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徒专门劫杀坐台女 嫌碎尸费劲购买绞肉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1:27:23

周厚健:意义在于我们中国自己的彩电企业从此有权力能够去选择自己的产品,大家都知道,电视机的功能性包括电路复杂程度、电路结构等等,基本上是由集成电路来决定的,但当你不能够搞集成电路的时候,你就只能买别人的来模仿别人的。而且,今后无论这个技术产业怎样发展都不是你自己的东西,等别人发展起来,你必须掏高价买别人的东西.所以我想中国的彩电企业从今天开始有选择产品的权利了。第二,在此前中国彩电企业的芯片全部是依赖进口,每年7千万台。这意味着今天海信推出的芯片是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一个彩电芯片。

科技:现在海信的芯片和进口芯片价格方面有没有什么优势?技术方面有什么优势?

科技:我们国家到2004年底为止,我们的彩电年产量大概7千万台,占全球销量的55%,暗含着海信开发的芯片市场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是这样吗?

科技:目前海信有没有开始采取一些措施,除了在海信集团内部采用芯片之外,在整个中国的彩电行业进行推广?

周厚健:这个问题很好。海信的芯片从技术上取代进口芯片是没有问题的,因此我们希望在使用海信的同时行业内也要使用,还希望海信能出口到国外的电视制造企业去,能为他们提供芯片,量越大,我们的成本会越低。

周厚健:首先海信的彩电量非常大。但是,即便这么大的销量,海信像中国所有企业一样,没有选择芯片产品的权利。所以我们想改变这个局面,要不然永远跟在外国企业后面走,海信是一个做品牌的企业,如果永远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这个想法实现不了,我们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就必须走这条路。

周厚健:这个芯片的主要技术完全是海信拥有的。海信开发这款产品的优势就在这儿。

科技:我想对中国的民族企业来说这是很了不起的。我们都知道,芯片是中国企业心中永远的痛,这个芯片大概能用于哪些领域?

郭庆存:就像刚才我们在定位芯片功能时讲到的,第一可以用于普通的彩电,改善彩电的画质和效果,提高清晰度。第二,是平板电视必不可少的一个芯片,平板电视的格式转换视频效果的处理和提升必须有视频处理芯片。也就是说,一、这款芯片首先用在各种需要高清显示的彩电电视上;二、可以用于其他的有视频播放的媒体终端,比如说电脑的显示屏等等。所以随着多媒体产业的发展,还有网络媒体,媒体的产业是很大的,多媒体产业也是很大的,多媒体的各种终端,而这个终端都需要这样一款关键的芯片,因此这款芯片首先用于电视机上,但绝不仅仅限于电视机。

郭庆存:我们在可以进行处理视频的领域,特别是改善画质的技术处理里面,有了一些自己的专用知识产权,基于这样,我们就可以根据用户的需求,开发出一系列视频处理的芯片产品,这只是其中一款。但是这款产品出来之后对后来产品的派生提供了基础,不仅如此,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去做系统集的芯片,更高级的SOC的芯片提供了很重要的基础。

科技:目前平板电视是现在彩电的热点,这个芯片对海信发展平板电视有什么作用?

郭庆存:有直接的推进作用。一方面在于,它是平板电视视频处理必须拥有的一款芯片。第二,我们还可以根据整机的设计需求,为了满足消费者芯的需求,为了满足消费者对画质改善的苛刻的要求,设计新的芯片,还可以增加芯片的相关功能,以开发出更好的芯片。

科技:我看海信的材料中说这个芯片可以用于各类的平板电视,包括ODC平板电视、LCOS、DLP。

战嘉瑾:我这个项目中显示器只是其中一部分,把我们的芯片扣出一部分就可以做成显示器。

科技:目前海信用于进口彩电的芯片每年大概花多少钱?自己研发这种芯片能节约多少钱?

郭庆存:我们四月份将大批量投产。随着大批量的投产将有更多的数字彩电采用自己的机芯。

郭庆存:希望在下半年在海信自己的电视上经过产业化和市场化的验证之后,产业化取得成功。然后我们会同时积极向外进行推广。

科技:我看前一段时间你们发的相关材料中称你们的平板电视销量已经超过夏普,主要是指液晶电视方面吗?

郭庆存:刚才周总已经讲过了,即使我们一个比较小的量,我们测算过,达到五万片以上、十万片的销量,就可将我们前期的投入收回。十万片之后的利润空间会越大。

郭庆存:海信信芯的第一款芯片奠定了我们向芯片领域进军、向中国彩电业前端技术的信心。第二,也表明我们对自己这款芯片有信心,但这毕竟是我们的第一步,因此我们的芯片开发技术下一步将在向系统集成的芯片去进发,我们的研发团队正在迈进下一个目标,就是系统的芯片。还有就是多功能的芯片探索,再往下延伸,我们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根据我们已经做的工作,将其中的某些部分、某些模块做重新的排列组合,可以去应对不同的需要,作出一系列的视频处理芯片。

我们的计划是三个内容:第一是向系统集成的芯片进发;第二项向更高级的多功能芯片进发;第三在这款芯片上的开发成果派生出若干面向市场具有成本竞争力的、性价比竞争优势的系统产品。

科技:对于中国整个彩电行业来说,这个芯片确实是一个有划时代意义的产品。关键是这个芯片不能光自己用,而应该整个推向中国的民族彩电产业,现在主要是说海信如何让国内的竞争对手、这些同行们采用这个芯片?也就是说海信可以两步走:一个是卖彩电挣钱,一个是卖芯片挣钱。

郭庆存:我们可以看一下发达国家先进企业的做法,先进的跨国公司家电业、彩电制造业的制造公司,他们大多有自己的芯片开发制造能力,他们在自己用自己芯片的同时,也在使用同行的其他芯片,各家都有各家特制的芯片,他们也在使用别人的芯片,他们也将自己开发的芯片推向其他厂家。我想,中国的彩电行业将来也会有一天,不仅会做整机而且能做芯片,海信走出这一步,当然这一步的目标绝对不仅仅在于海信有产品选择的能力和条件,因为我们做芯片。同时也在于海信也愿意为中国彩电业提供一款有竞争力的芯片,供我们的业界同行去选择,在他们性价比考量过程中,我相信会有人采用海信的芯片,这是我们的目的。

郭庆存:这不仅是专家的评价结论,也是同行业界的共识,因为中国彩电业强而不大,现在最大的瓶颈就在于自主创新的技术问题,实际上就在于缺乏自主创新所形成的知识产权上。

中国的彩电业大是不用说了,世界第一,产量很大,这叫大。大而不强是因为在关键技术上、在核心技术上并不掌握。

彩电的核心技术有两个关键的方面:第一个方面是芯片的设计与开发方面,七千万彩电没有中国芯这是中国彩电业的心中之痛,中国彩电业如果突破这样的瓶颈的话,就意味着不仅可以替代进口,在经济上获得一些实惠,更重要的是意味着中国的彩电业会掌握研发、开展和设计的自主权,就像刚才周厚健董事长讲的,这点更加有利,所以海信迈出这一步正像信息产业部有关领导所讲的,这是具有历史性的一步。

刚才我还讲到一个瓶颈,平板电视的屏,相对于芯片来讲这个屏更多的目前是一个直接密集的产业,因为在这个产业里面我们做的空间非常小,引进需要非常大的时间,当然这块也需要做。在众多的芯片当中,数字视频处理芯片更是有较大发挥作用的领域,因此我们选择了这个领域。为我们后续的发展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科技:目前中国彩电业进入了一个数字电视的竞争时代,基本上CRT产业在几年之内快退出主流市场了,也可能向农村市场发展,但数字电视对于处理器、芯片这块的要求可能更高,我觉得海信的芯片也需要不断升级、更新,这方面有什么战略的长远考虑吗?比如说现在包括新一代的液晶电视和等离子电视之后,欧美和日本的一些企业还在研发一些更新的彩电显示技术。所以想问一下,海信对于下一步彩电芯片的研发会集中于哪个方向?

郭庆存:刚才讲了三个方向,这三个方向我们已经做到了整体上的部署,也正在有步骤、有计划地推进。刚才你讲到的,随着显示技术的发展,特别是显示材料、显示器件的发展,还会反过来对集成电路提出新的设计需求,对集成电路的性能提出新的要求,这些作为已经进入到集成电路这个领域的海信来说是我们所关注的,这也是我们下一步或者今后芯片开发的一个重要领域,海信将盯住这个领域继续去做。

科技:彩电是海信的一个重头的骨干项目,而且海信的量在中国也非常大,请问周总对彩电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样的?因为我看海信的液晶电视在国内来说是首屈一指的。

周厚健:是。海信平板电视现在在国内发展的比较好,这是彩电发展的方向,我们肯定会继续往前做好,同时对于高清电视,我们认为还是很有前景的一个产业门类,我们也会去做好。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的彩电制造大国,我希望海信在这个行业当中起的作用能促进中国从制造大国变成制造强国。

科技:在彩电的两个重要技术领域,一个是芯片,一个是显示技术,您认为未来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哪个?

周厚健:这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我认为彩电今后的方向一个是芯显企业的出现,一个是速度化、一个是网络化,芯片是支持他们更好的来实现,因此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

周厚健:这说明他们都有存在的道理。实际来讲,有人说液晶好,有人说等离子好,实际各有各的长处,因为液晶、等离子大屏幕的信用价格比更好一些,它的价格要低一些,所以才能生存。尽管从物理显示上液晶更好一些。

科技:现在主要是夏普主导液晶技术,一直在舆论上打击松下,他自己带头研发了等离子技术,国内的舆论可能也是跟着这种思路走了,海信在这两种技术的路线方面的选择是什么样的?

周厚健:这两种我们都非常重视,我们认为是两个很好的产品,但液晶产品更多一些,市场上的比例也是这样。

科技:我记得海信原来提过而且是大力提倡3C融合的概念,目前海信这方面进展怎么样?我记得去年海信的王总专门开了一个会,组织推一个3C融合的什么概念模型。现在这方面进展怎么样?

周厚健:实际海信的3C产业是在90年代初定下来的,我们一直在做,并不是进展到什么程度,因为3C产业我们认为从技术上、从硬件资源、软件资源共享性很强,实际上海信在这三个门类中,我们早就涉入了,涉入以后提升的比较快,因为我们这种共享的理解是有关系的,因为能够共享,所以提升的比较快。

周厚健:肯定的来讲,既是仅仅海信使用也仅仅大于这个数。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企业使用,更多的中国企业,甚至是国外的企业来使用这个芯片。

科技:现在这个芯片大多数是由日本来提供彩电芯片,海信有没有信心向全世界相关的同行企业推广?

周厚健:我们的计划是这样,是要往外推。现在的芯片还不是日本的,现在这个芯片的设计都是美国的。

科技:现在海信集团多元化发展的非常快,产品线越来越强、越来越全,而且包括海信的变频空调在市场上也是影响力越来越大,您能不能介绍一下海信的多元化的规划?

周厚健:应该这样讲海信的多元化不是一个简单的社会和企业的多元化,我们倡导专业相关性很强的多元化。专业相关性很强就是不去做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各自的理解不一样,海信在这个领域我们是这样考虑的。

科技:我想问一下,政府的相关主管部门在海信研发这块,尤其是“信芯”的芯片上起了什么作用?

周厚健:从省、市、部里面对海信的科技投入和科技研发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支持,尤其是信产部给予海信非常大的支持,应该讲这对企业树立信心、对企业获得更多的研发资金的投入意义是很大的。

郭庆存:其实早在24号鉴定会之前,信息产业部相关的司局,产品司和科技司进行了严格的审查,因为信息产业部轻易不组织这样的活动,轻易不对企业的某一项科技成果进行鉴定,这意味着在行业里是相当重要的成果,所以信息产业部在24号鉴定之前已经安排了严格的审查。不仅按照严格的管理流程进行了审查,还包括委托广州五所对这项成果的前期的相关检测报告和相关的数据、相关的技术标准,包括企业标准全部都作为数据指标进行了严格的审查,并且作出了一个结论性的评价,然后再开鉴定会。

第二,24号鉴定会上,到会的10位专家不仅是业内顶级的人物和专家,而且也以顶级专家特有的认真和科学的态度进行了分析、资讯、讨论和评价。最后,一致认为作为中国彩电企业向前端技术进军、在最前端的视频领域里面取得成功难能可贵,意义重大。因此给予了一致通过,鉴定结果是一致通过。

第一讲到这款芯片在国内的芯片研究开发里面处于领先地位,海信作为一个做彩电的企业向芯片进军,并且取得国内领先的地位是相当不容易的。

其二,在视频处理的相关关键算法上,画质改善形成了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和专利,在芯片的结构设计方面这两个很重要的方面达到了国际同行先进水平,国际同行做了多少年达到这个先进水平?海信能达到这个水平是相当不容易的。所以,周厚健董事长、娄勤俭部长对这项成果的取得都非常高兴、自豪。特别是娄部长给了很高的评价。这次中国音视频产业领域里面可以第一款正式产业化的芯片。因为高科技的目的就是在于视频产业化,而海信成功了,在总结成功的意义时特别提到,不仅是海信对于技术的执着,还在于海信整机的开发和芯片的开发设计良性的互动和密切的配合。

科技:既然彩电芯片对彩电企业来说有那么大的好处和作用,为什么别的企业在此之前不开发这个芯片呢?

郭庆存:任何一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发展战略,也都有自己的发展方向或研究方向的选择,海信这样的选择是有海信的道理,我想别人做其他的选择也有他们的道理。

科技:海信在“信芯”研制出来之后,以后在芯片投入有多少?我听说7月初会有大量的“信芯”的芯片,是多少?

周厚健:5个企业一起投,就说明它已经进入了海信正常生产的阶段,这个芯片是在3月份测试成功,同时使用这个芯片的整机也通过了各种各样的实验,从3月份到5月份之间我们又做了更细致的工作,我们5月份做了批量的投产,经过一个多月的市场验证来讲没有任何问题,从设计过程来讲,不需要市场验证,我们做了以后又证实了这一数量,我们“双保险”来做这个芯片的实验,确保投放市场不出问题。

周厚健:发展趋势来讲是这样的,产品的价格下降,从根本上讲是技术更进一步了。我认为使用这个芯片的电视机价格会下降,但并不是说我用成本发明了这个技术,就一定加入到电视机上,如果我做得都比别人优先的话,那就是一个利润空间,而不是降价空间。

科技:刚才和技术人员聊的时候,他说降低成本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是不是根本的原因,根本原因是在设计上就有了自主权,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周厚健:这话说得非常对,如果我做电视,我买外国的电视芯片,那就等于我没有选择产品的权利,只能你做什么产品,我选择什么产品,技术决定了电视的功能、性能,以及开发的程式,如果没有芯片哪里还有选择产品的权利,我们开发这个芯片这就意味着海信有自主研发的能力。

科技:您作为老总,在漫长的研发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尴尬的例子?比如别人开发的芯片你开发不了。

周厚健:这个例子在中国几年前就发生过,同样,拿到芯片由于一些企业的技术水平不同,有的能开发出来,有的不能开发出来,对很多的企业来说,是把具体的方案给你,你不用开发,就用就行了,看起来简单,但是给方案的过程,实际上是包含了他们的利润,因此企业要等于在自己的成本构成当中包含了别人的利润,如果这个过程是我们自己来搞的话,起码有一点,这个利润空间我可以保证,这是提高技术的价值。

科技:刚才娄部长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也说,这个技术的开发,一是海信耐得住寂寞,而且这个开发成本也非常大,您对这么大的技术投入风险有没有一个风险技术的考量?

周厚健:不可能没有,作为企业任何的利润都要考虑产出比,作为这个投入,确确实实风险很大,但是我们分析一下,如果不投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如果不投入,我们将永远没有选择自己产品的权利,我们讲永远只能买别人的方案,我们将永远跟在别人的喉头,这显然不是海信的目标,因此如果海信要摆脱这个局面就要冒风险。我们有评估,冒风险不是完全心中无数的,我们还是有技术积累,我们认为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企业的成就很大,而是企业的团队,我们的团队30岁左右这帮人,能够耐住5年寂寞来搞这个项目,也有很大的风险。企业只有这样的一支开发队伍,开发人员有这样的认识企业才有大的进步。开发技术不仅仅是技术积累,人才积累,很重要的是企业决策者对开发者一个很大的影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