在这公司遇见了我今天的“真命天子”。

本报讯(记者李巧宁)持有长江电力、白云机场这2家股改公司配售股份的深市投资者应在11月14日至11月24日向其股份托管的证券公司提出股份跨市场转登记申请,否则这部分配售股份将被进行挂账处理。这是中国结算公司和沪深交易所昨日联合发布的《关于长江电力、白云机场由深圳市场转登记至上海市场及其他相关事项的通知》作出的安排。

据介绍,此举是出于适应长江电力、白云机场这2家股改公司权证发行与交易的需要。长江电力和白云机场深市配售股份需进行跨市场转登记,即深市投资者须将其持有的长江电力或白云机场从其深圳证券账户转登记至其上海证券账户中,方可顺利进行这2家公司所发行权证的买卖交易。除长江电力或白云机场外,如该投资者在其深圳证券账户内持有其他上海市场发行深圳市场配售的股份,该类配售股份将同时转登记至其上海证券账户中。《通知》规定,跨市场转登记及补登记业务不收取费用。

据悉,若深市投资者持有的沪市上市公司在其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中采用权证的,也须按此《通知》将其股份进行跨市场转登记。

《通知》明确,配售股份跨市场转登记分两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为配售股份跨市场转登记申报及批处理阶段,实施时间从11月14日至11月25日;第二阶段为配售股份余股挂账及投资者补登记处理阶段,即对第一阶段因投资者未申报或申报无效而未成功转入投资者上海证券账户的剩余配售股份进行挂账处理,实施时间是第一阶段结束后。

对于未持有长江电力或白云机场,但持有其他上海市场发行深圳市场配售股份的深市投资者,《通知》明确,投资者也可在第一阶段申请将其深圳证券账户内的沪市发行深市配售股份转登记至其上海证券账户中,但这类股份暂不实施余股挂账及补登记处理。

本报讯(记者汪城)前天晚上,北大信息学院研究生成某在出租屋里身亡。昨天,北大信息学院有关老师称,目前学校正配合警方做死亡原因调查。

成某租住中关村76号楼305房,他与另外两个同学住大的房间,小的房间住着姜某、于某等两名务工外来人员。

姜某说,成某20多岁,个头瘦高,平时不大爱说话,但很有礼貌。姜某回忆,前天晚上6时许,他们吃过晚饭出门遛弯时,房间里就剩成某一人,当时看他的表情没什么异样。9时多,他们回来时看到成某的房间里亮着灯,由于大家平时很少串门,他们回来后就关上门睡觉了。晚11时许,警察来敲门,他们才知道成某出事了。

姜某称,听成某同学讲,前晚11时,成某的同学回来后推开房门,看到成某倒在地上,于是报警。警方到现场后证实成某已经死亡,做完现场勘察后,于昨天凌晨零时许将尸体运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