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恩爱原是一场戏 千万富姐情财两空身背巨债2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05:29:24

政府强势介入经济进程力推产业升级民间力量为主导的传统发展模式前景不明

在人们把目光过多地投向温州炒房团、炒煤团时,温州模式正在遭遇变革中的阵痛。

在浙南,一个没有争议的事实是:随着一系列政策的出台,温州市政府正日趋强势地介入当地的经济发展进程。这无疑对以市场力量、民间力量为主导的温州模式产生重大冲击,在当地引发一场“地震”。

引发这场“地震”的是温州现任市委书记王建满的“治温思路”。自上任以来,王建满曾在不同场合提到“无外(外资)不快、无外不活、无外不强、无外不高”,他希望通过“以民引外、民外合璧”迅速提升温州企业的产业结构和产业能级。

在温州市政府出台的诸多政策中,一份名为《温州市人民政府关于鼓励和扶持民营企业与海内外著名企业合资合作的若干政策意见》的文件引起最多的争议。这份文件称:与世界500强企业合资合作,投资强度达到一定要求的,确保其生产经营用地需要,土地价格按同一地段综合价下浮20%;与世界相关制造业龙头企业合资合作,投资强度达到一定要求的,优先安排其生产用地,土地价格下浮10%;特别重大的合资合作项目,用地实行一事一议,可享受更加优惠政策。

温州历来有“七山二水一分田”之说,土地资源紧缺。这一政策无疑触动了不少温州企业的神经。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温州老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温州又不缺资本------我们当地企业批地要几亩、几十亩都非常困难,现在政府把开发区的土地预留给所谓的大企业,无疑挤占了我们的生存发展空间。

而在更深的层次上,温州市政府的有关举措也触动了温州模式的神经。温州模式有两个重要内容,一是政府对经济的推动力量“相对弱势”;二是市场力量、民间力量为主导,是“老百姓经济”。在温州当地,不少人担心的是,温州市政府以“前所未有”的力度介入具体经济进程,会不会引致温州模式的终结,而温州企业在这一过程也将受到实质性的损害。他们说,温州市政府提出了招商引资“一号工程”和“12345”工程,其中“12345”工程提出三年引进世界500强企业10家、拥有销售产值超10亿元的大企业大集团30家以上等要求。目前有关量化指标已经分派到各区、市、县。这种政府强势主导的经济安排会带来经营环境上的不公平。

温州模式在中国改革发展史上已经成为一个经典。温州市为何要突破这一模式?背后的缘由是,温州经济近年来出现了明显的增速放缓迹象。王建满将温州的困境概括为三个方面:产业发展难以为继;要素难以为继;环境承载难以为继。

据了解,目前温州有30万家企业,但绝大部分却是低、散、小,称得上规模企业的只有六七家。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评价说,没有品牌、同行之间价格血拼,导致温州产品的利润空间越来越窄,甚至只能依靠外贸的差价存活。照这样的路子走下去,温州企业前景堪忧。

“改革开放以来温州内源性民营经济的发展相当不错,但产业结构演进比较缓慢,现在基本上还是集中在劳动密集型、低加工度、低附加值的传统制造业。与此同时,大量温州资本外流,温州出现某种资本空心化的状况。”中国社会经济系统工程学会副理事长、浙江大学博导史晋川说。他提出一个问题,温州资本外扩只是传统产业在空间上作了一个平面扩张。这么多民资,为何没有留在温州区域经济内部帮助企业做产业、技术、产品升级和传统产业改造的工作?

史晋川认为温州模式正面临一个产业升级换代的门槛。他说,基于地缘、血缘、亲缘的人格化交易方式导致温州商圈比较封闭,因而,外资进入温州决不是一个简单的资本问题。温州不缺资本,但外资进入的"鲶鱼效应"将带来新的产业发展理念、新的资源配置理念、新的技术和市场信息,促进温州产业升级、企业技术进步以及企业组织形式的转变。

而来自政府内部的声音也力挺“以民引外”。温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外资管理处处长潘平平说:民企和外企体制相融、经营观念相通、资源优势互补,是最容易联手联姻的“天然同盟军”。温州的民营企业,要实现新的跨越,“以民引外”是最佳捷径。

面对专家、官员列举的诸多“以民引外”好处,一些温州企业家却难以认同。他们认为,产业结构的升级换代如果在外力的作用下进行,必然会伴随巨大的成本。资本的逐利性要求利润最大化和成本最小化。他们提醒说,民营企业占温州工业产值的95%以上,占财政收入的70%以上。一个可能的结果是,外资巨头来了,个别企业“跳上龙门”,温州GDP也上去了,但一批中小企业会破产或者外迁。

正泰集团与美国通用电器公司合作,共同投资设立通用正泰(温州)电器有限公司是温州政府有关职能部门“以民引外”汇报材料中反复提及的一个案例。但正泰集团新闻发言人廖毅对合资问题却持相当审慎的态度。廖毅承认合资在经营理念、管理方式以及品牌效应方面的提升作用巨大,但他说,寄希望合资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是片面的,一个可能的结果是,企业会淹没在合资之中。正泰集团与通用的合作只限于几个产品的合资。

2005年,温州市新批224个外资项目中,“以民引外”的项目占145个,占总数的64.7%;累计合同外资31626万美元,占全部合同外资的35.5%;实际利用外资19527万美元,占全部实际外资的54.7%。

在温州,招商引资活动红红火火,温州下辖区、市、县的招商引资指标也已下发。一位温州企业家说,温州企业、温州产业升级换代需要政府“有为”,但如何“有为”,是一个需要在实践中好好把握的问题。

2005年,温州市新批224个外资项目中,"以民引外"的项目占145个,占总数的64.7%;累计合同外资31626万美元,占全部合同外资的35.5%;实际利用外资19527万美元,占全部实际外资的54.7%。

在温州,招商引资活动红红火火,温州下辖区、市、县的招商引资指标也已下发。一位温州企业家说,温州企业、温州产业升级换代需要政府“有为”,但如何“有为”,是一个需要在实践中好好把握的问题。

本报讯(记者王硕)昨天中午,两个女孩来到顺义区马坡镇小孙各庄市场门口报刊亭边,焚烧纸钱祭奠亡灵。三天前的夜晚,一名正值花季的少女惨死在此,被发现时,下衣尽褪。

附近一餐店店主介绍,22日晚10点半左右,一夜市的摊主在路经报刊亭时,听到报刊亭后传来吃力的呼吸声,开始以为是露宿的醉鬼,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一个女孩躺在地上。女孩的上身穿着秋衣和外套,下身则一丝不挂,身后有一大摊血迹。摊主立刻拨打120,并唤来在附近值夜班的大爷报警。急救医生赶到后证明该女孩已经死亡,马坡派出所民警在附近蹲了一个晚上,直至凌晨4点多才将遗体运走。

据小孙各庄村一商店老板赵先生反映,死去的女孩不是本村人,可能是最近才租住到村里,到这里也没几天。昨天中午,去报刊亭前烧纸的女孩中有一个可能是死者的妹妹,在附近一餐馆工作。

时报讯(记者何华高见习记者杨昱)时报昨日报道了从化市中心医院一女病人浇汽油与医生自焚的事件,读者对女病人的极端做法给予了强烈的批评和谴责。从化中心医院有关人员向时报记者透露,该女病人来医院浇汽油抱医生自焚是有预谋的,当时该该女病人不仅带了汽油,还带了刀,而且被烧伤的妇一科主任其实并不是该女患者的直接治疗医生。

昨日,不少读者纷纷致电时报,谴责女病人做法。广州妇联权益部工作人员称,从报道上看也没有发现该女病人遭遇了家庭暴力,在发现自己存在不孕不育症后,其实应该配合医生检查治疗或者到其它相关医院治疗,这样的个人问题怎能迁怒他人呢?

据从化中心医院有关人士介绍,事后调查得知,该院妇一科主任出事前没有直接给该女病人治过病。在用浇汽油前,该女病人还用刀威胁过医生。从化中心医院有关人员称,该女病人来医院浇汽油抱医生自焚是有预谋的。

昨日下午,记者从从化有关方面获悉,从化警方正在努力对此事展开调查,女病人经过积极治疗,已经恢复了知觉,但面对警方询问,女病人拒不开口说话,因此关于该女病人的身份等诸多问题也还是一个谜。到昨日,距事发时间已两天多了,仍然没有看见其家属来医院。

昨日下午5时,被烧伤的从化妇一科主任成玲告诉记者,她之前不认识患者,而患者手拿刀子,向她索要8万元钱。

成玲说,3月22日上午,她正在给病人做手术,忽然接到消息说有病人要找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她看到了患者,年纪大约28岁。成玲头脑中第一反应就是不认识,对患者的装束感到吃惊。患者只是拿出一个本子,上面写着要求成玲到洗手间说话。到洗手间后,病人继续给她用本子上准备好的话交流,说要她拿出8万元钱,并拿出两个装有汽油的矿泉水瓶威胁。成玲拒绝了对方的要求,患者就抓住成玲不放,双方僵持了大约5分钟。洗手间外成玲的患者听见里面的声音不对头,就敲门准备进洗手间。眼看事情败露,患者迅速打开矿泉水瓶子,然后向成玲身上猛洒过来,“我身上洒了一半,另外很多被打翻了!”成玲说,患者迅速点火,并紧紧抱住成玲……

转眼之间,两人身上已燃起了烈火。尽管大火烧在身上钻心的疼,但成玲还是猛地用力,将洗手间的门打开。在门外病人的帮助下,成玲才得以脱身。“身上很疼,但我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成玲说,她脱身后赶紧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叫别人赶忙帮她脱下衣服,用水给冲洗……

昨日在病床上,成玲说她感觉到全身都非常疼痛。她说,她热爱这个职业,在这个科室连续工作5年了,没有一件医疗纠纷。这个事情发生后,她的孩子至今都还不知情,丈夫建议她以后不要做这个工作了,但她认为医生救死扶伤,是个很好的职业。虽然她遭遇到的这个事情,只是极个别的现象。成玲承认,这件事情对她以后的工作会“有阴影”。

13岁的男孩赵力宝强暴了同村14岁的女孩明芳。然而,赵力宝由于“未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很快被释放。被害人家属诉诸法庭,经审理,黑龙江省通河县法院判决赵力宝向明芳赔偿医药费等各种费用9021元。就在判决书下达一周后,赵力宝夜闯明芳家,当着女孩的面将其母宋惠丽杀害……

38岁的宋惠丽是黑龙江省巴彦县人,2002年和丈夫离婚后,她带着女儿明芳改嫁给通河县风山镇青山村的农民于成义。因为家里经济拮据,明芳早早就辍学在家务农。明芳姑娘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怎料一双眼睛已盯上了她。

2004年7月27日中午,明芳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去邻村的舅舅家送东西。当她骑到一处公路的转弯处时,突然从路边蹿出一个人挡住了她的车子。

她定睛一看,是同村的男孩赵力宝。正当明芳准备绕路离开时,赵力宝凶相毕露,他一把将明芳从车上拽下,就往苞米地里拉。明芳连忙呼喊,可周围根本没有人。

两人撕扯着进了苞米地,赵力宝一把将明芳按倒在地上。惊恐万分的明芳又踢又踹拼命反抗,赵力宝对着她的头部一顿乱打,明芳只觉得一阵剧痛便昏死了过去。

不知多久,明芳从下身撕裂的疼痛中醒来,发现赵力宝正趴在自己的身上。

发泄完兽欲,赵力宝恶狠狠地说:“你要敢说这事,我就整死你!把你全家都杀了!”然后,他穿上裤子扬长而去。明芳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吓蒙了,她跌跌撞撞地爬出了苞米地。

剩下的路程,明芳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身体的重创与精神的恐惧将这个只有14岁的农村女孩压垮。

来到舅舅家,她偷偷地将弄脏的内裤洗了。第二天,舅舅、舅妈才发觉她神色不对,反复追问下,明芳才哭着讲述了发生的一切。

宋惠丽夫妇急忙赶到了十几里外的弟弟家,接回女儿去通河县凤山镇派出所报了案。

赵力宝很快就供认了自己强奸明芳的事实。明芳被送到县医院接受检查治疗。

赵力宝被派出所带走的第二天,他父亲便托人到明芳家说情,想“私了”。宋惠丽夫妇气愤地拒绝了。

出事后,明芳的情绪十分低落。正当一家人愁眉不展时,一个消息传来:“赵力宝被放出来了!”原来,经公安机关调查,赵力宝户口上的年龄仅为13岁,未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属无刑事责任能力人。

“难道就因为岁数不够,一个黄花姑娘就白让他糟蹋了!”宋惠丽一家悲愤不已。

宋惠丽走在村头,总听见有人在身后窃窃私语。明芳则更是吓得不敢出门。

因为没钱打官司,他们只好借钱。为了还债,不久,于成义就到外地打工去了。

2005年2月1日,明芳母女一纸诉状将赵力宝告上法庭。要求其赔偿明芳医药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等各项费用。

经过审理,通河县法院认为,由于赵力宝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其对强奸行为不负刑事责任,但由于其强奸行为造成的被害人的各项经济损失,应予以赔偿。

2005年9月21日通河县法院作出判决:被告赵力宝向明芳赔偿医药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等各项费用共计9021元,由其法定监护人履行。

赵力宝的家境在村里还算殷实,因为是家里的独子,备受宠爱。13岁的年纪已有1米7的个头,体重也将近130斤。赵力宝初中没念几天就不愿意读了,整天和村里几个游手好闲的人混在一起,还常常在家里偷看黄碟。

得知明芳家到法院告了他,赵力宝于2005年8月末又返回了青山村。法院的判决书下达后,赵父气得天天数落他、骂他。一天,骂到情急,赵父说:“在外面惹事,有能耐你倒是摆平呀!这以后三天两头来要钱,什么时候是头?有能耐你强奸完明芳你把她弄死呀!”父亲这一席话把他刺激得血往上涌:上次被抓进派出所不也放出来了吗,我不够岁数凭啥要赔她家钱!

赵力宝便把这笔账都算到了宋惠丽头上。一个罪恶的念头从他脑袋里冒了上来……

第二天傍晚,赵力宝便悄然来到明芳家周围踩点。他发现明芳家大屋的窗户没有插销,明芳的父亲不在家,那天有个同村的女孩在她家住。他悻悻而归。

9月26日晚,干了一天农活儿的宋惠丽格外疲倦,8点多就和女儿明芳一起在小屋睡下了。

迷迷糊糊间,明芳突然听到“嘭”地一声,她忙推醒母亲:“妈!院里好像有什么动静,是不是有人到院里偷黄豆呀!”

宋惠丽起身趴在窗户上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见没什么异常,一翻身就又睡了过去。

其实那“嘭”地一声,正是赵力宝从明芳家的大屋窗户跳进她家。此时,他正躲藏在明芳家屋里伺机动手。

赵力宝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借着月光,他很快分辨出了睡在外面的就是明芳妈。他掏出怀中的尖刀,对着宋惠丽的脖子就是一刀。

几乎同时,明芳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她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赵力宝正站在床头向母亲挥舞着尖刀,没等她喊出来,赵力宝便一把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说:“别吵吵!老实点!要不我连你一块剁了!”

杀红了眼的赵力宝一刀一刀地挥向毫无反抗能力的宋惠丽,脖子、前胸、后背……

突然,赵力宝一掀被子,两只黏糊糊的血手便伸向了她,明芳此时已吓得魂飞魄散。赵力宝并没想杀她,他胡乱地在明芳脸上啃咬了几口后,便仓皇逃走。明芳“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连滚带爬地跑到了院子里大声喊:“我妈让赵力宝拿刀捅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