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尼秘密情人现身被戏称为切尼的莱温斯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59:02

从此次行情性质来看,在股权分置全面推进初期风险尚未完全释放,及宏观调控仍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此波上涨只能视为在千点附近发动的一轮中级反弹行情,而非反转行情。目前上证综指在时间上已强势运行了22个交易日,向上反弹了200个点,中级反弹目标的实现已经为时不远。在外围环境没有出现重大变化的前提下,近期股指在1200点附近出现的大幅震荡不是上攻中继型调整,充其量只能算作冲击年线之前的一种蓄势,以年线反弹目标位计算,股指目前距年线也不过50个点的空间。有鉴如此,经过前期大幅反弹之后,股指完全有可能在几十点的空间内,通过大幅震荡来构筑阶段性头部。

蓝筹股护盘力度减弱,超跌股获利回吐,使“蓝筹搭台,超跌唱戏”的演绎格局进入尾声。行情发动后,市场“蓝筹品种搭台,超跌股唱戏”的特征十分明显。从蓝筹搭台品种来看,先是中国联通、中国石化等蓝筹股充当了大盘反弹初期的“搭台”角色,然后以G金牛为代表的超跌能源板块兼具G板块成为蓝筹搭台的第二梯队。随着中联通、中石化、G金牛走势趋弱,G长电作为一只权重股,市场曾一度对之抱以较大期望,无奈G长电复牌以后走势并不理想,归其原因,前期累积较大的获利盘对其构成了较大拖累。在蓝筹“搭台”趋弱的背景下,我们看到近期兼具超跌和指数杠杆效应的上海本地小盘股表现活跃。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虽然通过指数杠杆效应,上海本地小盘股活跃能够带动股指上扬,但鉴如其近期已出现翻番行情,预计没有业绩保障的上海本地小盘股后市很难继续充当“搭台”角色。

从“蓝筹股搭台”潜在性分析,在目前特殊的时空背景下,历经前期大涨之后的蓝筹股搭台可谓后继乏力。一方面,6月3日以后,部分蓝筹股涨幅较大,继续上涨空间有限;另一方面,宏观调控风险、股改全面推进初期风险、外围环境不利变化等都会对蓝筹股走势产生不利影响。

就G板块而言,不可否认,一些G股所处行业较好,目前市盈率水平也不算太高,但G板块在股改之前大幅上涨及股改复牌后出现小幅填权现象,使其积累了大量获利筹码,一旦市场做多氛围趋淡,G板块后市非但不具备上攻动力,相反还会遭受获利筹码打压,在未实现充分换手之前,G板块不具备护盘能力。就超跌股而言,如果没有蓝筹“搭台”支持,虽然其短期内还会继续唱戏,但持续时间不会维持太久。此次行情发动以后,超跌股涨幅巨大,很多个股短期涨幅超过40%,随着中报披露密集期的来临,一些前期涨幅较大且没有业绩保障的超跌股将面临较大获利回吐压力。

本报讯(记者卢梦曦)一漂亮美眉在热闹的快餐店上厕所,遭遇一男子摸屁股。昨日,遭遇非礼的25岁女孩刘美(化名),在观音桥当街追逐“色狼”,最后在众围观市民的协助下,“色狼”被送到了派出所。一只男手伸进门缝上午11点30分,刘美来到北城天街一快餐店上厕所。刚方便完,忽然一只大手从门下约18厘米宽的缝隙里伸进来,摸了一把刘美的屁股后迅速缩了回去。“啊,有人非礼……”又气又恼的刘美提起裤子打开厕所门,见到一小个子男人的背影冲出了门外。“抓流氓,给我抓那个男的!”刘美一路高呼,一边猛追出快餐店。而该男子听到呼声拔腿就跑,沿着马路向附近的枫香庭跑去。一个长相猥琐的小男人在前面跑,后面几个女孩一路狂追,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在追了近一条街后,路人终于把该男子拦住,追上前的刘美和几个姐妹伙逮住就是一阵暴打。男子自称活该被打中午,记者在观音桥派出所见到了蹲在询问室里的“色狼”。该男子自称叫穆林、44岁,对于耍流氓一事,供认不讳。记者:“她为什么要打你?”穆林:“我耍流氓,该遭打,打得好,打得好……”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穆(沮丧地捂着头):“都是我一时糊涂,嗨……”记:“你有老婆吗?”穆:“没得,1997年就离婚了,之后也没得女人。”记:“你觉得这样做可耻吗?”穆:“其实我是做服装生意的,以前也曾经很有钱,有知名度,周围的人都认识我……我也怕别人知道我的事,不好意思……”属于暂时心理失态就此,荣格心理所心理医生周矩分析说,该男子的行为属于暂时心理失态,可能与其婚姻受挫、性压抑时间太长,无处宣泄,自己又无法调节把握有关,建议其多关注自己的性生理和性心理健康,及早看医生。

资料来源:今日投资在线分析师数据平台(下同)(财经注:该数据截止8月11日)

至笔者完稿时,周五上海和深圳本地股又大放异彩,投机再现高潮。你说庄家有没有回来?

从价值发现到价值创造,从连手炒作到独立坐庄,从孤家寡人式的几个庄家到无股不庄,这是2002年前中国股市主力所走过的盈利之路。但就像马克思说的:资本家剥削工人并非道德败坏,而是价值规律的支配。中国股市的主力最终发展到这条路上,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也不是道德问题,而是环境压迫下的适者生存。

遗憾的是,任何一种模式,只有在刚开始时才会有效,也只有在少数人使用时才会有效。一旦用的人多了,时间久了,其正面效应就会丧失,负面效应就会累积并扩大。坐庄同样也不能例外。

一是价值能被大多数人认可。所谓价值吸引投资,价值也吸引投机跟风。“做股票不要功德太圆满,总要留点利给他人赚赚”,这句格言说的正是这个道理。目前的股权分置改革大市场环境为庄家创造了“概念题材”盈利机会:预期上市公司对价方案差——股价下跌——吸筹——对价方案——洗盘——讨价还价——皆大欢喜——顺利出局。

二是股市系统性风险已经较小。据今日投资8月号策略报告:宏观经济虽有回落,但绝不会衰退;人民币升值与股权分置改革对市场的影响正面更多;A股市场的整体估值即使按国际估值标准也极具吸引力等等。

所以庄家回来自然而然。可以说中国股市最缺少的是赚钱效应,而不是其它什么的。

“水至清则无鱼”。股市也是一样,如果没有庄家,没有投机,最后的结局就象现在的不少证券公司,关门大吉。当然如果发展到象2000年无股不庄的年代,紧接着的就是我们已经看了四年多的疲惫不堪的股市。

所以,识时务者才为俊杰。这并不是一句教训人的话,而是非常实在的话。所谓的时务,就是新的形势、新的格局、新的生存与发展方式。

自2002年开始,资本市场的投资主体与投资对象都在发生着积极的变化。一方面,证券投资基金超常规发展,尤其是开放式基金迅速崛起;加上QFII的实施,引入国际大型投资机构。投资主体的积极变化,为市场诞生新盈利模式,催生新的投资理念,形成新的运行格局奠定了基础,核心资产的勃兴正当其时。从资金结构上说明,传统的坐庄模式已难再通行,因为坐庄的成功是建立在少量主力对大量的散户基础上的,当大部分资金都成为主力资金时,坐庄的唯一结果就是给跟风者发奖金。

坐庄作为一种主要的主力盈利模式在2001年前已被用到了极致,从控制论的角度阐述了一个观点:当一种模式发展到极致后,也就是这种模式衰亡的时候,其再度的兴起要等下一个轮回的开始。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开始?

目前的股市已经不再是原来那种先发展,再规范,在发展中规范,而是在规范的状态下发展,价值创造的工作变得越来越难。从规范与监管的角度说明了内外勾结式的炒作已难再盛行。

从2001年以来,深沪股市的大调整一直有庄股跳水相伴,这既属于一种凝聚的市场风险快速释放的表现形式,也是股票价格坐标重新定位的一部分。从本质上看,庄股跳水,是市场价值体系重构的必然结果,是从投机市场向投资市场过渡的一曲旧时代挽歌。回顾最近几年来一些有代表性的庄股跳水的过程,以及当时相应的相关因素、市场影响,对我们了解当前市场的一些深层次问题,有一定的裨益。

因此,尽管庄股不会完全消亡,实际上目前的行情中已有新庄在露面,也不可能排除以后更大级别的行情中仍然会有新的庄股称雄,但市场演变的主流方向已经展现在面前。对此,投资者应当有更充分、理性的认识:

笔者在“买指数基金:时机第一,品种第二”(《证券导刊》第28期(8月1日))一文中,曾提出八月份上证综指的运行空间:1004~1243(1256)点,现在依然保持这一观点。

从时间周期上看,还有2~3周的上升期。结合45家第一、第二批股权分置改革的结束期以及全流通的制度出台,时间上基本吻合。

当然,在经过股价恢复性的上涨后,一些没有相应业绩支持的股票,要注意风险了。

汇金对券商几笔巨额注资终于水落石出。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央汇金”)于6月份向中国银河证券注资100亿元;本月上旬,中央汇金再次出手,注资申银万国证券公司25亿元,另提供贷款15亿元;注资国泰君安证券公司10亿元,另提供贷款15亿元。

以上总共165亿元的投资记录系通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查询中央汇金企业资料所得。

这三笔注资表明中央汇金的资产已经不限于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而是正在囊括整合更多种类的金融类国有资产。

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所长詹向阳对此评论说:“这说明中央汇金在明确了‘非营利性机构’属性后,其责任更加重大,这里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共同作用。”

首都经贸大学刘纪鹏教授则认为,眼下的时势正需要中央汇金来扮演这个角色:“国有金融资产向来就缺乏一个出资人代表,现在需要将中央汇金的定位向前推进一步,中央汇金是以公司的形式存在,这在形式上是个创新,但行使什么样的职能才是最关键的。”

银河证券董事长朱利表示,证券市场目前正处于重大转折时期,政策传导执行机制也需要重大变化。

银河证券重仓持有其流通股的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向本报表示:“据银河证券的投资部人士向我们表示,银河证券曾透露将这100亿元注资填补因持有重仓股出现的亏损,然后在这些重仓股中要有进有退。”

汇金注资完成后,银河证券成为名副其实的证券业老大,注册资本达到145亿元,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营业部达213家。银河证券成立于2000年8月,系财政部全额出资,原注册资本为45亿元。

而据国泰君安一位人士透露,包括国泰君安在内的两家上海券商近日正就此与汇金公司接洽,目前不宜就注资、贷款等发表评论。

注资后,汇金公司持有国泰君安股权21%,成为第二大股东。而第一大股东仍为上海市国资委。此前,国泰君安向央行提出再贷款申请,要求解决流动性困难。国泰君安2004年年报显示,2004年初未分配利润为负15.32亿元,2004年仅获得5180万元净利润。2005年上半年,国泰君安继续亏损达1.08亿元。

申银万国情况更不容乐观。其2004年年报显示,当年累计亏损35.8亿元,净资产仅6.4亿元,净资本为负3.93亿元。雪上加霜的是,目前公司披露了18起诉讼,涉案金额6亿元。

这笔雪中送炭的注资完成后,申银万国注册资本由42亿元增加到67亿元。其中,汇金公司持股37.31%,取代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而后者持股比例由原来的19.93%下降到12.49%。

本报讯和女网友发生关系后,因怕丑事败露,竟欲杀死该网友(本报曾报道)。所幸的是,该网友并没有死,庐江县某高级职业中学教师邢某昨日在合肥中院接受了法庭审判。

25岁的邢某,在网络聊天中结识了一名家在合肥的女网友小叶(化名)。小叶在合肥作保险推销,在他们相识期间,小叶曾一直向邢某推销保险。今年4月初的一天,邢某来到合肥,并在其所住宾馆内与小叶发生了性关系。4月15日,邢某再次来合肥后,当晚便到了小叶的住处。按照小叶的要求,邢某填写了一份保险合同。后来,小叶提出到邢某所在的学校推销保险。邢某听后,害怕他们的不正当关系败露,便趁小叶不备,将其勒昏,随后又将厨房内液化气阀门打开。经鉴定,从死神手中逃离的小叶,已经构成轻伤。

弱不禁风的玲珑身材,楚楚可怜的动人模样,年仅17岁的少女,却愿意作价4000元向陌生男子出卖自己的初夜,以此救助生病住院的母亲。昨日,为探究此事,记者与警察联手见识了这位少女和帮其“推介”的女“同学”。

8月14日,正在西安小寨一家快餐连锁店上班的陶先生手机响起,一个尾号为8078的手机号打了进来。上班期间,陶先生的电话都处于语音留言状态,没有顾得上接这个电话,直到第二天早晨,他才发现有一个未接来电,便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一位自称叫陈娜的女孩,陶并不认识她,但陈娜热情地说,她是从陶的一位王姓朋友处得到其手机号的。“我回忆了一下,就没有一个姓王的朋友。”尽管这样,陶先生没多在意,当时与女孩聊起来。女孩在电话里告诉陶,她有一位女同学刚上完初中,17岁左右,女孩母亲重病住院了,需要一笔钱。“她说她同学还是一位处女,希望我能够帮助她……”

陶年仅24岁,去年刚从学校毕业,他越想越觉得蹊跷,遂将此事反映到报社。

联系到近日西安频发的骗抢老人案件,记者遂将此事向公安部门汇报。当日,记者与陶先生一起试图约陈娜和其同学出来见见面。当记者拨通陈娜的电话时,她爽快地答应了记者的邀请,约定当日中午1时在小寨天桥附近的铜牛雕塑前见面。

15日中午1时,记者与陶先生正在铜牛雕塑前等候时,接到陈的电话。与此同时,等候在天桥上的另一记者看见两名女孩一边打电话,一边向雕塑前窥视。

突然,陈娜说自己有点事情就挂了电话。这时摄影记者看见刚才打电话的两名女孩一溜烟向小寨东路的人群当中跑了。记者随后再与陈联系时,发现她已关机。

昨日早上,记者换了一部手机与陈娜联系时,她警觉地问记者是谁,记者随意说了一个姓,并说接到过她的电话。陈娜正迟疑的时候,记者追问:“你同学的事解决了吗?”

陈放松了警惕,说还没解决,并强调,她同学是处女,现在母亲住院需要4000元钱,“如果你给了这个钱,就可以……”为了打动记者,她又赶紧补充说,“4000元钱不单是这一次啊,如果你喜欢,你还可以跟她交朋友,以后你们还可以在一起的。”

记者说:“那好吧,我们在茶楼见个面再说吧。”“不喝茶了吧,你直接去开房吧,我把她带过来。”

昨日中午12时,记者接到陈娜的电话。通话后,12时20分左右,陈娜领着一名身材娇小的少女进了记者房间。

少女怯生生羞涩难当的样子,一言不发,默默坐在床沿,双手抱着腿,身体轻微扭捏着,好像极不自在。记者留意到,少女面容姣好,身体单薄,上衣胸前还绣着一个大大的卡通娃娃。

陈娜不住地跟记者谈价钱的事,她一度急切地说:“你是不是不信她是处女,是不是要我给你跪下你才相信,你可以先给一半钱,开了后,再把另一半给我。”最后,记者以钱未带够为由从4000元讲到3000元,后来说只带了2500元,需要出去取钱,然后借口出了房门。

记者出门后,立即与宾馆所在辖区公安新城分局解放门派出所取得联系,派出所民警迅速出动,将两名女孩带回。

两名女孩来到派出所后,神情沮丧,拒绝与任何人说话。昨日,警方初步询问获知,两名女孩系四川农村人,其中陈娜(可能是化名)18岁,现在西安市某服装厂上班,愿意出卖初夜的少女则只有17岁,暂时还未找到工作。

解放门派出所所长蔡树立昨日向记者表示,他们正积极跟女孩所在地公安部门联系,并进一步查证核实女孩所说母亲病重的情况是否属实,“无论是否属实,无论是否自愿,这种出卖行为败坏社会风气,违背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买卖双方都在侮辱对方甚至自己的人格。特别是近几年,许多人通过网络、手机等工具卖身、卖初夜,作为公安部门,会依法严厉打击这种丑恶现象。”本报记者康正

本报讯(记者刘健)看到本报8月5日刊载的《稀世“太岁”酒泉“出世”?》一文后,安宁区的苏俊一家心里沸腾了,这种被卖了27万元的宝贝,自己家也有一个,而且就埋在院子里……

据在安宁区刘家堡做生意的苏俊回忆,这个不知名的物体是他去年8月在石家湾挖蝎子时发现的。当时,此物被埋在离地表两米深的土中。苏俊说,他当时觉得有收藏价值,便拿回了家。

8月16日,记者在苏俊家见到了这个物体。猛一看,此物像一座假山,通体纵向布有类似皱纹的纹理,外形酷似酒泉发现的物体。此物有头有根,头部略尖,肉质较松软,富有弹性,根部则显得较圆,肉质坚硬。据了解,酒泉发现的物体呈玉黄色,重27公斤,高45厘米,而此物则呈红褐色,重20公斤,高53厘米。

“救救我女儿吧,她已经3个多月没回家了!”8月5日,一个来自齐齐哈尔市的电话,引起了珠海市公安边防支队的高度重视。电话中,一位母亲痛苦地讲述了女儿3个月前突然离家并且至今未归的不幸遭遇……

8月7日,在澳门警方的大力配合下,珠海边防支队的干警们赶赴澳门,在当地一家豪华大酒店里成功解救了两名被拐的龙江少女。然而,在解救的过程中,干警们却触目惊心地发现,两名仅有14岁的少女已经在这里坐台卖淫近100天了,其间还遭受了无数次惨无人道的凌辱和毒打……

一起黑龙江省近年来极为罕见的少女被拐案,并未随着两名女孩被成功解救而让人们久悬的心有丝毫的放松,相反,却因两个花季中原本不该承受如此磨难的生命而愈发地沉重!

随着女孩们惊魂未定中的悲情讲述,一段因误入“网络陷阱”而被拐至万里之外的黑色记忆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14岁的小雪和小燕出生在齐齐哈尔市两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去年年初开始,两个女孩瞒着父母一同沾染上了痴迷上网的恶习。每到午休时间,她们就一起钻进学校附近的黑网吧,有时玩得起劲,甚至误了上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