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焦点战-尤文客场力擒罗马 致胜点球引发争议国际足坛-意大利NIKE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2:20:16

李银河:我对她没什么建议。祝愿她考上北大、清华吧,不是说都考了好几回了。

和辛辛苦苦卖设备、卖CPU相比,3C标准每年至少带来10亿美元的稳定收益,因此引来联想、海尔、英特尔、索尼四大厂商为代表的标准组织的贴身搏杀

6月28日,信产部的一纸文件终于把本来处于暗斗之中的“中国3C标准之争”推到了前台。籍此,各路人马悉数轮番上演“口水战”或者“第三者插足”的好戏。

一边是海尔挑大旗的e家佳,一边是联想牵头带队的闪联,这个标准的位子该给谁?

于是一个不偏不倚的折中方案就这样出台——信产部把e家佳的《家庭网络平台》和闪联的《信息设备资源共享协同服务》两个系列标准同时正式宣布为行业推荐性标准。

这下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两个素来“积怨较深”的标准组织,都没想到在信产部面前居然只斗了个半斤八两,彼此暗中较劲晋级至公开宣战,甚至不顾身价大打口水仗。

然而就在闪联与e家佳酣战之际,7月2日,芯片巨头英特尔却趁虚从斜刺里杀了出来,在青岛家电博览会上上演了“第三者插足”的一幕——将中国两家家电巨头海信和TCL拉入自己阵营,签订共同推广“数字家庭计划”的协议。

要知道,海信和TCL均为“闪联”标准五家发起成员之一,其脚踏两只船的做法对“闪联”打击可谓不小。

很少有人知道,在3C融合(指家电、电脑、通讯设备在功能上的链接、融合)背后,是一种能够把电脑、电视、手机以及其他IT、通讯、家电产品融合的标准,终端厂商们只有采用这种标准,才能把这些设备用无线的形式连接起来。

在中国,这种标准有可能是“闪联”,也许会是“e家佳”,而一旦外国标准大举进军,这种标准还有可能是英特尔主导的“数字生活网络联盟"(简称DLNA)亦或是索尼力推的UOPF。

到底是什么让这帮平日温文尔雅的大公司不惜撕破脸皮来争这个标准,并且竭尽全力的要把自己列为唯一的标准?

我们不妨算一笔账,仅以手机、PC、彩电为例,2004年我国手机销量7310万部、PC为1590万台、彩电为1116万台,三者合计10016万台,即便按国内DVD企业每台交纳专利费(20美元)的一半10美元来算,如果这三样终端产品都带有3C无线标准通讯接口的话,仅专利费每年就可达10016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由此带来的硬件制造方面的利润。

如果每年仅靠标准就能在中国坐收10亿美元,这可是笔一劳永逸的稳定收入,要知这相当于联想在并购IBMPC前,卖一年PC利润的8倍,是海尔一年利润的2.5倍,英特尔全年利润的1/7。

目前在3C融合上共有四个标准呼声最高,两个国内的:闪联的《信息设备资源共享协同服务》、e家佳的《家庭网络平台》。两个国际的:DLNA和UOPF。

闪联成立于2003年7月,由联想牵头,加上TCL、康佳、海信、长城等五家共同发起。

e家佳晚于闪联,成立于2004年7月,由海尔集团牵头成立,主要目的是将家庭内部通信、娱乐、电气控制、三表远传、安防报警等多种任务融合在同一个家庭网络平台中,实现数据交互、统一管理,并通过网关实现与外部公众网络的数据交互业务。

DLNA最早叫“数字家庭工作组”,成立于2003年5月,由英特尔、微软、索尼等17家公司发起成立,目前成员公司已达140多家。专门致力于简化网络消费电子、移动设备和个人电脑等设备间的数字内容共享,如数字音乐、数码照片和数字视频等。

UOPF成立于2004年2月,由松下、索尼、NEC、东芝等10家日本电子厂商和4家互联网服务商组成。其主要规划是透过家庭网络、因特网等简易连接数字家电的平台。

这四个标准在市场上同台竞技,相互利用且处于彼此竞争之中。一方面前两者(闪联与e家佳)试图在国内做大做强,并与国际上的两个标准(DLNA与UOPF)相抗衡。

另一方面代表IT通讯的两个标准(闪联与DLNA)试图抗衡代表家电的两个标准(e家佳与UOPF)。其中任何一个标准皆面临其他三个标准的竞争,有三个“敌人”。

而其代表厂商也经常渗透于其他标准之中。比如,联想既是闪联的发起人,同时又是数字家庭工作组的发起者;索尼既是数字家庭工作组的成员又是UOPF的发起人。

在标准未定之前,为了不“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很多厂商甚至包括某些标准的发起者都采用了多押宝的形式,力图在标准落实下来后不至于太“失落”。

于是便出现了标准之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同时各家标准又都在积极运作各种形式的明争暗斗。

从技术层面讲,标准之间彼此兼容是可以实现的,彼此之间可以“合纵连横”来共同对付其它的标准。

但问题是,现在大家都心高气傲,想把标准独揽于一怀,少了些坐下来谈判的耐心。联想集团闪联标准总监刘清涛就对《财经时报》表示,闪联的野心也很大,不仅要做成国内标准,其终极目标是成为国际标准。

也许,现在还是时机未到,在局势没有明朗前,各家的思路恐怕大体一致,那就是多些造势和市场推广,以增加今后谈判的筹码。

吉林省统计局的统计分析报告显示,一季度一汽(省内企业)净亏损2.2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盈利21.9亿元,一季度末库存汽车8.5万辆,比年初增加3.9万辆,其中仅一汽大众和一汽解放两家库存就比年初增加3.8万辆。

而吉林省外的一汽下属子公司日子同样不好过。国务院东北办日前下发的一份文件中显示,一汽集团一季度亏损5.7亿元。

就在这当口,红头文件来了——吉政发〔2005〕12号《吉林省人民政府关于支持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送达吉林省各市州、县(市)人民政府,省政府各厅委、各直属机构吉林省政府,其中详细开列50条细则为一汽“保驾护航”,这份至今仍令不少外地车企老总们颇有微词的文件,将以行政命令的形式在吉林省全境铺开。

现在还不知道这场以一汽和吉林省政府为主角的“全民总动员”能否从根本上带领一汽走出困境。

一汽集团旗下有全资子公司30家,控股子公司15家,作为一汽集团的支柱企业,一汽大众是本轮净利润报亏的主力。一汽大众一季度累计亏损近3亿元,而上年同期则盈利12.3亿元。由于一季度终端销售以经销商清理去年年底“压库”的库存为主,3月份开始复苏的实际出厂销量没能挽回前两个月的低迷,尽管一汽大众已经及时调整排产计划,但账面仍然显示第一季度生产5.38万辆,实际出厂量仅为3万辆,报2.4万辆库存。与此同时,在国内可说是最高硬件规格的轿车二厂的落成像是困难时期置办的一席大餐,使一汽大众立即背上了固定资产折旧的沉重成本包袱。

而一汽大众的赢利冠军——奥迪A6由于换代减产以及受到竞争新车型天籁、皇冠等冲击,在1、2月创下了自销售以来的最低记录,销量直到3月宣布降价才回升,前三个月销量仅分别为1609、1434和3164辆,对利润贡献能力明显下降,而换代车型新奥迪A6L则又开始进入了摊销成本的阶段。

注入一汽集团旗下零部件公司资产的一汽四环(600742)首季度净利润报亏1853万元。根据其季报,由于国内汽车行业产销量和价格不断下降,钢材等原材料的市场价格高位运行,导致公司经营成本增加,首季出现亏损。

天津一汽夏利2005年第一季度报告则显示,报告期内,尽管公司共生产轿车39135辆,同比上升24.70%;销售40702辆,同比上升35.89%,但仍出现了净利润3206.03万元的亏损。

“一季度,公司成功消化了年初NBC系列轿车价格调整以及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等不利因素的影响,公司本身的盈利能力有所增强。但公司持股30%的天津一汽丰田受其推出新产品皇冠轿车后市场推广和费用摊销等因素的影响,在一季度实现净利润亏损4089万元,给公司的整体盈利状况带来了负面的影响。”天津一汽夏利董秘孟君奎对记者表示。

作为一汽在长春的“三驾马车”之一,一汽轿车(000800)的赢利也没有实现预期。根据其季报显示,由于零备件销售额大幅降低,所得税费用占利润总额的比例比上一报告期增加,本期利润总额的减少幅度较大,一汽轿车第一季度净利润仅为2199万元。吉林省统计局的报告则称,从2004年初起,一汽轿车主力车型马自达M6优惠2.5万-4万元,超过集团预算中的5000元/台。

“进入2005年,卡车市场总体出现降温态势。由于国家GBl589-2004《道路车辆外廓尺寸、轴荷及质量限值》政策的实施,导致我们1至4月份产销同比下降。”一汽集团公司党委书记、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常务副董事长赵方宽在5月10日的一汽解放专用车营销工作会议上同样表示了忧虑。由于国家“1589”政策的实施,产销双降的一汽解放首季度库存增加1.4万辆,但赢利仅维持在数千万元。

此外,一汽旗下其他省内外子公司一季度累计亏损近3亿元。至此,由于主力企业表现不佳造成一汽首季度5.7亿亏损的轮廓已基本浮现,而其背后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据吉林省经委机械汽车处处长白绪贵介绍,此次出台的50条政策涉及到所有掌握政策资源的部门,涵盖了汽车生产、经营、销售多个环节,对一汽集团“一路绿灯”。

这50条优惠政策,在某些方面甚至具体到规定公务车采购必须优先购买一汽的车,出租车换代购买一汽的车享受优惠,吉林省内私人购买一汽的车税费减免等等。

可是,对于庞大的一汽而言吉林省所有的机关加在一起一年能消化的公务车算得了什么?靠出租车提前换代这种寅吃卯粮的做法是否有效?50条优惠政策虽不少,力度也很大,但外部的帮扶能在多大程度上化解一汽集团内部的体制沉疴呢?

在吉林省统计局的分析中,将一汽集团一季度巨亏的主要原因归结为原材料涨价、欧元汇率飙升造成的成本上升过快,以及降价幅度超出预期。

假如仅仅是这些行业层面的原因,何以在一汽集团一季度巨亏的同时,北京现代、上海通用以及广州本田等企业继续攻城略地,甚至不断超越一汽旗下的主力企业。上海通用3月份以2.53万辆的成绩再次夺回销售冠军,一季度累计销量已经达到4.45万辆,而北京现代则以56064辆的销售业绩领跑中国轿车行业。

一个事实是,当位于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一些国企近年来由于各自行业竞争加剧而先后进行改制时,汽车行业好年景下风光无限的一汽错失了良机,体制的包袱开始加重。现在,“太平盛世”下被掩盖的瑕疵暴露无遗。

一位熟悉一汽的人士对记者称,由于一汽下属企业多年的高待遇,其企业员工数量膨胀,间接导致企业内部效率低下,企业所需人才却外流严重;多年行政性兼并重组后,一汽旗下企业质量参次不齐,如今很多企业连年亏损却倒闭不掉,一汽集团负担沉重;而不少关系户更是在多年来形成的一汽系统内零部件采购的关联交易中活跃不已。与奇瑞等企业对供应商不断杀价相比,一汽旗下企业要想降低零部件采购价格非常困难。

以员工数量为例,产能已经过10万辆的企业中,广州本田与北京现代的员工数量均为3000左右,其中北京现代明确表示,在2008年产能升至60万辆时,员工数量也不会增加。而仅一汽大众目前的员工便超过8800人,是前两者的近三倍。

以企业办社会而言,目前就一汽集团来说,一汽有25所学校,1所医院,12个托儿所,再加上每个分厂的后勤人员,人数大约在1.3万人,而制造利润的核心企业一汽大众只有3000人。经估算一汽集团每年要为这些人支付3.8亿到5.4亿元的工资、福利等,一个赢利能力再强的企业也难以堪此重负。

这也许还能解释为何上汽、东风、广汽以及北汽都改制成立股份公司谋求海外上市,而一汽却至今仍不见动静。

吉林省目前正在推进一汽社会职能和辅业剥离改制工作,其中包括按政策规定和时限要求接收一汽分离出来的18所学校和一个公安分局。吉林省还将帮助一汽推进其他社会职能的剥离:对医院、托儿所、环卫等单位进行重组、转制,实行社会化管理。

此外,吉林省将支持一汽剥离辅业:对一汽辅业改制的国有单位,可享受该省国企改制的政策,有关职工安置可纳入“并轨”中一并进行,所需资金按国务院和省政府有关规定执行,一汽新办各类负责企业内部富余职工分流安置的服务型企业,也得到部分免税。

一汽集团总经理竺延风提出今年要实现外购零部件比率的根本改变,减少那些多年吃喝不愁的零部件关系户,最终要把“三七开(外购三成自配七成)逐步改为倒三七(自配三成外购招标七成)。”

这意味着尽管还缺少具体的时间表,但至少一汽已经看到了卸下包袱的曙光。

而就产品层面而言,一汽从来都不缺翻身的机会。对于“主亏大户”一汽大众而言,随着经销商库存消化接近尾声,欧元汇率的下跌,“疯狂国产化”计划的加速推进,新捷达、奥迪A6L系列产品的投放陆续获得收益,其将有望较快实现盈亏平衡。一汽解放、一汽轿车、天津一汽夏利等也正在通过自己的努力解困。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公布的数据,一汽集团今年1-5月实现销售37.45万辆,4、5两月间销量反弹迅速,已经接近前三月销量总和。

一汽首季度巨亏或许只是巨人的一个停顿,而吉林省汽车新政背后折射出的则是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无奈。一个事实是,一汽多大程度上能够卸下体制的包袱轻装上阵,将决定着它是和广州本田、上海通用们重新站到同一起跑线,还是为它的下一次亏损埋下伏笔。

(二)协调好生产要素。将一汽列为煤电油运和天然气重点保证单位。在总量不足的情况下,协调有关部门优先保证一汽对煤炭、天然气、运力等方面的需求。

(五)允许一汽以授权经营方式使用土地,经有关部门批准,其改制、改组、合资时可以国有土地资本作价出资方式使用土地。

(十一)为一汽出口核销业务开辟快速核销通道,做到随到随核。对一汽的远期收汇业务,经有关部门备案后,可按合同规定的收汇时间办理核销。

(十二)支持一汽开展汽车消费信贷,积极扩大产品销售。省内都要尽量购买一汽车。县以上行政单位,经批准购买汽车的,要按规定的标准首选一汽汽车。省直机关及所属各单位购车和报废更新车辆时,必须购买一汽汽车。

(二十二)加强与一汽的日常协调沟通,及时掌握需求信息,组织好省内配套企业与一汽的衔接,使一汽的配套路线向省内倾斜。到2007年底,力争使省内汽车零部件企业为一汽配套产值占一汽配套总产值的比重达到31%的目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