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升值生死线 浙江纺企30万与500万的选择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36:12

由于此次会谈在欧盟决定是否启动对华两类纺织品设限的前一天举行,舆论普遍认为,此次会谈结果将直接影响到欧盟对华纺织品设限以及中欧贸易发展大局的结果,是双方解决纺织品问题的一次突破口。会谈中,双方对此次磋商都表现得十分慎重,态度也十分积极。为了营造良好的会谈氛围,所有记者都被挡驾在门外。

从下午2时开始,几十家媒体的记者就守在谈判会场外等候消息,傍晚时有餐车推进会场,记者们由此推断谈判将进行很长时间。在谈判间歇露面的中欧双方官员对谈判进展情况都闭口不谈。据悉如果此次谈判破裂的话,欧盟随后将正式对中国纺织品服装实施特保措施。

昨晚上6时许,薄熙来走出会议室对聚集在门口的各国记者表示:今天中国和欧盟就纺织品服装出口问题进行了谈判,双方进行了“技术性的交流”。昨天的会谈一直持续到午夜。

有分析人士认为,会谈连续近10个小时,足见中欧对此次会谈的重视。此前欧盟委员会在一份新闻公报中称,曼德尔森对中国的访问是欧中近来就纺织品问题一系列密切磋商的继续。这次会谈将争取达成一项双方都能接受的协议,以解决中欧之间的纺织品贸易争端。此前,薄熙来也曾表示,中国愿意通过认真磋商,来妥善地处理中欧、中美纺织品贸易方面的问题。

分析人士认为,只要双方求同存异,着眼双方贸易大局,通过协商等方式解决纺织品问题,中欧之间是能够解决好纺织品问题的。

据李明霞透露,会谈结束后,薄熙来和曼德尔森联合举行了一个十分短暂的记者见面会,就会谈取得的成果向中外新闻界进行了披露,并简要回答了记者提问。11日,曼德尔森将结束会谈离开上海,返回欧盟总部。

6月6日晚上,江西省瑞昌市一居民楼里发生一起7人死亡的特大抢劫杀人案,经过警方全力侦破,仅用七个小时就将案件破获。当天,一名广西籍犯罪嫌疑人杨某在九江市被抓获;昨日上午8时,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李某在一辆客车上落网。昨日,九江市委宣传部在瑞昌市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这一特大恶性案件的前因后果。

6月7日早上7点30分左右,由于家住九江县港口镇的个体建材商李某一夜未归,其妻子便来到瑞昌市壤溪西路283号一栋民房内寻找,因为丈夫经常到这里和熟人打麻将。进入二楼房间一看,只见房内的人全都不省人事,李某的妻子立即报警。民警和120救护人员赶到现场后,发现7人已经全部死亡。

经勘察,出事房屋系一栋临街的四层民房,租住人是九江华瑞轧钢厂董事长张某,一楼临街门面用作经营建材,二楼系一个套间,在外间发现5名男子的尸体,一台自动麻将机还开着。在里间的床上,一名女子也已死亡,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又发现了一名死亡的男子。从现场看来,7名死者神态都比较自然,有的趴在桌上,有的靠在沙发或椅子上,案发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搏斗痕迹,空调和电视机还都开着,但死者的手机和现金都已经丢失。

经过调查了解,7名死者中有5人的身份很快就被查明,但另有2名死者身份不能确定。法医鉴定结果表明,死者都没有任何外伤,面部有些浮肿,中毒症状比较明显,可现场又没有发现任何毒源。专案组基本断定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入室抢劫杀人案,并且熟人作案的可能性非常大。

案情重大!专案组迅速将案情向九江市、江西省相关领导作了汇报,江西省公安厅有关刑侦专家也立即赶到瑞昌市增援。经过紧张的调查走访和高科技的刑侦技术手段,警方很快就将疑点集中在广西人杨某身上。

7日下午1点30分左右,警方获悉,杨某在九江市十里大道“好口味”餐馆出现。接到报告后,民警火速赶到现场,将杨某抓获,并当场从他身上搜出现金1万余元和手机5部。同时,根据杨某的交代,找到了自制的特殊投毒工具4个。

6月9日早上8点,在一辆行驶的客车上,民警将参与策划投毒杀人抢劫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抓获。经过审讯,杨某、李某对自己伙同其他3人实施入室投毒杀人抢劫的事实供认不讳。在7名死者中有两名系同伙庞某、吴某,他们在施毒过程中由于操作不当,自己也中毒身亡。另有一名犯罪嫌疑人黄某在逃。

经审讯,两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了策划、实施这一特大杀人抢劫案的全过程。原来,这是一起经过长期预谋的、精心策划而实施的犯罪行为。当犯罪嫌疑人得知被害人都是福建老板,并且常常在一起打麻将时,便产生了抢劫钱财的恶念。为了接近他们,犯罪嫌疑人之一的吴某便装扮成经营钢材的老板,与被害者取得了联系。

6月6日晚上23时左右,五名犯罪嫌疑人在九江某宾馆经过精心策划之后,开车来到瑞昌市正式实施他们的罪恶行为。来到楼下时,被害人正在打麻将。根据事先的分工,由黄某在车上等候,杨某望风,吴某和庞某则叫开房门。进入二楼房间后,两名犯罪嫌疑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自制剧毒药品向四名打麻将的男子和在里间睡觉的一名女子喷洒,顷刻之间就造成5人死亡。

在喷洒毒药的过程中,吴某、庞某由于操作不当,自己也吸入了毒药,中毒身亡。在楼下望风的杨某见楼上长时间没有动静,随后也进入现场。感觉不适后,反应过来的杨某立即打开窗子,但还是马上昏迷过去。在车上等候的黄某久不见动静,知道情况不妙,立即逃跑。6月7日早上6时左右,中毒不深的杨某清醒过来后,将死者身上的钱和手机全部搜出,仓皇出逃。

据瑞昌市委常委、公安局长易丙根介绍,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剧毒药品是从广西带来的,是自己配制的化学药品,警方也是第一次见到。记者经过多方了解得知,剧毒药品成分中含有致命的氰化物,具体成分还有待进一步检验。记者经过查阅大量资料得知,这种犯罪手段目前还很少见,此前,仅在广西发生过两起,造成多人死亡。

本报讯(记者林文龙)昨天上午8时30分,外地来京女子王某在海淀区树村用刀刺死一个男性老乡张某后,扭头就走,多人围观,无人阻拦。疑因是3000元纠纷。目前警方正在追捕她。

他们纠缠了大半个小时后,张某避入旁边一间写着“公用电话”的小屋,王某尾随而入。何先生回忆,没一会儿,张某就捂着自己的胸口和肚子出来了,还找了一张椅子自己坐下,血也开始往外冒。

小吃店一位工作人员想扶他去医院,刚走了两三步,张某就滑倒在地。住在对面的苏大妈看见,张某胸口、肚子上各有一个二三厘米长的伤口,他用手扒着地,抽搐了几下。苏大妈猜测张某想爬起来,但没有成功。

何先生跑到旁边打电话报警时,王某也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身离开。上午9时左右,120赶来后,张某已经停止了呼吸。上午11时左右,马连洼派出所证实此事,一位警官说,海淀公安分局刑警队已经介入,正在追捕行凶女子。

3月25日,王某花钱租用了村民敖先生的两间平房,和张某合伙开了一个小店。敖先生说,因经营不善,小店两个月后就关门了,中间赔了3000元左右。

张某和王某均36岁左右,并非夫妻,但住在一起。苏大妈称,张某把人糟踏了,把钱花了,就想把王某甩了。王某不干,就想把花在他身上的钱要回来,而他又没钱。隔壁小店陈老板说,他们几乎天天吵架,王某还经常打人,抓得张某头和脸都是伤。事发前,王某回了趟老家,前两天才回来。

中国商务部网站随后刊出快讯,宣布中欧双方对欧盟已经提出设限磋商请求和完成设限调查的十种纺织品如何实现平稳过渡达成一致,“从而为中国纺织企业在2005-2007年对欧盟的出口创造了较为稳定的贸易环境”。

在会后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曼德尔森首先表示,此次贸易争端的起因是今年年初中国纺织品出口配额取消后,中国对欧服装和纺织品出口的爆炸式的增长在很多欧盟国家引起了恐慌,并引发了欧盟各国纺织品行业协会对多种产品的调查申请。

“某些纺织品和服装的进口让我们感到强烈担忧,依据这些数据(欧盟成员国提供的今年一季度数据),欧洲无法坐视自己的纺织工业消失而无动于衷。”曼德尔森在今年4月25日的声明中曾经强硬的表态。

但在6月10日午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曼德尔森再次表示,尽管他当时正面临着来自欧盟成员国的巨大压力,“但我并不希望恢复已经取消的配额制。”

据了解,作为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没有对中国的企业采取更为激进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而采取了这种审慎小心的态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今年2月份,已经有欧盟国家的纺织品企业和行业协会对欧盟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对部分出口增长过快的中国纺织品进行调查,但曼德尔森并没有同意。

“至少经过2005年三个月的贸易之后,欧盟应该能够更好地作出判断。”曼德尔德说。

而曼德尔森的这种审慎态度也使他在欧盟内部面临着各种非议,对此,他也心知肚明:“对于我的观点,欧盟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

4月25日,曼德尔森最终还是在布鲁塞尔宣布,他将申请欧盟委员会的授权展开调查,决定是否对九类来自中国的纺织品展开“特保”措施。

对此,曼德尔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尽管他并不希望恢复配额制,但“同时我也认为,对中国在欧盟市场突然急速增长的出口,要进行调整和管理,要有一些过渡性的安排。”

“我始终认为,对于这些问题,我们应当通过友善的谈判,来进行妥善的安排,而不是由欧盟单方面的采取措施,即使欧盟拥有法律上的权力。”曼德尔森表示。

在谈到具体协议内容时,曼德尔森表示,中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已经找到了一个大家都同意的解决办法,即在未来三年内保持一个平稳的过渡期。

“根据协议的条款,从现在到2007年年底,我们将共同制订一些过渡性的(中国纺织品出口欧盟的)增长幅度,而在协议完成后的第一年,大家将共同密切的跟踪发展局势。”曼德尔森表示。

据曼德尔森介绍,目前经协商已达成未来三年出口增长幅度的产品不但包括了欧盟贸易委员会已经启动调查的T恤衫和亚麻纱,还包括了所有中国对欧盟市场出口增长最快的产品,几乎涉及欧洲纺织品行业协会所有提出申请的产品,甚至还有更多的一些其它产品。

“我们已经同意的(增长)幅度将立即开始实施,现有的增长幅度到2005年底有效。在2006年、2007年,我们会持续往上调整这个幅度,以便在2008年向全面放开自由贸易进行过渡。”

曼德尔森表示,原则上,这将是中国纺织品对欧盟市场出口问题的长久解决,而不再需要一个产品一个产品地谈。

“今天我们所达成的协议的将为双方的企业提供一个可预见性、确定的贸易环境,同时,这也将为发展中国家向欧盟出口产品提供一个案例。”曼德尔森同时承诺,“欧盟今后也将在使用特保条款上保持克制态度。”

曼德尔森最后表示,“今天协议的达成,表明中国是以负责任的合作伙伴的身份,融入世贸体系的。中国在很多领域享有竞争优势,当然有权利享受这一优势带来的好处,以及加入世贸组织所带来的好处。”

中国商务部部长薄熙来随后也发表了讲话。他指出,今年年初中国纺织品出口的放量增长,是中国纺织业多年积累起来的能量得以释放的结果。而快速出口在欧美市场上表现地比较明显,则是由于一些国家在1995年乌拉圭回合谈判后的十年中,应该逐步放开它们的市场,但它们并没有这样去做。

薄熙来随后重申了中国政府的立场:“中国在纺织品贸易上的一体化是中国应得的权利,是中国三年前加入WTO时,以服务贸易方面、农产品方面开放市场,所换得的权利。这也体现了中国权利义务的平衡。”

“尽管如此,中国政府是个高度负责的政府,在一体化之后,中国政府仍然希望看到对欧美市场的增长是渐进的。”薄熙来表示,“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在今年年初就采取了十项政策,包括对纺织品加征关税、降低出口退税率等,这几个措施取得了明显成效。”

据薄熙来介绍,在今年的头四个月里,中国的整个出口增幅是35%,但纺织品出口增幅只有18.4%。

在发言中,薄熙来表现出了对欧盟友好磋商、解决贸易争端问题诚意的赞赏,同时表现出了对美国在同一问题上的单边、粗暴态度的不满:“在这个问题上,欧盟不同于某些国家,不是单方面的采取某些措施,而是一直在谋求友好的磋商,来解决双方的贸易问题。”

薄熙来最后表示,“中国和欧盟的战略合作并未一纸空谈,此次在纺织品问题上达成协议表明双方共同解决问题的能力。”

他同时对曼德尔森表示称赞,“曼德尔森先生是带着诚意来的。哪怕此次谈判是失败了,我们也对他的努力表示感谢。曼德尔森先生的态度也代表了欧盟对中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视,在这一问题上,中欧双方都表现出了顾全大局的态度。”

在新闻发布会结束时,薄熙来出人意料的拿出一件中国企业生产的T恤衫,作为礼物赠送给曼德尔森,引起了在场媒体记者一阵善意的哄笑,而曼德尔森则回赠给薄熙来一枚徽章。

6月11日凌晨两点左右,薄熙来与曼德尔森交换签字的协议文本后,面对媒体镜头微笑握手,一场剑拔弩张的中欧纺织品贸易大战消解于无形。-

看到记者带去的玩具,晓霞不顾还输着液的胳膊,伸出小手试图拿到玩具。听到玩具发出叫声,晓霞突然咯咯地笑出声来。看着满身伤痕的晓霞爱不释手地抱着玩具,围在病房门口的几个病友潸然泪下:“这孩子太让人心疼了!”

据盖振平说,9日晚记者离开医院后,县妇联、乡领导曾来看过晓霞。记者问及10日上午谁探望过晓霞时,盖振平说乡里来了人,并称当天上午乡里妇联主任、司法所所长及乡派出所的人来过,“他们来后问了问事情经过,县里一直没有来人。”

提起妻子对待晓霞的行为,盖振平称自己看不惯,但无力制止。“现在我会在医院好好照顾孩子,希望还来得及,不知这些伤会不会留下残疾。”盖振平说,自从9日来到医院后他就没回家,不知妻子乔金燕在哪儿。

随后,记者与行唐县妇联邱主席电话取得联系。邱主席在电话中说,当天上午,她已将此事汇报至县公安局,相关领导会派人调查。

当天14时30分,记者来到行唐县公安局,但没能与该局局长取得联系。主管此事的王局长正在开会,记者未能见到。当天下午,记者电话联系王局长未果。14时50分,记者前往市仝乡派出所,据值班人员说,所长开会未归,手机无法接通。15时,记者拨通该所指导员钱金生电话,据他说,上午他们已前往医院了解晓霞伤情,并向盖振平了解情况。目前他们正在山照村调查取证,由于取证尚未结束,还不能对乔金燕采取措施。

昨日下午,山照村一位村民致电本报,他表示受乡亲们嘱托,向记者表示感谢。据他说,9日下午晓霞被送往医院后,村民们都感到欣慰,同时也对孩子身体状况表示关切。据他说,村里都在议论此事,直至9日23时,乡亲们还在门前谈论着晓霞婶婶乔金燕该受到什么制裁。“可今天她(乔金燕)还在家里,你们走后,她一直站在门口骂,问是谁告的状。”

昨日下午,记者从晓霞的主治大夫王根正处了解到,他们已为晓霞做了全面检查,结果显示晓霞除身体多处外伤外,还存在严重贫血、中度营养不良、心律过快等症状,由于其血色素仅为4.3克,需输血治疗。此外,据王大夫说,晓霞的右肘部伤口溃疡严重,创伤面已达2.5×3CM,致使骨头外露,难以治愈,需要做皮瓣治疗。王大夫表示,只有等晓霞身上的溃疡面愈合之后,才能对其陈旧性骨折进行手术修复,但能否治愈目前尚难定论。

昨日19时10分,行唐县委宣传部石超峰副部长致电记者说,当天16时30分,县有关领导就此事召开会议,责令相关部门负责人各司其职,全力救治晓霞。记者从石部长处得知,继9日该县民政局垫付500元医药费后,他们于10日18时又送至医院2000元,保证医疗费及时到位。县医院组织成立专家组,会诊晓霞伤情,制定治疗方案。该县公安局已进入实质性调查阶段,11日将对晓霞伤情进行司法鉴定。石部长表示,根据取证情况及其伤情鉴定,该县公安部门将对施虐者采取措施。

自昨日报道刊出,国内门户网站网、搜狐网、网易网等均将本报道放在显著位置。全国各地读者给本报打来100多个电话,寄托他们对晓霞的同情,对恶妇的谴责及对有关部门的责问。广大网友贴出上千条评论,表达对此事件的激愤及思考。

省会刘女士:看到晓霞的遭遇,我们很同情,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却生活在一个没有爱的家庭里,乡里村里的人都知道,于情于法这个婶婶都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省会孟先生:我们全家是边流泪边看这篇文章的,在法制日益健全的社会里居然还发生这种事,太让人心寒了,一定要判那个孩子婶婶的刑。另外,她婶婶真的有精神上的疾病吗?如果有,她为什么不对自己的孩子下毒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