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政府高官收入清单曝光 财政部长居最穷之列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35:43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从10月始,国内钢材价格出现“非理性的价格暴跌”,特别是各类板材价格跌幅最大,与3月末价格水平相比,平均跌幅高达30%-40%。

河北、山西很多中小型钢厂已减产、停产甚至关门,不少大型钢厂出现亏损,此前行业协会提倡的“减产保价”实施难度非常大。

同时,中国从印度进口的铁矿石价格从今年下半年始出现下降趋势,这也成为中国要求三巨头下调价格的重要因素。

对于上述有利于中国的因素,国际三大矿业巨头在准备其他“筹码”。其手中最大的筹码就是——中国国内无序的铁矿交易市场。

就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一再强调中国的钢厂应协调一致、坚决抵制三巨头加价要求的同时,有消息显示,中国的部分钢厂为能获得铁矿石,已同三巨头达成新的购货合同。其成交价格高于目前的合同价格。

一家外资公司的人士透露,从10月24日铁矿石供求双方在青岛见面以来,三巨头就一直在中国积极活动,游说中国一些中小型钢铁厂与之签订新供货合同。

业内普遍担心,三巨头或许将在正式谈判中抛出这些合同,从而说明他们提出的价格是合理的——因为中国已有厂商签订了新合同。

《财经时报》在调查中了解到,其实,中国手中也有很多王牌。比如政府的支持、与印度达成新的供货协议……这都让三巨头有所顾忌。

12月5日,必和必拓首席分析师布里斯托(NeilBristow)对澳大利亚媒体表示,作为全球最大铁矿石进口国,中国将取代日本成为2006年铁矿石基准价格的谈判对手。

这一表态是目前三巨头最高级别的公开表态。坊间认为,这表明中国或许将获得久违了的铁矿石定价权。但中国一些分析人士依然悲观,在他们看来,这是三巨头采取的拖延战术,试图以此麻痹中国。

12月8日,三大巨头前往日本与日本钢厂进行沟通协商。澳大利亚媒体泄露了此行的“天机”,力拓、必和必拓与日本钢铁公司的2006年铁矿砂价格谈判很快将转为正式会谈。

这表明,今年三巨头仍可能采取以往战略:与较易谈判的对手——日本先行确定价格,并按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的惯例,以此作为全球铁矿石的最终合同价。

去年,日本钢铁商在没有与中国、欧盟等其他钢铁企业通气的前提下私下与澳大利亚矿商达成协议,接受天价矿石。最终,中国与欧盟钢铁企业只能无奈吞下苦果。

它奇异现世,征兆不凡;它被视为稀世珍宝,掀起兵戈纷争;而后它又神秘失踪,留下千古悬念。

一个人的命运和一块石头的命运紧紧相连,在中国的历史上,首推卞和与和氏璧。

2700多年前的卞和是一位执著可爱的人。20岁时他在荆山里得到一块玉璞,跑去献给楚厉王,厉王叫人鉴别,说是石头,便以欺君之罪砍断了他的左脚。但他仍痴心不改,等到楚武王上台时再去献玉,武王叫人鉴别后仍说是石头,就又砍断了他的右脚。70岁的卞和就抱着玉璞整日在荆山下恸哭,直至楚文王即位。文王派人去问他为什么要哭,卞和说:“我献宝玉他们说是石头,我忠诚于大王他们说是骗子,所以我悲伤万分。”文王令人把玉璞剖开,果然出现了宝玉,便命名为“和氏璧”。这就是《韩非子·和氏》中和氏璧的故事。在司马迁的故事里,这块和氏璧成为400年强大楚国的镇国之宝。后来它几经流传,到了赵惠王手里,秦昭襄王也惦记着这块宝贝,想玩诈骗,便差人说“愿以十五座城”换和氏璧,最后被机智的蔺相如“完璧归赵”,留下又一段千古佳话。

秦王统一中国后,和氏璧又到了他的手里。他命玉工将宰相李斯书写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鸟虫形篆字雕刻在和氏璧上,作为皇帝的玉印。这样,和氏璧就成了“国玺”,成了“皇权天授”的象征,成为历代相传和改朝换代必争的神器。

最后一个掌握和氏璧的皇帝是五代后唐末帝李从珂。公元936年后晋石敬瑭攻陷洛阳前,他和后妃在宫里自焚,所有御用之物也同时投入火中。从此,和氏璧神秘失踪,关于它的下落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从936年至今,“和氏璧”已失踪了1000多年。它到底是何方宝物?献玉人卞和又是哪里人?在漫漫历史烟云中,这差不多已成了千古之谜。

从南漳县城沿南远(南漳至宜昌市远安县)公路西行,地势由平原向丘陵再向山区逐渐过渡,漳河追随着公路左突右拐,哗哗向前。路旁,收割了庄稼的田地刚被铧犁翻过,散发出新鲜泥土的味道,不时有农用车“突突”开过,上面坐着三两个农民。“卞和是他们的乡党吗?”我这样想。

南漳县地处湖北省襄樊市的西南方,荆山山系余脉和江汉平原间的过渡地带。史书记载这里是楚国早期发祥地之一,楚先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故事就发生在南漳西部沮漳河流域的深山里。

驱车约80公里后,我们到达巡检镇金镶坪村,村口路旁,一个下部悬空的山崖突兀眼前,这就是被记入文献资料的“抱璞岩”,又称“玉印岩”。岩上植被浓密,景致很是养眼。悬空处形成一个石窟,约100平方米,可容纳100多人。我们去时,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在洞里打瞌睡。见有人来,他“呼”的一下站起来,一步窜到摄影师面前,伸手就捂住了相机镜头。其速度之快,身手之敏捷,让我们骇然不已。真是“洞中藏高人”?正惊讶时,他开口了:“给10团圆的开讲费,今天就卯你们弄。”10团圆?最后我们明白那是要给10元钱。

老者名清华林,71岁,当地农民。自称从小喜欢地方文化,且记性好、阅读广,所以“还通道、佛两界”。1994年南漳县重修玉印岩后,就每日步行4公里到这里“上班”了。主要是把卫生打扫干净,然后等待前来观光的游客,或讲和氏璧的典故,或给人算卦解签。“上班”是他的自觉行为,收费是他的最终目的。据他说,每月大概有400元左右的收入。在递给他10元钱后,我们打开了他鼓囊囊的书包——一个塑料袋,厚厚的几本全是盗版的奇门遁甲之类。这也许是用来装点门面的吧!在他抑扬顿挫、上跳下摇,不时来一段悲咽唱腔的讲解中,卞和是个樵夫,三次打柴发现了玉石。两次献宝失败后,就整日坐在洞里哭泣。先哭的是泪水,后来泪水哭干了就哭血水。据说这就是金镶坪一带土质发红的原因。

与玉印岩隔河相对的是一座宝塔式的小山峰。它与其他山峰并不相连,孤立存在。秋日给它描上了厚重的色彩,如油画般温暖。文献记载这叫凤凰台。清华林说,山顶上有一泓清水,几千年来从不干涸,据说这是喂玉的凤凰用来洗嘴的一股神水。

玉印岩中供奉着卞和的雕像,地上有一字排开的20块碑。卞和像包着大红头巾,披一件红绿相间的披风,完全是一副准备劲舞一番的模样。给他做伴的还有同样打扮的财神像一尊。人神组合,让人忍俊不禁。石碑的时间从明万历到现代,大都雕刻着历代政要名人吟咏和氏璧的诗句。在这里我发现一块清代的石碑,上面记载的是一个本地孝子割肝救母的故事。这可能是最早的器官捐助的爱心故事。

与玉印岩同时重修的还有卞和墓,与玉印岩相距1公里。所谓墓,其实只有一块墓碑。它在村粮管所山墙侧,面街而立。墓碑上面张贴着一张红榜,原来时值村委换届选举,这是一张选举公告。三个拔萝卜回来的村妇好奇地驻步远望着我们,她们以为我们是镇上搞选举的干部。

在金镶坪村转悠,我们希望找到与卞和关联的身后事,比如他的后人之类。但所有的人都肯定地说,此地没有姓卞的。邻近的几个乡镇却有不少姓“边”的。“边”与“卞”有没有关系?这让人遐想。

巡检镇的十字街中心,立着一尊3米多高的卞和像。雕塑中的卞和双颊清瘦,胡须高翘,表情悲苦。失去双足的脚下,是几名或蹲或坐的中年妇女,正叫卖着自家产的蔬菜。

出南漳县城向西100公里,就到了保康县。这是个山区县,荆山莽莽苍苍,连绵起伏。在离县城20公里的地方有个风景点:五道峡。《中国地名词典》载:保康县“大石脑北侧著名五道峡,长达七公里”。《山海经》记载:“景山其上多金玉。”景山也就是荆山,五道峡就在荆山腹地。《水经注》载:“金玉是出,亦沮水之所导。”沮水是发源于保康境内的一条河流。《中国地名词典》还记载:五道峡内“有抱玉岩、响水洞等名胜古迹,抱玉岩相传为春秋楚国卞和得玉处”。

秋天的五道峡隐藏在一片成熟的枫树、柿子树和落叶乔木、灌木混合而成的斑斓色彩之中。五道峡河谷纵深约7公里,面积达到2万多亩,是荆山山脉裂开的一道缝隙。由于沟深林茂,自然景观原始古朴,峡谷内两侧山峰时而轻缓,时而陡峭,不时有一挂小瀑布从山崖跌下,水入谷底,溅起水花,汇成溪流,养着不知名的土鱼。如此仙境,让人不由得相信千年稀世美玉该是出自此地。

抱玉岩在二道峡,一块黑褐色的巨石上写着“抱玉岩”三个大字,岩下有一个大溶洞,里面又藏了三个小洞,洞洞相连,曲径通幽,这更使抱玉岩充满了神秘感。

《保康县志》的记载也颇有几分神秘色彩:卞和祖辈都是当地有名的玉工,擅长辨识玉石。他常听老辈人讲,大石脑北边的五道峡内有只美丽的凤凰常在那里栖身。凤凰是吉祥之物,“不落无宝之地”,卞和便经常在凤凰出没的峡谷里流连。一个月圆之夜,他终于等来了那只凤凰。只见它口含朱砂在一块石头上抚来抚去,等到太阳跃出山顶,才恋恋不舍地离去。卞和断定这块大乌石里一定藏着稀世珍宝,于是便小心翼翼地把石头凿下背回家中。

保康县重阳乡,沮水河边一块土地肥美的冲积平原,《保康地名志》中记载为卞和的家乡。相传这里也是楚国早期的都城之一,楚先民在这里逐渐强大后,从远安和南漳境内出荆山,在江汉平原称霸,然后问鼎中原。重阳乡有个卞家湾,村里71岁的卞祖青老人咧着没牙的嘴接待了我们。他告诉我们:老祖宗卞和几经磨难献玉后,放弃了文王对他的封赏,回到重阳居住,死后葬在重阳周公岭小桃园里。卞祖青的邻居、69岁的许明德抢着说:卞和墓和碑亭的香火旺了多少年喽,可惜后来打仗都毁喽。

保康和南漳相邻,现在的保康县建县500年左右,是从原南漳县和房县版图上划出来的。这也是现代很多没有到过南漳和保康的学者,一直两地不分,造成很多误会的原因。保康县的重阳、马良、店垭三镇在历史上曾经多次归属南漳,所以两县对卞和及和氏璧有长达数十年的争论。保康人以为:和氏璧出自保康五道峡,卞和是保康重阳人是无庸置疑的;抛开那么多的史书记载和遗址不说,1995年5月这里又出土了荆山山脉里仅有的一尊楚国贵族铜鼎,不仅再次为楚荆山的定位提供了力证,还多少可以旁证与荆山、楚国相关的和氏璧疑案。

保康县史志办的董福礼、皮忠良研究地方史多年,他们认为和氏璧出自保康,有过不少著述。我们见到他们的时候,两位已退休多年,对这一纷争已超然物外,一笑了之。

从保康县城到神农架,需要三个多小时的行程。神农架秋意浓烈,满山红的、黄的、紫的色块错落在绿色空间里,显现出丰富的层次,画卷般美丽。大山连绵,行人稀少,沙沙的车轮声衬出天地的寂寥和空旷。我们欲深入到被称为和氏璧出产地的板仓乡阴峪峡村一带,探寻它独特的地质地貌。这是继南漳、保康之后的一个新说法,断言“和氏璧就是月光石”,而产地直指神农架腹地的高山峡谷———阴峪河。

阴峪河峡谷是华中地区切割最深的峡谷,也是神农架保护区的核心地带。最高峰处海拔接近3000米,而谷底最低处海拔仅五六百米,可以想见它的地质构造之复杂。阴峪河因树木遮天蔽日四季阴森而得名,但最出名还是因为“野人”。因这一带人迹罕至,几代人的科考确定“野人”最可能在此出没。1999年、2000年两批外地游客在阴峪河源头地白水漂一带目击的“野人”,就是逃向阴峪河腹地浓密的箭竹、冷杉和高山杜鹃混杂林带。

从木鱼镇到板仓,20多公里的山路,我们租的小型面包车竟跑了三个多钟头。在离板仓三公里的哨所处,神农架林区阴峪河保护站的小王拦住了我们:“前面已经不通车了,步行的话你们带着小孩儿根本走不了。”为了更好地保护好神农架资源,林区政府在2000年底将峡谷里的50多户人家全部迁出后,就在中途设了三道哨卡,不让任何人随意进出。想进去的话得先在木鱼坪开好证明,每人100元。钱是小事,开证明还是“计划经济”,这次我们就没有搞到这一纸金贵的公文。热情受阻,计划搁浅,我们只好在哨所旁的一块小平地上搭起帐篷,铺好睡垫,欣赏起洪荒状态的大自然来。头上鸟儿啾啾,身旁流水潺潺,饱含负氧离子的清新空气扑鼻而来,我们有了“醉氧”和“晕景”的感觉。

1983年工程师郝用威在全国地史报告会上称:“和氏璧即是月光石,产于神农架南漳西部,沮水之发源地板仓坪、阴峪河一带。”在此,非专业人士不易分析判断它的矿物成分,但报告中关于产地的“神农架南漳西部,沮水之发源地板仓坪、阴峪河一带”的论述却让人困惑。神农架没有叫“南漳”的小地方,这个南漳应该是指湖北省南漳县,但它距阴峪河不小于400公里,在地理上、行政上都无法解释。而且,沮水河发源于保康县,而不是阴峪河。现在看来,阴峪河是和氏璧的产地之说和这里的野人传说一样,云遮雾罩,疑问太多。

体育讯凭借特里的进球,切尔西主场1比0击败维冈,但赛后的焦点话题却是比赛中的一个界外球。第61分钟,当时的比分是0比0,维冈的麦克库罗奇倒地不起,队友将球踢出界外,但当重新开球时,穆里尼奥指示切尔西队员不要把界外球掷回给对方,这在赛后引发了两位主帅的“战争”。

在事情发生时,穆里尼奥和维冈主帅杰维尔在场边发生了冲突,两个人情绪激烈的争论着什么,赛后,这场战争仍在延续,双方继续着互相的指责。“首先,这是我的事情,因为是我告诉加拉斯不要把球掷还给他们,因为我们并不愚蠢,”穆里尼奥说,他显然不想让加拉斯承担任何罪名。“我们知道什么是公平竞赛,当一名球员受伤了,我们会把球掷还回去,但当一名球员在装伤,我们不会那么愚蠢。那名球员就是在假装受伤,几秒钟后,他立刻站起来继续奔跑。我告诉加拉斯不要掷还皮球,这完全是我的事,而且再有这种情况我还会这么做。”

“公平竞赛不是欺骗,如果有人违背了体育道德,那是他们,事情就发生在我面前2米的地方,替补席上的所有人也确信当时的情况,5分钟后,麦克库罗奇真的受伤了,结果我们把球踢出了界外。”

维冈主帅杰维尔赛后则炮轰切尔西很丑陋,同时宣称,这表明了蓝军其实害怕维冈。“当我们把球踢出去,他们没有掷还给我们,而是继续控球,这显示出他们有多害怕我们。”杰维尔说,“我认为,这展示了切尔西有违体育道德一面,我认为是他们的主教练让他们这么干的,这真令人失望。”

对杰维尔的评论,穆里尼奥予以了回击。“被称作违背体育道德令人心痛,因为我们是一支尊重比赛的球队,5分钟后当麦克库罗奇真的受伤时,我们把球踢出了界外。杰维尔的言论是不正确的。我知道我工作的这个国家很看重公平竞赛,但受伤是一回事,装伤是另外一回事。”巧合的是,赛季初尤文图斯主教练卡佩罗也曾宣称,当对手有球员倒地时,尤文将不再把球踢出界外,因为大部分情况下对手是在装伤拖延时间,这种一度引发广泛争议的观点和穆里尼奥这次的论调不谋而合。

12月9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3月期铜合约继续走高,国储局在与国际投机基金的较量中继续失去先手。

12月7日,国储局意图再抛售2万吨铜但遭到市场反对,拍卖流标竟高达80%以上。铜价在日复一日的上升,投机基金不仅逐渐收紧勒在刘其兵等空头投机者脖子上的绳索,而且越来越多的从那些进行套期保值的加工冶炼商手中获得利润。

例如国有五矿集团旗下的五矿有色今年在伦敦也交易了相当规模的期铜,产生了2亿以上的亏损。五矿集团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此类亏损是因为五矿在进口铜精矿的同时在伦敦开设了相应规模的空头仓位,套期对冲,锁定利润,保证加工冶炼费的收入。但是,期铜之战空头不利,五矿集团已产生亏损。只不过,套期保值引起的亏损并不严重。

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江西铜业上半年年报显示,江西铜业在伦敦期铜市场上亏损已近2.5亿。江西铜业40万吨铜年产量中只有15万吨是自有铜矿石加工,其余铜矿石都需要进口。这些进口原料加工的精铜基本上都在伦敦进行了套期保值。

按照江西铜业半年报公布的数字测算,目前每吨期铜的损失为3000元,如果中国有100万吨精铜需要在伦敦进行套期保值交易,那么投机基金就割去了30亿的利润。

尽管此次投机基金逼仓中国,并非瞄准这些套期保值的加工商,但是这些加工商被殃及却是不争的事实。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套保加工商跟刘其兵一样,纷纷将仓位都开设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使得中国企业持有大量空头合约的信息暴露在国际投机基金眼下,是造成被集体逼仓的直接原因。

上海期货交易所(简称“上期所”)也有期铜合约交易,为什么中国企业的套保,甚至投机都要到伦敦进行?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金属期货交易规模太小了。以期铜为例,上期所全部持仓25万吨,而LME持仓500万吨。

新华网北京12月11日电(记者赵晓辉)被业界喻为“蛇吞象”的联想-IBM个人电脑并购案刚过周岁,新联想即以不俗的业绩给当初的众多质疑者交出了漂亮答卷,该并购案的细节始末也随之解密。

“整合一年,结论是比预期要顺利,”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总裁柳传志在此间举行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评价道。联想于去年12月8日宣布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后,股价下跌20\%,质疑者多于看好者。如今谈起这些,这位联想的创始人可以付之一笑。但当初的决策与谈判并非如此轻松。

五年前,作为中国最大的电脑制造商,联想集团的个人电脑业务已占到中国市场30%的份额,发展空间受到限制。“新的道路无非两条,一是在国内市场注重多元化,一是拓展海外市场,”柳传志回忆道。

2003年,联想高层召开战略研讨会,决定将多元化的业务调整为专注个人电脑业务,并向国际化发展。而面对品牌和国际化资产的缺乏,联想只能或靠自己长期积累,或采取风险较大的并购。

在联想管理层决定走并购之路后不久,“非常巧合,就在2003年底时,IBM高层派人递来橄榄枝希望跟联想有业务合作,”柳传志说。

然而,联想董事会内部起先对与IBM的合作并不看好。当此事送到董事会讨论时,受到了董事们的一致反对。“全世界并购案成功的才25%,更何况这个被大家比喻为‘蛇吞象’的并购案,我们最主要还是自己活命的问题,”柳传志坦言。

IBM的方针是以软件和服务为主,近年来已相继卖出磁盘、打印机等硬件业务。“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次出卖PC业务是IBM整个战略的继续,而不是一种特殊的圈套,”柳传志道出了联想高层当初对此决策的慎重考虑。

实际上,IBM个人电脑业务的毛利率达24%,远远高于联想14%的盈利水平。然而,过高的成本费用使此项业务一直处于亏损之中。此外,侧重于服务的IBM在管理上的费用远远高出同行其他企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