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证综指逼近1000点 市场五大悬念可能揭晓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11:37:33

当天,韩国教育人力资源部长官金永植主持召开泛政府对策班第二次会议,讨论通过了《日本歪曲历史教科书对应方案》。根据这项方案,韩国政府将利用适当的机会,把日本历史教科书歪曲历史的问题推向国际舞台。韩国政府将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和其他国际会议上,提出日本历史教科书歪曲历史的问题。

韩国政府还决定,在日本文部省4月5日审定新的历史教科书之前,韩方将采取措施迫使日方纠正历史教科书中歪曲历史的内容。同时,韩国民间团体将与日本民间团体和国际社会密切合作,努力阻止日本文部省审定通过新的历史教科书。

去年,日本右翼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了一本新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交日本文部省审定。这本历史教科书严重歪曲历史,美化侵略,遭到韩国政府和民众的强烈抗议。最近,韩国成立泛政府对策班,以应对日本出版歪曲历史的历史教科书问题。

近日,排水量达1.35万吨的日本“近江”号大型补给舰正式服役,并部署到长崎县的佐世保海军基地。无论是吨位、性能还是航空能力,这艘战舰都达到或超过轻型航空母舰。目前,日本还正在建造排水量为1.35万吨的直升机航母。据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建造计划,到2015年,日本海上自卫队将拥有7艘“准航母”。

二战以后,日本作为战败国,根据和平宪法,日本自卫队不能拥有进攻性武器,而作为搭载战斗机的航空母舰自然在禁止范围之内。

然而,日本一直以来对航空母舰是情有独钟。早在航空母舰刚刚问世时,日本就萌发了成为航母大国的强烈冲动。为变成海上军事大国,20世纪二三十年代,日本疯狂地建造航母和巨型战舰,其军舰总吨位居世界第3。从日本海军的第一艘航母“凤翔”号算起,至二战结束,日本共建造了25艘航空母舰。

二战后,1959年日本海上自卫队在制定《第二次防卫力量整备计划》时,又提出要在1962~1966年期间建造满载排水量1.4万吨的直升机航空母舰。1984年,日本再次策划建造小型航母。只是因美国与日本反战人士的反对,这两次计划都被取消。

近年来,由于美国需要日本为其承担更多的军事义务,开始鼓励日本发展防卫力量,而一直有浓厚航母情结的日本自然求之不得,但碍于和平宪法的束缚,于是日本指鹿为马,采取“打擦边球”的方式计划大量建造航母。

目前,刚服役的“近江”号大型补给舰标准排水量为1.35万吨,可搭载8架舰载机,同时起降2架直升机,拥有宽大机库;而“大隅”级两栖登陆舰的满载排水量也高达1.3万吨,能运载1000名陆战队员、16架CH-47重型直升机、10辆90式主战坦克。这两艘“准航母”均采用前后贯通式飞行甲板,甲板上可以加装滑跃式的跳板,只需要简单改装,它们就可以起降“海鹞”之类的垂直起降战斗机。

日本把“近江”与“大隅”分别称为补给舰和运输登陆舰,但从西方的标准和该级舰的作战能力、舰体设计及今后的改装升级前景看,实属轻型航空母舰,除载直升机外,还可以载垂直起降飞机。它们比泰国的“差克里·纳吕贝特”号轻型航母(1.15万吨)的排水量大,与意大利的“加里波第”号航母(1.34万吨)相仿。从这些方面不难看出,所谓的“大型舰队补给支援舰”实际上是一种指鹿为马的叫法。

特别是从日本正在建造排水量1.35万吨的直升机航母(16DDH)来看,更是“打擦边球”。由于受国际国内政治因素的制约,日本不能发展进攻型武器,而日本认为,直升机航母应被看作是防御型武器。但是,专家分析称,如果日本获得短距离垂直起降的F-35“联合打击战斗机”,并将其部署在直升机航母上,不需要改装,纯粹就是一艘航空母舰。而且,目前日本正参与F-35“联合打击战斗机”的研制。

另外,为了避免遭到来自当年遭到日本侵略的国家的抗议,日本当局在公开建造舰计划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将“航母”这种敏感字眼换成了“直升机护卫舰”这类模棱两可的表述。16DDH按北约标准实际上就是直升机航母。它与日本目前的直升机护卫舰明显不同。其排水量比“榛名”号直升机护卫舰翻了一番以上,甲板为全通式,而“榛名”只在后部有飞行甲板。

目前,日本海上自卫队拥有各型战舰近170艘,总吨位40万吨,其中驱逐舰、护卫舰77艘,常规动力潜艇16艘,反潜巡逻机、直升机等各种飞机近200架。日本自卫队的“九·九”舰队拥有9艘战斗力处于亚洲首位的舰艇。对此,美国著名军事评论家巴克尔在分析日本海上军事力量时指出:“日本海上自卫队现已成为西太平洋地区最强大的海军力量,而且日本政府从来没有停止海上自卫队现代化的努力……”

但是日本仍不满足这种现状,认为要成为军事大国,必须早日形成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战斗群,具备全球远洋作战的能力。日本认为,目前其舰队战斗力距实施远洋作战能力有一定差距,舰艇的排水量小,不适合全球远洋作战。

为此,近年来日本海上自卫队不遗余力发展远洋作战能力。尤其是2004年日本出台的新防务大纲将国际和平行动列为日本自卫队的基本任务之一后,在美国的默认下,日本更是借此大胆发展排水量超万吨级的“准航母”,一方面可输送日本自卫队执行海外任务,并为其护航与建立可靠的前进基地,另一方面,一旦需要就可装备舰载战斗机,提高海上进攻作战能力。

国际分析人士认为,日本如今大量建造“准航母”,也是为其今后突破宪法建造巨型航母积蓄技术,一旦可能就可在短期内建造巨型航母,重温其昔日海上军事大国的旧梦。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韩国统一部长官郑东泳3月22日明确表示,如果日本希望成为领导国际社会的国家,就必须得到邻国的信任。

据韩国联合通讯社报道,郑东泳当天下午与记者团成员座谈时表示,我们怀疑日本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和平国家,日本应当首先自我反省。这表明韩国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郑东泳解释说,“三思而后行”是面向未来的捷径,我们在维持当天重点的同时,也应积极对待历史问题。

3月21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向联合国大会提交联合国改革报告。在随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安南表示,他认为日本有望在扩大后的安理会中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安南的助手稍后解释说,安南“并不想在各成员国就安理会扩大问题做出决定前下断言……他只是想说明,改革方案没有偏袒欧洲,也没有忽视发展中国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3月22日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就此问题表示,联合国改革问题应该在全体成员国中充分发扬民主,在充分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达成广泛共识。中国支持联合国改革,同时我们认为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应该着眼于提高工作效率,要更加注重发展问题,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

2004年9月21日,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记者招待会上曾指出,联合国安理会不是公司董事会,不是按照会费的多少确定其组成;一个国家如果希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负责任的作用,必须要对涉及自己的历史问题有清醒的认识。(信莲)

一个城市更改它的外文译名,似乎只是语言方面的小问题。但韩国首都汉城要把中文名改称“首尔”,却影响甚大。在媒体的大讨论中,已经远远超过了语言范畴。

汉城并不是第一个对外改名的城市。10年之前,印度孟买将英文名称从“Bombay”改为“Mumbai”,为的是脱去英国殖民地的痕迹。不久前的3月7日,南非通过决议把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恢复最早的名称“茨瓦内”,同样也是为了表示与种族隔离时代彻底决裂。

于是,人们很容易做这样的类比: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韩国,在兴师动众地讨论研究了一年之后决定改中文名为“首尔”,内心的真实意图究竟是什么?

汉城市长李明博在1月19日宣布改名时解释说:“汉城”这个名字在发音上与韩文的真实名称有着较大的出入,因此改为发音相近的“首尔”,以便让韩国首都在城市名称上与世界接轨。

目前,韩国不仅将本国互联网上的中文页面和发行的各种中文书籍中的“汉城”改为“首尔”,而且已经开始陆续通知使用汉语的媒体改名,以尽快让世人接受。

2月28日,《瞭望东方周刊》收到了一份韩国驻华使馆文化新闻处发来的传真,希望本刊在报道中能够在“引导中国人正确理解大韩民国首都的名称”方面予以协助。传真中还配发了一篇题为《称“汉城”为“首尔”不是改名,而是正名》的文章。

辽宁大学韩国研究中心博士张东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韩国在历史上确实不止一次碰到过外来词与韩文之间翻译没有采用国际化标准造成的麻烦。1997年金泳三总统执政后进行了重新规范,到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时,基本没有再碰到类似问题。

不过,上个世纪,韩国也确实发生过排斥汉语的事件。二战后,韩国曾以法律规定,以韩国的表音字为专用文字。于是从1970年起韩国小学、中学教科书中的汉字都被取消。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之前,韩国政府曾下令取消所有牌匾上的汉字标记,以强调韩国的民族文化。直到1999年,金大中总统才下令部分解除对汉字使用的限制。

对于“汉城”改名“首尔”,韩国人的看法也并不统一。记者在韩国的网站上看到,有人认为,“汉城”的“汉”字让人联想到中国的汉朝,也有人认为,“汉城”这个名称读起来很有气势,很有作为韩国首都的风范,倒是“首尔”有些怪异。

中国媒体对于韩国的这一举动非常关注。自1月19日至今,不断有媒体刊登关于汉城改名首尔的文章。据记者了解,其中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对这种做法表示质疑和难以接受,另一种则认为应该宽容接受。

第一种观点认为,“汉城”这个称呼是1395年朝鲜王朝的开国皇帝李成桂所定,并非中国人创造。至今这个名字在汉文化圈已使用了600多年,包括中国内地、港澳台地区、海外华侨,还有日本和新加坡等地的近15亿人口都已非常熟悉,改名将会带来极大的不便。

持第一种观点的人表示,虽然韩国要改名是他们本国自己的事情,别国无可厚非,但使用汉文的人也有自己的表述权,别国无权强制他们接受这种改名,否则就有干涉文化内政之嫌。再说,用韩文和英文书写和称呼的Seoul并没有改变,只是更改中文译名——这是否算是一种针对华人的片面通告呢?

另一种观点则说,即使改名有韩国民族自尊心的因素,也应该予以理解。如果太斤斤计较,是否也超出了正常的民族自尊心呢?大方接受韩国的提议,表明我们平等待人,尊重其他民族的意愿。当然,更名需要一段时间,也希望韩国不要急于马上彻底更改。

目前,汉城市政府已向中国驻韩国大使馆发出正式信函,要求接受新的名称“首尔”。但《瞭望东方周刊》从中国外交部了解到,中国政府目前尚未予以答复。

而民政部已经就此问题进行研究。民政部地名译写研究中心负责人钟琳娜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我们研究中心已经开过一个专家讨论会,不久民政部还将召开一个会议对此问题达成统一意见,并上报国务院。”

之所以要反复研究讨论一个译名,钟琳娜说,主要是因为这涉及国家主权的问题。她说:“类似‘汉城’这种读音与英文不相近的翻译,世界其他地区也有。国际上通行的原则是名从主人,如果其他国家都要求中国改名,我们就没有自己的主权了。”

外国地名的中文译名与中国译名有出入的情况,“汉城”并不是首例。今年1月,在越南“北部湾”这个地区的中文名称上,中国和越南曾经进行过协商,以在联合国文件中有一个统一的说法。越南的中文译名是“湾北部”,而中国是“北部湾”。当时,民政部地名译写研究中心向外交部提出的方案是“北部湾(Gulf)”。

钟琳娜说,最终中越两国的统一口径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在这个问题上,两国并没有很大争论。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查看了一下国内外华文媒体,有些已经开始使用“首尔”这个新名称,比如《中国日报》中文版、《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大公报》、新加坡《联合早报》。它们有些文章直接使用“首尔”,有些则是“首尔(汉城)”。

《瞭望东方周刊》从《南方都市报》了解到,他们改名主要是考虑到韩国方面已经宣布改名,使用“首尔”比较准确些。而新加坡《联合早报》的一位资深记者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新加坡政府没有规定应该使用什么名称,《联合早报》现在使用“首尔(汉城)”作为过渡,这符合报社的一贯做法。

现在韩国最期盼的是中国政府的答复。不过,即使中国最终愿意接受“首尔”,这个读起来有些拗口的新名称,是否能真正在汉语世界广为流传还是一个问题。

印度的孟买从1995年将英文名称改为“Mumbai”,但至今“Bombay”这个老名字仍然流传在街头巷尾,只有官方在使用新名字。日本东京附近的琦玉县也是如此,当地人只知道原来的名字“大宫”,没几个人知道“琦玉”。

而且不论“汉城”改名“首尔”到底为哪般,中国国内涌动着“韩流”,韩国则出现了“汉风”,这种文化的交融已经成为不可阻挡之势。

中国朝鲜史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敦球对《瞭望东方周刊》说:“现在许多韩国年轻人喜欢把自己的名字写成中文,政府官员们为了不落伍也争相学汉语。在韩国的外语学院中,收费最高、竞争最激烈的已不再是英语专业,而是汉语。这与30年前中文系无人问津的情况已经是天壤之别了。”(记者陆洋)(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3月22日晚对全国和议会发表讲话,表示他不会迫于反对派的压力而辞职。

据俄通社-塔斯社报道,过去几天中,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在国内多个城市发起了抗议活动,指责政府在上个月的议会选举中舞弊,并要求阿卡耶夫总统辞职。

针对这种情况,阿卡耶夫在讲话中说:“(我是否辞职)这不是由哪个政治力量所决定的,只有人民能够对这种问题做出决定。我们不能仅仅因为几个地区存在违规行为或是依据某些人的希望,就质疑民主选举产生的代表的合法性。这次选举是依据法律举行的,它的结果不容置疑。”

阿卡耶夫同时表示,当局正在对某些可能存在舞弊行为的地区进行审查,并指出那些在大选中失败的候选人及其他反对党派不负责任的行动导致了吉尔吉斯斯坦某些地区局势的动荡。(李新)

人民网汉城3月23日电记者徐宝康报道:卢武铉总统今天就目前韩日关系,发表《告国民书》。卢武铉说,目前,日本为殖民侵略史翻案和谋求霸权主义的图谋,已关系到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未来。因此,韩国政府决不能袖手旁观,必须坚决应对。

卢武铉在《告国民书》中列举了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岛根县通过《独岛日条例》以及教科书歪曲历史等问题后表示:“目前,日本全面推翻了先前所作的反省和道歉。这些举动不是单纯的一个地方政府或部分无知国粹主义者的行为,而是在日本掌权势力和中央政府的怂恿下进行的,我们只能将这些事看作是日本政府的所作所为。”

卢武铉强烈指责说,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使人们对此前日本领导人所作的反省和道歉的真诚程度,产生了巨大怀疑。一百年前,日本将独岛纳入其版图,岛根县又将其定为“独岛日”,这是试图将过去的侵略行为正当化,并否定大韩民国所赢得的独立和解放。卢武铉强调指出:“对于日本国粹主义者的侵略企图,我们决不容忍。”

卢武铉说,韩国政府将通过外交手段予以坚决应对,其核心内容是坚决要求日本政府纠正错误。

卢武铉在《告国民书》还中说,为了让国际舆论和日本国民认清日本的企图,韩国应加强对国际舆论和日本国民的宣传。卢武铉认为:“只有帮助日本国民正确认识历史,才能推进历史问题的解决。”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维奇·阿卡耶夫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早在去年年底,同为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乌克兰爆发橙色革命时,阿卡耶夫就有预感,颜色革命将冲着中亚山国而来,同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今年2月和3月举行议会选举的吉尔吉斯斯坦。

阿卡耶夫的预感来自于美国等西方国家不加掩饰的表态。果不其然,3月20日吉南部贾拉拉巴德市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和骚乱,上万名示威者冲击警察局,并占领了数座政府大楼,造成人员伤亡。

示威者指责政府在议会选举中舞弊,要求阿卡耶夫总统辞职。为平息反对派发起的抗议活动,缓解紧张局势,阿卡耶夫21日下令对选举违规指控展开调查,同时表示愿意与反对派谈判。

招致反对党非议的是吉议会选举。这次选举中共有14个党派参加,而在吉司法部注册的党派有42个。推出候选人最多的是“正义党”以及被称为“政权党”的“前进,吉尔吉斯斯坦党”,分别有21名和26名候选人参选。其余党派推出的候选人最多不超过10人,还有一些党派仅推出一两名候选人。

有500多名国际观察员和1.5万名本地观察员对整个选举进行监督,其中有来自独联体的218名观察员和来自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208名观察员。为防止舞弊、确保投票合法进行,本次选举采用了专门的透明投票箱,选民在投票时需将大拇指的指纹印在自己的选票上,计票时有专门仪器进行检测,以避免重复投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