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医学专家称禽流感病毒已发生严重变异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1:58:49

不过,专家们也提到了民调的一个特点,即民调结果通常反映民众最近的记忆和印象。阎学通特别提到,这次调查进行的具体时间是在台湾当局“终止国统纲领”之前,折射出的也是在此之前中国老百姓的普遍看法。往后,对“台独”势力的猖獗,美国政府究竟会做些什么,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人对美看法的变化。

在专家看来,中国人普遍对中美关系表示满意的内心原因是中国人的自信上升。丁刚说,总体而言,中国人的生存处境得到了巨大改善,这让他们的自信心大大提高,并认识到中美之间的需求是相互的,甚至美国对中国的需求还在上升。他们看待中美关系的视角因此也就与以往不同,对等感在不断增强。

金灿荣说,这是一种内在的逻辑,有了足够的自信,对问题的看法就比较乐观。美国对中国的心态和做法都是矛盾交织的,而绝大多数中国民众却能积极看待中美关系和美国人,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公众在迅速发展过程中看到并且相信,很多问题最终还得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指望别人只会陷入被动,因此他们对美国所抱的期望值并不太高。中美关系只要维持稳定,他们就觉得不错;若能有所改善,他们就不吝惜地给出了满意的评价。

有意思的是,虽然分析的是关于中美关系的民意调查,专家们却不约而同提到了中日关系,指出中国公众对美看法的正向上升,和对日印象的负面走向有关。他们认为,去年日本右翼的所作所为严重恶化了中日关系,中日政治关系的持续下滑,反衬出了中美关系的稳定。丁刚专门统计了《环球时报》的对日报道,从1999年到2004年6年中,出现“中日关系”这个关键词的文章共144篇,而2005年一年就有136篇,其中多数是批评日本否定历史的报道和评论。丁刚说,去年是抗战胜利60周年,日本某些政要非但不认真反思,还屡屡做出破坏中日关系之举,这与中美关系的平稳发展形成了鲜明对比,同时也稍微降低了人们对中美关系的期望值和关注度。

独家声明:《环球时报》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中国台湾网3月18日消息对于民进党今天下午的游行,亲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吕学樟说,执政党光会喊口号,连云林毛巾业问题都无法解决,靠游行又能解决什么?只反映执政无能的事实。

吕学樟指出,连毛巾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反映出执政党没有能力,要靠上街游行反倾销,政府行为已成“国际笑话”。要不要祭出反倾销或是给予业者进口救济,是“行政院”职权能做到的;结果“行政院”不做,还上街带着民众喊“反倾销、顾产业”口号,“真是笑话”。

吕学樟举新竹县最有名的玻璃产业为例,原本已渐丧失竞争力,但在当地政府辅导业者转型政策下,玻璃已跳脱工具型态,成为艺术品。他质疑说,连当地政府都做得到,台湾当局就做不到吗?当局不做事只会喊口号,是本末倒置。(言恒)

昨天夜里7点多钟,南京电网突遭谐波袭击,引发电网启用自动保护动作,城南、城中大面积出现短暂断电现象,这也是南京电网有史以来首次发生此类故障。虽然此次停电时间只有几分钟,但给许多单位个人造成了不少麻烦,已有部分商家开始提出要对此次事件的责任方追求经济赔偿的想法。

昨晚7点多钟,家住大中桥徐先生正在家里做晚饭,突然眼前一片漆黑,多年没有遭遇过停电的他一时间手忙脚乱,经过一番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了多年不用的蜡烛点上,可电饭煲里的饭才煮了半熟。原以为可能是电器短路引起的停电,可他朝窗外一看,不仅自己这幢楼没电,周围的一片楼均黑乎乎一片。

正在新街口万达广场内挑选商品的王小姐拿着东西正准备结账,突然的停电让王小姐吓了跳。“一片漆黑,走也不是,叫也不是,站在原地不敢动。”王小姐捏着商品外包装的塑料袋上还有她手心的汗渍,在黑暗中,王小姐被其他消费者踩了一脚,被推搡了几下,王小姐只能本能地把挎包拉到胸前双手抱着护住身体。2分钟后,电力恢复,王小姐把商品扔还给商家,匆匆离开了商店,商家连连鞠躬对王小姐赔礼道歉。

据了解,停电事故波及新街口众多商家,中央商场、新百、国美电器、苏宁电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起码我丢失了几笔生意!至少四五百吧。”万达广场上的一商家说,因为当时在其衣服零售店内有七八名顾客,停电时正在挑衣服,也有两名顾客排队准备结帐,恢复供电之后,顾客全跑了。

部分商家表示,昨天是周五,消费人群多,停电时间短对商家的经济损失已经产生,更为要紧的是,商家的无形资产也会由此流失,他们将在事件原因清楚之后,保留对责任方追求经济补偿的权利。

除了商家受到停电事件影响外,新街口的部分写字楼也因停电造成了部分损失。高先生是新街口某商务楼的职员,当时正在为公司起草一份文案,停电之时他正在电脑上打字,无法及时保存。恢复供电后,高先生电脑上的数千字文章丢失,这令张先生懊恼不已。而高先生同事张小姐的电脑在恢复供电后,已经无法启动。公司技术部门负责人推测,突然断电可能造成电脑的硬件受损,也可能是突然断电导致电脑电源燃烧起火,真正原因还得拆开机箱检修,而电脑内的数据丢失则是肯定的了。

某大厦的物业管理人员停电之后,第一个做的事就是提起手电奔向电梯。大厦正在运行的两个电梯其中一部恰好到达底楼,乘客已经下了电梯;另一部电梯则卡在楼层之间,无法得知电梯困在哪一层或者是否在滑行。物管人员此前并未接到任何停电的通知,大厦也没有做好备用电源的准备,正在物管人员寻找电梯位置时,电力恢复,电梯自然下行,四五名乘客飞奔出电梯长嘘了一口气。

白下区某医院停电过程中,一名家属正在照顾病人,正准备要求医生输液瓶时,病房内突然一片漆黑,病人家属要求医生赶紧来保护病人。由于全院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医生未能及时赶到患者病床前,家属特别生气。

电力恢复供应之后,家属提出要求医院立即检查承担责任,以防病人受到过度惊吓导致病情加重。在双方沟通之下,患者家属逐渐消气,见不仅是医院停电,连医院外面马路上的电灯也停了几分钟,而病人也未受到严重影响,家属这才平息了怒气。

记者随即联系了南京市供电部门,电力营销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原因虽然还没查明,但突发停电已经恢复,应该不会再有这种问题出现了。南京供电公司周大平书记告诉记者,技术人员在停电一发生就赶往调度中心分析故障原因,研究相应的对策对策。此次故障可能是不明谐波造成的,由于电网比较大,网上地铁、商场、钢铁厂等用电大单位很多,任何环节一旦有冲击造成电压波动,就会导致电网受谐波影响,从而导致电力自动保护装置启动断电保护措施,避免电网大面积故障。现在各用电单位都已恢复了供电,城南最长影响时间约5-6分钟,城中约1-2分钟。虽然外地也发生过此类故障,但南京还是首次出现这种故障。供电部门期待查明原因后,找出对策,今后避免再发生此类“休克”故障。供电部门提醒市民,遇到停电别慌,将电视等电器的电源拔掉,恢复供电后再插插头。快报记者吴宏鲍铭东(现代快报)

中国台湾网3月18日消息据台媒报道,民进党今天举办所谓“护民主、反并吞”大游行,陈水扁、吕秀莲、苏贞昌等均将参加。对此,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表示,执政党是“当家的”,自己走上街头,比较怪了点。

据悉,318游行至少将动员六千名安全人员、警力维持治安,民众质疑动员警力,不符“行政院长”苏贞昌“拼治安”的宣示。王金平说,这方面民众的意见比较多,大家都说要拼治安,听说有六千多位治安人员要来,恐怕有分散治安力量的疑虑。

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17日也指出,当家本不该闹事,民进党已经有了执政权,该怎么做,应通过法律、制订政策;但他们不循此道,社会才这么乱。

他说,陈水扁炒作“终统”,只是政治考量,因为他发觉就算继续走中间路线,也无法获得中间选票,所以偏向基本教义派。至于所谓“终统”是针对“终极统一论”而提出的说法,“都只是借口”。

马英九表示,民进党不断制造紧张局势,导致美国与台当局互信越来越低;他们只看到个人利益、政党利益,却严重限缩台湾生存空间。其实这些冲击,陈水扁不是不知道,“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他说,陈水扁的做法让美方很头痛,目前美方立场很清楚,还在要求台湾清楚说明“终统”的意义,问题还没有结束。甚至如果如民进党所言,“四不一没有”的前提不存在才宣布“终统”,“其它‘四不’现在还有没有”?

马英九也说,上月纪念228事件那天,被陈水扁当面连问几次“阿扁错了吗”,当场只觉得很错愕。毕竟228是个庄严肃穆的场合,做为受人仰望的政治人物,不该把问题拉到情绪层次,让人失望。(言恒)

据美国《连线》杂志17日报道,想买一个人头吗?在美国的黑市尸体交易市场,一个人头的价格大约500到900美元,需要大脑的话另加50美元;一只脚的价格是650美元,整具尸体的价格为3000美元。

据报道,安妮·切尼是美国《哈珀》杂志的女记者,近几年来,她从美国东海岸跑到西海岸,追踪了数万具死者遗体———包括那些捐赠给医学研究的遗体的下落,撰写出了《尸体经纪人:美国遗体地下交易内幕》一书。新书披露,一些美国大学、医学公司和医院停尸房为了获得尸体从事科学研究、器官移植,经常瞒着死者家属,进行猖獗的地下尸体交易。

由于尸体交易全在隐蔽状态下进行,因此大多数美国公众都对此毫不知情。安妮在书中写道:“在我的查访中,我亲眼看到一些尸体像小鸡一样被剁成块,然后通过一个复杂的交易系统出售给经纪人、尸体购买者。”

安妮在新书中披露,医院停尸房甚至连艾滋病人的尸体也敢偷偷盗卖,并用假骨灰“瞒天过海”欺骗死者家属。安妮调查发现,由于医院用死人骨骼进行常规整形外科手术,曾导致至少一名年轻人感染病菌死亡。

从事尸体交易的经纪人包括医学院实验室助手、殡仪馆员工甚至火葬场员工,安妮说:“一些尸体在推进焚烧炉焚化前,就已经被偷偷摘取了身体器官或肢体。”一些美国殡仪馆老板都私下里开着“人体组织银行”,他们通过偷卖死者的人体组织大发横财。(来源:现代快报作者:爱尔)

京沪高速铁路和沪杭磁悬浮工程批文下发的第二天,正参加两会的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便被媒体追问出了这一消息。

此言一出,引起各方极大关注。经历了京沪高铁到底采用哪国技术的沸反盈天争论后,各界对“自主研发为主、市场化投资方式”等决策反响热烈。

国家发改委交通司司长王庆云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以京沪高铁建设为标志,接下来的五年将是我国铁路现代化的重要发展期,而京沪高铁的启动将为现代化铁路的建设拉开了序幕。

从最早的可行性研究,到最后获批立项,京沪高速铁路走过了超过10年的曲折复杂论证过程。

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协会副会长王德荣指出,京沪铁路连接的两座城市北京上海,不仅是全国政治、文化中心与经济中心的连接,更是环渤海和长三角两个重要经济区的连接。无论是上海向周边的辐射,还是相对成熟的长三角向环渤海经济区辐射,都需要一条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高速便捷的交通路线。

但现状是,京沪铁路存在着运力不足的顽疾:其以占全国铁路营运线2%的比重,承担了10.2%的全国铁路客运量和7.2%的货物周转量,运输密度是全国铁路平均运输密度的4倍。

有必要,但还要考虑可行性。京沪高铁工程总造价将超过千亿元,如此巨大的投资,当然要经过审慎的论证和决策。

高速轨道交通建设技术目前有两种技术可供选择:磁悬浮轨道交通和轮轨式轨道交通。也因之,从1998年起两种技术专家就开始各抒己见:力主采用磁悬浮技术的专家,因其具有能耗小、环保、启动停车快以及安全舒适等优点;力主轮轨技术的专家认为轮轨系统(普通铁路、高速铁路及城际轨道列车等)兼容性好,相对经济,更适合我国国情。

在王德荣看来,高速铁路之所以最终胜出,关键在于价格和技术转让方面的优势。磁悬浮技术确实先进,正常运营速度每小时最快能达到500公里,但造价高,上海连接浦东新区和国际机场的磁悬浮里程只有30公里,造价人民币100亿元;从技术角度看,磁悬浮技术的垄断地位使德国在知识产权的输出问题上始终不肯让步,而在轮轨技术领域,由于面对日本和法国强有力的竞争,德国的技术会作出让步。

多年从事铁路研究的北京交通大学纪嘉伦教授指出,国务院颁布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确立了中国铁路网建设的蓝图,但磁悬浮制式却不兼容,不能进入现有铁路网络。而京沪间总客流量的70%左右是通过铁路网由沿线进入的,所以高速铁路的运用效益会比较好。

当然也有不少专家持反对意见,认为自成系统的磁浮交通为什么非要与铁路兼容呢?各种运输方式的衔接本身就是兼容的过程。

在长达十年的争论与论证中,政府没有追求所谓的轰动效应,而是坚持实事求是,使政府决策中理性凸显。

王庆云指出,经过充分论证、科学比选,各方面就技术方案等重大问题基本取得一致,国务院认为京沪高速铁路项目建设时机已经成熟,同意批准项目建议书。这样随后的工作将抓紧开展工程可行性研究等进一步的前期工作,包括工程的技术可行性和经济合理性的研究、设备国产化方案、项目运作方式和筹资方案以及需要有资质的咨询公司对这些研究报告进行评估、国土部门和环保部门对建设用地和环境影响进行审核评价等多项工作,在此基础上,国家发改委将综合各方意见后上报国务院决策。

他说,就这10年的时间而言,也是人们对高铁不断认知的一个过程,更是统一认识的的成熟过程,为了拥有我们自己的高速铁路,更为了我们能够真正地掌握新技术,这10年中一批专家学者奋发图强,坚持走自己的路,“中华之星”的成功研发,“先锋号”、“长白山号”的实验运行等,对探索中国品牌,对促进引进、吸收、消化再创新的正确把握,起到了重大的作用。现在可以说我们有能力使我国的铁路跟上时代的步伐。

“京沪高速铁路的前期研究工作已经进行了近10年,数以千计的科技人员取得了几百项科技成果”。纪嘉伦说。

据纪嘉伦分析,在我国的高速铁路发展上,应当立足于发展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速铁路技术,但是毕竟我国搞高速铁路目前是刚刚起步,而国外的一些西方国家发展的高速铁路已经有三四十年的历史,国外已经成熟的先进技术,我们要以积极的态度引进、消化、吸收。在此基础上,要以最大限度提高国产化的比例、不断提高国内相关企业自主创新能力,避免订单大量外流,才是决策层长远的着眼点,此外还可推动其他相关产业,诸如机械、电子电气、钢铁等技术的发展。

不受制于人,但也不要“水土不服”。韩国高铁自2004年开通运营后,故障频繁、运营亏损。其主要原因,即出在车辆系统与道路系统的兼容性方面。韩国高速铁路主要技术来自法国,但为了最大限度地为本国厂商创造机会,韩国只引进法国的车辆系统中的核心部分,而道路及供电系统则国产化。

如何实现技术引进与国产化的最佳结合,是中国高铁建设无法回避的问题。同时,也关系到在这一高新技术产业领域如何用事业凝聚人才、造就人才,尤其是以中青年为主体的创新型领军人才。

按照“十一五”规划,五年内包含京沪高铁在内的铁路建设将投入1.25万亿元,占《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总投资的60%。

刘志军不久前表示,京沪高速铁路建设资金采取市场化融资方式,吸纳民间资本、法人资本及国外投资,构建多元投资主体,拓展多种投资渠道。

像这样投资超千亿元的大项目,如何保证融资及时到位,仍是摆在首位的难题。

王庆云向记者透露,京沪项目将组建京沪高速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积极探索市场化融资方式,吸纳民间资本、法人资本及国外投资,其中,中方要控股。

这让人联想到上海的磁悬浮交通发展有限公司。目前正在运行的上海磁悬浮,运营方就是上海磁悬浮公司。该公司由上海申通集团有限公司发起联合申能(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宝钢集团公司、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上海电气(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国有投资公司共同出资30亿元组建,采用的是典型的项目融资模式。

纪嘉伦告诉记者:上海磁悬浮采用的这种由多家投资主体组建项目法人的方式,摆脱了原先重大工程建设由国家财政资金投资、项目法人资本金由政府财政资金投入的体制,实现了投资主体由单一到多元、资金渠道由封闭到开放、投资管理由直接到间接的转变,初步形成了“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投资新格局。

作为项目法人,这家公司还承担着项目建成后的经营和偿还贷款等职能。磁悬浮上海线的筹资方式除了上述企业集团的资本金投入外,其余建设资金还采用了商业银行贷款、土地资金入股和车站多元建设的融资模式。其运行与管理模式遵循“网运分离”、“管理社会化、经营市场化”的原则。纪嘉伦进一步解释道。

无疑,上海磁悬浮的这种融资模式,对京沪高速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的建立具有重要借鉴意义。(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苗俊杰)

1992年5月,经过将近一年的考察和研究,铁道科学研究院提交一份《京沪高速铁路可行性研究报告》。

1994年底,铁道部联合当时的国家科委、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和国家体改委共同推出《京沪高速铁路重大技术经济问题前期研究报告》称:建设京沪高速铁路从现实发展考虑是迫切需要的,在技术上是可行的,经济上是合理的,国力是能够承受的,建设资金是有可能解决的。因此,要把握时机,下决心修建,而且愈早建愈有利。

1997年3月,铁道部向国家计委正式上报了《新建北京至上海高速铁路项目建议书》。中国国际咨询公司经过一年零两个月的评估,也于1999年12月通过,并且在评估报告里这样下结论:建设京沪高速铁路是必要的,其建设方案是可行的,投资规模是合理的,经济效益是可行的。因此,应把握时机,尽早立项。

1998年提出是否可采用磁悬浮技术问题,从而出现“高速轮轨”和“磁悬浮”之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