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专家认为沙龙很可能无法恢复知觉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18:14

本报讯(记者艾灵)两位来长春谈业务的南美女孩从长春龙嘉国际机场打车回宾馆时,被一位出租车司机狠狠“宰”了一把,这还不说,途中司机竟耍流氓摸女孩大腿,最后把俩女孩扔在了半路上。这个司机被出租车管理办找到,不仅退还了乘客全部打车费,还被处罚了1000元钱。

王先生是长春市一家单位的职员。前几天,南美一家单位派来两名女业务员跟他们单位谈业务,而王先生负责接待工作。12月4日,她们打算离开长春去大连谈另一笔生意,王先生派车把她俩送到机场,没想到因为下雪航班停飞了,就在她们打车从机场返回宾馆的途中,便发生了这件让人气愤的事。

“因为她俩不懂汉语,她俩上了出租车后,我就直接跟司机通了电话,嘱咐他一定要将两位外商送到宾馆。当时司机答应得挺好,谁知路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王先生说,大约一个小时后,其中一个女孩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出租车打表已经显示180元。王先生就知道她俩挨宰了,因为他常从飞机场打车到这个宾馆,一般都在80元钱左右,就算下雪路不好,顶多也就100元钱。“我就又跟司机通了电话,他说两个女孩跟他讲好150元钱。后来我想150元就150元吧,只要他能把两人安全送到。”于是,王先生又嘱咐了司机一遍。

谁知不一会儿,王先生又接到了两个女孩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她们快哭了。这司机太过分了,在半路就把两个女孩扔下了。”后来,王先生让两个女孩到附近一家宾馆,让服务员接了电话,才知道那里是会展中心附近。王先生请这个服务员又打了一辆车把两个女孩送回了宾馆。

第二天一大早,一位女孩又向他们讲述了一件更让人气愤的事。在途中,司机还向她耍起了流氓,用手摸女孩的大腿,把这个女孩吓得直哆嗦。后来司机撵她们下了车,她们感觉就像逃离虎口似的。

王先生觉得这位司机的行为给长春人丢脸。12月5日,王先生将此事投诉给长春市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公室。后来,工作人员几经查找最终找到了这位司机,令其退还两位南美女孩的150元钱,还对其进行1000元的罚款。

本报记者李同辉为您报道上厕所时一氧化碳中毒身亡的事实属罕见,可这件事就发生在庆阳市专署巷一出租院的厕所内。12月5日,下岗职工李朝入厕时,竟被厕所的煤炉子散发出的一氧化碳毒倒,最后烧成一具焦尸。

据死者妻子讲,12月5日晚刚吃完饭,丈夫对她说,他去单位加班,可能很晚才能回来。但她一直等到深夜11时许,仍不见丈夫回家。第二日早晨6时半左右,她刚给大儿子穿好衣服,就听到房东的孙子喊:“爷爷,咱们家厕所死人了。”她急忙跑出去一看,厕所旁边放着一具黑乎乎的东西,走进一看,是一具烧焦的尸体,从穿着的衣服判断是她的丈夫。

报案后,西峰区南街派出所介入调查死亡原因:当时厕所内架的煤炉子,由于厕所不通风,一氧化碳已达到饱和程度,所以当李朝进去蹲便时,就被一氧化碳中毒昏迷,倒在了燃烧的火炉上,所以头部肩部均被烧焦。

事发后,死者亲属认为,他们已付了房租,并且每月还给房东交5元钱的如厕费,因此双方已经构成了合同关系。李朝是被房东家厕所内的煤炉子散发出的一氧化碳中毒致死,因此死者家属要求房东赔偿各种费用40万元。

本报讯仅仅因为心脏检查出有毛病,年仅3个月的女婴竟在半夜被亲人丢弃在医院楼道里。昨日,新桥医院通过监控录像,已基本锁定涉嫌遗弃女婴的男子,院方呼吁该男子能主动现身领回女婴。

9日晚8时20分,新桥医院神经内科刘学燕护士正在病房查房,当她走到主病房大楼6层楼梯间门口时,一阵婴儿凄厉的哭声划破了寒夜的宁静。刘寻声找去,发现一个婴儿躺在一张用花红毛毯裹好的襁褓里大声哭泣,周围再没有他人,她立即向医院报告。

值班员打开婴儿襁褓后,在婴儿贴身处发现一个“新桥医院门诊病例”,上面写着“陈强,女,2005年9月”,挂号时间是当晚19时17分。为保证婴儿安全,新桥医院将小强安排住进该院儿科新生儿监护室,由专人照顾。

根据发现婴儿的时间,保安从监控录像中调取了一男子从抱着婴儿前往就诊,到空手离开大楼的全过程。录像显示,当晚19时21分,一身穿蓝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抱着婴儿走进大楼内电梯,2分钟后在11层儿科病区下了电梯。19时42分,男子走到11层楼梯间,在楼梯间碰到另一男子,寒暄两句后抱着婴儿从楼梯间下楼。20时02分,男子从主病房大楼5层楼梯间空手出来,急匆匆搭电梯下到1楼大厅离开医院。

据调查,该男子曾将女婴抱到儿科医生处就诊,医生诊断出女婴上呼吸道感染,心脏有杂音,怀疑其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建议去做血常规和大便常规检查,但男子抱着女婴离开后就再未露面。

目前,新桥医院已向公安机关报案。该院负责人称,如果女婴监护人不及时前往医院认领,医院将根据相关规定将弃婴送往市儿童福利院,同时由有关部门依法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

本报讯19位家长走到一起,为了挽救身陷毒海不能自拔的孩子。他们背着行李、米油,举家来到湖北咸宁九宫山深处隐居,建立爱心戒毒自救家园。他们的行动最后获得湖北省委和有关政府部门的关注和援助。国家禁毒委专家组专家贾少微日前也专程到此考察。

今年3月,69岁的向立忠老汉提议,戒毒者家长联合起来成立戒毒自救家园,湖北省政协离休干部邓德龙闻讯,积极响应———他的儿子染毒10年,他11次将其送进戒毒所、劳教场所戒毒,甚至为其做了戒除毒瘾的开颅手术,儿子却总是复吸。有共同经历的19位家长加入了爱心康复自救家园筹建行动。今年7月,自救家园选址、办照陷入困境,邓德龙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写信求援,有关部门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省财政拨15万元开办费,咸宁将一处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的疗养院无偿提供给自救家园使用10年。省民政厅将该家园定位为以家属集资为主,政府扶持、社会捐助为辅的非营利非企业单位,正式批准其成立。

12月5日晚,3名在四平卫校就读的公主岭女孩洋洋、丛丛、林林被几名少年劫持上出租车后一直未归。次日早晨,学校通知其中一名女学生家长孩子失踪一事。经调查,其中一女生最后打给同学的电话暴露她们身处险境,这起涉嫌绑架、拐卖人口的案件浮出水面,引起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聂文权高度重视,四平、公主岭警方,家属,本报联动,四地围堵劫匪,在强大压力下,几名少年劫匪最终放了3名被劫女孩。

昨日,参与劫持3名女孩的嫌犯王军(化名)落网。随着警方的不断深入调查,原来3名女孩被劫持的事件,远远不是一群小劫匪劫持孩子那么简单,小劫匪的背后,是一个倒卖人口的犯罪团伙。女孩们被劫后,首先由中间人郭某(已被抓)倒给另一中间人孙奇(音),孙奇又将孩子们交给王某“验身”。就在孙奇被抓前,还曾给广东东莞一男子发短信……不排除团伙犯罪的可能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铁西区分局,孟局长称,“警方初步判断,这伙人可能是一个以拐卖妇女为业的犯罪团伙,至少有10名成员”,至于这个团伙以前是否作过案,警方正在调查,他们在劫持学生之前打伤的出租车司机,警方也在寻找中。

该案引起省公安厅及四平市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高度重视,孟局长告诉记者,为了尽快查明真相,严究相关责任人刑事责任,铁西区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已提前介入此事。

昨日16时许,在逃人员——为被劫持的3名女学生“验身”的公主岭火车站前福星旅店老板娘在公主岭市落网。据了解,该旅店老板娘是此次劫持事件的主犯,负责替被劫持学生“验身”估价,然后联系广东省的人贩子出手。每劫持一人,每名参与者都可以得到1000元回报。目前,该旅店老板娘已被刑拘,警方已通缉其他涉案人员。

9日女孩们最终在被称为“鸡头”的杨磊家找到,而杨家人是否知道这些孩子的情况呢?据了解,9日5名劫匪把仨女孩带到杨家,是因为有两个劫匪与杨磊相识,以前就去过杨家,认识杨母,公主岭全城大搜捕的行动,让他们在迫不得以的情况下,到杨家避难。

据了解,杨母后来通过孩子们的言谈和举动,感觉他们有问题,还曾劝孩子们不能做错事。因此后来嫌犯王军的父亲王某找到杨母时,杨母赶紧到后院领出了被劫女孩,但因当时没有警察在场,王某无法说服几个孩子去自首,又无权抓人,只能电话联系警方,但警察到来时,他们还是逃跑了。

女孩们获救后,还对5天的囚禁生活后怕。为了尽快破案,在警方9日夜间连夜突审嫌犯的过程中,还取得了3名女孩的笔录。10日下午,3名女孩在家长陪同下回到公主岭市的家中。丛丛的母亲说,把孩子带回家,一来让孩子缓解一下这几天所受的惊吓,另外也给学校几天时间,12日他们会再次去学校找领导处理此事。

丛丛的家人说,在被劫持的日子里,丛丛虽然也挨过打,但并不严重,身体方面没有损伤。但孩子经历这次劫难后吓坏了,9日夜间在四平市公安部门做完笔录,5个家长陪在孩子身边,孩子才放心睡去。

这次事件,也给另外两名被劫持女孩造成巨大伤害。心理专家说,被劫持后,孩子心中的恐惧在短时间内是无法消除的,这就需要家长与孩子充分沟通,让孩子认识到并不都是自己的错,从而让孩子对未来充满希望。

昨日,记者再次来到四平卫校,在女生寝室楼下,记者与一名男生聊了起来。该男生称自己16岁,正在等女友。当记者问他怎么这么小就有女朋友时,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们学校好多学生都有对象。”这名男生说,学校的课虽然也不少,但比起他正在读高中的同学还是轻松了许多,平时学校也没有太多活动,而且家里早已给他安排好了工作,所以他平时也不用花太多时间学习。由于学校不封闭,没事时,他就和女友出去逛街、上网。正说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走了过来,两人手挽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学校附近一家商店的老板称:“这个学校女生多,有些女孩爱攀比,有很多女生给男朋友买东西出手都很大方。因为学校不封闭,学生可以随便出入,商店里任何时间生意都很好。”

被劫持的5天时间,对林林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林林说,当晚放学后在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家乡的那几名少年,虽然其中有个人是她的小学同学,但她并不想和这些人走,可当时几名男孩不由分说,把她推上出租车,她要下车,却遭到劫匪的威胁。

林林说,被劫持的5天里,劫匪只给她们吃过4顿饭。几天里,劫匪不断带她们转移地点,每次转移前,都威胁她们如在出租车上乱讲话,就用刀捅了她们。每次坐出租车,劫匪都会打几辆车,让被劫的3个女孩坐在后座的中间,两边分别有劫匪看守,他们身上都带着刀,因此女孩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被劫的女孩们晚上被安排睡在一个房间,但门口有人拿刀看着,她们的行动严格受限,很难逃跑。在这种情况下,被劫的女孩每天都胆战心惊,只知道劫匪每天都带她们去不同的旅店或民宅住,但至于旅店或民宅的地点,她们都来不及记清楚。

被劫持的第3天,是女孩们感觉最恐惧的一天。女孩们说,那天晚上她们被带到公主岭火车站前的一家旅店,在那里,一名中年妇女让她们把衣服脱光,说是要“验身”,看她们的皮肤是否白、发育是否丰满等。女孩们无法接受这样的要求,在恐惧中拼命反抗。

女孩们说,因为她们拒绝脱衣服,中年妇女便叫几个少年“用刑”,丛丛被几名少年打了头部,虽不严重,但连打带威胁让她十分恐惧。洋洋反抗更为强烈,为此,劫匪还用皮带抽打了洋洋。

由于昨日是星期六,四平卫校的老师、学生都休息,只见三三两两的学生从寝室、校园门口出出入入。与同年龄段坐在高中教室上课的学生相比,这里的女生打扮明显要时尚很多。

“太可怕了,都不敢相信!”在距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商店里,一名2005级的女生看了本报关于3名女生被劫持的报道后感叹。这名女生自称姓王,也是2005级医护专业的,虽然和洋洋等3名女生不同班,但她认识洋洋和丛丛。“我听说她们好几天没来上课,但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在学校门口怎么还能被劫持呢?”

“我们都听说这事了,都挺害怕的,以后回寝得搭伴走。”在商店购物的另一名女生说,学校每天20时30分下自习,从教室到寝室必须得穿过一条马路,如果放学后在教室多待一会儿,回寝室时路上就没人了。现在,一下自习她就赶紧和同学趁人多时回去,否则一个人都不敢走。

她说,四平卫校的主管部门是四平市卫生局,但同时也受四平市教育局领导,学生只要有初中毕业证书,交学费就可以免试入学。

对于学生反映的教学楼和宿舍楼被卫校街分开、放学太晚不敢回寝的事,郭副校长说,将四平卫校分开的卫校街历来就有,学校曾几次向相关部门申请将此路封闭,使学校变成一个整体利于管理,但一直都没有得到批准。

昨日20时许,犯罪嫌疑人王军在公主岭市杨大城子镇的亲属家被警方带走,他的父亲王某听到儿子被抓,眼里透着悲伤。王某说,他和妻子工作都很忙,儿子小时候被寄放在老师家里,上初中后,孩子认识了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从此对学习生厌,最后提出辍学。家长为了孩子前途,就想让他朝自己的爱好发展,孩子学了一段时间电脑后,又提出学武术,没多久又对这个爱好生厌了,最后只能待在家里,随着时间推移,家长也越来越管不了孩子了。而小劫匪中的惟一一名女孩曹某,其父亲就是一名刑警。9日曹某的父亲满脸痛苦地说:“就让她受到法律制裁吧,我管不了她!”至今在逃的嫌犯刘某,其父亲是个生意人,家里根本不缺钱。

社会学家说,很多孩子在物质方面并不缺乏,却在某种程度上缺乏家庭温暖,这样的情况下,孩子的心理压力往往很大,尤其是未成年人,更容易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叛逆心理,从而走上犯罪道路。要让这样的问题孩子有所改变,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还需要家长和社会承担起责任。

随着网络聊天的普及,近年来通过网络进行犯罪活动的人越来越多。为此,本报提醒网络爱好者,要警惕各种网络骗术。

1.恶意欺骗约外地网友在本地见面,留下假地址和电话,让对方扑一场空。

一位赤峰市的25岁女孩,在朝阳市的男朋友患上绝症后,毅然来到男友的家乡,在凌源市区租了一间房子,为男友治病。如今,男友的生命危在旦夕,倔强的女孩仍然守在男友身边,背着男友四处求医。

家住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的李艳梅和朝阳小伙张海林一起在赤峰打工并相恋5年。就在他们准备结婚时,2004年8月的一天,正在干活的张海林突然晕倒在地。李艳梅将张海林送到医院,检查结果令她大吃一惊:张海林患的是尿毒症!

李艳梅明白,尿毒症几乎是绝症,即使真的能做到换肾,那也得几十万元钱,而且还要有合适的配型、经常用药和透析,如果想延长生命,就得不断地花钱,那是一个巨大的无底洞,这对一个刚刚进入花季年龄的女孩来说,该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啊!

本报讯在江苏省镇江市最高档的阳光世纪花园拥有别墅、进出开着豪华私家车、实际身价已超过千万,但就是这样的大老板,还想方设法将自己还原进下岗工人的队伍,以领取一张“再就业优惠证”,目的只是为了避税。镇江工商局润州分局办公室主任周光宁9日告诉记者,仅润州分局今年已经遇到了近百位这样的个体工商户。

这些人早就从单位下岗,好多已是小有名气的老板。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近日这些老板频频手持镇江劳动部门颁发的“再就业优惠证”,自称是某某企业的下岗工人,到工商局来要求注销原先的营业执照,重新开户或办理,并要求按照优惠证上的规定享受三年免交个体工商户注册登记费、管理费、集贸市场管理费、经济合同鉴证费等费用。据《北京晚报》

因家庭琐事追打公公,璧山村妇郑彦碧的恶行遭来邻居劝阻和训斥。谁料,怀恨在心的郑竟将邻居之子、儿子同学安安(化名)勒死后,抛尸于废旧沼气池内,随后还放火烧毁公公的几间房屋,并逃逸失踪。目前,璧山警方贴出协查通报,联动本报对郑全城通缉。

警方介绍,郑彦碧,42岁,璧山县大兴镇双柏村人,其夫与19岁女儿均在外地打工,她与9岁儿子留在农村。9日下午,郑的公公来帮她扎鸡鸭栅栏,因老人扎的栏太矮,郑骂老人“不中用”“装怪不帮忙”,公公和媳妇遂发生争执。郑对公公追打、谩骂。邻居安昌忠、王财菊夫妇看不下去,出面劝阻并责备郑“不孝道”,被郑记恨在心。

当晚8时,郑彦碧儿子与邻居安昌忠儿子安安放学后,在郑家看电视。郑发现后,先支走自己的儿子,然后将安安勒死,并将其尸身抛进屋后废旧沼气池内。待儿子回来,母子二人吃完饭后,郑来到公公家门前放火烧屋,趁邻居们全力救火时逃走,其间用砖头砸伤了发现自己逃跑的侄子。扑灭大火后,村民发现了被抛弃的尸体。

“妈妈说她杀了人,不想活了,喊我以后一定要听爸爸的话。”郑彦碧儿子在接受警方询问时说,这是逃走前的晚餐上,母亲留给他的惟一一句话。孩子说,那顿晚饭有很多自己喜欢的菜,但母亲很少动筷子,光看着他吃,自己不时地擦拭眼泪。

“我们两家的儿子关系要好……”空守着儿子书包、伤心欲绝的安昌忠夫妇说,两个小孩既是同学,又是邻居,上学、玩耍都朝夕相伴,自己不在家时,儿子就会在对方家里吃饭。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参言,会给爱子惹来杀身之祸。

璧山警方在走访中发现,一个月前,郑彦碧大病一场,被医生告知其患有“乳腺增生”,但郑固执地认为,自己得的是“乳腺癌”,医生的说法无非是安慰和善意欺骗,郑思想消沉,生活悲观、行为异常。而邻居们也证实,最近常听到郑叹息“生了重病活不长”。

民警分析,丈夫常年在外,本身性格孤僻、话语不多、朋友极少的郑彦碧就更是无人交流,心理苦闷却无处诉说,容易神经质或精神分裂走极端。

目前,郑彦碧丢下自己的父母消失。其父母初闻警方通告也称“不敢相信”,直到走亲家看外孙,才不得不老泪纵横地面对现实,呼唤女儿回来自首。

璧山县公安局已在县城各街巷张贴通缉令,并上报市公安局申请协查通报,同时托本报刊登犯罪嫌疑人郑彦碧身份证头像,希望有目击者或知情者提供破案线索。联系电话:41423461、41421247,希望郑投案自首。

本报综合消息“太不可思议了,在政府网站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招聘信息呢?”前天,南京市某高校的毕业生向江苏省招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投诉说,在沈阳人事局的官方网站毕业生就业信息里,出现了一则招聘赴日本男体盛模特的信息,用语让他和同学大为惊诧。

记者登录该网站看到,招聘单位为时尚君子模特有限公司(中国)沈阳代理处,其宣称:“此次招聘30名人员赴日本做男体盛模特,对专业、学历和生源地均不做限制,但要求”年龄在18岁以上,性观念十分开放……正式合同期间工资4000美元以上。这家公司还告诉求职者:“男体盛在日本为合法职业,需有政府许可,我公司不能保证您一定能获得认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