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II抄底折射本土机构软肋 考核期掣肘长期价值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53:27

伦敦警察厅反恐部门首脑克拉克称,闭路电视录像显示,这四名男子于星期四八点三十分来到国王十字车站,这一时间大约是爆炸开始前20分钟。克拉克说:“法医和强有力的其它证据显示有一名疑犯在地铁爆炸案中丧生,在其它三起爆炸现场则发现了另外三人的财物。调查工作让我们关注这四人的活动,其中三人来自西约克郡。我们正试图确定他们在上星期爆炸事件前的活动,特别是确定他们是否在爆炸中丧生。”

英国《太阳报》将他们称为“炸弹男孩”,《每日邮报》则以“四个来自郊区的自杀式爆炸者”为题报道了此事。这4名英国嫌犯涉嫌制造了至少50多人死亡的地铁爆炸案,这可能是西欧首例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伦敦警方12日表示,四名嫌犯一同来到伦敦。据报纸报道,他们都带着军用背包,里面装有4.5公斤高爆炸弹。

《每日镜报》头条称,这4名土生土长的英国青年都来自普通家庭,喜爱足球和追逐漂亮女孩。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使他们决定成为自杀式凶手。

利兹市3名嫌犯的邻居们在得知可能是他们身边的年轻人制造了地铁爆炸案时,都感到非常震惊。

《泰晤士报》采访了22岁嫌犯、刚从体校毕业的沙赫扎德-坦维尔的邻居,他说:“他是个可爱的男孩,与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他非常幽默,总能让你发笑。说他去伦敦制造爆炸案,真的难以置信。干这种事不是出于他的本性。”另一位邻居阿齐-穆哈迈德对《卫报》记者说:“坦维尔曾在快餐店里帮助他父亲做生意。10天前,我和他在公园里打过一次板球,他对政治一点都不感兴趣。”

第2名来自利兹的嫌疑人年仅19岁,他的堂妹对《泰晤士报》记者说:“他经常惹事生非,父母对此非常担心。我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但1年半或2年前,他突然改变了,开始虔诚地信仰宗教。”

据说第3名利兹嫌犯是个30岁的已婚男子,他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妻子的娘家人对《每日邮报》记者说:“最初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认为他不是传统的穆斯林。他不留胡须,不戴帽子。不过,他看起来真的很正派。据我所知,他从没惹过事。他去过几次巴基斯坦,但时间都不长。”

布什总统星期二在白宫的一个私人会议称,美国情报部门正在对伦敦爆炸案制造者的名字进行核对,以查看他们是否与美国有联系。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互联网安全系统主管诺曼说,总统在会见国家基础设施顾问委员会委员时称,伦敦爆炸案为自杀式爆炸。

两个伊斯兰武装组织已宣称对伦敦爆炸事件负责。至少有五十二人在爆炸事件中丧生,警方以前曾称,无证据表明伦敦爆炸案是自杀式爆炸,爆炸可能是由定时炸弹引发的。(昆仑)

新华网莫斯科7月13日电(记者宋世益)莫斯科市中心13日上午发生一起歹徒持枪抢劫运钞车事件,100万美元现钞被抢,两名运钞员被歹徒打死,1名运钞员伤势严重。俄警方已开始缉拿凶手。

俄警方透露说,这起抢劫案发生在莫斯科时间当天上午9点左右。当3名运钞员乘坐的防弹运钞车驶抵外贸工业银行的一家分行门前时,几名头戴面具的歹徒突然从停在旁边的一辆黑色伏尔加牌轿车里冲出,用冲锋枪朝运钞员开火,一名运钞员当场被打死,另外两人受伤,其中一人在医院不治身亡。歹徒在抢得巨额现钞后,乘黑色伏尔加牌轿车逃离现场。案发过程中,一名运钞员曾几次举枪向抢劫分子还击,一名犯罪分子可能被打伤。

警方认为,从犯罪分子十分清楚运钞车送款的时间、地点等现象分析,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抢劫事件。警方已宣布采取代号“火山—5”的专门行动缉拿凶手。

据新华社报道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中央委员会主席法鲁克·卡杜米11日说,已故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系遭以色列投毒致死。

“我可以明确证实,阿布·阿马尔(阿拉法特)曾遭下毒,”流亡国外的卡杜米在突尼斯告诉媒体记者。他补充道,曾经担任阿拉法特20多年私人医生的阿什拉夫·库尔迪可以“证明阿布·阿马尔呈现中毒症状”。卡杜米说:“毒药被放入食品和他服用的药品内。”

2004年10月,阿拉法特健康状况突然恶化。在阿拉法特转往巴黎救治前,一些医生为他作了检查。但这些医生对阿拉法特的病情一直只字未吐。卡杜米说,巴勒斯坦卫生部长祖赫尼·维海迪已在突尼斯见到了这些医生。

中新网7月13日电据路透社报道,英国内政大臣查尔斯-克拉克13日表示,涉嫌参与制造伦敦连环爆炸案的4名英国男子可能是“更大社团”的一个部分,该社团与一些国际组织必定有联系。

克拉克表示,制造连环爆炸案的该犯罪组织竟然在英国本土成长起来,这使他感到非常惊奇和震惊,但这一事实并不影响欧洲各国在安全问题上进行更为密切的合作。克拉克最后表示,他将游说欧洲议会通过这样一条法令,即通过法律强制手段保留电信记录,以便帮助警方对恐怖主义及严重犯罪行为进行调查。(春风)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法新社披露,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中央委员会主席法鲁克-卡杜米7月11日对媒体表示,他的前任、已故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是被以色列毒死的。

卡杜米非常肯定地说:“我绝对可以证实,阿布-阿马尔(阿拉法特的曾用名)是被毒杀的。”按照卡杜米的说法,以色列派人在阿拉法特吞食的食物和药物中下了毒。他援引担任阿拉法特私人医生20多年的约旦籍人阿什拉夫-库尔迪的话称,阿拉法特出现过中毒的症状。库尔迪在去年阿翁病重期间曾检查过阿拉法特。

2004年10月底,阿拉法特突然病重,随后被送往法国巴黎郊区的一家军医院进行救治。同年11月11日,这位巴勒斯坦著名政治家不幸去世。由于法国方面严格保护患者隐私权,阿拉法特在巴黎军医院的病历外界一直不得而知。不过,阿拉法特的侄子和巴勒斯坦当局均得到了阿翁的医疗记录。巴勒斯坦当局还设立了一个由医生组成的特别委员会来研究病历的细节。

由于阿翁的死因缺少透明度,有关各方一直为此争论不休。有人认为,阿翁是因致命的血液病自然死亡;也有人认为,阿翁遭到了以色列方面的毒手。在阿翁突发重病期间,巴勒斯坦官员曾一度怀疑有人向阿翁投毒,但最终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法国《世界报》11月17日援引“十分可靠消息人士”的话说,阿翁死于血液凝固失调,而非中毒。医生认为阿拉法特去世时,身体处于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的状态。当人体处于这种状态时,“正常情况下保证适当凝血的机制完全被破坏……可能导致内出血甚至死亡”。

弥散性血管内凝血是一种继发于很多基础病变的综合征,以全身凝血系统激活、纤溶系统紊乱、纤维蛋白沉积、多器官内微血栓形成为特征。许多情况下,患者最终出现广泛出血和多器官衰竭而死亡。

尽管法国方面明确否认“投毒说”,但有关“以色列下毒手”的阴谋理论仍然非常流行。很多巴勒斯坦民众认为,阿拉法特并非死于自然原因。总部设在迪拜的阿拉伯电视台在阿翁逝世后不久作了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80%的阿拉伯受访者认为阿拉法特死于以色列的投毒。

虽说那些“以色列毒杀阿翁”论者拿不出多少确凿的证据,但以色列确有向阿翁投毒的“前科”。据报道,以色列数次企图向阿拉法特投毒。1976年,以色列情报机构收买了曾在阿拉法特办公室工作过4年的赛伊德,让他在阿拉法特的饭食中放入米粒般大小的毒药丸。但赛伊德在下手时突然良心发现,把真相告诉了阿拉法特,使阿翁逃过一劫。2003年5月下旬,有人向阿拉法特寄了一个包裹,巴勒斯坦安全机构人员在这个包裹中发现了一些神秘的白色粉末,最后查明这些粉末是炭疽病菌。

接替阿翁担任法塔赫主席的是旅居突尼斯的卡杜米。不过,卡杜米不愿意返回巴勒斯坦领土,一直在突尼斯过着“流亡”生活。(唐新)

法鲁克-卡杜米1931年8月18日生于巴勒斯坦纳布卢斯,是一位逊尼派穆斯林。1954年至1958年,卡杜米就读于开罗美利坚大学,攻读经济学。在开罗期间,他与阿拉法特、哈拉夫等人共同参与了法塔赫的筹建工作。

1958年,卡杜米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一个发展委员会供职。因参与政治活动被开除后,他回到沙特阿拉伯,在石油和矿业资源部工作。1959年,他前往科威特,出任卫生部下属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达6年之久。在此期间,他继续致力于法塔赫的发展与巩固工作。

1966年,卡杜米被科威特驱逐此后,他专心致力于巴勒斯坦的抵抗运动,并化名阿布-卢图夫,具体负责法塔赫在埃及的联络工作。1969年,他当选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委员。1970年9月,卡杜米被约旦当局逮捕,获释后前往贝鲁特。

1973年4月,卡杜米任巴解组织政治部主任,担当起与阿拉伯各国的联系工作。1989年4月,他出任巴勒斯坦国外交部长。1993年11月,他出任巴勒斯坦经济委员会副主席。1996年4月25日,卡杜米再次当选为巴解组织执行委员会委员。2004年11月11日,卡杜米被推举为法塔赫主席。(唐新整理)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当地时间7月13日清晨4点左右,巴基斯坦南部发生三列旅客火车相撞事故。据铁路部门官员和警方称,事故造成100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死亡数字有可能进一步上升。这是巴基斯坦10多年来伤亡最严重的火车事故。铁路官员说,事故是由于其中一列火车的司机的疏忽造成的。

铁路部门官员艾哈迈德说,从巴基斯坦东部城市拉合尔开往西南部城市奎达的“奎达快速”列车在途中出现技术故障,停靠在这个车站内。正当技术人员在“奎达快速”上工作的时候,火车被从拉合尔开往南部港口城市卡拉奇的经济型夜班旅客列车“卡拉奇快速”追尾相撞,造成三节车厢出轨。出轨的车厢倒在相邻的轨道上,这时从该轨道上迎面开来的“特兹加姆快速”列车又与这些车厢相撞。“特兹加姆快速”是从卡拉奇开往拉瓦尔品第的。

当地警官穆罕默德·塔希尔告诉美联社:“现场的情景非常恐怖。营救人员已开始将死伤人员从车厢残骸中拖出来。有许多人被困在车厢里,有大量人员伤亡。”他说,至少13节车厢出轨。

他表示:“每时每刻都有人从火车残骸中拉出来。”巴基斯坦国家电视台报道说,恐怕有100多人死亡。路透社援引巴警官比洛的话说:“到目前为止,我们抬出了至少120具尸体。”

巴基斯坦铁路部门负责人阿卜杜勒·阿万说,现场官员告诉他,有100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他指出,“卡拉奇快速”的司机应该为此事负责。“之所以发生事故,是因为‘卡拉奇快速’的司机看错信号而撞上停在原地的‘奎达快速’。”(王建芬)

中新网7月13日电据凤凰卫视消息,联大12日继续就德日印巴四国提出的安理会扩大方案进行辩论,美国和俄罗斯都明确表示反对四国提案。重量级国家表态的结果,显示四国要推动这项决议草案将会面临重大挑战。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杰尼索夫说:“我们呼吁安理会的进行小规模的扩大,扩大后的安理会国家的总数应该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情况,大约不超过20个以上。”

美国派出国务卿赖斯的联合国改革特别顾问塔西克里向各国说明美国立场,塔西克里重申,美国支持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但是并不赞成四国提出的扩大方案。

美国国务卿联合国改革特别顾问塔西克里说:“美国要求各国仔细考虑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决议草案,同时想一想,这份决议草案是否能够加强联合国的功能,我们认为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反对这个决议草案,同时希望这项议案不要交付表决,以免遭到美国的反对。”

12日发言反对四国提案的还包括加拿大和韩国。表示支持的则包括英国,丹麦,乌克兰等国家。四国将目前还没有决定何时要将提案交付表决。(罗晓莹)

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第59届联合国大会11日首次就“四国联盟”,即日本、德国、巴西和印度提出的联合国安理会扩大框架决议草案举行公开辩论。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在发言时说,所有国家应从维护联合国的团结和长远利益出发,尽最大努力防止出现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被迫就安理会扩大问题摊牌的局面。王光亚是在何种形势下做上述表态的?这一表态有何意义?

吴妙发说,“四国联盟”、“团结谋共识”、非盟和美国等均提出了各自的方案或主张。其中,“团结谋共识”的决议草案不失为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方案。

吴妙发说:“‘团结谋共识’的决议草案提出要增加10个非常任理事国,这样做比较好地弥合了因为增加新常任理事国而使不少地区国家和中小国家产生的不稳定情绪,能够唤起这些国家内心深处的强烈共鸣。此外,‘团结谋共识’的决议草案主张将选举候选国的权力下放到各个地区小组,体现了通过协商解决重大问题的民主精神,而且体现了把本国利益同安理会改革的全局利益结合在一起,不自我吹嘘、不设定时限、不强加于人,更不动用金钱等手段。再有一点,这个草案还简捷方便。”

与“团结谋共识”的决议草案不同,“四国联盟”的决议草案在提交联合国大会之前虽然进行了一些程序上的修改,但其破坏联合国团结、违反民主的本质仍然没有改变。

吴妙发说:“第一,该方案是用秘密选举取代地区小组民主协商和认同;第二,修改后的决议草案以退为进、放宽了时限,但仍改变不了其规定时限和强行表决的本质。”

吴妙发认为,非盟草案体现出非洲国家希望在安理会发挥更大作用的愿望。非盟要求拥有否决权,反映出非洲国家更加自信、以及反对超级大国滥用否决权的正当心态。

目前,安理会改革已进入关键阶段,王光亚呼吁各国不要在安理会扩大问题上仓促摊牌,这一表态非常及时。吴妙发说:“王光亚的讲话完全是合理的。因为条件没有成熟就进行摊牌,结果对安理会、对联合国肯定会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王光亚的讲话顾全了联合国的全局利益,顾全了国际社会的全局利益,也保证了整个联合国改革能够健康地进行。”

本报综合报道7月11日,正在日本访问的毛里塔尼亚外交合作部部长贝拉尔与日本外相町村信孝举行会谈时表示,非洲联盟愿意将它们的联合国改革草案与“四国联盟”的草案合为一体。

在会谈中,贝拉尔就联合国安理会改革一事表示:“我们希望与G4(四国联盟)进行磋商,以寻求可以相互理解的解决方案。”显示出了希望将非洲联盟(AU)决议草案和G4决议草案合为一体的积极姿态。

非洲成员国约占联合国成员总数的1/3,是四国最大的争取目标。为此,“四国联盟”通过共达160亿美元的政府开发援助展开了总攻战。上周,非盟峰会决定提交自己的草案,要求增加6个拥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和5个非常任理事国,其中非洲要占两个席位。这个草案与四国的提案没有明显差别。

时报综合报道二战期间美军“战地甜心”“军中女神”、女明星弗朗西斯·兰福德7月11日因心脏充血以92岁高龄离开人世。

弗朗西斯·兰福德是美国著名歌手、广播明星和演员。20世纪30年代至50年代,弗朗西斯跟随鲍勃·霍普率领的劳军组织前往英国、意大利、北非和南太平洋的军事基地和医院慰问士兵、鼓舞士气。

在前线表演的弗朗西斯打扮一般都比较朴素,仅用一条花手帕包住秀发,就可以开始为战士们动情演唱了。只有1.55米身高的弗朗西斯虽然个子娇小,但她散发的迷人魅力在军中所向披靡。几次劳军后她就成为军中万人迷,并赢得了“战地甜心”的美名。

弗朗西斯在访问中曾说,为军队作慰问巡演是她“一生中所做的最棒的事”。“我们将快乐带给前线的战士,让他们欢笑就是我们的工作。”

弗朗西斯的律师埃文斯·凯瑞是她相识30多年的老朋友,埃文斯说:“弗朗西斯是个热心人,她太迷人了。她对接触到的人都很感兴趣,而且感激那些欣赏她的人。”

1913年4月,弗朗西斯出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16岁那一年,弗朗西斯遇到了她生命中的伯乐。在某一场音乐会中,台上唱歌的弗朗西斯被鲁迪·瓦利(上世纪20年代起就从事爵士乐的大师)慧眼相中,一个星期后,瓦利邀请弗朗西斯去新奥尔良担任他的电台音乐节目嘉宾。从此,弗朗西斯一步步走向她的星光大道。

1931年,弗朗西斯出演了百老汇歌剧《新娘来了》,从这以后她迈进了好莱坞,她加入了劳伊拉·帕森的电台节目“好莱坞宾馆”,而且还开始出演电影。

弗朗西斯参演过30部好莱坞电影,她在最后一部电影《格伦·米勒的故事》中扮演了自己。弗朗西斯的成名曲是1935年电影《每晚八点》中的插曲《恋爱心情》,这首歌迷倒了所有的美军官兵。

1941年,好莱坞喜剧大师鲍勃·霍普在加利福尼亚河畔的军营驻扎地,尝试性地出演话剧,弗朗西斯也参加了演出。演出获得的好评超出预想,霍普决定继续到美国其它军事基地表演,他邀请弗朗西斯加入他的团队。霍普带领的表演团后来几乎走遍了美军所有的海外基地,弗朗西斯也开始在军中走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