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米兰案头平添神秘传真 加索转会引出另一大将告别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29:37

2003年4月,台湾来昆的男子王某在昆明某夜总会结识了18岁的贵州女子肖某。此后,热情的肖某频频与王某联系,而王某对此也没有太多防备。2003年7月31日零时,肖某再次将王某约出后,两人从南窑搭出租车来到小龙村。下车后两人刚走几步,突然几条黑影从路边窜出,“快把钱交出来!”恶狠狠的话音未落,紧接着一把冰凉的尖刀已架在王某的脖子上,王某拼命反抗挣脱几人束缚后,穿过马路跑向粟树头路口。这时紧追而来的一名男子将手中的尖刀捅进了王某的心脏,并趁机扯下王某腰间价值7000元的手机。就在几人准备搜王某身上时,恰好一辆110巡逻车途经此时地,几人见状丢下王某分头逃窜。而此时王某因伤及要害已当场身亡。

7月31日零时40分,接到110指令的盘龙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抓获嫌疑人肖某。同时民警们对案发现场进行细致勘查后展开了侦破工作。经查,死者王某系台湾来昆人员,现年36岁。命案发生后,省、市各级领导高度重视,为及时破获此案,盘龙公安分局也迅速成立专案组,云南省公安厅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

案发当日晚,经过对肖某的连夜突审,肖某交代了整个犯罪经过。18岁的肖某从贵州来昆后便在昆明的某夜总会上班。租住在昆明小龙村的她白天闲游无事时,便在附近的茶室打牌,期间与闲混于社会、靠老婆卖菜养活的重庆男子陈某、谢某等人混熟。臭味相投的几人为了搞些钱花,便凑在一起商量让肖某利用她的工作去找一些有钱男子作为目标,待有时机后他们几个男子就下手来抢。

2003年4月,肖某认识了来夜总会娱乐的台湾男子王某。通过观察,她发现王某是个很有钱的男子。于是就找机会接近王某。见其年纪尚小对自己也很热情,王某对肖并未有太多防备。交往了三个多月后,见时机成熟,肖某于是在案发当晚,便主动约王某到自己的住处,同时让同伙陈某、谢某及杨某等人事先在小龙村路口躲藏,对王某实施抢劫,于是便发生了本文开头一幕。

经过随后的大量案侦工作,民警们得知谢某等人可能藏匿于河南郑州一带,于是多次到郑州展开抓捕,但一直未果。今年,盘龙公安分局将此案列为主攻案件,并成立了以朱副局长为组长的专案组。

2005年10月13日下午,浙江宁波市公安局镇海分局根据专案组提供的情况,在杭州市余杭区崇贤镇南山村将嫌疑人陈某抓获。

14日专案组民警赶至杭州,对陈某进行了突审。审讯中陈某交代了其在昆明的犯罪事实,还交代案发后,他和谢某等人包车辗转逃往曲靖、贵阳、重庆、浙江等地。几人住了一年后,便分开逃匿了。同时,陈某交代了同伙谢某藏匿在郑州火车站一餐馆打工的地址。10月19日,经过两天的摸查,民警们终于发现了谢某的踪影,在火车站附近一家小餐馆内炒菜的厨师正是他。一些准备就绪后,民警果断出击,将准备逃跑的谢某擒获。椐谢某交待,就在侦查员们透过厨房观察时,他就料到自己被发现了,只是准备逃跑时看到外面早已布满警察,便彻底绝望了。谢某对2003年7月31日合伙抢劫王某,并动手捅死王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至此“7·31”命案彻底告破。

10月22日及24日,专案组民警顺利将陈、谢两名凶犯押解回昆明,昨日下午16时,陈某及谢某被全副武装的民警押回作案地进行了指认,面对围观群众的谴责,两人一直拉聋着脑袋。(本报记者袁燕)

本报讯(记者赵琳娜)昨天,在万通大厦附近,来自辽宁省庄河市的妇女王某在路边求助,称要卖器官请律师出庭,为自己死去的儿子打官司。王某的告示和展示的材料引得众多路人围观。

昨天上午10时许,五十多岁的王某低着头坐在马路边,面前摆着两块黄色纸板和一些材料、照片。每当有人往她面前的半截可乐瓶里放钱,她就双手合十,哽咽着说:“谢谢!谢谢!”

王某面前的黄色纸板上写着“法院将要开庭,器官换律师出庭”等字样。王某说自己是实在没办法才想到卖器官,“只要有人愿意替我儿子打官司,我可以卖器官,也可以去当保姆还债。”

据王某介绍,两年多前,她惟一的儿子被人打死,虽然经过当地法院审理,后来上诉,发回重审,再上诉,但到现在一直没有结果。为了保留证据,儿子的尸体至今没有下葬。王某展示了儿子尸体上有多处伤痕的照片和法院判决书等材料,尸检结果说王某的儿子死于肺气肿,“马上就要开庭了,我到现在连请律师的钱都没有,我只有健康的器官。”

昨天下午,王某在北京的老乡唐女士介绍,王某家在农村,本来就不富裕,这两年多以来,王某为儿子打官司花光了所有的钱,虽然知道卖器官的作法不妥,现在实在没办法才上街求助,晚上王某就住在她家里。

北京恒德律师事务所的王丽芬律师说,她听朋友说了王某的事情,曾以帮忙的性质数次到大连,在王某上诉至大连法院的时候,她曾作为律师出庭,“我去过她家,看了她儿子的尸体,她确实不容易。”

她杀死了她的丈夫,依法被判处死刑。求生的欲望,迫使她说出烂在心里的旧事。于是,一起母亲残杀儿子并碎尸、掩埋的重大案件大白于天下——

从10月18日起,沈阳市公安局在局属各个监管场所开展轰轰烈烈的在押人员坦白检举活动,引起社会各界瞩目。

记者专程来到沈阳市女子看守所采访,意外获知管教员赵延玲在2002年在押人员“坦检”活动中侦破一起亲母杀子奇案的线索,就独家采访了赵延玲。赵延玲身材颀长,容颜俏丽,要不是穿着警服,很难相信,她就是女子看守所的管教员。她说,自己沈阳大学毕业后,就考进沈阳市看守所女子监区,转眼已是五六年了,破获那起案子还得从女囚张红旗说起。

张红旗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自知死罪难免。刚进女子看守所时她的情绪特别烦躁,不吃不喝,无故和别人大吵大闹,有时半夜突然嚎啕大哭,搅得同监舍的人没法睡觉。身为管教员,赵延玲非常了解张红旗此时的心情,她看过张红旗的案卷,知道这个女人的不幸身世。从人人羡慕的富婆沦为人人唾弃的阶下囚,巨大的心理落差,会使张红旗产生对家人的愧疚和对自己的痛恨,进而导致轻生。赵延玲就耐心地找张红旗谈话,稳定她的情绪。

张红旗听到“女儿”两个字,眼前马上浮现出女儿娇小可爱的模样,眼角湿润了。女儿,让她魂牵梦绕,在这个世界上她什么都能舍弃,惟有女儿不能舍弃。恰恰是可爱可怜的女儿,改变了张红旗的命运。

张红旗是家中惟一的女孩,爹妈爱她如掌上明珠,结婚后拥有幸福的家庭。丈夫全家都做买卖,生活条件没说的。张红旗聪明伶俐,很会讨公公、婆婆喜欢,丈夫也对她疼爱有加。所有的甜蜜、幸福,伴随着女儿的降生,通通化为乌有。丈夫是家里独根苗,公公、婆婆指望张红旗生个男孩,延续香火。谁料张红旗生个女孩,丈夫全家人一下子从“三伏”降到“三九”,个个冷若冰霜。丈夫根本没理产房里的张红旗母女,拂袖而去。张红旗带着女儿回家时,也没有人搭理她。“我生女孩有什么错,你们这样对待我?”张红旗和丈夫讲理,却招来丈夫的拳打脚踢,让她带孩子滚得远远的。张红旗带着女儿回娘家住一段时间,等丈夫心情好的时候再说。孩子满月了,张红旗母女回到家,仍然饱受丈夫全家人的白眼。丈夫从不正眼看孩子,动不动就骂老婆不中用。张红旗忍气吞声。幻想着丈夫有朝一日回心转意接受自己的亲生骨肉。

日子一天天延续,张红旗一天天失望。丈夫已经由最初的厌恶转为仇视,恨不得张红旗母女从他眼前消失。她们不得已离开家,生活成了问题。张红旗绝望了,几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可孩子怎么办?渐渐地女儿到了上学的年龄,张红旗找孩子的爸爸要钱,钱没要来,反而挨顿臭骂。张红旗咽不下这口气,亲手杀死了曾经爱她疼她的那个男人。

杀了人,张红旗锒铛入狱,万念俱灰。她只求快点判她死刑,一了百了。管教员赵延玲多次找她谈话,谈她的父母、女儿,张红旗封闭的心扉开一条缝隙,洒进一缕阳光。是啊,自己死了,解脱了,亲人谁管?张红旗说,最想见见女儿,赵延玲问她女儿在哪儿,她说女儿在儿童福利院。

赵延玲立即向所长徐艳汇报,徐艳放下手头的工作,和赵延玲到儿童福利院看望张红旗的女儿芳芳。芳芳长得很漂亮,和妈妈一样聪明伶俐。孩子听说眼前两位阿姨从关押妈妈的女子看守所来,哭着要跟阿姨去看妈妈。徐艳和赵延玲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泪水,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她们把芳芳的照片带给张红旗,照片上女儿穿着好看的衣服,稚嫩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张红旗失声痛哭。见到女儿照片,如同见到女儿,张红旗踏实多了。赵延玲抓住时机,继续做她的工作,在日常生活中无微不至地关怀她,张红旗体会到了高墙电网里的温情。自己杀了人,早晚判死刑,管教员这么苦口婆心,自己再不认真悔罪,对不起政府。张红旗打消了寻死觅活的念头,世上还有值得她留恋的美好情感,要争取活下去。

接到死刑判决,张红旗情绪很坏,莫名其妙地吵闹。想到马上就要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挨枪子了,她不禁留念世间的一切,留恋孤零零一个人生活的女儿。这时沈阳市公安局在女子看守所内大张旗鼓开展坦白检举活动,冥冥之中张红旗似乎看到一线希望,那是她发数万遍毒誓宁死不说,准备带进棺材里的秘密。

张红旗的一举一动都在赵延玲视线之中。初期工作,使张红旗走出“求死”的沼泽,平静地走过诉讼过程,一旦死刑判决下达,她的“求生”欲望就如同火山爆发一样。抓住张红旗急于求生的心理,辅以政策攻心,有可能挖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说不定张红旗因此获得减刑的机会。赵延玲找张红旗谈话,向她宣讲政策,介绍以往因检举他人犯罪获得从轻处理的例子。张红旗迟迟疑疑,没有反应。赵延玲没有灰心,继续找她谈话。一连谈了三四次,张红旗对自己隐瞒他人罪行的行为有了新的认识,终于鼓足勇气,把埋藏在心底5年之久的秘密和盘端托出。

张红旗从不愿提起自己的哥哥,因为哥哥和三姨之间有悖伦理的情爱让她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张红旗的哥哥和三姨年龄差不多,他们偷偷相好挺长时间,被三姨夫知道了,三姨夫愤而离婚,撇下老婆、儿子远走他乡。三姨成了自由身,张红旗的哥哥当然高兴,两个人不顾大家反对,搬到了一起。为躲避身边人的指指点点,他们索性搬到盘锦市,租间房子,大大方方过日子。一来二去三姨的儿子13岁了,13岁的孩子什么都懂了,他无法容忍表哥和自己的妈妈一起生活。于是母子之间的冲突在所难免。张红旗的哥哥夹在中间很难受,本来身兼外甥、情夫、表哥、继父这四种角色就够尴尬的了,他向着谁说话都不行。

三姨有点怨恨儿子,小小年纪好好活着呗,管得着大人的事吗。可无论俩大人怎么努力,孩子就是在中间“打横”。三姨恨死了儿子,觉得有儿子在,她就没好日子过。要想和情夫长相厮守,除非儿子“嘎嘣”死了!一天傍晚,孩子放学回家,三姨正要烧火做饭,娘俩没说两句又“顶牛”了。气得三姨眼睛发蓝,趁孩子不注意,抡菜刀将他砍倒,孩子见妈妈下了狠手,一个劲儿哀求,三姨已经疯狂了,菜刀如雨点一样落下,直到把他活活砍死。

孩子死了,三姨喘口气,说:“看你还管闲事不?”她拿起菜刀,把孩子肢解了,琢磨着怎么处置尸体。这时张红旗的哥哥回来了,见状吓得魂飞魄散。三姨冷笑着说:“怕啥,还不帮把手!”他犹豫一下,找把铁锹,在厨房就地挖个坑,两个人把尸体埋了。过段时间,他们又搬到新民市住,靠倒卖大米维持生活。

当张红旗得知三姨杀了亲生儿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真下得了毒手!为了哥哥,为了三姨,也为了全家的名声,张红旗发誓隐瞒到底,决不透露半个字。哪知命运就这么作弄人,张红旗因杀死亲夫被判死刑,自己死有余辜,而三姨为了所谓个人“幸福”竟砍死、肢解了自己的儿子,却一直逍遥法外,那孩子死得太惨啦!张红旗抱着一线希望,向管教员赵延玲检举5年前三姨杀子一案。

赵延玲弄清案件的原委,向所长徐艳作了详细汇报。徐艳又把案件汇报给上级部门。沈阳警方迅速传讯涉案的那对男女,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案情就真相大白了。刑警赶到盘锦,按作案人指认的地点,挖出来一具被肢解的遗骨,5年前被亲生母亲杀害的13岁男孩沉冤得雪。杀人凶手及帮凶均被绳之以法。

张红旗检举了三姨杀子案,自己又陷于深深的自责之中。本来哥哥和三姨生活得很和睦,由于自己想戴罪立功,造成哥哥判刑,三姨也得枪毙。同时张红旗的家人也知道张红旗在看守所检举了这件事,纷纷谴责她:“你枪毙就枪毙得啦,还把家里人牵进去!”张红旗后悔自己过于冲动,又担心政府说话不算数。赵延玲和所长徐艳多次找张红旗谈话,劝她打消顾虑,政府说话肯定算数。

徐艳及时研究张红旗的心理状况,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让她卸掉包袱,鼓足生活的勇气,度过最难熬的时期。徐艳和赵延玲再次来到儿童福利院,看望张红旗的女儿芳芳。芳芳见到两位警察阿姨,急切地问妈妈怎么样,她好想妈妈。徐艳说妈妈很好,妈妈让芳芳写信。芳芳当场给妈妈写信,让妈妈放心,女儿12岁了,长大了,会照顾自己了,希望妈妈快点回来。儿童福利院负责人说,芳芳比别的孩子成熟、懂事,学习特别好。

张红旗看到女儿的亲笔信,不禁泪雨滂沱,女儿的字工工整整,字里行间流淌着对妈妈的思念。赵延玲介绍芳芳在儿童福利院的情况,张红旗听了,“扑通”一声跪倒在赵延玲面前,忍不住大哭一场。平静下来之后,张红旗解脱了。

鉴于张红旗积极检举他人违法犯罪,协助警方侦破一起杀人碎尸大案,戴罪立功,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联合作出决定:张红旗由死刑减为死缓。

消息传来,徐艳和赵延玲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张红旗,张红旗又惊又喜,涕泪长流:“女儿,妈妈活下来啦!”监舍里的人也替她高兴。

2003年春天,张红旗被投送到监狱服刑了。临行前,张红旗给女子看守所所长徐艳和管教员赵延玲深深鞠躬,再三感谢她们拯救了自己的生命,给了自己生活的希望。并表示好好服刑,争取早日和女儿团聚……

赵延玲讲完这个故事,眼窝已经湿润了。她说,张红旗经常来信,介绍在监狱服刑的情况,还谈到活泼可爱的女儿。作为管教员,不但要忠于职守,还要尊重每个在押人员,管教员的言行,关乎政府的形象。听徐艳所长说,通过赵延玲做张红旗的工作从而检举破案,赵延玲因此荣立个人三等功;今年5月,赵延玲和另两位警花代表沈阳市公安局参加辽宁省公安厅大练兵比武,获得集体第一名。如此看来,赵延玲的确不凡。(辽宁法制报杨清林)

时报讯(记者李文瑞)昨日凌晨,一名年仅17岁的高中女生在家突然分娩,少女自行剪断脐带诞下一子后,将赤裸的孩子遗弃楼外大树下。半小时后,少女的家人发现此事,将孩子抱回。目前,黄埔区文冲路这对母子已送院诊治。

产子的少女小林今年17岁,就读天河区某中学高二。她的母亲称,昨日凌晨5时许,小林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临盆,她忍痛生下一名男婴后,自行用剪刀剪断脐带。仓惶无措的小林随后不顾身体流血,将赤裸的婴儿抱出家门,放置楼外的一棵大树下,再独自回家。由于小林在卫生间久久不出,母亲这才有所察觉。“当时我不停敲门,女儿久久不肯开,推门而入才发现卫生间满地是血,我这才知道出事了。”母亲谭女士说。在父母再三逼问下,小林才吞吞吐吐地道出实情。

期间,树下的婴儿的啼哭声引来了一名小区的清洁女工,她不知所措只好拿来毛巾包裹婴儿。6时前后,小林的父亲下楼将男婴带回家中,并拨打电话求救。6时20分前后,医护车、警方呼啸赶至,迅速将小林及婴儿送院救治。

昨天,记者在中山医科大学黄埔分院见到了病床上的小林,从脸庞上看她仍稚气未脱。小林表示,孩子是她和男友的,之前已知道自己怀孕。她还强调,男友并不是学校里的人。记者问她是否想要这孩子,小林点了点头。但迟疑良久又说:“我没有想过以后”。

据悉,小林入院后经过拿除胎盘、创口清洗等医疗处理,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她所产的男婴重7.2斤。该院儿科主治管医生表示,因生产时男婴脐带处理不净,不排除创口感染引发破伤风、败血症的可能,而且婴儿较长时间暴露在低温中,是否颅内出血还有待观察。

谈及女儿,母亲谭女士不禁双眼含泪:“我没想到她会怀孕,她从来没有夜不归宿,怎么会有孩子?”她说,女儿向来按时回家,和男生也少有联系,加之体形较胖,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女儿有身孕。而此前问及女儿的例假,孩子也总以生理周期不准来搪塞。

据谭女士说,自初中开始,她就教导女儿要洁身自爱,不要早恋食禁果,说多了便引起女儿的反感,以致后来她一提此类问题,女儿便极不耐烦甚至闭门不听。她无奈地感叹:“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想到发生了。”

附近邻居表示,小林平日行走如常,没有任何怀孕迹象,如今产子实在让人惊讶。

小林所在的天河区某中学老师表示,小林生性内向,成绩一般。“她是一个很乖巧的学生,平时尊敬师长,遵守纪律,对待学习也还认真。”

小林家所在街道居委会的负责人罗先生表示,近两年来,未成年人生子在该社区里尚属首次。此前居委会曾做过青少年性知识、计生知识等方面的宣传教育,但没想到仍会发生这种事。

昨日下午2点,重庆医科大学堂内座无虚席,该校300多名临床医学、大众生殖学专业的学子和教师早早守候在那里,等待来渝参加“首届国际性医学国际论坛”的两位大师--中国性学会理事长徐天明教授、美国性医学专家海特博士为他们带来精彩的讲演。两名大师虽然都是从看似普及的性科学知识进行讲解,但整个过程不时迸发出闪光点。特别在自由提问环节,学子们一个比一个火辣、尖锐的问题抛向大师,大师们也妙语连珠一一化解,原定于2个小时的讲演不得不延长30分钟。

“食,色性也!”徐教授以《孟子》中这句著名的话作为他所演讲的“性与健康”的开篇,就在学子们以为他只是照本宣科讲授一些教科书中早就教了的性学知识的时候,一个国人尚未知晓,但全球早就视为参考的性频率公式激发了同学们的强烈兴趣。

这个公式就是:性爱频率=年龄的首位数×9。例如一个在二十年龄段(20岁至29岁)的人,他(她)的性爱公式为2×9=18,18可以看成是10和8的组合,也就是说适合他(她)的性爱频率为10天内过8次性生活;一个在三十年龄段(30岁至39岁)的人,他(她)的性爱公式为3×9=27,即他(她)适合在20天内过7次性生活。

徐教授话音刚落,当即引起了台下一阵骚动,不少大学生已经迫不及待推算其他年龄段的性爱频率,都觉得这个频率非常有实际作用。“虽然这个公式比较粗糙,也比较绝对,但却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数量!”徐教授同时笑称,这个公式对20岁以下的人士没有作用,说明国际上也不提倡年轻人过早有性生活。

徐教授继续说,很多人都在问他性生活怎样才合适?其实,除了参照一定的公式之外,自己的感觉最重要。和谐、美满的性生活其实对身体免疫能力有非常好的支援作用,一次良好的性生活甚至比一次有效锻炼能取得更大的好处。只要双方第二天不感觉疲劳,那么你和对方的性生活就不是合适的。

本报讯(记者童江华见习记者石果)“静儿,搞快点,报告马上要开始了,搞不赢了,要占一个好位子,录音机和电池都带好了的吧。”昨日下午13:50,重庆大学民主湖边,两个女生边说边快步向学术会议厅奔去,中国首届性医学国际论坛重庆大学公众报告会即将开始。

14:00,报告正式开始,澳大利亚医师学会主席、2007年第18届世界性学会大会主席玛格丽特·瑞德尔曼走上讲台开始关于“‘性’福生活与教育”的报告。两位材料学院的情侣,男友摆放好录音笔,并开始做笔记,女友则拿出电子词典对照投影屏幕进行现场翻译。他们称,双方都来这样更有利于两人的感情发展,并可以更加注意生理和心理的健康。

数十名动力学院和外语学院的学生形成了一对一的搭档,外语学院学生进行翻译,动力学院学生记录。

重庆大学的在职、离退休的老师也纷纷到场听报告,机械学院退休教师王老师表示:我们离退休老师来听听也是受益匪浅。”

“女性是冰冻的鸡,男性是没有冰冻的鸡,”玛格丽特·瑞德尔曼幽默地说,但是两个放在一起煮,还是男性容易早煮熟,而女性却慢些,因为女性在性交时高潮来得慢,男性容易在较短时间内达到兴奋。

玛格丽特·瑞德尔曼说,现在很多性伴侣之间因为交流不够造成对“性”福的障碍。她认为,谋求“性”福的方式有:一是用美好的语言来鼓励、赞美对方;二是与对方交流的时间多用第一人称“我”;三是告诉对方什么是你想做的,去促进你们之间的和谐。

“东方人与西方人相比,东方人谈论性生活很羞涩,请问您觉得东方人怎么才能更自由、更开放谈论性生活?”重大研究生院一年级学生张同学向玛格丽特·瑞德尔曼女士求教。玛格丽特·瑞德尔曼说,对于这一个问题,还是只有读性文化方面的相关书籍,了解性文化知识,还可以与自己的性伴侣一起看书、交流,因为性交是一生学习的过程。她认为,目前,在中国追求西方性文化的年轻人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大学生,但是,西方性文化也有不健康的,不要学猎奇性的东西。她建议中国青年大学生可以学习西方健康的性文化,但也不要盲目崇拜西方的“性”福,因为中国的性文化有非常深厚的底蕴,应该保持和继承中国传统的性文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