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公积金买房省银子费脑子 被扣得越多越高兴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7:59:37

据英国《每日快报》报道,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斯科特斯德市郊外,有一栋神秘建筑,在紧闭的大门背后,“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正在忙着进行一项颇受争议的先锋性试验:人体冷冻术!

走进“阿尔科”公司的实验室,就像掉进了一个冰窖。在贮藏室内,有一组不锈钢槽柜,里面常年保持着零下350华氏度的低温。在这些巨大金属容器内,69名参加人体冷冻实验的志愿者遗体和脑袋都悬浮在液态氮溶液里。每一位志愿者在生前都和阿尔科签下了冷藏遗体的合同,如果是冷藏整具遗体,要缴纳8.36万英镑的冷藏费,如果单单冷藏志愿者的头部,冷藏费只需4.46万英镑。这笔费用将由一家和阿尔科公司合作的保险公司提供,因此当志愿者选择加入“阿尔科”,只要每年交纳一定数量的保险金,就能为自己的“来生”买一个“复活”的机会。

阿尔科技术总监、现年36岁的坦尼娅·琼斯向记者介绍道:“每一位志愿者都是勇敢的实验先锋,没有人能保证他们在将来一定能被新科技复活。但是,科技最终战胜死亡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因此人体冷冻术值得我们去深入探索和研究。”

坦尼娅充满期待地说道:“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够利用先进的母体细胞治疗法让那些脑袋长出一个新的身体。尽管我本人十分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但是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将不大可能看到有志愿者被高科技复活。”

由于参与人体冷冻的志愿者大多希望死而复生,但他们却得不到任何承诺,因此阿尔科公司被指是“专骗死人的钱”。大多数“阿尔科”工作人员也都是人体冷冻术的签约志愿者。

有许多签约“阿尔科”的志愿者还在合同上声明,除非科学能够确保令他们复活,否则他们宁愿长睡不醒。有些志愿者怕若干年后万一“醒来”,却发现身边一个亲人和朋友也没有,因此他们要求将自己生前最喜爱的宠物也送到“阿尔科”来冷藏。

阿尔科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人体冷藏机构,除了69名已冷藏的志愿者外,还有746名已付费成员。欧阳

体育讯北京时间12月10日凌晨,2006年世界杯抽签仪式在德国莱比锡会展中心1号厅举行。贝利把荷兰抽到阿根廷所在的C小组,同组的还有实力不容小视的塞黑与科特迪瓦队。意大利与捷克、美国、加纳同组,英格兰主帅埃里克森遭遇祖国瑞典。东道主德国与巴西则避开了欧洲强队。首场比赛即揭幕战将在8日进行,由东道主德国队在慕尼黑安联球场迎战哥斯达黎加队。下面是比赛的具体赛程:(世界杯抽签结果)(点击此处查看按小组排列)

体育讯北京时间12月10日3时30分(瑞士当地时间9日20时30分),2006年世界杯抽签仪式在德国莱比锡会展中心1号厅举行。贝利把荷兰抽到了阿根廷所在的小组,同组的还有实力不容小视的塞黑与科特迪瓦。意大利与捷克、美国、加纳同组,英格兰主帅埃里克森遭遇祖国瑞典。东道主德国与巴西则避开了欧洲强队。

梦幻般的会展中心1号厅能容纳1.1万人,145个国家的3.5亿球迷观看电视直播。参加本次抽签的足球界人士有除佩克尔曼以外的32强主教练与阿维兰热、克鲁伊夫、鲁梅尼格等名宿。其他嘉宾包括德国总统克勒、女总理默克尔与前总理施罗德等,默克尔在抽签前发表了演说。

抽签由超级女名模克鲁姆与电视主持人贝克曼主持,首先走上前台的是德国总统克勒与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巴西足协特谢拉捧上保存了4年的金杯,由布拉特转交给德国足协主席沃尔费尔德。会场播放事先制作的视频,介绍32支参赛球队、举办城市与球场,回放世界杯历史,其间穿插德国足球历史上三个阶段的代表人物埃科尔、贝肯鲍尔、克林斯曼等人的谈话、魔术表演与吉祥物展示。德国足球新一代核心巴拉克颠球出场,揭晓了2006年世界杯官方用球,当红拉丁歌手胡安内斯演绎了歌曲《黑衬衫》。

国际足联新闻总监西格尔登场,抽签仪式进入正题。西格尔介绍了抽签规则与程序。国际足联将32支球队分为4档,阿根廷、巴西、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墨西哥和法国被确定为种子队。第2档为安哥拉、科特迪瓦、加纳、多哥、突尼斯、厄瓜多尔、巴拉圭、澳大利亚;第3档为克罗地亚、捷克、荷兰、波兰、葡萄牙、瑞典、瑞士和乌克兰;第4档为伊朗、日本、沙特阿拉伯、哥斯达黎加、美国、韩国、特立尼达德和多巴哥。塞黑为特别档。

抽签原则是最多只能2支欧洲球队同组,其他大洲球队则不能同组。因此,被列到特别档的塞黑只能与巴西、阿根廷或墨西哥同组。德国预先分到A1位,巴西则分到F1位。这保证两队能在德国最大的3个球场比赛,两队如以头名小组出线,那么只有到决赛才能相遇。

各大洲与下届东道主南非的代表人物贝利、克鲁伊夫、荷兰、马特乌斯、米拉、科比-琼斯、中山雅史、卡雷姆布、拉德贝出场,协助西格尔完成抽签。抽签第1步确定德国与巴西以外6支种子队的小组。非洲区代表米拉首次抽出英格兰(B1),其他5支也各就其位。接着抽第2档球队(非洲、南美与澳大利亚),并确定其小组位置。澳大利亚抽到巴西时,会场内响起掌声。第3步抽第3档8支欧洲球队,当荷兰避开德国时,会场内如释重负,最轰动的时刻莫过于荷兰抽到阿根廷的小组。第4步确定塞黑所属小组,克鲁姆抽中阿根廷!死亡之组诞生。第5步抽第4档(亚洲与中北美洲球队)。(马舸)

12月6日,英特尔董事长贝瑞特风尘仆仆的出现在成都,除了参加成都英特尔工厂开业庆典外,贝瑞特还进行了一些公关活动。

近来,英特尔可谓流年不利,从AMD的反垄断诉讼,到新产品推出乏力,直至近期中国市场上笔记本电脑处理器“造假风波”,转型期的英特尔显得反应迟缓。昔日巨人正在变得越来越缺乏活力。

临近年终,英特尔董事长贝瑞特又一次来到中国,贝瑞特在成都除参加了封装工厂的开业庆典,还参加了教育志愿者活动。

而在一个多月前,英特尔的对手AMD在北京召开全球董事会,AMD董事会主席、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海克特·鲁毅智率领董事会全体成员参加了AMD大中华区总部落户北京的仪式。

同时,AMD宣布免费向中国转让X86技术,按照AMD的说法是“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法规定,我们可以向中国转让技术级别最高的核心技术”。

AMD的举动引起了不少关注,特别是AMD向中国免费转让X86技术的举动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与之相比,英特尔并没有与中国企业有什么核心技术合作方面的合作。

相比之下,贝瑞特此次访华公关的成份比较明显,只是贝瑞特此行也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在印度宣布新增5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后,贝瑞特飞到成都启动的“英特尔志愿者爱心教育工程”,目标更多是挽回企业形象,“支持当地社区的建设与发展”。

一直以来,英特尔的笔记本处理器原来有两种封装形式,一种是BGA,一种是PGA,BGA较薄,而PGA较厚,价格也存在差异。

但不久前一家国内专业评测网站在评测中发现,在某国产笔记本中使用的英特尔处理器无法工作在正常频率,遂将其拆下,在经过放大镜观察后,竟发现处理器表面有打磨的印记,由此判断这块处理器是经过打磨后重新流入市场的“工程样片”。

不但如此,还爆出一些笔记本厂商将PGA封装的处理器改成BAG封装,从中可能挣取差价,这种方式消费者几乎不可能发现,一般软件测试也无法发现。

改装的结果导致该芯片整体厚度比正常产品多出将近1毫米,可能会造成CPU散热等问题。

事发之后,该笔记本厂商电脑内部人员向媒体表示,当初英特尔提供的处理器两种,一种是工程样机,一种是经过改造的。

在媒体向英特尔质疑后,英特尔表示,这决不是英特尔所为,英特尔一向反对出售工程样片处理器。

但市场的确出现了一些本来不该进入市场的工程样片处理器,如果没有英特尔的参与,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特别是不同封装的处理器的改造,基本上只可能由英特尔自身完成,就算是应厂商要求改装,英特尔也应该十分清楚其流向。

媒体的焦点集中在英特尔是否参与了处理器的改造,或者对部分小厂商的改造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该厂商又表示,“经查明,这是由于相关技术人员在工作中的疏忽,将不合格的测试CPU装在了送测机器上”,将所有的错误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英特尔也一再表示,工程样品是非卖品,是英特尔提供给合作伙伴(客户或者OEM生产厂)的实验性芯片,工程样片使他们能够预先启动产品的工程设计,以便能够尽快地把新的技术推向市场,英特尔一向反对厂商将这些处理器卖给消费者。

但到目前为止,不管是英特尔还是厂商,都没有最终向媒体公布工程样品处理器有多少流到了市场上,为什么市场上会出现为数不少的CPU工程样品打磨后的产品。

英特尔始终也不肯透露具体的样片数量规模,而且将自己的责任推给了市场和电脑厂商。

微软的操作系统加上英特尔的处理器,曾完全统治PC时代,两家公司都垄断着所在的领域,英特尔在x86处理器领域占据着90%的市场地位。

但英特尔也和微软一样,身陷垄断泥潭。垄断妨碍了消费者得到更优惠的价格和更好的技术产品。

以AMD的经历为例,AMD当初曾与索尼以OEM(原始设备制造商)身份进行合作,并因此在欧洲市场取得了巨大成功。索尼将大量基于AMD技术的计算机产品销往欧洲市场。欧洲市场的消费者既可购买基于AMD技术的索尼产品,也可选择基于英特尔技术的索尼电脑,而一度40%左右的消费者愿意购买基于AMD技术的索尼电脑。

为了打压AMD,英特尔利用自身的垄断地位,表示要与索尼进行交易,但交易条件是索尼停止与AMD合作。

最终,索尼停止了与AMD的合作,AMD在日本和欧洲的占有率都被英特尔逐渐蚕食。

近一年半,英特尔在新产品推出方面已经落后于AMD,在64位处理器和双核处理器方面,英特尔都落后于AMD,但凭借着垄断地位,英特尔还凭借着一些非常规手段控制市场,比如与电脑厂商达成排斥AMD的协议,只要占据市场,英特尔的利润就能得到保证。

对于正处在创新和成长期的中国本土芯片制造企业而言,英特尔的垄断性地位也非常不利,国内的“龙芯”、中星微等芯片项目在英特尔垄断的市场下,也很难获得成长的机会。

英特尔的垄断并非完全是技术领先形成,在技术方面,英特尔处理器在向双内核架构转型已经落后于AMD,英特尔去年由于Grantsdale芯片组缺陷、Tejas处理器开发计划取消以及Dothan移动处理器发布延迟等等已经显示出英特尔的疲态。

事实上,为了摆脱不利局面,英特尔从去年就开始实行转型计划,其核心就是通过多样化经营,避免让英特尔过于限制在处理器,推动所谓“平台战略”,向移动、家庭和企业用户分别推广不同的平台。

但在网络时代,平台的多样性和服务的多样性如出一辙,英特尔主导处理器的时代正在过去,比如在追求高性能的超级计算机领域,IBM遥遥领先于英特尔;而在新一代游戏机平台上,微软、索尼、任天堂都采用了IBM的处理器。

体育讯北京时间12月10日凌晨,2006年德国世界杯分组抽签仪式在莱比锡展会大厅进行,随着贝利、克鲁伊夫等嘉宾的登台,真正的高潮--32强分组抽签正式拉开序幕。贝利把荷兰抽到了阿根廷所在的C组,同组的还有实力不容小视的塞黑与科特迪瓦。各国媒体普遍认为C组是所谓的“死亡之组”。(世界杯抽签结果)

在主持人席格勒的引导下,喀麦隆传奇球星米拉从第一池中抽出了第一支球队,英格兰,埃里克森的球队进入了B组,接着,阿根廷(C1)、墨西哥(D1)、意大利(E1)、法国(G1)和西班牙(H1)相继被抽出,各组的1号位相继被填满。

紧接着,荷兰名宿克鲁伊夫登场,他决定的是第二池球队的命运。厄瓜多尔被第一个抽了出来,进入了德国所在的A组,第二个是科特迪瓦,他们被抽入了阿根廷所在的C组,此时还没有人清楚,一个“死亡之组”正在开始成型。当澳大利亚被抽出来、进入巴西所在的F组时,在现场观看抽签的澳队主教练希丁克居然开始在脸上挂上了微笑,碰到巴西是厄运,但同样获得了一个机会,一个在最强对手面前展示自己的机会。

抽签的高潮随着贝利的手到来,巴西球王被安排抽取第三池中的球队,这一池中都是欧洲球队,实际上抽签过程此时才迎来最关键部分。贝利抽出了第一支球队,整个现场陷入一片静宁之中,谁都知道,这支球队将分到德国所在的小组,会是荷兰吗?随着主持人揭开纸条,是波兰,会场发出了一片如释重负的叹息声,很显然,德国人要感谢贝利,他带给了东道主一个相对容易的对手。

接下来贝利两次出手,两次都“出手不凡”。瑞典被他抽出,被送到了英格兰的小组,现场发出一阵轻微的议论声,显然,瑞典不是个好对付的对手,而且英格兰主帅埃里克森是瑞典人,这也算是一场小小的德比。接着,贝利做出了本次抽签最具决定性的“大手笔”,在这一池中潜藏着一支谁都不愿遇到的非种子队——荷兰。随着贝利出手,答案揭晓,荷兰被抽到了阿根廷所在的小组,死亡之组雏形渐显。当贝利出手明示答案的一瞬,一阵巨大的喧哗响彻会场,巴西人将最可怕的对手带给了阿根廷,这难道真是一种掺杂了多重恩怨纠葛的宿命?

随着美女主持克卢姆抽出特别档的塞黑队,并将它送入了阿根廷所在的小组,一个真正的死亡之组诞生了。阿根廷、荷兰、塞黑以及科特迪瓦,谁能预料到这样的安排?

轮到马特乌斯抽取第三池的球队,亚洲各队的命运也将揭晓。90年德国的队长挥手之间,哥斯达黎加被抽了出来,这样,世界杯揭幕战的对阵悬念也得以破解,德国对哥斯达黎加,德国人亲手给自己抽到了一个不错的对手。看看贵宾席上的反应,克林斯曼在神秘的微笑,而哥队主帅吉马良斯的助手则兴奋的挥臂欢呼,对他们来说,揭幕战是个展示的舞台,他们除了得到一个可怕的东道主对手外,得到的何尝不也是一个机会呢?

马特乌斯的经典手笔还在最后,他把日本抽到了巴西的小组,济科也笑了,不知笑中意味着什么,韩国被抽入了法国的小组,他们还能上演02年的奇迹吗?这只有天知道。

体育讯火箭队的两连胜是如此的来之不易。一直到北京时间12月10日,NBA新赛季开始一个多月之后,火箭队才首次尝到了这个滋味。不看别的,光看看姚明的脸就知道一切来得是多么的不容易了。

但是其他的火箭队队员却没有这么好心情,作为姚明的老大哥和前辈,穆托姆博有些义愤填膺。穆托姆博表示:“我不知道姚明为什么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他一直在被对手犯规。他已经在联盟中打了四年了,他依然得不到人们的尊重。他已经成为一位全明星,他已经打了四年,姚明究竟要做什么才能够被别人尊重。”

的确,每次当火箭队打得不好的时候,一切的罪过就都落到了姚明的头上。尤其是麦蒂缺阵的时候,姚明承受了非常巨大的压力。无法担负领袖责任,关键时候发挥失常,甚至有球迷喊出了交换姚明的口号。但是没有人想过,如果姚明缺阵,火箭队能够取得怎样的成绩。

事实上,姚麦组合是一体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将他们放在一起来说的原因。当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在场上发挥的作用绝对不是一个人的两倍,而是四倍,甚至六倍。

以前总有人说姚明的风格偏软,但是这次姚明的变化,绝对能够反击所有人对他的质疑。三次全明星,靠得绝对不仅仅是中国球迷的投票,自身的实力永远是第一位的。

国际在线消息:吉尼斯世界纪录12月9日宣布,现年116岁的厄瓜多尔老妇玛丽亚·以斯·卡波维拉为目前世界上健在的最年长者,而不是此前认为的美国老妇人伊丽莎白·博尔登。

据路透社12月9日报道,卡波维拉的家人将她的出生日期和结婚证明向吉尼斯世界纪录出示后,116岁的卡波维拉被证实为目前世界上的第一寿星。

吉尼斯世界纪录负责人凯特·怀特表示:“昨天我们才告诉老人她是新的世界寿星纪录保持者。可惜,我们也是才知道她的存在。”怀特说:“老人的健康状况非常好。她的视力不错,可以读报、看书。她还可以不用拐杖行走。”

卡波维拉于1889年9月14日出生于厄瓜多尔西部的瓜伊基尔(Guayaqull)。如今,她还与儿子和媳妇居住在那里。卡波维拉有5个子女,孙子辈有4人,曾孙辈有9人,玄孙辈有两人。她的丈夫在1949年去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