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小泉拒绝出席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庆典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01:33:50

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对市场存量资金的监测显示,9月19日沪深股票市场资金存量为2450亿元,比8月中旬减少近90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近480亿元。市场人士分析道,由于没有新股发行,因此减少的资金中,扣除印花税和交易费用,大约有三分之二应该属于获利撤出资金。

在这种博弈中,基金公司的资金腾挪空间显然要小很多。中信基金的一位人士感慨,像保险公司、财务公司这样的机构投资者的获利手段要灵活得多。深圳一家证券公司的策略分析师也认为,很大一部分保险资金在股市中已经先行撤退,它们在行情转淡的时候大肆沽空,这也是加速行情转弱的一大因素。

国联基金在其近期的策略报告中指出,市场在第三季度借助政府支持券商流动性的资金入场,并配合股改的刺激效应,有较好的表现。但是对年内是否还有类似的资金给予市场实质性支持,表示存疑。

事实上,在9月28日中投证券开业时,有关人士公开表示,由中央汇金为问题券商埋单的趋势不可能长久,未来可能由外资、政府和民间资金共同出资经营问题券商。

另外一点也值得注意,国资委已经明确把个别央企经营不良的最主要原因归结为在委托理财、自行投资股票和进行期货操作上。“国有企业留存在市场中的资金抽离是可以预期的。”恒远证券一位高级分析师指出,“市场资金将进一步吃紧。”而且,由于年终结算,市场的资金缺口将更加明显。

从基金发行也能看出资金面的紧张状况。近期,中信募集5个亿已是比较高的期望了,有的基金公司甚至只刚刚跨过2亿元这个槛。这与去年动辄数十亿元的发行有天壤之别。

来自宏观方面的信息对投资者来说也并不乐观。多数基金经理依然认为,虽然第三季度的GDP增长率为9.4%,但这是建立在2004年宏观调控的紧缩基础上的,今后一段时间增长将会放缓。长期来看,国内基金公司基本上认同国际投行的观点,即中国的经济会在2007年和2008年见底。

上海证券研究发展中心总经理童威表示,在股权分置改革和人民币升值预期两个外力作用下,投资者对宏观经济继续调整的预期可能极大地削弱蓝筹股的向上动力。

“上半年几乎绝大部分研究机构对宏观调控下的中国经济都不看好,但相继出来的数据显示经济依然保持高速增长,很多人开始怀疑这种判断,现在这种迹象正在显现。”天一证券的一位人士指出,“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目前的市场状况正在提前反映这种趋势。”

嘉实基金的报告指出,2005年前三季度,我国经济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但是增长的结构组成发生了重大改变,表现在:消费需求占比走低,投资需求占比走高,净出口拉动在2005年占比迅速提高。扣除净出口对GDP的贡献,国内经济增长的速度正在快速放缓。

另一组数据也在支持这种结论,净出口在2005年上半年占GDP的比例从2004年的1.93%大幅攀升到4.86%,为历史最高。同时,1-9月,贸易顺差额为683亿美元。创纪录的贸易顺差折射内需不振,这显示我国经济增长的内在推动力正在下降。

“三季度A股市场的视线都汇聚在股权分置改革,宏观经济状态似乎被淡忘了,但这才是决定股市投资价值的根本。”一位基金经理认为,同时宏观经济数据本身透露的一些信息似乎也是相互矛盾的。但他表示,微观企业效益波动的幅度比前者要大得多,而微观企业效益对股票投资和个股选择才是最重要的。

本报讯(记者徐春柳)前天凌晨,位于东城区沙滩的公安医院10号病区地下监管病房内,一名接受治疗的死刑犯劫持了护士,并将护士脖子扎伤。随后,该犯人被民警制服。昨日下午,该病区一警官称该事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在医院外科,多名护士均表示听说过此事。他们说,受伤护士小王是10号病区的,与他们属于两个系统,平常也不熟。在急诊科,一位护士介绍,前天下午,小王已经出院回家。

据知情人介绍,前天早上5时30分许,小王在监管病房内为病人正常护理时,一名死刑犯人突然扭住小王,将其劫持。随后,民警很快将该死刑犯制服。据称,该死刑犯可能是用针具抵住小王的脖子将小王扎伤。一位医院工作人员介绍,监管病房内的病人都是犯人。如果是重大刑事犯人,会把四肢固定在床上,一般的刑事犯人也会在双腿绑上镣铐,以防止其出逃。而且不会给死刑犯接触到金属等有刃口的物品。

一位从10号病区走出的警官对记者否认了该死刑犯手上握有凶器,他同时表示该事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对于劫持的具体细节以及小王的伤势,他表示由于公安医院10号病区属于保密单位,不便接受采访。

备受公众关注的油价改革思路28日曝光。国家发改委将采取有力措施改革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打击投机行为,并通过财税手段合理调整石油行业内部上下游利益分配。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赵小平28日在“资源价格改革研讨会”上说,在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中,要改进采价期的计算方法,调整成品油调价参考的外部条件,灵活反映国内外市场供求和价格状况。———据新华社报道

目前,国内成品油价格以纽约、新加坡和鹿特丹三地市场为参考,在三地市场价格变动超过一定幅度时才会调整中准价,时间至少滞后一个月左右。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赵小平说:“此举将抑制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滞后可能带来的投机行为。”

赵小平说,要解决成品油供应的问题,在推行价格改革的同时,还要通过财税手段调整石油行业内部上下游的利益分配,对石油企业涨价超额收入进行调节。

今年以来,由于国内原油价格已和国际接轨并持续上涨,上半年处于产业链上游的原油开采企业利润大幅增长,而在下游,政府严格调控国内成品油价格,几次小幅上调后仍远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炼油企业亏损越来越严重。

“上游笑,下游哭”的矛盾在市场上反映得极为明显:一些地方炼油企业为避免巨额亏损纷纷采取了停产或者减产;也曾有国内上市炼油企业公布中期业绩巨额亏损,资本市场对此反映激烈。

专家认为,通过调整行业内部上下游的利益分配,可以推动亏损的炼油企业恢复生产,不再“惜售”,从而保障成品油供应,避免一些地区再次出现“油荒”。

赵小平说,还要建立石油与相关行业的价格联动机制,对部分弱势行业和弱势群体进行油价补贴。

今年油价上涨的同时,相关的农业、城市公交、出租车等行业经受了巨大的压力。北京友联出租车公司的杨师傅说,按照每次每升提价3角计算,他每月的汽油支出就要增加两百元至三百元,而这样的提价今年以来有四五次。

针对当前中国原油与天然气价格之比为1:0.24、而国际市场为1:0.6的不合理情况,赵小平明确表示,国内天然气价格明显偏低,还要逐步提高天然气价格。

时报讯(记者李朝涛实习生彭丹)假装租乘摩托车,伺机抢劫搭客仔;调戏少女不成,便将其溺死。令人震惊的是,一年内杀害5名摩的仔和2名少女的这个犯罪团伙,7名成员竟都是青少年,大部分人在犯案时未满18周岁,而他们总共抢劫得手的只有区区1万余元。昨天上午,广州市中级法院对这起特大抢劫杀人案进行了一审宣判。法院认为,虽然两主犯首次犯罪时并未成年,但其后多次作案时均已成年,且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因此判处其死刑,其余5人也分别得到有期徒刑11年至无期徒刑不等的重判。

据了解,7名被告人均是家住广州市白云和天河两区城乡结合部的少年,最大的1985年出生,年龄最小的生于1988年,他们家境平平,大都只读到初中,终日无所事事,从2003年起,7人纠集在一起,专抢过往的“搭客仔”。2003年3月~2004年6月间,该团伙“老大”刘永成纠合其他人,在白云区的一些市场、酒店门口晃悠,以租乘摩托车为名将搭客仔骗至偏僻地段,与预伏同伙持刀作案8次,抢劫13220元。如遇搭客仔反抗,便对其痛下杀手,5名“搭客仔”就因那辆并不值钱的摩托车而命丧黄泉。

据警方介绍,不论是手法还是工具,该同伙都称得上“简陋”,行凶的工具只是两把市场上随处可买到的水果刀。警方查缴时,一把刀还没了把手,罪犯交待称,刀把是在一次捅人的过程中被捅断的。抢得摩托车后,他们通常以每辆车几百元的价格销往花都、从化等地,而赃款被挥霍。

除去“冤死”的5名搭客仔外,两名无辜少女也因拒绝这些少年罪犯的戏弄而丧命。2004年6月27日14时许,刘永成、杨志炫等4人驾驶摩托车并携带水果刀游荡在花都区一镇中学附近伺机作案,恰巧3名少女步行途径此处,4人便上前言语调戏,3少女毫不理睬并加快了步伐。杨志炫遂下了摩托车,用刀威胁3人并抢走被害人戚某随身携带的包。随后,刘永成也下车,与杨志炫一起追赶逃跑的少女戚某跟刘某,并欲进行猥亵。在遭到对方拼死反抗后,刘杨二人分别将戚某和刘某推入旁边的流溪河,致其溺水而亡。另一少女黄某因及时逃离现场而躲过一劫。

这7名罪犯最终落入法网,缘自一顶灰色的旅游帽。据广州警方介绍,这顶帽子是一个嫌疑犯在杀害一名“搭客仔”时戴的。当时,该名嫌犯迫于受害者的挣扎,在打斗中把帽子留在了现场。这顶帽子便成为警方重要的破案线索之一。2004年7月26日,广州警方侦破该案,在向外界通报案情时,因7个犯罪嫌疑人的年龄普遍偏低,而犯罪手法和情节却是极其严重,一时引起轰动和关注。

昨天,广州中院再次开庭审理认为:7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致多名被害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抢劫罪。其中刘永成、杨志炫还在猥亵、追赶妇女的过程中,将被害人推入水中溺死,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虽然刘永成、杨志炫在各自实施的第一宗抢劫犯罪时未满18周岁,依法要从轻处罚,且不能判处死刑,但二人在随后实施其余的抢劫和故意杀人犯罪时,均已成年,且犯罪行为均直接导致多人死亡,犯罪情节十分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应予严惩。故此,作出上述判决。

昨日宣判时,7罪犯一致以“我没参与犯罪活动”为由集体不服判决,其中,被判极刑的刘永成、杨志炫意见最大,坚称一定要向省高院上诉。

●沈沛洪、骆锦斯、萧健涛,犯抢劫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13年和11年。

本周最重要的事件就是半年线的失守,不过市场还是表现得相当平静,不仅成交量没有放大,甚至每天的热点还能此起彼伏。然而真正让市场担心的还是G股板块的下跌,尤其是那些一复牌就纷纷掉头向下的新G股。

“罗军,你在取保候审期间擅自离开成都,已违反规定,跟我们回成都……”昨日上午,成都警方在南京一家招待所找到自诉见义勇为司机张德军的罗军,并将其带离。因抢夺项链而在被追赶过程中受伤的罗军在自诉案立案以后,再次涉嫌在成都驷马桥抢夺。但因身体残疾,成华警方对罗军取保候审。几天前,罗军未经警方同意擅自离开成都,远赴南京,接受南京一家电视台录制节目。成华警方得知后,专程赶赴南京押解罗军回蓉。

“我还可以录节目吗?”“不行。”罗军收拾好行李,借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间。两名民警见他走路困难,将罗军搀扶着走下楼、押上当地公安的警车。据了解,南京警方听说此事后,极力配合了此次行动。

记者采访了押解罗军回蓉的成华警方民警。回蓉后,罗军是否会被刑事拘留,以及罗军涉嫌抢夺的相关情况,警方称该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目前不便透露。昨晚,成都民警押着罗军踏上了回蓉的路途。

南京这家电视台的记者说,坐火车来南京那么长时间,罗军都没有提过自己取保候审的事。因罗军被带回成都,电视台录制节目的事只得放弃。

自诉立案后再次涉嫌抢夺,取保候审期间又违规离开成都。罗军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昨日,记者与罗军进行了一番对话。

记:法庭上,你再三说你是受害者。法庭外,你却再次涉嫌抢夺,为何要这么做?

记:法律规定,取保候审期间,不得随意离开所居住的市、县,你为何离开成都不向警方汇报?

记:“见义勇为案”见报后,市民几乎都站在见义勇为的张德军一边,你怎么看?

罗:我觉得不公平。我抢是不对,但各自负各自的法律责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

罗:两件事情扯不到一起。那个案子(指“自诉见义勇为者案”)是审张德军撞我没有,跟我犯没犯错没有关系。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本报记者黄庆锋报道

本报讯(记者张昀郭文姬陈莹)经过媒体大幅报道后,昨日,不少超市都纷纷表示将尽快撤换一直使用的PVC保鲜膜。而对于有媒体报道,日韩PVC保鲜膜生产厂家已全面停产整顿,但不少厂家否认了这一说法。与此同时,部分PE食品保鲜膜生产厂家承认,其产品的规格无法满足超市的要求,估计无法一下子取代PVC膜厂家。值得注意的是,专家指出,即使是PE保鲜膜,其质量也是鱼龙混杂,建议国家尽快对PE保鲜膜展开专项检查。

昨日,好又多、家乐福、百佳等超市有关人士都表示,将尽快把全国各个分店的保鲜膜换成没有争议的PE保鲜膜。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仍有部分小超市继续售卖原来的PVC保鲜膜。

与此同时,对于昨日有媒体报道,主要的几家日韩PVC保鲜膜生产厂家已全面停产整顿,销售人员回家“待业”,厂家向记者否认了此说法。南亚塑胶工业(重庆)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公司并没有如外界传言般停产。而面对“销售部的人都回家待业”的传闻,恩希爱(杭州)化工有限公司一位人士则表示,“根本没有这回事。”

记者在一些大小超市看到,标注为“PE”的保鲜膜价格差距也很大,一卷30米长的PE保鲜膜价格从3.9元到11元不等。中国包装资源综合利用委员会副主任董金狮对本报记者透露,即使是PE保鲜膜,其质量也存在鱼龙混杂的现象。我国1989年制定的PE食品保鲜膜标准已经较为健全,但有些厂家却视国标而不见。“有些厂家出于成本考虑,用工业级或农业级的PE膜替代食品级PE膜来生产保鲜膜,或为了提高粘度和伸展度而添加各种增塑剂等等。”董金狮建议,国家应尽快对PE保鲜膜展开专项检查。

如果某种PE保鲜膜黏度很高,揉成一团后不容易自动复原,伸展性较强,则一定是添加了某种增塑剂。如果闻起来有异味,用肉眼观察就可以发现黑点、杂质,透明度不高,且呈现较亮的金属光泽,则说明此种保鲜膜不是用食品级PE生产的。

本报讯(记者林劲松严明)“晓俊,你要坚强!”昨天,不断有好心人士前往医院,探望被母亲割掉双耳的晓俊,为她捐款捐物。某医学整形美容中心更是承诺愿意免费为晓俊进行耳廓移植手术。在浓浓的爱意下,这个遭遇不幸的小姑娘脸上昨天绽放出笑容。

昨天整整一天,本报热线中都回荡着这样的声音。据不完全统计,昨天本报接到50多个热心读者电话,表示要帮助晓俊。更有一些读者直接来到花都区人民医院,送上捐款。

截至昨日下午6时,先后有5位读者前往医院累计为晓俊送去捐款1000元。此外,还有多名读者通过银行账户为晓俊汇去捐款。但因忙于照料晓俊,晓俊的父亲尚未去医院查对。

昨天下午,某医学整形美容中心经理来到花都区人民医院,为晓俊送上500元捐款。并承诺愿意为晓俊提供耳廓再造手术。目前晓俊本人及她父亲对此已经同意。

据晓俊的主治医生钟玉红介绍,经检查,晓俊的伤口恢复良好,没有出现感染症状。由于受损的部位是耳廓,因此不会影响到她的听力,但会影响她的外观。因此必须通过手术进行弥补。

10月26日,沪深两市继续大幅下挫,沪指1100点告破,股改行情无疾而终。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却是新股票型基金在弱势行情中的频频亮相。据不完全统计,近来正在发行的股票型基金有十余只,期望募资规模约为200亿元。

“因为市场太需要资金。”一家正处于发行期的基金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股票型基金反常地出现逆市热发的现象,主要原因之一是证监会为支持股改,有意“扶持”股票型基金。

仅仅是几个月以前,由于受到低迷市态的影响,股票型基金一度陷入了停滞不前的状态。统计表明,6月份仅有一只股票型基金发行,到了七八月份,这一数字就达到了4只,至9月份已然增加到6只。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