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蒂赞小个为巨人打开局面 范甘迪为姚明技犯鸣冤篮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48:44

张军一本正经地向我“背诵”中国羽毛球队近期的安排和比赛,聊天开始的时候,坐在对面的他表情和语气都挺严肃,所以我们的话题也只能从严肃一点的开始。

张军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很想做一名军人,这个愿望落空之后,他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所以给他取名叫“张军”。结果张军并没有帮助父亲圆了当兵的梦,却了却了父亲的另一个心愿,当了一名运动员。

喜欢体育的父亲先送张军去练体操,“只去了一天,也不能说练过,我妈一看觉得特别苦,就不让我去了。”结束了一天的“体操生涯”之后,张军又练了一个礼拜游泳,冬天的苏州室内没有暖气,水也是冰凉冰凉的,小张军一被扔到水里就拼命往岸上爬,结果去了一个星期就生病了,“游泳生涯”也就此结束。再后来,张军练了10个月的武术,第一期训练班结束后,张军回家等通知,结果正好赶上家里搬家,第二期训练的通知寄到了原来的地址,张军没有收到,以为自己被淘汰了,也就这么终结了“武术生涯”。其实,能进入第二期训练班,已经说明当时的张军也是个武术高手了。

而练上羽毛球也是纯属巧合,当时业余体校的教练到张军的学校挑人,由于当时江苏省两名非常著名的羽毛球选手杨阳、赵剑华都是左撇子,教练就挑中了同样是左撇子的张军。年少时的一些趣事已经让张军轻松起来了,他说当年练羽毛球就是觉得有那么多小孩可以跟自己玩,很有趣,等后来真正发现苦的时候,已经上“贼船”了。

15岁刚刚进入省体工队一队的时候,张军发现自己跑步一直跟不上队友,跑得快的人能把他甩开两三圈,教练还以为他故意偷懒。

经过检查之后,教练发现张军有心脏早搏的症状,江苏省队科研所在观察了张军一段时间之后,建议张军不要再打羽毛球了,但建议只是跟张军父母提的,并没有让张军知道。张军的父亲张家骆却非常坚定地让张军打下去,“我和他妈妈身体都特别好,我觉得他不会有什么病的。”张军的父亲一直都认为,是因为张军的体重问题,才使心脏的负担大了一些。

对这一切都不知情的张军在快进入国家队的时候才知道了这件事,而后来进入国家队之后,这个症状就逐渐好了,“也可能是它潜伏了,也可能是彻底好了。”张军说,总之这个当年险些影响他运动生命的心脏早搏就这么不治而愈了,也幸亏,父亲当年固执地坚持了下来。

对张军的采访,话题不能不提到高崚。张军曾经是男双运动员,后来开始专攻混双,张军说,打混双和男双的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混双对于男运动员来说,跑动的范围更大,需要承担的压力和责任也更多,脑筋要更活一些。

“我觉得高崚的性格与我女朋友有点像,都比较细心吧。”张军思索了一下说。乐观细心的高崚跟张军搭档了这么多年,生气闹别扭也是不可避免的。

有一次在马来西亚训练的时候,一个球落在前场和中场之间,高崚认为应该张军上来打,张军认为应该高崚接,两人为了一个球争了十几分钟,互不想让。训练结束之后,张军想了想,觉得男人还是应该大度一点,就买了一瓶饮料给高崚喝,还说“场上归场上,场下归场下嘛。”而高崚也马上咧嘴一笑,没事了。

两人闹别扭的时候其实并不多,但有的时候,这种火药味还是会延伸到比赛中。2000年的一次比赛,张军高崚跟一对德国选手打,张军主张不要起球,争取抢攻,而高崚则认为对方心理上比较惧怕他们,应该控制后场。两人互不相让,最后就各自打各自的,也幸亏对手实力较弱,最后还是顺利地赢了下来。不过在关键场次上,张军和高崚从来没有闹过别扭,每次都是在场下就想好怎么打,取得共识后再上场。

可能是由于性格原因,张军在球场上比较容易急,高崚则稳一些,她有时候会压一压张军,说:“没关系,先把球打起来再说。”

在已经夺得的这么多各种各样的冠军当中,悉尼奥运会的冠军,是令张军印象最为深刻和难忘的。

那个时候,张军高崚只是世界排名前八名的一对选手,并不是大热门。八进四的比赛中,张军高崚战胜了韩国名将金东文罗景民,那一场比赛国内并没有转播,张军的父亲还是看了第二天的报纸才知道的,父亲当时飞快地跑到张军的启蒙教练家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在他们看来,战胜了金东文罗景民之后,张军高崚真的有可能把这个冠军拿下来了。

决赛中的对手是一对印尼选手,张军说,那个时候,两个人还真是有点想法了,但很快,第一局九分钟就败下阵来,1比15,对方真的是发挥到极致了。第二局开始,张军高崚反而放开了,打着打着就赢了一局,再打着打着就赢了第三局。

奥运会夺冠之后,张军高崚一滴眼泪都没掉,开心得像个孩子,“我们根本就没觉得拿了一个奥运冠军,当时好像就感觉是拿到了一个什么公开赛冠军一样。”张军笑称,自己当时“被胜利冲昏了头”,只知道开心,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年受了多少苦,让自己有机会流泪什么的。

从悉尼到雅典,张军高崚已经从当年的一对普通选手变成了名将,如果说悉尼奥运会算得上爆冷夺冠的话,雅典奥运会夺金则多少有些顺理成章了,但没想到,雅典的决赛,让张军高崚出了一身冷汗。

决赛的一对英国对手在平时的比赛中对张军高崚的胜率非常低,第一局又是一个15比1,张军高崚赢得非常顺利。但没想到第二局对方调整了战术赢了下来,张军说,这时,他的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四年前的情景,我们在第一局仅得了一分的情况下上演大逆转,比分和情况都是那么接近,只是自己的角色已经换位了,“我当时就想,是不是四年前那个冠军就不该我拿,这一次该我拿了,又不给我了。”

这种想法一直在脑海里转来转去,张军高崚的比分也开始一直落后。而这个时候,沉稳的高崚说:“没关系,反正奥运冠军我们也拿到了,就算输了又能怎么样。”张军也在心里告诉自己,比赛还没有结束,干吗一直想着四年前的事情呢?在外人看来只是一场激烈紧张的夺冠赛,而对于张军高崚来说,却经历了一个毕生难忘的艰难的心理历程,最后放开手脚的两人有惊无险地蝉联了奥运会冠军。

“像我们这种年纪大的运动员最害怕的就是停了一段时间再来恢复。”奥运会之后,由于伤病和一些活动的影响,张军的训练并不系统,也造成了苏杯之前的一些比赛的状态并不是很理想,人们甚至在怀疑苏杯的首发,高崚会不会换一个搭档,但张军在比赛中的表现还是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在中国羽毛球队现役国手中,张军是男队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但在退役的问题上,他并没有像其他老将那样给出一个明确的期限,“今年的世锦赛是最近的一个任务,还有十运会,这些都是我肯定要打的,其他的东西要等全运会结束之后才会考虑。”张军说,到2008年太漫长了,还有三年的时间,他并不能保证到时候自己会是一个什么状态,只能一年一年地看了,所以,他没有什么具体的退役计划,“到时候看状态吧,如果这一年决定打了,就一定会把一年都打满。”

在张军看来,一个运动员是否退役的两个最主要的决定因素,一个是伤病,另一个就是对未来的考量和打算,“伤病方面目前来看我自己还是可以克服的”,张军说,即便以后退役了,自己也不会远离羽毛球、远离体育圈,“这么多年了,对羽毛球有了很深的感情。”

从1999年就开始在上海交大挂名的张军所学的专业是国际金融管理,但由于这些年来忙于训练和赛事,他还没有很系统地学习过,“念书是一个必要的过程,因为我们当运动员的这些年也没有什么机会念书。”张军说,学管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今后的发展空间也会更大一些。

有关爱情这部分的讯息我更多的是从胡妮嘴里得到的,因为张军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点想“蒙混过关”、“避重就轻”。

胡妮的老家在山西太原,到了江苏队后,母亲告诉她不要在江苏找男朋友,退役后要回太原,文静又听话的胡妮平时甚至很少跟男生说话,而她不知道,张军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注意她了。去年,雅典的餐厅里,张军和女友胡妮很快乐。(图片为张军提供)

1997年八运会前夕,胡妮落选了参加八运会的阵容,一个人在异地他乡,觉得非常郁闷,父母甚至劝她回太原算了,而这时从国家二队回江苏备战全运会的张军就经常拉着一大帮朋友约胡妮出去玩。由于心理压力太大,晚上经常失眠的胡妮咳嗽得嗓子都哑了,细心的张军马上去开了两盒草珊瑚含片,让一名小队员送到了胡妮的房间,自己训练一结束就跑去看她。“那个时候所有人都顾着全运会,哪有人理我啊,所以那个时候特别感动。”

后来,胡妮把张军的照片给父母看,“我爸爸还通过电视转播看他的比赛,告诉我挺喜欢他的。”

而对于这一段回忆,张军说:“当时肯定是我比较主动啊,因为我是男的嘛。”

胡妮说,写信是她与张军之间比较传统的一个交流方式;张军说,胡妮为他做的令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两届奥运会陪伴他的六封“锦囊妙计”。

爱情开始了,但大多数时间都是胡妮在南京,张军在北京,两人之间的交流方式,也随着时代的进步不断地变得现代化起来。开始是写信,后来是打电话,寻呼机、手机,到现在的小灵通,张军用手从桌面比着大约30厘米的高度说:“那个时候的电话卡,摞起来有这么厚呢。”

2000年,张军第一次踏上了奥运会的征程,而胡妮却在最后一刻落选了,临行前,胡妮寄给了张军一个大信封,并且告诉他,里面的每一个小信封上面,都写着什么时候拆开这封信的字样,一定要按照信封写好的时间再拆。上了飞机之后,张军打开了第一个信封,如今坐在咖啡厅的张军仍然能流利地复述信上的内容:“现在飞机起飞了,你已经踏上了第一次奥运会的征程,天空黑漆漆的,睡得着就睡一会儿,睡不着就好好闭目养神,我与你同在……”张军一边说一边笑了。后面的信封还有进入大运村之后拆的、第一场比赛之前拆的、最关键场次之前拆的、赢得关键场次之后拆的等等。但是悉尼奥运会上大概很少有人能想到张军和高崚会最终夺冠,甚至连胡妮都没想到,所以“锦囊妙计”中只有关键场次前看的信,却没有半决赛、决赛前看的信。“当时八进四的时候我就觉得是关键场次了,就把那封信看了,后来半决赛、决赛的时候只能重复使用那封信了。”张军笑着说。

后来,我问胡妮她是如何想到用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来给恋人鼓励的,她说:“因为我不在他身边,我觉得遇到什么事情,看到我的信他觉得踏实,我也踏实。”去年的雅典奥运会,胡妮原本不想写了,因为她自己也要去雅典,但算了一下时间,胡妮到雅典的那天正是混双决赛的时候,所以她又写了六封信,这一次有了“半决赛前拆”和“决赛前拆”的信封,还多加了一个“心理调节手册”,胡妮把自己平时在队里接受心理辅导时的一些问题收集起来,让张军在紧张或者压力大的时候调节一下。

雅典奥运会夺冠之后的张军可以轻松放心地去给女友助威了,但是他却在看台上睡着了。

中国队出场之后,张军还兴奋地挥舞着五星红旗加油助威了一番,但过了一会儿,前几天比赛劳累的他很快睡着了。“花样游泳的音乐太好听了,太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而且中国队是第一个出场的,看中国队,在那么好听的音乐声中,是很容易睡着的。”中国花游在雅典取得了第六名,这也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

和胡妮有可能在明年结婚,“今年嘛,主要是全运会年,时间比较紧,而且不是有种说法今年是寡妇年吗?”张军笑着说,他们的婚礼应该会在苏州办,因为那边有很多亲戚朋友,但今后将家安在哪里,还没有好好地想过,苏州,南京,北京,都有可能吧。“蜜月我们很想去欧洲玩玩,虽然以前比赛的时候也会经常去,但那都是去比赛的,比赛一结束就走了,从来没有好好玩过。”相恋八年,张军和胡妮的惟一一次旅行就是有一年冬天去哈尔滨玩。

胡妮的声音从遥远的电话那端传来,声音很幸福,软软的、甜甜的。与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谈起自己的男友,她没有想象中的局促,尽管张军的小灵通信号时而很弱,但我们的谈话也仍然愉快得像老朋友聊天一样。

“他比较细心,不单单是对我,对朋友、教练、父母都特别好,是一个很懂事的人,就连我的教练和朋友都对他评价特别高。”话匣子一打开,胡妮不忘先表扬男友几句。

不管大事小事,张军都是胡妮最坚强的靠山,就像这几天,胡妮身体不舒服总是咳嗽,张军就将雪梨、川贝和燕窝放在一起炖好了端到女友的宿舍,“他自己炖的啊?”我听了颇有些吃惊。“对啊,他平时有空的时候挺喜欢做做饭什么的,他炒的菜还很好吃呢。”

从很多方面来看,胡妮都是一个浪漫的人,“张军其实也是一个比较浪漫的人,但是有的时候他又好像不会浪漫。”每逢胡妮的生日或者对于两个人来说比较有意义的纪念日,张军通常都会送花,如果赶上胡妮在南京、张军在北京,细心的张军就会托南京的朋友送花和礼物给女友,“那个时候特别感动,不过有时候他在我身边的话,倒是浪漫得有点过头了。”赶上什么纪念日两人正好在一起的时候,张军就会送一个大花篮给胡妮,“那个花篮很沉,我抱也抱不动,花泥里面的水还流了我一身,你说他到底会不会浪漫?”而张军在谈到送花一事的时候,则非常得意地告诉我,“有一次她过生日的时候到北京来,一进房间就看到我准备的99枝红玫瑰,特别开心。”

“你觉得张军长得帅吗?”抛出这个问题后,我觉得自己有点“居心叵测”,胡妮笑了,“其实我觉得还可以,他当然不是那种看上去又高又瘦的英俊类型,那种很帅的人看上去很遥远,他给人的感觉不会像一个奥运冠军高高在上,很随和很亲切,胖胖的也很可爱啊。我觉得他在赛场上时最帅。”胡妮的父母希望女儿找一个有责任心又踏实的另一半,她说,自己找对人了。

说起自己的儿子,父亲张家骆的语气中似乎都带着微笑,从张军五六岁说到现在,好像在讲一部动人的小说一样。

在张叔叔语速不慢的“苏州普通话”中,我努力地捕捉他的意思,但我一定还是漏掉了很多,一个父亲对儿子那种事无巨细的回忆,是很惊人的。

在形容张军的时候,父亲说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但那四个字我竟然一个字都没听懂,后来才明白,那是一句苏州话,大概的意思就是这个人很靠得住,很踏实。这个评价与张军女友胡妮的评价几乎一模一样。

说起张军小时候的事情,父亲总是要忍不住笑出来,“他第一次出去比赛坐飞机还晕机呢,好笑吧?”张军刚到江苏省队的时候,曾经拿自己一件崭新的T恤换了队友一件旧得有点破的T恤,回家后被父母问了,他一本正经地说:“破归破,名牌货。”这句话把张军的爸爸妈妈惹得笑了半天。而现在,父亲喜欢穿张军穿过的衣服,他总是不让家人给他买新衣服,并且总是拿张军小时候说过的这句话来调侃,父亲说:“穿他穿过的衣服,很舒服。”

1998年瑞士公开赛男双冠军(与张尉),亚锦赛男双亚军(与张尉),亚运会男团亚军主力成员(与张尉)

2000年悉尼奥运会混双金牌(与高崚),马来西亚、日本公开赛混双四强,泰国公开赛混双冠军

2001年国际羽毛球超级大奖赛男双冠军(与张尉),世界羽毛球大奖赛总决赛男双第3(与张尉)、混双第3(与高崚),世锦赛混双冠军(与高崚),中国、日本公开赛混双四强,全英公开赛混双冠军,韩国公开赛混双亚军

2002年全英赛混双第3名(与高崚),中国、印尼、新加坡、全英公开赛男双八强,日本公开赛男双四强,中国公开赛混双冠军,亚锦赛混双冠军,亚运会混双八强,印尼公开赛混双四强

体育讯在上周的西班牙国王杯比赛中,皇家贝蒂斯队击败奥萨苏纳赢得了国王杯冠军,加上不久前贝蒂斯队成功杀进了欧洲冠军联赛,因此很多人都认为,球队的灵魂人物华金将继续留在球队,带领球队下赛季冲击新高峰。

然而,华金的第三个买家已经悄然出现了。周一出版的西班牙《马卡报》介绍到,西甲冠军巴塞罗那队准备收购华金,并已经向贝蒂斯队正式开价2000万欧元。双方距离交易成功已经为期不远,这将是今夏转会市场上最重大的一颗炸弹。

文章介绍到,贝蒂斯队甚至已经在为华金可能的离去做准备了,他们准备引进古阿伊雷,来填补华金离队的空白。

只是文章中,显然还有一些疑点,皇马本来青睐华金,但表示如果签约华金将不得不担任右后卫,右前卫依然是贝克汉姆,主帅卢森博格则更青睐曼联边锋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切尔西队也极其青睐华金,主帅穆里尼奥极为欣赏这名天才右脚边锋,他在去年圣诞节几乎买下他,但最后华金以再踢一次塞维利亚德比为理由拒绝。本赛季英超结束后,穆里尼奥曾再度造访贝蒂斯队,但高达3000万欧元的报价被贝蒂斯回绝。

现在华金转会最大的疑点在于,巴萨的2000万为何能击败切尔西的3000万?而且华金的到来势必让巴萨边锋久利位置尴尬,不过对于加泰罗尼亚人来说,华金的到来只有好处,西甲第一边锋将大大提升巴塞罗那的军火级别。(PIPPO)

新华网消息据法新社报道,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细田博之14日说,文部科学大臣中山成彬对他有关日本没有“慰安妇”史实的言论表示道歉。

细田博之在东京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他(中山成彬)说,他对引起的麻烦表示歉意。”

法新社援引一位日本政府官员的话说,细田博之会见了中山成彬,告诉他未来要多加小心。

中山成彬上周六在一次集会上说,在教科书中不再写上“慰安妇”一词是件好事。他争辨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样一个词根本就不存在。中山成彬的话立即引起了韩国和中国等国的强烈遣责和不满。

历史学家们说,至少20万名妇女在二次大战中被迫向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这些妇女主要来自韩国,还有的来自中国、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

体育讯中国队首胜的比赛显然已经引起关注,而国际足联官方网站也特意在北京时间今天上午推出了专门的文章,采访了4队伍的主教练之后,对这一小组的形势也进行了分析。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