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攻下清华同方 称拿下戴尔只是时间问题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8:48:50

面对蓝绿对决的纷扰局面,不论是马英九、宋楚瑜或王金平,头脑必须保持冷静。此因台湾政局并不取决于制度,而是陈水扁的胡作非为与胡言乱语,任何人与陈水扁合作均将面临极高的政治风险,马英九位居泛蓝共主,若看不清陈水扁的不可测性,贸然决定王、宋与陈水扁之间的分合,未来必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其实,陈水扁找王金平“组阁”,虽不能说是穷途末路,至少是黔驴技穷,欲藉“在野党”压制“执政党”的“诸王之乱”。至于陈用王是出自于裂解泛蓝的目的,可能性不高,泛蓝不必自己吓自己:陈个人已无实力解决岛内问题,一位政治声望从79%降至10%的领导人物,面对的“统治”危机够他心烦,找王“组阁”,正表示陈对政局控制颇有力不从心之苦,以蓝代绿只不过是分担责任,寻求告解而已。

在笔者看来,如果马英九能够理解王金平、宋楚瑜等人的处境,主动邀王、宋重回国民党共享资源,2008年重夺“执政权”似可预期。如果任令王、宋结合,裂解泛蓝,萧墙之祸再起,陈水扁诱引奏效,马英九共主之路将显得崎岖坎坷。

中新网12月28日电据日本《朝日新闻》28日报道称,日本首相小泉称,他认为一个崛起的中国不是威胁,而是一个机遇。

小泉周一(26日)与日本执政党高层在东京一家饭店中举行晚餐时表示,“中国的发展是一个机遇。对于中国军力的增长,我从未说过这个一个威胁”。

在小泉发表上述言论前几天,日本外相麻生太郎于22日曾称,“中国拥有10亿人口,有核武器,军费连续17年两位数增长且内容极不透明。中国正在成为相当程度上的威胁”。

对于麻生太郎的言论,中国表示,中国的发展为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作出了世人公认的贡献,给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国家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作为日本的外相,发表这样的言论是极不负责任的。

在与欧洲航天局有关“快速帆船”的谈判进展不利时,俄罗斯转而希望加强与中国在航天领域的合作。

“俄罗斯准备向中国航天计划提供帮助。神舟六号发射成功,中国已成为无可争辩的飞天大国。中国计划下一次送一组宇航员上天,俄罗斯联邦航天局(下称“俄航天局”)准备在中国宇航员出仓技术上进行帮助。”近日,在结束与欧洲航天局局长的会谈后,俄航天局局长别尔米诺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一旦中国有这方面的需求,俄罗斯随时准备提供帮助。”别尔米诺夫说。

俄航天局一官员对记者表示,俄罗斯希望帮助中国开发探月系统,帮助中国飞向月球。

据俄媒体披露,在航天领域俄罗斯看好中国,原因在于12月6日的柏林会议上,俄罗斯同欧洲航天局各成员国的谈判并不顺利。欧洲各国不想再为俄罗斯的航天发展做嫁衣,有意在今后5年里独立发展自己的航天工程。

欧洲航天局成员国18位部长纷纷表示,应当谨慎对待俄罗斯“快速帆船”宇宙飞船方案。像德国、意大利、法国这些欧洲航天局的主要出资人更是对俄罗斯“快速帆船”宇宙飞船计划持否定态度。他们表示,他们不想成为俄罗斯飞船工业的赞助者。而且欧洲航天局成员国还打算在2008年重新讨论对欧洲航天局的资金投入问题。

欧洲航天局代表弗兰克·巴纳奇诺随后对近期不能参加俄罗斯“快速帆船”宇宙飞船的研制表示了惋惜:“我们得看看,欧盟以哪种形式与俄罗斯合作最好……我们2006年6月会继续讨论这个方案。当然,欧洲必须参与到俄罗斯或者美国的一个方案之中,否则就降低了欧洲航天局开发宇宙空间的可能性。”

尽管这样,别尔米诺夫似乎仍旧不能释怀。他日前对媒体表示,如果欧洲人不参加“快速帆船”宇宙飞船方案开发,俄罗斯的其他伙伴完全能够代替他们的位置。

俄政治观察家叶菲莫夫认为,与中国航天事业蒸蒸日上比起来,俄罗斯有点捉襟见肘。科技人才大量外流不说,俄罗斯40%的卫星已超过寿命,航天领域企业基础设施的磨损程度已经达到了60%。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是不可能满负荷工作的。

“考虑两国航天领域已经存在的几十年的合作历程,如果俄罗斯能向中国提供宇宙飞船上的接头和组合件,就能帮助俄罗斯企业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他建议说。

俄航天专家瓦加诺夫告诉记者,俄罗斯每年用于科学研究和尖端产品开发的财政投入是50亿欧元,这相当于俄罗斯国民生产总值的3.5%。而在芬兰,这笔费用的70%要由私人企业承担。

对于在太空领域加强合作的需求,叶菲莫夫看得很清楚。他认为,俄罗斯、美国、欧盟、中国和日本作为开发太空领域的主要力量,应当严肃地对待深空探索。俄、美使用的国际空间站是通向深空之路的前哨。

“虽然现在可以充满自信地对美国同行说,你们离开我们的国际空间站,俄罗斯完全能够在任意时候独立支撑国际空间站的工作状态。但如果在那里进行大规模的科研实验和实际操作,依靠俄罗斯自己的力量还是未必能够。”叶菲莫夫说。(本报特约记者臧文茜发自莫斯科)

5万人签名请愿,长达25英里的请愿队伍,多次的诺贝尔奖提名,最终没有换来斯坦利·威廉斯一命

当地时间12月13日,美国二十年来最具争议的黑帮头目斯坦利·威廉斯被执行注射死刑。

在加州圣昆廷国家监狱的一间行刑间里,执刑人员开始向威廉斯体内注射致命化学药剂。目击者说,执刑人员在将针打进他强健的左臂时显得有些困难,在这个过程中,威廉斯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但他并没有任何反抗行为,他还向行刑人员发问:“你们这样做对吗?”34分钟后,威廉斯被宣布死亡。

1953年,斯坦利·威廉斯出生于新奥尔良,母亲当时是一名17岁少女,而父亲则在他出生未满一年时就抛妻弃子离家出走。6岁时,威廉斯与母亲搭乘一辆公共汽车来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很快,他就成了当地街头黑帮中的一员,到处打架、抢劫,肆意朝别人开枪,“丝毫不在意他人的死活”。1971年,威廉斯创立了“瘸子帮”,靠着135公斤的大块头和残忍、自负的性格,威廉斯东征西讨,将“瘸子帮”打造成全加州最大的黑帮。仅在1971年一场帮派械斗和争夺毒品交易控制权的“战斗”中,“瘸子帮”就夺去了数百条生命。

1979年3月11日凌晨,威廉斯持枪闯入洛杉矶一家华人汽车旅馆,先是用长枪射杀了旅馆老板杨在禅夫妇,接着又用大口径武器一枪打烂了老板女儿的左脸,抢走600美元现金后扬长而去。此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还曾闯入一家便利店,为了抢走区区122美元,残忍地将店员欧文斯打死。为了这几宗命案,1981年,威廉斯被打入死牢,关进加州圣昆廷监狱。

在等候死刑、不断上诉的24年中,威廉斯面壁思过,慢慢地,以前的一切都让他感到“痛苦与充满罪恶感”。在狱中,威廉斯撰写了10本书规劝年轻人不要误入歧途。他的第一本书《狱中生活》于1996年出版。他在书中写道:“我已被关了将近20年,囚禁的每一天我都很想家……想家想到我的胃都觉得不舒服。”《狱中生活》如今已成了洛杉矶中学生的流行读物。

威廉斯用版税收入在监狱中创设了“网络街头和平计划”网站,通过电子邮件和聊天室,与加州和南非的迷途青少年谈心,劝他们不要重蹈他的覆辙。多年来,威廉斯已收到数以万计来自街头帮派小混混的电子邮件,他们在信中称,威廉斯的故事让他们开始改邪归正。在他的干预下,新泽西州不同黑帮之间竟然达成了“和平协议”。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夫人温尼·曼德拉为此深受感动,特地来到狱中探望他。

由于积极推动青少年和平活动,威廉斯于2001年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此后,威廉斯又三次获此殊荣。今年8月,他收到了一封来自布什总统的表扬信。布什称赞他“展现了美国的杰出品格”,并授予他“倡导服务总统奖”。好莱坞一部根据他的经历拍摄的电影《拯救:斯坦利·威廉斯的故事》,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一致好评。

尽管威廉斯看起来已经改邪归正,但他还是等到了法院执行注射死刑的命令。今年10月24日,洛杉矶高等法院宣布威廉斯的上诉被驳回,确定执行死刑。

在死刑判决下达后,不少社会人士反对处死威廉斯,理由是“威廉斯活着能比死了对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这些人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南非图图大主教,以及在电影《拯救:斯坦利·威廉斯的故事》中扮演威廉斯的演员杰米·福克斯等。美国著名饶舌歌手"史奴比狗狗"少不更事时曾经加入过瘸子帮,与威廉斯是多年好友,眼看威廉斯即将面临死刑处决,史奴比更急得到处在公开场合大声疾呼,企图说服加州州长施瓦辛格给予威廉斯特赦。

但在经过96个小时的考虑之后,施瓦辛格还是宣布了拒绝威廉斯赦免请求的声明。在这份书面声明中,施瓦辛格不相信威廉斯已经改邪归正。

“威廉斯是彻底和真诚地改悔了,还是只是一个空洞的承诺?他对其野蛮、冷酷的杀人至今没有一句道歉的话和表示悔过之意,因此不能赦免。”尽管施瓦辛格的说法有现实政治的考虑:加州有2/3的人支持死刑,所以施瓦辛格选择了得罪尽可能少的人。但毕竟,不认罪则不忏悔,没有揭发检举同伙,坏人至今都逍遥法外,威廉斯之所以失去被赦的机会还是在他自己。

近一段时间以来,中日关系的冷淡让不少日本人担忧。一些有远见的日本人士指出,日本在中国年轻人眼里形象不佳,将严重影响到日中关系的未来,而影响中国的年轻人则是改善日中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日前,日本方面计划投入大笔经费,以增进中国年轻人对日本的了解。

日本政府20日宣布,计划在明年2月设立“日中21世纪基金”,用于邀请中国高中生到日本进行中长期留学。

根据这个计划,明年9月起,日本将每年邀请100-200名中国高中生到日本进行为期2-3个月的中期留学,同时邀请50名左右的高中生进行为期1年的长期留学。被邀请的学生将入住愿意接待他们的日本家庭,并与普通的日本高中生一起学习。

据了解,本项基金将在日本国际基金会出资80亿日元的基础上,由日本政府从2005年度财政预算案中追加拨款20亿日元,合计达到100亿日元的规模。除了此项基金,日本政府还将投入5亿日元,作为日中交流事业费,以一直以来从事对华文化交流活动的日中友好会馆为基地,不定期的邀请中国高中生到日本进行为期10天左右的短期交流学习。

著名“知中派”、现任日本驻华大使阿南维茂在一次对中国留日学生讲话中表示,思考日中关系的未来,特别重要的就是青年人的交流。国与国的关系一定要建立在人与人的关系基础之上。日中青年应该放开胸襟,从共同关心的问题开始建立相互信赖的关系。

而今年以来,日本方面也多次推动两国青年的交流项目。应日本外务省邀请,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从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选派了95名各界优秀青年组成考察团,于5月18日赴日访问。考察团被分为四组,分别对日本的青少年工作、行政管理、经济运行和教育发展模式进行了考察。期间,中日青年开展了大规模研讨会,对各种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深入了思考和探讨。

日本青年会议所代表团应中国全国青联邀请,6月间访问了中国。访华期间,两组织签署了交流备忘录及两组织地方团体交往合作意向书,举办了日本青年会议所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设立奖学基金的启动仪式,中日友好讲座及共植纪念树等活动。

7月18日,“2005年度中日韩青年领导者论坛”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韩三国的青年围绕东北亚合作展开讨论。

日本分析人士指出,在现在两国关系出现波折时,中日间的民间交流显得尤为可贵,特别是两国青年间的各种交流,更是寄托了各方的期待。

1000多年前,日本先后派出十余批遣唐使,跟随使团到达中国学习的留学生、留学僧多达几千人(其中年轻人占绝大多数)。他们在把先进的中华文明带回到日本的同时,也为中日两国友好关系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984年,日本曾组织3000名青年访问中国,代表团应中国政府的邀请,在天安门观礼台观看了当年的国庆阅兵式。时任日本驻华公使的一位日本老外交官至今仍对此津津乐道,称“3000名日本青年的访华把中日关系推向了一个高峰”。同时,他也认为,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中日关系得以保持良好的发展态势,与当时两国间大规模的青年交流不无关系。

据统计,目前,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占留日外国学生总数的60%以上,中国学生已经成为日本各大研究生院的主要生源;而中国也一直是日本学生留学的主要目的地之一,据日本使馆不完全统计,目前有超过13000名日本学生在华留学。

除了直接邀请中国年轻人到日本外,日本政府还希望通过宣传来改善日本的形象。日本媒体21日报道,为了使中国青年对日本产生好感,日本外务省决定在2006年度预算案中,增加对华宣传费用11.6亿日元,使对华宣传总预算达到31.1亿日元。

新增款项将主要用于在中国各大电台、电视台播放日本的流行歌曲和日产动画片。外务省希望这样的柔性宣传可以减少中国青年对于日本的不信任感,进而增进中国青少年对于日本的认识。

此外,日本政府还打算明年起在中国国内设立20处左右的日本信息角,介绍日本文化、出借日本图书,而且还将展示日本引以为傲的网络技术。

中新网12月28日电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卢武铉27日下午在青瓦台春秋馆召开记者会,就两名农民因警方的过激镇压不幸身亡一事,发表了对国民致歉书。

青瓦台有关负责人表示,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通过调查证实两名示威农民死亡事件的原因在于警方的过激镇压。卢武铉总统认为此事严重影响了参与政府的人权政策,因此亲自出面向国民进行了道歉。

据俄联邦航天署发言人达维坚科介绍,发射9分钟后火箭推进器同卫星一起与第三级运载火箭分离。预计卫星将在发射6小时52分钟后进入转移轨道,14小时4分钟后进入距离地面23222公里、轨道倾角为56度的圆形目标轨道。届时,该卫星将交由位于英国吉尔福德市的地面调度站控制。

这颗实验卫星重600公斤,由英国萨里卫星技术公司制造,是“伽利略”系统首批两颗实验卫星中的第一颗。预计,第二颗实验卫星“GIOVE-B”将在2006年3月利用俄“联盟”运载火箭发射。

这两颗实验卫星主要用于测试由国际电联给予“伽利略”系统的通讯频率,并在轨道上进行对伽利略系统专用导航信号等技术的测试,对于在太空试验“伽利略”计划至关重要。虽然它们并不包括在该计划的30颗正式卫星之列,但其发射标志着“伽利略”计划已进入实质性实施阶段。

GIOVE是英语“伽利略在轨验证部件”的首字母缩写。意大利杰出科学家伽利略在1610年1月7日发现木星的四颗卫星,而当时意大利文的木星也是GIOVE一词,因此使用GIOVE为名是一个完美的结合。

欧洲航天局表示,2008年还将发射4颗卫星,完成实验阶段的工作。这4颗卫星将属于“伽利略”卫星定位系统正式卫星的编制。预计,包括3颗备用卫星在内的30颗“伽利略”系统卫星全部部署完毕之后,欧洲将有望结束依赖美国的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历史。俄媒体报道说,这些卫星将全部由俄“联盟”系列运载火箭发射。

目前有6个非欧盟国家(中国、印度、以色列、摩洛哥、沙特阿拉伯和乌克兰)已参与到该计划中。正在讨论加入该计划的国家还有阿根廷、巴西、墨西哥、挪威、智利、韩国、马来西亚、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伽利略”计划共包括30颗卫星,覆盖面积将是美国GPS系统的两倍,可为更广泛的人群提供卫星导航,而且精确度更好。(完)

“奈良的法隆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木制建筑,如果为更好保存,是不是就可以用混凝土重建一个?”30岁的竹田恒泰喜欢用这个问题来质疑女性天皇是否合理。

自从日本政府咨询机构“皇室典范有识者会议”11月向首相小泉纯一郎递交关于女性天皇继承权的最终报告后,以竹田为代表的“传统派”展开猛烈反弹,这一问题已被提升到破坏还是维护“日本传统”的高度。

如果没有二战,竹田恒泰将是日本皇族一员。但如今他与其他日本平民一样。竹田最近成为舆论焦点之一,是因为他出了一本书,名为《不为人知的皇室真相》。竹田这本书介绍了如今日本世俗社会中的原皇族人员。

竹田写这本书的目的可不仅是学术研究。刚刚在11月24日,“皇室典范有识者会议”在一份呈交首相的正式报告中建议,鉴于日本皇室自皇太子德仁以下再无男丁,应该由德仁独生女爱子排在德仁之后。享有第二继承顺位。如果这一提议在明年日本国会上以立法形式通过,这意味着日本2000多年的天皇谱系中将出现首位女系天皇,即爱子之后的天皇将由母系一代产生。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