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总理电视辩论骂政敌是白痴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51:28

问到对这次学生诉讼行为的看法,段书臣书记在电话中很客观地说:"我尊重学生们的意见,他们善于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也是海大法学院民主气氛浓厚、学生思想新锐、思维活跃的体现。但这些学生毕竟还在成长阶段,将精力过多的放在诉讼上必然影响学业。事实上,学校方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学生参加司法考试,但对学生权益的维护,学校方希望通过另外一种渠道来顺利解决,而不是采取诉讼的方式。"

面对海大5名学生突如其来的诉讼,海南省司法厅司法考试处李育安处长表示司法厅很无辜。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海南司法厅在司法考试报名中,严格执行了司法部的相关规定,没有违法行政行为。"

李育安告诉记者,司考处是在10月18日正式收到了法院的立案副本,在此之前,自己已经通过海大法学院有关人员知晓了此事。对5名在读法律硕士的诉讼行为,李育安表示从个人角度来讲可以理解:"每个公民都有正当的诉讼权利,学生既然认为司法考试报名资格设置不合理,他们有权利通过诉讼维护自己的权利。"

李育安说,为了组织海南省2005年的司法考试,司法厅组织了专门司法考试办公室,由几位司考处的同志负责正式报名时审查考生的报名资格。按照规定,考生在正式报名前都要在网上进行预报名,取得一个报名号之后再到本地司法考试办公室现场拍照、报名。

至于这5名学生是否真的去了报名现场并在报名处"遭到拒绝",李育安表示不能确定,因此这几名学生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海南司法厅实施了具体的违法行政行为;况且,即便是司法厅拒绝了他们的报名请求,也是严格按照司法部关于司法考试报名资格的相关规定来执行报名资格审查。由于海南省不属于国家放宽报名学历的地区,因此既然这些学生不能出示有效学历证明(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就没有资格报名参加司法考试。司法厅对没有本科学历的在读法律硕士禁止报名毫无不妥之处。

"大专考取的法律在读硕士能否参加司法考试?"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司法部考试司的一名负责人员,他明确表示:司法部在考试报名资格问题上没有不妥之处。

他这样解释:按照《法官法》、《检察官法》、《律师法》的规定:"从2002年开始对初任法官、检察官和取得律师资格应当经过国家统一的司法考试。对具有高等院校法律专业本科以上学历,或者高等院校其他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具有法律专业知识的人员,经国家司法考试合格的,才能取得以上资格。"司法部只是执行这三个法律的规定。其次,司法部不是认定学历的部门。"大专毕业考取法律硕士在读生是否相当于本科以上学历",应该由教育部来认定。

记者问到,这起行政诉讼案件,是否会引起司法部对司法考试报名资格问题的重视,进而在下个月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司法部联合举行的有关司法考试研讨会重新界定?这位负责人谨慎地表示:我国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是一项较新的制度,正处于初级阶段,需要不断发展和逐步完善,对司法考试中每项相关制度调整都将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司法部三家联合讨论决定。对于目前社会各界争议较多的一些操作中具体问题,其实都在司法部考虑范围内,司法部将会同其他两家对司法考试的报名条件、考试细则等整体重新审视,不断完善我国的司法考试制度。

教育部规定:学位不等同于学历,获得学位证书而未取得学历证书者仍为原学历。

记者对采访教育的采访破费周折。在致电教育部政法司后,一位工作人员接听了电话。听了记者的介绍,他表示,既然司法部规定了司法考试的报名条件为具有教育部承认的本科学历,那么只有大专文凭的在读法律硕士显然在硬件上不具备考试资格,因此海南司法厅应该没有过错。记者追问:"请问您个人认为,在读法律硕士是否有资格参加司法考试?""从个人角度看,我觉得完全可以有资格参加考试。"等记者问到他"考取了法律硕士能否等同于本科以上学历?"这位工作人员小心地表示,这个问题似乎应该由教育部学位办公室来认定。

按照他提供的电话,记者紧接着问询教育部学位办,得到的回答是,学位办只负责管理各种学位事项,主管学历的部门是学生司,如果是关于法律硕士的疑问,也有专门的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在给记者提供了电话后她礼貌的挂断电话。

记者首先致电学生司,工作人员听记者说明意图,确认了记者身份后,让记者先联系教育部新闻办,由新闻办安排才接受采访。而新闻办的工作人员则表示,让记者提交采访提纲,在三个工作日之后决定是否安排记者的采访以及怎样采访……

由于发稿时间关系,记者最后只好放弃对教育部的"正式采访",以一个学生的身份拨通了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的电话。她明确表示:在大专与法律硕士之间,没有经过本科学习的过渡过程,就没有本科学历。记者问道:"一个体育系本科毕业生难道比一个在读法律硕士更有资格参加司法考试吗?"对此问题,这位工作人员说,那些非法律专业的本科生也要具有法律知识才可以参加考试。记者紧接着说:"他们可以通过考试证明他们的法律知识,但是我们连参加考试的机会都没有,这公平吗?教育部能给这些在读法律硕士出具一个有效证明,以便让以我们能够参加司法考试?"她随即耐心地告诉记者,关于这些问题,教育部都是按照政策的规定执行的,而政策的制定不是教育部凭空想象,是经过各方专家论证后集体讨论决定,经由教育部最后发布的。她建议记者去向有关法学专家提意见,经由这些专家论证后提出对现行法律、政策的修改,但在政策改变之前,无论是教育部还是其他部门,都要严格按照政策办事。(待续)

本报讯10月26日晚,湖南常德市武陵区公安分局南坪派出所内发生一起伤人事件,一中年男子在接受警方调查的过程中,遭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长时间暴打。目前,有关部门已对该事件展开调查。

昨日上午,常德市第一中医院有多辆警车停在医院内。在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的伤者田某称:“进派出所前还是好好的,出来的时候脑壳被打破,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据田某介绍,他是一位中巴车经营户,前段时间曾因为客运线路问题和同行发生过纠纷。

26日晚7时许,几名便衣警察将他带上警车,送至武陵区公安分局南坪派出所。刚进审讯室,就有六七个男子冲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打。

当值医生称,田某左顶骨骨折、左顶部头皮裂伤、后枕部头皮裂伤、头皮血肿、全身有多处软组织挫伤,目前还没有发现颅内出血的现象,但仍须做进一步的观察。

南坪派出所负责人以“需要上级批准和事实真相有待调查”为由,拒绝接受采访。但他介绍,南坪派出所的民警是因为田某涉嫌寻衅滋事,才对他进行调查的。当时,与田某发生过纠纷的一方有很多人都聚集在派出所内,警方还未来得及清场,伤人事件便发生了。

事情发生后,市、区公安局以及武陵区检察院均高度重视。武陵区检察院渎职科工作人员对此事进行了调查,下午4时许,初步认定伤人行为并非民警所为。目前,此伤人案件已交由武陵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办理。《三湘都市报》供稿

新华网平壤10月28日电(记者陈鹤高罗辉姬新龙)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28日下午在平壤百花园国宾馆同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举行会谈。双方在亲切、友好、坦诚的气氛中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广泛深入地交换了意见。

胡锦涛首先对朝鲜劳动党成立60周年和朝鲜解放60周年再次表示热烈祝贺,对60年来朝鲜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不断取得新成就表示由衷的高兴,并祝愿朝鲜在建设强盛国家、实现自主和平统一的事业中不断取得新的更大的进步。

金正日代表朝鲜劳动党和政府对胡锦涛来访再次表示热烈欢迎。他说,今年10月可以称为朝中友好月。胡锦涛总书记是在朝中友好气氛浓厚的时刻访朝的,意义深远,将朝中友好推向了一个新高潮,并成为进一步巩固朝中友好的重要契机。

胡锦涛说,进入新世纪以来,中朝关系发展势头很好,中朝传统友谊不断得到巩固。双方高层保持着密切联系,经常通过多种形式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坦诚交换意见。两国各领域的交流合作日益活跃,推动了两国关系全面深入发展。两国经贸合作形势喜人。双方在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协调进一步加强。中朝关系发展,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为促进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

胡锦涛指出,中朝友谊是我们两党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的宝贵财富,巩固和发展中朝友谊是中国党和政府坚定不移的战略方针,推动中朝友好合作关系不断深入发展是我们的共同责任。中国党和政府愿同朝方一道,本着继承传统、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加强合作的精神,不断探索新形式、开拓新思路、丰富新内涵,推动中朝关系全面深入发展。

胡锦涛还就进一步发展两党两国关系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继续密切高层往来,加强相互沟通;二是拓展交流领域,丰富合作内涵;三是推进经贸合作,促进共同发展;四是积极协调配合,维护共同利益。

金正日表示赞同胡锦涛提出的四点建议。他说,无论国际局势发生什么变化,朝方将从战略的高度把握朝中友好,把发展朝中友谊作为坚定不移的战略方针。朝中关系在去年我们双方达成的共识的基础上不断发展。朝方对中国党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重视、继承和发展传统的朝中友好关系表示高度评价,对中国提供的无私援助表示感谢。

金正日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新成就表示祝贺。他说,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国党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坚持科学发展观,努力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朝方预祝中方在经济社会建设各个领域取得更大进展,预祝2008年北京奥运会取得成功。朝方将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

双方就有关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谈到朝鲜半岛核问题时,胡锦涛说,在各方共同努力下,第四轮六方会谈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中方主张坚持半岛无核化的目标,坚持对话和平解决的方向,坚持维护半岛和地区的和平稳定,将同朝方以及有关方面共同努力,落实共同声明提出的总体目标,推动第五轮六方会谈取得新进展。

金正日对中方致力于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的积极姿态和为此所做出的重要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朝鲜坚持半岛无核化,坚持通过对话和平解决问题的立场。朝方认为第四轮六方会谈发表的共同声明具有积极意义,成果来之不易。朝方将根据已作出的承诺,如期参加第五轮六方会谈。

会谈前,胡锦涛前往锦绣山纪念宫瞻仰了金日成主席的遗容,并向平壤朝中友谊塔敬献了花圈,表达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深切怀念。

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中联部部长王家瑞,外交部部长李肇星,中国驻朝鲜大使武东和等陪同人员参加了上述活动。

朝方参加上述活动的还有:朝鲜内阁总理朴凤柱,党中央书记崔泰福,外务省第一副相姜锡柱,党中央部长朴南基,国防委员会参事金养健,贸易相林景万,党中央国际部副部长金泰钟以及朝鲜驻华大使崔镇洙。

根据现行《婚姻法》修改起草专家小组主要负责人巫昌祯教授的统计,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都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在1999年广州、深圳、珠海公布的102宗官员贪污受贿案件中,100%包养了“二奶”。

“性贿赂”呈现以下五个特点:(1)发展极为迅速,突然之间就成为社会腐败中一个难治的公害;(2)已从地下转向公开成为某些腐败官员追求的一种“流行”和“时尚”;(3)“公费”色彩越来越浓:用公费进行色情腐败,用公费去满足情人的欲望是当今贪官好色的显著特点;(4)有结伙发展的趋势;(5)司法败也烙上了色情的痕迹:一些地区的执法单位公然以色情为诱饵进行所谓的“创收”。

文章还说:“泡妞”成为商场、官场“攻关”的常用手段,“小蜜”则成为当今“上流社会”一种“有身份、有气派”的标志。在时下包养情妇的贪官中,似乎已形成一种来势颇猛的攀比浪潮,即谁拥有的情妇多,便说明谁的能耐足。一些贪官谈起自己的情妇观来洋洋自得,体验到一种少有的“成就感”。为数不少的官员觉得在当今社会中,如果婚外没有一个(甚至几个)“红颜知己”或“小蜜”,就似乎枉度此生,而如果不趁年轻和有权时多与几个异姓练练床上功夫,便似乎成为此生的一大缺憾。真是绘声绘色,入木三分。

拜读完这篇文章,我的第一个感觉是:糟了!女人恐怕要成为反腐的下一个目标了!“红颜祸水”说又找到充分理论根据了。振奋,庆贺。文章说:“性贿赂”就是“色贿”,就是俗话所说的“美人计”、“有色腐败”,形象地说就是“小姐”招待,是“精神性贿赂”(“非物质性贿赂”)中的一种,就是别有用心之徒用美女、色相作为一种手段,去引诱、拉拢、腐蚀权力者,从而达到其它方法达不到的目的。在当今不法奸商的眼中,“性贿赂”已经成为行贿者打开权门的首选。用美女攻击贿赂目标,命中率极高,几乎是弹无虚发,百发百中,因而“性贿赂”甚至成为一种比金钱还要管用的行贿方式。——不愧是专家,既生动形象又有理论。高见,高见。

不过,这个说法,我看好像不大新鲜,其实不就是“糖弹(糖衣炮弹)说”的新时代版而已么!但问题在于:“糖弹”们为什么偏偏喜欢追赶着贪官们打?怎么就不来向我这个帅哥哥穷小子“贿赂”一下呢?还要搞清楚的是:一般情况下,究竟是“糖弹”们偏喜追打贪官,还是贪官们主动迎上前去,向“糖弹”们发出急切呼唤:“向我开炮”呢?!——甚至是贪官们编着法子,设着套子,让那些个“糖弹”们不得不乖乖送上门,乖乖送到他口里呢?!

目前的夜总会、舞厅、按摩院、美发厅如此之多,看来是想让“先进”们不接受“性贿赂”也不行了。一些长期关注色情活动的专家学者说:“某些地方的色情业从地下到半公开,从毫无组织到形成庞大的色情行业,其中推动其发展的重要原因就是腐败”。一般来说,规模化的歌厅与高官、执法人员之间或明或暗、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一些地区“歌厅”越打越多,性产业越打越火的一个重要原因。据我之见,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应该是95%的贪官都主动自己去找情妇,情妇只是被动的消费品而已,和洋酒名烟同一个性质。难道你能让所有公务员都“戒烟戒酒”?我就知道一个事例:一位朋友的前女友成了一大型国企集团副书记的二奶,包吃包住还包工作。手段就是先引诱,后威逼,整个以权谋私。那位朋友想告都不知往哪告?关键是取证难。一些大型国企,一些“美女”就是这样爬到上级部门的。

现实是情欲可以让人失去理智,可以让人疯狂,可以让懦夫变成勇士,也可以让贪官去干他平时不会干的事情。知道大明朝为什么用宦官掌权了吧?但遗憾的是,现在是新时代,讲人权,尤其是官员们的人权,那可是万万侵犯不得的哟。这可真就麻烦了。怎么办呢?我也一下子没招了。

美女是稀缺资源。女人总是常感自己所托非人,挖掘思想根源,原来是把男人抬得太高。不是已经有人研究“爱情的经济学”吗?我认为,供需时代,不妨也将男人看成普通商品吧。不同的男人,在货架上占据着不同的位置。不过男人身上没有贴着一目了然的保质商标而已。而官员就是名牌“高价格商品”。眼前的男人,究竟是一夜作废的抛弃型呢,还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永不磨损型呢?“性贿赂”是一种“色权交易”,一般属于短暂型,但也有个别长期的,如成克杰的情妇李平,姿色加风骚,故能双方长久。“性贿赂”与“钱权交易”的贿赂在本质上并无太大差别,二者都是一种以权谋私行为。只不过一种以财物为交易“筹码”,另一种以性服务为交易“筹码”罢了。而这两种交易,都让行贿和受贿双方从中获取好处,同时损害他人、社会和国家的利益。

为什么“从来贪官多好色”呢?古人云:“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一位名人曾说:“男人不喜欢美女,那还算什么男人”?同样的道理,官员没有美人陪伴,那还算什么官员,做什么官呢?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都有“情妇”。那剩余的百分之五怕是女干部吧:因性别原因养不了“二奶”。不过,她们中是不是也有些人在养“小白脸”呢?难怪路上的美眉为什么越来越少了?可见权利对美女资源的掠夺范围和程度是多么严重。

尽管我现在还是“莘莘学子”,但我一定要全力以赴。所以说,我以后一定要争取当官,而且当大官!哪怕是“清水衙门”也可以。只要智商高,在“清水衙门”也可以把水搅混,再来它个“混水摸鱼”——摸大鱼嘛!尽管有人说,如今官员已经是高风险的职业,但这不过是吓唬胆小鬼而已。就像“拼命吃河豚”,就像“肉弹”们为享受死后72个天宫美女的性服务——我的老乡苏轼就曾说过四个字:也值一死。

从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都有“情妇”,以及102宗案件中的“100%包养了‘二奶’”的事实看来,可以说贪官无不“色”了。从来贪官多好色,贪官常伴情妇眠,自古如此,何足为奇。

为什么贪官多好色?好色必贪官?其实逻辑很简单:一个公务员无论什么级别,如果光靠工资等合法收入,那是不可能养得起情妇的;另一方面,现在很少有情妇是只谈感情不谈钱的,所以只要这个公务员有情妇,基本上便大致可以断定他有不合法收入来源,他便极有可能是个贪官。贪官与女人非正常的交往,无论是找相好、包二奶、养情人,还是带小蜜,或是嫖娼狎妓,都需要强大的“经济后盾”。用咱发明的这个办法来“反腐败”,可以说一抓一个准。赶明儿我就去申请专利。可别让别人给抢了。

最后我想说:如果反腐败不能从真正意义上让人民参与,哪能真正监督?官员又哪能有责任心?现在官场上的种种丑恶表演,许多年前其实就很厉害了,老百姓编了上百上千条民谣讽刺贪官,难道有关部门不知道?对身份为百姓的犯罪分子都能千里万里追捕归案,可是追讨贪官却如小脚老太太一般。难懂,难懂;深奥,深奥。——就此打住!

本报讯(记者李拉通讯员段建华郭艳平)今天是我国第六个“男性健康日”,今年“男性健康日”活动主题为“关注男性健康,促进家庭和谐”。有专家指出,近年来尽管有许多男性已开始关注自身生殖健康问题,但目前我国男性生殖健康状况仍面临严峻形势:25%的男性有性功能障碍或性心理障碍,50岁以上男性有一半以上受到前列腺疾病的困扰。

与以往“男性健康日”多采用广场宣传方式不同,昨天,省人口计生委、广州市人口计生局等组织了部分专家学者在荔湾区彩虹街男性健康活动中心举办座谈会,并在各个社区设立宣传咨询点。座谈会上,男性生殖健康仍然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之一,广东省性学会常务副会长朱嘉铭表示,男科疾病的诊治率仍普遍偏低,男性生殖健康状况也面临着严峻形势,他列举了一组数据:我国25%的男性有性功能障碍或性心理障碍,50岁以上男性有一半以上受到前列腺疾病的困扰,成年男性性病患者达6.5%。此外,美国的权威调查显示大约有3000万美国男性受ED(勃起功能障碍)困扰,而我国目前尚无确定的统计数据,但权威人士推测我国的ED患病情况与美国基本相同。

“男性更脆弱”也是专家关注男性健康的另一重点。省社科院副院长谢名家提出,从生理学看,过敏体质的女性比例比男性高,而过敏性体质患重大疾病可能性相对较低,而从社会心理学看,男性受传统观念影响,“凡事都要憋着”,心里承受得更多。而资料也显示,男性预期寿命要比女性短6年,35岁以下男性患高血压风险也远高于女性。

男性自我保健意识淡薄也是一个问题。统计数据表明,男性看病频率要比女性低28%,20%的男性也从来不参加任何形势的体育锻炼,80%的重病男性患者承认自己是因为长期不去医院就诊才把小病拖成大病。对此,广州市人口计生局局长刘毅东也有同感,“目前许多男性的前期预防意识还不强,而且知道不等于参与,参与不等于自觉治疗”,所以他表示广州对男性健康的宣传活动要更注重依托社区贴近群众,重在启发男性参与,通过科学系统地了解来普及知识。

据了解,2000年广州作为全国男性健康教育15个试点城市之一,设立了荔湾区彩虹街、海珠区江南中街等5个国家级试点社区。目前荔湾区已有50%的街道计生服务所建立了男性健康宣教服务室。

新华网北京10月28日电(记者张晓松、刘铮)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司司长廖永林表示,国土资源部将强化对协议出让土地的监管,建立协议出让土地的公示制度,年内统一公布各地协议出让土地最低价标准,禁止非法压低地价招商引资。

目前,全国99%以上的城市、85%以上的县城镇和70%以上的建制镇已完成基准地价更新工作,初步建立起城镇建设用地价格体系,大多数市、县已将各类地价结果向社会公布。

根据《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国家禁止非法压低地价招商。省、区、市人民政府要依照基准地价制定并公布协议出让土地最低价标准,协议出让价格不得低于最低价标准。

会议分析了今年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并根据十六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一五”规划的建议,研究了明年的经济工作。此前,国务院召开专家座谈会听取了意见。

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草案)》。会议认为,根据1994年7月施行的劳动法确立的劳动合同制度,对于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双向选择的劳动用工制度,促进劳动关系和谐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市场主体和利益关系的多元化,现行劳动合同制度在实施中也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和问题,有必要在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制定一部专门规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合同制度的法律。会议决定,该草案经进一步修改后,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本报讯(记者解丽达通讯员武瑞峥)“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那蝴蝶还停在上面……”10月24日下午5时,廊坊市北史家务乡小王庄村的一间平房里又传出稚嫩的歌声。屋内,12岁的崔彤和往常一样,在给爸爸崔献波唱老师刚教的《童年》。爸爸边听边注视着女儿,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就是这个见了生人还有些羞涩的小女孩,执著地用歌声将9个月前因车祸而变成“植物人”的爸爸唤醒,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6年前,崔献波和妻子高玉梅从永清来到廊坊打工,两个女儿崔洁、崔彤也转到廊坊上学,一家人在小王庄村租了两间平房,日子过得清苦却和美。今年1月21日的早上,噩运突然降临———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崔献波在送货途中遭遇车祸,造成脑干损伤,从此昏迷不醒。

“也许他明天就能醒,但也许一辈子都醒不过来!这就是所谓的‘植物人’。”医生的话令一家人伤心欲绝。

但是,医生建议他们每天多和病人说话、放音乐,不停地刺激病人的大脑,这样或许还有一线醒过来的希望。

大人们都觉得这个希望太渺茫,可小崔彤却默默记下了医生的嘱咐。从那以后,她每天放学后便奔向医院,寸步不离地守在爸爸床头,不停地为爸爸唱歌,和爸爸说话。“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块宝,离开爸爸的怀抱,幸福哪里找……”“爸爸,你快点醒吧,彤彤想听你说话,彤彤要和你做游戏……”每当听到崔彤不知疲倦的歌声和深情的呼唤,在场的亲人、病友和医护人员无不落泪。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