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年毕业后的真实工资和生活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36:43

对此类诟病,煤炭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钱平凡指出,“官煤勾结”并非祸起市场化改革,问题恰恰是市场化改革进展缓慢、没有到位所致。

中国的煤炭行业长期处于垄断状态。1996年,国家确定了“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实行有偿开采”的原则,矿业权市场化改革由此上路。但是,资源市场的真正放开不仅仅是允许矿业权流转,还应构建以市场为主导的资源价格形成机制。由于《探矿权采矿权招标拍卖挂牌管理办法(试行)》出台仅两年,以及相关政策的缺失,矿权一级市场仍然处于扭曲状态,从而导致二级市场的真实市场价格难以形成。

2003年,全国新设立采矿权2.44万个,是当年通过二级市场转让而来的近60倍。由是,更多的矿权转让以非市场价格进行,定价多处于“灰色地带”,寻租行为相应而生,且愈演愈烈。

“如果(采矿权)都以公开招标的做法进行出让,‘官煤勾结’就不会如此大行其道”。钱平凡认为,正是当初国有煤矿从国家手中获取资源是以非市场化的、行政划拨的方式,低价甚至无偿,才导致“官煤勾结”盛行,一些私人资本以很低的代价进入需要高投入的煤炭产业。

矿权一级市场难以形成,与煤炭行业的现状紧密相关。我国煤炭行业呈现高度两极分化的产业布局。一极,是以“小、散、滥”著称的小煤矿;另一极,则是大型煤炭企业国有资本“一枝独秀”。国有煤炭企业尽管近些年进行了公司化改革,部分优质企业海外上市,但总体而言,大型煤炭企业鲜有外部资本进入,重组改制迟缓。

中国能源研究会研究员吴钟瑚分析指出,煤炭资源的开发需要一个严格的准入制度,如技术、管理条件和资金实力等的要求。目前这方面的制度还不完善,国内的矿权审批很多带有随意性。而待准入以及安全监督制度等建立健全后,国家面临的就是如何确保有效监管的问题。

钱平凡则认为,国有资本的退出,将有利于政府部门在监管职责上的清晰,腾出手来抓安全监管和环境保护,制定煤炭资源的合理开发规划;且可以通过出售股份换来的资金,解决国有煤炭企业安全历史欠账的遗留问题。

除了有关部门的“清退令”,为治理“官煤勾结”,一些地方政府近来再度启动针对小煤窑的全面治理,其中不乏以行政手段对其强行关停者。对此,有专家建议,应启动以产权改革为标志的全行业深层次改革,以市场的手段实现煤炭产业的优胜劣汰、合并重组,实现煤炭安全生产的治本求变,从而有力斩断“官煤勾结”。

市场化手段的合并整合和以行政手段人为做大,虽然都可以使煤炭企业在形式上“变大”,但两者的实际效果并不相同。

在市场化并购活动中,尽管可能出现“蛇吞象”式的中小型企业收购大型企业的案例,但是,政府可以较为客观地对收购者的各个方面进行评估,包括安全生产水平;国家安监部门也可以对企业提出较高的安全生产要求。当它收购了效益不好、安全设施较差的其他煤矿时,也会致力于提高后者的安全生产水平,因为一旦被收购者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将会影响到整个集团的生产。

反之,以行政手段为主导的合并重组,尽管收购者的规模较大,但其经济实力、生产效率、安全生产水平却未必较高。此外,行政主导的整合多以地域来划分,政府和地方安监部门对于收购者的各项要求,包括安全生产水平,可能因此大打折扣;收购主体貌似庞大,却并不能降低安全隐患。同时,这种人为的捏合,其结果往往是“换汤不换药”,无论对收购者还是被收购者,在各个方面——包括安全生产水平,都不会产生明显的影响。

“官煤勾结”导致的后果是无监管,所警示的也恰恰是政府在安全监管方面的职责所在。政府应当借治理矿难频发、制止“官煤勾结”的时机,加快煤炭行业的市场化改革,从而使“官煤勾结”失去土壤,使煤炭企业真正实现有效益的规模化。

中新网10月3日电据美国侨报报道,针对有媒体报道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称台湾为“主权国家”,美国国务院日前指出,美国继续信守三项公报以及《台湾关系法》,反对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同时鼓励两岸对话。美国政府表示,此一立场没有改变。

麦克莱仑表示,美国有关台湾的政策维持不变,且美国总统布什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9月13日在纽约会谈时,布什也重申了美国立场。

布、胡会面后,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洲部门资深主任葛林表示,布什告诉胡,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不变,此一政策以“三项公报、台湾关系法、反对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不支持台湾独立、对话能够延伸到台北与北京间”为基础。

新闻总署此一讯息并未说明麦克莱仑谈话的时间及场合,不过显然是对拉姆斯菲尔德的谈话加以澄清。按拉姆斯菲尔德在8月23日的记者会上答覆问题时说,有关台湾对美的军事采购,“我一向认为,国家,主权国家必须自己决定怎么做…如果他们决定不做,或者他们决定要做,那要取决于他们”。拉姆斯菲尔德的意思是,这件事要由台湾自己决断。不料有人拿“主权国家”一词作文。

中国台湾网10月3日消息蒋经国子、台湾“立委”蒋孝严,积极争取成为明年的台北市长候选人,他在10月1日播出的香港电台的节目中畅谈了自己的想法。

蒋孝严表示,明年台北市市长选举,马英九不能再选,台北市不可以再失掉,台北市如果被民进党拿走的话,2008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就会有困难。

至于如何在台北市得到支持,蒋孝严认为:“首先,你要参选让他们知道你是来服务的,要做的官我也做了差不多,现在是需要把台北市市长的位置守好,这是一个使命。”

“我觉得担任台北市市长是要有政策与责任,要把台北市可居住的层次提高。台北市在进步,马英九先生也做得不错,但是我觉得这并不是在几年内可以做好的,一定要往前去提升。”他说。

外界曾有评论说,马英九接任中国国民党主席后,疏忽了台北的市政。对此,在7月的国民党主席选举中支持王金平的蒋孝严称,马英九应该是市长兼主席,这样的比例在他的工作上才是正确的,而且他可以倚重党的秘书长去处理党的事情。

蒋孝严认为,现在国民党最重要的是团结,要是只改革而不团结,这党是不行的,先团结才改革比较切合实际。

在谈到对两岸关系进展有何期许时,蒋孝严表示,第一是要和平,第二是共同发展。在两岸关系上,很多事情是人民在做,但是政府还是必须参与。

蒋孝严说:“‘独’在台湾是很敏感,我们强调统一之前,我们要强调‘统合’,社会、经济的交往都已经发生,统一就会水到渠成。”

关于包机问题,他说,要把包机变成节日化、周末化,这是为了台商而设的包机,经过两次之后,对象不只是台商,他现在推动的是观光包机。现在大陆的意愿很强,问题是卡在民进党,希望有所突破。

他表示,“三通”问题对两岸来说是很重要的,而民进党很多作为,包括在包机问题上都是被动的,“如果他们不做,那我们只好期盼在2008年把政权拿回来,由我们来做。”(言恒)

科技讯北京时间10月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YoshioUtsumi近日表示,该组织已经作好从美国手中接管互联网的准备。

YoshioUtsumi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已经作好充分的准备,随时都可以接手互联网管理权。国际电信联盟具有丰富的通信行业经验,完备的组织结构,以及同各国政府或私营机构密切的合作关系,因此是管理互联网的最合适人选。”

美国政府一位高级官员本周四拒绝了将互联网根服务器移交联合国组织的提议,重申美国仍将继续行使对互联网的管理职权。美国负责协调国际通信和信息策略的官员大卫-格罗斯(DavidGross)表示:“我们不会同意由联合国管理互联网,很多国家希望互联网由联合国管理,但我们认为这无法接受。”

联合国世界信息社会峰会将于今年11月在突尼斯举行,美国和欧盟都在日内瓦举行的最后一次预备会议上表明了对互联网控制权的态度。在本届联合国世界信息社会峰会上,互联网根服务器应当由谁控制将成为一个重要议题,各国都希望能建立一种公平的互联网资源分配方式。

欧盟建议互联网域名和地址管理应该采取一种“合作模式”,由各国政府和私营机构分享互联网的管理权。格罗斯则认为,这一提议表明欧盟已经彻底改变以前的立场,为政府控制互联网打开了方便之门,目前部分国家政府已经开始对互联网内容进行审查。欧盟发言人大卫-亨顿(DavidHendon)表示,格罗斯的看法是对欧盟提议的曲解。他说:“尽管很多欧盟国家对ICANN管理互联网表示满意,但也有一些国家认为美国控制了过多的互联网资源。”欧盟认为,互联网和ICANN应当置于国际法的管辖范围之内,而不是美国法律。(马丁)

本报讯(记者陈捷叶子)爷爷因顾着打麻将,竟弄丢了3岁半的孙子。事发于9月29日,孩子的父亲、家住从化麻叁村的李先生一家从此陷入焦虑之中,到处寻找孩子未果。

李先生昨日悲痛地告诉记者,儿子不见后一家人都没法正常生活。他和妻子工作很忙,孩子主要由爷爷照看。“平时孩子跟爷爷一起的时间比跟爸妈多得多,我们也很放心”,李先生说,3岁半的儿子如今已有80厘米高,圆头圆脑人见人爱。

9月29日上午,爷爷带着孙子到河滨公园散步。爷爷还记得,那天孩子穿了件红色T恤背心、黑色中裤,没穿鞋。逛了没多久,爷爷遇到了好些熟人,大伙正开桌打麻将,劝爷爷也来玩两手。爷爷吩咐孙子在旁边的滑梯玩,自己就坐下来打麻将。玩到11时20分左右,爷爷突然想起孙子,向周围看了一圈,竟不见了孩子。他马上跑遍公园、回家路途和孩子平时爱去的地方,到处向人打听,但都见不到孩子的影儿。爷爷急得六神无主,哭着通知了儿子夫妇。

李先生夫妇报警后,3日来不停寻找孩子,但都没有结果。李先生表示,儿子能说出自己和家人的名字及家庭地址,如有好心人提供孩子下落,他和家人将非常感激,联系电话可拨打13711446390或13078874230。

总结我家几年来的理财经验,觉得“财政大权”应该垄断在一个人手里,才能更好地统筹安排,发挥出更大的威力来。

记得结婚不久,房子、儿子不约而至,手中的票子又太少,任我如何精打细算,还是日日捉襟见肘,拮据的经济把我这个鲜润光艳的新娘子,渐渐折磨得没精打采。老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终于胸脯一拍挺身而出,接管了我家的理财重任。老公每月初捏着少少的几张票子,趴在书桌上写写画画,那神情俨然是一个运幄维筹的大将军。在老公的苦心经营下,我们不仅还清欠债,还慢慢地有了些积蓄,小日子越过越滋润起来。

后来,我俩都考上了业余大学,每个双休日及寒暑假都要到岛内(我们住在集美)上课。老公很体贴,主动把一半的财政大权还给了我。正巧那年长工资,我卡里的钱总是源源不断,让多年未操心钱的我很是过了把购物瘾,名贵的首饰、精美的发卡、漂亮的服装,还有各种各样别致的饰品,我都毫不吝啬地一一搬回家,心血来潮时还要进美容院享受一回。而精打细算惯了的老公也开始放开手脚花起钱来,渐渐地,他的应酬越来越多,生活越过越丰富,喝酒、品茶、打牌、搓麻,越学越精通。我家的财政在不知不觉中由一人垄断进入了两人一起潇洒的阶段。我们都没想过节约,反正房子有了,孩子还小,奢侈一点有什么关系呢?

潇洒的日子只过了两年,就见同学中有人买了大套房,有人买了小车。我顿时紧张起来:再毫无计划地潇洒下去,很快就会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我于是主动上交了银行卡和存折,诚恳地请求老公再次独揽财政大权。老公马上集中了家里的存款,又向亲戚借了一些,当机立断买了一套楼中楼。仅仅一年,这套楼中楼就增值了20万元。

如今,我的所有工资卡都在老公手里攥着,和老公的工资一起用来还按揭、奉养老人、抚养孩子以及一切日常开销,我逛街、买书、郊游的花费,则靠稿费收入。虽然不能像以前那么潇洒了,但我还是很开心,因为我已经再次领略到了“财政大权”垄断的好处。

科技讯: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消息,北京时间今日下午17:30将揭晓2005年度诺贝尔奖第一个奖项: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根据阿尔弗雷德·诺贝尔逝世前立下的遗嘱,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由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卡罗琳医学院负责颁发。颁奖仪式于每年12月10日,诺贝尔逝世周年纪念日举行。诺贝尔生理医学奖是为了表彰前一年中在生理学或者医学领域有重要的发现或发明的人。

起初,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评选是由卡罗琳医学院的教员完成的。现在,根据诺贝尔基金会的相关章程,评选由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大会(NobelAssembly)负责,大会由50名选举出来的卡罗琳医学院名教授组成。

生理医学奖的评选程序大致为:卡罗琳医学院的诺贝尔大会任命一个工作委员会——诺贝尔委员会(NobelCommittee)负责前期工作。

当早报的现场记者在围头追风时,却感到风平浪静。驻守气象部门的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泉州气象局张副局长称,这就是台风眼中的平静。

龙王是一个完美的台风,圆而匀称———这是2000年以来,我看过的最完美形状的台风。”泉州气象台张台长如是介绍。

台风龙王10月02日21时位于北纬24.5度,东经118.6度,即在泉州正南方44公里,近中心最大风力12级以上,中心气压970百帕,移速20公里/小时。

记者从泉州气象台了解到,1号晚上8点到2号晚上8点,泉州市区降雨77毫米,晋江61.7毫米,永春37.9毫米,德化27.0毫米,崇武38.4毫米,惠安县城96.3毫米。截至昨晚20时,市区雨量77毫米,为暴雨量级,19时20分测得市区瞬间最大风速20米/秒,相当于8级大风。

张台长介绍,昨天傍晚6时左右,莆田一小时内下了70多毫米,这简直像是一桶水直接泼下来。

台风龙王在泉州范围内实现第二次登陆,成为了今年第一个登陆泉州的台风。

龙王的威力,在福州泉州一带显示得淋漓尽致,记者被派往“龙王”最可能登陆的晋江围头。

由于下午的狂风暴雨,龙王的威力叫人心揪得紧紧的,随着采访车往晋江行进,记者对暴风雨到来的准备更加紧张起来。

从泉州开往晋江的路上,风雨渐渐小了,在池店一带公路上积水比较严重,不少车辆在近半米的积水中艰难行进,一路上没有看到其他异常,有的广告牌被狂风吹破,布条四处飘扬,在晋江市标一带积水也比较严重。

此时地面上有稍微积水,但是雨已经完全停了,当地风力大约在3-4级左右,海面上相对平静,用风平浪静来形容当地情形则相当贴切,记者在海边一带走一圈,此时得到的消息是台风已经距离围头海边仅十多公里。

在围头村内,大部分村民已经关上大门,几家小卖部还开着门,村里供电正常,除了身着草绿色雨衣的民兵在四处巡逻,民居内情况一切正常,温暖的灯光从窗子透出,隐约传出电视机的声响。

晋江围头渔港内,成排的民兵拿着强光电筒四处巡逻,当地边防派出所的民警也守卫在港口旁。

据围头港一名保安介绍,昨日上午开始,围头一带开始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人都走不出去,这样的情况持续到晚上7时左右,风雨渐渐小了,直到后来风小下来,雨完全停下。

9时25分左右,记者来到晋江围头村委会,村委会内灯火通明,金井镇洪副镇长等人正在办公室内部署抗风。据围头村支部委员兼民兵营长洪先生介绍,自从得到消息“龙王”有可能在晋江登陆后,他们从昨天下午按照上级部署,各类抗风人员全部到位,通知船只进海避风。他介绍说,从早上6点开始,以当地民兵营、围头民兵哨所人员为骨干成立巡查队,在村两委的带领下配合当地边防派出所四处巡查,防止有渔民再私自下海发生危险,他们还组织人员对沿海一带30多座临时搭盖的建筑进行检查,将100多名外来渔民转移到旧村委会和其他安全地方。

一名当地老人告诉记者。他说,到现在已经整整45分钟没有风雨了,以往台风已经数次在围头登陆,依照他的经验,往往处于台风正中心的地点是最安静的,风小雨停,而这样的时候,台风已经在别处闹翻了天。

晚上9时50分,记者得到消息,“龙王”已经正式在围头登陆了,而记者所在的位置,正是台风最中心的“台风眼”。得到消息后,正在港口密切监视台风动向的民兵和民警们不禁松了一口气。此时依旧风平浪静,记者围绕着村子绕了一圈,发现一切正常。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