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海导航 沪深股市3月9日交易特别提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02:18

“早知道她是这样的女人,我就不会跟她结婚了,5万块钱到哪里讨不到老婆啊!我的手机现在存的有那个四川男人的电话号码。”回忆起往事时,江似乎还有点生气,“我根本就没打算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东窗事发了。我要是想跑的话早就跑了,还等你们长沙公安来抓啊!我现在是人财两空,只是想多挣点寄回家,家里最近缺钱。”

从江断断续的介绍中,记者得知:去年,江红星经人介绍,认识了同县的付云云,在下了5万元聘礼后,2005年11月27日,二人未领取结婚证的情况下办了结婚喜酒。可婚后并未出现江预期的幸福生活,付一直拒绝与江过夫妻生活。虽然两人同睡一张床,可每天都是一人盖一张被,是名副其实的同床异梦。最让江受不了的是,经常凌晨1、2点还有陌生男子给妻子打电话,说的都是些关切的话语,有时说着说着妻子还抱着电话哭起来。可是妻子每天面对自己却连十句话也说不上,跟别人打电话却有说有笑的,江一想起这些心里就窝火。

在四川做工时,江曾亲眼看见两名男子送妻子回家。以免夜长梦多的江决定不在四川做了,转而到长沙做工。可到了长沙,这种情况不仅没有好转,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3月8日晚上11时,江红星下班回房后,又听到妻子在讲电话,双方交谈十分亲切。当时,江就来火了,吵着要离婚。随着两人争吵不断升级,觉得江极度不信任自己的付云云给其母打了个电话,哭着称江打了她,她受不了要回家。

这个电话让正在怒火中烧的江更加气愤,江拂袖而去。出去吃完饭后,已近次日凌晨零时,此时回到房里的江听到手机一直在响,可是妻子却没在家,拿起手机一看,又是那个他极不愿看见的四川号码。这么晚了,人生地不熟妻子会到哪里去呢?正在纳闷的江隐约看见离工棚15米左右的灯杆旁有人影在晃动,江便大步走过去,却发现妻子正在与两名陌生男子在讲话。

那天晚上雾很大,等江走近了,他们3人才发觉。没等江开口,那两名男子就迅速消失在黑夜里。江与妻子回房后,又是一阵争吵,越想越怄气的江用绳子勒住妻子的脖子,直到妻子一动不动。

整个采访过程中,江都显得十分的平静,不过当记者问及他是如何动手杀死其妻时,他沉默了,拒绝回答。

本报讯(记者陈俊杰)因与前女友发生矛盾,49岁的宋建华将对方杀害肢解,并运回老家哈尔滨一冷库内藏匿(本报去年曾报道)。北京市二中院前日发布消息称,宋建华已于近日被执行死刑。

2004年,宋建华来北京投奔女友张某,并受雇为其打工。后宋建华与张某因琐事产生矛盾。去年1月6日,宋建华将张骗到自己的暂住处,用准备好的橡皮槌猛击张某头部致其昏迷,将张杀死后肢解。

因为不熟悉北京环境,不敢销尸,宋建华便以托运名义将肢解的尸体从北京运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冷库内藏匿,准备销毁。

北京市二中院审理认为,宋建华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并判处其死刑。

本报讯(记者司徒北辰)财政部网站消息,中国财政部部长金人庆和日本财务大臣谷垣祯一昨日在北京举行首次中日财长对话,两国财政部高级官员参加。双方就中日两国财政经济政策及区域和全球经济发展态势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

谷垣祯一于昨日下午抵达北京,并于3点左右在钓鱼台国宾馆与金人庆部长举行了会谈。据悉,宾主双方会谈话题非常广泛,既包括全球经济的整体走势,也包括中日两国的经济形势,并各自介绍了双方的财政经济政策。另外,关于人民币汇率问题和日本对华贷款问题也有提及,但不是主要议题。

两位财长表示,在目前形势下,进行经济财政方面的合作意义十分重大,今后将进一步推动合作,以推动中日关系向前发展。财长会谈结束后,两国财政部官员就两国在财政以及税务制度方面的课题展开了讨论。

为了加深在经济方面的合作关系,中日两国于去年6月达成协议,双方财长将定期举行会谈。而本次在北京举行的会谈是达成协议后的首次会谈。双方决定,第二次中日财长对话于明年在日本东京举行。

据悉,首次中日财长对话昨日全部结束。谷垣祯一将于今日早晨乘飞机离京回国。谷垣祯一被视为“后小泉时代”最有力的四名首相候选人之一。

日驻华大使离任前呼吁加强交流专家希望继任者从民间交流入手加强两国关系

本报讯(记者司徒北辰)日本驻中国大使阿南惟茂的任期即将于本月底届满。近日,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对目前两国国民感情的恶化十分忧虑,并强调经济合作和文化交流的必要性。

3月24日,阿南在任期内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表示:“长期看来,历史认识的问题还将会存在,但我认为现在更严重的问题是两国国民感情渐行渐远。(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两国的智慧和坚持不懈的长期努力。”阿南指出,他仍然对两国关系的未来持乐观看法。

有消息称,阿南对未能消除因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而导致从2001年10月以来中日两国首脑互访中断的情况表示遗憾。阿南表示,日中两国在经济贸易、文化交流方面,包括在地方层面也都发展得很顺利,日中关系实质上正在前进中。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周永生教授表示,中日关系的症结还是在于日本内阁的核心人物。对于即将上任的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周永生希望能从推动中日双方的民间交流入手,加强两国关系。“宫本雄二的任命过程一波三折,证明日本政府在对华强硬的主流之外,还是希望改善中日关系。”周永生说。

本报讯在热闹的韶关市仁化县城街头,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位八旬老翁骑着一辆全木制的自行车上街购物,时常引起大批群众围观,并有许多顽童尾随这位奇特的老人逛完整个县城,成了小城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昨日,记者专程赶赴仁化探访这位年迈的“发明家”和他那全国独一无二的纯木自行车。

老翁蔡家心现年85岁,在他的房子里,记者看到了他“发明”的木自行车,那是一辆整车都用纯木制的自行车,前面一个大轮和后面两个小轮呈三角形排列并包裹着自行车胎胶皮,支架像古代的板凳,用螺丝固定好,看上去很扎实。用踏板控制前轮驱动,有点像大号的童车。全车除了十多个螺丝和3个轴承外,全部都是木材制成,非常轻便,老人可以轻易一把提起。

据介绍,他从2004年开始就萌发了为自己“量身”设计制造一辆交通工具的念头,经过一段时间的琢磨,他画出了设计草图,随后只用了3天时间就做好了仅此一辆的独特木制自行车。他现场向记者展示了装拆木自行车的过程,借助简单的工具,只需不到3分钟就可以将车完全拆卸或组装完成。而有些零件还可以通用,只要加上一些简单的器械,又可以组装成一部手推车。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讯【新闻提要】微软公司某部门经理刘润近日在博客上贴出的《出租司机给我上的MBA课》一文,迅速被众多大大小小的网站转载,文中所讲述的那个精明健谈、自称月收入可达8000元的“的哥”的故事,近来广为流传。截止记者昨天发稿时,刘润的博客上《出租司机给我上的MBA课》一文被阅读次数已经蹿升到25670次。“如果不是刘润挡不住外界压力打电话来希望我能现身,如果不是单位领导查业绩表硬是把我挖出来,我今天绝对不会出来面对公众的。”前天下午,这位今年42岁、已开了17年出租车的“的哥”臧勤终于自揭面纱,并用独到的经营理念和不争的营业数据,证明了月收入8000元并非“天方夜谭”。

从本报3月20日率先报道了大众出租车司机给微软高管上了堂“MBA”课,到如今当事人终于现身,这期间臧勤的真实身份成了讨论的一个焦点,除了对出租车司机月收入达八千元的讲法有所怀疑外,很多人更是将矛头指向了微软的刘润,认为他的胡编乱造占了很大一部分,两位当事人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前天下午两点,当身着制服的臧师傅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当大众公司拿出其营收列表时,一切的谜底都揭晓。据了解,自从这一新闻被披露后,臧勤所在的大众出租车公司非常重视,寻找他的过程也颇费了一番周折。最后还是通过查营业额才把臧勤找到,他的营业额平均每月1.6万左右,扣除各项支出,月收入8000元差不多。

据了解,早在17日下午,臧勤就已接受刘润以个人名义发出的邀请,前往微软公司为刘润所在部门的微软员工们上了一堂生动的“MBA”课。“这是我惟一接受的一次上课邀请,主要因为和刘润谈得很投机,并被他的诚意所感动。”

17日下午3时,上海美罗城23楼微软公司的一间圆桌会议室,原定20个人的小型“经验交流会”居然来了50多名微软员工,连楼层的保安也站在门边认真的听。如何在工作中保持快乐的心态、如何尽快恢复好心情、如何享受生活中的乐趣、如何挖掘美好的事物、如何使用正确的科学方法去工作……臧勤一口气讲了45分钟,8次被微软员工的掌声打断。据臧勤回忆,在提问环节,有一位女员工问他,工作不顺利心情不好,如何才能让自己快乐起来?“我当时就告诉她,你可以倒一杯咖啡,站到你23楼办公室的窗口,然后俯瞰徐家汇,欣赏下面的美景。然后你要想,你之所以能够欣赏到如此美景,是因为微软给了你这样的工作环境,才能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能欣赏到更美的景色。”

“MBA课程有它自己完整的系统,而我所谓的讲课也就是说说自己用土办法总结出来的经验。”而互相交流的结果是,臧勤决定加入到刘润推行的每个月4小时义工的活动中去。

要不是身着大众制服,坐在沙发上侃侃而谈的臧师傅很难让人相信他只是个出租车驾驶员,自信和快乐始终贯穿于谈话中。

用科学的方法来做生意在臧师傅的口中常能听到,“盲目”干活只会导致收入成本增高,效益减低。臧勤用方向和位置控制自己的客源,每天开了多少里程、拉了多少客人、加了多少液化气,他一一记在本子上,“每到月底自己扎一扎账,做多少就清楚了,每个月基本都在16000元左右。”他不像是在开车,更像是在经营一项事业,主业是“快乐司机”,同时担任成本核算师、统计员、会计师、风险评估师,身兼数角但游刃有余。(新闻晨报东方早报新闻晚报)

本报讯昨日清晨,湖北汉宜高速枝江段突发特大车祸:一辆由重庆万州开往福建的金龙大客车,与一辆满载货物的大货车追尾,造成12名乘客死亡、41人受伤。车祸造成该公路宜昌至武汉方向单边中断5个小时。

车祸现场,出事的福建籍大客车(闽CY9367)头部嵌进大货车(鄂F16291)尾部,后经交管部门测量,两车重合深度达3米。因撞击猛烈,客车车头已严重变形,货车的后轮胎也被撞破;事发现场周围满是血迹,地上到处散落着破碎的玻璃、汽车零部件和旅客的行李。

昨日7时许,大多数受伤乘客已被送往当地医院救治,还有几名乘客被卡在客车前部,枝江消防大队官兵正和巡警一起实施救援。因为车内乘客大多被夹在座位之间,消防战士只能先把座位切割掉,才能将人救出来。

车祸共造成41人受伤,12人不幸身亡,其中4人当场死亡,3人在送枝江当地医院抢救途中不幸身亡,5人在医院抢救过程中死亡。

据了解,所有死伤者均为大客车上的司乘人员。遇难者中,包括事发时正在驾驶大客车的司机李某。

警方透露,他们赶到事发现场后,通过现场勘测,发现事发地没有明显的紧急刹车痕迹,同时通过调查发现,事发时开车的李姓司机,是前晚9时许在恩施境内吃晚饭时,接替车上一名陈姓司机开车的,此后,两司机就没有换过班,警方由此初步断定,事发原因与出事大客车司机疲劳驾驶有关。

目前,大货车上的司机和车主均已被警方控制,接受警方的调查。《武汉晨报》《楚天金报》供稿

《大突破———新中国私营经济风云录》是马立诚新近推出的一部力作。该书用大量确凿的史实,展现了中国私营经济最近几十年来兴衰、发展的历程,记录了围绕私营经济的理论的演变和突破,以及私营经济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贡献。本报选取其中一节,以飨读者。选摘时略有删节。

1997年初发生的一件与私营经济密切相关的重要事件,是一些人发动的对中共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的批判。批判的矛头,是针对厉有为于1996年11月20日在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期间写的一篇文章:《关于所有制问题的思考》。

这是“文革”结束后对一个重要领导干部的最严厉的政治批判。厉有为是党的十四大选出的中央候补委员。批判的方法,采取写成书面文章,并附加厉有为的文章作为“及时而难得的反面教材”,打印成册,在社会上广为散发。批判厉有为的话是这样写的:

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在中央党校一次省部级干部学员研讨会上,作了一篇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大唱反调的报告。这篇被广泛散发的报告,决不是一份普通的“学习”体会和“思考”,而是精心准备后抛出的彻底改变我国社会主义改革方向的政治宣言和经济纲领。改革前沿的这位封疆大吏公然要求党的十五大按照他的“思考”从根本上修改党纲、党章,再清楚不过地表明,经过18年的改革,一种得到很大发展的社会经济关系和政治力量,再也不甘于屈居社会主义经济成分的“补充”角色了。他们公开声明,要由他们来改变和掌握中国今后社会演进的走向……可以说,对待这份报告的态度,是当前改革的关键,是检验一个共产党员是否清醒地认识到真假社会主义改革的试金石。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应当自觉地起来与反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浊流作坚决的斗争。

还有更加严重的事情发生。1997年2月10日,北京某学会出的《通讯》刊登了《厉有为意欲何为?———首都理论界人士批评厉有为同志所谓的“一些新认识”》。

此次“理论研讨会”是1997年1月18日召开的。大约2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这个会议。他们来自中央党校、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央民族大学。

《通讯》说,厉有为的文章“包含有严重的理论错误和极有害的政治主张”,“文中提出的问题关系重大,事关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要不要坚持,事关我们党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和命运。加之这些话出自他这样的领导干部之口,并在筹备党的十五大期间散布,因而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决不能等闲视之”。全文展开的对厉有为的批判,均用“首都理论界人士”或“与会专家学者”命名。批判的要点集中在4个问题上:

第一,厉有为说马克思所说的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之后的社会主义”,而我们搞的“现实的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之前的社会主义”。厉有为的说法,从根本上否定了现实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必然性和优越性。这是厉有为为了毁掉我国的全民所有制,为了搞私有化而编造的理论根据。

第二,厉有为的文章抹杀了当今社会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国家在经济基础上的本质区别,宣扬“趋同论”。这是厉有为为了在我国推行私有化而制造的舆论。

第三,厉有为的文章提出了一个多数人占有多数生产资料的私人股份化的方案,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私有化方案。这就是要通过搞私有化,化“公”为“私”,来培植和养肥一个新的资产阶级。

第四,厉有为的文章公开要求改变我们党的性质,这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是罕见的。厉有为所代表的,是那些已经拥有私产和企图拥有大量私产与私人股权的一些人。

与会的专家学者建议并要求:像具有厉有为同志这样的思想和政治素质的共产党员,不够共产党员的条件,更不适宜作为中央候补委员进入党的中央委员会,也不适宜担任任何一级党政组织的重要领导职务。

对这些大批判试作分析,不难得出下面几点结论:一是这次行动以批判厉有为作为大批判的对象和突破口,是经过缜密的策略上的考虑的。厉有为的官职不大不小,官不大,批判起来风险小;官不小,批判起来就能产生预期的震动。二是厉有为所提出的看法,在当时的改革理论中具有很强的代表性。批判厉有为,可以对很多人施加压力,封住很多人的口。三是党的十五大即将在当年召开,批判者们力图通过这些舆论,给中央施加压力,并企图进一步影响十五大的决策,使私营经济政策发生倒退。

厉有为后来解释说,他写这篇文章时总的看法是,所有制问题还在束缚我国生产力的发展。所以,他试图从深圳改革开放的经验出发,提出和探讨这个问题。让我们看看厉有为文章的概要:

一、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预言不妥,还是我们目前尚未达到他们预言的条件?

如果我们把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社会主义叫做资本主义之后的社会主义的话,那么,我们现实的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之前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在初级阶段生产力相对不发达的情况下,人为地改变生产关系———财产占有方式,实行全民所有制式的公有制,就类似拔苗助长,违背生产关系必须适应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客观规律。据有关部门调查显示,从1979年到1991年,我国的无效投资高达6800亿元,新建的大中型企业有1/3不能正常发挥作用。去年国有企业亏损达461亿元,比1990年增加了182亿元,平均年亏损近40亿元。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足以使我们猛醒。而深层次的原因,就是生产资料的占有形式和计划经济的体制不适应现代社会主义生产力发展的要求……

以往的传统看法是越“公”越先进。还有一个传统观念,就是认为公有与私有水火不能相容。实践已经证明,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公有经济与私有经济不但有排斥的一面,而且更重要的是有共存和融合的一面。

三、从生产资料占有上怎样区别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我们设想,在我国现有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上,有没有可能实现多数劳动者占有多数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占有形式。

全民所有制的占有形式对我们目前的历史阶段来说,是理论上的、理想化的,不是实际的占有形式。

对全民企业的职工来说,如果他们对国有资产体现了占有的话,那么全民企业职工以外的广大人民群众就没有体现占有,他们和国有资产的利益关联度极低。他们的所有权是没有任何财产处置权和收益分配权的、空洞的、毫无意义的所有权。我们所说的多数人占有多数生产资料,是指实实在在的占有———既有财产处置权又有收益分配权的实际占有。

从有国家开始,就是公有制与私有制并存。公有制经济是各种国家都有的一种所有制形态。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不在于公有制所占比例多少,而在于多数人实际上占有多数生产资料,多数人实际享受到所创造的多数剩余价值。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