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3G牌照迟迟不发 专家称小灵通是绊脚石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50:08

这场争论,巩献田教授本人如何看待?他写公开信初衷是什么?是否真如有人所说,“搅黄”了一部法律?本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巩献田: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公布《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后,我感觉到问题很严重,这部法的立法技术相当低劣;这是为全中国人民立的法,关系重大。所以我就没有更多的考虑,写了那封公开信,因为他们违背宪法在先。

巩献田:有三个原因。第一,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物权法(草案)》向全国人民征求意见,本人理当响应。第二,该《草案》无论就形式还是内容来看,都存在着严重违背宪法的原则问题,此外其立法技术相当低劣。第三,我认为不通过上书和公开信的形式,不起什么作用。现在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巩献田:《公开信》发表不久,人大法工委民法室主任姚红同志打电话告诉我说他们的领导要约我谈。去年9月1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胡康生主任、王胜明副主任以及室副主任扈纪华、处长杜涛同志在人大会堂宾馆约见了我。我进一步向他们坦诚地陈述了我的看法。

对于国家立法机关的领导同志们如此重视和认真听取一个普通党员和一般公民的反对意见,为此我感到高兴和欣慰,因为这是按照毛泽东和邓小平同志所一贯倡导的、中国共产党历来实行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办事,是贯彻党的群众路线,是向着立法民主化和科学化方向迈步的具体措施和行动。

本报记者:有文章说您“一封信影响了立法进程”,甚至说您“搅黄”了这部法律的出台。

巩献田:所谓“一封信影响了一部法律的立法进程”的说法,是极为荒唐的。任何一个对我国的立法体制有所了解的公民,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国的立法权属于全国人大和人大常委会。假如“一封信”能够影响了一部法律的立法进程,那只能说明这封信正确反映和集中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意志和利益。

试问我一个人能“搅黄”一个“法律”吗?对法律草案的继续讨论修改完善就是“搅黄”吗?据物权法草案的起草们所说,这部草案是经过10多年的“无数次研讨会”,而且得到了“法学理论界和实务界的高度评价”,可是,仅仅由于我一个“完全不懂《物权法》,完全是歪曲性的理解”的人,对《物权法》草案采取了“不是按照正常的学术讨论的方式”,写的信是“言词激烈荒谬”的,是“无理指责”,蛮横的“打棍子”和“扣帽子”的,“极不科学的”的观点,“极不严肃的”态度,“极不负责的”做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年决定暂时不审议,是让人们继续讨论修改和完善,这怎叫“搅黄”呢?

本报记者:您和反对意见的主要分歧在哪里?有些人认为您是在否定保护私人财产权?

巩献田:我们与物权法起草者的根本分歧,绝不在于是否保护私人财产权,因为只有坏蛋和白痴才主张不保护私人财产权。分歧主要在于:是真正保护绝大多数人的财产权还是保护极少数人的财产权。我们认为,只有强调保护国家和集体财产权,私人财产权才能得到可靠的保护。我们主张:在一般和通常情况下,只有首先保护国家和集体的财产权利,才能保护绝大多数公民个人的财产权利。

本报记者:您的公开信还呼吁立即停止出售国有财产,赶快研究制定《国有财产流失追究特别法》。这和物权法有什么关系?

巩献田:国有资产的流失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生产资料私有化是最重要的原因。按照现在的《物权法》草案的思路,不但不能阻止国有资产的流失,而且正相反,将带来国有资产的更大量流失!

巩献田的学生,一位法学博士表示,巩老师是在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因为这不但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好处,只会给他带来压力。这位学生认为,把物权法控制在宪法的范围内,是个非常严谨的法学问题,就是说,要立物权法就必须要把宪法和法理吃透,然后才能进入具体的基础环节。但是物权法脱轨了,物权法是要突破宪法的规定进行平等保护,这样做也可以,但是要先修改宪法,在修改宪法之前这样做,就是违宪。

另外,巩老师认为个人的物权也应该保护,他从来没有反对这一点。但是,他认为关于国有资产的保护,是应该特别考虑的。比如,像教育和医疗,如果国家不掌握一定的资产份额和资源,就没有力量让像下岗工人这样的困难群众来享受公共福利,国家就无法让群众公平、平等地享受公共资源。另外,现在国有资产向私人腰包流动,却要对其进行保护,这无异于承认一些人使用非法手段得到的资产最后变得合法了,需要和其他公民通过诚实劳动得到的财产一样平等地接受保护,这不公平,也没有一个反向的环节使国有资产再流回来。

巩献田老师的另一位学生说,据他了解,有一些民法学界的老师和学生都很理解巩老师,尤其是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

“在一些反对意见中,很大成分是恼怒,是一种人身攻击和非理论探讨之外的东西,这让人非常反感。”这位法学博士说,民法学这几年一直走的是纯专业化、垄断化的封闭道路,他们认为,你没有学过法国民法典等,就来探讨是不合适的。但是,他们忽略了,立法背后必须有法理学的支撑。就反对方目前在网络上的回应看,在法理上,却很少有和巩献田老师进行正面交锋的。

巩献田老师衣着朴素,面色红润,眼神清澈,说话带着浓浓的山东口音。他和他的老伴都是非常随和的人。从外面回到家里,老伴还“埋怨”他说,“老头子,看看你,图啥,就在刚刚你出去的两三个小时里,我又帮你回绝了10多个要求采访的电话。”

尽管面对着种种压力和攻击,巩老师还是显得很从容,他指导的一位博士生告诉记者,自己刚刚从美国回来,回国前了解了巩老师目前的处境后很是担心,怕他精神压力太大,影响到身体健康,但是没想到,在他回来以后发现,自己的老师不但没有想象中的憔悴面容,还仍然很从容地上课,下课,有空上网去浏览一下和物权法以及自己相关的最新消息,这不禁让他大为佩服。

实际上,记者能够感觉到巩献田老师的愤怒,这愤怒所针对的并非是不同意见,而是反驳者提出意见的方式;但是,记者也发现,巩老师很执著地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和观点,不管外界有多少评论、猜测和误解,巩献田老师却并非孤家寡人,他收到了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信,有读者给他寄信向他反映当地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记者赵琳琳柯学东)

早报讯长到26岁,他通过变性手术实现了做女人的梦想。她是“安徽第一变性人”黄宁倩(原名黄恩岭),现为杭州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约艺员。事业有了起色,到了婚嫁年龄的她渴望有个宽大而沉稳的肩膀依靠,和她一起慢慢变老。于是,近日她在浙江红娘网公开征集男友。

黄色披肩卷发,黑色低胸V字领上衣,花色裙子,黑色高跟靴子……谈吐间柔和的手势,不时地翘着“兰花指”。今年28岁的黄宁倩昨天上午接受笔者采访。

黄恩岭是家中长子,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他从小喜欢穿颜色艳丽的衣服,上小学时,总是等上课铃响后,才一个人上厕所小便上中学时,他与邻村的一个男生谈起了“恋爱”。在他20岁那年,“男友”遭遇车祸离开人世……

冷静了一段时间后,他去上海学美容,一年后回到老家镇上开了家美容院。1999年,在父母的竭力撮合下,他结了婚……2003年,他与妻子背着双方父母协议离婚,他把美容院留给了妻子,自己则去了南京跟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化妆品公司,还托朋友替“前妻”介绍了一个男朋友。

2004年底,他在报纸上看到有关变性手术的文章。“我要做变性手术!”他当即打电话给报社。他的第一任“男友”、一个化妆品公司的老板阿伟也表示支持。经过多次努力,南京一家医院答应替他免费做变性手术。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杭州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老板。老板觉得她在商业代言人、平面广告及媒体广告方面有着很大的潜力,决意栽培她。

前天上午,她来到浙江红娘网表达了自己的心愿,希望能得到帮助。她说这一次一定要挑一个理解她、体贴她、情感不要“到处开花”、真正爱她的男人好好过一辈子。

“组委会已经准许我参加2006年‘世界环球小姐大赛’了。参加这次选美大赛,是对我们变性人特殊群体的认可。”结束采访时,她轻轻地说:“杭州很美,人也很好,希望自己能早日融入这个美丽的城市。”

中广网沈阳3月17日消息(记者张静)今天上午,辽宁省公安厅通报了不久前锦州市黑山县发生的一起不法人员暴力袭警事件,并就维护公安民警正当执法权益问题发表公开谈话。

2006年3月8日12时15分,黑山县新立屯公安分局接到群众报警:在新立屯轻工市场农贸大厅东门处有一名男子正在持刀调戏猥亵一名妇女,无人敢管。接警后,新立屯公安分局领导立即带领两名民警赶赴现场。此时,违法嫌疑人郑某持镰刀对该妇女进行猥亵后离开现场进入农贸大厅。三名民警为防止其继续危害他人,进入大厅寻找。与此同时,郑某从农贸大厅返回,持镰刀再次对该妇女进行猥亵。一名民警迅速靠近正在从事违法行为的郑某,将其镰刀夺下,同时亮明警察身份,要求郑某接受传唤。郑某拒绝民警传唤要求,从身上抽出一把尖刀向民警扎去,此时另一民警见状冲上去,对郑某的袭警行为予以制止。郑某从一日杂商店门口拿起一根镐把疯狂打向民警,一名民警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击中头部倒下,郑上前抡起镐把对该民警再次重击,当场致该民警头骨骨折塌陷。尔后,郑某携镐把和尖刀夺路逃跑。

此时,黑山县公安局接到派人增援的请求,并下令组织抢救被袭民警和继续抓捕郑某。在一处残破无人的露天房场内,民警将郑某围住,劝其放下凶器。郑情绪激动,扬言谁上来就打死谁,并再次用镐把将上前劝告的一民警头部打伤。10分钟后,黑山县公安局另一名领导带领3名刑警赶到现场,在多次劝阻无效的情况下,果断对郑某实施抓捕。在抓捕中郑又持尖刀向其中一民警刺去,民警在鸣枪示警无效的情况下,向郑某开枪,将其当场击毙。

事发后,锦州市公安局警务督察支队及“维权办”人员立即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取证,认定这是一起严重的暴力袭警事件。同时,黑山县检察院也对现场情况进行调查,认定民警使用武器正确、合法,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九条第十款的规定。

最先遭袭且受伤最重的民警被紧急送往阜新市人民医院抢救,做开颅手术后,经过数天的紧张抢救,至今仍未脱离危险。

辽宁省公安厅领导对这起暴力袭警事件十分重视,派人于3月13日前往阜新市人民医院看望慰问负伤民警,并送去慰问金5000元。

近年来,公安民警在依法执行职务过程中无端遭受阻挠、围攻、打骂、诬陷、报复,甚至人身伤害等不法侵害事件时有发生,维护公安民警正当执法权益问题已经引起公安部和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公安部己成立了维护公安民警执法权益委员会,并于去年底将维权委员会办公室由公安政工部门移交警务督察部门。辽宁省早在2003年就成立了辽宁省公安机关维护公安民警正当执法权益委员会,去年底,按照公安部的要求,将“维权办”由厅政治部移交厅警务督察处。今后的民警维权日常工作将由警务督察部门负责。按照省公安厅的要求,全省各级公安机关都比照省厅的模式,相继成立维护公安民警执法权益委员会并积极开展工作。

为维护民警正当执法权益,辽宁省已在去年建立了《澄清不实举报问题通知书制度》,社会人员对民警的不实举报投诉问题一经查实,警务督察(即维权)部门应及时为当事民警下达“澄清不实投诉问题通知书”,同时将澄清事实材料送达侵权人所在单位及社区,公布调查结果和事实真相,为民警正名,对侵权人视其手段、情节及后果,予以批评教育或移交有关部门依法处理。今年,辽宁省公安厅还将建立《袭警事件现场督察制度》和《惩处不法分子跟踪督办制度》。今后凡发生袭警事件,民警及所在单位在向上级报告情况的同时,要在第一时间向警务督察部门报警。警务督察部门将及时派人到现场进行处置,组织协调有关部门成立专案组,对袭警、侵权事件跟踪督办,开展维权工作。

今后,辽宁省公安厅还将坚持《重大袭警事件新闻发布会制度》,定期发布公安机关处置袭警事件的典型案例。同时辽宁省公安机关维护公安民警执法权益委员会郑重宣布:决不允许暴力袭警人员逍遥法外,决不能使警察兄弟流血又流泪,对暴力袭警的违法犯罪人员将依法严惩不贷。同时也希望广大公安民警在各自的执法岗位上依法履行职责,为打造平安辽宁、和谐辽宁作出应有的贡献。

提起“工伤”二字,大家都不陌生,“上下班路上出车祸”、“工作时间受伤”等等例子是脱口而出,那么,在上班时间在单位被同事强暴,属不属于“工伤”呢?

据3月15日《成都晚报》报导,2005年2月13日上午8时许,黄某与晨阳在本单位交接班。被告人黄某趁晨阳到二楼库房巡视时,在过道上用事先准备的刀威胁晨阳,并将晨阳衣裤脱掉后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黄某因强奸罪,依法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发生此事后,晨阳面临着难以承受的舆论压力,“平时休息时,她就一个人呆在家里,哭或者发呆,怕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她认为,她是上班时间在单位被同事强暴,单位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她提出工伤索赔。四处奔走结局的让她绝望:不属于工伤。

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强奸导致人身伤害,竟然不是工伤,这自然让我们有点困惑,暴力强奸,在“工伤”门外吗?

攀枝花劳动局工作人员拒绝认定晨阳为工伤的理由是,认定工伤首先要发生工作事故,而晨阳被强暴并非工作事故,而是强奸犯蓄谋犯罪,其犯罪指向不是公共财产,而是她本人。这代表了一般人的想法。其实,这种想法与自2004年1月1日起施行的《工伤保险条例》的基本精神明显相悖,更没有体现出《劳动法》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基本原则。《条例》并没有给工伤事故概念进行界定,仅仅对工伤的范围作出了认定。而第14条第3项明确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由此可以看出,工伤保险的直接保障对象是人身不受伤害,而它的前提条件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晨阳是在工作时间内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交接班巡视)时受到黄某暴力强奸导致人身伤害的,符合工伤认定情形,怎么会不属于工伤呢?

人身伤害包括侵害个人的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体权。性侵犯的实质是一种严重的侵权行为,它的直接对象是受害人的生命健康权和贞操权,造成直接的后果是给受害人造成终身精神痛苦和部分可得精神利益的丧失,并由此导致了受害人社会评价的降低。另据报导,2005年地方各级人民法院依法严惩包括强奸在内的六大类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的犯罪审结案件共238738件。根据法律的规定,劳动者享有“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的权利,工伤保险是职工权益的坚实保障,在性侵犯越来越严重的今天,我们再也不能把“工伤”丢在“被遗忘的角落”了。

因此,把办公室被强暴认定为“工伤”,才更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宽泛工伤范围,同时也符合建立健全的劳动保险保障机制的要求。

本报讯(记者蒋彦鑫)昨日,李敖捐赠的《乾隆题〈王著书千字文〉》正式进入故宫。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表示,这一清宫旧物能在80多年后重归故里,是不幸中的万幸。故宫将适时展出,以使更多观众能够欣赏、观摩。

上午,捐赠仪式在故宫漱芳斋举行。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刘长乐受李敖委托,将这一珍贵文物转交给故宫博物院。据郑欣淼介绍,《王著书千字文》于1922年12月27日被溥仪以赏赐溥杰名义盗运出宫,在1945年伪满洲国垮台时的“小白楼事件”后,下落不明。按杨仁恺先生《国宝沉浮录》记载,“据当时留长春之于莲客所云,《王著书千字文》原件已毁。”但庆幸的是,至今所知,王著所书本文、乾隆书引首以及部分题跋虽已不知下落,但该卷尚有前隔水的乾隆题诗和后幅的周越跋文幸存于世。

李敖捐赠的即是乾隆题诗。据介绍,去年9月20日,参观故宫博物院时表达了捐赠意向。李敖此次还专为捐赠录制了一段话。他表示,自己此次是把乾隆这个“孤魂野鬼”带回来了,因为这幅字本来是乾隆在故宫里写的,阴差阳错落到自己的手里,所以这次专门让它回来。李敖不改自己的幽默本色,他笑着说,自己回了一趟祖国,却赔钱了,因为把自己珍藏很久的文物无偿捐赠了回来,“所以我发现不能去故宫,去故宫看了后会良心发现,把手里的‘赃物’捐出来。我也是拖了5个多月才捐,很不甘心。”

郑欣淼表示,故宫将会把李敖的姓名镌刻于设在捐赠文物专馆景仁宫内的“景仁榜”上。

下钤“会心不远”、“德充符”二印,右上有“见天心”半印。另外还有清代收藏家梁清标“蕉林书屋”、安岐“朝鲜人”、“安岐之印”以及末代皇帝溥仪“宣统御览之宝”等鉴藏印。“甲午”为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乾隆时年六十四岁。

晨报讯(记者王欢)听到母亲被法官宣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坐在法庭旁听席的12岁的小小(化名)大声喊道:“判她立即死刑!”

此刻,戴着手铐脚镣的母亲冯丽辉,回过头直直地看着儿子,嘴角抖动着,含着眼泪说:“我错了,我服判!”

昨日下午,沈阳中院11号法庭里,庞、冯两家亲家,分坐在法庭两侧,没有语言,只有愤怒的目光和紧攥的拳头。

小小依偎在姑姑怀里,没和姥姥说话。“自从出事后,孩子就不爱说话了,还把他妈的照片全撕了……”小小的姑姑边哭边说:“今天本不想让他来,可他偏要来!”

记者看到,沉默的小小,眼睛一直盯着妈妈即将被带进法庭时要通过的那扇门。

“小小。”冯丽辉被带进法庭后,开口喊着,回应她的是小小举起的紧握的拳头。

法官最后宣读:冯丽辉和郭俊革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郭俊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冯丽辉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小小:可我还有姑姑、奶奶……我想不通,妈妈太残忍了,她怎么能下得去手啊!

一旁的姑姑说:“其实小小对他妈挺好,就因他爸没了才……他爸腿瘸了后,小小给爸爸洗脚、穿裤子,特懂事……”

那一声大喊,已经宣判了一个母亲在亲生儿子心中的死刑,并且正在执行着。

从“妈妈不好,应该判她死刑”到“判她立即死刑”,我们看到了人世间最美最真的情感被扭曲了。

“我错了,我服判”,冯丽辉接受了判决,不仅仅是法律上的,她已经为自己的大错,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也不仅仅是失去自由……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