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相称与中韩加强友好合作关系是基本方针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04:02:52

为了进一步了解事情的真相,记者日前拨通了雅马哈发动机公司广报部(相当于公关部)的电话,确认此次向中国出口的无人驾驶直升机并非由计算机程序控制的全自动机型,而是一种手动操控机型,不在禁运之列,更无需单独申请出口许可。该公司的负责人解释说,此种直升机机型虽然装备了卫星定位系统,但其飞行高度一般在150米~200米以下,主要用于航拍等工作,不可能被转为军用。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从2001年起该公司共向中国出口了9架同类机型。但缘何直到近日才被披露,并呈现出逐步升级之势?

该公司有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产省缘何选择这个时机采取搜查行动他们也无从知晓。

不过,从近期日本媒体的报道中仍可看出一些端倪,散布“中国军事威胁”、破坏对华友好舆论气氛或许是此次事件被曝光的原因之一。

日前,日本一家网站的报道逐渐引起人们的注意。报道称,中国依据雅马哈发动机公司出口的直升机独自开发出自己的直升机,中国一家权威媒体曾对此评价说“在军事层面具有重要的价值”。因此报道分析说,雅马哈发动机公司提供的直升机帮助中国解决了研发过程中一些重要的课题。

日本官房长官安倍晋三在23日上午举行的记者发布会上也别有用心地指出,雅马哈公司向中国出口无人直升机,有可能使之成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运输手段,对此深表遗憾,希望通过今后的调查将此事查明。

日本媒体报道说,日本政府正计划加强对华出口的监查和管理。由于军费增加,越来越多的日本政界人士开始重提“中国威胁论”。政府要求外务省和经济产业省等相关部门密切合作,对民间企业的出口加大管理力度。

一位驻日本外交人士对记者表示,此次事件看似孤立,实则不然,如果将近期日本政局和对华关系的起伏变化联系在一起,便会看出其中隐藏的深意。近来,围绕小泉后任人选的问题日本国内出现了微妙变化,此前风头正劲的安倍晋三因靖国神社和对华关系的强硬态度正遭受党内和舆论的批评和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为给安倍创造一个有利的接班环境,小泉有可能在对华关系上大做文章。

华夏经纬网1月26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蒋经国庶子、国民党“立委”蒋孝严25日语出惊人的表示,“经过长期缜密的查证,我很确定母亲章亚若是被父亲蒋经国的手下所害死,凶手是很亲近我父亲的部属。”

据悉,蒋经国婚外情女主角章亚若的死,疑云笼罩中国近代史远超过半世纪,但始终无人能证实真相,过去威权时代更是碰不得的政治禁忌。

据报道,蒋孝严表示,为了了解母亲如谜一般的死因,他长期以来几乎是做了地毯式的搜寻与访查,过去未认祖归宗前“身份证上的生母”、大舅妈纪琛,外婆周锦华,以及诸多亲戚和相关当事人都曾透露给他许多线索,经他不断查证当事人的说法,结果几乎全数吻合,“我很确定母亲是被害死,凶手就是我父亲任职赣南专员公署下面的人!”

亲自证实母亲死因真相的第一时间,蒋孝严不讳言非常难过,但他现在也不能做什么,更无法对现状有任何的改变。想到上一代这段婚外情的背景,让他和弟弟章孝慈必须过着东躲西藏、隐姓埋名的童年,他也不禁悲从中来,“现在才知道当初和孝慈的处境多么危险,凶手连我们兄弟都想下手!”

据报道,已经宣布参选台北市长的蒋孝严,预计于农历春节过后出版个人回忆录,完整陈述其成长历程中,身为蒋家庶子的煎熬与坎坷历程。对于其母章亚若的死因,蒋孝严也在书中有相当具历史价值的陈述。

据了解,这段传奇、凄美的蒋章恋,发生在1940年,当时章亚若因参加蒋经国在赣州开办的青年团青干班,两人互动频繁滋生爱苗;随后在1942年4月,为避人耳目,章远赴桂林产下与蒋经国所生的双胞胎男婴,更以当时生产街道名丽狮路,将其兄弟取乳名为“丽儿”、“狮儿”,而这对兄弟就是未加入蒋家前的章孝严、章孝慈。

当时为了顾及蒋经国的前途发展,以及在青年人心目中的“完美”形象,蒋身旁不少部属友人认为对章亚若应该“做个处理”;其中蒋经国留俄同学黄中美甚至直言,“蒋经国的前途比一条女人的性命重要!”“损害蒋经国的前途应该将她干掉!”不过,蒋孝严却明白表示,“杀我母亲的不是他,是另有其人。”至于蒋经国事前知不知杀章情节,他说“应该不知道吧!但很确定凶手是父亲的手下。”蒋孝严说,“证实母亲被害不是为了缉凶究责,这于事无补,但母亲的死因对他一生影响太大,必须给自己一个交代,才能展望未来。”

“很多人劝我,即使有了这种病,生命还是要继续……但我坚定地认为,必须在自己还能动的时候结束生命。”

早报专稿1月24日,身患脑部绝症的英国退休女医生安·特纳在她67岁生日前一天,吞下致命剂量的麻醉剂后,在瑞士苏黎世一个协助自杀诊所安静地离开了人世。

虽然还有对生的留恋,但曾目睹罹患类似绝症的丈夫如何在煎熬中死去的安,还是说服了孩子们给她“尊严死亡”的权利。在接受同赴瑞士的英国记者对她临终前的采访时,安面对镜头平静地说:“在异乡死去很艰难,我必须在我还能动的时候,来到这个允许安乐死的国家。”

2002年9月,安的丈夫杰克·特纳在不断恶化的MultipleSys-temsAtrophy折磨下痛苦地死去,那段经历让安铭心刻骨。然而仅仅时隔数月,2003年1月,安就被确诊罹患了“进行性核上眼神经麻痹症”(PSP)。

这一罕见的脑部绝症将逐渐侵蚀人的神经末梢。PSP的病人一般能活7年左右,其间病情会不断恶化,病人的平衡、视觉、行动、语言以及吞咽等都会出现问题,直到肺炎或呼吸困难等并发症最终要了病人的命。

“妈妈一直到2004年12月才告诉我们她的病,而且她停也没停地说,‘我决定自杀’。”安39岁的儿子爱德华·特纳说,“我们极力反对,希望妈妈能彻底打消这个念头。”

但安告诉她的3个孩子,她不愿意像丈夫那样死去,而且“每个人都应该有尊严死亡的权利”;去年10月,她甚至试图在家中自杀。在最终征得三个孩子的同意后,安开始准备分发给朋友和邻居的100多封遗书。在这些打印并经她本人签名的信件中这样写道:“很多人劝我,即使有了这种病,生命还是要继续……但我坚定地认为,必须在自己还能动的时候结束生命。我希望您理解并且不必太悲伤。”这些信将在她死后陆续寄到收件人手中。

一切准备就绪后,安在孩子们的陪伴下,于上周末踏上前往苏黎世的旅程。安是协助自杀诊所Dignitas接待的第42位英国人,但与众多不愿公开身份的求死者不同,安邀请了英国广播公司(BBC)和英国PA通讯社的记者和她同行。

在离开人世前夕,安在可以俯瞰苏黎世湖的宾馆房间里留下了珍贵的采访录像。“我知道大家说我看起来不错,可我并不好。我厌烦了依靠别人生活。”安说。她在英国曾多次接受心理评估,“他们认为我理智又清醒。我的决心毫不动摇。”

在与家人一起共享香槟晚宴和音乐会的次日,当地时间1月24日下午1:05,安·特纳在儿子爱德华和两个女儿的陪伴下,沉沉睡去。半小时后,安被宣布死亡。

这一被镜头真实记录下的一个安乐死病人的故事,立即在英国引发了强烈反响。关于“安乐死是否应该合法化”的争议性话题,也再度成为焦点。

反对安乐死的人士对此进行了批评,认为此举是完全错误的。英国生命联盟的行政长官茱丽亚·米林顿说,她很遗憾安·特纳如此不珍惜生命,并指责帮助她安乐死的医生非常不道德。

不过成立于1935年的英国自愿安乐死协会负责人黛博拉·阿内茨却说,发生在安身上的“令人心碎的遭遇”足以促使政府和社会重新审视对安乐死的态度。“如果安乐死在英国合法化,像安这样的人就不用提早结束生命。”

该协会的一名成员则说了他在Dignitas看到过的真实一幕:“我从未在真实生活中看到过人自杀,但当我看到那个坐在轮椅里的痛苦的女人服下麻醉剂后,我没有一点悲伤,只为她高兴,因为那种生活她早就不想继续了。”王靓

中新网1月26日电据中国外交部消息,中国驻以色列使馆发布2006年第1号紧急安全公告。

公告说,巴勒斯坦第二届立法会选举即将举行,巴、以安全形势非常敏感。中国大使馆再次提醒在以中国公民及来访团组,加强自我安全防范意识,尽量避免在繁华地带逗留,及时与在以朋友及国内家人联系;如遇紧急情况需要协助,请与大使馆联系。

此外,公告还指出,当地时间2006年1月19日下午15时45分,以色列特拉维夫市老公共汽车站附近发生自杀性爆炸袭击,袭击者身亡,至少20余人受伤。这是自去年2月以巴之间实现暂时停火以来的第6起自杀性爆炸事件。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宣布对此事负责。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在事发后立即启动了应急安全机制。领事部官员正奔波于特市各主要医院。经以色列警方和各医院证实,伤者中尚未发现有中国公民。

国际在线消息:近日,澳大利亚一对夫妇在海滩上散步时,无意中遇到了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们在沙滩上被一块“石头”绊倒,而这块“石头”竟然是一块价值近100万美元的稀有灰琥珀。

据俄罗斯纽带新闻网1月25日报道,近日,澳大利亚赖特夫妇在该国南部某处海滩上散步时,偶然间被一块“大石头”绊倒。由于这块“石头”外形奇特,赖特夫妇出于好奇心将它带回了家。为了探究这块“石头”的真实“身份”,随后,赖特夫妇将“石头”的照片公布在互联网上,希望有关专家能够辨认出它的“身份”。很快,有关专家给他们发来信件答复说,这块“石头”是自然界非常罕见的灰琥珀。

报道说,灰琥珀的一项主要工业用途是制造各种香料。目前,国际市场上每克灰琥珀的售价超过65美元,此次赖特夫妇发现的这块灰琥珀的重量约为14.75千克,因此,它的市场价格接近100万美元。(国际在线独家资讯付华一)

早报专稿由于俄联邦国家生态监察署绝大多数环保专家近日联名对项目技术生态标准做出否定结论,俄石油运输公司东线太平洋石油管道(泰纳线)建设项目不仅无法在今夏实现开工,价值115亿美元的工程面临再次被冻结的威胁。

为了向亚太国家,特别是迅速增长的中国和日本市场,输送在东西伯利亚开采的石油资源,俄石油运输公司决定承建东线太平洋石油管道,设计年运输能力总计8000万吨,计划分两个阶段建设。第一阶段管线全长2400公里,从泰舍特至中国边境附近的斯科沃罗季诺,并在滨海边疆区佩列沃兹纳亚湾建设石油运输终端,东西伯利亚石油经管线运至斯科沃罗季诺后,转经铁路运往中国东北,预计年运输能力3000万吨;第二阶段管线从斯科沃罗季诺到纳德德卡市附近的佩列沃兹纳亚湾,预计年运输能力5000万吨。

东线太平洋石油管道项目备受俄罗斯国内外媒体和民众的关注。俄石油运输公司已经筹备了几年时间,但项目至今未能开工建设。2003年,俄石油运输公司提交首个项目技术生态标准,被国家生态监察部门否决,原因是管线距离贝加尔湖岸过近,建议管线移后80~100公里。俄石油运输公司被迫放弃这一方案。

2005年10月,俄石油运输公司向监察部门提交最终管线方案,约100公里长的管线将在贝加尔湖岸800米处经过。生态专家再次发难,称管线距离湖岸过近,将对贝加尔湖生态和珍稀生物构成致命威胁。俄自然资源部支持生态专家意见,后来在普京总统直接过问要求加速项目进程后被迫打开绿灯。但是,国家生态监察署再次成为东线石油管道项目建设上的拦路虎。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1月24日,国际绿色和平组织俄罗斯分部消息人士宣布,俄联邦生态监察署东线石油管道项目审查委员会52名专家已有43人签名,反对俄石油运输公司提交的管线方案。全世界野生自然基金会俄罗斯分部自然保护政策室主任叶夫根尼·什瓦尔茨24日宣布,俄石油运输公司提交的项目技术生态标准人为地低估了这一地区的地震风险,一旦发生事故,管道中的石油可能大量流入贝加尔湖,将造成巨大的生态灾难。什瓦尔茨表示,俄联邦生态监察署近日将正式签发审议结论,如果官员们同意生态专家的意见,俄石油运输公司必须重新起草项目方案。

俄生态监察署官员24日未就此消息发表任何评论。不过,一位官员认为,监察署未必会在总统压力下无视生态专家们的意见,强行通过项目方案。俄自然资源部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国家生态监察署由总理弗拉德科夫直接领导,不排除总理为了执行总统命令要求监察部门开绿灯加速项目建设进程的可能性。

俄天然气工业银行分析中心主任谢尔盖·苏维罗夫认为,如果生态监察署最终签发否定结论,东线太平洋管道项目造价可能提高15%~20%。俄罗斯石油公司发言人拒绝就此发表任何评论。

中新网1月26日电据路透社报道,巴勒斯坦伊斯兰军事组织哈马斯26日声称已经在巴勒斯坦议会大选中获胜,这一结果使得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领导的法塔赫党受到挫折,同时也将重塑中东地区的政治格局,甚至危及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进程。

哈马斯领袖伊斯马尔·哈尼耶表示:“哈马斯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地区赢得了70多个席位,这使得我们拿到了超过半数的选票。”法塔赫一位高官也表示,看起来哈马斯正在朝着组建下一任政府迈进。哈马斯一位高官则称,不排除与法塔赫和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的可能性,这位官员说:“我们坚信将可以与其他政党建立伙伴关系,我们将在与巴勒斯坦领导层协商之后研究组建政府的问题。”

哈马斯自2000年巴勒斯坦不停地发生起义活动以来已经在以色列实施了近60次自杀式爆炸活动,其这次利用了法塔赫内部不和以及长期执政的法塔赫曝出贪污和管理不善丑闻而获得了民众的支持。

哈尼耶说:“这是巴勒斯坦民众的胜利,他们不愿再忍受(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占领,巴民众这次选举就是要支持抗以行动,希望能够建立一个以政治合作为基础的新的政治体制。”

美国总统布什25日表示,他不会与哈马斯打交道,因为华盛顿视哈马斯为恐怖组织,除非哈马斯放弃其寻求摧毁以色列的政策。美国方面称,其将接受这次巴勒斯坦议会选举的结果,将其视作民众的意愿,但明确表示阿巴斯应该让哈马斯处于反对派的地位。

以色列方面也表示,如果哈马斯在新政府当中占据一席之地,那么未来的巴以和平进程就将受损。以色列代理总理奥尔默特说:“我们不会与不把反恐视作最基本的承诺的一个政府进行谈判。”

阿巴斯此前称,巴勒斯坦政府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哈马斯加入其政府也要与以色列恢复早就陷入僵局的和谈。(春风)

中新网1月26日电据美联社报道,巴勒斯坦总理艾哈迈德·库赖的办公室表示,总理库赖等全体内阁成员已经递交辞呈,因为哈马斯赢得此次选举,意味着他们将领导新一任巴勒斯坦政府。

上述辞呈是立法委选举之后要求走的一个形式,但辞呈提交的时间,即在官方宣布选举结果之前几个小时这一点让人惊讶。来自库赖办公室的声明并没有提及哈马斯的名字。

根据巴勒斯坦法律,巴领导人阿巴斯现在必须请在立法委占据多数席位的政党组建一个新的政府。哈马斯及阿巴斯领导的法塔赫党的官员表示,他们预计哈马斯在这次选举中赢得稳固的多数。官方结果将在26日晚些时候宣布。(春风)

中新网1月26日电新加坡联合早报今天发表署名文章说,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约瑟夫·奈的中国软实力崛起论无非是“中国威胁论”的“软实力”版本。其最大的影响在于为美国加紧遏制中国发展、维护美国在21世纪的全球霸主地位提供了一个新的借口。

2005年12月9日的《华尔街日报》刊登了约瑟夫·奈(JosephS.Nye)一篇题为《中国软实力的崛起》(TheRiseofChina'sSoftPower)的文章(下文简称《崛起》)。文章指出中国软实力的崛起威胁美国利益,并呼吁美国采取措施遏制中国软实力的发展。

约瑟夫·奈自称于上世纪90年代首先提出“软实力”的概念。按照他2004年的著作《软实力:世界政治中的成功之道》(SoftPower:TheMeanstoSuccessinWorldPolitics)一书的观点,软实力包括三要素:一、文化;二、意识形态、政治价值观;三、外交、对外政策。令人有些意外的是,约瑟夫·奈在该书中既不看好也不强调中国的软实力,而且认为同美国相比,中国的软实力微不足道。然而一年后,他却成为“中国威胁论”之“软实力”版本的始作俑者。那么,是什么刺激了他呢?《崛起》一文开篇点明了这条“导火线”。

如在《崛起》开篇所述,2005年,美国被排斥在东亚峰会之外,以及英国广播公司的一项民调显示了美国软实力的下降。约瑟夫·奈认为是中国软实力的崛起损害了美国的利益,二者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因此中国软实力的崛起是个急需处理的问题。

这种说法体现了国际关系学中传统现实主义的“零和”观点;可是约瑟夫·奈几十年来一直是国际关系学界新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批判(新)现实主义的急先锋之一;而新自由主义是反对“零和”论调的。

另外,不知是奈无意忽视了还是故意曲解了东亚峰会所反映的真实问题。约瑟夫·奈咬住美国未受邀参加东亚峰会这一点,将美国软实力相对下降的责任栽赃到中国头上。

约瑟夫·奈不是从美国自身寻找软实力下降的原因,而是拿中国充当“替罪羊”。近年来,美国的单边主义和霸权行径激起众怒,这才是美国在民调中支持率下降的根本原因。

可是约瑟夫·奈的言论可苦了中国。就算你中国在经济、军事上不怎么构成威胁,你软实力的发展也伤害了美国利益,所以必须受到制约,岂不是“中国威胁论”的“软实力”版本?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