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绍鹏称戴尔攻击的不仅是联想而是中国企业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06:39

龙赛医院副院长朱小虎说,再晚送来一步,卢斌就完了。他身上共中了二十多刀,输血1200毫升。有的伤口被砍得露着骨头碴儿,坐股神经被砍断,他的左腿等于说残废了。医院共垫付了6700元的费用,连病危通知书还是值班主任代签的字。

据卢斌同室病友称,卢辉很懂事,每天早晨起来给他父亲洗脸,半夜给他父亲端屎端尿。大家看他可怜,经常接济他们父子二人,给孩子掏些钱,或着多打一份饭,如果有吃的,孩子总是让大人先吃,然后他自己才吃。

卢辉说,他昨天一天没有吃一顿饭,有一个面包是门口的阿姨送的,他让爸爸吃了。门口一个公话超市的老板告诉记者,这孩子每天都往派出所跑一次,问派出所抓没有抓住他舅舅,还问铁路在哪里,说如果爸爸的病好了,将来不会走路了,他背也把爸爸背回家,沿铁路走就能回到家。

婚后遭前男友强奸,结果生下一子。丈夫无意中发现孩子的血型与自己的不符,做DNA证实孩子确实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夫妻二人为此离婚。随后,围绕财产分割及抚养费问题引发了连环诉讼案:先是女方认为在离婚时财产分割不公,将民政部门告上法庭。接着,女方又起诉前男友讨要抚养费。2005年10月17日,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审理了一起因非婚生子引发的连环诉讼案——

19日,住在大庆市萨尔图区父母家的李玉(化名)抱着年仅8个月大的儿子无言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儿子,她禁不住落下眼泪。从7月22日和丈夫离婚以来,她就住到了娘家。

17日,刚刚在法院开完庭。儿子的亲生父亲,也就是一年前强暴她的前男友在法庭上承认了这个孩子是他的儿子。法官说,判决要等一段时间能下来。对李玉来说,等待判决的日子难熬,那段黑色的记忆,更让她难以从心头抹去。

“我姑娘现在的精神有点不太好,到医院检查是重性神经症。”李玉的母亲在一旁悲哀地说。社会上的议论、李玉前夫家里的指责,几个月来,不仅李玉,连她的家人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对于李玉来说,如果没有9年前和本单位肖某一段短暂的恋情,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

据李玉介绍,9年前,她刚刚20岁,在大庆市某单位上班,结识了本单位的肖某,肖某很快就对她展开了爱情攻势。那时,她非常单纯,在肖某的甜言蜜语下,她和肖某开始处朋友,可是几个月下来,她发现肖某身上有很多缺点,觉得肖某并不适合自己,于是她中止了这场恋情。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李玉再没结交其他男友。直到2002年12月份,在一次同学聚会中,她认识了金勇(化名),在以后的日子里,金勇经常给她打电话,约她出来吃饭,并表明了他的心意,最终,李玉和金勇结婚了。

李玉说:“我们结婚后,金勇的母亲对我和丈夫说,家里有外债,等把外债还清之后,你们再要小孩。”

据李玉介绍,去年3月份,她像往常一样到单位上班,没想到肖某在下班后把她截住,之后强行和她发生了性关系。“肖某威胁我,如果我报案,就让我全家遭殃,而且当时顾及家庭的稳定及面子,我选择了沉默,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据李玉介绍,在发生这件事后不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虽说之前金勇一直采取措施,但不一定百分之百保险,在潜意识中,她认为这个孩子应该是她和金勇的。“如果当时知道不是金勇的,说啥我也不能要这个孩子。”李玉说。

今年2月份,她的儿子出生了,小家伙长得非常漂亮、结实,家里人非常喜欢,李玉和金勇也沉浸在幸福中。然而,这种情景仅仅维持了4个月。

李玉说:“在孩子4个月大时,有一次给孩子体检,发现孩子与我和金勇的血型都不一样。最初大家都怀疑是在医院抱错了,可是经过多方查证,抱错的可能性被排除。我当时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和那次事件有关?”

后来,金勇为了弄个明白,便带着孩子到哈尔滨有关部门做了DNA鉴定,结果验证了李玉的预感,一周后,鉴定结果出来了,这个孩子和金勇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接下来的事情很容易让人想得到,李玉说:“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这对于丈夫来讲,的确是很大的打击。金勇逼我说出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我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并反复解释,自己并不是那种轻浮的人,只是当时受到肖某的威胁和顾及家庭的稳定及自己的颜面,才没有报警和告诉家里人。然而,金勇仍然选择了和我离婚。”

据李玉介绍,因为发生了让金勇十分窝囊的事,而且自己觉得对金勇也造成了伤害,于是在对婚姻共同生活期间的财产分割上,她选择了放弃,净身出户。孩子由她独自抚养。

离婚后,李玉带着孩子回到了父母家,父母觉得女儿离婚时的财产分割不公平,于是就到李玉和金勇原来的家把陪嫁的电器搬了回来,李玉的前夫金勇也向李玉索要结婚时候给她买的“金首饰”,为此,两家闹僵。在父母的支持下,7月22日,李玉一纸诉状将让胡路区民政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销离婚登记,重新分割夫妻之间共同的财产。9月1日,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10月19日,针对此案,李玉的代理律师大庆市四维律师事务所的孙哲剑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本案中的原告因有被人强暴的经历,在孩子被鉴定与其丈夫无亲子关系后,精神遭受沉重打击。2005年7月9日,原告经大庆市第三医院诊断为重性神经症,7月12日,原告与丈夫办理了离婚登记。民政部门在为原告办理婚姻登记的过程中,没有尽到自己应有的审查义务。

首先,原告的孩子刚满8个月即分娩后一年内,在这种情况下,被告应该询问是谁先主张离婚的。如果是男方提出,则应认真审查是否应该受理。而被告的工作人员,只看到原告和第三人共同来办理离婚并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这一表面现象,就为他们办理了离婚登记。

其次,离婚协议中,财产的分配严重失衡,原告是净身出户,第三人得到了全部家庭财产,这违反了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的有关规定。

再有,李玉经大庆市第三医院诊断为重性神经症,应依法向司法机关申请确认,待司法机关出具司法鉴定后,婚姻登记管理机关可依据司法鉴定作出是否办理离婚登记的决定,而有关部门迟迟不给做司法鉴定。

当日,记者采访了大庆市让胡路区民政局副局长霍春燕。她说:“原告和其丈夫到民政局办理协议离婚时,经过询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双方是均未受到胁迫、欺诈达成离婚协议,李玉在2005年7月9日被大庆市第三医院诊断为重性神经症与我局为其办理离婚登记没有法律关系;另外,孩子在哺乳期内当事人双方可以协议离婚,我国婚姻法有此规定。对于离婚双方当时精神情况的鉴定,我们无法用肉眼来鉴定。法律也没规定办理离婚手续时对双方的精神情况进行鉴定。”

此案的主审法官张录说,虽然在庭审前原告向法院提交了申请书,要求对其精神情况进行鉴定,但申请与被告为李玉和其丈夫办理的离婚登记没有法律上的关联,因此没有被批准。

9月8日,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李玉的关于撤销让胡路区民政局离婚登记的诉讼请求。

针对这个判决,李玉及其家人感到无法理解。10月19日,记者在李玉的父母家采访时,李玉向记者表示,她没有赢得官司,同时她的前夫也是受害者,所以她在希望自己和前夫都过得好的同时,针对财产分割,她还将提起诉讼。

10月19日,记者打电话给李玉的前夫金勇。金勇说:“对于这件事,我是最大受害者,并且在离婚时我并没有欺诈行为,完全是双方自愿。”

在这起官司中,李玉仅仅是要求财产上合理分割,而强暴她的肖某给她造成的伤害及孩子的抚养费问题,则是压在她心头的一块大石头。面对这个问题,李玉情绪非常激动,“肖某可以说毁了我一生的幸福,他把我原本幸福的家拆散了。让我承受太多的精神压力。”

据李玉介绍,在发现孩子不是同前夫所生的时候,她就和家人找到肖某,协商孩子归属和今后的抚养问题。肖某已经结婚,有一个约两岁的孩子。可是肖某拒不承认,后来她要求做DNA,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肖某不同意。她看到私下解决孩子的抚养问题是没有希望了,于是在起诉民政局的同时也将肖某起诉到了法院,要求肖某给付孩子的抚养费到18周岁。10月17日,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10月19日,在让胡路区法院,记者见到了这起抚养案的主审包法官,包法官表示,这起案件涉及个人隐私,不公开审理,况且案件正在审理阶段,因此不便介绍案情,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孙哲剑律师说,开庭的时候,肖某拒不承认孩子是他的亲生。后来在有关证据面前,尤其是在李玉提出做亲子鉴定的压力下,肖某承认了孩子是他亲生的事实。

采访结束时,李玉对记者说:“虽然我不想破坏肖某的家庭幸福,但是我必须这样做,他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管判决怎样,我都要坚持到底,让他给我一个说法。”

昨早8时许,八里台某车站发生一起伤害事件,一名男子因用手机偷拍一名年轻女子的裙底风光,被女子男友掰断右手小手指。

事发前,偷拍别人的短发男子和一男一女同乘一辆公交车,短发男子坐在靠窗的位置,遭偷拍的女子和男友站在他的旁边。因为女子身着超短裙和皮靴,身材突出,引起短发男子的特别注意,他多次拿出可拍照手机摄录女子裙底风光。男子的行为刚好被一名乘客看到,并将情况透露给女子的男友。因车上人多等,女子及其男友并未声张,只是等待男子在八里台车站下车时尾随下车。

尽管男子承认自己偷拍的事实,但却不肯向女子赔礼道歉,忍无可忍下,女子的男友在众围观者面前将偷拍男子的右手小指掰断,二人随后离开。因自身理亏,男子并没有向伤人者索赔,独自打车前往第一中心医院治伤。记者陈陈

一个女婴刚刚降生在这个世界,还未来得及第一声啼哭,就遭遇了生命不可承受之痛:被自己的亲生妈妈从6楼抛到了楼下。而这个女婴的亲生母亲是一个18岁的未婚少女。

昨日早上8时许,18岁的少女阿梅(化名)在租住的房间厕所内突然分娩,产下一名女婴。因害怕父母责备,阿梅对于这个刚出生的婴儿显得惊慌失措,在自行剪断婴儿脐带后,阿梅将赤裸的婴儿从6楼厕所窗口抛下。

掉落在楼下草坪上的婴儿被人发现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但在6个小时后,这个女婴就永远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18岁的阿梅今年3月从湖北赤壁来上海打工,她与母亲一起租住在丰庄路某小区6楼。白天阿梅在外打工,晚上和母亲住在一起,在上海并没有男朋友。

“我早上用厕所,怎么敲厕所门,她都不肯开。她爸爸生气了就把厕所门踹开。”阿梅的母亲说。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很久,但阿梅母亲的语气和脸上的表情,仍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我和她睡一张床,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生的孩子。”阿梅的一位老乡说,她昨晚陪阿梅的母亲聊天聊到凌晨5点,所以留宿和阿梅挤在一张床上。“警察上来询问,我才知道她生了,否则也不会让她扔下去。”

在接受采访时,阿梅的老乡还透露,她听到了抽水马桶的声音,但以为是邻居家马桶的声音,也没有在意,“也没有婴儿的啼哭声。”

记者来到阿梅的住处,屋子里一片凌乱,厕所门口扔了一双橡胶手套,里面两个水桶里浸泡着深蓝色带白色碎花的睡衣睡裤,地面还残留着许多水迹。“没有血,早被冲洗干净了。”阿梅的老乡说。而在厕所窗户下方一米处的阳棚上仍然可以看到斑斑点点的血痕。

在楼下的草坪上,婴儿躺着的地方还有一个小坑,上面是一汪白糊糊的液体,旁边是一摊黑色的固体。“婴儿就是光溜溜地躺在这里的。”一位好心的邻居看到身上还粘满羊水的婴儿,给她拿来了一条浴巾盖在身上。警察和医院救护人员将婴儿送到了普陀区中心医院救治。

“婴儿送来时,身上残留10多厘米的脐带、很多羊水,头上还有草屑,肯定不是正常接生。”普陀区中心医院一位医生说,女婴送来时全身发抖,嘴唇发紫,心率100次左右,呼吸每分钟20次,而正常新生儿的心率应该是140次,呼吸每分钟40至50次。

10时40分,阿梅和阿梅的父亲赶到了医院。对于警察的询问,阿梅埋头不肯说话。“到底是不是你的?”阿梅的父亲操着浓重湖北口音呵斥阿梅,阿梅被训斥后,点了点头。

随后她也被带入医院产房进行手术治疗。坐在轮椅上的阿梅,长发,穿着牛仔衣裤,脸上还能看的出些许稚气。她看起来并无大碍,只是眼神飘忽,嘴唇紧闭,两手不停地玩弄胸前的病历单。

11时左右,医院在给婴儿做了紧急抢救后,转院到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救治。

14时48分,小孩子的外公、阿梅的父亲,放弃了对婴儿的治疗,女婴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6个小时后就走了。

“我女儿个头高,我只是以为她是平常的发胖。”阿梅的母亲说,“她还买了束腰带呼啦圈作减肥用。”她告诉记者,由于没有效果,还打算去给女儿做抽脂手术。

“家里对她一直管得非常严,她并没有男朋友。”阿梅的母亲坐在床头说话时显得很生气,“我怎么养了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女儿。”说完这话时,阿梅的母亲从床头站起,但突然腿一软,几乎摔倒。

阿梅的三个老乡和邻居说,阿梅不像其他孕妇挺着个肚子,而是“上下一样粗”。“平时很内向,不太爱说话。”

本报讯(记者穆奕通讯员张京晶)王某和刘某模仿报纸上的作案手法对出租车实施抢劫。前天,2人被丰台检察院批准逮捕。

王某和刘某均为外地来京的无业人员。今年9月中旬的一天,王某无意看到一张旧报纸上登载了一篇关于抢劫出租车司机的报道。2人对此十分“钦佩”,并决定照葫芦画瓢。9月20日19时许,刘某、王某二人携带事先准备好的仿真手枪、折叠刀、尼龙绳、胶带等作案工具,坐上了焦某驾驶的伊兰特出租车。在抢劫过程中,司机焦某情急之下一脚踹开车门,跳出车外呼救,恰巧防暴队的巡逻民警经过此处,先后将二人抓获。

本报讯(记者胡利)昨日上午,在广州市天河区岗顶一摄像机专卖店上班的史小姐,带着一盘录像带向警方报了警。因为她在前日中午,竟被两名小偷以吸引开她注意力的方式,把她的一部价值1000多元的手机给偷走了。小偷的整个行劫过程,被老板用来防贼的摄像机拍摄得清清楚楚,为她报警求援留下了十足的依据。

记者在该录像带里看见,史小姐在上班时,一直把手机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文件夹后面。当一名黑衣男子进专卖店的瞬间,即跑到她的办公桌前搭话。同时,另一名青衣男子进专卖店来站在柜台外,跟史小姐要摄像器材。

尽管史小姐催促黑衣男子远离办公桌,到柜台外去观看要购买的器材,但黑衣男子就是不听,老是用两只眼在办公桌上瞟来瞟去。青衣男子总在柜台外催史小姐拿东西,史小姐只好不停地转过身去应付他。在这一过程中,黑衣男子急忙抓起手机退到了柜台边上,而青衣男子还在继续与史小姐说话。

随后,黑衣男子与史小姐打了一个招呼,便转身走出了专卖店的大门。四五分钟以后,青衣男子也匆忙离去。全部偷盗过程加在一起,前后不过10来分钟。

据史小姐的同事李先生说,之所以他们能够拿着录像带去报警,是因为他们的老板为了预防摄像器材被盗,早就安装了一台摄像机在店铺的隐蔽处,没想到此次却派上了用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