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东海开发问题上再提无理要求称绝不让步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22:02:29

按照央视“创新、责任、影响力、推动力”的评选标准,郎氏在2005年的所作所为是否达标,或许见仁见智,但从现实角度看,郎的“异类”特征决定了他必定落选。

虽然“主流经济学家”是个模糊概念,但几位曾出言反驳郎咸平的人物似乎被“集体默认”为“主流”。央视主办经济人物评选六年来,评委团主力一以贯之由经济学家担纲,其中不乏所谓“主流”。评选本身是一种价值判断,从评委角度,只有认可候选者的作为,认同其思想,才可能打勾投票。而郎咸平干的是什么事情?他获得“眼球”的主要招数就是批评“主流”的行为、观点。他若当选,必然出现价值观紊乱的现象,央视的颁奖台上就会出现这样一幕:一个被郎“骂”过的主流经济学家给“骂”他的对象颁奖。致颁奖词时让“主流”说:“郎咸平先生因为证明我的观点错误和批评我的为人而获得2005年度经济人物大奖?”岂不乱套。

评选年度经济人物是一台大戏,经济学家是必不可少的角色。放眼中国,从经济学专业角度,究竟谁更权威,更具有公信力,恐怕一时半会难有公论。虽然“主流”频遭质疑,但毕竟还是“主流”,不找他们找谁?真要让郎咸平入选,“主流”评委集体罢工怎么办?年度评选的大戏就可能无法开唱,央视精心打造的“经济奥斯卡”可能流产。只要稍具理性,这个篓子恐怕无人去捅。

记得有好事者作过网上调查,题目是“谁是最有良心的经济学家”,郎咸平拔得头筹。央视今年评选有个创意,采取“海选”,让全民投票推举50个候选人,再由百人评审团选出20个入围者。遗憾的是,央视没有公布海选结果,我们无从知道郎咸平是否入围由公众投票决定的50人名单,自然也无从知晓郎咸平在评委推举这个环节是否引发过激烈争论。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本报讯(记者杨野)16岁卖淫女子从嫖客的房屋中纵身跳窗,香消玉殒。昨天下午,嫖客周定强因涉嫌非法拘禁罪、强迫他人吸食毒品罪,在南岸区法庭受审。

据指控,男女双方嫖娼时曾发生纠纷,女子被嫖客抓打后全身疼痛,嫖客提供一种镇痛药剂“曲马多”为其注射。随后,女子莫名跳楼身亡,嫖客投案自首。

今年5月27日凌晨1时许,周定强与朋友在南坪南湖路游荡,遇到一群卖淫女和一男子。那男子叫住周,介绍小姐供其嫖娼。一番讨价还价,周与仅16岁的小芳谈好“200元包夜”。

在带小芳返家途中,周接到朋友电话,外出喝酒直到5时许才回到在龙门浩的暂住地。随后,双方发生性关系,但周发现小芳可能染有性病,于是中断性交。为此,双方发生争执、抓打。

随后两人又言归于好,但小芳称全身疼痛,见床头放有安定,她服用后仍称痛。周想起家里还有一些以前朋友吸毒后,用于镇痛的曲马多针剂,于是就为小芳注射了一针。

但随后不久,周到客厅接电话时,小芳突然从卧室窗户上飞身跳下。当天晚9时许,周到派出所投案自首。

昨天庭审现场,周定强的律师、亿安律师事务所张伟称,本案中男女两人因卖淫嫖娼走在一起,存在事实上的交易行为,因此非法拘禁罪名不成立。而曲马多针剂不属于《刑法》中规定的毒品,也不属于《关于公布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品种目录的通知》中所列的管制药品,并无证据能证明周对小芳强行注射。

嫌犯周定强称,当时注射时,是征得小芳同意的,如果小芳反抗,注射很难成功。在注射后,小芳跳楼死亡的真正原因目前还未有定论。

庭审结束,法官宣布择日宣判,小芳的母亲号啕大哭,冲过去跪在审判桌前,哭诉请求法官对周判处极刑,“我就这一个女儿,她不该死呀!”法官几次好言相劝,都无法将她拉起来。小芳的父亲盛怒之下,冲向正在签字的被告人,施以拳脚,法警及时制止了其过激行为。(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盐酸曲马多是一种非吗啡类强效镇痛处方药,主要用于癌症疼痛、骨折或术后疼痛等各种急、慢性疼痛。此药具有耐药性、依赖性,患者必须在医生的处方和指导下用药。

盐酸曲马多单独大剂量使用,可能引发意识混乱、轻度狂躁、激动不安、肌痉挛、反射亢进等。

据WHO对59个国家调查,当前在全球滥用最严重的10种药物中,盐酸曲马多居第七。我国药物滥用监测报告显示,亦存在盐酸曲马多滥用问题。

新华网伦敦12月7日电英国援助组织乐施会6日发表报告说,美国违反世贸组织规定对其棉农实行补贴,导致对中国的廉价棉花出口猛增,压低了棉花价格并将中国棉农挤出市场。

报告说,棉花种植对中国的扶贫工作十分关键,尤其是在西部,因为这种作物适于在西部部分地区生长,棉花产业对于缓解中国西部农村的贫困和城乡就业压力十分重要,因为棉花种植能带来巨大收益,解决约4620万人的就业问题。

报告还建议中国政府加大对棉花产业的投入,帮助棉农改进棉田和棉种的质量,提高棉花的质量和产量。

“我被人一丝不挂地关在屋子里,他们让我‘接客’,家里拿2000元钱才把我赎出来,我不敢报案,帮帮我吧……”6日,本报热线传来女孩的求助声。

6日17时,在一间租住的平房内,记者看到了玲玲,她脸上瘀青,捂着胃眉头紧皱。父亲坐在凳子上拼命地吸烟,母亲在一旁擦着眼泪。

玲玲讲述了事情的经过。3月中旬,22岁的她到德惠市站前路的一家旅店打工。旅店的老板娘叫李玉,旅店里暗地养着卖淫女。

5月的一天,一个客人要求玲玲陪他过夜,她没有答应。李玉进屋打了玲玲几个耳光。玲玲想离开,李玉威胁她:“你要是敢跑我就上你家把你家平了!”

被打后,玲玲计划着逃走。10月初的一天,李玉和情夫刘明去长春办事,玲玲和一起工作的丽丽偷偷逃回家。当晚,刘明便往玲玲家打电话:“你不回来,我就去把你家平了!”

第二天,玲玲和丽丽吓得从家里逃了出来,开始东躲西藏的生活。11月30日下午,玲玲打车时,与刘明走个了碰头。刘明拦住车拽住玲玲就是一通打,并用刀威胁将玲玲带回旅店。

“这几天我都不知道是咋过来的,心里就想,只要我能活下来就行啊!”玲玲忍不住哭起来……

11月30日13时30分,玲玲刚跨进旅店门,刘明抄起一根铁管对着玲玲的腿打下去,揪住玲玲的头发,一连打了30多个耳光,又照着她的头打了10多拳。接着刘明拿起饮料瓶、刷子、刀把,能用的东西都用上了,一直打了5个小时。打累了停下20多分钟,又把玲玲拽到地上,用脚踢她的肚子。

过了一阵,李玉回来了。“媳妇,我把她给你抓回来了。”李玉看到蜷缩在角落里的玲玲狠狠地说:“给我揍。”刘明又是一通暴打,觉得不解气,让玲玲把衣服脱光了,将她反锁在屋里。晚上刘明带来一个男人,强迫玲玲“接客”。玲玲哭着求那男人,那人就放过了她。

12月1日,一丝不挂的玲玲躺在床上,浑身疼得要命。刘明又带来一个男人,让玲玲“接客”,她不从,接着又是一通打……

2日,玲玲又冷又饿。被抓当天,旅店的一个小姐给她一碗汤和一个花卷,被刘明发现抢去了吃剩的半个,再也没人敢给她东西吃。

3日晚,玲玲的门又被打开,进来的是刘明,他身上什么也没穿。玲玲被带到他和李玉的房间,李玉也脱得一丝不挂,从床下拽出个旧椅垫,铺在床上,刘明当着李玉的面将玲玲强奸,又强迫她做一些下流的动作。

4日,刘明又来到玲玲房间,让玲玲陪他玩扑克,输一次500元钱。玲玲昏昏沉沉不敢反抗,刘明边玩扑克边用一些下流的手段对玲玲实行性虐待。玩完牌后,刘明说玲玲输了2.7万元钱,让她写下欠条。玲玲不写,他把刀放到玲玲手指上:“不写把你手指切下来。”玲玲只好写下2.7万元“欠条”。

5日,李玉说只要给她三千五千的,她就放了玲玲,不让她在这受罪。玲玲说没有那么多钱,刘明继续打她:“不给钱就把你手筋脚筋挑了,再跑就把你家平了。”后来旅店的老孙求情讲到2000元钱。

玲玲给朋友打电话借钱,朋友通知了她父亲。随后,李玉又让玲玲给父亲打电话要钱,理由是自己欠别人的钱。玲玲父亲说等卖完稻子才能给钱,李玉让他找人担保,又让他写2000元钱欠条,才让她跟父亲走。

玲玲非常害怕,不敢去报案。6日18时30分,在本报记者的陪同下,玲玲来到德惠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刘明是刚刑满释放人员,入狱不止一次。警方对玲玲提取笔录后,当日夜里便到旅店进行抓捕。据了解,刘明没有固定住所,平日里在旅店居住,抓捕时他不在旅店。目前,李玉已被警方刑拘,刘明在逃。(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本报记者张南)

据了解,从12月8日-20日,日本钢厂将与澳大利亚HamersleyIron、必和必拓公司、RobeRiverIronAssociate和RioDoce亚洲公司(巴西CVRD的谈判代表)举行正式谈判。此前,从11月14日起日本钢厂和铁矿石供货商已开始就供求现状和经营环境等议题进行预备谈判,预备谈判于11月底结束。

中国钢铁业在海洋对岸也密切关注着这场谈判,去年正是由于日本新日铁公司率先同铁矿石供应商达成协议,同意将铁矿石价格同比增加71.5%从而导致中国这个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商损失严重。

今年日本是否会再次率先与铁矿石供应商达成涨价协议?这是铁矿石供应商希望的,也是中国钢铁企业担心的。目前中日两国钢铁企业正在采取措施为压制铁矿石价格创造条件。中国主导谈判的钢协此前在青岛组织了铁矿石见面会,钢铁企业和铁矿石供应商进行了初步接触。在日本方面谈判完成后,铁矿石供应商将移师中国进行谈判。

目前中国方面认为2006年铁矿石价格应该略有下跌。2005年,全球铁矿石海运贸易量很可能将超过2004年的6.44亿吨,达到6.86亿吨,中国进口数量可能达到2.65亿吨。

本报讯记者许静、通讯员何伟业报道:明眸善睐,巧笑嫣然,六名纱裙少女坐在餐台,轻舞衣袖,比满台的美食更加引人注目。这是昨天在天河体育中心南广场开幕的第四届国际美食博览会上的一幕,从重庆来的“美女餐饮团队”吸引了全场参观者的眼光。

名曰“展美食”,其实观众多是“看美女”,美女斜坐餐台之上,观众在台边欣赏,有的双眼直瞪看得目不转睛,有的借看美食偷偷瞄一眼,相比之下,倒是美女们落落大方,动作自如表情生动。据工作人员介绍,她们其实是重庆这家以花卉和美女为卖点的餐厅服务人员,她们吸引眼球的目的是突出台面所摆的菜肴。展台边,一位观众评说得有趣:“卖车有车模,卖房有房模,现在‘卖’菜也有了‘菜模’。”

第六届美食节期间上演的国际美食博览会由中国饭店协会与国际饭店与餐馆协会共同举办,历时两天,主要内容包括各国特色美食精品展、国际食品展和国际美食大师挑战赛等。

一个18岁的小姑娘一年能赚1000多万美元是什么感觉?玛丽亚-莎拉波娃最清楚。据俄罗斯媒体6日的报道,目前女子网球协会(WTA)积分榜上排行第四的莎拉波娃成为2005年俄罗斯赚钱最多的运动员,她在这一年里获得的比赛奖金和广告收入共计1450万美元,其中冠军奖金为210万美元。

2005年,由于背部和大腿的伤,莎拉波娃只拿到了三项比赛的冠军,但她依然是网坛俄罗斯红粉军团的“老大”,加上她的天使面孔和魔鬼身材,一年1000多万美元的收入非常轻松。

虽然莎拉波娃1450万美元的年收入与欧美大牌体育明星过亿美元的年收入还有差距,但是这个数字在2005年俄罗斯体育明星整体收入缩水的背景下已经足可以使她一枝独秀。在俄罗斯的体育明星收入排行榜中,冰球运动员一直占据着重要地位,但由于今年北美冰球联盟的劳资纠纷导致俄罗斯在北美打球的冰球运动员收入降低,从而造成俄体育明星整体收入下降。

昨日上午9时,关注此案的热心市民陆续赶至成华法院。他们从报纸上获知昨日宣判的消息,都自愿赶来给见义勇为者张德军“扎起”。记者在法院一楼大厅处见到,前来声援张德军的市民有四五十人。“我想第一时间知道英雄的命运,我坚决支持他!”穿红衣服的谭女士自称,前日就从遂宁赶来成都,一大早就赶到法院,“我一定要见见张德军,向他表达敬意。”曾大爷、张先生冒着严寒特地赶来听宣判结果。他俩向记者展示了两张自制的标语,上书“支持义士张德军、坚决严惩抢匪”。

“张德军肯定赢!”“如果官司输了,我们陪着张德军上诉!”赶到现场的市民议论纷纷,对抢匪抢劫的行为予以谴责。

十多分钟后,该案中摔死的抢匪胡远辉的父母、妻子赶到法院。“我们只是希望看到法院公平的判决”,面对众多支持张德军的人,胡远辉父母说他们始终认为儿子是无辜的,如果官司输了,他们会继续上诉。

“我不需要市民支持我,也不需要舆论捧我。”胡远辉的妻子神色黯然。她说,她其实对今天的审判结果不抱很大希望,“结果肯定不理想,但愿出现转机。”胡妻表示,如果败诉会继续上诉。

听到胡远辉家人对记者讲的话,一旁的市民忍不住了,纷纷指责胡的家人。胡的家人极力为胡远辉辩护,与市民吵了起来,胡母更是与众人对骂。

记者在法院许久未见原告之一的罗军露面。随后,记者获悉,法院工作人员去看守所提人了。原来,在取保候审期间擅自离开成都的罗军被成华警方从南京抓回后,就被刑事拘留。

9时40分左右,罗军的姐姐和父亲来到法院。市民之前已从报纸上获悉罗军第二次抢劫的事,看到罗军的家人就开始谴责罗军恶习不改。记者试图询问罗军姐姐,有关其弟弟第二次抢劫的事,但她拒绝回答。她获知记者的身份后,更是非常反感,“媒体不帮我们,我对你们没啥好说的。”

10时,张德军来到法院。他一出现,立即就受到明星般的欢迎。众多媒体记者涌上去,长枪短炮对准他。记者注意到,张德军新吹了头发,外套里穿一件崭新的浅色毛衣,整个人精神舒展,谈话间也满是笑意。

“我一点压力也没有。”面对媒体,张德军神色轻松,“我相信法律会给我一个公正的判决。”他说,就算败诉,以后遇到对社会有害的人,他一样会去制止。接着,他满脸笑容地和代理律师握手。

“基于对事件本身、对法律本身的理解,我认为应该胜诉。”张德军的代理人李启军律师对宣判结果持乐观态度。他表示,他现在心情平静,只等着法院宣判。

10时10分,记者进入大法庭。法院相当重视此次宣判,在法庭外特地设置了一个临时的安全检查系统,记者出示记者证后才得以进入。所有法警严正以待,法警队队长王凯还专门配置了平时少用的对讲机,以方便现场人员调动。旁观群众开始坐到旁听席,四五名身穿法院工作制服的书记员在现场巡视。

10时24分,张德军坐在旁听席的第一排位置。接着,他被请到了被告人席位。

10时27分,刚被法警从看守所带回的个头矮小的罗军进入法庭,旁听席再次出现骚动。记者看到,他没有戴假肢,左小腿处空荡荡的。在上次开庭时,罗军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但这一次他只穿了一件皱巴巴的深色外套,胡子很长,下身穿一条脏兮兮的运动裤。罗军脸颊消瘦,神色疲惫,右脚穿着一只橙黄色的旧棉鞋。按照法警的示意,罗军坐在了靠近门边的位置。

10时29分,审判长、人民陪审员到庭。书记员宣布法庭纪律后,审判长王泽文开始宣读判决书。记者注意到,罗军全然没了上次在法庭上的镇定。在审判长宣读判决书期间,大家都伸长脖子仔细倾听,罗军或低头绞动双手,或抬头茫然注视前方。判决结果宣布后,他也一直面无表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