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生遭老师强奸续:师生对强奸传闻感到意外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57:22

当记者走进这家书店时,几个女工作人员正在忙着装书本。为保护当事人隐私,记者不便当众说明来意,而是找到了书店的经理。该经理告诉记者确有其事,但不知道当事人愿不愿意接受采访。该经理让记者在办公室稍息,等他与当事人沟通一下。当记者去他办公室的途中回头时,看到经理正在与一位女子交谈,这位女子约25岁,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身衣服,身材高挑,部分头发染成了黄色,还算楚楚动人。几分钟后,书店经理表示,当事人不愿意接受采访。

后来,记者从另一位知情人处得知,该女子是临高和舍人,姓李。1996年前后经邓善红介绍到该书店工作的,书店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1997年还为邓某生下了一个女孩,因违反计划生育,未婚生育,还受到过处罚。按时间上推算,应该是邓某的第二或第三个情妇。

当邓善红被双规的时候,他的另一个情妇王某身怀六甲,即将分娩。据曾经与邓善红经常喝酒的一位知情人讲,这个女孩来自临高东英镇,是邓善红所有情妇中最漂亮最年轻的一位。事发前,邓善红帮她安置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已经倒闭的酒店内,由自己的私人司机梁某专人负责这位情妇的生活用品供给。

随后,记者找到了留守酒店的一位工作人员,他说该酒店的209号房和219号房确实曾经住过一个孕妇,很年轻漂亮,但他们并不知道是邓善红的情妇,邓出事后不久,该孕妇就离开了。另一个见过王某的人告诉记者,不久前她在临城碰见过已经生下了孩子的王某,但不知道她现在住在哪里。

今年25岁的符某是临高县南宝乡人。17岁那年,她从农村来到临城某酒店当服务员,不久后有人介绍她认识了邓善红,当时的邓身为临城镇镇长,出手大方,并时时对她示爱,让幼稚的她深受感动,不久后,她就将自己的处女身交给了邓某,并且为邓善红生下了一个儿子。

7月8日,记者在符某的住处找到了她,这也是一幢两间两层的楼房。符某称,1997年生下了一个男孩后,就与邓善红断绝了关系,小孩由姐姐带养,邓前几年还给孩子一些生活费,以后连生活费也没给了。他被抓起来时,自己并不知道,后来才听人说的。当记者问符某是否知道邓某拥有几个情妇时,她表示邓善红有几个情妇与自己无关,以前也并不知道。

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邓善红的几个情妇都生活在一座小小的城市内,其实大家都知道邓的行为。但邓善红从不会让这些人中的任何两个当着他的面在一起会面,再者每个人都没有名分,又受到过邓的恩惠,大家都相安无事。

见过邓善红的情妇李某、符某,了解到了他的另两个情妇阿妹及王某的情况后,记者再次发现了邓善红的另两个情妇已经为他生了小孩的事实。曾某为博厚人,为邓生下了一男孩;阿玉为临高和舍人,为邓生下了一个女孩。事后,记者了解到有关部门在对邓善红一案进行调查时,都确认了这6个人确实为邓的情妇。

关于邓善红包养了11个情妇,生养了11个小孩,可能也只不过是一种传闻。不过,在采访的过程中,有一个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邓善红曾将两个农村女孩调入到他所在的公司工作,这两个女孩都是邓的情妇,1998年左右同邓分手后就离开了公司,据说有一个在江南市场附近还置有房产。

一位了解邓善红的人透露,邓特别喜新厌旧。一般情况下,他包养的女人为他生下小孩后,他就很少过问了。邓善红不但包养了几个情妇,还有很多情人。他同朋友喝酒时经常吹嘘:不但能让自己的情人吃得舒服,住得舒服,而且能让这些女人性方面也满足。有时,一个晚上他得去两个女人家。

记者对此案的调查即将结束时,登门造访了邓善红的妻子陈阿姨。当记者找到邓某的房子时,不敢相信那就是他的家。相对他4个情妇的房子来说,这幢两层楼的房子显得过于寒酸,从外观上来看,有可能建于上世纪80年代。如果不是此案,没有人会相信这就是一个因受贿而被捕入狱的政府官员的家。

陈阿姨是一位和蔼的女人,看上去有50岁。她说,丈夫一般的时候都在家过夜,只是经常说自己忙要很晚才回家,根本不相信他在外面有女人,直到现在也不相信。邓善红已成年的女儿对记者说,父亲在外的行为就是整个临高县知道,自己的家人也不会知道,因为没有人会告诉她们这些。现在也不敢相信父亲在外包养女人事,相信父亲在这方面是清白的。

据记者了解,5月31日,邓善红已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而逮捕,等待他的是法律对他的惩罚。

张锡铭,绰号“小黑”,现年48岁,有杀人、掳人勒赎、枪械等数十项前科。

岛内媒体报道说,岛内治安史上,赎金开价亿元的只有8件,其中3件就是张锡铭干的。据了解,为了拿到赎款,张锡铭建立“要钱不要命”口碑,只要家属配合,付了钱,他就释放肉票。1995年间首次与他的师父詹龙栏联手犯下绑架泰雅度假村董事陈明干等二人勒索4000万元未果,之后又连续犯下多件绑架案,他的异类作案手法是“只要付钱,就不撕票”。

张锡铭每次犯案,几乎都将人质押至山区长期拘禁;付赎金过程中,均是透过黑道出面与家属周旋,至今未发生撕票案。

张锡铭从台南东山当地的小混混,变成震惊全岛、警方急欲追捕归案的枪击要犯,个性的转变,要从国小说起。

从张锡铭国小时的照片可看出,当年天真的模样,跟持枪横行的凶残形象,有着天壤之别。张锡铭的父亲是板模工人,母亲是标准的家庭主妇,拉拔着身为长子的张锡铭、弟弟,还有两名妹妹长大。

张锡铭念国中时不爱念书整天逃课打架,最后被迫休学,也面对人生的转转点。张锡铭北上找工作,四处受到欺负,最后回到东山老家,跟着角头搞赌场,成为当地小混混。

邻居表示,当兵时张锡铭应犯事被警方侦办,关了三年出狱后,张锡铭曾经和同学在台南新营合开服装店,或许是经营不善,一年后张锡铭再度走回当混混的日子。最后拥枪自重,变成枪击要犯。

2004年7月26日,台湾南部爆发了有史以来火力最猛的警匪枪战。警方与张锡铭发射了至少3000发子弹,张锡铭依靠强大火力和对地形的熟悉,硬是从300多名特警的包围下从容脱逃。

逃亡时的张锡铭,根据警方掌握,不近女色,也不爱喝酒,因此加深缉捕时的难度。张锡铭小心行事,或许也因为整天活在与警方斗智的压力下,有消息指出,张锡铭吸毒排解压力,染上毒瘾。综合

1995年枪杀台南新营军火贩许金德;绑架泰雅度假村董事长、助理索价2亿元;

1996年枪杀台南新营东方酒店董事长林庆益;绑架台南白河陈姓夫妇索价1亿元;

2004年南投草屯绑架中兴广播电台DJ洪俊彦,勒索1亿元,肉票脱逃,未得手;

台南市绑架国光、大佳当铺老板郑进富,勒索3000万元,得手1500万元,肉票被警方救出;

台南七股绑架和欣客运少东杨尚书,勒索3600万元,得逞,肉票获释;张锡铭、林国忠等持AK47步枪、手榴弹到国光、大佳当铺开枪及纵火示威,在大寮遇警方围捕,双方驳火3000发,张锡铭脱逃、林国忠就逮;

2005年传绑架台南县长吴健保、“议员”李全富,勒索3000万元,当事人否认;

国际在线消息:7月12日,德国消防人员借助起重机将一名突然发病的体重250公斤的肥胖妇女从家中顺利救出。

救援人员曾试图用特制担架将这名妇女抬下来,但没有成功。他们又从消防队召来了一台起重机和一位受过特训的高空救援人员。两个小时后,这名妇女被从窗户救出,随后被特大号救护车送往阿尔托纳医院。据悉,用起重机救援病人在当地尚属首例。

消防队发言人皮特·布劳恩透露,几乎每周都会为帮助一些肥胖者而动用特殊设备,将来对这些设备的使用将会更加频繁。

时报讯(记者程潇龙)昨天中午12时许,广州市海珠区宝岗大道恒龙苑小区,疑因家庭琐事或情感问题,一妇女端坐在10楼阳台上作跳楼状,警察、消防人员及其家人苦劝5小时,直至下午5时48分,该妇女最终有惊无险地跳入救生气垫内。警方正就此事在进一步的调查处理中。

昨日中午2时,记者接到报料后,迅速赶到海珠区宝岗大道的事发现场,多名交警在路口疏导交通,恒龙苑小区主要的出口已被警方封锁,数台消防车与消防人员在现场严阵以待。出事的高楼是座商住楼,其中3层是商业群楼,从群楼经过一个平台后,四楼以上才是住宅楼。而楼下附近围着数百居民与过往路人,人人面带惊悸议论纷纷。记者跟着众人的目光抬头看到,住宅楼的第7层一个阳台边缘上,一名穿牛仔裤的女子双脚伸出阳台,半个身子悬空着,其处境之危险着实令人捏一把汗。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女子端坐在狭小的半圆形平台上似乎神态自若,一边甩动着两腿一边与楼内的人“聊天”。

现场一些知情的居民称,该女子30岁左右,疑因家庭琐事或情感问题,中午12时左右突然攀到阳台外,小区保安人员发现后,急忙拨打了“110”报警,10多分钟后,警方与消防部门迅速赶到现场。几个便衣人员跑上出事的楼层,对半个身子悬空在阳台外的这名女子进行耐心地劝说,消防人员也迅速在群楼平台上展开救生气垫。

记者在现场看到,楼上的谈判者,似走马灯般换了一拨又一拨,足足有十多拨人,最后有6人出动相劝,但阳台上的女子始终不为所动。其间,还有一名穿绿背心的女子递给她一个包,那名妇女从包内拿出手机不时地打电话。现场气氛始终很紧张,楼下警察们也忙得一身是汗。

17时48分,阳台上的女子身子突然向后一仰,然后飞速坠下,下坠期间她的双腿擦到四楼平台上一小建筑物的外沿,然后又落进消防部门展开的救生气垫中。现场的医护人员立即将跳楼女送往医院。

2005年6月,当大河原孝一、高桥哲郎等4位日本侵华老兵再次踏上去中国的谢罪之旅时,更多熟悉的名字,藤田茂、富永正三……没有出现,因为他们的接连去世,忏悔者的身影日益孤单。而一直站在日本谢罪老兵背后,为还原侵华历史鼓呼不断的“中国归还者联合会”(由获释回国的日本老兵组成,简称“中归联”),解散也已3年。

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归联”和它的老兵们,在日本究竟以怎样的姿态生活并战斗?

1956年6月21日,因中国政府本着最大的宽容和善意宣布对在押的1000余名日本战犯免予起诉,并准许他们获释回国,高桥哲郎、大河原孝一得以登上返乡的“兴安丸号”。

生活的艰辛成为这些老兵们归国后首要跨越的障碍,甚至在7月3日“兴安丸号”登陆后,他们踏上故国的第一刻起便显得异常真切。

到达舞鹤港后,当日本警方为迟归的军人奉上“大日本帝国”时代的军服和军靴时,队长国友俊太郎大吃一惊,旋即作出了强烈的反应:拒绝接受。

3天后,日本政府计划发放的撤侨津贴也因为老兵们的激烈抗议而临时升为2万日元/人,但这远不足以补偿11年被战争荒废的青春。

他们需要更公正的战争赔偿,需要日本政府更为妥善的安置。登陆的第二天,老兵们发表《告日本国民书》,向日本政府申请战争赔偿和战后生活救济、津贴,占去了大幅内容。是为“舞鹤方针”。

“中归联”的成立动议于4天的航程之内,它被寄予“团结就是力量”的期待。在归国后的第一次公开亮相中,他们选择了文艺汇演的方式。1956年10月14日,东京千代田区公会堂被《团结就是力量》、《东方红》等中国革命歌曲所淹没。

其后的生存景况可想而知。据1959年日本政府公布的调查结果,当年全国平均的家庭收入为3.2万日元,而中归联会员在1960年的平均收入才为2.4万日元,显然,他们的生活处于社会的中下水平。

鸭田好司,日军第59师团第54旅团军士,返回日本神奈川县后,他和两个女儿住在一起,“勉强度日,过着退休老人的生活”。

贝沼一郎,关东军宪兵队教练队成员,回国后,在农村,他找不到事做;去了东京,依然找不到工作。最后好歹找到钉纽扣和绣袜子的活,却每天都要干到深夜。因为穷,每天只吃两顿。

为此,中归联开展了一系列旨在相互帮助的活动,如:中归联销售部集中各地归国战犯生产的物资来销售;中归联互助会组织经济状况比较好的会员出资成立中归联金库,将筹集的资金贷给希望创业的会员,以及经济状况困难的会员。

因为在苏联和中国11年的改造经历,他们被视为异类,在试图营建自己生活的时候,也受到了不少的干扰。警察时常会来进行所谓的思想状况调查,还会要求他们提供关于苏联和中国的信息。一些归国战犯在公司里、在社会上也会被莫名其妙地贴上“赤色分子”、“过激分子”的标签。

老兵岛村三郎在《中国归来的战犯》一书的后记中写道:“我们刚回国的时候,报纸、杂志的大量篇幅中出现了‘洗脑’这个新词汇,对我们的自我改造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

曾在中国东北鹤岗煤矿工作的松本千代男,现居千叶县,战败回国后,经熟人介绍,接受了一家大型钢铁公司的就业考试。在获得了内部录用正要上班的时候,公司不告知他任何理由就取消了他的录用资格。

由于担心从中国归来这段经历会被人问及,他当了一阵子不需要出示履历书的临时工。之后他进了亲戚经营的药品批发公司。但是,每次调转工作的时候,素未谋面的当地警察都会问他:“听说你曾在中国逗留过?”

山东省电视剧制作中心编剧赵冬苓,2001-2002年间多次赴日本拍摄采访,“中归联”和老兵是她无法回避的采访对象。

“他们一次次地来华谢罪,但谢罪背后的艰辛和内心的折磨,被生生隔绝在了日本,无人知晓。”她对本报记者感喟。

老兵汤浅谦战后多次重返中国山西,当年作为随军医生,曾在这里从事活体解剖工作,50年后他始终没勇气在山西说出这段罪恶。他无助地询问赵冬苓,万一受害者的亲属认出我呢?他正襟危坐,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说出请求原谅这种话,只能不停地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

赵冬苓依然铭记一次近乎恐惧的经历。那是中归联安排的一次采访,对象是参与当年731细菌战的一位士官。“他机械地坐在对面,机械地重复着谢罪的字眼,两眼空洞,身体枯朽,像一具没有血肉和情感的尸体。”

“有时是憎恶,有时是尊敬,但更多的时候,是怜悯:为一颗颗被战争毒害并负罪终生的灵魂,为在巨大的战争机器中挣扎的弱小的人,为用了60年的光阴,仍然摆脱不掉那场战争的阴影。”她在采访手记中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

从1956年成立,到2002年解散,“中归联”这个组织一直是日本老兵们赖以打捞灵魂的依靠。

2002年的东京银座,福原大厦。三楼一间办公室被隔成两半,其中的一半就是“中国归还者联络会”。房间里只有一张写字台、一个书架、四把椅子、两套卷柜,还有两位老人:会长富永正三、事务局长高桥哲郎。

近半个世纪里,正是在这样一种近乎恶劣的工作环境下,中归联和它身边的1000余名前战犯,以罕有的勇气和坦诚,直面战争罪恶,致力中日友好。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